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今年以来清洁能源、电动汽车、大麻类股和SPAC等新潮领域股价大跌,这与世纪之交互联网泡沫破裂时的情形有明显的相似之处。



James Mackintosh

【OR  商业新媒体】

网络泡沫破灭正在我们的眼皮底下重演?这种说法似乎挺怪,但1999年末至2000年上半年投机由盛及衰,这与过去九个月清洁能源、电动汽车、大麻类股和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等新潮领域的种种情形有着明显的相似之处。

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对那些较晚加入这轮狂欢的投资者来说不是好兆头。以特斯拉(Tesla Inc., TSLA)为首的热门股已经从今年高点下跌了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但我们有理由希望,与世纪之交的网络泡沫破裂不同,上述这些股票的低迷势头不会蔓延到市场其他部分。



两者的相似之处不但体现在市场表现上,也体现在投资者行为方面。1999年末人们担心错过网络股牛市,在这种情绪推动下,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从1999年9月底水平飙涨83%,于2000年3月触及最高点。同样,从去年9月到今年高点,景顺(Invesco)的太阳能交易所交易基金(ETF)跃升88%,贝莱德(BlackRock Inc., BLK)的全球清洁能源ETF急升81%,Ark的创新ETF飙涨70%。

当年领跑的大型高估股票思科系统(Cisco Systems Inc., CSCO, 简称:思科)飙涨了133%;而如今为首的高估值股票特斯拉从去年9月水平到峰值累计上涨了110%。当年纯网络公司板块市值大约增长了两倍,就像这次的大麻板块一样。

甚至两个年头当中的各个时点也颇为相似,今年2月和3月新潮板块达到了顶峰,而2000年时网络公司的高点是在当年3月10日达到的。泡沫破灭直到6月中旬——也就是现在,两者表现如出一辙:本轮下跌跌去了泡沫时期水平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2000年纳斯达克指数也跌去了四分之一(思科撑得稍久一点)。

交易行为也有相似之处。1999年底,踏空的恐惧驱使对互联网公司持怀疑态度的人士(包括机构投资者和坚持不买的对冲基金)无论如何都要买入,而短线交易者则推动了互联网IPO的首日超高涨幅。

2020年第四季度的大事件包括,特斯拉在被纳入标普500指数后终于受到投资者重视;许多大机构迫于展示其环保资质的压力,必须持有太阳能和清洁能源相关投资,无论其价格如何;SPAC占据了与2000年IPO狂潮同样的位置,成为向没有盈利的初创公司输送资金的一种方式。

回顾过去,在笔者对互联网泡沫的记忆中,在纳斯达克繁荣和萧条的最后几个月里,标准普尔500指数的表现可没有这么无趣。到2000年6月中旬,标普500指数从3月的高点仅下降了4%。这与今天并没有什么不同,尽管热门股票崩盘,但标普指数仍不断创下新高。

2000年时,人们很容易认为,从疯狂的成长股向稳定且低估值工业股和其他被忽视的价值股的板块轮动会使大盘免受冲击。事实也确实如此,不过只持续了一段时间。标普500指数在六个月后几乎达到了2000年3月的高点,之后形势变得明朗,纳斯达克繁荣的结束也在使经济放缓。到2002年触及低点时,标普500指数几乎腰斩。

有充分的理由认为,这一次大盘可能不会随着曾经飙涨的类股走低而被拖累。事实上,标普500指数当前估值与2000年时不相上下,根据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该指数预期市盈率为21.2倍,2000年6月时为22.6倍。而且,我们再次很容易相信从成长股向价值股的轮动。

不过,清洁能源、电动汽车和大麻股价格暴跌,甚至是比特币价格减半,对消费者钱包的冲击都要比互联网泡沫破裂带来的打击小得多,因为这次的泡沫范围没有那么大。2000年,纳斯达克的泡沫达到巅峰时市值约为标普500指数市值的一半,而即使加上特斯拉,过去九个月高估值类股的市值也远远达不到这个水平。

