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亚行新的能源政策草案明确排除煤炭,并提出支持电气化基础设施建设和有助于新能源技术发展的制度改革,但也为天然气项目留了道“门缝”。



普拉尚特•瓦泽

【OR  商业新媒体】

5月7日,亚洲开发银行(ADB,以下简称“亚行”)发布了一份修改后的能源政策征求意见稿,这是该政策自2009年以来的首次全面调整。

在能源领域,十年是很长的一段时间。2010年至2019年间,大规模太阳能发电成本下降了80%(至0.068美元/千瓦时),陆上风电成本下降了60%(至0.053美元/千瓦时)。现在两者都低于新建煤炭和天然气发电设施的平准化(即整个生命周期的)成本。

2015年《巴黎协定》促使亚行的许多成员国制定了碳目标,其中一些成员国,比如中国,还设置了碳中和目标。通常倾向于看好化石燃料前景的国际能源署(IEA)如今也同意为了实现一个净零排放的世界,应该停止对没有使用碳捕获和封存技术的(“unabated”)新化石燃料项目进行投资。国际能源署发布的新的2050年净零碳排放情境预测,全球每年的投资需求为3.5万亿美元,其中大部分需求来自快速增长的亚洲经济体。

国际能源署的既定政策情境(Stated Policies Scenario)预计,2019年至2030年间,中国、印度和东南亚的一次能源需求将在目前33亿吨油当量的基础上再增长6.2亿吨油当量。这一增长率是非洲、中东、南美洲和中美洲等其他发展中地区总和的两倍。

亚行对亚洲化石燃料使用的增加功不可没。尽管自2013年以来,亚行没有再资助过新的煤炭项目,但其旧政策并未正式将其排除在投资范围之外。与此同时,根据“石油变革国际”(Oil Change International)的统计,2015年以来,该行不仅为天然气项目提供了47亿美元的贷款,还为其招揽私人融资。直到2019年,该行还为印尼176万千瓦的爪哇1号(Jawa-1)天然气发电厂提供了1.85亿美元的贷款,并以此撬动了日本海外援助LEAP计划1.2亿美元的平行贷款。同年,亚行还向泰国的罗勇府洛察纳2号(Rojana Rayong 2)天然气发电厂提供贷款5000万美元,这座250万千瓦的电厂造价总共11亿美元。

新的能源政策草案确定了能源转型的四个目标,可以总结如下:

•通过激励措施和更好的政策支持提高终端使用能效;

•利用数字技术帮助整合可再生能源,推动能源系统的低碳和零碳转型;

•实现交通、工业和室内空间制冷供热部门的电气化;

•鼓励分布式可再生能源供应商。

草案保留了禁止为“任何煤炭开采和石油与天然气田的勘探、钻探或开采活动”提供资金的现有政策。一个对旧版政策的微调是不再支持与发电厂经济挂钩的自备煤矿,以及为了健康、安全或环境治理目的而对现有煤矿进行的投资。

在发电方面,旧政策允许亚行“有选择地支持采用清洁技术的燃煤发电项目”。而新政策则对煤炭毫不含糊,这会令许多活动家感到欣慰:“亚行不会为任何新的燃煤发电和供热项目或与新增煤电相关的任何设施提供资金”。亚行打算在煤电项目方面扮演的仅有角色是支持清除电厂和区域供热项目的碳排放。

变化最显著的是有关天然气项目的政策。旧政策允许在取代燃煤发电的前提下为天然气发电提供资金,这是基于这样一种普遍观点,即太阳能光伏发电成本太高,无法为亚行的发展中成员国做出具有成本效益的贡献。新政策对天然气仍持宽松态度:“亚行可为天然气项目(包括输配气管道、液化天然气接收站、储存设施、燃气电厂、取暖和烹饪用天然气)提供融资”,但项目必须同时满足下列五个条件:

1.以前没有能源的人提供能源,或替代更加落后的能源(如用天然气炉灶代替传统的生物质炉灶);

2.若有成本效益高的可再生能源替代品,就不采用天然气(即可再生能源加存储优于天然气);

3.使用国际上最好的技术;

