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当衡水模式让县里的孩子、镇里的孩子、村里的孩子,能够和省城的孩子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时,这种模式注定在舆论场中不会讨好。



刘远举

【OR  商业新媒体】

“我就是一只来自乡下的‘土猪’,也要立志去拱了大城市里的白菜“。衡水中学学生张锡锋的演讲火了。

他可能只是比喻失当,或者真这么想;他以后可能不再这么想,或者真这么去做;他可能怀着报复心态,或者只是为了演讲效果。但他个人到底怎样,其实并不重要。真正关键的是背后的真问题

他的出名引发了对衡水中学的批判,在大多数人的观点中,衡水中学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人间地狱,压制人性,推动内卷,是一切问题的根源。

一、衡水模式的两个部分

衡水中学模式,分为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军事管理、规训。衡水中学模式的另一部分,则是掐尖,跨区招生。这两部分不能混同起来说。

军事化管理、严格的作息,迫使衡水模式下的每个人都如此。然后连带其他学校的高中生,也的如此来应对。但最终,一省的升学名额并不会增加。这的确符合经典意义上的内卷概念。

但是,衡水中学跨区招生、掐尖这一部分,却会导致考上大学的学生的户籍结构的改变。这意味着一省之内考生生源户籍结构的重新分配。

我们当然要反对衡水模式的前一部分,但对于衡水模式的后一部分,却要仔细分析背后的利益得失,公平与合理性,然后,才能小心翼翼的保留好的一部分,而剔除坏的一部分。

二、掐尖模式,是城市化的大势所趋。

近年来一些县里的高中,高考成绩呈下滑趋势。与此同时,一些好的中学,跨市、跨区吸引优秀学生与优秀老师。对老师而言,去更好的学校,更能实现自我价值,也更能出成绩。而且年轻人也更愿意在城市工作。正如媒体报道,县里中学更高的工资都不能吸引他们。人才的流失,必然造成教学质量的下降。

对学生而言,高中学习,需要更好的老师,需要一群和自己差不多的人在一起学。而且,优秀的高中生,有足够的自控能力,可以住读,成本也不高。优秀高中的校风校纪,也能保障安全。这就为聚集打好了基础。

竞争的优势者产生虹吸效应,进一步促使优秀师资和生源越来越向个别最优秀的高中集中。正反馈不断循环。在一个省或市内,高中教育布局就形成了“金字塔”形态。

其实,这只是城市化聚集趋势在教育领域的体现。

教育是一种生产出来的服务,符合经济规律,即聚集可以产生规模效应,生产出更好、更便宜的教育服务。城市具有规模效应,好的教育资源向中心城市聚集,是一个趋势。形成超级中学是城市化的一种表现形式。

有人说,学校的聚集,使得“一所学校挺出来,就有一批学校倒下去”。实际上,何止如此,一个区域中心城市崛起,就有一批县城凋零。这也是大势所趋。

近日,全国政协委员、陕西省政协副主席李冬玉认为,撤并小县条件已经成熟,她在两会上建议优化县级行政区划,推进小县合并试点,对人口规模低于10万人的小县先行合并试点。所以,一个县都保不住,更何况一个县的中学。在一个县都衰落下去的同时,试图把这个县的高中学的教学质量,提升到和市里,和省里较好的中学一个档次,是不现实的,违背规律的。

但是县城乃至县中的衰落并不是一件坏事,这意味着更多的人去到城市过上了更好的生活,更多的学生,可以去到更好的高中,获得更好的教育服务。

这就是衡水模式掐尖具有如此强大的生命力,竞争力的原因。

三,反对掐尖:禁止跨区招生

面对衡水的竞争,或者说城市化聚集的大趋势。很多地方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禁止跨区招生。实际上,石家庄、承德、廊坊、邯郸、邢台等多地教育部门都曾出台措施限制衡水民办高中在当地的招生。当下也有很多人建议,从全国层面,严禁高中学校各种形式的跨规定区域招生行为。

这么做的理由冠冕堂皇,为了教育公平,为了县域孩子的利益。

的确,衡水模式下的超级高中,汲取了好的老师与学生后,会造成同省内其他县、区的本科率下降,因为好学生的升学,被计入了好高中所在的地区。

但是,公平是对人而言的,不是对地区而言的。本县学生,本县子弟跨区读高中,考上大学、名校,难道他们就不再是本地的孩子了吗?他们进入本省最好的高中,获得全省最好水平的教育服务,考得更好,对他们户籍所在的地区哪里有什么不公平的呢?

