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金正恩的健康隐患,是朝鲜政局最大的不稳定因素。他未雨绸缪,开始最高权力稳定交替的制度建设,至少采取五项措施,以防不测。



叶胜舟

【OR  商业新媒体】

前几年的国际政坛,特朗普与金正恩猛料多多,都是媒体的“恩客”。特朗普没有美国总统大位的加持,光环不在,打回原形,媒体热度和流量至少下降两个量级。但不安分的金正恩,依然常抢国际新闻的头条。

6月4日,金正恩神隐一个多月后,通过主持劳动党八届中央第一次政治局会议恢复露面。美国《华盛顿邮报》、MIT政治学教授那朗等随后分析称,金正恩明显变瘦。其实未必。

1月5日、1月10日、2月8日、6月15日,金正恩分别主持八大开幕式、八届一中、二中、三中全会。仔细对比朝中社发布他的近景图片,开幕式、一中全会戴的眼镜相同,与三中全会戴的不同;一中全会脸部肌肉外凸;三中全会脸部肌肉内凹,的确显瘦了些,依然肌肉丰满、依然有双下巴;肩膀依然厚实;手臂和手腕依然粗壮;额头皱纹依然明显。

6月4日、7日、11日,金正恩分别主持八届中央第一次政治局会议、党中央委员会及道党委员会负责干部协议会、八届中央军事委员会第二次扩大会议,据朝鲜中央电视台报道的视频,他夏天改穿更宽松透气的衣服,依然黑色、暗竖条纹,易引起视觉误差,仍然不能掩盖明显凸出的腹部。

2020年4月,世界主流媒体和朝鲜邻国纷纷中招,谣传金正恩手术后出现严重反应,昏迷不醒甚至去世,不久被证伪。但他有重大健康隐患是不争的事实。过度肥胖的人,通常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脂肪肝、冠心病、脑血管病变、骨关节疾病、前列腺疾病、睡眠呼吸暂停等风险明显更高,而且体力严重不支、不能久站,这可以实证。

2021年1月12日,朝鲜劳动党八大闭幕式,惯例现场演奏《国际歌》,惯例党代表需肃立。朝鲜中央电视台现场报道中的1分51秒演奏视频,既有全会全景,也四次给了金正恩特写,他分别在第15至17秒、42至44秒、1分18秒至20秒、1分45秒至47秒四次摇晃。显然,他过于肥胖,下肢不足以支撑上半身的重量,在肃立时不得不通过摇晃身体,本能维持平衡。

朝鲜政权是“家天下”,白头山血统世袭。劳动党名义上是马克思主义政党,互称“同志”,但党内毫无平等可言,金氏三代凌驾于党中央之上,朝鲜宣传机器以神化金氏为己任。

朝鲜党政军高层皆为金氏的“家臣”,很多细节可观察。例如,只要金正恩问话,朝鲜高官习惯起立回答,表示恭敬。2月在八届二中全会上,政治局常委、总理金德训起立回答,并站立记录金正恩指示;6月7日在党中央委员会及道党委员会负责干部协议会上,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赵甬元也起立回答。

只要金正恩出席正式场合,现场惯例“爆发出热烈的欢呼”(朝中社通稿常用语),已成条件反射。笔者观察朝鲜干部群众欢呼的标准动作为:双手举过肩,更热烈的是举过头;1秒4次快节奏鼓掌;必须起立,非面对面站位需侧身45-90度,以示恭敬;向金正恩行注目礼;齐声喊“万岁!”;脸上需有专注、喜悦、激动表情;部分女性原地小幅跳跃表达兴奋,也会流泪表达幸福;金正恩入场、离场有特定的乐曲,一旦响起是提醒欢呼的信号;入场时欢呼停止取决于金正恩的手势,离场时欢呼停止必须在目送金正恩离开现场后。

