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6月16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美国总统拜登在瑞士日内瓦的首次峰会虽然万众瞩目,却不会是一次气氛友好热情洋溢的会面。



莎拉·赖恩斯福德

【OR  商业新媒体】

6月16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美国总统拜登在瑞士日内瓦的首次峰会虽然万众瞩目,却不会是一次气氛友好热情洋溢的会面。

首先,俄罗斯最近正式将美国列入了 “不友好国家 ”名单。

无论是俄罗斯还是美国都将彼此之间的双边关系形容为“处于谷底”,目前双方都没有向对方派驻大使;俄罗斯高级官员因吞并乌克兰克里米亚和涉嫌干涉美国选举等各种原因而受到美国的制裁;两名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现在被关在俄罗斯监狱,其中一人被指控从事间谍活动而被判刑16年。

除了这些之外更为要紧的还有,今年3月拜登在接受采访时认同采访者说普京是 “杀手”,一时间舆论纷纷。

然而,这两人将首次以总统身份会面。 俄罗斯的一些人认为,能将两人拉到一起会面本身,就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

事关国际地位

莫斯科智库俄罗斯国际问题理事会(RIAC)主任安德烈·库尔图诺夫(Andrei Kortunov)说:“这次峰会从象征意义上来讲很重要,因为它让俄罗斯与美国平起平坐。对普京而言,哪怕只有象征意义也不是毫不重要的。”

这次会议举行之时,拜登入主白宫才刚刚几个月,也是他第一次出国访问,而且普京是应拜登的要求前去会谈的。这对于克里姆林宫来说都是锦上添花的好事。另外,这也是一次正儿八经的真正峰会,不是在举行其他国际活动期间顺水推舟的短暂会面。

尽管拜登行程紧凑,包括周一在布鲁塞尔北约总部举行的多个会议,但人们对拜登欧洲之行的最后一站,即16日与普京的一对一会谈特别感兴趣。

政治分析人士丽丽雅·舍夫索瓦(Lilia Shevtsova)说:“普京肯定希望与美国总统平起平坐。他希望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得到尊重。 普京想展示雄赳赳的气势,想成为大国俱乐部的一员。”

历史和希望

美俄这次选择日内瓦作为峰会地点,让人想起1985年冷战期间的另一次峰会:美国总统里根和苏联最高领导人戈尔巴乔夫的第一次峰会。但是,本次的峰会无论是在两国元首个人关系层面还是在政治解冻前景方面,都没有什么可比和让人期待之处。

如今的白宫说,美国的目标是与俄罗斯建立“稳定”和“可预测”的关系。但是,自从2014年普京派遣武装部队进入克里米亚,从乌克兰吞并这个半岛以来,普京一直走得是让人琢磨不透、神经紧绷的行事风格。

那是俄美关系如今滑落至此番境地的开始。

舍夫索瓦女士分析说:“一个更可行的目标是测试彼此的红线在哪里,彼此都理解认识到对话才是走出关系最低谷的最佳途径。”

她认为:“如果俄美之间不对话,那么俄罗斯将变得更加不可预测。”

口头承诺与实际行动

周末,普京在俄罗斯国家电视台上表示,有一些问题“我们可以与美国合作”,首先是新的核军备控制谈判,另外将与美国讨论包括叙利亚和利比亚在内的地区冲突,还有气候变化问题。

普京说:“如果我们能够建立起就这些问题开展工作的机制,那么我认为这次峰会就没有白费。”

俄罗斯有人认为,俄美之间“外交战争”可能出现休兵的局面:美国近年来驱逐了数十名俄罗斯外交官,并关闭了两个俄罗斯驻美外交领馆;现在美国驻俄罗斯的使领馆将不准聘用本地员工,这意味着包括签证在内的服务将被大幅削减。

最低限度,莫斯科方面的行动可能包括允许其大使回到华盛顿。

美国还将提出在俄罗斯的被捕公民问题,包括2018年被捕并被判定间谍罪成立的保罗·惠兰(Paul Whelan),他一直否认自己是间谍。

俄罗斯最近再次推动与美国的囚犯交换,但开出的条件迄今为止美国不可能满足,而普京单方面做出慷慨的姿态似乎也不太可能。

西方敌对势力

普京最近不遗余力地强调他对西方的看法:敌对势力。

在本月的圣彼得堡经济论坛上,他再次声称,美国想要“遏制”俄罗斯的发展。

几天前,他曾威胁说,任何想“咬”俄罗斯的外国侵略者,都要被“打掉”牙齿,并坚持认为世界有必要对俄罗斯恢复往日地位和力量的现状幡然醒悟。

莫斯科智库俄罗斯国际问题理事会(RIAC)主任安德烈·库尔图诺夫说:“很显然,普京相信美国是对俄罗斯不怀好意的敌对国家,我觉得他的这种看法不会变。”

