摘要:中美技术对抗下,欧盟能否在考虑盟友利益的同时,坚持自主外交?欧盟能否在坚持自主外交的同时,兼顾美欧和中欧关系的平衡?



吴湘宁

【OR  商业新媒体】

在《外交关系高度紧张的一周》中,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指出,从3月18日中美在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2+2”战略对话,到3月25日美国总统拜登受邀参加欧盟视频峰会,全球主要地缘政治主体之间的互动加快。一方面,拜登上台后,跨大西洋关系重回“价值观外交”轨道,拜登政府希望与盟友紧密合作,修补并重新获得失去的信任,携手对抗俄罗斯和中国。与此同时,尽管欧洲国家对拜登执政后发表的言论反应良好,但欧洲对美国的疑虑并未根本减轻,同时欧盟在对华相关议题上与美国并非不存在分歧。在美欧关系相对缓和向好的背景下,中欧关系的确遭遇包括制裁战、《中欧全面投资协定》冻结等考验。同时两个重要因素一直左右着中欧关系的走向:一是中国经济实力的变化以及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变化;二是美国对华态度的日益强硬。在这样的背景下,如何看待中美技术对抗下的中欧关系?欧盟能否在不得不考虑盟友利益的同时,坚持自主外交?欧盟能否在坚持自主外交的同时,兼顾美欧和中欧关系的平衡?

拜登入主白宫后,美国政府进一步强调技术作为地缘政治的重要力量,中美技术战无缝衔接,同时更加强调价值观在中美技术生存战、主导战中的作用。布林肯曾表示:“技术民主与技术专制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大……未来几十年技术使用的方式将取决于到底是技术民主国家还是技术专制国家拥有决定权。”布林肯的首场外交政策演讲将“确保美国在技术上的领先地位”作为八大优先事项之一。这表明,技术仍是至关重要的地缘政治力量,同时拜登政府并无将意识形态从技术战中剥离的倾向。此外,布林肯在发布美国《过渡时期国家安全战略指南》时表示,中美应在“该竞争时竞争,可以合作时合作,如有对抗必要则对抗”。

中国被迫卷入了激烈的技术对抗竞争之中。然而,美国在高科技方面的对华限制和持续胁迫,从本质上增强了中国在技术创新中争夺主导地位的决心。“赶超”和“自力更生”的口号对中国民众有着强大的动员和推动作用。中国“十四五”(2021-25)规划明确提出重点发展先进技术和创新,包括人工智能、量子计算、集成电路、基因和生物技术研究、神经科学航天、疫苗、深海探索等。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示,中国将在 2021年至 2025 年的五年内每年增加 7% 以上的研发支出,以追求技术的“重大突破”。相关法规和政策也将进行修订,支持风险投资流入初创企业,并将推广更灵活的贷款和更具吸引力的税收政策鼓励研发。无疑,这些变化旨在增强中国自力更生的能力和加强技术自主权。正如中国 2035 年愿景所言,中国希望“在核心技术上取得重大突破,力争成为全球最具创新力的国家之一”。

这样的政策肯定会导致对中国大规模国家投资支持战略性产业的模式,以及中国违反公平贸易和市场经济规则的批评更加严厉。然而,在不可逆转的压力下,中国做出这样的决定并做出相应的反应是理性的,也是不可避免的。在此背景下,中国将会被进一步塑造为危险的技术竞争者和技术敌对者,同时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将以杀伤力更强的方式贯穿于中美欧关系中。这就会产生不断循环往复的反弹效应。也就是,美欧在制裁或排他性标准制定方面采取统一行动,这又进一步促使中国在国家、地方和企业层面进行更积极的投入,而这反过来又会对美欧产生反弹效应。

在实际操作层面,拜登政府在回归国际组织的同时,修复和增强与盟友的关系。由白宫发起成立的美国人工智能倡议办公室年初明确指出,盟友和伙伴国是关键的“战略竞争优势来源”。2021年3月,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关于人工智能的最终报告中,建议美日印澳四边机制、北约、五眼联盟和国防AI伙伴国建立“大西洋-太平洋安全技术伙伴关系”。美国盟友、伙伴国同样加大对美合作步伐。欧盟方面,欧洲委员会2020年12月建议通过“新欧盟-美国全球变化议程”以推动跨大西洋关系。该委员会建议在区域和全球范围内建立跨大西洋的人工智能纲领,以推进植根于欧盟价值观的标准。欧盟贸易总干事韦恩表示,欧盟委员会将提议成立一个“跨大西洋贸易和技术理事会”,在新技术方面制定联合标准与美合作,以阻止中国在高科技领域占据主导地位。

事实上,美欧已经在技术出口控制和标准制定的操作层面实施具体措施。冷战时期著名的“巴黎统筹委员会”、如今的“瓦森纳安排”,被视为一个可能相对有效的机制。2021年3月,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对《商务部控制清单》和《出口管理条例》修订的有关规则正式生效,以实施2019年12月“瓦森纳安排”全体会议对“关于两用物项和技术的瓦森纳安排清单”作出的调整。在瓦森纳协定的基础上,为了防止半导体、人工智能等新技术被转用于军事领域,日本政府表示将与美国、欧洲发达国家合作,建立磋商包括半导体技术、人工智能、生物工程等最新技术出口限制问题的新框架,以期可以从经济安全保障角度出发,与志同道合的国家一道采取措施,迅速应对可能拓展到军事领域的风险。可以看出,美国政府与传统盟友及伙伴国之间正密切加强合作,以打击其眼中不遵守/破坏国际规则和国际秩序的非民主国家。

