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截至6月14日苏宁电器集团持有上市公司股份13.01亿股。


【OR  商业新媒体】

苏宁易购又遇危机。

6月15日,苏宁易购早间公告,收到持股5%以上股东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宁电器集团”)提交的《关于股份减持告知函》,因部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触发协议相关条款的约定,2021年6月11日被动减持1,000万股,并预计苏宁电器集团在未来6个月内可能减持本公司股份不超过3.84亿股(占本公司总股本比例 4.12%)。

根据公告,截至6月14日苏宁电器集团持有上市公司股份13.0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98%,苏宁电器集团因部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触发协议约定的违约条款,已经累计导致被动减持2950万股。

同时,苏宁易购透露,接到股东张近东函告,获悉其所持有公司5.8%的股份被司法冻结。

据公告,本次冻结执行人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涉及股份数量为5.4亿股,占张近东持股比例为27.68%,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5.8%。冻结起始日为2021年6月11日,到期日为2024年6月10日。

受上述消息影响,苏宁易购当日低开并以跌停收盘,报5.59元/股。从2015年5月高点至今,苏宁易购股价已跌去近75%,并创近8年来新低。

15日晚间,苏宁易购就张近东所持公司部分股份被冻结原因做出说明。苏宁置业已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法院已受理执行异议。

说明文章称,苏宁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宁置业”)与华能贵诚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能信托”)有笔存续信托贷款合同,融资本金不超过30亿元,分期还本,苏宁置业以其自有物业资产提供抵押担保,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张近东先生及其配偶为上述信托贷款提供担保。华能信托以苏宁置业于2021年2月1日出具的未进行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且未放弃诉讼权利的承诺函,向公证处申请了执行证书。近期,华能信托将上述债权转让给了贵州英铭远晟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英铭远晟”),英铭远晟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申请了公证债权文书的强制执行(案号为(2021)京02执837号),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冻结了张近东先生持有的公司540,181,430股股份。

文章还提及,苏宁置业认为,由于相关公证债权文书执行案所依据的执行证书,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证债权文书执行若干问题的规定要求,已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已于2021年6月11日受理了前述执行异议。

苏宁电器早前被强制执行超30亿


事实上,早在六月初,张近东已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合计30.82亿元。而也就在同一日,苏宁易购第三大股东苏宁电器集团也被该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11月,注册资本约17.14亿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卜扬,经营范围包括家用电器及配件的制造、销售及售后服务;实业投资;电子产品销售等。股东信息显示,该公司由卜扬、张近东共同持股。

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刘玉萍、张近东、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苏宁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也共同被列入为被执行人。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知情人士曾透露,目前仅仅是执行立案阶段,苏宁方面已经正式向北京二中院提出执行异议,现在尚未进入实质执行阶段。

股东层面已多次谋划股权转让

从2020年下半年以来,苏宁就面临着债券到期、现金流吃紧等一系列问题,为解决燃眉之急,苏宁易购还双双引入了深圳国资和江苏国资。

2021年2月28日晚间,苏宁易购及深圳国际(0152.HK)同日公告:深圳国际间接全资附属公司深国际(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国际”)、深圳市鲲鹏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鲲鹏资本”)拟以人民币6.92元的每股价格,分别收购苏宁易购8%、15%已发行股份,交易约人民币148亿元。

公告显示,苏宁电器集团及其旗下西藏信托分别将转让6.22亿股股份和2.86亿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9.76%。

该笔股权转让完成后,上市公司原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张近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苏宁控股集团持股比例为16.38%,苏宁电器集团持股比例为5.45%,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淘宝中国”)持股比例为19.99%,鲲鹏资本持股比例为15%,深国际持股比例为8%。

6月初,苏宁易购披露的公告显示,股东苏宁电器集团与江苏国资背景的江苏新新零售创新基金(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新零售基金”)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苏宁电器集团拟将持有的公司5.2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59%)转让给新零售基金,转让价款总额为31.82亿元,每股转让价格为6.12元/股。

其中,新零售基金支付股权转让价款需满足的条件包括:苏宁电器集团股东张近东与新零售基金签署股份回购协议;张近东将其本人持有的上市公司全部限售流通股,转托管至经新零售基金认可的专用账户;张近东以本人持有的上市公司10亿股限售流通股,为其履行回购义务提供质押担保。

苏宁困境何解?


