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国总统拜登访欧之后,美国和欧盟打算在科技监管、工业发展和双边贸易领域加强合作,旨在帮助西方盟友在开发和保护关键和新兴技术方面更好地与中国和俄罗斯竞争。


玛格丽特 ·维斯塔格已是欧盟的最高反垄断执法者。

Daniel Michaels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访欧之后,美国和欧盟打算在科技监管、工业发展和双边贸易领域加强合作,以帮助西方盟友在开发并保护关键和新兴技术方面更好地与中国和俄罗斯竞争。

美国和欧盟周二宣布将成立一个新的高级别贸易和科技委员会(Trade and Technology Council, 简称TTC),该委员会对双方加强合作至关重要。TCC的目标是促进美国和欧盟内部和之间的创新和投资,加强供应链,避免不必要的贸易壁垒,此外还有其他使命。

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玛格丽特 · 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在接受采访时说:“结盟的可能性出现了。”

美国和欧盟对该委员会官员的任命显示出双方都寄予了厚望。美方将由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商务部长雷蒙多(Gina Raimondo)和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担任联合主席。欧盟方面将由欧盟最高竞争和数字政策官员维斯塔格和负责贸易事务的执行副主席瓦尔迪斯 · 东布罗夫斯基斯(Valdis Dombrovskis)共同担任主席。

作为欧盟的最高反垄断执法者,维斯塔格针对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谷歌母公司Alphabet Inc. (GOOG)和Facebook Inc. (FB)等美国科技巨头的案件让她备受瞩目。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和特朗普(Donald J. Trump)都曾表示,她的政策不公平地针对美国公司。

维斯塔格曾表示,她的工作不单独针对任何国别。她称,该委员会将使欧盟和美国能专注于合作。TTC定于秋季举行第一次会议,将下设很多工作小组。双方都强调,他们将在各自的法律体系内保持监管自主权。

在正式公布的TTC官方职权范围中没有明确说明的是,这些世界上最大的自由民主国家希望更紧密地团结在一起,应对中国、俄罗斯以及其他国际影响力与日俱增的专制国家。拜登欧洲之行为期一周,其重点是寻求强化与西方盟友之间关系,团结起来应对对手。

新冠疫情已经让西方经济体制造基地的弱点暴露出来,导致从医用口罩到微芯片等诸多重要商品的短缺。特朗普曾多次批评欧洲的经济、安全和防务政策,令美欧关系变得紧张。

拜登采取了相反的路线,寻求美欧的相互妥协与合作。美国与欧盟周二同意暂时搁置由喷气式客机制造商波音公司(Boeing Co., BA)和空中客车(Airbus SE, EADSY)所获补贴引发的一场持续17年的贸易争端——这是世界贸易组织(WTO)历史上耗时最长、代价最大的纷争。

维斯塔格表示,该贸易协议显示了跨大西洋合作产生实际、具体成果的潜力。

维斯塔格说,微芯片可能会成为美国与欧盟之间合作的一个早期侧重点,可能是通过TTC进行合作。欧盟最近宣布了将其在全球芯片制造领域的份额从10%提高到20%的目标,并承诺为此项行动提供逾1,500亿美元资金——这些钱可能来自新冠疫情纾困资金。

美国参议院最近通过了一项法案,拨款520亿美元支持国内芯片制造和研发。该法案还需在众议院获得通过,再由拜登签署才能成为法律。

美国和欧盟都希望加强本土芯片制造,以应对新冠疫情暴露出来的供应链弱点并对抗中国。中国政府已将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目标,国有和民营部门正投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用于国内芯片制造,不过,并非所有的努力都取得了成功,中国公司仍远落后于台湾、韩国和美国同行。

支持国家资助芯片项目的人士称,有必要创造与一些亚洲国家对等的竞争环境,这些亚洲国家过去几十年依靠大规模激励措施发展国内产业,改变了20世纪90年代曾由美国和欧洲主导过的芯片行业的格局。近年来,建设最先进芯片制造厂的成本也已飙升至约200亿美元。