如果没有这些学校,禁止他们跨区考,他们只能在县里读高中,限于师资条件限制,他们无法发挥自己的全部天赋,无法达到自己本该达到的成绩,在高考中,比不过在城市里高中上学的学生。

所以,这不但没有降低公平,反而实现了更大的公平。这种禁止,打着公平的旗号,其实真正关心的,不是教育公平,不是当地优秀学生的利益,而是当地中学的升学率,是当地的政绩。

这些禁止,本质上都是以户籍为基础的,对这些初三学生实行更严厉的户籍制度。户籍制度的坏处,城市化的大势所趋,人口集中现象,都是当下经济现象中非常清晰呈现出来的道理,为什么到了教育领域,就完全抛弃这些基本道理了呢?高中教育不是义务教育,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不能动,没办法跨县住读,但到了高中,这都不是问题,那么人去接近好的教育资源,这更合理也更高效。

四,高考名额下县?

我们知道,在城市化聚集的大潮之下,经济落后的县域地区,经济、人口不可能赶得上来,反而注定会进一步拉开差距,这就意味着,学校在招聘老师上面,始终会落后区域中心城市,教学质量的差异也注定会越来越大。仅仅依靠限制学生,是不可能提升其升学率的。那么,如果限制衡水模式,限制一省之内跨省招生,一个合乎逻辑的结果就是,把高考的招生名额也分配到县里。这会立竿见影的提升县域中学的吸引力,消灭掉衡水模式。

这个办法已有先例。

上海最近改革了高中的招生方式。今年3月,上海公布了《上海市高中阶段学校招生录取改革实施办法》,把优质高中的招生名额,根据科学、均衡的分配方法,分配到上海每一所不挑生源的初中。也就是说,在一个不那么好的初中,即便应试能力、综合能力低于好的初中的学生,由于名额分配到校,也可以上好高中。

可以这样说,新政策就是帮助那些有天赋,但没钱买学区房,没进好小学,进了不太好的初中的孩子。这些孩子,由于所在初中是是不挑生源的,生源一般,老师要照顾大多数,教的东西不难,也没怎么教应试技巧,所以,他们考不过好高中的孩子。但现在,在上海的政策下,只要能达到本校的前几名,就能上好高中。

这个制度还能釜底抽薪的减负。对学情非常了解的网友在上海本地论坛吐槽:“浦东某中学某年只有8人有资格中考,但按照新规可以分到5个市重点到校名额。8人中考,5个市重点名额,可以上热搜了。”所以,家长可能就会不选择尖子扎堆的学校,而改为选择一般的初中。初中升学的压力消失了,自然没必要在小学阶段加码了,负担就能真正减下来了。

显然,禁止跨区考高中的同时,再把高考名额按报考人数分配到县里。经济差、师资弱的地方,也有名额,学生自然不用费尽心思去到衡水这样的学校读了。因为衡水这样的学校,虽然教学质量高,但尖子生也多,不如就在自己家乡,大家都弱一些,最终考上的机会仍然是一样的。即便这个时候不禁止跨区考,初三学生的考虑也是多方面的了,就像上海的小学生一样,不一定要选最好的中学。

显然,这个办法可以立竿见影的消灭衡水模式。但是,为什么没人提呢?这就是舆论中隐藏着的中国社会阶层之间残酷的一面。

五、残酷的隐秘角落

当限制了好的中学,特别是以商业化为驱动的好的中学,掐尖之后,经济较差、学校较差的地区的学生,就被限制在了当地。这个时候,由于师资差,他们与大城市里,或者好学校里的高中生的差距进一步拉大了。所以,这种呼吁,受益者是一省大城市内的高中生,而一般来说,这些身在城市的家长,从阶层组成上来说,在网上有更大的舆论能力。

这个硬币的另一面,那些县城、乡村的家长,没有社交媒体上的话语权,所以,当很多人建议禁止跨区招生,直接为了县教育局长的政绩,而封堵了他们孩子的路之后,网上几乎没有反对声音,反而是赞同之声。

反过来说,当衡水模式使得县里的孩子,镇里的孩子,村里的孩子,能够和省城的孩子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时。这种模式,注定在中国舆论中不会讨好。

于是就这样,一步一步的,冠冕堂皇的,县镇乡村的高中学生,又陷入更不利的状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声讨衡水模式背后的阶层话语权碾压