与互联网泡沫时期相比,此轮市场涨跌行情中所筹资金和投入也更少,而且相关公司雇佣的员工也更少。如果在股价下挫的背景下,这些公司发生倒闭,它们对经济的影响可能会更小。在此轮泡沫股行情中,投资于想象中的“新经济”的大公司数量也减少了,而在这些大公司已投资的领域,比如向电动汽车的转型,即使股东撤出,这些大公司很可能也会出于其他原因而继续投资。

这一次美国国债也为股市提供了更多支持。2000年时,对美国股市感到担心的投资者可从10年期美国国债中获得近7%的收益率,这使得改投美国国债变得颇具吸引力,尤其是在对标普指数成分股公司每股收益的平均预期与股价之比只有4%的情况下。这一次,标普指数的盈利率和上一次类似,但10年期美国国债现在的收益率却只有1.5%。

当然,美国经济和股市现在都面临其他威胁,但笔者认为,过去九个月互联网泡沫的重现只是美股2009年之后此轮牛市中数次出现又消失的另一波微小泡沫,不过规模要比其他泡沫更大一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特斯拉等高估值股票回落,难道是2000年网络泡沫破裂重演?

发布日期:2021-06-19 21:20
摘要:今年以来清洁能源、电动汽车、大麻类股和SPAC等新潮领域股价大跌,这与世纪之交互联网泡沫破裂时的情形有明显的相似之处。



James Mackintosh

【OR  商业新媒体】

网络泡沫破灭正在我们的眼皮底下重演?这种说法似乎挺怪,但1999年末至2000年上半年投机由盛及衰,这与过去九个月清洁能源、电动汽车、大麻类股和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等新潮领域的种种情形有着明显的相似之处。

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对那些较晚加入这轮狂欢的投资者来说不是好兆头。以特斯拉(Tesla Inc., TSLA)为首的热门股已经从今年高点下跌了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但我们有理由希望,与世纪之交的网络泡沫破裂不同,上述这些股票的低迷势头不会蔓延到市场其他部分。



两者的相似之处不但体现在市场表现上,也体现在投资者行为方面。1999年末人们担心错过网络股牛市,在这种情绪推动下,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从1999年9月底水平飙涨83%,于2000年3月触及最高点。同样,从去年9月到今年高点,景顺(Invesco)的太阳能交易所交易基金(ETF)跃升88%,贝莱德(BlackRock Inc., BLK)的全球清洁能源ETF急升81%,Ark的创新ETF飙涨70%。

当年领跑的大型高估股票思科系统(Cisco Systems Inc., CSCO, 简称:思科)飙涨了133%;而如今为首的高估值股票特斯拉从去年9月水平到峰值累计上涨了110%。当年纯网络公司板块市值大约增长了两倍,就像这次的大麻板块一样。

甚至两个年头当中的各个时点也颇为相似,今年2月和3月新潮板块达到了顶峰,而2000年时网络公司的高点是在当年3月10日达到的。泡沫破灭直到6月中旬——也就是现在,两者表现如出一辙:本轮下跌跌去了泡沫时期水平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2000年纳斯达克指数也跌去了四分之一(思科撑得稍久一点)。

交易行为也有相似之处。1999年底,踏空的恐惧驱使对互联网公司持怀疑态度的人士(包括机构投资者和坚持不买的对冲基金)无论如何都要买入,而短线交易者则推动了互联网IPO的首日超高涨幅。

2020年第四季度的大事件包括,特斯拉在被纳入标普500指数后终于受到投资者重视;许多大机构迫于展示其环保资质的压力,必须持有太阳能和清洁能源相关投资,无论其价格如何;SPAC占据了与2000年IPO狂潮同样的位置,成为向没有盈利的初创公司输送资金的一种方式。

回顾过去,在笔者对互联网泡沫的记忆中,在纳斯达克繁荣和萧条的最后几个月里,标准普尔500指数的表现可没有这么无趣。到2000年6月中旬,标普500指数从3月的高点仅下降了4%。这与今天并没有什么不同,尽管热门股票崩盘,但标普指数仍不断创下新高。