从经营情况看,苏宁易购2014-2019年已连续六年扣非后亏损,即主业亏损,虽然账面上仍维持着利润,主要依靠的是出售资产维持账面盈利。

苏宁易购2020年营业收入合计2522.96亿元,同比下滑6.29%;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2.75亿元,上年同期公司合计盈利98.43亿元。

对此苏宁易购在年报中表示,报告期内企业经营外部环境受疫情影响,消费景气度虽然逐季缓慢回升,但整体发展承压。

2021年一季度,苏宁易购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继续下滑,虽然其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同比扭亏,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亏损幅度较上年同期进一步扩大。

根据公司2021年一季报,报告期内苏宁易购实现营业收入540.05亿元,同比下滑6.63%;实现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4.56亿元,但归属于上市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9.38亿元,去年同期为-5.00亿元。

苏宁易购表示,2021年一季度公司加快对于亏损业务的优化调整,尤其天天快递业务方向的快速转型带来物流亏损有一定减少,且会持续体现效益。

起家于零售业务的苏宁,近年来追求多元化发展,将业务分支延伸至金融、地产、物流、文体等领域,先后通过“买买买”将37家万达百货门店、家乐福中国80%股份收入囊中,投资PPTV、龙珠直播、国际米兰等文体项目,同时不断开发苏宁酒店、写字楼等商业地产项目。

据统计,仅2019年,苏宁就相继完成了对Kakogawa、万达百货、家乐福中国、6家资产管理公司的合并。

苏宁无法逃避的问题是,自去年11月开始,其多次陷入债务违约、资金链问题传闻。这样的传闻背后,其实就是苏宁在快递、零售资产以及文娱领域的大规模并购带来的资金压力:据界面新闻的不完全统计,天天快递、PPTV、米兰足球俱乐部的并购,加上200亿元入股恒大地产等的动作,苏宁在上市公司层面上,累计投资已超过300亿元。

“从多元化经营到集中主业,是过去40年世界大公司发展的主要趋势。”美国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香港大学经济学讲席教授陈志武引用麻省理工大学教授Lawrence Franco的研究结果,从1980年到2000年期间,美国、欧洲、日本前200名企业,多元化经营的比例逐年递减,但集中主业公司的比例逐年递增;欧洲和日本去多元化趋势,比美国要慢上10年左右。

原因在于,世界局势变化快,唯有集中主业经营,才能把火力集中,快速因应。尤其,如果企业在全球化运营,要和各地巿场的龙头公司竞争,业务更需要聚焦,技术发展也更需深入,深入经济取代范畴经济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例如,IBM卖掉硬件业务、西门子出售家电事业、宝洁也砍掉近100个品牌等。

危机发生,现金为王。根据美国南加州大学金融学教授Ran Duchin的研究显示,集中主业的往往比多元化经营的公司,拥有更高的现金比重。这也是2008年金融海啸期间,相比日本及欧州企业,美国公司集中主业经营较多,因而受创较轻。

中国的大型企业目前以多元发展为主,有其原因。陈志武解释,除了经济红利期外,就是融资市场对大公司的偏爱。“但公司大并不等于风险就小,实际上很多时候,公司越大风险越大,”他提醒,尤其面临经济下行时,越是集中主业,武器弹药就越多,就越有可能在激烈的商业战争中存活下来。整理编辑/商周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张近东股份被冻结,股价创近8年新低,苏宁困境何解?

发布日期:2021-06-16 04:18
摘要:截至6月14日苏宁电器集团持有上市公司股份13.01亿股。


【OR  商业新媒体】

苏宁易购又遇危机。

6月15日,苏宁易购早间公告,收到持股5%以上股东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宁电器集团”)提交的《关于股份减持告知函》,因部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触发协议相关条款的约定,2021年6月11日被动减持1,000万股,并预计苏宁电器集团在未来6个月内可能减持本公司股份不超过3.84亿股(占本公司总股本比例 4.12%)。

根据公告,截至6月14日苏宁电器集团持有上市公司股份13.0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98%,苏宁电器集团因部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触发协议约定的违约条款,已经累计导致被动减持2950万股。

同时,苏宁易购透露,接到股东张近东函告,获悉其所持有公司5.8%的股份被司法冻结。

据公告,本次冻结执行人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涉及股份数量为5.4亿股,占张近东持股比例为27.68%,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5.8%。冻结起始日为2021年6月11日,到期日为2024年6月10日。