美欧之间的合作不仅仅是基于价值观的驱动,紧密的经贸关系亦是重要的影响因素。一方面,中国的快速发展及其作为全球经济驱动力的核心作用导致与欧盟的经济联系迅速扩大。2000 年至 2019 年间,中欧贸易额增长了近八倍,达到 5600 亿欧元。2020年中国已经取代美国成为欧盟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国。服务和货物贸易达接近7090 亿美元,同期美欧贸易接近6710亿美元。但值得注意的是,2019 年,中国平均占欧盟 27 个成员国出口的 2.4%,美国为 5.7%,欧盟单一市场为 67%。尽管其经济重要性因成员国而异,但即使是德国,对华出口也仅占其总出口的7.1%,同期对欧单一市场为59%。中国企业在欧洲的投资仍然相对较少,与“一带一路”倡议相关的投资并未因宣传力度而同比增长。相比之下,美欧之间的经济相互依赖仍然远远大于与中国的相互依赖。从投资总额来看,即便上加上香港的数据,美欧之间的投资额是中国在欧洲的投资将近八倍左右,贸易额亦高于中欧之间的贸易往来。在数字经济上,2018年,美国信息和通信技术(ICT)产品和服务对欧盟的出口是1880亿美元,对中国出口是185亿美元,美国从欧盟ICT方面的进口是1070亿美元,从中国进口84亿美元。2010年至2020年,欧盟高科技产品出口的最大增长是美国(510亿欧元),其次是中国(240亿欧元)和瑞士(100亿欧元)。

但是,中欧之间在部分关键技术、原料和零配件领域相互依存、互相依赖。对中国而言,欧洲不仅是中国的主要出口市场,还为中国提供了产业升级不可或缺的技术和设备,比如先进的半导体制造设备以及相关技术。在美国出口管制不断收紧的情况下,中国需要依赖其欧洲供应商和合作伙伴,以寻找关键零部件和机械的替代来源。欧盟同样依赖于来自中国的活性药原料,其中90%来自于中国和印度,而印度本身70%的原料药源自于中国。中国还提供了全球 80%-90% 的抗生素原料药供应。在医疗设备方面,欧盟2018 年从中国进口了一半的个人防护设备(PPE),其中对口鼻防护设备的依赖度更高,达到 71%。此外,中国主导着锂电池生产所需的包括石墨和钴在内的基本原材料的开采或精炼,2015年中国赶超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生产国,到2019年中国动力电池出货量全球占比61.7%,宁德时代和比亚迪生产了全球 61% 的成品电池。而欧洲仅占全球电池制造份额的 3% 左右,不得不高度依赖进口电池以及生产所需的组件和原材料。

同时,美欧之间在多个领域存在分歧。谈到中国,美国目前的首要任务是安全。尽管欧洲各国政府理解美方对技术扩散以及用于军事开发可能性的担忧,但欧洲芯片制造企业和欧洲各国政府更关心的是市场准入和标准制定。此外,美欧双方同样需要协调在数字经济领域的矛盾。在数据隐私规范、数字税收方面,美欧分歧不容忽视,欧盟希望加强自己的数字主权,通过一系列的规范和税收抵抗美国的科技企业巨头,如谷歌、Facebook、亚马逊。法国总统马克龙曾指出:“我们需要欧洲融资、欧洲解决方案、欧洲人才以及欧洲法规。”同时欧盟也探求在相关技术方面摆脱来自美国的掌控可能性。欧盟17个成员国2020年底通过欧盟委员会宣布了“欧洲处理器和半导体技术倡议”, 指出欧洲复苏与弹性基金的五分之一,即1450亿欧元,将在未来两到三年内用于“数字化转型”项目,投资于半导体研究。

尽管盟友、伙伴国之间仍然存在分歧,但拜登政府目前的主张进一步削弱了部分伙伴国或将和美国背道而驰的可能性,该联盟在遏制中国的技术力量方面立场更为一致。但是,美欧完全相向而行的可能性亦存在极大的商榷空间。美欧关系受2009年次贷危机的冲击,此后又受到欧洲难民危机、英国脱欧公投影响,特朗普时期美国对欧政策出现震荡,至今仍然余波缭绕。对欧盟而言,从美国主导对华贸易战开始,欧盟就一直在探讨和重新评估其与中国接触的长期战略。全面的、系统性的竞争和对抗对欧洲来说只是其中一种选择,但不是唯一的选择。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伍德克说:“欧洲不想卷入中美对抗,也不想在美中之间做选择。”以系统性的竞争作为出发点很容易导致欧中关系的恶化甚至是彻底的对抗,这并不有利于欧盟及其成员国的整体利益。巴尔舍夫斯基近期曾指出,欧盟不会是一个随意对抗中国的盟友,在对待中国的问题上,欧美想法不同,如果欧洲想要拥抱战略自主权,就很难追随美国。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也明确提到过,“我们欧洲人必须以‘我的方式’来做”。欧盟近期提出的各个方案、议程,一方面是回应美国的呼吁,响应美国的号召,与此同时,也是欧盟基于现实寻求战略自主、实现自主外交的尝试。在中美必要时会对抗的情况下,欧盟左右逢源的空间有限;但在中美欧互动的过程中,追求自主外交的过程会在根本上模糊欧盟左右为难的边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美技术对抗下的欧盟:左右为难还是左右逢源

发布日期:2021-06-23 15:25
摘要:中美技术对抗下,欧盟能否在考虑盟友利益的同时,坚持自主外交?欧盟能否在坚持自主外交的同时,兼顾美欧和中欧关系的平衡?