不过,他认为,俄罗斯很有可能考虑将紧张关系降温减低几度。

降温

库尔图诺夫认为:“作为一个理性的政治家,普京希望减少与美国对抗关系带来的成本和风险。”

这包括经济制裁:最新一轮制裁限制了俄罗斯政府筹集资金的能力,而新的制裁措施可能会进一步深入,在关键的选举年给经济增加压力。

库尔图诺夫说,“俄罗斯公众现在对外交胜利毫无兴趣,不觉得这样的胜利能缓解国内紧迫的社会和经济问题。”

“无论普京想要什么,我认为他不能通过恶化与美国的紧张关系来在俄罗斯国内获得任何利益。”

人权说教避无可避

普京不希望看到、却必须面对的是拜登在人权问题方面对他提出批评,其中包括俄罗斯反对派政治家阿列克谢·纳瓦尔尼的案件:他先是被下毒,现在被羁押。

纳瓦尔尼的反腐败办事处和反腐败基金会刚刚被莫斯科法院以“极端主义”之名被禁,这一裁决本可以很容易地推迟到峰会之后才宣布。

但在峰会之前宣布的这一决定,在时机上似乎是要传递这样一个信息:普京将继续对异议人士决不手软,而美国不要来管闲事。

舍夫索瓦女士干脆预测说:“他俩会各唱各的,拜登会先就纳瓦尔尼和人权唱出批评俄罗斯的前奏,接着普京会唱出反驳,批评美国人权其实也一样糟糕。”

“但这次峰会的举行意味着双方在把人权当作‘开胃菜’互相数落之后,将进入主菜阶段。那就是:让我们还是一起下点功夫缓解紧张局势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美俄峰会前瞻 普京拜登见面的六个重要看点

发布日期:2021-06-16 04:03
摘要:6月16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美国总统拜登在瑞士日内瓦的首次峰会虽然万众瞩目,却不会是一次气氛友好热情洋溢的会面。



莎拉·赖恩斯福德

【OR  商业新媒体】

6月16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美国总统拜登在瑞士日内瓦的首次峰会虽然万众瞩目,却不会是一次气氛友好热情洋溢的会面。

首先,俄罗斯最近正式将美国列入了 “不友好国家 ”名单。

无论是俄罗斯还是美国都将彼此之间的双边关系形容为“处于谷底”,目前双方都没有向对方派驻大使;俄罗斯高级官员因吞并乌克兰克里米亚和涉嫌干涉美国选举等各种原因而受到美国的制裁;两名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现在被关在俄罗斯监狱,其中一人被指控从事间谍活动而被判刑16年。

除了这些之外更为要紧的还有,今年3月拜登在接受采访时认同采访者说普京是 “杀手”,一时间舆论纷纷。

然而,这两人将首次以总统身份会面。 俄罗斯的一些人认为,能将两人拉到一起会面本身,就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

事关国际地位

莫斯科智库俄罗斯国际问题理事会(RIAC)主任安德烈·库尔图诺夫(Andrei Kortunov)说:“这次峰会从象征意义上来讲很重要,因为它让俄罗斯与美国平起平坐。对普京而言,哪怕只有象征意义也不是毫不重要的。”

这次会议举行之时,拜登入主白宫才刚刚几个月,也是他第一次出国访问,而且普京是应拜登的要求前去会谈的。这对于克里姆林宫来说都是锦上添花的好事。另外,这也是一次正儿八经的真正峰会,不是在举行其他国际活动期间顺水推舟的短暂会面。

尽管拜登行程紧凑,包括周一在布鲁塞尔北约总部举行的多个会议,但人们对拜登欧洲之行的最后一站,即16日与普京的一对一会谈特别感兴趣。

政治分析人士丽丽雅·舍夫索瓦(Lilia Shevtsova)说:“普京肯定希望与美国总统平起平坐。他希望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得到尊重。 普京想展示雄赳赳的气势,想成为大国俱乐部的一员。”