金日成偏胖,心脏病突发去世;金正日偏胖,心脏病突发去世,据去世后朝鲜发布的医学报告,金正日还患有脑血管疾病。由此推测,金正恩存在家族遗传肥胖和心脏病的高风险。

金正日没有来得及正式培养儿子,忽然离世,金正恩仓促接班。刚执政时还是青涩的小伙子,虽然偏胖还不离谱,短期内迅速增肥数十公斤,可能的原因有三:

第一、权力根基不稳,刻意模仿祖父的发型、体型、服装和肢体语言,以示血统正宗;第二、纯粹好美食且无节制,吃得好、吃得多、动的少,无人敢规劝;第三、以美食释缓高强度压力、高强度工作。

金正恩还有一个不良嗜好:抽烟,而且烟瘾不小。他和夫人访华时,李雪主与中国元首夫人交流,提及丈夫抽烟的习惯,她多次劝戒,丈夫听不进。

朝鲜官媒的新闻图片和视频,多次出现金正恩开会、调研、出席典礼甚至在武器发射现场抽烟。最近的一次是6月7日,他主持党中央委员会及道党委员会负责干部协议会时抽烟,朝中社图片、朝鲜中央电视台视频都有报道,可见烟瘾不小,也是他的特权之一。劳动党中央开会时,只有他一人面前有烟灰缸,其他与会高官均埋头记录,以表忠诚,哪有心思和胆量在会场抽烟。

金正恩的健康隐患,是朝鲜政局最大的不稳定因素。他的孩子年幼,接班为时尚早。他未雨绸缪,开始最高权力稳定交替的制度建设,至少采取五项措施,以防不测。

第一,八大党章恢复设立总书记。1998年,金正日修宪,拥戴金日成为“共和国永远的主席”;2012年,金正恩拥戴金正日为“永远的总书记”、“永远的国防委员会委员长”,他改任新设的劳动党第一书记、国务委员会委员长。

金正恩在八届一中全会当选为总书记,表明不再将父亲尊称为“永远的总书记”,他有信心和能力与祖父、父亲的功绩比肩。这是金正恩政治成熟和心理成熟的标志之一,并为其后代摆脱不断保留祖先职位、不断另设最高职位的烦恼,权力稳定世袭。

第二,八大党章设立第一书记。指明其作用是“劳动党总书记的代理人”,由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选举。借用历史解释,第一书记相当于“摄政王”,主要适用于“皇帝”年幼不能亲政。该职位目前空缺,最有可能的第一人选当然是胞妹金与正,第二人选是赵甬元。

第三,其他政治局常委分工制衡。5个常委中,金正恩党政军(总书记、国务委员长、中央军委委员长)最高权力一肩挑,是绝对的最高领袖,其他4个常委分工制衡。书记处常务书记赵甬元分管党务、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崔龙海分管立法、中央军委副委员长李炳哲分管军事、内阁总理金德训分管经济。

第四,金与正必定第三次进入政治局。2019年4月10日七届四中全会、2021年1月10日八届一中全会,金与正两次被罢免政治局候补委员。但稍有政治常识的人都清楚,她依然在朝鲜的权力核心圈中,依然是金正恩在朝鲜最信任的人。2020年4月11日政治局会议,她再次补选为政治局候补委员,正好一年,兄妹俩合演“双簧”而已,没有人当真。

2022年1月,金与正大概率重回政治局。她成为劳动党政治局常委,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朝鲜参加平昌冬奥会的代表团,团长是时任政治局常委、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与文在寅会谈时,30岁的金与正(时任党中央第一副部长)未入席,90岁高龄的金永南竟然不敢落座。可见这位公主在朝鲜权势熏天,一人之下、千万人之上。

第五,赵甬元是目前托孤、固权、护国的最佳人选。朝鲜难以接受女性为最高领导人,否则白头山血统将不再纯正。金正恩亲信赵甬元是快速冲上权力巅峰的最大黑马,如今监党、监政、监军、监国一肩挑。假如将朝鲜比喻成一个公司,金正恩原来是董事长兼CEO,如今只任董事长,更超脱也更有益于健康,CEO角色今后或由赵甬元承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金正恩的健康隐患和他采取的防范措施