发布日期:2021-06-18 08:10
摘要:当衡水模式让县里的孩子、镇里的孩子、村里的孩子,能够和省城的孩子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时,这种模式注定在舆论场中不会讨好。



刘远举

【OR  商业新媒体】

“我就是一只来自乡下的‘土猪’,也要立志去拱了大城市里的白菜“。衡水中学学生张锡锋的演讲火了。

他可能只是比喻失当,或者真这么想;他以后可能不再这么想,或者真这么去做;他可能怀着报复心态,或者只是为了演讲效果。但他个人到底怎样,其实并不重要。真正关键的是背后的真问题

他的出名引发了对衡水中学的批判,在大多数人的观点中,衡水中学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人间地狱,压制人性,推动内卷,是一切问题的根源。

一、衡水模式的两个部分

衡水中学模式,分为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军事管理、规训。衡水中学模式的另一部分,则是掐尖,跨区招生。这两部分不能混同起来说。

军事化管理、严格的作息,迫使衡水模式下的每个人都如此。然后连带其他学校的高中生,也的如此来应对。但最终,一省的升学名额并不会增加。这的确符合经典意义上的内卷概念。

但是,衡水中学跨区招生、掐尖这一部分,却会导致考上大学的学生的户籍结构的改变。这意味着一省之内考生生源户籍结构的重新分配。

我们当然要反对衡水模式的前一部分,但对于衡水模式的后一部分,却要仔细分析背后的利益得失,公平与合理性,然后,才能小心翼翼的保留好的一部分,而剔除坏的一部分。

二、掐尖模式,是城市化的大势所趋。

近年来一些县里的高中,高考成绩呈下滑趋势。与此同时,一些好的中学,跨市、跨区吸引优秀学生与优秀老师。对老师而言,去更好的学校,更能实现自我价值,也更能出成绩。而且年轻人也更愿意在城市工作。正如媒体报道,县里中学更高的工资都不能吸引他们。人才的流失,必然造成教学质量的下降。

对学生而言,高中学习,需要更好的老师,需要一群和自己差不多的人在一起学。而且,优秀的高中生,有足够的自控能力,可以住读,成本也不高。优秀高中的校风校纪,也能保障安全。这就为聚集打好了基础。

竞争的优势者产生虹吸效应,进一步促使优秀师资和生源越来越向个别最优秀的高中集中。正反馈不断循环。在一个省或市内,高中教育布局就形成了“金字塔”形态。

其实,这只是城市化聚集趋势在教育领域的体现。

教育是一种生产出来的服务,符合经济规律,即聚集可以产生规模效应,生产出更好、更便宜的教育服务。城市具有规模效应,好的教育资源向中心城市聚集,是一个趋势。形成超级中学是城市化的一种表现形式。

有人说,学校的聚集,使得“一所学校挺出来,就有一批学校倒下去”。实际上,何止如此,一个区域中心城市崛起,就有一批县城凋零。这也是大势所趋。

近日,全国政协委员、陕西省政协副主席李冬玉认为,撤并小县条件已经成熟,她在两会上建议优化县级行政区划,推进小县合并试点,对人口规模低于10万人的小县先行合并试点。所以,一个县都保不住,更何况一个县的中学。在一个县都衰落下去的同时,试图把这个县的高中学的教学质量,提升到和市里,和省里较好的中学一个档次,是不现实的,违背规律的。

但是县城乃至县中的衰落并不是一件坏事,这意味着更多的人去到城市过上了更好的生活,更多的学生,可以去到更好的高中,获得更好的教育服务。

这就是衡水模式掐尖具有如此强大的生命力,竞争力的原因。

三,反对掐尖:禁止跨区招生

面对衡水的竞争,或者说城市化聚集的大趋势。很多地方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禁止跨区招生。实际上,石家庄、承德、廊坊、邯郸、邢台等多地教育部门都曾出台措施限制衡水民办高中在当地的招生。当下也有很多人建议,从全国层面,严禁高中学校各种形式的跨规定区域招生行为。

这么做的理由冠冕堂皇,为了教育公平,为了县域孩子的利益。

的确,衡水模式下的超级高中,汲取了好的老师与学生后,会造成同省内其他县、区的本科率下降,因为好学生的升学,被计入了好高中所在的地区。

但是,公平是对人而言的,不是对地区而言的。本县学生,本县子弟跨区读高中,考上大学、名校,难道他们就不再是本地的孩子了吗?他们进入本省最好的高中,获得全省最好水平的教育服务,考得更好,对他们户籍所在的地区哪里有什么不公平的呢?