历史和希望

美俄这次选择日内瓦作为峰会地点,让人想起1985年冷战期间的另一次峰会:美国总统里根和苏联最高领导人戈尔巴乔夫的第一次峰会。但是,本次的峰会无论是在两国元首个人关系层面还是在政治解冻前景方面,都没有什么可比和让人期待之处。

如今的白宫说,美国的目标是与俄罗斯建立“稳定”和“可预测”的关系。但是,自从2014年普京派遣武装部队进入克里米亚,从乌克兰吞并这个半岛以来,普京一直走得是让人琢磨不透、神经紧绷的行事风格。

那是俄美关系如今滑落至此番境地的开始。

舍夫索瓦女士分析说:“一个更可行的目标是测试彼此的红线在哪里,彼此都理解认识到对话才是走出关系最低谷的最佳途径。”

她认为:“如果俄美之间不对话,那么俄罗斯将变得更加不可预测。”

口头承诺与实际行动

周末,普京在俄罗斯国家电视台上表示,有一些问题“我们可以与美国合作”,首先是新的核军备控制谈判,另外将与美国讨论包括叙利亚和利比亚在内的地区冲突,还有气候变化问题。

普京说:“如果我们能够建立起就这些问题开展工作的机制,那么我认为这次峰会就没有白费。”

俄罗斯有人认为,俄美之间“外交战争”可能出现休兵的局面:美国近年来驱逐了数十名俄罗斯外交官,并关闭了两个俄罗斯驻美外交领馆;现在美国驻俄罗斯的使领馆将不准聘用本地员工,这意味着包括签证在内的服务将被大幅削减。

最低限度,莫斯科方面的行动可能包括允许其大使回到华盛顿。

美国还将提出在俄罗斯的被捕公民问题,包括2018年被捕并被判定间谍罪成立的保罗·惠兰(Paul Whelan),他一直否认自己是间谍。

俄罗斯最近再次推动与美国的囚犯交换,但开出的条件迄今为止美国不可能满足,而普京单方面做出慷慨的姿态似乎也不太可能。

西方敌对势力

普京最近不遗余力地强调他对西方的看法:敌对势力。

在本月的圣彼得堡经济论坛上,他再次声称,美国想要“遏制”俄罗斯的发展。

几天前,他曾威胁说,任何想“咬”俄罗斯的外国侵略者,都要被“打掉”牙齿,并坚持认为世界有必要对俄罗斯恢复往日地位和力量的现状幡然醒悟。

莫斯科智库俄罗斯国际问题理事会(RIAC)主任安德烈·库尔图诺夫说:“很显然,普京相信美国是对俄罗斯不怀好意的敌对国家,我觉得他的这种看法不会变。”

不过,他认为,俄罗斯很有可能考虑将紧张关系降温减低几度。

降温

库尔图诺夫认为:“作为一个理性的政治家,普京希望减少与美国对抗关系带来的成本和风险。”

这包括经济制裁:最新一轮制裁限制了俄罗斯政府筹集资金的能力,而新的制裁措施可能会进一步深入,在关键的选举年给经济增加压力。

库尔图诺夫说,“俄罗斯公众现在对外交胜利毫无兴趣,不觉得这样的胜利能缓解国内紧迫的社会和经济问题。”

“无论普京想要什么,我认为他不能通过恶化与美国的紧张关系来在俄罗斯国内获得任何利益。”

人权说教避无可避

普京不希望看到、却必须面对的是拜登在人权问题方面对他提出批评,其中包括俄罗斯反对派政治家阿列克谢·纳瓦尔尼的案件:他先是被下毒,现在被羁押。

纳瓦尔尼的反腐败办事处和反腐败基金会刚刚被莫斯科法院以“极端主义”之名被禁,这一裁决本可以很容易地推迟到峰会之后才宣布。

但在峰会之前宣布的这一决定,在时机上似乎是要传递这样一个信息:普京将继续对异议人士决不手软,而美国不要来管闲事。

舍夫索瓦女士干脆预测说:“他俩会各唱各的,拜登会先就纳瓦尔尼和人权唱出批评俄罗斯的前奏,接着普京会唱出反驳,批评美国人权其实也一样糟糕。”

“但这次峰会的举行意味着双方在把人权当作‘开胃菜’互相数落之后,将进入主菜阶段。那就是:让我们还是一起下点功夫缓解紧张局势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6月16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美国总统拜登在瑞士日内瓦的首次峰会虽然万众瞩目,却不会是一次气氛友好热情洋溢的会面。