发布日期:2021-06-17 14:59
摘要:金正恩的健康隐患,是朝鲜政局最大的不稳定因素。他未雨绸缪,开始最高权力稳定交替的制度建设,至少采取五项措施,以防不测。



叶胜舟

【OR  商业新媒体】

前几年的国际政坛,特朗普与金正恩猛料多多,都是媒体的“恩客”。特朗普没有美国总统大位的加持,光环不在,打回原形,媒体热度和流量至少下降两个量级。但不安分的金正恩,依然常抢国际新闻的头条。

6月4日,金正恩神隐一个多月后,通过主持劳动党八届中央第一次政治局会议恢复露面。美国《华盛顿邮报》、MIT政治学教授那朗等随后分析称,金正恩明显变瘦。其实未必。

1月5日、1月10日、2月8日、6月15日,金正恩分别主持八大开幕式、八届一中、二中、三中全会。仔细对比朝中社发布他的近景图片,开幕式、一中全会戴的眼镜相同,与三中全会戴的不同;一中全会脸部肌肉外凸;三中全会脸部肌肉内凹,的确显瘦了些,依然肌肉丰满、依然有双下巴;肩膀依然厚实;手臂和手腕依然粗壮;额头皱纹依然明显。

6月4日、7日、11日,金正恩分别主持八届中央第一次政治局会议、党中央委员会及道党委员会负责干部协议会、八届中央军事委员会第二次扩大会议,据朝鲜中央电视台报道的视频,他夏天改穿更宽松透气的衣服,依然黑色、暗竖条纹,易引起视觉误差,仍然不能掩盖明显凸出的腹部。

2020年4月,世界主流媒体和朝鲜邻国纷纷中招,谣传金正恩手术后出现严重反应,昏迷不醒甚至去世,不久被证伪。但他有重大健康隐患是不争的事实。过度肥胖的人,通常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脂肪肝、冠心病、脑血管病变、骨关节疾病、前列腺疾病、睡眠呼吸暂停等风险明显更高,而且体力严重不支、不能久站,这可以实证。

2021年1月12日,朝鲜劳动党八大闭幕式,惯例现场演奏《国际歌》,惯例党代表需肃立。朝鲜中央电视台现场报道中的1分51秒演奏视频,既有全会全景,也四次给了金正恩特写,他分别在第15至17秒、42至44秒、1分18秒至20秒、1分45秒至47秒四次摇晃。显然,他过于肥胖,下肢不足以支撑上半身的重量,在肃立时不得不通过摇晃身体,本能维持平衡。

朝鲜政权是“家天下”,白头山血统世袭。劳动党名义上是马克思主义政党,互称“同志”,但党内毫无平等可言,金氏三代凌驾于党中央之上,朝鲜宣传机器以神化金氏为己任。

朝鲜党政军高层皆为金氏的“家臣”,很多细节可观察。例如,只要金正恩问话,朝鲜高官习惯起立回答,表示恭敬。2月在八届二中全会上,政治局常委、总理金德训起立回答,并站立记录金正恩指示;6月7日在党中央委员会及道党委员会负责干部协议会上,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赵甬元也起立回答。

只要金正恩出席正式场合,现场惯例“爆发出热烈的欢呼”(朝中社通稿常用语),已成条件反射。笔者观察朝鲜干部群众欢呼的标准动作为:双手举过肩,更热烈的是举过头;1秒4次快节奏鼓掌;必须起立,非面对面站位需侧身45-90度,以示恭敬;向金正恩行注目礼;齐声喊“万岁!”;脸上需有专注、喜悦、激动表情;部分女性原地小幅跳跃表达兴奋,也会流泪表达幸福;金正恩入场、离场有特定的乐曲,一旦响起是提醒欢呼的信号;入场时欢呼停止取决于金正恩的手势,离场时欢呼停止必须在目送金正恩离开现场后。

