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提高中国的“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前提首先是要有基本的实事求是立场,并与被传播对象之间寻找到认知上的最大公约数。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在过去的一周里,中国领导人强调的提高中国“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问题,成为国际舆论几乎持续一周的热点话题之一。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说:中共政治局集体学习(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受西方主流媒体普遍关注,倒是成了一次不错的外宣,甚至可以算是许久不见的“正面报道”。它们对于中方列出的改进方向都是肯定的。中国与西方媒体难得地出现了“一致”。中国领导人的主张获得西方媒体空前一致的肯定说明:至少就当前情况而言,中国的“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还是有很大提升空间的。

实现任何目标,都要有个基本前提。笔者曾长期在海内外媒体从事国际资讯传播工作,笔者认为:提高中国的“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前提首先是要有基本的实事求是立场,并与被传播对象之间寻找到认知上的最大公约数。非如此,则绝无可能实现这一目标。

实事求是是一切的前提

实现“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的最基本前提是:必须有基本的实事求是立场,否则一切都无从谈起。

实事求是的立场意味着,传播出去的资讯必须是真实、可信的,否则就会彻底破坏自己的信誉,“国际传播能力”也就无从谈起。这首先是因为当今世界是个资讯传播发达、资讯爆炸的世界,这造成资讯的来源渠道多,资讯的内容、角度多样,尤其是相互可印证性、可追寻性强。在这样的背景下,不实资讯几乎没有存在的空间,更不要说去实现“国际传播能力”了。

此外,信息传播规律还告诉我们,一旦传播了不实资讯,你还必须用另一个不实资讯去掩盖前一个不实资讯,否则难以自圆其说,这就是信息传播中常说的:你得不停地用一个谎言去圆前一个谎言,而且很难停下来,由此,你就为自己编织了一条谎言链。在国际资讯传播中,这样的谎言链一旦形成,信誉也就彻底破产,“国际传播能力”也就成了无法完成的目标,“国际话语权”也就更是无从谈起了。

可是另一方面,“国际传播能力”不可避免地要服务于一定的政治、经济和其他目的,这和“实事求是”原则似乎有所矛盾,但实际上,这两者是可以实现平衡的。

解决这一问题的合理方式,就是中国新闻界曾经流传过的一句名言:可以有不说的真话,但不要说假话。

这句话有一定的合理性:出于某种原因,或者法律、规则、纪律的限制,有些事情不能说出来,这在全世界都很常见,尤其是笔者有过长期阅历的国外政要访谈,这种情况很常见;但尽管如此,也不要用假话来应对,原因就在于假话的后遗症太多、太大,你几乎不可避免地会让自己陷入用一个谎言去圆前一个谎言、继而为自己编织一条谎言链的尴尬处境。这有时甚至会导致严重的政治后果。

除了实事求是这一原则外,实现“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的另一条法则是:必须在你与你的传播对象间寻找到认知上的最大公约数,并据此传播你的资讯,尤其是言论式的资讯。在这个意义上讲,切不可鸡同鸭讲,甚至认为“你不听就是你落后”,那将是最大的失败,也是在浪费资源。

做到上述这点,你首先要了解你的传播对象的立场、世界观和认知水平。只有清楚了解到这一点,你才有可能找到你要传播的资讯与他们的差距、以及你们之间的共同点,如此,你们认识上的最大公约数就找到了,这是传播资讯的基础和前提。

做到上述这一点后,你还需要包装,即:用你的传播对象所喜闻乐见的方式和形式,对你的资讯加以包装,再予以传播。

举例来说,当你报道美国总统大选时,你不能首先否定这种选举制度本身,因为这是迄今美国多数民众所认可的一种制度,一旦你否认了这一点,你和你的传播对象也就没有认知上的公约数了,必然就无法完成“国际传播能力”的使命。你可以从批评华尔街制度开始,指出华尔街的垄断阻塞了美国中下层民众的上升空间,但华尔街又在对美国大选施加着毋庸置疑的影响,这就是认识上可能的共同点和公约数,也是别人能接受的资讯传播方式,如此,才能实现“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

在与资讯传播对象之间找到认知上的最大公约数,同样需要抱有基本的实事求是态度和立场。即:首先承认差异,尊重彼此间由于历史、传统和文化间的不同而产生的不同,并在这一前提下,准确地寻找彼此在认知上的最大公约数,进行资讯的国际传播。唯有如此,才能实现“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的目标。

此外,资讯传播的平台也很重要,这个平台需要有基本的诚信和公众的接受度,否则断无可能实现“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的目标。在这个意义上讲,如果实现目标的决心已定,可能另起炉灶将是不可回避的选择。

国际舆论战是国际传播力和话语权的表现形式

与上述话题不可分割的一个问题是,国际舞台上客观存在的舆论战和宣传战。这可以分为两种情况:一是客观事实导致的爆炸性资讯波及其带来的舆论浪潮,二是出于某种政治目的、被人为操纵而发起的舆论攻势,以及由此而导致的反攻。这两种情况都有可能被服务于某种政治目的,并被引导和操纵。这构成了当前国际舞台上常见的舆论战和宣传战,它实际上也是“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的表现形式,其操作方式,仍然要以实事求是为基础,特别要高度重视一线调查研究。

