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李福成涉嫌短线交易被立案调查,涉嫌短线交易具体认定数额;2020年胡润百富榜中,李福成家族以42亿元财富位列榜单1322名。



【OR  商业新媒体】

6月7日,福成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李福成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李福成涉嫌短线交易被立案调查,涉嫌短线交易具体认定数额,以中国证监会调查结果为准。

6月11日晚间,福成股份披露了李福成短线交易的细节:通过控股股东福成集团的两位员工张明玉和李军两个马甲账户,出资5000多万元,交易自家股票获利20多万元,自己的持股却浮亏2000多万元。其中,张明玉自2018年2月至8月期间,通过二级市场累计买入公司股票3500760股,成交金额约3450万元;李军自2018年2月至5月期间,通过二级市场累计买入公司股票1644870股,成交金额约为1693万元。2018年2月13日,张明玉卖出公司股票56600股,成交金额约57.68万元,获利约2.83万元;2018年8月8日、9日,共计卖出公司股票102800股,成交金额约118.15万元,获利约18.50万元。也就是说,通过上述两拨短线交易,张明玉共获利约21.33万元。至此,张明玉还帮李福成代持3341360股。

与李福成通过张明玉的马甲账户套现的21.33万元相比,其自己持股的部分亏损更大。在李福成通过马甲账户短线交易期间,福成股份的股价在9.40元/股到10.27元/股之间徘徊,而目前福成股份最新的收盘价仅剩5.65元/股,按照中间价估算的话,李福成的浮亏在2000万元以上。

早在2019年,福成股份关联房地产公司被曝涉税问题,由河北省纪委牵头调查。当时,福成股份发布公告称,经向公司实际控制人核实,从事房地产开发业务的相关关联方牵涉税务经济类案件,正在配合调查,案件尚未有进一步结论。

未来对李福成的处罚还将等待监管机构的进一步调查。4月底,曾有投资者向福成股份提问,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李福成先生是否因涉税案件原因处于取保候审状态?福成股份方面回应称,李福成先生目前正常履职,集团下属孙公司房地产涉税案件,尚无进展,如有进展公司也会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感谢您对公司的关注。

从养牛娃到巨富

1946年出生的李福成今年已有75岁,1994年4月曾被农业部授予“全国养牛状元”的称号。2020年胡润百富榜中,李福成家族以42亿元财富位列榜单1322名。而在2019年度的榜单上,李福成家族的身家则有50亿元,排在第828位。

据新浪财经报道,李福成小学还没毕业,只读了3年书就辍学回家放牛;“全民大生产”的时代,20岁的李福成进入当地的生产队油坊,整日产油。离开油坊后,30多岁的李福成决心创业,他操持起旧有的产油手艺,卖起了小磨香油。他卖的香油,质量好,不掺假,得到县里人的一致好评,很快就做到了“全县垄断”的地步。

1983年,37岁的李福成响应时代号召再次创业。凭借年幼时的放牛经验,李福成贷款5000元买了7头牛,“三河市兴隆庄养牛场”正式成立了,后来业务拓展至食品加工、餐饮服务、房地产开发等,到1996年底,李福成的固定资产达到5000万元。

2004年7月,李福成的福成股份在上交所上市,公司经营的养牛场是中国规模较大的养牛场之一,被称为“养牛第一股”。2013年并购重组后主业增加了餐饮服务;2015年2015年,作为麦当劳、西贝、宜家供应商的福成股份,通过定增方式收购大股东旗下的灵山宝塔陵园,跨界成为A股首家有殡葬资产的公司。2018年,福成股份再下一城,以1.8亿元的对价完成对湖南韶山天德福地陵园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天德福地”)60%股权的收购。

通常而言,殡葬行业毛利率可观,并且存货还类似于白酒行业,不仅不会贬值反而还具有升值空间。根据联合国预测数据,2018-2030年间,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比例将显著上升,从2018年的16.6%提升至2030年的25.1%。中国老年人口增长及对应死亡人数预期增加,将显著带来殡葬服务行业的需求提升。