4.如果是天然气发电,那么该项目可带来电网排放的净减少(如用天然气替代柴油或煤电);

5.与在本世纪中叶达到碳中和相一致。

其中,条件2要求该项目证明其比当地可再生能源加存储更加经济,并在进行投资可行性分析时将每吨二氧化碳36.30美元(并且还在上升)的“社会碳成本”考虑进去。但是,必须包含存储成本似乎是不必要的。如果发电厂与电网相连,间歇性可再生能源的占有率较低,就不需要就地储存。

条件5要求新的化石燃料电厂评估其资产在整个生命周期的“搁浅”风险,因为其持续使用可能使国家偏离净零轨道。这两项限制性条款结合起来很可能会让亚行停止为大多数天然气发电项目提供资金,除了作为孤立电网上可再生能源的备用。

到本世纪中叶实现净零排放的目标,促成了其他一些重要改变。这项政策所显示的另一个重大方向转变是,实现供热的电气化,以及通过投资于电动汽车和电力大众运输系统的基础设施实现交通运输的电气化。这些项目虽然将大幅减少天然气和石油需求,但同时也令进一步扩大和加强电网成为必要。

净零经济还设想,电力储存将随着电池成本的下降而扮演大得多的角色,此外,为难以减排的产业准备的绿氢和其他合成燃料,以及能够稳定间歇性可再生能源供应的电网管理系统也都会变得日益重要。实现这些目标的关键不在投资,而是通过监管改革允许技术在发展中国家竞争。亚行提议支持各国制定战略,以帮助这些技术推广,同时确保电力市场、碳定价和城市规划方面的监管改革。

目前亚洲化石燃料的使用量巨大,其预期增长令人担忧。要扭转化石燃料经济背后的势能和现有的行业优势将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亚行的新能源政策力求体现新的经济和政治优先考量,但它同时也必须在政治上谨慎行事——这正是为什么它继续支持天然气。该行最大的联合股东日本就有许多显赫的化石燃料技术供应商和融资机构,而本轮政策调整正在将这些技术边缘化。

亚行的能源政策草案明确对煤炭融资说不,跟随了国际金融公司(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oration)的步伐,后者于2020年9月承诺将停止对热煤的股权投资和贷款。这份政策草案让天然气融资受制于五项严格的检验,但这些要求是否事实上为亚行资助新的天然气项目提供了太多的回旋余地,无疑将成为草案征求意见期间气候运动界关注的焦点。

亚洲另一家重要的多边开发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简称“亚投行”)将面临压力,要求其同样取消化石燃料融资,帮助各国实现净零碳转型。亚投行在2018年制定的能源政策看起来已经落后于同行。其政策写道:“在许多国家,燃气发电将成为这种转型的一部分。如果碳效率高的燃油和燃煤发电厂取代了现有效率较低的发电能力,或对系统的可靠性和完整性至关重要,或在特定案例中没有可行或可负担的替代方案,就将被纳入考虑”。

多边开发银行以其低息资金和声望,对其发展中成员国具有巨大的影响力。它们必须在如何使用自己的权力上保持透明,以确保可被问责。■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亚洲开发银行将不再支持煤炭项目

发布日期:2021-06-15 08:15
摘要:亚行新的能源政策草案明确排除煤炭,并提出支持电气化基础设施建设和有助于新能源技术发展的制度改革,但也为天然气项目留了道“门缝”。



普拉尚特•瓦泽

【OR  商业新媒体】

5月7日,亚洲开发银行(ADB,以下简称“亚行”)发布了一份修改后的能源政策征求意见稿,这是该政策自2009年以来的首次全面调整。

在能源领域,十年是很长的一段时间。2010年至2019年间,大规模太阳能发电成本下降了80%(至0.068美元/千瓦时),陆上风电成本下降了60%(至0.053美元/千瓦时)。现在两者都低于新建煤炭和天然气发电设施的平准化(即整个生命周期的)成本。

2015年《巴黎协定》促使亚行的许多成员国制定了碳目标,其中一些成员国,比如中国,还设置了碳中和目标。通常倾向于看好化石燃料前景的国际能源署(IEA)如今也同意为了实现一个净零排放的世界,应该停止对没有使用碳捕获和封存技术的(“unabated”)新化石燃料项目进行投资。国际能源署发布的新的2050年净零碳排放情境预测,全球每年的投资需求为3.5万亿美元,其中大部分需求来自快速增长的亚洲经济体。