受上述消息影响,苏宁易购当日低开并以跌停收盘,报5.59元/股。从2015年5月高点至今,苏宁易购股价已跌去近75%,并创近8年来新低。

15日晚间,苏宁易购就张近东所持公司部分股份被冻结原因做出说明。苏宁置业已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法院已受理执行异议。

说明文章称,苏宁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宁置业”)与华能贵诚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能信托”)有笔存续信托贷款合同,融资本金不超过30亿元,分期还本,苏宁置业以其自有物业资产提供抵押担保,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张近东先生及其配偶为上述信托贷款提供担保。华能信托以苏宁置业于2021年2月1日出具的未进行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且未放弃诉讼权利的承诺函,向公证处申请了执行证书。近期,华能信托将上述债权转让给了贵州英铭远晟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英铭远晟”),英铭远晟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申请了公证债权文书的强制执行(案号为(2021)京02执837号),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冻结了张近东先生持有的公司540,181,430股股份。

文章还提及,苏宁置业认为,由于相关公证债权文书执行案所依据的执行证书,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证债权文书执行若干问题的规定要求,已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已于2021年6月11日受理了前述执行异议。

苏宁电器早前被强制执行超30亿


事实上,早在六月初,张近东已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合计30.82亿元。而也就在同一日,苏宁易购第三大股东苏宁电器集团也被该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11月,注册资本约17.14亿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卜扬,经营范围包括家用电器及配件的制造、销售及售后服务;实业投资;电子产品销售等。股东信息显示,该公司由卜扬、张近东共同持股。

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刘玉萍、张近东、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苏宁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也共同被列入为被执行人。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知情人士曾透露,目前仅仅是执行立案阶段,苏宁方面已经正式向北京二中院提出执行异议,现在尚未进入实质执行阶段。

股东层面已多次谋划股权转让

从2020年下半年以来,苏宁就面临着债券到期、现金流吃紧等一系列问题,为解决燃眉之急,苏宁易购还双双引入了深圳国资和江苏国资。

2021年2月28日晚间,苏宁易购及深圳国际(0152.HK)同日公告:深圳国际间接全资附属公司深国际(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国际”)、深圳市鲲鹏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鲲鹏资本”)拟以人民币6.92元的每股价格,分别收购苏宁易购8%、15%已发行股份,交易约人民币148亿元。

公告显示,苏宁电器集团及其旗下西藏信托分别将转让6.22亿股股份和2.86亿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9.76%。

该笔股权转让完成后,上市公司原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张近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苏宁控股集团持股比例为16.38%,苏宁电器集团持股比例为5.45%,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淘宝中国”)持股比例为19.99%,鲲鹏资本持股比例为15%,深国际持股比例为8%。

6月初,苏宁易购披露的公告显示,股东苏宁电器集团与江苏国资背景的江苏新新零售创新基金(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新零售基金”)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苏宁电器集团拟将持有的公司5.2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59%)转让给新零售基金,转让价款总额为31.82亿元,每股转让价格为6.12元/股。

其中,新零售基金支付股权转让价款需满足的条件包括:苏宁电器集团股东张近东与新零售基金签署股份回购协议;张近东将其本人持有的上市公司全部限售流通股,转托管至经新零售基金认可的专用账户;张近东以本人持有的上市公司10亿股限售流通股,为其履行回购义务提供质押担保。

苏宁困境何解?


从经营情况看,苏宁易购2014-2019年已连续六年扣非后亏损,即主业亏损,虽然账面上仍维持着利润,主要依靠的是出售资产维持账面盈利。

苏宁易购2020年营业收入合计2522.96亿元,同比下滑6.29%;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2.75亿元,上年同期公司合计盈利98.43亿元。

对此苏宁易购在年报中表示,报告期内企业经营外部环境受疫情影响,消费景气度虽然逐季缓慢回升,但整体发展承压。

2021年一季度,苏宁易购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继续下滑,虽然其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同比扭亏,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亏损幅度较上年同期进一步扩大。

根据公司2021年一季报,报告期内苏宁易购实现营业收入540.05亿元,同比下滑6.63%;实现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4.56亿元,但归属于上市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9.38亿元,去年同期为-5.00亿元。

苏宁易购表示,2021年一季度公司加快对于亏损业务的优化调整,尤其天天快递业务方向的快速转型带来物流亏损有一定减少,且会持续体现效益。

起家于零售业务的苏宁,近年来追求多元化发展,将业务分支延伸至金融、地产、物流、文体等领域,先后通过“买买买”将37家万达百货门店、家乐福中国80%股份收入囊中,投资PPTV、龙珠直播、国际米兰等文体项目,同时不断开发苏宁酒店、写字楼等商业地产项目。