吴湘宁

【OR  商业新媒体】

在《外交关系高度紧张的一周》中,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指出,从3月18日中美在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2+2”战略对话,到3月25日美国总统拜登受邀参加欧盟视频峰会,全球主要地缘政治主体之间的互动加快。一方面,拜登上台后,跨大西洋关系重回“价值观外交”轨道,拜登政府希望与盟友紧密合作,修补并重新获得失去的信任,携手对抗俄罗斯和中国。与此同时,尽管欧洲国家对拜登执政后发表的言论反应良好,但欧洲对美国的疑虑并未根本减轻,同时欧盟在对华相关议题上与美国并非不存在分歧。在美欧关系相对缓和向好的背景下,中欧关系的确遭遇包括制裁战、《中欧全面投资协定》冻结等考验。同时两个重要因素一直左右着中欧关系的走向:一是中国经济实力的变化以及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变化;二是美国对华态度的日益强硬。在这样的背景下,如何看待中美技术对抗下的中欧关系?欧盟能否在不得不考虑盟友利益的同时,坚持自主外交?欧盟能否在坚持自主外交的同时,兼顾美欧和中欧关系的平衡?

拜登入主白宫后,美国政府进一步强调技术作为地缘政治的重要力量,中美技术战无缝衔接,同时更加强调价值观在中美技术生存战、主导战中的作用。布林肯曾表示:“技术民主与技术专制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大……未来几十年技术使用的方式将取决于到底是技术民主国家还是技术专制国家拥有决定权。”布林肯的首场外交政策演讲将“确保美国在技术上的领先地位”作为八大优先事项之一。这表明,技术仍是至关重要的地缘政治力量,同时拜登政府并无将意识形态从技术战中剥离的倾向。此外,布林肯在发布美国《过渡时期国家安全战略指南》时表示,中美应在“该竞争时竞争,可以合作时合作,如有对抗必要则对抗”。

中国被迫卷入了激烈的技术对抗竞争之中。然而,美国在高科技方面的对华限制和持续胁迫,从本质上增强了中国在技术创新中争夺主导地位的决心。“赶超”和“自力更生”的口号对中国民众有着强大的动员和推动作用。中国“十四五”(2021-25)规划明确提出重点发展先进技术和创新,包括人工智能、量子计算、集成电路、基因和生物技术研究、神经科学航天、疫苗、深海探索等。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示,中国将在 2021年至 2025 年的五年内每年增加 7% 以上的研发支出,以追求技术的“重大突破”。相关法规和政策也将进行修订,支持风险投资流入初创企业,并将推广更灵活的贷款和更具吸引力的税收政策鼓励研发。无疑,这些变化旨在增强中国自力更生的能力和加强技术自主权。正如中国 2035 年愿景所言,中国希望“在核心技术上取得重大突破,力争成为全球最具创新力的国家之一”。

这样的政策肯定会导致对中国大规模国家投资支持战略性产业的模式,以及中国违反公平贸易和市场经济规则的批评更加严厉。然而,在不可逆转的压力下,中国做出这样的决定并做出相应的反应是理性的,也是不可避免的。在此背景下,中国将会被进一步塑造为危险的技术竞争者和技术敌对者,同时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将以杀伤力更强的方式贯穿于中美欧关系中。这就会产生不断循环往复的反弹效应。也就是,美欧在制裁或排他性标准制定方面采取统一行动,这又进一步促使中国在国家、地方和企业层面进行更积极的投入,而这反过来又会对美欧产生反弹效应。

在实际操作层面,拜登政府在回归国际组织的同时,修复和增强与盟友的关系。由白宫发起成立的美国人工智能倡议办公室年初明确指出,盟友和伙伴国是关键的“战略竞争优势来源”。2021年3月,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关于人工智能的最终报告中,建议美日印澳四边机制、北约、五眼联盟和国防AI伙伴国建立“大西洋-太平洋安全技术伙伴关系”。美国盟友、伙伴国同样加大对美合作步伐。欧盟方面,欧洲委员会2020年12月建议通过“新欧盟-美国全球变化议程”以推动跨大西洋关系。该委员会建议在区域和全球范围内建立跨大西洋的人工智能纲领,以推进植根于欧盟价值观的标准。欧盟贸易总干事韦恩表示,欧盟委员会将提议成立一个“跨大西洋贸易和技术理事会”,在新技术方面制定联合标准与美合作,以阻止中国在高科技领域占据主导地位。

事实上,美欧已经在技术出口控制和标准制定的操作层面实施具体措施。冷战时期著名的“巴黎统筹委员会”、如今的“瓦森纳安排”,被视为一个可能相对有效的机制。2021年3月,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对《商务部控制清单》和《出口管理条例》修订的有关规则正式生效,以实施2019年12月“瓦森纳安排”全体会议对“关于两用物项和技术的瓦森纳安排清单”作出的调整。在瓦森纳协定的基础上,为了防止半导体、人工智能等新技术被转用于军事领域,日本政府表示将与美国、欧洲发达国家合作,建立磋商包括半导体技术、人工智能、生物工程等最新技术出口限制问题的新框架,以期可以从经济安全保障角度出发,与志同道合的国家一道采取措施,迅速应对可能拓展到军事领域的风险。可以看出,美国政府与传统盟友及伙伴国之间正密切加强合作,以打击其眼中不遵守/破坏国际规则和国际秩序的非民主国家。