莎拉·赖恩斯福德

【OR  商业新媒体】

6月16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美国总统拜登在瑞士日内瓦的首次峰会虽然万众瞩目,却不会是一次气氛友好热情洋溢的会面。

首先,俄罗斯最近正式将美国列入了 “不友好国家 ”名单。

无论是俄罗斯还是美国都将彼此之间的双边关系形容为“处于谷底”,目前双方都没有向对方派驻大使;俄罗斯高级官员因吞并乌克兰克里米亚和涉嫌干涉美国选举等各种原因而受到美国的制裁;两名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现在被关在俄罗斯监狱,其中一人被指控从事间谍活动而被判刑16年。

除了这些之外更为要紧的还有,今年3月拜登在接受采访时认同采访者说普京是 “杀手”,一时间舆论纷纷。

然而,这两人将首次以总统身份会面。 俄罗斯的一些人认为,能将两人拉到一起会面本身,就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

事关国际地位

莫斯科智库俄罗斯国际问题理事会(RIAC)主任安德烈·库尔图诺夫(Andrei Kortunov)说:“这次峰会从象征意义上来讲很重要,因为它让俄罗斯与美国平起平坐。对普京而言,哪怕只有象征意义也不是毫不重要的。”

这次会议举行之时,拜登入主白宫才刚刚几个月,也是他第一次出国访问,而且普京是应拜登的要求前去会谈的。这对于克里姆林宫来说都是锦上添花的好事。另外,这也是一次正儿八经的真正峰会,不是在举行其他国际活动期间顺水推舟的短暂会面。

尽管拜登行程紧凑,包括周一在布鲁塞尔北约总部举行的多个会议,但人们对拜登欧洲之行的最后一站,即16日与普京的一对一会谈特别感兴趣。

政治分析人士丽丽雅·舍夫索瓦(Lilia Shevtsova)说:“普京肯定希望与美国总统平起平坐。他希望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得到尊重。 普京想展示雄赳赳的气势,想成为大国俱乐部的一员。”

历史和希望

美俄这次选择日内瓦作为峰会地点,让人想起1985年冷战期间的另一次峰会:美国总统里根和苏联最高领导人戈尔巴乔夫的第一次峰会。但是,本次的峰会无论是在两国元首个人关系层面还是在政治解冻前景方面,都没有什么可比和让人期待之处。

如今的白宫说,美国的目标是与俄罗斯建立“稳定”和“可预测”的关系。但是,自从2014年普京派遣武装部队进入克里米亚,从乌克兰吞并这个半岛以来,普京一直走得是让人琢磨不透、神经紧绷的行事风格。

那是俄美关系如今滑落至此番境地的开始。

舍夫索瓦女士分析说:“一个更可行的目标是测试彼此的红线在哪里,彼此都理解认识到对话才是走出关系最低谷的最佳途径。”

她认为:“如果俄美之间不对话,那么俄罗斯将变得更加不可预测。”

口头承诺与实际行动

周末,普京在俄罗斯国家电视台上表示,有一些问题“我们可以与美国合作”,首先是新的核军备控制谈判,另外将与美国讨论包括叙利亚和利比亚在内的地区冲突,还有气候变化问题。

普京说:“如果我们能够建立起就这些问题开展工作的机制,那么我认为这次峰会就没有白费。”

俄罗斯有人认为,俄美之间“外交战争”可能出现休兵的局面:美国近年来驱逐了数十名俄罗斯外交官,并关闭了两个俄罗斯驻美外交领馆;现在美国驻俄罗斯的使领馆将不准聘用本地员工,这意味着包括签证在内的服务将被大幅削减。

最低限度,莫斯科方面的行动可能包括允许其大使回到华盛顿。

美国还将提出在俄罗斯的被捕公民问题,包括2018年被捕并被判定间谍罪成立的保罗·惠兰(Paul Whelan),他一直否认自己是间谍。

俄罗斯最近再次推动与美国的囚犯交换,但开出的条件迄今为止美国不可能满足,而普京单方面做出慷慨的姿态似乎也不太可能。

西方敌对势力

普京最近不遗余力地强调他对西方的看法:敌对势力。

在本月的圣彼得堡经济论坛上,他再次声称,美国想要“遏制”俄罗斯的发展。

几天前,他曾威胁说,任何想“咬”俄罗斯的外国侵略者,都要被“打掉”牙齿,并坚持认为世界有必要对俄罗斯恢复往日地位和力量的现状幡然醒悟。

莫斯科智库俄罗斯国际问题理事会(RIAC)主任安德烈·库尔图诺夫说:“很显然,普京相信美国是对俄罗斯不怀好意的敌对国家,我觉得他的这种看法不会变。”