福成股份转型踩雷

在收购完成之后,天德福地的业绩却突遭变脸,一度引起监管的注意。据《福成股份关于对上海证券交易所2019年年度报告问询函回复的公告》显示,天德福地2017年净利润为1370.04万元、2018年为1247.72万元,而到了2019年,其净利润突然大幅度“扭盈为亏”,为-1182.42万元。

2020年1月,福成股份派驻专员对天德福地所有印章进行保管管理。同年8月,福成股份委派的审计机构发现天德福地原股东存在未披露的补充协议现象,并存在大额或有负债。被骗的福成股份向三河市公安局报案,举报“原股东曾攀峰、曾馨槿涉嫌合同诈骗”。

福成股份在公告中表示,“由于天德福地在2020年出现经营管理不善的情况,导致员工离职严重,园区经营受到严重影响。”

对于福成股份来说,殡葬业无疑是一门好生意,也是二次转型的希望。然而在殡葬业务上的外延式扩张,并未给其业绩带来提振,反而成为负累。

福成股份最新的年报显示,2020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86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24.9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1.21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2.37%。其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8174.03万元,同比减少35.84%。

福成股份子公司天德福地及原股东曾承诺,2019年至2023年期间,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270万元、2720万元、3270万元、3920万元、4700万元。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天德福地亏损580.03万元,尽管比2019年1182.41万元的亏损规模略有缩减,但仍未完成相应的业绩承诺。这也意味着,天德福地已连续两年未完成业绩承诺。

福成股份董秘办曾对媒体表示,公司的殡葬业务目前只能说恢复得还不错,但要恢复到2018年那时候的业绩仍需要时间。并且福成股份在此前收购天德福时,原股东隐瞒了一些负债,后来负债被曝出来后也影响了天德福地的经营。

在殡葬业踩雷让福成股份的业绩受挫,李福成再度被调查也暴露出这家企业正在遭遇的危机。截至6月11日收盘,福成股份的股价下跌2.03%,报5.65元/股,总市值为46.26亿元。编辑整理/商周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燕郊首富”栽了?!

发布日期:2021-06-13 07:47
摘要:李福成涉嫌短线交易被立案调查,涉嫌短线交易具体认定数额;2020年胡润百富榜中,李福成家族以42亿元财富位列榜单1322名。



【OR  商业新媒体】

6月7日,福成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李福成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李福成涉嫌短线交易被立案调查,涉嫌短线交易具体认定数额,以中国证监会调查结果为准。

6月11日晚间,福成股份披露了李福成短线交易的细节:通过控股股东福成集团的两位员工张明玉和李军两个马甲账户,出资5000多万元,交易自家股票获利20多万元,自己的持股却浮亏2000多万元。其中,张明玉自2018年2月至8月期间,通过二级市场累计买入公司股票3500760股,成交金额约3450万元;李军自2018年2月至5月期间,通过二级市场累计买入公司股票1644870股,成交金额约为1693万元。2018年2月13日,张明玉卖出公司股票56600股,成交金额约57.68万元,获利约2.83万元;2018年8月8日、9日,共计卖出公司股票102800股,成交金额约118.15万元,获利约18.50万元。也就是说,通过上述两拨短线交易,张明玉共获利约21.33万元。至此,张明玉还帮李福成代持3341360股。

与李福成通过张明玉的马甲账户套现的21.33万元相比,其自己持股的部分亏损更大。在李福成通过马甲账户短线交易期间,福成股份的股价在9.40元/股到10.27元/股之间徘徊,而目前福成股份最新的收盘价仅剩5.65元/股,按照中间价估算的话,李福成的浮亏在2000万元以上。

早在2019年,福成股份关联房地产公司被曝涉税问题,由河北省纪委牵头调查。当时,福成股份发布公告称,经向公司实际控制人核实,从事房地产开发业务的相关关联方牵涉税务经济类案件,正在配合调查,案件尚未有进一步结论。

未来对李福成的处罚还将等待监管机构的进一步调查。4月底,曾有投资者向福成股份提问,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李福成先生是否因涉税案件原因处于取保候审状态?福成股份方面回应称,李福成先生目前正常履职,集团下属孙公司房地产涉税案件,尚无进展,如有进展公司也会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感谢您对公司的关注。