国际能源署的既定政策情境(Stated Policies Scenario)预计,2019年至2030年间,中国、印度和东南亚的一次能源需求将在目前33亿吨油当量的基础上再增长6.2亿吨油当量。这一增长率是非洲、中东、南美洲和中美洲等其他发展中地区总和的两倍。

亚行对亚洲化石燃料使用的增加功不可没。尽管自2013年以来,亚行没有再资助过新的煤炭项目,但其旧政策并未正式将其排除在投资范围之外。与此同时,根据“石油变革国际”(Oil Change International)的统计,2015年以来,该行不仅为天然气项目提供了47亿美元的贷款,还为其招揽私人融资。直到2019年,该行还为印尼176万千瓦的爪哇1号(Jawa-1)天然气发电厂提供了1.85亿美元的贷款,并以此撬动了日本海外援助LEAP计划1.2亿美元的平行贷款。同年,亚行还向泰国的罗勇府洛察纳2号(Rojana Rayong 2)天然气发电厂提供贷款5000万美元,这座250万千瓦的电厂造价总共11亿美元。

新的能源政策草案确定了能源转型的四个目标,可以总结如下:

•通过激励措施和更好的政策支持提高终端使用能效;

•利用数字技术帮助整合可再生能源,推动能源系统的低碳和零碳转型;

•实现交通、工业和室内空间制冷供热部门的电气化;

•鼓励分布式可再生能源供应商。

草案保留了禁止为“任何煤炭开采和石油与天然气田的勘探、钻探或开采活动”提供资金的现有政策。一个对旧版政策的微调是不再支持与发电厂经济挂钩的自备煤矿,以及为了健康、安全或环境治理目的而对现有煤矿进行的投资。

在发电方面,旧政策允许亚行“有选择地支持采用清洁技术的燃煤发电项目”。而新政策则对煤炭毫不含糊,这会令许多活动家感到欣慰:“亚行不会为任何新的燃煤发电和供热项目或与新增煤电相关的任何设施提供资金”。亚行打算在煤电项目方面扮演的仅有角色是支持清除电厂和区域供热项目的碳排放。

变化最显著的是有关天然气项目的政策。旧政策允许在取代燃煤发电的前提下为天然气发电提供资金,这是基于这样一种普遍观点,即太阳能光伏发电成本太高,无法为亚行的发展中成员国做出具有成本效益的贡献。新政策对天然气仍持宽松态度:“亚行可为天然气项目(包括输配气管道、液化天然气接收站、储存设施、燃气电厂、取暖和烹饪用天然气)提供融资”,但项目必须同时满足下列五个条件:

1.以前没有能源的人提供能源,或替代更加落后的能源(如用天然气炉灶代替传统的生物质炉灶);

2.若有成本效益高的可再生能源替代品,就不采用天然气(即可再生能源加存储优于天然气);

3.使用国际上最好的技术;

4.如果是天然气发电,那么该项目可带来电网排放的净减少(如用天然气替代柴油或煤电);

5.与在本世纪中叶达到碳中和相一致。

其中,条件2要求该项目证明其比当地可再生能源加存储更加经济,并在进行投资可行性分析时将每吨二氧化碳36.30美元(并且还在上升)的“社会碳成本”考虑进去。但是,必须包含存储成本似乎是不必要的。如果发电厂与电网相连,间歇性可再生能源的占有率较低,就不需要就地储存。

条件5要求新的化石燃料电厂评估其资产在整个生命周期的“搁浅”风险,因为其持续使用可能使国家偏离净零轨道。这两项限制性条款结合起来很可能会让亚行停止为大多数天然气发电项目提供资金,除了作为孤立电网上可再生能源的备用。

到本世纪中叶实现净零排放的目标,促成了其他一些重要改变。这项政策所显示的另一个重大方向转变是,实现供热的电气化,以及通过投资于电动汽车和电力大众运输系统的基础设施实现交通运输的电气化。这些项目虽然将大幅减少天然气和石油需求,但同时也令进一步扩大和加强电网成为必要。

