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5月生产者价格创下近13年来最高涨幅,加大了全球对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并挤压企业利润率的担忧,也加大了中国政府控制价格的压力。


中国国务院已采取行动,限制国内生产商向国外销售钢铁等一些原材料,以抑制国内价格涨势。

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5月生产者价格创下近13年来最高涨幅,加大了全球对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并挤压企业利润率的担忧,也加大了中国政府控制价格的压力。

中国国家统计局周三公布,5月份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同比跃升9.0%,涨幅高于4月份的6.8%。这一结果超过了接受《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调查的经济学家预期的8.6%的涨幅,也是2008年9月PPI上涨9.1%以来的最快同比涨幅。

统计局表示,原油、铁矿石和金属价格的飙升推高了上个月的工业品价格,并推动中国进口创下10多年来的最快增幅。

花旗集团(Citigroup)经济学家在报告中说,工业通胀压力可能会继续存在,并对经济增长构成额外的风险。他们说,这一轮由大宗商品主导的通胀没有快速的解决办法。

在出现价格加速上涨迹象后,澳新银行(ANZ)和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等多家研究机构最近几周相继上调了对中国PPI的预期。

主要大宗商品价格自去年以来一直呈上升趋势,去年全球需求在遭新冠疫情冲击之后开始回暖。全球供应还没有完全恢复,当然中国的大宗商品供应除外,因为中国较早就复工复产了。最近,印度等一些发展中经济体的疫情重燃令形势再次恶化。与此同时,已超过疫情前水平的中国产能正变得更加吃紧。

渣打银行经济学家李炜称,今天公布的数据显示,原材料价格飙升给工业企业带来相当沉重的压力,这种压力现在正加速传导给下游企业。

处于供应链上游的工厂生产产品和零部件,下游企业将其转化为成品和消费品。

超出预期的价格涨幅侵蚀了中国产业链下游中许多小企业的盈利能力,这些企业尚未完全摆脱疫情引起的消费需求疲软的影响。而这种价格涨势对产品获得高需求的上游工厂有利。根据高盛(Goldman Sachs)的数据,这些工厂的利润比一年前增加了一倍以上。

为了遏制价格上涨,中国政府有关部门一直在关注期货市场的投机行为,这些投机行为助长了钢铁和铁矿石价格的涨势。自5月份以来,中国国务院一再提醒人们注意大宗商品价格迅速上涨对经济的影响,并呼吁打击囤积居奇和投机行为。国务院上个月采取行动,限制国内生产商向国外销售钢铁等一些原材料,以抑制国内价格涨势。

在价格飙升的背景下,全国最大的钢铁生产中心——北方城市唐山决定放松今年早些时候对该市钢铁企业的限制。根据之前的限制,为了助力中国领导人的脱碳计划,七家主要的钢铁制造商接到指令,在年中之前减产50%。

本月早些时候,中国政府未采纳让人民币加速升值以抵消大宗商品进口成本上升的想法,转而采取措施抑制人民币快速升值的势头。

在美国和欧洲客户与中国手机配件制造商之间充当中间商的贸易公司Shenzhen Vanzone Technology Co.的联合创始人Emily Cheng说,零部件成本的上升是损害中国制造商利润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Cheng表示,公司进口的所有东西都涨价了。原材料的价格,尤其是芯片,甚至还有塑料,都涨了很多。她说,公司的一些合作厂商几乎已被挤得没有利润了。

渣打银行的李炜说,随着人们接种新冠疫苗,全球需求变得坚挺,再加上全球供应链的恢复变慢,这将很快促使中国生产商将升高的成本转嫁给客户。

根据周三公布的官方数据,中国的消费通胀迄今仍保持温和。5月份的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长1.3%,高于4月份的增长0.9%,但低于受访经济学家此前预期的增长1.5%。

猪肉价格下跌成为消费通胀低于预期的原因之一。自2019年以来,由于猪瘟的影响,作为中国主要消费肉类的猪肉曾推动通胀上升。不过,非食品价格反映了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官方数据显示,5月份飞机票、汽油和燃料的成本升幅达两位数。

中国消费者和生产者通胀之间的差距可能导致政策制定面临复杂局面,消费者通胀低迷可能会限制央行收紧货币政策的能力。

花旗集团的经济学家表示,目前的生产者价格上升将通过中国的国家规划机构更好地得以解决,不会引发货币政策收紧。中国国家规划机构负责调控物价,监督市场供应情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5月PPI创近13年来最高涨幅,加大中国政府控制价格的压力