在这方面,倍受一些西方媒体舆论战困扰的俄罗斯可谓颇有心得,并有一套成功的应对方式。根据俄罗斯媒体从业人员和西方外交圈人士向笔者的介绍,主要有以下两种方式:

首先是在宣传上戳穿一些媒体散布的谎言,起底谎言的背后力量。这个工作的服务对象主要是俄罗斯国内,目的是避免这些谎言在俄罗斯国内引起混乱。

按照这种操作方式,一旦有人就某一话题向俄罗斯发起舆论战时,俄罗斯采取的应对方式是:如果对方发布的信息是谎言,或者说是假新闻,则立即拿出事实予以揭穿;同时通过调查,寻找谎言或假新闻幕后的操作力量,这当然是国外的政治力量或有政治背景的机构,然后告知俄罗斯国民真相。而俄罗斯国民在了解了背景或者谎言被揭穿之后,对方舆论战的冲击波就会小得多,乃至于化为乌有。

第二就是“开辟第二战场,把战火烧到对方内部”。重点是抓住对方的疼点和软肋,以事实资讯为基础,同时以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方式,对对方进行离间式宣传报道。

据介绍,在这方面的具体操作手段是:利用俄罗斯的RT电视台等媒体在西方的读者圈,猛戳欧美国家的痛点和软肋,搞得美国和欧洲不胜其扰,总是说俄罗斯在他们内部煽动对抗和分裂乃至破坏美国大选等。

但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操作手段并非以发布虚假信息为主,因为在资讯爆炸的时代,这是不可持续的。它仍然是建立在以事实为基础、以一线调查研究为前提之上的,并按照这一原则,经营了相当长的时间,所以已经形成了稳定的观众群、读者群和影响力,否则也必然无法操作。

总之,“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是做人心的工作,若离开了实事求是、尊重并承认认知上的差异和一线调查研究,则永远都无法实现目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实现“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的前提是实事求是

发布日期:2021-06-07 10:41
摘要:提高中国的“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前提首先是要有基本的实事求是立场,并与被传播对象之间寻找到认知上的最大公约数。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在过去的一周里,中国领导人强调的提高中国“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问题,成为国际舆论几乎持续一周的热点话题之一。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说:中共政治局集体学习(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受西方主流媒体普遍关注,倒是成了一次不错的外宣,甚至可以算是许久不见的“正面报道”。它们对于中方列出的改进方向都是肯定的。中国与西方媒体难得地出现了“一致”。中国领导人的主张获得西方媒体空前一致的肯定说明:至少就当前情况而言,中国的“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还是有很大提升空间的。

实现任何目标,都要有个基本前提。笔者曾长期在海内外媒体从事国际资讯传播工作,笔者认为:提高中国的“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前提首先是要有基本的实事求是立场,并与被传播对象之间寻找到认知上的最大公约数。非如此,则绝无可能实现这一目标。

实事求是是一切的前提

实现“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的最基本前提是:必须有基本的实事求是立场,否则一切都无从谈起。

实事求是的立场意味着,传播出去的资讯必须是真实、可信的,否则就会彻底破坏自己的信誉,“国际传播能力”也就无从谈起。这首先是因为当今世界是个资讯传播发达、资讯爆炸的世界,这造成资讯的来源渠道多,资讯的内容、角度多样,尤其是相互可印证性、可追寻性强。在这样的背景下,不实资讯几乎没有存在的空间,更不要说去实现“国际传播能力”了。

此外,信息传播规律还告诉我们,一旦传播了不实资讯,你还必须用另一个不实资讯去掩盖前一个不实资讯,否则难以自圆其说,这就是信息传播中常说的:你得不停地用一个谎言去圆前一个谎言,而且很难停下来,由此,你就为自己编织了一条谎言链。在国际资讯传播中,这样的谎言链一旦形成,信誉也就彻底破产,“国际传播能力”也就成了无法完成的目标,“国际话语权”也就更是无从谈起了。

可是另一方面,“国际传播能力”不可避免地要服务于一定的政治、经济和其他目的,这和“实事求是”原则似乎有所矛盾,但实际上,这两者是可以实现平衡的。

解决这一问题的合理方式,就是中国新闻界曾经流传过的一句名言:可以有不说的真话,但不要说假话。

这句话有一定的合理性:出于某种原因,或者法律、规则、纪律的限制,有些事情不能说出来,这在全世界都很常见,尤其是笔者有过长期阅历的国外政要访谈,这种情况很常见;但尽管如此,也不要用假话来应对,原因就在于假话的后遗症太多、太大,你几乎不可避免地会让自己陷入用一个谎言去圆前一个谎言、继而为自己编织一条谎言链的尴尬处境。这有时甚至会导致严重的政治后果。