净零经济还设想,电力储存将随着电池成本的下降而扮演大得多的角色,此外,为难以减排的产业准备的绿氢和其他合成燃料,以及能够稳定间歇性可再生能源供应的电网管理系统也都会变得日益重要。实现这些目标的关键不在投资,而是通过监管改革允许技术在发展中国家竞争。亚行提议支持各国制定战略,以帮助这些技术推广,同时确保电力市场、碳定价和城市规划方面的监管改革。

目前亚洲化石燃料的使用量巨大,其预期增长令人担忧。要扭转化石燃料经济背后的势能和现有的行业优势将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亚行的新能源政策力求体现新的经济和政治优先考量,但它同时也必须在政治上谨慎行事——这正是为什么它继续支持天然气。该行最大的联合股东日本就有许多显赫的化石燃料技术供应商和融资机构,而本轮政策调整正在将这些技术边缘化。

亚行的能源政策草案明确对煤炭融资说不,跟随了国际金融公司(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oration)的步伐,后者于2020年9月承诺将停止对热煤的股权投资和贷款。这份政策草案让天然气融资受制于五项严格的检验,但这些要求是否事实上为亚行资助新的天然气项目提供了太多的回旋余地,无疑将成为草案征求意见期间气候运动界关注的焦点。

亚洲另一家重要的多边开发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简称“亚投行”)将面临压力,要求其同样取消化石燃料融资,帮助各国实现净零碳转型。亚投行在2018年制定的能源政策看起来已经落后于同行。其政策写道:“在许多国家,燃气发电将成为这种转型的一部分。如果碳效率高的燃油和燃煤发电厂取代了现有效率较低的发电能力,或对系统的可靠性和完整性至关重要,或在特定案例中没有可行或可负担的替代方案,就将被纳入考虑”。

多边开发银行以其低息资金和声望,对其发展中成员国具有巨大的影响力。它们必须在如何使用自己的权力上保持透明,以确保可被问责。■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亚行新的能源政策草案明确排除煤炭,并提出支持电气化基础设施建设和有助于新能源技术发展的制度改革,但也为天然气项目留了道“门缝”。



普拉尚特•瓦泽

【OR  商业新媒体】

5月7日,亚洲开发银行(ADB,以下简称“亚行”)发布了一份修改后的能源政策征求意见稿,这是该政策自2009年以来的首次全面调整。

在能源领域,十年是很长的一段时间。2010年至2019年间,大规模太阳能发电成本下降了80%(至0.068美元/千瓦时),陆上风电成本下降了60%(至0.053美元/千瓦时)。现在两者都低于新建煤炭和天然气发电设施的平准化(即整个生命周期的)成本。

2015年《巴黎协定》促使亚行的许多成员国制定了碳目标,其中一些成员国,比如中国,还设置了碳中和目标。通常倾向于看好化石燃料前景的国际能源署(IEA)如今也同意为了实现一个净零排放的世界,应该停止对没有使用碳捕获和封存技术的(“unabated”)新化石燃料项目进行投资。国际能源署发布的新的2050年净零碳排放情境预测,全球每年的投资需求为3.5万亿美元,其中大部分需求来自快速增长的亚洲经济体。

国际能源署的既定政策情境(Stated Policies Scenario)预计,2019年至2030年间,中国、印度和东南亚的一次能源需求将在目前33亿吨油当量的基础上再增长6.2亿吨油当量。这一增长率是非洲、中东、南美洲和中美洲等其他发展中地区总和的两倍。

亚行对亚洲化石燃料使用的增加功不可没。尽管自2013年以来,亚行没有再资助过新的煤炭项目,但其旧政策并未正式将其排除在投资范围之外。与此同时,根据“石油变革国际”(Oil Change International)的统计,2015年以来,该行不仅为天然气项目提供了47亿美元的贷款,还为其招揽私人融资。直到2019年,该行还为印尼176万千瓦的爪哇1号(Jawa-1)天然气发电厂提供了1.85亿美元的贷款,并以此撬动了日本海外援助LEAP计划1.2亿美元的平行贷款。同年,亚行还向泰国的罗勇府洛察纳2号(Rojana Rayong 2)天然气发电厂提供贷款5000万美元,这座250万千瓦的电厂造价总共11亿美元。