金日成偏胖,心脏病突发去世;金正日偏胖,心脏病突发去世,据去世后朝鲜发布的医学报告,金正日还患有脑血管疾病。由此推测,金正恩存在家族遗传肥胖和心脏病的高风险。

金正日没有来得及正式培养儿子,忽然离世,金正恩仓促接班。刚执政时还是青涩的小伙子,虽然偏胖还不离谱,短期内迅速增肥数十公斤,可能的原因有三:

第一、权力根基不稳,刻意模仿祖父的发型、体型、服装和肢体语言,以示血统正宗;第二、纯粹好美食且无节制,吃得好、吃得多、动的少,无人敢规劝;第三、以美食释缓高强度压力、高强度工作。

金正恩还有一个不良嗜好:抽烟,而且烟瘾不小。他和夫人访华时,李雪主与中国元首夫人交流,提及丈夫抽烟的习惯,她多次劝戒,丈夫听不进。

朝鲜官媒的新闻图片和视频,多次出现金正恩开会、调研、出席典礼甚至在武器发射现场抽烟。最近的一次是6月7日,他主持党中央委员会及道党委员会负责干部协议会时抽烟,朝中社图片、朝鲜中央电视台视频都有报道,可见烟瘾不小,也是他的特权之一。劳动党中央开会时,只有他一人面前有烟灰缸,其他与会高官均埋头记录,以表忠诚,哪有心思和胆量在会场抽烟。

金正恩的健康隐患,是朝鲜政局最大的不稳定因素。他的孩子年幼,接班为时尚早。他未雨绸缪,开始最高权力稳定交替的制度建设,至少采取五项措施,以防不测。

第一,八大党章恢复设立总书记。1998年,金正日修宪,拥戴金日成为“共和国永远的主席”;2012年,金正恩拥戴金正日为“永远的总书记”、“永远的国防委员会委员长”,他改任新设的劳动党第一书记、国务委员会委员长。

金正恩在八届一中全会当选为总书记,表明不再将父亲尊称为“永远的总书记”,他有信心和能力与祖父、父亲的功绩比肩。这是金正恩政治成熟和心理成熟的标志之一,并为其后代摆脱不断保留祖先职位、不断另设最高职位的烦恼,权力稳定世袭。

第二,八大党章设立第一书记。指明其作用是“劳动党总书记的代理人”,由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选举。借用历史解释,第一书记相当于“摄政王”,主要适用于“皇帝”年幼不能亲政。该职位目前空缺,最有可能的第一人选当然是胞妹金与正,第二人选是赵甬元。

第三,其他政治局常委分工制衡。5个常委中,金正恩党政军(总书记、国务委员长、中央军委委员长)最高权力一肩挑,是绝对的最高领袖,其他4个常委分工制衡。书记处常务书记赵甬元分管党务、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崔龙海分管立法、中央军委副委员长李炳哲分管军事、内阁总理金德训分管经济。

第四,金与正必定第三次进入政治局。2019年4月10日七届四中全会、2021年1月10日八届一中全会,金与正两次被罢免政治局候补委员。但稍有政治常识的人都清楚,她依然在朝鲜的权力核心圈中,依然是金正恩在朝鲜最信任的人。2020年4月11日政治局会议,她再次补选为政治局候补委员,正好一年,兄妹俩合演“双簧”而已,没有人当真。

2022年1月,金与正大概率重回政治局。她成为劳动党政治局常委,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朝鲜参加平昌冬奥会的代表团,团长是时任政治局常委、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与文在寅会谈时,30岁的金与正(时任党中央第一副部长)未入席,90岁高龄的金永南竟然不敢落座。可见这位公主在朝鲜权势熏天,一人之下、千万人之上。

第五,赵甬元是目前托孤、固权、护国的最佳人选。朝鲜难以接受女性为最高领导人,否则白头山血统将不再纯正。金正恩亲信赵甬元是快速冲上权力巅峰的最大黑马,如今监党、监政、监军、监国一肩挑。假如将朝鲜比喻成一个公司,金正恩原来是董事长兼CEO,如今只任董事长,更超脱也更有益于健康,CEO角色今后或由赵甬元承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金正恩的健康隐患,是朝鲜政局最大的不稳定因素。他未雨绸缪,开始最高权力稳定交替的制度建设,至少采取五项措施,以防不测。