美欧之间的合作不仅仅是基于价值观的驱动,紧密的经贸关系亦是重要的影响因素。一方面,中国的快速发展及其作为全球经济驱动力的核心作用导致与欧盟的经济联系迅速扩大。2000 年至 2019 年间,中欧贸易额增长了近八倍,达到 5600 亿欧元。2020年中国已经取代美国成为欧盟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国。服务和货物贸易达接近7090 亿美元,同期美欧贸易接近6710亿美元。但值得注意的是,2019 年,中国平均占欧盟 27 个成员国出口的 2.4%,美国为 5.7%,欧盟单一市场为 67%。尽管其经济重要性因成员国而异,但即使是德国,对华出口也仅占其总出口的7.1%,同期对欧单一市场为59%。中国企业在欧洲的投资仍然相对较少,与“一带一路”倡议相关的投资并未因宣传力度而同比增长。相比之下,美欧之间的经济相互依赖仍然远远大于与中国的相互依赖。从投资总额来看,即便上加上香港的数据,美欧之间的投资额是中国在欧洲的投资将近八倍左右,贸易额亦高于中欧之间的贸易往来。在数字经济上,2018年,美国信息和通信技术(ICT)产品和服务对欧盟的出口是1880亿美元,对中国出口是185亿美元,美国从欧盟ICT方面的进口是1070亿美元,从中国进口84亿美元。2010年至2020年,欧盟高科技产品出口的最大增长是美国(510亿欧元),其次是中国(240亿欧元)和瑞士(100亿欧元)。

但是,中欧之间在部分关键技术、原料和零配件领域相互依存、互相依赖。对中国而言,欧洲不仅是中国的主要出口市场,还为中国提供了产业升级不可或缺的技术和设备,比如先进的半导体制造设备以及相关技术。在美国出口管制不断收紧的情况下,中国需要依赖其欧洲供应商和合作伙伴,以寻找关键零部件和机械的替代来源。欧盟同样依赖于来自中国的活性药原料,其中90%来自于中国和印度,而印度本身70%的原料药源自于中国。中国还提供了全球 80%-90% 的抗生素原料药供应。在医疗设备方面,欧盟2018 年从中国进口了一半的个人防护设备(PPE),其中对口鼻防护设备的依赖度更高,达到 71%。此外,中国主导着锂电池生产所需的包括石墨和钴在内的基本原材料的开采或精炼,2015年中国赶超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生产国,到2019年中国动力电池出货量全球占比61.7%,宁德时代和比亚迪生产了全球 61% 的成品电池。而欧洲仅占全球电池制造份额的 3% 左右,不得不高度依赖进口电池以及生产所需的组件和原材料。

同时,美欧之间在多个领域存在分歧。谈到中国,美国目前的首要任务是安全。尽管欧洲各国政府理解美方对技术扩散以及用于军事开发可能性的担忧,但欧洲芯片制造企业和欧洲各国政府更关心的是市场准入和标准制定。此外,美欧双方同样需要协调在数字经济领域的矛盾。在数据隐私规范、数字税收方面,美欧分歧不容忽视,欧盟希望加强自己的数字主权,通过一系列的规范和税收抵抗美国的科技企业巨头,如谷歌、Facebook、亚马逊。法国总统马克龙曾指出:“我们需要欧洲融资、欧洲解决方案、欧洲人才以及欧洲法规。”同时欧盟也探求在相关技术方面摆脱来自美国的掌控可能性。欧盟17个成员国2020年底通过欧盟委员会宣布了“欧洲处理器和半导体技术倡议”, 指出欧洲复苏与弹性基金的五分之一,即1450亿欧元,将在未来两到三年内用于“数字化转型”项目,投资于半导体研究。

尽管盟友、伙伴国之间仍然存在分歧,但拜登政府目前的主张进一步削弱了部分伙伴国或将和美国背道而驰的可能性,该联盟在遏制中国的技术力量方面立场更为一致。但是,美欧完全相向而行的可能性亦存在极大的商榷空间。美欧关系受2009年次贷危机的冲击,此后又受到欧洲难民危机、英国脱欧公投影响,特朗普时期美国对欧政策出现震荡,至今仍然余波缭绕。对欧盟而言,从美国主导对华贸易战开始,欧盟就一直在探讨和重新评估其与中国接触的长期战略。全面的、系统性的竞争和对抗对欧洲来说只是其中一种选择,但不是唯一的选择。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伍德克说:“欧洲不想卷入中美对抗,也不想在美中之间做选择。”以系统性的竞争作为出发点很容易导致欧中关系的恶化甚至是彻底的对抗,这并不有利于欧盟及其成员国的整体利益。巴尔舍夫斯基近期曾指出,欧盟不会是一个随意对抗中国的盟友,在对待中国的问题上,欧美想法不同,如果欧洲想要拥抱战略自主权,就很难追随美国。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也明确提到过,“我们欧洲人必须以‘我的方式’来做”。欧盟近期提出的各个方案、议程,一方面是回应美国的呼吁,响应美国的号召,与此同时,也是欧盟基于现实寻求战略自主、实现自主外交的尝试。在中美必要时会对抗的情况下,欧盟左右逢源的空间有限;但在中美欧互动的过程中,追求自主外交的过程会在根本上模糊欧盟左右为难的边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美技术对抗下,欧盟能否在考虑盟友利益的同时,坚持自主外交?欧盟能否在坚持自主外交的同时,兼顾美欧和中欧关系的平衡?