维斯塔格谈到美国和欧盟时说:“显然,双方都有重要的优势。”她表示:“我认为现在说会有什么结果还有点为时过早,但显然,合作潜力已是有目共睹。”

TTC还将寻求统一有关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监管和标准的政策。中国已将参与国际标准的制定作为一项国家要务,特别是在尚未建立规范的新兴技术领域。

人工智能以及生物特征识别和语音识别等相关技术提出了更多传统技术未遇到过的伦理问题,在这些领域中,西方和专制国家在隐私和人权问题上存在根本性差异。

维斯塔格说:“我真的希望,作为民主国家,当涉及到标准制定时,我们能够就一些基本原则达成一致。”她表示:“当我们说民主国家可以在民主价值观的基础上履行承诺时,我们是真心实意的。现在我们有可能展现这一点。”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美欧将加强新兴技术合作以对抗中俄

发布日期:2021-06-18 09:25
摘要:美国总统拜登访欧之后,美国和欧盟打算在科技监管、工业发展和双边贸易领域加强合作,旨在帮助西方盟友在开发和保护关键和新兴技术方面更好地与中国和俄罗斯竞争。


玛格丽特 ·维斯塔格已是欧盟的最高反垄断执法者。

Daniel Michaels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访欧之后,美国和欧盟打算在科技监管、工业发展和双边贸易领域加强合作,以帮助西方盟友在开发并保护关键和新兴技术方面更好地与中国和俄罗斯竞争。

美国和欧盟周二宣布将成立一个新的高级别贸易和科技委员会(Trade and Technology Council, 简称TTC),该委员会对双方加强合作至关重要。TCC的目标是促进美国和欧盟内部和之间的创新和投资,加强供应链,避免不必要的贸易壁垒,此外还有其他使命。

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玛格丽特 · 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在接受采访时说:“结盟的可能性出现了。”

美国和欧盟对该委员会官员的任命显示出双方都寄予了厚望。美方将由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商务部长雷蒙多(Gina Raimondo)和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担任联合主席。欧盟方面将由欧盟最高竞争和数字政策官员维斯塔格和负责贸易事务的执行副主席瓦尔迪斯 · 东布罗夫斯基斯(Valdis Dombrovskis)共同担任主席。

作为欧盟的最高反垄断执法者,维斯塔格针对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谷歌母公司Alphabet Inc. (GOOG)和Facebook Inc. (FB)等美国科技巨头的案件让她备受瞩目。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和特朗普(Donald J. Trump)都曾表示,她的政策不公平地针对美国公司。

维斯塔格曾表示,她的工作不单独针对任何国别。她称,该委员会将使欧盟和美国能专注于合作。TTC定于秋季举行第一次会议,将下设很多工作小组。双方都强调,他们将在各自的法律体系内保持监管自主权。

在正式公布的TTC官方职权范围中没有明确说明的是,这些世界上最大的自由民主国家希望更紧密地团结在一起,应对中国、俄罗斯以及其他国际影响力与日俱增的专制国家。拜登欧洲之行为期一周,其重点是寻求强化与西方盟友之间关系,团结起来应对对手。

新冠疫情已经让西方经济体制造基地的弱点暴露出来,导致从医用口罩到微芯片等诸多重要商品的短缺。特朗普曾多次批评欧洲的经济、安全和防务政策,令美欧关系变得紧张。

拜登采取了相反的路线,寻求美欧的相互妥协与合作。美国与欧盟周二同意暂时搁置由喷气式客机制造商波音公司(Boeing Co., BA)和空中客车(Airbus SE, EADSY)所获补贴引发的一场持续17年的贸易争端——这是世界贸易组织(WTO)历史上耗时最长、代价最大的纷争。