新的能源政策草案确定了能源转型的四个目标,可以总结如下:

•通过激励措施和更好的政策支持提高终端使用能效;

•利用数字技术帮助整合可再生能源,推动能源系统的低碳和零碳转型;

•实现交通、工业和室内空间制冷供热部门的电气化;

•鼓励分布式可再生能源供应商。

草案保留了禁止为“任何煤炭开采和石油与天然气田的勘探、钻探或开采活动”提供资金的现有政策。一个对旧版政策的微调是不再支持与发电厂经济挂钩的自备煤矿,以及为了健康、安全或环境治理目的而对现有煤矿进行的投资。

在发电方面,旧政策允许亚行“有选择地支持采用清洁技术的燃煤发电项目”。而新政策则对煤炭毫不含糊,这会令许多活动家感到欣慰:“亚行不会为任何新的燃煤发电和供热项目或与新增煤电相关的任何设施提供资金”。亚行打算在煤电项目方面扮演的仅有角色是支持清除电厂和区域供热项目的碳排放。

变化最显著的是有关天然气项目的政策。旧政策允许在取代燃煤发电的前提下为天然气发电提供资金,这是基于这样一种普遍观点,即太阳能光伏发电成本太高,无法为亚行的发展中成员国做出具有成本效益的贡献。新政策对天然气仍持宽松态度:“亚行可为天然气项目(包括输配气管道、液化天然气接收站、储存设施、燃气电厂、取暖和烹饪用天然气)提供融资”,但项目必须同时满足下列五个条件:

1.以前没有能源的人提供能源,或替代更加落后的能源(如用天然气炉灶代替传统的生物质炉灶);

2.若有成本效益高的可再生能源替代品,就不采用天然气(即可再生能源加存储优于天然气);

3.使用国际上最好的技术;

4.如果是天然气发电,那么该项目可带来电网排放的净减少(如用天然气替代柴油或煤电);

5.与在本世纪中叶达到碳中和相一致。

其中,条件2要求该项目证明其比当地可再生能源加存储更加经济,并在进行投资可行性分析时将每吨二氧化碳36.30美元(并且还在上升)的“社会碳成本”考虑进去。但是,必须包含存储成本似乎是不必要的。如果发电厂与电网相连,间歇性可再生能源的占有率较低,就不需要就地储存。

条件5要求新的化石燃料电厂评估其资产在整个生命周期的“搁浅”风险,因为其持续使用可能使国家偏离净零轨道。这两项限制性条款结合起来很可能会让亚行停止为大多数天然气发电项目提供资金,除了作为孤立电网上可再生能源的备用。

到本世纪中叶实现净零排放的目标,促成了其他一些重要改变。这项政策所显示的另一个重大方向转变是,实现供热的电气化,以及通过投资于电动汽车和电力大众运输系统的基础设施实现交通运输的电气化。这些项目虽然将大幅减少天然气和石油需求,但同时也令进一步扩大和加强电网成为必要。

净零经济还设想,电力储存将随着电池成本的下降而扮演大得多的角色,此外,为难以减排的产业准备的绿氢和其他合成燃料,以及能够稳定间歇性可再生能源供应的电网管理系统也都会变得日益重要。实现这些目标的关键不在投资,而是通过监管改革允许技术在发展中国家竞争。亚行提议支持各国制定战略,以帮助这些技术推广,同时确保电力市场、碳定价和城市规划方面的监管改革。

目前亚洲化石燃料的使用量巨大,其预期增长令人担忧。要扭转化石燃料经济背后的势能和现有的行业优势将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亚行的新能源政策力求体现新的经济和政治优先考量,但它同时也必须在政治上谨慎行事——这正是为什么它继续支持天然气。该行最大的联合股东日本就有许多显赫的化石燃料技术供应商和融资机构,而本轮政策调整正在将这些技术边缘化。