叶胜舟

【OR  商业新媒体】

前几年的国际政坛,特朗普与金正恩猛料多多,都是媒体的“恩客”。特朗普没有美国总统大位的加持,光环不在,打回原形,媒体热度和流量至少下降两个量级。但不安分的金正恩,依然常抢国际新闻的头条。

6月4日,金正恩神隐一个多月后,通过主持劳动党八届中央第一次政治局会议恢复露面。美国《华盛顿邮报》、MIT政治学教授那朗等随后分析称,金正恩明显变瘦。其实未必。

1月5日、1月10日、2月8日、6月15日,金正恩分别主持八大开幕式、八届一中、二中、三中全会。仔细对比朝中社发布他的近景图片,开幕式、一中全会戴的眼镜相同,与三中全会戴的不同;一中全会脸部肌肉外凸;三中全会脸部肌肉内凹,的确显瘦了些,依然肌肉丰满、依然有双下巴;肩膀依然厚实;手臂和手腕依然粗壮;额头皱纹依然明显。

6月4日、7日、11日,金正恩分别主持八届中央第一次政治局会议、党中央委员会及道党委员会负责干部协议会、八届中央军事委员会第二次扩大会议,据朝鲜中央电视台报道的视频,他夏天改穿更宽松透气的衣服,依然黑色、暗竖条纹,易引起视觉误差,仍然不能掩盖明显凸出的腹部。

2020年4月,世界主流媒体和朝鲜邻国纷纷中招,谣传金正恩手术后出现严重反应,昏迷不醒甚至去世,不久被证伪。但他有重大健康隐患是不争的事实。过度肥胖的人,通常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脂肪肝、冠心病、脑血管病变、骨关节疾病、前列腺疾病、睡眠呼吸暂停等风险明显更高,而且体力严重不支、不能久站,这可以实证。

2021年1月12日,朝鲜劳动党八大闭幕式,惯例现场演奏《国际歌》,惯例党代表需肃立。朝鲜中央电视台现场报道中的1分51秒演奏视频,既有全会全景,也四次给了金正恩特写,他分别在第15至17秒、42至44秒、1分18秒至20秒、1分45秒至47秒四次摇晃。显然,他过于肥胖,下肢不足以支撑上半身的重量,在肃立时不得不通过摇晃身体,本能维持平衡。

朝鲜政权是“家天下”,白头山血统世袭。劳动党名义上是马克思主义政党,互称“同志”,但党内毫无平等可言,金氏三代凌驾于党中央之上,朝鲜宣传机器以神化金氏为己任。

朝鲜党政军高层皆为金氏的“家臣”,很多细节可观察。例如,只要金正恩问话,朝鲜高官习惯起立回答,表示恭敬。2月在八届二中全会上,政治局常委、总理金德训起立回答,并站立记录金正恩指示;6月7日在党中央委员会及道党委员会负责干部协议会上,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赵甬元也起立回答。

只要金正恩出席正式场合,现场惯例“爆发出热烈的欢呼”(朝中社通稿常用语),已成条件反射。笔者观察朝鲜干部群众欢呼的标准动作为:双手举过肩,更热烈的是举过头;1秒4次快节奏鼓掌;必须起立,非面对面站位需侧身45-90度,以示恭敬;向金正恩行注目礼;齐声喊“万岁!”;脸上需有专注、喜悦、激动表情;部分女性原地小幅跳跃表达兴奋,也会流泪表达幸福;金正恩入场、离场有特定的乐曲,一旦响起是提醒欢呼的信号;入场时欢呼停止取决于金正恩的手势,离场时欢呼停止必须在目送金正恩离开现场后。