2000年时,人们很容易认为,从疯狂的成长股向稳定且低估值工业股和其他被忽视的价值股的板块轮动会使大盘免受冲击。事实也确实如此,不过只持续了一段时间。标普500指数在六个月后几乎达到了2000年3月的高点,之后形势变得明朗,纳斯达克繁荣的结束也在使经济放缓。到2002年触及低点时,标普500指数几乎腰斩。

有充分的理由认为,这一次大盘可能不会随着曾经飙涨的类股走低而被拖累。事实上,标普500指数当前估值与2000年时不相上下,根据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该指数预期市盈率为21.2倍,2000年6月时为22.6倍。而且,我们再次很容易相信从成长股向价值股的轮动。

不过,清洁能源、电动汽车和大麻股价格暴跌,甚至是比特币价格减半,对消费者钱包的冲击都要比互联网泡沫破裂带来的打击小得多,因为这次的泡沫范围没有那么大。2000年,纳斯达克的泡沫达到巅峰时市值约为标普500指数市值的一半,而即使加上特斯拉,过去九个月高估值类股的市值也远远达不到这个水平。

与互联网泡沫时期相比,此轮市场涨跌行情中所筹资金和投入也更少,而且相关公司雇佣的员工也更少。如果在股价下挫的背景下,这些公司发生倒闭,它们对经济的影响可能会更小。在此轮泡沫股行情中,投资于想象中的“新经济”的大公司数量也减少了,而在这些大公司已投资的领域,比如向电动汽车的转型,即使股东撤出,这些大公司很可能也会出于其他原因而继续投资。

这一次美国国债也为股市提供了更多支持。2000年时,对美国股市感到担心的投资者可从10年期美国国债中获得近7%的收益率,这使得改投美国国债变得颇具吸引力,尤其是在对标普指数成分股公司每股收益的平均预期与股价之比只有4%的情况下。这一次,标普指数的盈利率和上一次类似,但10年期美国国债现在的收益率却只有1.5%。

当然,美国经济和股市现在都面临其他威胁,但笔者认为,过去九个月互联网泡沫的重现只是美股2009年之后此轮牛市中数次出现又消失的另一波微小泡沫,不过规模要比其他泡沫更大一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今年以来清洁能源、电动汽车、大麻类股和SPAC等新潮领域股价大跌,这与世纪之交互联网泡沫破裂时的情形有明显的相似之处。



James Mackintosh

【OR  商业新媒体】

网络泡沫破灭正在我们的眼皮底下重演?这种说法似乎挺怪,但1999年末至2000年上半年投机由盛及衰,这与过去九个月清洁能源、电动汽车、大麻类股和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等新潮领域的种种情形有着明显的相似之处。

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对那些较晚加入这轮狂欢的投资者来说不是好兆头。以特斯拉(Tesla Inc., TSLA)为首的热门股已经从今年高点下跌了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但我们有理由希望,与世纪之交的网络泡沫破裂不同,上述这些股票的低迷势头不会蔓延到市场其他部分。



两者的相似之处不但体现在市场表现上,也体现在投资者行为方面。1999年末人们担心错过网络股牛市,在这种情绪推动下,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从1999年9月底水平飙涨83%,于2000年3月触及最高点。同样,从去年9月到今年高点,景顺(Invesco)的太阳能交易所交易基金(ETF)跃升88%,贝莱德(BlackRock Inc., BLK)的全球清洁能源ETF急升81%,Ark的创新ETF飙涨70%。

当年领跑的大型高估股票思科系统(Cisco Systems Inc., CSCO, 简称:思科)飙涨了133%;而如今为首的高估值股票特斯拉从去年9月水平到峰值累计上涨了110%。当年纯网络公司板块市值大约增长了两倍,就像这次的大麻板块一样。

甚至两个年头当中的各个时点也颇为相似,今年2月和3月新潮板块达到了顶峰,而2000年时网络公司的高点是在当年3月10日达到的。泡沫破灭直到6月中旬——也就是现在,两者表现如出一辙:本轮下跌跌去了泡沫时期水平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2000年纳斯达克指数也跌去了四分之一(思科撑得稍久一点)。