亚行的能源政策草案明确对煤炭融资说不,跟随了国际金融公司(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oration)的步伐,后者于2020年9月承诺将停止对热煤的股权投资和贷款。这份政策草案让天然气融资受制于五项严格的检验,但这些要求是否事实上为亚行资助新的天然气项目提供了太多的回旋余地,无疑将成为草案征求意见期间气候运动界关注的焦点。

亚洲另一家重要的多边开发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简称“亚投行”)将面临压力,要求其同样取消化石燃料融资,帮助各国实现净零碳转型。亚投行在2018年制定的能源政策看起来已经落后于同行。其政策写道:“在许多国家,燃气发电将成为这种转型的一部分。如果碳效率高的燃油和燃煤发电厂取代了现有效率较低的发电能力,或对系统的可靠性和完整性至关重要,或在特定案例中没有可行或可负担的替代方案,就将被纳入考虑”。

多边开发银行以其低息资金和声望,对其发展中成员国具有巨大的影响力。它们必须在如何使用自己的权力上保持透明,以确保可被问责。■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亚洲开发银行将不再支持煤炭项目

发布日期:2021-06-15 08:15
摘要:亚行新的能源政策草案明确排除煤炭,并提出支持电气化基础设施建设和有助于新能源技术发展的制度改革,但也为天然气项目留了道“门缝”。



普拉尚特•瓦泽

【OR  商业新媒体】

5月7日,亚洲开发银行(ADB,以下简称“亚行”)发布了一份修改后的能源政策征求意见稿,这是该政策自2009年以来的首次全面调整。

在能源领域,十年是很长的一段时间。2010年至2019年间,大规模太阳能发电成本下降了80%(至0.068美元/千瓦时),陆上风电成本下降了60%(至0.053美元/千瓦时)。现在两者都低于新建煤炭和天然气发电设施的平准化(即整个生命周期的)成本。

2015年《巴黎协定》促使亚行的许多成员国制定了碳目标,其中一些成员国,比如中国,还设置了碳中和目标。通常倾向于看好化石燃料前景的国际能源署(IEA)如今也同意为了实现一个净零排放的世界,应该停止对没有使用碳捕获和封存技术的(“unabated”)新化石燃料项目进行投资。国际能源署发布的新的2050年净零碳排放情境预测,全球每年的投资需求为3.5万亿美元,其中大部分需求来自快速增长的亚洲经济体。

国际能源署的既定政策情境(Stated Policies Scenario)预计,2019年至2030年间,中国、印度和东南亚的一次能源需求将在目前33亿吨油当量的基础上再增长6.2亿吨油当量。这一增长率是非洲、中东、南美洲和中美洲等其他发展中地区总和的两倍。

亚行对亚洲化石燃料使用的增加功不可没。尽管自2013年以来,亚行没有再资助过新的煤炭项目,但其旧政策并未正式将其排除在投资范围之外。与此同时,根据“石油变革国际”(Oil Change International)的统计,2015年以来,该行不仅为天然气项目提供了47亿美元的贷款,还为其招揽私人融资。直到2019年,该行还为印尼176万千瓦的爪哇1号(Jawa-1)天然气发电厂提供了1.85亿美元的贷款,并以此撬动了日本海外援助LEAP计划1.2亿美元的平行贷款。同年,亚行还向泰国的罗勇府洛察纳2号(Rojana Rayong 2)天然气发电厂提供贷款5000万美元,这座250万千瓦的电厂造价总共11亿美元。

新的能源政策草案确定了能源转型的四个目标,可以总结如下:

•通过激励措施和更好的政策支持提高终端使用能效;

•利用数字技术帮助整合可再生能源,推动能源系统的低碳和零碳转型;

•实现交通、工业和室内空间制冷供热部门的电气化;

•鼓励分布式可再生能源供应商。

草案保留了禁止为“任何煤炭开采和石油与天然气田的勘探、钻探或开采活动”提供资金的现有政策。一个对旧版政策的微调是不再支持与发电厂经济挂钩的自备煤矿,以及为了健康、安全或环境治理目的而对现有煤矿进行的投资。