吴湘宁

【OR  商业新媒体】

在《外交关系高度紧张的一周》中,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指出,从3月18日中美在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2+2”战略对话,到3月25日美国总统拜登受邀参加欧盟视频峰会,全球主要地缘政治主体之间的互动加快。一方面,拜登上台后,跨大西洋关系重回“价值观外交”轨道,拜登政府希望与盟友紧密合作,修补并重新获得失去的信任,携手对抗俄罗斯和中国。与此同时,尽管欧洲国家对拜登执政后发表的言论反应良好,但欧洲对美国的疑虑并未根本减轻,同时欧盟在对华相关议题上与美国并非不存在分歧。在美欧关系相对缓和向好的背景下,中欧关系的确遭遇包括制裁战、《中欧全面投资协定》冻结等考验。同时两个重要因素一直左右着中欧关系的走向:一是中国经济实力的变化以及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变化;二是美国对华态度的日益强硬。在这样的背景下,如何看待中美技术对抗下的中欧关系?欧盟能否在不得不考虑盟友利益的同时,坚持自主外交?欧盟能否在坚持自主外交的同时,兼顾美欧和中欧关系的平衡?

拜登入主白宫后,美国政府进一步强调技术作为地缘政治的重要力量,中美技术战无缝衔接,同时更加强调价值观在中美技术生存战、主导战中的作用。布林肯曾表示:“技术民主与技术专制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大……未来几十年技术使用的方式将取决于到底是技术民主国家还是技术专制国家拥有决定权。”布林肯的首场外交政策演讲将“确保美国在技术上的领先地位”作为八大优先事项之一。这表明,技术仍是至关重要的地缘政治力量,同时拜登政府并无将意识形态从技术战中剥离的倾向。此外,布林肯在发布美国《过渡时期国家安全战略指南》时表示,中美应在“该竞争时竞争,可以合作时合作,如有对抗必要则对抗”。

中国被迫卷入了激烈的技术对抗竞争之中。然而,美国在高科技方面的对华限制和持续胁迫,从本质上增强了中国在技术创新中争夺主导地位的决心。“赶超”和“自力更生”的口号对中国民众有着强大的动员和推动作用。中国“十四五”(2021-25)规划明确提出重点发展先进技术和创新,包括人工智能、量子计算、集成电路、基因和生物技术研究、神经科学航天、疫苗、深海探索等。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示,中国将在 2021年至 2025 年的五年内每年增加 7% 以上的研发支出,以追求技术的“重大突破”。相关法规和政策也将进行修订,支持风险投资流入初创企业,并将推广更灵活的贷款和更具吸引力的税收政策鼓励研发。无疑,这些变化旨在增强中国自力更生的能力和加强技术自主权。正如中国 2035 年愿景所言,中国希望“在核心技术上取得重大突破,力争成为全球最具创新力的国家之一”。

这样的政策肯定会导致对中国大规模国家投资支持战略性产业的模式,以及中国违反公平贸易和市场经济规则的批评更加严厉。然而,在不可逆转的压力下,中国做出这样的决定并做出相应的反应是理性的,也是不可避免的。在此背景下,中国将会被进一步塑造为危险的技术竞争者和技术敌对者,同时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将以杀伤力更强的方式贯穿于中美欧关系中。这就会产生不断循环往复的反弹效应。也就是,美欧在制裁或排他性标准制定方面采取统一行动,这又进一步促使中国在国家、地方和企业层面进行更积极的投入,而这反过来又会对美欧产生反弹效应。

在实际操作层面,拜登政府在回归国际组织的同时,修复和增强与盟友的关系。由白宫发起成立的美国人工智能倡议办公室年初明确指出,盟友和伙伴国是关键的“战略竞争优势来源”。2021年3月,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关于人工智能的最终报告中,建议美日印澳四边机制、北约、五眼联盟和国防AI伙伴国建立“大西洋-太平洋安全技术伙伴关系”。美国盟友、伙伴国同样加大对美合作步伐。欧盟方面,欧洲委员会2020年12月建议通过“新欧盟-美国全球变化议程”以推动跨大西洋关系。该委员会建议在区域和全球范围内建立跨大西洋的人工智能纲领,以推进植根于欧盟价值观的标准。欧盟贸易总干事韦恩表示,欧盟委员会将提议成立一个“跨大西洋贸易和技术理事会”,在新技术方面制定联合标准与美合作,以阻止中国在高科技领域占据主导地位。

事实上,美欧已经在技术出口控制和标准制定的操作层面实施具体措施。冷战时期著名的“巴黎统筹委员会”、如今的“瓦森纳安排”,被视为一个可能相对有效的机制。2021年3月,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对《商务部控制清单》和《出口管理条例》修订的有关规则正式生效,以实施2019年12月“瓦森纳安排”全体会议对“关于两用物项和技术的瓦森纳安排清单”作出的调整。在瓦森纳协定的基础上,为了防止半导体、人工智能等新技术被转用于军事领域,日本政府表示将与美国、欧洲发达国家合作,建立磋商包括半导体技术、人工智能、生物工程等最新技术出口限制问题的新框架,以期可以从经济安全保障角度出发,与志同道合的国家一道采取措施,迅速应对可能拓展到军事领域的风险。可以看出,美国政府与传统盟友及伙伴国之间正密切加强合作,以打击其眼中不遵守/破坏国际规则和国际秩序的非民主国家。