维斯塔格表示,该贸易协议显示了跨大西洋合作产生实际、具体成果的潜力。

维斯塔格说,微芯片可能会成为美国与欧盟之间合作的一个早期侧重点,可能是通过TTC进行合作。欧盟最近宣布了将其在全球芯片制造领域的份额从10%提高到20%的目标,并承诺为此项行动提供逾1,500亿美元资金——这些钱可能来自新冠疫情纾困资金。

美国参议院最近通过了一项法案,拨款520亿美元支持国内芯片制造和研发。该法案还需在众议院获得通过,再由拜登签署才能成为法律。

美国和欧盟都希望加强本土芯片制造,以应对新冠疫情暴露出来的供应链弱点并对抗中国。中国政府已将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目标,国有和民营部门正投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用于国内芯片制造,不过,并非所有的努力都取得了成功,中国公司仍远落后于台湾、韩国和美国同行。

支持国家资助芯片项目的人士称,有必要创造与一些亚洲国家对等的竞争环境,这些亚洲国家过去几十年依靠大规模激励措施发展国内产业,改变了20世纪90年代曾由美国和欧洲主导过的芯片行业的格局。近年来,建设最先进芯片制造厂的成本也已飙升至约200亿美元。

维斯塔格谈到美国和欧盟时说:“显然,双方都有重要的优势。”她表示:“我认为现在说会有什么结果还有点为时过早,但显然,合作潜力已是有目共睹。”

TTC还将寻求统一有关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监管和标准的政策。中国已将参与国际标准的制定作为一项国家要务,特别是在尚未建立规范的新兴技术领域。

人工智能以及生物特征识别和语音识别等相关技术提出了更多传统技术未遇到过的伦理问题,在这些领域中,西方和专制国家在隐私和人权问题上存在根本性差异。

维斯塔格说:“我真的希望,作为民主国家,当涉及到标准制定时,我们能够就一些基本原则达成一致。”她表示:“当我们说民主国家可以在民主价值观的基础上履行承诺时,我们是真心实意的。现在我们有可能展现这一点。”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美国总统拜登访欧之后,美国和欧盟打算在科技监管、工业发展和双边贸易领域加强合作,旨在帮助西方盟友在开发和保护关键和新兴技术方面更好地与中国和俄罗斯竞争。


玛格丽特 ·维斯塔格已是欧盟的最高反垄断执法者。

Daniel Michaels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访欧之后,美国和欧盟打算在科技监管、工业发展和双边贸易领域加强合作,以帮助西方盟友在开发并保护关键和新兴技术方面更好地与中国和俄罗斯竞争。

美国和欧盟周二宣布将成立一个新的高级别贸易和科技委员会(Trade and Technology Council, 简称TTC),该委员会对双方加强合作至关重要。TCC的目标是促进美国和欧盟内部和之间的创新和投资,加强供应链,避免不必要的贸易壁垒,此外还有其他使命。

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玛格丽特 · 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在接受采访时说:“结盟的可能性出现了。”

美国和欧盟对该委员会官员的任命显示出双方都寄予了厚望。美方将由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商务部长雷蒙多(Gina Raimondo)和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担任联合主席。欧盟方面将由欧盟最高竞争和数字政策官员维斯塔格和负责贸易事务的执行副主席瓦尔迪斯 · 东布罗夫斯基斯(Valdis Dombrovskis)共同担任主席。

作为欧盟的最高反垄断执法者,维斯塔格针对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谷歌母公司Alphabet Inc. (GOOG)和Facebook Inc. (FB)等美国科技巨头的案件让她备受瞩目。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和特朗普(Donald J. Trump)都曾表示,她的政策不公平地针对美国公司。

维斯塔格曾表示,她的工作不单独针对任何国别。她称,该委员会将使欧盟和美国能专注于合作。TTC定于秋季举行第一次会议,将下设很多工作小组。双方都强调,他们将在各自的法律体系内保持监管自主权。