交易行为也有相似之处。1999年底,踏空的恐惧驱使对互联网公司持怀疑态度的人士(包括机构投资者和坚持不买的对冲基金)无论如何都要买入,而短线交易者则推动了互联网IPO的首日超高涨幅。

2020年第四季度的大事件包括,特斯拉在被纳入标普500指数后终于受到投资者重视;许多大机构迫于展示其环保资质的压力,必须持有太阳能和清洁能源相关投资,无论其价格如何;SPAC占据了与2000年IPO狂潮同样的位置,成为向没有盈利的初创公司输送资金的一种方式。

回顾过去,在笔者对互联网泡沫的记忆中,在纳斯达克繁荣和萧条的最后几个月里,标准普尔500指数的表现可没有这么无趣。到2000年6月中旬,标普500指数从3月的高点仅下降了4%。这与今天并没有什么不同,尽管热门股票崩盘,但标普指数仍不断创下新高。

2000年时,人们很容易认为,从疯狂的成长股向稳定且低估值工业股和其他被忽视的价值股的板块轮动会使大盘免受冲击。事实也确实如此,不过只持续了一段时间。标普500指数在六个月后几乎达到了2000年3月的高点,之后形势变得明朗,纳斯达克繁荣的结束也在使经济放缓。到2002年触及低点时,标普500指数几乎腰斩。

有充分的理由认为,这一次大盘可能不会随着曾经飙涨的类股走低而被拖累。事实上,标普500指数当前估值与2000年时不相上下,根据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该指数预期市盈率为21.2倍,2000年6月时为22.6倍。而且,我们再次很容易相信从成长股向价值股的轮动。

不过,清洁能源、电动汽车和大麻股价格暴跌,甚至是比特币价格减半,对消费者钱包的冲击都要比互联网泡沫破裂带来的打击小得多,因为这次的泡沫范围没有那么大。2000年,纳斯达克的泡沫达到巅峰时市值约为标普500指数市值的一半,而即使加上特斯拉,过去九个月高估值类股的市值也远远达不到这个水平。

与互联网泡沫时期相比,此轮市场涨跌行情中所筹资金和投入也更少,而且相关公司雇佣的员工也更少。如果在股价下挫的背景下,这些公司发生倒闭,它们对经济的影响可能会更小。在此轮泡沫股行情中,投资于想象中的“新经济”的大公司数量也减少了,而在这些大公司已投资的领域,比如向电动汽车的转型,即使股东撤出,这些大公司很可能也会出于其他原因而继续投资。

这一次美国国债也为股市提供了更多支持。2000年时,对美国股市感到担心的投资者可从10年期美国国债中获得近7%的收益率,这使得改投美国国债变得颇具吸引力,尤其是在对标普指数成分股公司每股收益的平均预期与股价之比只有4%的情况下。这一次,标普指数的盈利率和上一次类似,但10年期美国国债现在的收益率却只有1.5%。

当然,美国经济和股市现在都面临其他威胁,但笔者认为,过去九个月互联网泡沫的重现只是美股2009年之后此轮牛市中数次出现又消失的另一波微小泡沫,不过规模要比其他泡沫更大一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特斯拉等高估值股票回落,难道是2000年网络泡沫破裂重演?

发布日期:2021-06-19 21:20
摘要:今年以来清洁能源、电动汽车、大麻类股和SPAC等新潮领域股价大跌,这与世纪之交互联网泡沫破裂时的情形有明显的相似之处。



James Mackintosh

【OR  商业新媒体】

网络泡沫破灭正在我们的眼皮底下重演?这种说法似乎挺怪,但1999年末至2000年上半年投机由盛及衰,这与过去九个月清洁能源、电动汽车、大麻类股和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等新潮领域的种种情形有着明显的相似之处。

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对那些较晚加入这轮狂欢的投资者来说不是好兆头。以特斯拉(Tesla Inc., TSLA)为首的热门股已经从今年高点下跌了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但我们有理由希望,与世纪之交的网络泡沫破裂不同,上述这些股票的低迷势头不会蔓延到市场其他部分。