据统计,仅2019年,苏宁就相继完成了对Kakogawa、万达百货、家乐福中国、6家资产管理公司的合并。

苏宁无法逃避的问题是,自去年11月开始,其多次陷入债务违约、资金链问题传闻。这样的传闻背后,其实就是苏宁在快递、零售资产以及文娱领域的大规模并购带来的资金压力:据界面新闻的不完全统计,天天快递、PPTV、米兰足球俱乐部的并购,加上200亿元入股恒大地产等的动作,苏宁在上市公司层面上,累计投资已超过300亿元。

“从多元化经营到集中主业,是过去40年世界大公司发展的主要趋势。”美国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香港大学经济学讲席教授陈志武引用麻省理工大学教授Lawrence Franco的研究结果,从1980年到2000年期间,美国、欧洲、日本前200名企业,多元化经营的比例逐年递减,但集中主业公司的比例逐年递增;欧洲和日本去多元化趋势,比美国要慢上10年左右。

原因在于,世界局势变化快,唯有集中主业经营,才能把火力集中,快速因应。尤其,如果企业在全球化运营,要和各地巿场的龙头公司竞争,业务更需要聚焦,技术发展也更需深入,深入经济取代范畴经济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例如,IBM卖掉硬件业务、西门子出售家电事业、宝洁也砍掉近100个品牌等。

危机发生,现金为王。根据美国南加州大学金融学教授Ran Duchin的研究显示,集中主业的往往比多元化经营的公司,拥有更高的现金比重。这也是2008年金融海啸期间,相比日本及欧州企业,美国公司集中主业经营较多,因而受创较轻。

中国的大型企业目前以多元发展为主,有其原因。陈志武解释,除了经济红利期外,就是融资市场对大公司的偏爱。“但公司大并不等于风险就小,实际上很多时候,公司越大风险越大,”他提醒,尤其面临经济下行时,越是集中主业,武器弹药就越多,就越有可能在激烈的商业战争中存活下来。整理编辑/商周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截至6月14日苏宁电器集团持有上市公司股份13.01亿股。


【OR  商业新媒体】

苏宁易购又遇危机。

6月15日,苏宁易购早间公告,收到持股5%以上股东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宁电器集团”)提交的《关于股份减持告知函》,因部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触发协议相关条款的约定,2021年6月11日被动减持1,000万股,并预计苏宁电器集团在未来6个月内可能减持本公司股份不超过3.84亿股(占本公司总股本比例 4.12%)。

根据公告,截至6月14日苏宁电器集团持有上市公司股份13.0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98%,苏宁电器集团因部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触发协议约定的违约条款,已经累计导致被动减持2950万股。

同时,苏宁易购透露,接到股东张近东函告,获悉其所持有公司5.8%的股份被司法冻结。

据公告,本次冻结执行人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涉及股份数量为5.4亿股,占张近东持股比例为27.68%,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5.8%。冻结起始日为2021年6月11日,到期日为2024年6月10日。

受上述消息影响,苏宁易购当日低开并以跌停收盘,报5.59元/股。从2015年5月高点至今,苏宁易购股价已跌去近75%,并创近8年来新低。

15日晚间,苏宁易购就张近东所持公司部分股份被冻结原因做出说明。苏宁置业已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法院已受理执行异议。

说明文章称,苏宁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宁置业”)与华能贵诚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能信托”)有笔存续信托贷款合同,融资本金不超过30亿元,分期还本,苏宁置业以其自有物业资产提供抵押担保,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张近东先生及其配偶为上述信托贷款提供担保。华能信托以苏宁置业于2021年2月1日出具的未进行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且未放弃诉讼权利的承诺函,向公证处申请了执行证书。近期,华能信托将上述债权转让给了贵州英铭远晟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英铭远晟”),英铭远晟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申请了公证债权文书的强制执行(案号为(2021)京02执837号),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冻结了张近东先生持有的公司540,181,430股股份。

文章还提及,苏宁置业认为,由于相关公证债权文书执行案所依据的执行证书,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证债权文书执行若干问题的规定要求,已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已于2021年6月11日受理了前述执行异议。