在正式公布的TTC官方职权范围中没有明确说明的是,这些世界上最大的自由民主国家希望更紧密地团结在一起,应对中国、俄罗斯以及其他国际影响力与日俱增的专制国家。拜登欧洲之行为期一周,其重点是寻求强化与西方盟友之间关系,团结起来应对对手。

新冠疫情已经让西方经济体制造基地的弱点暴露出来,导致从医用口罩到微芯片等诸多重要商品的短缺。特朗普曾多次批评欧洲的经济、安全和防务政策,令美欧关系变得紧张。

拜登采取了相反的路线,寻求美欧的相互妥协与合作。美国与欧盟周二同意暂时搁置由喷气式客机制造商波音公司(Boeing Co., BA)和空中客车(Airbus SE, EADSY)所获补贴引发的一场持续17年的贸易争端——这是世界贸易组织(WTO)历史上耗时最长、代价最大的纷争。

维斯塔格表示,该贸易协议显示了跨大西洋合作产生实际、具体成果的潜力。

维斯塔格说,微芯片可能会成为美国与欧盟之间合作的一个早期侧重点,可能是通过TTC进行合作。欧盟最近宣布了将其在全球芯片制造领域的份额从10%提高到20%的目标,并承诺为此项行动提供逾1,500亿美元资金——这些钱可能来自新冠疫情纾困资金。

美国参议院最近通过了一项法案,拨款520亿美元支持国内芯片制造和研发。该法案还需在众议院获得通过,再由拜登签署才能成为法律。

美国和欧盟都希望加强本土芯片制造,以应对新冠疫情暴露出来的供应链弱点并对抗中国。中国政府已将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目标,国有和民营部门正投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用于国内芯片制造,不过,并非所有的努力都取得了成功,中国公司仍远落后于台湾、韩国和美国同行。

支持国家资助芯片项目的人士称,有必要创造与一些亚洲国家对等的竞争环境,这些亚洲国家过去几十年依靠大规模激励措施发展国内产业,改变了20世纪90年代曾由美国和欧洲主导过的芯片行业的格局。近年来,建设最先进芯片制造厂的成本也已飙升至约200亿美元。

维斯塔格谈到美国和欧盟时说:“显然,双方都有重要的优势。”她表示:“我认为现在说会有什么结果还有点为时过早,但显然,合作潜力已是有目共睹。”

TTC还将寻求统一有关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监管和标准的政策。中国已将参与国际标准的制定作为一项国家要务,特别是在尚未建立规范的新兴技术领域。

人工智能以及生物特征识别和语音识别等相关技术提出了更多传统技术未遇到过的伦理问题,在这些领域中,西方和专制国家在隐私和人权问题上存在根本性差异。

维斯塔格说:“我真的希望,作为民主国家,当涉及到标准制定时,我们能够就一些基本原则达成一致。”她表示:“当我们说民主国家可以在民主价值观的基础上履行承诺时,我们是真心实意的。现在我们有可能展现这一点。”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美欧将加强新兴技术合作以对抗中俄

发布日期:2021-06-18 09:25
摘要:美国总统拜登访欧之后,美国和欧盟打算在科技监管、工业发展和双边贸易领域加强合作,旨在帮助西方盟友在开发和保护关键和新兴技术方面更好地与中国和俄罗斯竞争。


玛格丽特 ·维斯塔格已是欧盟的最高反垄断执法者。

Daniel Michaels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访欧之后,美国和欧盟打算在科技监管、工业发展和双边贸易领域加强合作,以帮助西方盟友在开发并保护关键和新兴技术方面更好地与中国和俄罗斯竞争。

美国和欧盟周二宣布将成立一个新的高级别贸易和科技委员会(Trade and Technology Council, 简称TTC),该委员会对双方加强合作至关重要。TCC的目标是促进美国和欧盟内部和之间的创新和投资,加强供应链,避免不必要的贸易壁垒,此外还有其他使命。

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玛格丽特 · 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在接受采访时说:“结盟的可能性出现了。”