如果没有这些学校,禁止他们跨区考,他们只能在县里读高中,限于师资条件限制,他们无法发挥自己的全部天赋,无法达到自己本该达到的成绩,在高考中,比不过在城市里高中上学的学生。

所以,这不但没有降低公平,反而实现了更大的公平。这种禁止,打着公平的旗号,其实真正关心的,不是教育公平,不是当地优秀学生的利益,而是当地中学的升学率,是当地的政绩。

这些禁止,本质上都是以户籍为基础的,对这些初三学生实行更严厉的户籍制度。户籍制度的坏处,城市化的大势所趋,人口集中现象,都是当下经济现象中非常清晰呈现出来的道理,为什么到了教育领域,就完全抛弃这些基本道理了呢?高中教育不是义务教育,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不能动,没办法跨县住读,但到了高中,这都不是问题,那么人去接近好的教育资源,这更合理也更高效。

四,高考名额下县?

我们知道,在城市化聚集的大潮之下,经济落后的县域地区,经济、人口不可能赶得上来,反而注定会进一步拉开差距,这就意味着,学校在招聘老师上面,始终会落后区域中心城市,教学质量的差异也注定会越来越大。仅仅依靠限制学生,是不可能提升其升学率的。那么,如果限制衡水模式,限制一省之内跨省招生,一个合乎逻辑的结果就是,把高考的招生名额也分配到县里。这会立竿见影的提升县域中学的吸引力,消灭掉衡水模式。

这个办法已有先例。

上海最近改革了高中的招生方式。今年3月,上海公布了《上海市高中阶段学校招生录取改革实施办法》,把优质高中的招生名额,根据科学、均衡的分配方法,分配到上海每一所不挑生源的初中。也就是说,在一个不那么好的初中,即便应试能力、综合能力低于好的初中的学生,由于名额分配到校,也可以上好高中。

可以这样说,新政策就是帮助那些有天赋,但没钱买学区房,没进好小学,进了不太好的初中的孩子。这些孩子,由于所在初中是是不挑生源的,生源一般,老师要照顾大多数,教的东西不难,也没怎么教应试技巧,所以,他们考不过好高中的孩子。但现在,在上海的政策下,只要能达到本校的前几名,就能上好高中。

这个制度还能釜底抽薪的减负。对学情非常了解的网友在上海本地论坛吐槽:“浦东某中学某年只有8人有资格中考,但按照新规可以分到5个市重点到校名额。8人中考,5个市重点名额,可以上热搜了。”所以,家长可能就会不选择尖子扎堆的学校,而改为选择一般的初中。初中升学的压力消失了,自然没必要在小学阶段加码了,负担就能真正减下来了。

显然,禁止跨区考高中的同时,再把高考名额按报考人数分配到县里。经济差、师资弱的地方,也有名额,学生自然不用费尽心思去到衡水这样的学校读了。因为衡水这样的学校,虽然教学质量高,但尖子生也多,不如就在自己家乡,大家都弱一些,最终考上的机会仍然是一样的。即便这个时候不禁止跨区考,初三学生的考虑也是多方面的了,就像上海的小学生一样,不一定要选最好的中学。

显然,这个办法可以立竿见影的消灭衡水模式。但是,为什么没人提呢?这就是舆论中隐藏着的中国社会阶层之间残酷的一面。

五、残酷的隐秘角落

当限制了好的中学,特别是以商业化为驱动的好的中学,掐尖之后,经济较差、学校较差的地区的学生,就被限制在了当地。这个时候,由于师资差,他们与大城市里,或者好学校里的高中生的差距进一步拉大了。所以,这种呼吁,受益者是一省大城市内的高中生,而一般来说,这些身在城市的家长,从阶层组成上来说,在网上有更大的舆论能力。

这个硬币的另一面,那些县城、乡村的家长,没有社交媒体上的话语权,所以,当很多人建议禁止跨区招生,直接为了县教育局长的政绩,而封堵了他们孩子的路之后,网上几乎没有反对声音,反而是赞同之声。

反过来说,当衡水模式使得县里的孩子,镇里的孩子,村里的孩子,能够和省城的孩子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时。这种模式,注定在中国舆论中不会讨好。