美欧之间的合作不仅仅是基于价值观的驱动,紧密的经贸关系亦是重要的影响因素。一方面,中国的快速发展及其作为全球经济驱动力的核心作用导致与欧盟的经济联系迅速扩大。2000 年至 2019 年间,中欧贸易额增长了近八倍,达到 5600 亿欧元。2020年中国已经取代美国成为欧盟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国。服务和货物贸易达接近7090 亿美元,同期美欧贸易接近6710亿美元。但值得注意的是,2019 年,中国平均占欧盟 27 个成员国出口的 2.4%,美国为 5.7%,欧盟单一市场为 67%。尽管其经济重要性因成员国而异,但即使是德国,对华出口也仅占其总出口的7.1%,同期对欧单一市场为59%。中国企业在欧洲的投资仍然相对较少,与“一带一路”倡议相关的投资并未因宣传力度而同比增长。相比之下,美欧之间的经济相互依赖仍然远远大于与中国的相互依赖。从投资总额来看,即便上加上香港的数据,美欧之间的投资额是中国在欧洲的投资将近八倍左右,贸易额亦高于中欧之间的贸易往来。在数字经济上,2018年,美国信息和通信技术(ICT)产品和服务对欧盟的出口是1880亿美元,对中国出口是185亿美元,美国从欧盟ICT方面的进口是1070亿美元,从中国进口84亿美元。2010年至2020年,欧盟高科技产品出口的最大增长是美国(510亿欧元),其次是中国(240亿欧元)和瑞士(100亿欧元)。

但是,中欧之间在部分关键技术、原料和零配件领域相互依存、互相依赖。对中国而言,欧洲不仅是中国的主要出口市场,还为中国提供了产业升级不可或缺的技术和设备,比如先进的半导体制造设备以及相关技术。在美国出口管制不断收紧的情况下,中国需要依赖其欧洲供应商和合作伙伴,以寻找关键零部件和机械的替代来源。欧盟同样依赖于来自中国的活性药原料,其中90%来自于中国和印度,而印度本身70%的原料药源自于中国。中国还提供了全球 80%-90% 的抗生素原料药供应。在医疗设备方面,欧盟2018 年从中国进口了一半的个人防护设备(PPE),其中对口鼻防护设备的依赖度更高,达到 71%。此外,中国主导着锂电池生产所需的包括石墨和钴在内的基本原材料的开采或精炼,2015年中国赶超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生产国,到2019年中国动力电池出货量全球占比61.7%,宁德时代和比亚迪生产了全球 61% 的成品电池。而欧洲仅占全球电池制造份额的 3% 左右,不得不高度依赖进口电池以及生产所需的组件和原材料。

同时,美欧之间在多个领域存在分歧。谈到中国,美国目前的首要任务是安全。尽管欧洲各国政府理解美方对技术扩散以及用于军事开发可能性的担忧,但欧洲芯片制造企业和欧洲各国政府更关心的是市场准入和标准制定。此外,美欧双方同样需要协调在数字经济领域的矛盾。在数据隐私规范、数字税收方面,美欧分歧不容忽视,欧盟希望加强自己的数字主权,通过一系列的规范和税收抵抗美国的科技企业巨头,如谷歌、Facebook、亚马逊。法国总统马克龙曾指出:“我们需要欧洲融资、欧洲解决方案、欧洲人才以及欧洲法规。”同时欧盟也探求在相关技术方面摆脱来自美国的掌控可能性。欧盟17个成员国2020年底通过欧盟委员会宣布了“欧洲处理器和半导体技术倡议”, 指出欧洲复苏与弹性基金的五分之一,即1450亿欧元,将在未来两到三年内用于“数字化转型”项目,投资于半导体研究。

尽管盟友、伙伴国之间仍然存在分歧,但拜登政府目前的主张进一步削弱了部分伙伴国或将和美国背道而驰的可能性,该联盟在遏制中国的技术力量方面立场更为一致。但是,美欧完全相向而行的可能性亦存在极大的商榷空间。美欧关系受2009年次贷危机的冲击,此后又受到欧洲难民危机、英国脱欧公投影响,特朗普时期美国对欧政策出现震荡,至今仍然余波缭绕。对欧盟而言,从美国主导对华贸易战开始,欧盟就一直在探讨和重新评估其与中国接触的长期战略。全面的、系统性的竞争和对抗对欧洲来说只是其中一种选择,但不是唯一的选择。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伍德克说:“欧洲不想卷入中美对抗,也不想在美中之间做选择。”以系统性的竞争作为出发点很容易导致欧中关系的恶化甚至是彻底的对抗,这并不有利于欧盟及其成员国的整体利益。巴尔舍夫斯基近期曾指出,欧盟不会是一个随意对抗中国的盟友,在对待中国的问题上,欧美想法不同,如果欧洲想要拥抱战略自主权,就很难追随美国。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也明确提到过,“我们欧洲人必须以‘我的方式’来做”。欧盟近期提出的各个方案、议程,一方面是回应美国的呼吁,响应美国的号召,与此同时,也是欧盟基于现实寻求战略自主、实现自主外交的尝试。在中美必要时会对抗的情况下,欧盟左右逢源的空间有限;但在中美欧互动的过程中,追求自主外交的过程会在根本上模糊欧盟左右为难的边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美技术对抗下的欧盟:左右为难还是左右逢源

发布日期:2021-06-23 15:25
摘要:中美技术对抗下,欧盟能否在考虑盟友利益的同时,坚持自主外交?欧盟能否在坚持自主外交的同时,兼顾美欧和中欧关系的平衡?