美国和欧盟对该委员会官员的任命显示出双方都寄予了厚望。美方将由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商务部长雷蒙多(Gina Raimondo)和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担任联合主席。欧盟方面将由欧盟最高竞争和数字政策官员维斯塔格和负责贸易事务的执行副主席瓦尔迪斯 · 东布罗夫斯基斯(Valdis Dombrovskis)共同担任主席。

作为欧盟的最高反垄断执法者,维斯塔格针对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谷歌母公司Alphabet Inc. (GOOG)和Facebook Inc. (FB)等美国科技巨头的案件让她备受瞩目。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和特朗普(Donald J. Trump)都曾表示,她的政策不公平地针对美国公司。

维斯塔格曾表示,她的工作不单独针对任何国别。她称,该委员会将使欧盟和美国能专注于合作。TTC定于秋季举行第一次会议,将下设很多工作小组。双方都强调,他们将在各自的法律体系内保持监管自主权。

在正式公布的TTC官方职权范围中没有明确说明的是,这些世界上最大的自由民主国家希望更紧密地团结在一起,应对中国、俄罗斯以及其他国际影响力与日俱增的专制国家。拜登欧洲之行为期一周,其重点是寻求强化与西方盟友之间关系,团结起来应对对手。

新冠疫情已经让西方经济体制造基地的弱点暴露出来,导致从医用口罩到微芯片等诸多重要商品的短缺。特朗普曾多次批评欧洲的经济、安全和防务政策,令美欧关系变得紧张。

拜登采取了相反的路线,寻求美欧的相互妥协与合作。美国与欧盟周二同意暂时搁置由喷气式客机制造商波音公司(Boeing Co., BA)和空中客车(Airbus SE, EADSY)所获补贴引发的一场持续17年的贸易争端——这是世界贸易组织(WTO)历史上耗时最长、代价最大的纷争。

维斯塔格表示,该贸易协议显示了跨大西洋合作产生实际、具体成果的潜力。

维斯塔格说,微芯片可能会成为美国与欧盟之间合作的一个早期侧重点,可能是通过TTC进行合作。欧盟最近宣布了将其在全球芯片制造领域的份额从10%提高到20%的目标,并承诺为此项行动提供逾1,500亿美元资金——这些钱可能来自新冠疫情纾困资金。

美国参议院最近通过了一项法案,拨款520亿美元支持国内芯片制造和研发。该法案还需在众议院获得通过,再由拜登签署才能成为法律。

美国和欧盟都希望加强本土芯片制造,以应对新冠疫情暴露出来的供应链弱点并对抗中国。中国政府已将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目标,国有和民营部门正投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用于国内芯片制造,不过,并非所有的努力都取得了成功,中国公司仍远落后于台湾、韩国和美国同行。

支持国家资助芯片项目的人士称,有必要创造与一些亚洲国家对等的竞争环境,这些亚洲国家过去几十年依靠大规模激励措施发展国内产业,改变了20世纪90年代曾由美国和欧洲主导过的芯片行业的格局。近年来,建设最先进芯片制造厂的成本也已飙升至约200亿美元。

维斯塔格谈到美国和欧盟时说:“显然,双方都有重要的优势。”她表示:“我认为现在说会有什么结果还有点为时过早,但显然,合作潜力已是有目共睹。”

TTC还将寻求统一有关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监管和标准的政策。中国已将参与国际标准的制定作为一项国家要务,特别是在尚未建立规范的新兴技术领域。

人工智能以及生物特征识别和语音识别等相关技术提出了更多传统技术未遇到过的伦理问题,在这些领域中,西方和专制国家在隐私和人权问题上存在根本性差异。

维斯塔格说:“我真的希望,作为民主国家,当涉及到标准制定时,我们能够就一些基本原则达成一致。”她表示:“当我们说民主国家可以在民主价值观的基础上履行承诺时,我们是真心实意的。现在我们有可能展现这一点。”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