于是就这样,一步一步的,冠冕堂皇的,县镇乡村的高中学生,又陷入更不利的状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当衡水模式让县里的孩子、镇里的孩子、村里的孩子,能够和省城的孩子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时,这种模式注定在舆论场中不会讨好。



刘远举

【OR  商业新媒体】

“我就是一只来自乡下的‘土猪’,也要立志去拱了大城市里的白菜“。衡水中学学生张锡锋的演讲火了。

他可能只是比喻失当,或者真这么想;他以后可能不再这么想,或者真这么去做;他可能怀着报复心态,或者只是为了演讲效果。但他个人到底怎样,其实并不重要。真正关键的是背后的真问题

他的出名引发了对衡水中学的批判,在大多数人的观点中,衡水中学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人间地狱,压制人性,推动内卷,是一切问题的根源。

一、衡水模式的两个部分

衡水中学模式,分为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军事管理、规训。衡水中学模式的另一部分,则是掐尖,跨区招生。这两部分不能混同起来说。

军事化管理、严格的作息,迫使衡水模式下的每个人都如此。然后连带其他学校的高中生,也的如此来应对。但最终,一省的升学名额并不会增加。这的确符合经典意义上的内卷概念。

但是,衡水中学跨区招生、掐尖这一部分,却会导致考上大学的学生的户籍结构的改变。这意味着一省之内考生生源户籍结构的重新分配。

我们当然要反对衡水模式的前一部分,但对于衡水模式的后一部分,却要仔细分析背后的利益得失,公平与合理性,然后,才能小心翼翼的保留好的一部分,而剔除坏的一部分。

二、掐尖模式,是城市化的大势所趋。

近年来一些县里的高中,高考成绩呈下滑趋势。与此同时,一些好的中学,跨市、跨区吸引优秀学生与优秀老师。对老师而言,去更好的学校,更能实现自我价值,也更能出成绩。而且年轻人也更愿意在城市工作。正如媒体报道,县里中学更高的工资都不能吸引他们。人才的流失,必然造成教学质量的下降。

对学生而言,高中学习,需要更好的老师,需要一群和自己差不多的人在一起学。而且,优秀的高中生,有足够的自控能力,可以住读,成本也不高。优秀高中的校风校纪,也能保障安全。这就为聚集打好了基础。

竞争的优势者产生虹吸效应,进一步促使优秀师资和生源越来越向个别最优秀的高中集中。正反馈不断循环。在一个省或市内,高中教育布局就形成了“金字塔”形态。

其实,这只是城市化聚集趋势在教育领域的体现。

教育是一种生产出来的服务,符合经济规律,即聚集可以产生规模效应,生产出更好、更便宜的教育服务。城市具有规模效应,好的教育资源向中心城市聚集,是一个趋势。形成超级中学是城市化的一种表现形式。

有人说,学校的聚集,使得“一所学校挺出来,就有一批学校倒下去”。实际上,何止如此,一个区域中心城市崛起,就有一批县城凋零。这也是大势所趋。

近日,全国政协委员、陕西省政协副主席李冬玉认为,撤并小县条件已经成熟,她在两会上建议优化县级行政区划,推进小县合并试点,对人口规模低于10万人的小县先行合并试点。所以,一个县都保不住,更何况一个县的中学。在一个县都衰落下去的同时,试图把这个县的高中学的教学质量,提升到和市里,和省里较好的中学一个档次,是不现实的,违背规律的。

但是县城乃至县中的衰落并不是一件坏事,这意味着更多的人去到城市过上了更好的生活,更多的学生,可以去到更好的高中,获得更好的教育服务。

这就是衡水模式掐尖具有如此强大的生命力,竞争力的原因。

三,反对掐尖:禁止跨区招生

面对衡水的竞争,或者说城市化聚集的大趋势。很多地方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禁止跨区招生。实际上,石家庄、承德、廊坊、邯郸、邢台等多地教育部门都曾出台措施限制衡水民办高中在当地的招生。当下也有很多人建议,从全国层面,严禁高中学校各种形式的跨规定区域招生行为。

这么做的理由冠冕堂皇,为了教育公平,为了县域孩子的利益。

的确,衡水模式下的超级高中,汲取了好的老师与学生后,会造成同省内其他县、区的本科率下降,因为好学生的升学,被计入了好高中所在的地区。

但是,公平是对人而言的,不是对地区而言的。本县学生,本县子弟跨区读高中,考上大学、名校,难道他们就不再是本地的孩子了吗?他们进入本省最好的高中,获得全省最好水平的教育服务,考得更好,对他们户籍所在的地区哪里有什么不公平的呢?