不过,他认为,俄罗斯很有可能考虑将紧张关系降温减低几度。

降温

库尔图诺夫认为:“作为一个理性的政治家,普京希望减少与美国对抗关系带来的成本和风险。”

这包括经济制裁:最新一轮制裁限制了俄罗斯政府筹集资金的能力,而新的制裁措施可能会进一步深入,在关键的选举年给经济增加压力。

库尔图诺夫说,“俄罗斯公众现在对外交胜利毫无兴趣,不觉得这样的胜利能缓解国内紧迫的社会和经济问题。”

“无论普京想要什么,我认为他不能通过恶化与美国的紧张关系来在俄罗斯国内获得任何利益。”

人权说教避无可避

普京不希望看到、却必须面对的是拜登在人权问题方面对他提出批评,其中包括俄罗斯反对派政治家阿列克谢·纳瓦尔尼的案件:他先是被下毒,现在被羁押。

纳瓦尔尼的反腐败办事处和反腐败基金会刚刚被莫斯科法院以“极端主义”之名被禁,这一裁决本可以很容易地推迟到峰会之后才宣布。

但在峰会之前宣布的这一决定,在时机上似乎是要传递这样一个信息:普京将继续对异议人士决不手软,而美国不要来管闲事。

舍夫索瓦女士干脆预测说:“他俩会各唱各的,拜登会先就纳瓦尔尼和人权唱出批评俄罗斯的前奏,接着普京会唱出反驳,批评美国人权其实也一样糟糕。”

“但这次峰会的举行意味着双方在把人权当作‘开胃菜’互相数落之后,将进入主菜阶段。那就是:让我们还是一起下点功夫缓解紧张局势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美俄峰会前瞻 普京拜登见面的六个重要看点

发布日期:2021-06-16 04:03
摘要:6月16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美国总统拜登在瑞士日内瓦的首次峰会虽然万众瞩目,却不会是一次气氛友好热情洋溢的会面。



莎拉·赖恩斯福德

【OR  商业新媒体】

6月16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美国总统拜登在瑞士日内瓦的首次峰会虽然万众瞩目,却不会是一次气氛友好热情洋溢的会面。

首先,俄罗斯最近正式将美国列入了 “不友好国家 ”名单。

无论是俄罗斯还是美国都将彼此之间的双边关系形容为“处于谷底”,目前双方都没有向对方派驻大使;俄罗斯高级官员因吞并乌克兰克里米亚和涉嫌干涉美国选举等各种原因而受到美国的制裁;两名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现在被关在俄罗斯监狱,其中一人被指控从事间谍活动而被判刑16年。

除了这些之外更为要紧的还有,今年3月拜登在接受采访时认同采访者说普京是 “杀手”,一时间舆论纷纷。

然而,这两人将首次以总统身份会面。 俄罗斯的一些人认为,能将两人拉到一起会面本身,就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

事关国际地位

莫斯科智库俄罗斯国际问题理事会(RIAC)主任安德烈·库尔图诺夫(Andrei Kortunov)说:“这次峰会从象征意义上来讲很重要,因为它让俄罗斯与美国平起平坐。对普京而言,哪怕只有象征意义也不是毫不重要的。”

这次会议举行之时,拜登入主白宫才刚刚几个月,也是他第一次出国访问,而且普京是应拜登的要求前去会谈的。这对于克里姆林宫来说都是锦上添花的好事。另外,这也是一次正儿八经的真正峰会,不是在举行其他国际活动期间顺水推舟的短暂会面。

尽管拜登行程紧凑,包括周一在布鲁塞尔北约总部举行的多个会议,但人们对拜登欧洲之行的最后一站,即16日与普京的一对一会谈特别感兴趣。

政治分析人士丽丽雅·舍夫索瓦(Lilia Shevtsova)说:“普京肯定希望与美国总统平起平坐。他希望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得到尊重。 普京想展示雄赳赳的气势,想成为大国俱乐部的一员。”