从养牛娃到巨富

1946年出生的李福成今年已有75岁,1994年4月曾被农业部授予“全国养牛状元”的称号。2020年胡润百富榜中,李福成家族以42亿元财富位列榜单1322名。而在2019年度的榜单上,李福成家族的身家则有50亿元,排在第828位。

据新浪财经报道,李福成小学还没毕业,只读了3年书就辍学回家放牛;“全民大生产”的时代,20岁的李福成进入当地的生产队油坊,整日产油。离开油坊后,30多岁的李福成决心创业,他操持起旧有的产油手艺,卖起了小磨香油。他卖的香油,质量好,不掺假,得到县里人的一致好评,很快就做到了“全县垄断”的地步。

1983年,37岁的李福成响应时代号召再次创业。凭借年幼时的放牛经验,李福成贷款5000元买了7头牛,“三河市兴隆庄养牛场”正式成立了,后来业务拓展至食品加工、餐饮服务、房地产开发等,到1996年底,李福成的固定资产达到5000万元。

2004年7月,李福成的福成股份在上交所上市,公司经营的养牛场是中国规模较大的养牛场之一,被称为“养牛第一股”。2013年并购重组后主业增加了餐饮服务;2015年2015年,作为麦当劳、西贝、宜家供应商的福成股份,通过定增方式收购大股东旗下的灵山宝塔陵园,跨界成为A股首家有殡葬资产的公司。2018年,福成股份再下一城,以1.8亿元的对价完成对湖南韶山天德福地陵园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天德福地”)60%股权的收购。

通常而言,殡葬行业毛利率可观,并且存货还类似于白酒行业,不仅不会贬值反而还具有升值空间。根据联合国预测数据,2018-2030年间,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比例将显著上升,从2018年的16.6%提升至2030年的25.1%。中国老年人口增长及对应死亡人数预期增加,将显著带来殡葬服务行业的需求提升。

福成股份转型踩雷

在收购完成之后,天德福地的业绩却突遭变脸,一度引起监管的注意。据《福成股份关于对上海证券交易所2019年年度报告问询函回复的公告》显示,天德福地2017年净利润为1370.04万元、2018年为1247.72万元,而到了2019年,其净利润突然大幅度“扭盈为亏”,为-1182.42万元。

2020年1月,福成股份派驻专员对天德福地所有印章进行保管管理。同年8月,福成股份委派的审计机构发现天德福地原股东存在未披露的补充协议现象,并存在大额或有负债。被骗的福成股份向三河市公安局报案,举报“原股东曾攀峰、曾馨槿涉嫌合同诈骗”。

福成股份在公告中表示,“由于天德福地在2020年出现经营管理不善的情况,导致员工离职严重,园区经营受到严重影响。”

对于福成股份来说,殡葬业无疑是一门好生意,也是二次转型的希望。然而在殡葬业务上的外延式扩张,并未给其业绩带来提振,反而成为负累。

福成股份最新的年报显示,2020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86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24.9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1.21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2.37%。其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8174.03万元,同比减少35.84%。

福成股份子公司天德福地及原股东曾承诺,2019年至2023年期间,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270万元、2720万元、3270万元、3920万元、4700万元。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天德福地亏损580.03万元,尽管比2019年1182.41万元的亏损规模略有缩减,但仍未完成相应的业绩承诺。这也意味着,天德福地已连续两年未完成业绩承诺。

福成股份董秘办曾对媒体表示,公司的殡葬业务目前只能说恢复得还不错,但要恢复到2018年那时候的业绩仍需要时间。并且福成股份在此前收购天德福时,原股东隐瞒了一些负债,后来负债被曝出来后也影响了天德福地的经营。

在殡葬业踩雷让福成股份的业绩受挫,李福成再度被调查也暴露出这家企业正在遭遇的危机。截至6月11日收盘,福成股份的股价下跌2.03%,报5.65元/股,总市值为46.26亿元。编辑整理/商周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李福成涉嫌短线交易被立案调查,涉嫌短线交易具体认定数额;2020年胡润百富榜中,李福成家族以42亿元财富位列榜单1322名。