吴湘宁

【OR  商业新媒体】

在《外交关系高度紧张的一周》中,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指出,从3月18日中美在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2+2”战略对话,到3月25日美国总统拜登受邀参加欧盟视频峰会,全球主要地缘政治主体之间的互动加快。一方面,拜登上台后,跨大西洋关系重回“价值观外交”轨道,拜登政府希望与盟友紧密合作,修补并重新获得失去的信任,携手对抗俄罗斯和中国。与此同时,尽管欧洲国家对拜登执政后发表的言论反应良好,但欧洲对美国的疑虑并未根本减轻,同时欧盟在对华相关议题上与美国并非不存在分歧。在美欧关系相对缓和向好的背景下,中欧关系的确遭遇包括制裁战、《中欧全面投资协定》冻结等考验。同时两个重要因素一直左右着中欧关系的走向:一是中国经济实力的变化以及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变化;二是美国对华态度的日益强硬。在这样的背景下,如何看待中美技术对抗下的中欧关系?欧盟能否在不得不考虑盟友利益的同时,坚持自主外交?欧盟能否在坚持自主外交的同时,兼顾美欧和中欧关系的平衡?

拜登入主白宫后,美国政府进一步强调技术作为地缘政治的重要力量,中美技术战无缝衔接,同时更加强调价值观在中美技术生存战、主导战中的作用。布林肯曾表示:“技术民主与技术专制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大……未来几十年技术使用的方式将取决于到底是技术民主国家还是技术专制国家拥有决定权。”布林肯的首场外交政策演讲将“确保美国在技术上的领先地位”作为八大优先事项之一。这表明,技术仍是至关重要的地缘政治力量,同时拜登政府并无将意识形态从技术战中剥离的倾向。此外,布林肯在发布美国《过渡时期国家安全战略指南》时表示,中美应在“该竞争时竞争,可以合作时合作,如有对抗必要则对抗”。

中国被迫卷入了激烈的技术对抗竞争之中。然而,美国在高科技方面的对华限制和持续胁迫,从本质上增强了中国在技术创新中争夺主导地位的决心。“赶超”和“自力更生”的口号对中国民众有着强大的动员和推动作用。中国“十四五”(2021-25)规划明确提出重点发展先进技术和创新,包括人工智能、量子计算、集成电路、基因和生物技术研究、神经科学航天、疫苗、深海探索等。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示,中国将在 2021年至 2025 年的五年内每年增加 7% 以上的研发支出,以追求技术的“重大突破”。相关法规和政策也将进行修订,支持风险投资流入初创企业,并将推广更灵活的贷款和更具吸引力的税收政策鼓励研发。无疑,这些变化旨在增强中国自力更生的能力和加强技术自主权。正如中国 2035 年愿景所言,中国希望“在核心技术上取得重大突破,力争成为全球最具创新力的国家之一”。

这样的政策肯定会导致对中国大规模国家投资支持战略性产业的模式,以及中国违反公平贸易和市场经济规则的批评更加严厉。然而,在不可逆转的压力下,中国做出这样的决定并做出相应的反应是理性的,也是不可避免的。在此背景下,中国将会被进一步塑造为危险的技术竞争者和技术敌对者,同时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将以杀伤力更强的方式贯穿于中美欧关系中。这就会产生不断循环往复的反弹效应。也就是,美欧在制裁或排他性标准制定方面采取统一行动,这又进一步促使中国在国家、地方和企业层面进行更积极的投入,而这反过来又会对美欧产生反弹效应。

在实际操作层面,拜登政府在回归国际组织的同时,修复和增强与盟友的关系。由白宫发起成立的美国人工智能倡议办公室年初明确指出,盟友和伙伴国是关键的“战略竞争优势来源”。2021年3月,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关于人工智能的最终报告中,建议美日印澳四边机制、北约、五眼联盟和国防AI伙伴国建立“大西洋-太平洋安全技术伙伴关系”。美国盟友、伙伴国同样加大对美合作步伐。欧盟方面,欧洲委员会2020年12月建议通过“新欧盟-美国全球变化议程”以推动跨大西洋关系。该委员会建议在区域和全球范围内建立跨大西洋的人工智能纲领,以推进植根于欧盟价值观的标准。欧盟贸易总干事韦恩表示,欧盟委员会将提议成立一个“跨大西洋贸易和技术理事会”,在新技术方面制定联合标准与美合作,以阻止中国在高科技领域占据主导地位。

事实上,美欧已经在技术出口控制和标准制定的操作层面实施具体措施。冷战时期著名的“巴黎统筹委员会”、如今的“瓦森纳安排”,被视为一个可能相对有效的机制。2021年3月,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对《商务部控制清单》和《出口管理条例》修订的有关规则正式生效,以实施2019年12月“瓦森纳安排”全体会议对“关于两用物项和技术的瓦森纳安排清单”作出的调整。在瓦森纳协定的基础上,为了防止半导体、人工智能等新技术被转用于军事领域,日本政府表示将与美国、欧洲发达国家合作,建立磋商包括半导体技术、人工智能、生物工程等最新技术出口限制问题的新框架,以期可以从经济安全保障角度出发,与志同道合的国家一道采取措施,迅速应对可能拓展到军事领域的风险。可以看出,美国政府与传统盟友及伙伴国之间正密切加强合作,以打击其眼中不遵守/破坏国际规则和国际秩序的非民主国家。