金日成偏胖,心脏病突发去世;金正日偏胖,心脏病突发去世,据去世后朝鲜发布的医学报告,金正日还患有脑血管疾病。由此推测,金正恩存在家族遗传肥胖和心脏病的高风险。

金正日没有来得及正式培养儿子,忽然离世,金正恩仓促接班。刚执政时还是青涩的小伙子,虽然偏胖还不离谱,短期内迅速增肥数十公斤,可能的原因有三:

第一、权力根基不稳,刻意模仿祖父的发型、体型、服装和肢体语言,以示血统正宗;第二、纯粹好美食且无节制,吃得好、吃得多、动的少,无人敢规劝;第三、以美食释缓高强度压力、高强度工作。

金正恩还有一个不良嗜好:抽烟,而且烟瘾不小。他和夫人访华时,李雪主与中国元首夫人交流,提及丈夫抽烟的习惯,她多次劝戒,丈夫听不进。

朝鲜官媒的新闻图片和视频,多次出现金正恩开会、调研、出席典礼甚至在武器发射现场抽烟。最近的一次是6月7日,他主持党中央委员会及道党委员会负责干部协议会时抽烟,朝中社图片、朝鲜中央电视台视频都有报道,可见烟瘾不小,也是他的特权之一。劳动党中央开会时,只有他一人面前有烟灰缸,其他与会高官均埋头记录,以表忠诚,哪有心思和胆量在会场抽烟。

金正恩的健康隐患,是朝鲜政局最大的不稳定因素。他的孩子年幼,接班为时尚早。他未雨绸缪,开始最高权力稳定交替的制度建设,至少采取五项措施,以防不测。

第一,八大党章恢复设立总书记。1998年,金正日修宪,拥戴金日成为“共和国永远的主席”;2012年,金正恩拥戴金正日为“永远的总书记”、“永远的国防委员会委员长”,他改任新设的劳动党第一书记、国务委员会委员长。

金正恩在八届一中全会当选为总书记,表明不再将父亲尊称为“永远的总书记”,他有信心和能力与祖父、父亲的功绩比肩。这是金正恩政治成熟和心理成熟的标志之一,并为其后代摆脱不断保留祖先职位、不断另设最高职位的烦恼,权力稳定世袭。

第二,八大党章设立第一书记。指明其作用是“劳动党总书记的代理人”,由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选举。借用历史解释,第一书记相当于“摄政王”,主要适用于“皇帝”年幼不能亲政。该职位目前空缺,最有可能的第一人选当然是胞妹金与正,第二人选是赵甬元。

第三,其他政治局常委分工制衡。5个常委中,金正恩党政军(总书记、国务委员长、中央军委委员长)最高权力一肩挑,是绝对的最高领袖,其他4个常委分工制衡。书记处常务书记赵甬元分管党务、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崔龙海分管立法、中央军委副委员长李炳哲分管军事、内阁总理金德训分管经济。

第四,金与正必定第三次进入政治局。2019年4月10日七届四中全会、2021年1月10日八届一中全会,金与正两次被罢免政治局候补委员。但稍有政治常识的人都清楚,她依然在朝鲜的权力核心圈中,依然是金正恩在朝鲜最信任的人。2020年4月11日政治局会议,她再次补选为政治局候补委员,正好一年,兄妹俩合演“双簧”而已,没有人当真。

2022年1月,金与正大概率重回政治局。她成为劳动党政治局常委,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朝鲜参加平昌冬奥会的代表团,团长是时任政治局常委、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与文在寅会谈时,30岁的金与正(时任党中央第一副部长)未入席,90岁高龄的金永南竟然不敢落座。可见这位公主在朝鲜权势熏天,一人之下、千万人之上。

第五,赵甬元是目前托孤、固权、护国的最佳人选。朝鲜难以接受女性为最高领导人,否则白头山血统将不再纯正。金正恩亲信赵甬元是快速冲上权力巅峰的最大黑马,如今监党、监政、监军、监国一肩挑。假如将朝鲜比喻成一个公司,金正恩原来是董事长兼CEO,如今只任董事长,更超脱也更有益于健康,CEO角色今后或由赵甬元承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金正恩的健康隐患和他采取的防范措施