【OR  商业新媒体】

6月7日,福成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李福成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李福成涉嫌短线交易被立案调查,涉嫌短线交易具体认定数额,以中国证监会调查结果为准。

6月11日晚间,福成股份披露了李福成短线交易的细节:通过控股股东福成集团的两位员工张明玉和李军两个马甲账户,出资5000多万元,交易自家股票获利20多万元,自己的持股却浮亏2000多万元。其中,张明玉自2018年2月至8月期间,通过二级市场累计买入公司股票3500760股,成交金额约3450万元;李军自2018年2月至5月期间,通过二级市场累计买入公司股票1644870股,成交金额约为1693万元。2018年2月13日,张明玉卖出公司股票56600股,成交金额约57.68万元,获利约2.83万元;2018年8月8日、9日,共计卖出公司股票102800股,成交金额约118.15万元,获利约18.50万元。也就是说,通过上述两拨短线交易,张明玉共获利约21.33万元。至此,张明玉还帮李福成代持3341360股。

与李福成通过张明玉的马甲账户套现的21.33万元相比,其自己持股的部分亏损更大。在李福成通过马甲账户短线交易期间,福成股份的股价在9.40元/股到10.27元/股之间徘徊,而目前福成股份最新的收盘价仅剩5.65元/股,按照中间价估算的话,李福成的浮亏在2000万元以上。

早在2019年,福成股份关联房地产公司被曝涉税问题,由河北省纪委牵头调查。当时,福成股份发布公告称,经向公司实际控制人核实,从事房地产开发业务的相关关联方牵涉税务经济类案件,正在配合调查,案件尚未有进一步结论。

未来对李福成的处罚还将等待监管机构的进一步调查。4月底,曾有投资者向福成股份提问,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李福成先生是否因涉税案件原因处于取保候审状态?福成股份方面回应称,李福成先生目前正常履职,集团下属孙公司房地产涉税案件,尚无进展,如有进展公司也会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感谢您对公司的关注。

从养牛娃到巨富

1946年出生的李福成今年已有75岁,1994年4月曾被农业部授予“全国养牛状元”的称号。2020年胡润百富榜中,李福成家族以42亿元财富位列榜单1322名。而在2019年度的榜单上,李福成家族的身家则有50亿元,排在第828位。

据新浪财经报道,李福成小学还没毕业,只读了3年书就辍学回家放牛;“全民大生产”的时代,20岁的李福成进入当地的生产队油坊,整日产油。离开油坊后,30多岁的李福成决心创业,他操持起旧有的产油手艺,卖起了小磨香油。他卖的香油,质量好,不掺假,得到县里人的一致好评,很快就做到了“全县垄断”的地步。

1983年,37岁的李福成响应时代号召再次创业。凭借年幼时的放牛经验,李福成贷款5000元买了7头牛,“三河市兴隆庄养牛场”正式成立了,后来业务拓展至食品加工、餐饮服务、房地产开发等,到1996年底,李福成的固定资产达到5000万元。

2004年7月,李福成的福成股份在上交所上市,公司经营的养牛场是中国规模较大的养牛场之一,被称为“养牛第一股”。2013年并购重组后主业增加了餐饮服务;2015年2015年,作为麦当劳、西贝、宜家供应商的福成股份,通过定增方式收购大股东旗下的灵山宝塔陵园,跨界成为A股首家有殡葬资产的公司。2018年,福成股份再下一城,以1.8亿元的对价完成对湖南韶山天德福地陵园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天德福地”)60%股权的收购。

通常而言,殡葬行业毛利率可观,并且存货还类似于白酒行业,不仅不会贬值反而还具有升值空间。根据联合国预测数据,2018-2030年间,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比例将显著上升,从2018年的16.6%提升至2030年的25.1%。中国老年人口增长及对应死亡人数预期增加,将显著带来殡葬服务行业的需求提升。