美欧之间的合作不仅仅是基于价值观的驱动,紧密的经贸关系亦是重要的影响因素。一方面,中国的快速发展及其作为全球经济驱动力的核心作用导致与欧盟的经济联系迅速扩大。2000 年至 2019 年间,中欧贸易额增长了近八倍,达到 5600 亿欧元。2020年中国已经取代美国成为欧盟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国。服务和货物贸易达接近7090 亿美元,同期美欧贸易接近6710亿美元。但值得注意的是,2019 年,中国平均占欧盟 27 个成员国出口的 2.4%,美国为 5.7%,欧盟单一市场为 67%。尽管其经济重要性因成员国而异,但即使是德国,对华出口也仅占其总出口的7.1%,同期对欧单一市场为59%。中国企业在欧洲的投资仍然相对较少,与“一带一路”倡议相关的投资并未因宣传力度而同比增长。相比之下,美欧之间的经济相互依赖仍然远远大于与中国的相互依赖。从投资总额来看,即便上加上香港的数据,美欧之间的投资额是中国在欧洲的投资将近八倍左右,贸易额亦高于中欧之间的贸易往来。在数字经济上,2018年,美国信息和通信技术(ICT)产品和服务对欧盟的出口是1880亿美元,对中国出口是185亿美元,美国从欧盟ICT方面的进口是1070亿美元,从中国进口84亿美元。2010年至2020年,欧盟高科技产品出口的最大增长是美国(510亿欧元),其次是中国(240亿欧元)和瑞士(100亿欧元)。

但是,中欧之间在部分关键技术、原料和零配件领域相互依存、互相依赖。对中国而言,欧洲不仅是中国的主要出口市场,还为中国提供了产业升级不可或缺的技术和设备,比如先进的半导体制造设备以及相关技术。在美国出口管制不断收紧的情况下,中国需要依赖其欧洲供应商和合作伙伴,以寻找关键零部件和机械的替代来源。欧盟同样依赖于来自中国的活性药原料,其中90%来自于中国和印度,而印度本身70%的原料药源自于中国。中国还提供了全球 80%-90% 的抗生素原料药供应。在医疗设备方面,欧盟2018 年从中国进口了一半的个人防护设备(PPE),其中对口鼻防护设备的依赖度更高,达到 71%。此外,中国主导着锂电池生产所需的包括石墨和钴在内的基本原材料的开采或精炼,2015年中国赶超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生产国,到2019年中国动力电池出货量全球占比61.7%,宁德时代和比亚迪生产了全球 61% 的成品电池。而欧洲仅占全球电池制造份额的 3% 左右,不得不高度依赖进口电池以及生产所需的组件和原材料。

同时,美欧之间在多个领域存在分歧。谈到中国,美国目前的首要任务是安全。尽管欧洲各国政府理解美方对技术扩散以及用于军事开发可能性的担忧,但欧洲芯片制造企业和欧洲各国政府更关心的是市场准入和标准制定。此外,美欧双方同样需要协调在数字经济领域的矛盾。在数据隐私规范、数字税收方面,美欧分歧不容忽视,欧盟希望加强自己的数字主权,通过一系列的规范和税收抵抗美国的科技企业巨头,如谷歌、Facebook、亚马逊。法国总统马克龙曾指出:“我们需要欧洲融资、欧洲解决方案、欧洲人才以及欧洲法规。”同时欧盟也探求在相关技术方面摆脱来自美国的掌控可能性。欧盟17个成员国2020年底通过欧盟委员会宣布了“欧洲处理器和半导体技术倡议”, 指出欧洲复苏与弹性基金的五分之一,即1450亿欧元,将在未来两到三年内用于“数字化转型”项目,投资于半导体研究。

尽管盟友、伙伴国之间仍然存在分歧,但拜登政府目前的主张进一步削弱了部分伙伴国或将和美国背道而驰的可能性,该联盟在遏制中国的技术力量方面立场更为一致。但是,美欧完全相向而行的可能性亦存在极大的商榷空间。美欧关系受2009年次贷危机的冲击,此后又受到欧洲难民危机、英国脱欧公投影响,特朗普时期美国对欧政策出现震荡,至今仍然余波缭绕。对欧盟而言,从美国主导对华贸易战开始,欧盟就一直在探讨和重新评估其与中国接触的长期战略。全面的、系统性的竞争和对抗对欧洲来说只是其中一种选择,但不是唯一的选择。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伍德克说:“欧洲不想卷入中美对抗,也不想在美中之间做选择。”以系统性的竞争作为出发点很容易导致欧中关系的恶化甚至是彻底的对抗,这并不有利于欧盟及其成员国的整体利益。巴尔舍夫斯基近期曾指出,欧盟不会是一个随意对抗中国的盟友,在对待中国的问题上,欧美想法不同,如果欧洲想要拥抱战略自主权,就很难追随美国。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也明确提到过,“我们欧洲人必须以‘我的方式’来做”。欧盟近期提出的各个方案、议程,一方面是回应美国的呼吁,响应美国的号召,与此同时,也是欧盟基于现实寻求战略自主、实现自主外交的尝试。在中美必要时会对抗的情况下,欧盟左右逢源的空间有限;但在中美欧互动的过程中,追求自主外交的过程会在根本上模糊欧盟左右为难的边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