苏宁电器早前被强制执行超30亿


事实上,早在六月初,张近东已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合计30.82亿元。而也就在同一日,苏宁易购第三大股东苏宁电器集团也被该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11月,注册资本约17.14亿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卜扬,经营范围包括家用电器及配件的制造、销售及售后服务;实业投资;电子产品销售等。股东信息显示,该公司由卜扬、张近东共同持股。

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刘玉萍、张近东、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苏宁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也共同被列入为被执行人。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知情人士曾透露,目前仅仅是执行立案阶段,苏宁方面已经正式向北京二中院提出执行异议,现在尚未进入实质执行阶段。

股东层面已多次谋划股权转让

从2020年下半年以来,苏宁就面临着债券到期、现金流吃紧等一系列问题,为解决燃眉之急,苏宁易购还双双引入了深圳国资和江苏国资。

2021年2月28日晚间,苏宁易购及深圳国际(0152.HK)同日公告:深圳国际间接全资附属公司深国际(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国际”)、深圳市鲲鹏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鲲鹏资本”)拟以人民币6.92元的每股价格,分别收购苏宁易购8%、15%已发行股份,交易约人民币148亿元。

公告显示,苏宁电器集团及其旗下西藏信托分别将转让6.22亿股股份和2.86亿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9.76%。

该笔股权转让完成后,上市公司原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张近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苏宁控股集团持股比例为16.38%,苏宁电器集团持股比例为5.45%,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淘宝中国”)持股比例为19.99%,鲲鹏资本持股比例为15%,深国际持股比例为8%。

6月初,苏宁易购披露的公告显示,股东苏宁电器集团与江苏国资背景的江苏新新零售创新基金(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新零售基金”)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苏宁电器集团拟将持有的公司5.2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59%)转让给新零售基金,转让价款总额为31.82亿元,每股转让价格为6.12元/股。

其中,新零售基金支付股权转让价款需满足的条件包括:苏宁电器集团股东张近东与新零售基金签署股份回购协议;张近东将其本人持有的上市公司全部限售流通股,转托管至经新零售基金认可的专用账户;张近东以本人持有的上市公司10亿股限售流通股,为其履行回购义务提供质押担保。

苏宁困境何解?


从经营情况看,苏宁易购2014-2019年已连续六年扣非后亏损,即主业亏损,虽然账面上仍维持着利润,主要依靠的是出售资产维持账面盈利。

苏宁易购2020年营业收入合计2522.96亿元,同比下滑6.29%;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2.75亿元,上年同期公司合计盈利98.43亿元。

对此苏宁易购在年报中表示,报告期内企业经营外部环境受疫情影响,消费景气度虽然逐季缓慢回升,但整体发展承压。

2021年一季度,苏宁易购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继续下滑,虽然其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同比扭亏,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亏损幅度较上年同期进一步扩大。

根据公司2021年一季报,报告期内苏宁易购实现营业收入540.05亿元,同比下滑6.63%;实现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4.56亿元,但归属于上市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9.38亿元,去年同期为-5.00亿元。

苏宁易购表示,2021年一季度公司加快对于亏损业务的优化调整,尤其天天快递业务方向的快速转型带来物流亏损有一定减少,且会持续体现效益。

起家于零售业务的苏宁,近年来追求多元化发展,将业务分支延伸至金融、地产、物流、文体等领域,先后通过“买买买”将37家万达百货门店、家乐福中国80%股份收入囊中,投资PPTV、龙珠直播、国际米兰等文体项目,同时不断开发苏宁酒店、写字楼等商业地产项目。

据统计,仅2019年,苏宁就相继完成了对Kakogawa、万达百货、家乐福中国、6家资产管理公司的合并。

苏宁无法逃避的问题是,自去年11月开始,其多次陷入债务违约、资金链问题传闻。这样的传闻背后,其实就是苏宁在快递、零售资产以及文娱领域的大规模并购带来的资金压力:据界面新闻的不完全统计,天天快递、PPTV、米兰足球俱乐部的并购,加上200亿元入股恒大地产等的动作,苏宁在上市公司层面上,累计投资已超过300亿元。

“从多元化经营到集中主业,是过去40年世界大公司发展的主要趋势。”美国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香港大学经济学讲席教授陈志武引用麻省理工大学教授Lawrence Franco的研究结果,从1980年到2000年期间,美国、欧洲、日本前200名企业,多元化经营的比例逐年递减,但集中主业公司的比例逐年递增;欧洲和日本去多元化趋势,比美国要慢上10年左右。