福成股份转型踩雷

在收购完成之后,天德福地的业绩却突遭变脸,一度引起监管的注意。据《福成股份关于对上海证券交易所2019年年度报告问询函回复的公告》显示,天德福地2017年净利润为1370.04万元、2018年为1247.72万元,而到了2019年,其净利润突然大幅度“扭盈为亏”,为-1182.42万元。

2020年1月,福成股份派驻专员对天德福地所有印章进行保管管理。同年8月,福成股份委派的审计机构发现天德福地原股东存在未披露的补充协议现象,并存在大额或有负债。被骗的福成股份向三河市公安局报案,举报“原股东曾攀峰、曾馨槿涉嫌合同诈骗”。

福成股份在公告中表示,“由于天德福地在2020年出现经营管理不善的情况,导致员工离职严重,园区经营受到严重影响。”

对于福成股份来说,殡葬业无疑是一门好生意,也是二次转型的希望。然而在殡葬业务上的外延式扩张,并未给其业绩带来提振,反而成为负累。

福成股份最新的年报显示,2020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86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24.9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1.21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2.37%。其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8174.03万元,同比减少35.84%。

福成股份子公司天德福地及原股东曾承诺,2019年至2023年期间,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270万元、2720万元、3270万元、3920万元、4700万元。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天德福地亏损580.03万元,尽管比2019年1182.41万元的亏损规模略有缩减,但仍未完成相应的业绩承诺。这也意味着,天德福地已连续两年未完成业绩承诺。

福成股份董秘办曾对媒体表示,公司的殡葬业务目前只能说恢复得还不错,但要恢复到2018年那时候的业绩仍需要时间。并且福成股份在此前收购天德福时,原股东隐瞒了一些负债,后来负债被曝出来后也影响了天德福地的经营。

在殡葬业踩雷让福成股份的业绩受挫,李福成再度被调查也暴露出这家企业正在遭遇的危机。截至6月11日收盘,福成股份的股价下跌2.03%,报5.65元/股,总市值为46.26亿元。编辑整理/商周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燕郊首富”栽了?!

发布日期:2021-06-13 07:47
摘要:李福成涉嫌短线交易被立案调查,涉嫌短线交易具体认定数额;2020年胡润百富榜中,李福成家族以42亿元财富位列榜单1322名。



【OR  商业新媒体】

6月7日,福成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李福成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李福成涉嫌短线交易被立案调查,涉嫌短线交易具体认定数额,以中国证监会调查结果为准。

6月11日晚间,福成股份披露了李福成短线交易的细节:通过控股股东福成集团的两位员工张明玉和李军两个马甲账户,出资5000多万元,交易自家股票获利20多万元,自己的持股却浮亏2000多万元。其中,张明玉自2018年2月至8月期间,通过二级市场累计买入公司股票3500760股,成交金额约3450万元;李军自2018年2月至5月期间,通过二级市场累计买入公司股票1644870股,成交金额约为1693万元。2018年2月13日,张明玉卖出公司股票56600股,成交金额约57.68万元,获利约2.83万元;2018年8月8日、9日,共计卖出公司股票102800股,成交金额约118.15万元,获利约18.50万元。也就是说,通过上述两拨短线交易,张明玉共获利约21.33万元。至此,张明玉还帮李福成代持3341360股。

与李福成通过张明玉的马甲账户套现的21.33万元相比,其自己持股的部分亏损更大。在李福成通过马甲账户短线交易期间,福成股份的股价在9.40元/股到10.27元/股之间徘徊,而目前福成股份最新的收盘价仅剩5.65元/股,按照中间价估算的话,李福成的浮亏在2000万元以上。

早在2019年,福成股份关联房地产公司被曝涉税问题,由河北省纪委牵头调查。当时,福成股份发布公告称,经向公司实际控制人核实,从事房地产开发业务的相关关联方牵涉税务经济类案件,正在配合调查,案件尚未有进一步结论。

未来对李福成的处罚还将等待监管机构的进一步调查。4月底,曾有投资者向福成股份提问,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李福成先生是否因涉税案件原因处于取保候审状态?福成股份方面回应称,李福成先生目前正常履职,集团下属孙公司房地产涉税案件,尚无进展,如有进展公司也会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感谢您对公司的关注。