发布日期:2021-06-09 19:19
摘要:中国5月生产者价格创下近13年来最高涨幅,加大了全球对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并挤压企业利润率的担忧,也加大了中国政府控制价格的压力。


中国国务院已采取行动,限制国内生产商向国外销售钢铁等一些原材料,以抑制国内价格涨势。

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5月生产者价格创下近13年来最高涨幅,加大了全球对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并挤压企业利润率的担忧,也加大了中国政府控制价格的压力。

中国国家统计局周三公布,5月份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同比跃升9.0%,涨幅高于4月份的6.8%。这一结果超过了接受《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调查的经济学家预期的8.6%的涨幅,也是2008年9月PPI上涨9.1%以来的最快同比涨幅。

统计局表示,原油、铁矿石和金属价格的飙升推高了上个月的工业品价格,并推动中国进口创下10多年来的最快增幅。

花旗集团(Citigroup)经济学家在报告中说,工业通胀压力可能会继续存在,并对经济增长构成额外的风险。他们说,这一轮由大宗商品主导的通胀没有快速的解决办法。

在出现价格加速上涨迹象后,澳新银行(ANZ)和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等多家研究机构最近几周相继上调了对中国PPI的预期。

主要大宗商品价格自去年以来一直呈上升趋势,去年全球需求在遭新冠疫情冲击之后开始回暖。全球供应还没有完全恢复,当然中国的大宗商品供应除外,因为中国较早就复工复产了。最近,印度等一些发展中经济体的疫情重燃令形势再次恶化。与此同时,已超过疫情前水平的中国产能正变得更加吃紧。

渣打银行经济学家李炜称,今天公布的数据显示,原材料价格飙升给工业企业带来相当沉重的压力,这种压力现在正加速传导给下游企业。

处于供应链上游的工厂生产产品和零部件,下游企业将其转化为成品和消费品。

超出预期的价格涨幅侵蚀了中国产业链下游中许多小企业的盈利能力,这些企业尚未完全摆脱疫情引起的消费需求疲软的影响。而这种价格涨势对产品获得高需求的上游工厂有利。根据高盛(Goldman Sachs)的数据,这些工厂的利润比一年前增加了一倍以上。

为了遏制价格上涨,中国政府有关部门一直在关注期货市场的投机行为,这些投机行为助长了钢铁和铁矿石价格的涨势。自5月份以来,中国国务院一再提醒人们注意大宗商品价格迅速上涨对经济的影响,并呼吁打击囤积居奇和投机行为。国务院上个月采取行动,限制国内生产商向国外销售钢铁等一些原材料,以抑制国内价格涨势。

在价格飙升的背景下,全国最大的钢铁生产中心——北方城市唐山决定放松今年早些时候对该市钢铁企业的限制。根据之前的限制,为了助力中国领导人的脱碳计划,七家主要的钢铁制造商接到指令,在年中之前减产50%。

本月早些时候,中国政府未采纳让人民币加速升值以抵消大宗商品进口成本上升的想法,转而采取措施抑制人民币快速升值的势头。

在美国和欧洲客户与中国手机配件制造商之间充当中间商的贸易公司Shenzhen Vanzone Technology Co.的联合创始人Emily Cheng说,零部件成本的上升是损害中国制造商利润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Cheng表示,公司进口的所有东西都涨价了。原材料的价格,尤其是芯片,甚至还有塑料,都涨了很多。她说,公司的一些合作厂商几乎已被挤得没有利润了。

渣打银行的李炜说,随着人们接种新冠疫苗,全球需求变得坚挺,再加上全球供应链的恢复变慢,这将很快促使中国生产商将升高的成本转嫁给客户。

根据周三公布的官方数据,中国的消费通胀迄今仍保持温和。5月份的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长1.3%,高于4月份的增长0.9%,但低于受访经济学家此前预期的增长1.5%。

猪肉价格下跌成为消费通胀低于预期的原因之一。自2019年以来,由于猪瘟的影响,作为中国主要消费肉类的猪肉曾推动通胀上升。不过,非食品价格反映了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官方数据显示,5月份飞机票、汽油和燃料的成本升幅达两位数。

中国消费者和生产者通胀之间的差距可能导致政策制定面临复杂局面,消费者通胀低迷可能会限制央行收紧货币政策的能力。

花旗集团的经济学家表示,目前的生产者价格上升将通过中国的国家规划机构更好地得以解决,不会引发货币政策收紧。中国国家规划机构负责调控物价,监督市场供应情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5月生产者价格创下近13年来最高涨幅,加大了全球对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并挤压企业利润率的担忧,也加大了中国政府控制价格的压力。