如果没有这些学校,禁止他们跨区考,他们只能在县里读高中,限于师资条件限制,他们无法发挥自己的全部天赋,无法达到自己本该达到的成绩,在高考中,比不过在城市里高中上学的学生。

所以,这不但没有降低公平,反而实现了更大的公平。这种禁止,打着公平的旗号,其实真正关心的,不是教育公平,不是当地优秀学生的利益,而是当地中学的升学率,是当地的政绩。

这些禁止,本质上都是以户籍为基础的,对这些初三学生实行更严厉的户籍制度。户籍制度的坏处,城市化的大势所趋,人口集中现象,都是当下经济现象中非常清晰呈现出来的道理,为什么到了教育领域,就完全抛弃这些基本道理了呢?高中教育不是义务教育,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不能动,没办法跨县住读,但到了高中,这都不是问题,那么人去接近好的教育资源,这更合理也更高效。

四,高考名额下县?

我们知道,在城市化聚集的大潮之下,经济落后的县域地区,经济、人口不可能赶得上来,反而注定会进一步拉开差距,这就意味着,学校在招聘老师上面,始终会落后区域中心城市,教学质量的差异也注定会越来越大。仅仅依靠限制学生,是不可能提升其升学率的。那么,如果限制衡水模式,限制一省之内跨省招生,一个合乎逻辑的结果就是,把高考的招生名额也分配到县里。这会立竿见影的提升县域中学的吸引力,消灭掉衡水模式。

这个办法已有先例。

上海最近改革了高中的招生方式。今年3月,上海公布了《上海市高中阶段学校招生录取改革实施办法》,把优质高中的招生名额,根据科学、均衡的分配方法,分配到上海每一所不挑生源的初中。也就是说,在一个不那么好的初中,即便应试能力、综合能力低于好的初中的学生,由于名额分配到校,也可以上好高中。

可以这样说,新政策就是帮助那些有天赋,但没钱买学区房,没进好小学,进了不太好的初中的孩子。这些孩子,由于所在初中是是不挑生源的,生源一般,老师要照顾大多数,教的东西不难,也没怎么教应试技巧,所以,他们考不过好高中的孩子。但现在,在上海的政策下,只要能达到本校的前几名,就能上好高中。

这个制度还能釜底抽薪的减负。对学情非常了解的网友在上海本地论坛吐槽:“浦东某中学某年只有8人有资格中考,但按照新规可以分到5个市重点到校名额。8人中考,5个市重点名额,可以上热搜了。”所以,家长可能就会不选择尖子扎堆的学校,而改为选择一般的初中。初中升学的压力消失了,自然没必要在小学阶段加码了,负担就能真正减下来了。

显然,禁止跨区考高中的同时,再把高考名额按报考人数分配到县里。经济差、师资弱的地方,也有名额,学生自然不用费尽心思去到衡水这样的学校读了。因为衡水这样的学校,虽然教学质量高,但尖子生也多,不如就在自己家乡,大家都弱一些,最终考上的机会仍然是一样的。即便这个时候不禁止跨区考,初三学生的考虑也是多方面的了,就像上海的小学生一样,不一定要选最好的中学。

显然,这个办法可以立竿见影的消灭衡水模式。但是,为什么没人提呢?这就是舆论中隐藏着的中国社会阶层之间残酷的一面。

五、残酷的隐秘角落

当限制了好的中学,特别是以商业化为驱动的好的中学,掐尖之后,经济较差、学校较差的地区的学生,就被限制在了当地。这个时候,由于师资差,他们与大城市里,或者好学校里的高中生的差距进一步拉大了。所以,这种呼吁,受益者是一省大城市内的高中生,而一般来说,这些身在城市的家长,从阶层组成上来说,在网上有更大的舆论能力。

这个硬币的另一面,那些县城、乡村的家长,没有社交媒体上的话语权,所以,当很多人建议禁止跨区招生,直接为了县教育局长的政绩,而封堵了他们孩子的路之后,网上几乎没有反对声音,反而是赞同之声。

反过来说,当衡水模式使得县里的孩子,镇里的孩子,村里的孩子,能够和省城的孩子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时。这种模式,注定在中国舆论中不会讨好。

于是就这样,一步一步的,冠冕堂皇的,县镇乡村的高中学生,又陷入更不利的状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声讨衡水模式背后的阶层话语权碾压