从养牛娃到巨富

1946年出生的李福成今年已有75岁,1994年4月曾被农业部授予“全国养牛状元”的称号。2020年胡润百富榜中,李福成家族以42亿元财富位列榜单1322名。而在2019年度的榜单上,李福成家族的身家则有50亿元,排在第828位。

据新浪财经报道,李福成小学还没毕业,只读了3年书就辍学回家放牛;“全民大生产”的时代,20岁的李福成进入当地的生产队油坊,整日产油。离开油坊后,30多岁的李福成决心创业,他操持起旧有的产油手艺,卖起了小磨香油。他卖的香油,质量好,不掺假,得到县里人的一致好评,很快就做到了“全县垄断”的地步。

1983年,37岁的李福成响应时代号召再次创业。凭借年幼时的放牛经验,李福成贷款5000元买了7头牛,“三河市兴隆庄养牛场”正式成立了,后来业务拓展至食品加工、餐饮服务、房地产开发等,到1996年底,李福成的固定资产达到5000万元。

2004年7月,李福成的福成股份在上交所上市,公司经营的养牛场是中国规模较大的养牛场之一,被称为“养牛第一股”。2013年并购重组后主业增加了餐饮服务;2015年2015年,作为麦当劳、西贝、宜家供应商的福成股份,通过定增方式收购大股东旗下的灵山宝塔陵园,跨界成为A股首家有殡葬资产的公司。2018年,福成股份再下一城,以1.8亿元的对价完成对湖南韶山天德福地陵园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天德福地”)60%股权的收购。

通常而言,殡葬行业毛利率可观,并且存货还类似于白酒行业,不仅不会贬值反而还具有升值空间。根据联合国预测数据,2018-2030年间,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比例将显著上升,从2018年的16.6%提升至2030年的25.1%。中国老年人口增长及对应死亡人数预期增加,将显著带来殡葬服务行业的需求提升。

福成股份转型踩雷

在收购完成之后,天德福地的业绩却突遭变脸,一度引起监管的注意。据《福成股份关于对上海证券交易所2019年年度报告问询函回复的公告》显示,天德福地2017年净利润为1370.04万元、2018年为1247.72万元,而到了2019年,其净利润突然大幅度“扭盈为亏”,为-1182.42万元。

2020年1月,福成股份派驻专员对天德福地所有印章进行保管管理。同年8月,福成股份委派的审计机构发现天德福地原股东存在未披露的补充协议现象,并存在大额或有负债。被骗的福成股份向三河市公安局报案,举报“原股东曾攀峰、曾馨槿涉嫌合同诈骗”。

福成股份在公告中表示,“由于天德福地在2020年出现经营管理不善的情况,导致员工离职严重,园区经营受到严重影响。”

对于福成股份来说,殡葬业无疑是一门好生意,也是二次转型的希望。然而在殡葬业务上的外延式扩张,并未给其业绩带来提振,反而成为负累。

福成股份最新的年报显示,2020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86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24.9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1.21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2.37%。其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8174.03万元,同比减少35.84%。

福成股份子公司天德福地及原股东曾承诺,2019年至2023年期间,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270万元、2720万元、3270万元、3920万元、4700万元。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天德福地亏损580.03万元,尽管比2019年1182.41万元的亏损规模略有缩减,但仍未完成相应的业绩承诺。这也意味着,天德福地已连续两年未完成业绩承诺。

福成股份董秘办曾对媒体表示,公司的殡葬业务目前只能说恢复得还不错,但要恢复到2018年那时候的业绩仍需要时间。并且福成股份在此前收购天德福时,原股东隐瞒了一些负债,后来负债被曝出来后也影响了天德福地的经营。

在殡葬业踩雷让福成股份的业绩受挫,李福成再度被调查也暴露出这家企业正在遭遇的危机。截至6月11日收盘,福成股份的股价下跌2.03%,报5.65元/股,总市值为46.26亿元。编辑整理/商周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