中国国务院已采取行动,限制国内生产商向国外销售钢铁等一些原材料,以抑制国内价格涨势。

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5月生产者价格创下近13年来最高涨幅,加大了全球对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并挤压企业利润率的担忧,也加大了中国政府控制价格的压力。

中国国家统计局周三公布,5月份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同比跃升9.0%,涨幅高于4月份的6.8%。这一结果超过了接受《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调查的经济学家预期的8.6%的涨幅,也是2008年9月PPI上涨9.1%以来的最快同比涨幅。

统计局表示,原油、铁矿石和金属价格的飙升推高了上个月的工业品价格,并推动中国进口创下10多年来的最快增幅。

花旗集团(Citigroup)经济学家在报告中说,工业通胀压力可能会继续存在,并对经济增长构成额外的风险。他们说,这一轮由大宗商品主导的通胀没有快速的解决办法。

在出现价格加速上涨迹象后,澳新银行(ANZ)和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等多家研究机构最近几周相继上调了对中国PPI的预期。

主要大宗商品价格自去年以来一直呈上升趋势,去年全球需求在遭新冠疫情冲击之后开始回暖。全球供应还没有完全恢复,当然中国的大宗商品供应除外,因为中国较早就复工复产了。最近,印度等一些发展中经济体的疫情重燃令形势再次恶化。与此同时,已超过疫情前水平的中国产能正变得更加吃紧。

渣打银行经济学家李炜称,今天公布的数据显示,原材料价格飙升给工业企业带来相当沉重的压力,这种压力现在正加速传导给下游企业。

处于供应链上游的工厂生产产品和零部件,下游企业将其转化为成品和消费品。

超出预期的价格涨幅侵蚀了中国产业链下游中许多小企业的盈利能力,这些企业尚未完全摆脱疫情引起的消费需求疲软的影响。而这种价格涨势对产品获得高需求的上游工厂有利。根据高盛(Goldman Sachs)的数据,这些工厂的利润比一年前增加了一倍以上。

为了遏制价格上涨,中国政府有关部门一直在关注期货市场的投机行为,这些投机行为助长了钢铁和铁矿石价格的涨势。自5月份以来,中国国务院一再提醒人们注意大宗商品价格迅速上涨对经济的影响,并呼吁打击囤积居奇和投机行为。国务院上个月采取行动,限制国内生产商向国外销售钢铁等一些原材料,以抑制国内价格涨势。

在价格飙升的背景下,全国最大的钢铁生产中心——北方城市唐山决定放松今年早些时候对该市钢铁企业的限制。根据之前的限制,为了助力中国领导人的脱碳计划,七家主要的钢铁制造商接到指令,在年中之前减产50%。

本月早些时候,中国政府未采纳让人民币加速升值以抵消大宗商品进口成本上升的想法,转而采取措施抑制人民币快速升值的势头。

在美国和欧洲客户与中国手机配件制造商之间充当中间商的贸易公司Shenzhen Vanzone Technology Co.的联合创始人Emily Cheng说,零部件成本的上升是损害中国制造商利润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Cheng表示,公司进口的所有东西都涨价了。原材料的价格,尤其是芯片,甚至还有塑料,都涨了很多。她说,公司的一些合作厂商几乎已被挤得没有利润了。

渣打银行的李炜说,随着人们接种新冠疫苗,全球需求变得坚挺,再加上全球供应链的恢复变慢,这将很快促使中国生产商将升高的成本转嫁给客户。

根据周三公布的官方数据,中国的消费通胀迄今仍保持温和。5月份的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长1.3%,高于4月份的增长0.9%,但低于受访经济学家此前预期的增长1.5%。

猪肉价格下跌成为消费通胀低于预期的原因之一。自2019年以来,由于猪瘟的影响,作为中国主要消费肉类的猪肉曾推动通胀上升。不过,非食品价格反映了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官方数据显示,5月份飞机票、汽油和燃料的成本升幅达两位数。

中国消费者和生产者通胀之间的差距可能导致政策制定面临复杂局面,消费者通胀低迷可能会限制央行收紧货币政策的能力。

花旗集团的经济学家表示,目前的生产者价格上升将通过中国的国家规划机构更好地得以解决,不会引发货币政策收紧。中国国家规划机构负责调控物价,监督市场供应情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5月PPI创近13年来最高涨幅,加大中国政府控制价格的压力