两者的相似之处不但体现在市场表现上,也体现在投资者行为方面。1999年末人们担心错过网络股牛市,在这种情绪推动下,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从1999年9月底水平飙涨83%,于2000年3月触及最高点。同样,从去年9月到今年高点,景顺(Invesco)的太阳能交易所交易基金(ETF)跃升88%,贝莱德(BlackRock Inc., BLK)的全球清洁能源ETF急升81%,Ark的创新ETF飙涨70%。

当年领跑的大型高估股票思科系统(Cisco Systems Inc., CSCO, 简称:思科)飙涨了133%;而如今为首的高估值股票特斯拉从去年9月水平到峰值累计上涨了110%。当年纯网络公司板块市值大约增长了两倍,就像这次的大麻板块一样。

甚至两个年头当中的各个时点也颇为相似,今年2月和3月新潮板块达到了顶峰,而2000年时网络公司的高点是在当年3月10日达到的。泡沫破灭直到6月中旬——也就是现在,两者表现如出一辙:本轮下跌跌去了泡沫时期水平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2000年纳斯达克指数也跌去了四分之一(思科撑得稍久一点)。

交易行为也有相似之处。1999年底,踏空的恐惧驱使对互联网公司持怀疑态度的人士(包括机构投资者和坚持不买的对冲基金)无论如何都要买入,而短线交易者则推动了互联网IPO的首日超高涨幅。

2020年第四季度的大事件包括,特斯拉在被纳入标普500指数后终于受到投资者重视;许多大机构迫于展示其环保资质的压力,必须持有太阳能和清洁能源相关投资,无论其价格如何;SPAC占据了与2000年IPO狂潮同样的位置,成为向没有盈利的初创公司输送资金的一种方式。

回顾过去,在笔者对互联网泡沫的记忆中,在纳斯达克繁荣和萧条的最后几个月里,标准普尔500指数的表现可没有这么无趣。到2000年6月中旬,标普500指数从3月的高点仅下降了4%。这与今天并没有什么不同,尽管热门股票崩盘,但标普指数仍不断创下新高。

2000年时,人们很容易认为,从疯狂的成长股向稳定且低估值工业股和其他被忽视的价值股的板块轮动会使大盘免受冲击。事实也确实如此,不过只持续了一段时间。标普500指数在六个月后几乎达到了2000年3月的高点,之后形势变得明朗,纳斯达克繁荣的结束也在使经济放缓。到2002年触及低点时,标普500指数几乎腰斩。

有充分的理由认为,这一次大盘可能不会随着曾经飙涨的类股走低而被拖累。事实上,标普500指数当前估值与2000年时不相上下,根据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该指数预期市盈率为21.2倍,2000年6月时为22.6倍。而且,我们再次很容易相信从成长股向价值股的轮动。

不过,清洁能源、电动汽车和大麻股价格暴跌,甚至是比特币价格减半,对消费者钱包的冲击都要比互联网泡沫破裂带来的打击小得多,因为这次的泡沫范围没有那么大。2000年,纳斯达克的泡沫达到巅峰时市值约为标普500指数市值的一半,而即使加上特斯拉,过去九个月高估值类股的市值也远远达不到这个水平。

与互联网泡沫时期相比,此轮市场涨跌行情中所筹资金和投入也更少,而且相关公司雇佣的员工也更少。如果在股价下挫的背景下,这些公司发生倒闭,它们对经济的影响可能会更小。在此轮泡沫股行情中,投资于想象中的“新经济”的大公司数量也减少了,而在这些大公司已投资的领域,比如向电动汽车的转型,即使股东撤出,这些大公司很可能也会出于其他原因而继续投资。

这一次美国国债也为股市提供了更多支持。2000年时,对美国股市感到担心的投资者可从10年期美国国债中获得近7%的收益率,这使得改投美国国债变得颇具吸引力,尤其是在对标普指数成分股公司每股收益的平均预期与股价之比只有4%的情况下。这一次,标普指数的盈利率和上一次类似,但10年期美国国债现在的收益率却只有1.5%。

当然,美国经济和股市现在都面临其他威胁,但笔者认为,过去九个月互联网泡沫的重现只是美股2009年之后此轮牛市中数次出现又消失的另一波微小泡沫,不过规模要比其他泡沫更大一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