在发电方面,旧政策允许亚行“有选择地支持采用清洁技术的燃煤发电项目”。而新政策则对煤炭毫不含糊,这会令许多活动家感到欣慰:“亚行不会为任何新的燃煤发电和供热项目或与新增煤电相关的任何设施提供资金”。亚行打算在煤电项目方面扮演的仅有角色是支持清除电厂和区域供热项目的碳排放。

变化最显著的是有关天然气项目的政策。旧政策允许在取代燃煤发电的前提下为天然气发电提供资金,这是基于这样一种普遍观点,即太阳能光伏发电成本太高,无法为亚行的发展中成员国做出具有成本效益的贡献。新政策对天然气仍持宽松态度:“亚行可为天然气项目(包括输配气管道、液化天然气接收站、储存设施、燃气电厂、取暖和烹饪用天然气)提供融资”,但项目必须同时满足下列五个条件:

1.以前没有能源的人提供能源,或替代更加落后的能源(如用天然气炉灶代替传统的生物质炉灶);

2.若有成本效益高的可再生能源替代品,就不采用天然气(即可再生能源加存储优于天然气);

3.使用国际上最好的技术;

4.如果是天然气发电,那么该项目可带来电网排放的净减少(如用天然气替代柴油或煤电);

5.与在本世纪中叶达到碳中和相一致。

其中,条件2要求该项目证明其比当地可再生能源加存储更加经济,并在进行投资可行性分析时将每吨二氧化碳36.30美元(并且还在上升)的“社会碳成本”考虑进去。但是,必须包含存储成本似乎是不必要的。如果发电厂与电网相连,间歇性可再生能源的占有率较低,就不需要就地储存。

条件5要求新的化石燃料电厂评估其资产在整个生命周期的“搁浅”风险,因为其持续使用可能使国家偏离净零轨道。这两项限制性条款结合起来很可能会让亚行停止为大多数天然气发电项目提供资金,除了作为孤立电网上可再生能源的备用。

到本世纪中叶实现净零排放的目标,促成了其他一些重要改变。这项政策所显示的另一个重大方向转变是,实现供热的电气化,以及通过投资于电动汽车和电力大众运输系统的基础设施实现交通运输的电气化。这些项目虽然将大幅减少天然气和石油需求,但同时也令进一步扩大和加强电网成为必要。

净零经济还设想,电力储存将随着电池成本的下降而扮演大得多的角色,此外,为难以减排的产业准备的绿氢和其他合成燃料,以及能够稳定间歇性可再生能源供应的电网管理系统也都会变得日益重要。实现这些目标的关键不在投资,而是通过监管改革允许技术在发展中国家竞争。亚行提议支持各国制定战略,以帮助这些技术推广,同时确保电力市场、碳定价和城市规划方面的监管改革。

目前亚洲化石燃料的使用量巨大,其预期增长令人担忧。要扭转化石燃料经济背后的势能和现有的行业优势将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亚行的新能源政策力求体现新的经济和政治优先考量,但它同时也必须在政治上谨慎行事——这正是为什么它继续支持天然气。该行最大的联合股东日本就有许多显赫的化石燃料技术供应商和融资机构,而本轮政策调整正在将这些技术边缘化。

亚行的能源政策草案明确对煤炭融资说不,跟随了国际金融公司(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oration)的步伐,后者于2020年9月承诺将停止对热煤的股权投资和贷款。这份政策草案让天然气融资受制于五项严格的检验,但这些要求是否事实上为亚行资助新的天然气项目提供了太多的回旋余地,无疑将成为草案征求意见期间气候运动界关注的焦点。

亚洲另一家重要的多边开发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简称“亚投行”)将面临压力,要求其同样取消化石燃料融资,帮助各国实现净零碳转型。亚投行在2018年制定的能源政策看起来已经落后于同行。其政策写道:“在许多国家,燃气发电将成为这种转型的一部分。如果碳效率高的燃油和燃煤发电厂取代了现有效率较低的发电能力,或对系统的可靠性和完整性至关重要,或在特定案例中没有可行或可负担的替代方案,就将被纳入考虑”。

多边开发银行以其低息资金和声望,对其发展中成员国具有巨大的影响力。它们必须在如何使用自己的权力上保持透明,以确保可被问责。■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