发布日期:2021-06-17 14:59
摘要:金正恩的健康隐患,是朝鲜政局最大的不稳定因素。他未雨绸缪,开始最高权力稳定交替的制度建设,至少采取五项措施,以防不测。



叶胜舟

【OR  商业新媒体】

前几年的国际政坛,特朗普与金正恩猛料多多,都是媒体的“恩客”。特朗普没有美国总统大位的加持,光环不在,打回原形,媒体热度和流量至少下降两个量级。但不安分的金正恩,依然常抢国际新闻的头条。

6月4日,金正恩神隐一个多月后,通过主持劳动党八届中央第一次政治局会议恢复露面。美国《华盛顿邮报》、MIT政治学教授那朗等随后分析称,金正恩明显变瘦。其实未必。

1月5日、1月10日、2月8日、6月15日,金正恩分别主持八大开幕式、八届一中、二中、三中全会。仔细对比朝中社发布他的近景图片,开幕式、一中全会戴的眼镜相同,与三中全会戴的不同;一中全会脸部肌肉外凸;三中全会脸部肌肉内凹,的确显瘦了些,依然肌肉丰满、依然有双下巴;肩膀依然厚实;手臂和手腕依然粗壮;额头皱纹依然明显。

6月4日、7日、11日,金正恩分别主持八届中央第一次政治局会议、党中央委员会及道党委员会负责干部协议会、八届中央军事委员会第二次扩大会议,据朝鲜中央电视台报道的视频,他夏天改穿更宽松透气的衣服,依然黑色、暗竖条纹,易引起视觉误差,仍然不能掩盖明显凸出的腹部。

2020年4月,世界主流媒体和朝鲜邻国纷纷中招,谣传金正恩手术后出现严重反应,昏迷不醒甚至去世,不久被证伪。但他有重大健康隐患是不争的事实。过度肥胖的人,通常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脂肪肝、冠心病、脑血管病变、骨关节疾病、前列腺疾病、睡眠呼吸暂停等风险明显更高,而且体力严重不支、不能久站,这可以实证。

2021年1月12日,朝鲜劳动党八大闭幕式,惯例现场演奏《国际歌》,惯例党代表需肃立。朝鲜中央电视台现场报道中的1分51秒演奏视频,既有全会全景,也四次给了金正恩特写,他分别在第15至17秒、42至44秒、1分18秒至20秒、1分45秒至47秒四次摇晃。显然,他过于肥胖,下肢不足以支撑上半身的重量,在肃立时不得不通过摇晃身体,本能维持平衡。

朝鲜政权是“家天下”,白头山血统世袭。劳动党名义上是马克思主义政党,互称“同志”,但党内毫无平等可言,金氏三代凌驾于党中央之上,朝鲜宣传机器以神化金氏为己任。

朝鲜党政军高层皆为金氏的“家臣”,很多细节可观察。例如,只要金正恩问话,朝鲜高官习惯起立回答,表示恭敬。2月在八届二中全会上,政治局常委、总理金德训起立回答,并站立记录金正恩指示;6月7日在党中央委员会及道党委员会负责干部协议会上,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赵甬元也起立回答。

只要金正恩出席正式场合,现场惯例“爆发出热烈的欢呼”(朝中社通稿常用语),已成条件反射。笔者观察朝鲜干部群众欢呼的标准动作为:双手举过肩,更热烈的是举过头;1秒4次快节奏鼓掌;必须起立,非面对面站位需侧身45-90度,以示恭敬;向金正恩行注目礼;齐声喊“万岁!”;脸上需有专注、喜悦、激动表情;部分女性原地小幅跳跃表达兴奋,也会流泪表达幸福;金正恩入场、离场有特定的乐曲,一旦响起是提醒欢呼的信号;入场时欢呼停止取决于金正恩的手势,离场时欢呼停止必须在目送金正恩离开现场后。