原因在于,世界局势变化快,唯有集中主业经营,才能把火力集中,快速因应。尤其,如果企业在全球化运营,要和各地巿场的龙头公司竞争,业务更需要聚焦,技术发展也更需深入,深入经济取代范畴经济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例如,IBM卖掉硬件业务、西门子出售家电事业、宝洁也砍掉近100个品牌等。

危机发生,现金为王。根据美国南加州大学金融学教授Ran Duchin的研究显示,集中主业的往往比多元化经营的公司,拥有更高的现金比重。这也是2008年金融海啸期间,相比日本及欧州企业,美国公司集中主业经营较多,因而受创较轻。

中国的大型企业目前以多元发展为主,有其原因。陈志武解释,除了经济红利期外,就是融资市场对大公司的偏爱。“但公司大并不等于风险就小,实际上很多时候,公司越大风险越大,”他提醒,尤其面临经济下行时,越是集中主业,武器弹药就越多,就越有可能在激烈的商业战争中存活下来。整理编辑/商周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张近东股份被冻结,股价创近8年新低,苏宁困境何解?

发布日期:2021-06-16 04:18
摘要:截至6月14日苏宁电器集团持有上市公司股份13.01亿股。


【OR  商业新媒体】

苏宁易购又遇危机。

6月15日,苏宁易购早间公告,收到持股5%以上股东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宁电器集团”)提交的《关于股份减持告知函》,因部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触发协议相关条款的约定,2021年6月11日被动减持1,000万股,并预计苏宁电器集团在未来6个月内可能减持本公司股份不超过3.84亿股(占本公司总股本比例 4.12%)。

根据公告,截至6月14日苏宁电器集团持有上市公司股份13.0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98%,苏宁电器集团因部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触发协议约定的违约条款,已经累计导致被动减持2950万股。

同时,苏宁易购透露,接到股东张近东函告,获悉其所持有公司5.8%的股份被司法冻结。

据公告,本次冻结执行人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涉及股份数量为5.4亿股,占张近东持股比例为27.68%,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5.8%。冻结起始日为2021年6月11日,到期日为2024年6月10日。

受上述消息影响,苏宁易购当日低开并以跌停收盘,报5.59元/股。从2015年5月高点至今,苏宁易购股价已跌去近75%,并创近8年来新低。

15日晚间,苏宁易购就张近东所持公司部分股份被冻结原因做出说明。苏宁置业已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法院已受理执行异议。

说明文章称,苏宁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宁置业”)与华能贵诚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能信托”)有笔存续信托贷款合同,融资本金不超过30亿元,分期还本,苏宁置业以其自有物业资产提供抵押担保,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张近东先生及其配偶为上述信托贷款提供担保。华能信托以苏宁置业于2021年2月1日出具的未进行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且未放弃诉讼权利的承诺函,向公证处申请了执行证书。近期,华能信托将上述债权转让给了贵州英铭远晟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英铭远晟”),英铭远晟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申请了公证债权文书的强制执行(案号为(2021)京02执837号),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冻结了张近东先生持有的公司540,181,430股股份。

文章还提及,苏宁置业认为,由于相关公证债权文书执行案所依据的执行证书,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证债权文书执行若干问题的规定要求,已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已于2021年6月11日受理了前述执行异议。

苏宁电器早前被强制执行超30亿


事实上,早在六月初,张近东已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合计30.82亿元。而也就在同一日,苏宁易购第三大股东苏宁电器集团也被该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11月,注册资本约17.14亿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卜扬,经营范围包括家用电器及配件的制造、销售及售后服务;实业投资;电子产品销售等。股东信息显示,该公司由卜扬、张近东共同持股。

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刘玉萍、张近东、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苏宁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也共同被列入为被执行人。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知情人士曾透露,目前仅仅是执行立案阶段,苏宁方面已经正式向北京二中院提出执行异议,现在尚未进入实质执行阶段。

股东层面已多次谋划股权转让

从2020年下半年以来,苏宁就面临着债券到期、现金流吃紧等一系列问题,为解决燃眉之急,苏宁易购还双双引入了深圳国资和江苏国资。

2021年2月28日晚间,苏宁易购及深圳国际(0152.HK)同日公告:深圳国际间接全资附属公司深国际(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国际”)、深圳市鲲鹏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鲲鹏资本”)拟以人民币6.92元的每股价格,分别收购苏宁易购8%、15%已发行股份,交易约人民币148亿元。