发布日期:2021-06-18 08:10
摘要:当衡水模式让县里的孩子、镇里的孩子、村里的孩子,能够和省城的孩子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时,这种模式注定在舆论场中不会讨好。



刘远举

【OR  商业新媒体】

“我就是一只来自乡下的‘土猪’,也要立志去拱了大城市里的白菜“。衡水中学学生张锡锋的演讲火了。

他可能只是比喻失当,或者真这么想;他以后可能不再这么想,或者真这么去做;他可能怀着报复心态,或者只是为了演讲效果。但他个人到底怎样,其实并不重要。真正关键的是背后的真问题

他的出名引发了对衡水中学的批判,在大多数人的观点中,衡水中学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人间地狱,压制人性,推动内卷,是一切问题的根源。

一、衡水模式的两个部分

衡水中学模式,分为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军事管理、规训。衡水中学模式的另一部分,则是掐尖,跨区招生。这两部分不能混同起来说。

军事化管理、严格的作息,迫使衡水模式下的每个人都如此。然后连带其他学校的高中生,也的如此来应对。但最终,一省的升学名额并不会增加。这的确符合经典意义上的内卷概念。

但是,衡水中学跨区招生、掐尖这一部分,却会导致考上大学的学生的户籍结构的改变。这意味着一省之内考生生源户籍结构的重新分配。

我们当然要反对衡水模式的前一部分,但对于衡水模式的后一部分,却要仔细分析背后的利益得失,公平与合理性,然后,才能小心翼翼的保留好的一部分,而剔除坏的一部分。

二、掐尖模式,是城市化的大势所趋。

近年来一些县里的高中,高考成绩呈下滑趋势。与此同时,一些好的中学,跨市、跨区吸引优秀学生与优秀老师。对老师而言,去更好的学校,更能实现自我价值,也更能出成绩。而且年轻人也更愿意在城市工作。正如媒体报道,县里中学更高的工资都不能吸引他们。人才的流失,必然造成教学质量的下降。

对学生而言,高中学习,需要更好的老师,需要一群和自己差不多的人在一起学。而且,优秀的高中生,有足够的自控能力,可以住读,成本也不高。优秀高中的校风校纪,也能保障安全。这就为聚集打好了基础。

竞争的优势者产生虹吸效应,进一步促使优秀师资和生源越来越向个别最优秀的高中集中。正反馈不断循环。在一个省或市内,高中教育布局就形成了“金字塔”形态。

其实,这只是城市化聚集趋势在教育领域的体现。

教育是一种生产出来的服务,符合经济规律,即聚集可以产生规模效应,生产出更好、更便宜的教育服务。城市具有规模效应,好的教育资源向中心城市聚集,是一个趋势。形成超级中学是城市化的一种表现形式。

有人说,学校的聚集,使得“一所学校挺出来,就有一批学校倒下去”。实际上,何止如此,一个区域中心城市崛起,就有一批县城凋零。这也是大势所趋。

近日,全国政协委员、陕西省政协副主席李冬玉认为,撤并小县条件已经成熟,她在两会上建议优化县级行政区划,推进小县合并试点,对人口规模低于10万人的小县先行合并试点。所以,一个县都保不住,更何况一个县的中学。在一个县都衰落下去的同时,试图把这个县的高中学的教学质量,提升到和市里,和省里较好的中学一个档次,是不现实的,违背规律的。

但是县城乃至县中的衰落并不是一件坏事,这意味着更多的人去到城市过上了更好的生活,更多的学生,可以去到更好的高中,获得更好的教育服务。

这就是衡水模式掐尖具有如此强大的生命力,竞争力的原因。

三,反对掐尖:禁止跨区招生

面对衡水的竞争,或者说城市化聚集的大趋势。很多地方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禁止跨区招生。实际上,石家庄、承德、廊坊、邯郸、邢台等多地教育部门都曾出台措施限制衡水民办高中在当地的招生。当下也有很多人建议,从全国层面,严禁高中学校各种形式的跨规定区域招生行为。

这么做的理由冠冕堂皇,为了教育公平,为了县域孩子的利益。

的确,衡水模式下的超级高中,汲取了好的老师与学生后,会造成同省内其他县、区的本科率下降,因为好学生的升学,被计入了好高中所在的地区。

但是,公平是对人而言的,不是对地区而言的。本县学生,本县子弟跨区读高中,考上大学、名校,难道他们就不再是本地的孩子了吗?他们进入本省最好的高中,获得全省最好水平的教育服务,考得更好,对他们户籍所在的地区哪里有什么不公平的呢?

