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银行争取稳定存款来源的竞争加剧之际,中国调整了银行存款利率上限的确定机制,导致较长期资金利率下降。



Dow Jones Newswires

【OR  商业新媒体】

在银行争取稳定存款来源的竞争加剧之际,中国调整了银行存款利率上限的确定机制,导致较长期资金利率下降。

由中国央行支持的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周一表示,已改变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的确定方式,改为在政府设定的存款基准利率基础上加上一定基点确定。

在此之前,存款利率上限是由存款基准利率一定倍数来确定的。

该机构没有披露新上限的细节,只表示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有升有降。

该机构在一份声明中称:“半年及以内的短端定期存款和大额存单利率的自律上限有所上升,一年以上的长端利率自律上限有所下降。”

该机构称,以往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的确定方式推高了中长期存款利率,加剧了银行之间的“无序竞争”,这些银行试图通过抬高存款利率揽储。

这一调整也正值坏账增加和融资成本上升给中国银行业带来越来越大的阻力之际,因为银行要听从政府指示,援助受到新冠疫情冲击的困难企业。在银行今年响应政府号召遏制信贷增长的情况下,降低存款利率可能有助于缓解银行净息差收窄的压力。

从理论上讲,中国政府自2015年以来就取消了银行存款利率上限,但政府仍然通过使用窗口指导和定价机制来维持对市场的管控,以防止利率失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优化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确定方式,引导资金成本降低

发布日期:2021-06-21 16:59
摘要:在银行争取稳定存款来源的竞争加剧之际,中国调整了银行存款利率上限的确定机制,导致较长期资金利率下降。



Dow Jones Newswires

【OR  商业新媒体】

在银行争取稳定存款来源的竞争加剧之际,中国调整了银行存款利率上限的确定机制,导致较长期资金利率下降。

由中国央行支持的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周一表示,已改变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的确定方式,改为在政府设定的存款基准利率基础上加上一定基点确定。

在此之前,存款利率上限是由存款基准利率一定倍数来确定的。

该机构没有披露新上限的细节,只表示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有升有降。

该机构在一份声明中称:“半年及以内的短端定期存款和大额存单利率的自律上限有所上升,一年以上的长端利率自律上限有所下降。”

该机构称,以往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的确定方式推高了中长期存款利率,加剧了银行之间的“无序竞争”,这些银行试图通过抬高存款利率揽储。

这一调整也正值坏账增加和融资成本上升给中国银行业带来越来越大的阻力之际,因为银行要听从政府指示,援助受到新冠疫情冲击的困难企业。在银行今年响应政府号召遏制信贷增长的情况下,降低存款利率可能有助于缓解银行净息差收窄的压力。

从理论上讲,中国政府自2015年以来就取消了银行存款利率上限,但政府仍然通过使用窗口指导和定价机制来维持对市场的管控,以防止利率失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在银行争取稳定存款来源的竞争加剧之际,中国调整了银行存款利率上限的确定机制,导致较长期资金利率下降。



Dow Jones Newswires

【OR  商业新媒体】

在银行争取稳定存款来源的竞争加剧之际,中国调整了银行存款利率上限的确定机制,导致较长期资金利率下降。

由中国央行支持的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周一表示,已改变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的确定方式,改为在政府设定的存款基准利率基础上加上一定基点确定。

在此之前,存款利率上限是由存款基准利率一定倍数来确定的。

该机构没有披露新上限的细节,只表示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有升有降。

该机构在一份声明中称:“半年及以内的短端定期存款和大额存单利率的自律上限有所上升,一年以上的长端利率自律上限有所下降。”

该机构称,以往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的确定方式推高了中长期存款利率,加剧了银行之间的“无序竞争”,这些银行试图通过抬高存款利率揽储。

这一调整也正值坏账增加和融资成本上升给中国银行业带来越来越大的阻力之际,因为银行要听从政府指示,援助受到新冠疫情冲击的困难企业。在银行今年响应政府号召遏制信贷增长的情况下,降低存款利率可能有助于缓解银行净息差收窄的压力。

从理论上讲,中国政府自2015年以来就取消了银行存款利率上限,但政府仍然通过使用窗口指导和定价机制来维持对市场的管控,以防止利率失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优化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确定方式,引导资金成本降低

发布日期:2021-06-21 16:59
摘要:在银行争取稳定存款来源的竞争加剧之际,中国调整了银行存款利率上限的确定机制,导致较长期资金利率下降。



Dow Jones Newswires

【OR  商业新媒体】

在银行争取稳定存款来源的竞争加剧之际,中国调整了银行存款利率上限的确定机制,导致较长期资金利率下降。

由中国央行支持的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周一表示,已改变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的确定方式,改为在政府设定的存款基准利率基础上加上一定基点确定。

在此之前,存款利率上限是由存款基准利率一定倍数来确定的。

该机构没有披露新上限的细节,只表示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有升有降。

该机构在一份声明中称:“半年及以内的短端定期存款和大额存单利率的自律上限有所上升,一年以上的长端利率自律上限有所下降。”

该机构称,以往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的确定方式推高了中长期存款利率,加剧了银行之间的“无序竞争”,这些银行试图通过抬高存款利率揽储。

这一调整也正值坏账增加和融资成本上升给中国银行业带来越来越大的阻力之际,因为银行要听从政府指示,援助受到新冠疫情冲击的困难企业。在银行今年响应政府号召遏制信贷增长的情况下,降低存款利率可能有助于缓解银行净息差收窄的压力。

从理论上讲,中国政府自2015年以来就取消了银行存款利率上限,但政府仍然通过使用窗口指导和定价机制来维持对市场的管控,以防止利率失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