公告显示,苏宁电器集团及其旗下西藏信托分别将转让6.22亿股股份和2.86亿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9.76%。

该笔股权转让完成后,上市公司原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张近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苏宁控股集团持股比例为16.38%,苏宁电器集团持股比例为5.45%,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淘宝中国”)持股比例为19.99%,鲲鹏资本持股比例为15%,深国际持股比例为8%。

6月初,苏宁易购披露的公告显示,股东苏宁电器集团与江苏国资背景的江苏新新零售创新基金(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新零售基金”)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苏宁电器集团拟将持有的公司5.2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59%)转让给新零售基金,转让价款总额为31.82亿元,每股转让价格为6.12元/股。

其中,新零售基金支付股权转让价款需满足的条件包括:苏宁电器集团股东张近东与新零售基金签署股份回购协议;张近东将其本人持有的上市公司全部限售流通股,转托管至经新零售基金认可的专用账户;张近东以本人持有的上市公司10亿股限售流通股,为其履行回购义务提供质押担保。

苏宁困境何解?


从经营情况看,苏宁易购2014-2019年已连续六年扣非后亏损,即主业亏损,虽然账面上仍维持着利润,主要依靠的是出售资产维持账面盈利。

苏宁易购2020年营业收入合计2522.96亿元,同比下滑6.29%;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2.75亿元,上年同期公司合计盈利98.43亿元。

对此苏宁易购在年报中表示,报告期内企业经营外部环境受疫情影响,消费景气度虽然逐季缓慢回升,但整体发展承压。

2021年一季度,苏宁易购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继续下滑,虽然其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同比扭亏,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亏损幅度较上年同期进一步扩大。

根据公司2021年一季报,报告期内苏宁易购实现营业收入540.05亿元,同比下滑6.63%;实现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4.56亿元,但归属于上市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9.38亿元,去年同期为-5.00亿元。

苏宁易购表示,2021年一季度公司加快对于亏损业务的优化调整,尤其天天快递业务方向的快速转型带来物流亏损有一定减少,且会持续体现效益。

起家于零售业务的苏宁,近年来追求多元化发展,将业务分支延伸至金融、地产、物流、文体等领域,先后通过“买买买”将37家万达百货门店、家乐福中国80%股份收入囊中,投资PPTV、龙珠直播、国际米兰等文体项目,同时不断开发苏宁酒店、写字楼等商业地产项目。

据统计,仅2019年,苏宁就相继完成了对Kakogawa、万达百货、家乐福中国、6家资产管理公司的合并。

苏宁无法逃避的问题是,自去年11月开始,其多次陷入债务违约、资金链问题传闻。这样的传闻背后,其实就是苏宁在快递、零售资产以及文娱领域的大规模并购带来的资金压力:据界面新闻的不完全统计,天天快递、PPTV、米兰足球俱乐部的并购,加上200亿元入股恒大地产等的动作,苏宁在上市公司层面上,累计投资已超过300亿元。

“从多元化经营到集中主业,是过去40年世界大公司发展的主要趋势。”美国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香港大学经济学讲席教授陈志武引用麻省理工大学教授Lawrence Franco的研究结果,从1980年到2000年期间,美国、欧洲、日本前200名企业,多元化经营的比例逐年递减,但集中主业公司的比例逐年递增;欧洲和日本去多元化趋势,比美国要慢上10年左右。

原因在于,世界局势变化快,唯有集中主业经营,才能把火力集中,快速因应。尤其,如果企业在全球化运营,要和各地巿场的龙头公司竞争,业务更需要聚焦,技术发展也更需深入,深入经济取代范畴经济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例如,IBM卖掉硬件业务、西门子出售家电事业、宝洁也砍掉近100个品牌等。

危机发生,现金为王。根据美国南加州大学金融学教授Ran Duchin的研究显示,集中主业的往往比多元化经营的公司,拥有更高的现金比重。这也是2008年金融海啸期间,相比日本及欧州企业,美国公司集中主业经营较多,因而受创较轻。

中国的大型企业目前以多元发展为主,有其原因。陈志武解释,除了经济红利期外,就是融资市场对大公司的偏爱。“但公司大并不等于风险就小,实际上很多时候,公司越大风险越大,”他提醒,尤其面临经济下行时,越是集中主业,武器弹药就越多,就越有可能在激烈的商业战争中存活下来。整理编辑/商周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