如果没有这些学校,禁止他们跨区考,他们只能在县里读高中,限于师资条件限制,他们无法发挥自己的全部天赋,无法达到自己本该达到的成绩,在高考中,比不过在城市里高中上学的学生。

所以,这不但没有降低公平,反而实现了更大的公平。这种禁止,打着公平的旗号,其实真正关心的,不是教育公平,不是当地优秀学生的利益,而是当地中学的升学率,是当地的政绩。

这些禁止,本质上都是以户籍为基础的,对这些初三学生实行更严厉的户籍制度。户籍制度的坏处,城市化的大势所趋,人口集中现象,都是当下经济现象中非常清晰呈现出来的道理,为什么到了教育领域,就完全抛弃这些基本道理了呢?高中教育不是义务教育,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不能动,没办法跨县住读,但到了高中,这都不是问题,那么人去接近好的教育资源,这更合理也更高效。

四,高考名额下县?

我们知道,在城市化聚集的大潮之下,经济落后的县域地区,经济、人口不可能赶得上来,反而注定会进一步拉开差距,这就意味着,学校在招聘老师上面,始终会落后区域中心城市,教学质量的差异也注定会越来越大。仅仅依靠限制学生,是不可能提升其升学率的。那么,如果限制衡水模式,限制一省之内跨省招生,一个合乎逻辑的结果就是,把高考的招生名额也分配到县里。这会立竿见影的提升县域中学的吸引力,消灭掉衡水模式。

这个办法已有先例。

上海最近改革了高中的招生方式。今年3月,上海公布了《上海市高中阶段学校招生录取改革实施办法》,把优质高中的招生名额,根据科学、均衡的分配方法,分配到上海每一所不挑生源的初中。也就是说,在一个不那么好的初中,即便应试能力、综合能力低于好的初中的学生,由于名额分配到校,也可以上好高中。

可以这样说,新政策就是帮助那些有天赋,但没钱买学区房,没进好小学,进了不太好的初中的孩子。这些孩子,由于所在初中是是不挑生源的,生源一般,老师要照顾大多数,教的东西不难,也没怎么教应试技巧,所以,他们考不过好高中的孩子。但现在,在上海的政策下,只要能达到本校的前几名,就能上好高中。

这个制度还能釜底抽薪的减负。对学情非常了解的网友在上海本地论坛吐槽:“浦东某中学某年只有8人有资格中考,但按照新规可以分到5个市重点到校名额。8人中考,5个市重点名额,可以上热搜了。”所以,家长可能就会不选择尖子扎堆的学校,而改为选择一般的初中。初中升学的压力消失了,自然没必要在小学阶段加码了,负担就能真正减下来了。

显然,禁止跨区考高中的同时,再把高考名额按报考人数分配到县里。经济差、师资弱的地方,也有名额,学生自然不用费尽心思去到衡水这样的学校读了。因为衡水这样的学校,虽然教学质量高,但尖子生也多,不如就在自己家乡,大家都弱一些,最终考上的机会仍然是一样的。即便这个时候不禁止跨区考,初三学生的考虑也是多方面的了,就像上海的小学生一样,不一定要选最好的中学。

显然,这个办法可以立竿见影的消灭衡水模式。但是,为什么没人提呢?这就是舆论中隐藏着的中国社会阶层之间残酷的一面。

五、残酷的隐秘角落

当限制了好的中学,特别是以商业化为驱动的好的中学,掐尖之后,经济较差、学校较差的地区的学生,就被限制在了当地。这个时候,由于师资差,他们与大城市里,或者好学校里的高中生的差距进一步拉大了。所以,这种呼吁,受益者是一省大城市内的高中生,而一般来说,这些身在城市的家长,从阶层组成上来说,在网上有更大的舆论能力。

这个硬币的另一面,那些县城、乡村的家长,没有社交媒体上的话语权,所以,当很多人建议禁止跨区招生,直接为了县教育局长的政绩,而封堵了他们孩子的路之后,网上几乎没有反对声音,反而是赞同之声。

反过来说,当衡水模式使得县里的孩子,镇里的孩子,村里的孩子,能够和省城的孩子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时。这种模式,注定在中国舆论中不会讨好。

于是就这样,一步一步的,冠冕堂皇的,县镇乡村的高中学生,又陷入更不利的状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社会与文化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