历史和希望

美俄这次选择日内瓦作为峰会地点,让人想起1985年冷战期间的另一次峰会:美国总统里根和苏联最高领导人戈尔巴乔夫的第一次峰会。但是,本次的峰会无论是在两国元首个人关系层面还是在政治解冻前景方面,都没有什么可比和让人期待之处。

如今的白宫说,美国的目标是与俄罗斯建立“稳定”和“可预测”的关系。但是,自从2014年普京派遣武装部队进入克里米亚,从乌克兰吞并这个半岛以来,普京一直走得是让人琢磨不透、神经紧绷的行事风格。

那是俄美关系如今滑落至此番境地的开始。

舍夫索瓦女士分析说:“一个更可行的目标是测试彼此的红线在哪里,彼此都理解认识到对话才是走出关系最低谷的最佳途径。”

她认为:“如果俄美之间不对话,那么俄罗斯将变得更加不可预测。”

口头承诺与实际行动

周末,普京在俄罗斯国家电视台上表示,有一些问题“我们可以与美国合作”,首先是新的核军备控制谈判,另外将与美国讨论包括叙利亚和利比亚在内的地区冲突,还有气候变化问题。

普京说:“如果我们能够建立起就这些问题开展工作的机制,那么我认为这次峰会就没有白费。”

俄罗斯有人认为,俄美之间“外交战争”可能出现休兵的局面:美国近年来驱逐了数十名俄罗斯外交官,并关闭了两个俄罗斯驻美外交领馆;现在美国驻俄罗斯的使领馆将不准聘用本地员工,这意味着包括签证在内的服务将被大幅削减。

最低限度,莫斯科方面的行动可能包括允许其大使回到华盛顿。

美国还将提出在俄罗斯的被捕公民问题,包括2018年被捕并被判定间谍罪成立的保罗·惠兰(Paul Whelan),他一直否认自己是间谍。

俄罗斯最近再次推动与美国的囚犯交换,但开出的条件迄今为止美国不可能满足,而普京单方面做出慷慨的姿态似乎也不太可能。

西方敌对势力

普京最近不遗余力地强调他对西方的看法:敌对势力。

在本月的圣彼得堡经济论坛上,他再次声称,美国想要“遏制”俄罗斯的发展。

几天前,他曾威胁说,任何想“咬”俄罗斯的外国侵略者,都要被“打掉”牙齿,并坚持认为世界有必要对俄罗斯恢复往日地位和力量的现状幡然醒悟。

莫斯科智库俄罗斯国际问题理事会(RIAC)主任安德烈·库尔图诺夫说:“很显然,普京相信美国是对俄罗斯不怀好意的敌对国家,我觉得他的这种看法不会变。”

不过,他认为,俄罗斯很有可能考虑将紧张关系降温减低几度。

降温

库尔图诺夫认为:“作为一个理性的政治家,普京希望减少与美国对抗关系带来的成本和风险。”

这包括经济制裁:最新一轮制裁限制了俄罗斯政府筹集资金的能力,而新的制裁措施可能会进一步深入,在关键的选举年给经济增加压力。

库尔图诺夫说,“俄罗斯公众现在对外交胜利毫无兴趣,不觉得这样的胜利能缓解国内紧迫的社会和经济问题。”

“无论普京想要什么,我认为他不能通过恶化与美国的紧张关系来在俄罗斯国内获得任何利益。”

人权说教避无可避

普京不希望看到、却必须面对的是拜登在人权问题方面对他提出批评,其中包括俄罗斯反对派政治家阿列克谢·纳瓦尔尼的案件:他先是被下毒,现在被羁押。

纳瓦尔尼的反腐败办事处和反腐败基金会刚刚被莫斯科法院以“极端主义”之名被禁,这一裁决本可以很容易地推迟到峰会之后才宣布。

但在峰会之前宣布的这一决定,在时机上似乎是要传递这样一个信息:普京将继续对异议人士决不手软,而美国不要来管闲事。

舍夫索瓦女士干脆预测说:“他俩会各唱各的,拜登会先就纳瓦尔尼和人权唱出批评俄罗斯的前奏,接着普京会唱出反驳,批评美国人权其实也一样糟糕。”

“但这次峰会的举行意味着双方在把人权当作‘开胃菜’互相数落之后,将进入主菜阶段。那就是:让我们还是一起下点功夫缓解紧张局势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