金日成偏胖,心脏病突发去世;金正日偏胖,心脏病突发去世,据去世后朝鲜发布的医学报告,金正日还患有脑血管疾病。由此推测,金正恩存在家族遗传肥胖和心脏病的高风险。

金正日没有来得及正式培养儿子,忽然离世,金正恩仓促接班。刚执政时还是青涩的小伙子,虽然偏胖还不离谱,短期内迅速增肥数十公斤,可能的原因有三:

第一、权力根基不稳,刻意模仿祖父的发型、体型、服装和肢体语言,以示血统正宗;第二、纯粹好美食且无节制,吃得好、吃得多、动的少,无人敢规劝;第三、以美食释缓高强度压力、高强度工作。

金正恩还有一个不良嗜好:抽烟,而且烟瘾不小。他和夫人访华时,李雪主与中国元首夫人交流,提及丈夫抽烟的习惯,她多次劝戒,丈夫听不进。

朝鲜官媒的新闻图片和视频,多次出现金正恩开会、调研、出席典礼甚至在武器发射现场抽烟。最近的一次是6月7日,他主持党中央委员会及道党委员会负责干部协议会时抽烟,朝中社图片、朝鲜中央电视台视频都有报道,可见烟瘾不小,也是他的特权之一。劳动党中央开会时,只有他一人面前有烟灰缸,其他与会高官均埋头记录,以表忠诚,哪有心思和胆量在会场抽烟。

金正恩的健康隐患,是朝鲜政局最大的不稳定因素。他的孩子年幼,接班为时尚早。他未雨绸缪,开始最高权力稳定交替的制度建设,至少采取五项措施,以防不测。

第一,八大党章恢复设立总书记。1998年,金正日修宪,拥戴金日成为“共和国永远的主席”;2012年,金正恩拥戴金正日为“永远的总书记”、“永远的国防委员会委员长”,他改任新设的劳动党第一书记、国务委员会委员长。

金正恩在八届一中全会当选为总书记,表明不再将父亲尊称为“永远的总书记”,他有信心和能力与祖父、父亲的功绩比肩。这是金正恩政治成熟和心理成熟的标志之一,并为其后代摆脱不断保留祖先职位、不断另设最高职位的烦恼,权力稳定世袭。

第二,八大党章设立第一书记。指明其作用是“劳动党总书记的代理人”,由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选举。借用历史解释,第一书记相当于“摄政王”,主要适用于“皇帝”年幼不能亲政。该职位目前空缺,最有可能的第一人选当然是胞妹金与正,第二人选是赵甬元。

第三,其他政治局常委分工制衡。5个常委中,金正恩党政军(总书记、国务委员长、中央军委委员长)最高权力一肩挑,是绝对的最高领袖,其他4个常委分工制衡。书记处常务书记赵甬元分管党务、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崔龙海分管立法、中央军委副委员长李炳哲分管军事、内阁总理金德训分管经济。

第四,金与正必定第三次进入政治局。2019年4月10日七届四中全会、2021年1月10日八届一中全会,金与正两次被罢免政治局候补委员。但稍有政治常识的人都清楚,她依然在朝鲜的权力核心圈中,依然是金正恩在朝鲜最信任的人。2020年4月11日政治局会议,她再次补选为政治局候补委员,正好一年,兄妹俩合演“双簧”而已,没有人当真。

2022年1月,金与正大概率重回政治局。她成为劳动党政治局常委,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朝鲜参加平昌冬奥会的代表团,团长是时任政治局常委、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与文在寅会谈时,30岁的金与正(时任党中央第一副部长)未入席,90岁高龄的金永南竟然不敢落座。可见这位公主在朝鲜权势熏天,一人之下、千万人之上。

第五,赵甬元是目前托孤、固权、护国的最佳人选。朝鲜难以接受女性为最高领导人,否则白头山血统将不再纯正。金正恩亲信赵甬元是快速冲上权力巅峰的最大黑马,如今监党、监政、监军、监国一肩挑。假如将朝鲜比喻成一个公司,金正恩原来是董事长兼CEO,如今只任董事长,更超脱也更有益于健康,CEO角色今后或由赵甬元承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