发布日期:2021-06-09 19:19
摘要:中国5月生产者价格创下近13年来最高涨幅,加大了全球对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并挤压企业利润率的担忧,也加大了中国政府控制价格的压力。


中国国务院已采取行动,限制国内生产商向国外销售钢铁等一些原材料,以抑制国内价格涨势。

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5月生产者价格创下近13年来最高涨幅,加大了全球对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并挤压企业利润率的担忧,也加大了中国政府控制价格的压力。

中国国家统计局周三公布,5月份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同比跃升9.0%,涨幅高于4月份的6.8%。这一结果超过了接受《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调查的经济学家预期的8.6%的涨幅,也是2008年9月PPI上涨9.1%以来的最快同比涨幅。

统计局表示,原油、铁矿石和金属价格的飙升推高了上个月的工业品价格,并推动中国进口创下10多年来的最快增幅。

花旗集团(Citigroup)经济学家在报告中说,工业通胀压力可能会继续存在,并对经济增长构成额外的风险。他们说,这一轮由大宗商品主导的通胀没有快速的解决办法。

在出现价格加速上涨迹象后,澳新银行(ANZ)和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等多家研究机构最近几周相继上调了对中国PPI的预期。

主要大宗商品价格自去年以来一直呈上升趋势,去年全球需求在遭新冠疫情冲击之后开始回暖。全球供应还没有完全恢复,当然中国的大宗商品供应除外,因为中国较早就复工复产了。最近,印度等一些发展中经济体的疫情重燃令形势再次恶化。与此同时,已超过疫情前水平的中国产能正变得更加吃紧。

渣打银行经济学家李炜称,今天公布的数据显示,原材料价格飙升给工业企业带来相当沉重的压力,这种压力现在正加速传导给下游企业。

处于供应链上游的工厂生产产品和零部件,下游企业将其转化为成品和消费品。

超出预期的价格涨幅侵蚀了中国产业链下游中许多小企业的盈利能力,这些企业尚未完全摆脱疫情引起的消费需求疲软的影响。而这种价格涨势对产品获得高需求的上游工厂有利。根据高盛(Goldman Sachs)的数据,这些工厂的利润比一年前增加了一倍以上。

为了遏制价格上涨,中国政府有关部门一直在关注期货市场的投机行为,这些投机行为助长了钢铁和铁矿石价格的涨势。自5月份以来,中国国务院一再提醒人们注意大宗商品价格迅速上涨对经济的影响,并呼吁打击囤积居奇和投机行为。国务院上个月采取行动,限制国内生产商向国外销售钢铁等一些原材料,以抑制国内价格涨势。

在价格飙升的背景下,全国最大的钢铁生产中心——北方城市唐山决定放松今年早些时候对该市钢铁企业的限制。根据之前的限制,为了助力中国领导人的脱碳计划,七家主要的钢铁制造商接到指令,在年中之前减产50%。

本月早些时候,中国政府未采纳让人民币加速升值以抵消大宗商品进口成本上升的想法,转而采取措施抑制人民币快速升值的势头。

在美国和欧洲客户与中国手机配件制造商之间充当中间商的贸易公司Shenzhen Vanzone Technology Co.的联合创始人Emily Cheng说,零部件成本的上升是损害中国制造商利润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Cheng表示,公司进口的所有东西都涨价了。原材料的价格,尤其是芯片,甚至还有塑料,都涨了很多。她说,公司的一些合作厂商几乎已被挤得没有利润了。

渣打银行的李炜说,随着人们接种新冠疫苗,全球需求变得坚挺,再加上全球供应链的恢复变慢,这将很快促使中国生产商将升高的成本转嫁给客户。

根据周三公布的官方数据,中国的消费通胀迄今仍保持温和。5月份的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长1.3%,高于4月份的增长0.9%,但低于受访经济学家此前预期的增长1.5%。

猪肉价格下跌成为消费通胀低于预期的原因之一。自2019年以来,由于猪瘟的影响,作为中国主要消费肉类的猪肉曾推动通胀上升。不过,非食品价格反映了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官方数据显示,5月份飞机票、汽油和燃料的成本升幅达两位数。

中国消费者和生产者通胀之间的差距可能导致政策制定面临复杂局面,消费者通胀低迷可能会限制央行收紧货币政策的能力。

花旗集团的经济学家表示,目前的生产者价格上升将通过中国的国家规划机构更好地得以解决,不会引发货币政策收紧。中国国家规划机构负责调控物价,监督市场供应情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