除了实事求是这一原则外,实现“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的另一条法则是:必须在你与你的传播对象间寻找到认知上的最大公约数,并据此传播你的资讯,尤其是言论式的资讯。在这个意义上讲,切不可鸡同鸭讲,甚至认为“你不听就是你落后”,那将是最大的失败,也是在浪费资源。

做到上述这点,你首先要了解你的传播对象的立场、世界观和认知水平。只有清楚了解到这一点,你才有可能找到你要传播的资讯与他们的差距、以及你们之间的共同点,如此,你们认识上的最大公约数就找到了,这是传播资讯的基础和前提。

做到上述这一点后,你还需要包装,即:用你的传播对象所喜闻乐见的方式和形式,对你的资讯加以包装,再予以传播。

举例来说,当你报道美国总统大选时,你不能首先否定这种选举制度本身,因为这是迄今美国多数民众所认可的一种制度,一旦你否认了这一点,你和你的传播对象也就没有认知上的公约数了,必然就无法完成“国际传播能力”的使命。你可以从批评华尔街制度开始,指出华尔街的垄断阻塞了美国中下层民众的上升空间,但华尔街又在对美国大选施加着毋庸置疑的影响,这就是认识上可能的共同点和公约数,也是别人能接受的资讯传播方式,如此,才能实现“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

在与资讯传播对象之间找到认知上的最大公约数,同样需要抱有基本的实事求是态度和立场。即:首先承认差异,尊重彼此间由于历史、传统和文化间的不同而产生的不同,并在这一前提下,准确地寻找彼此在认知上的最大公约数,进行资讯的国际传播。唯有如此,才能实现“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的目标。

此外,资讯传播的平台也很重要,这个平台需要有基本的诚信和公众的接受度,否则断无可能实现“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的目标。在这个意义上讲,如果实现目标的决心已定,可能另起炉灶将是不可回避的选择。

国际舆论战是国际传播力和话语权的表现形式

与上述话题不可分割的一个问题是,国际舞台上客观存在的舆论战和宣传战。这可以分为两种情况:一是客观事实导致的爆炸性资讯波及其带来的舆论浪潮,二是出于某种政治目的、被人为操纵而发起的舆论攻势,以及由此而导致的反攻。这两种情况都有可能被服务于某种政治目的,并被引导和操纵。这构成了当前国际舞台上常见的舆论战和宣传战,它实际上也是“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的表现形式,其操作方式,仍然要以实事求是为基础,特别要高度重视一线调查研究。

在这方面,倍受一些西方媒体舆论战困扰的俄罗斯可谓颇有心得,并有一套成功的应对方式。根据俄罗斯媒体从业人员和西方外交圈人士向笔者的介绍,主要有以下两种方式:

首先是在宣传上戳穿一些媒体散布的谎言,起底谎言的背后力量。这个工作的服务对象主要是俄罗斯国内,目的是避免这些谎言在俄罗斯国内引起混乱。

按照这种操作方式,一旦有人就某一话题向俄罗斯发起舆论战时,俄罗斯采取的应对方式是:如果对方发布的信息是谎言,或者说是假新闻,则立即拿出事实予以揭穿;同时通过调查,寻找谎言或假新闻幕后的操作力量,这当然是国外的政治力量或有政治背景的机构,然后告知俄罗斯国民真相。而俄罗斯国民在了解了背景或者谎言被揭穿之后,对方舆论战的冲击波就会小得多,乃至于化为乌有。

第二就是“开辟第二战场,把战火烧到对方内部”。重点是抓住对方的疼点和软肋,以事实资讯为基础,同时以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方式,对对方进行离间式宣传报道。

据介绍,在这方面的具体操作手段是:利用俄罗斯的RT电视台等媒体在西方的读者圈,猛戳欧美国家的痛点和软肋,搞得美国和欧洲不胜其扰,总是说俄罗斯在他们内部煽动对抗和分裂乃至破坏美国大选等。

但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操作手段并非以发布虚假信息为主,因为在资讯爆炸的时代,这是不可持续的。它仍然是建立在以事实为基础、以一线调查研究为前提之上的,并按照这一原则,经营了相当长的时间,所以已经形成了稳定的观众群、读者群和影响力,否则也必然无法操作。

总之,“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是做人心的工作,若离开了实事求是、尊重并承认认知上的差异和一线调查研究,则永远都无法实现目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提高中国的“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前提首先是要有基本的实事求是立场,并与被传播对象之间寻找到认知上的最大公约数。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在过去的一周里,中国领导人强调的提高中国“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问题,成为国际舆论几乎持续一周的热点话题之一。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说:中共政治局集体学习(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受西方主流媒体普遍关注,倒是成了一次不错的外宣,甚至可以算是许久不见的“正面报道”。它们对于中方列出的改进方向都是肯定的。中国与西方媒体难得地出现了“一致”。中国领导人的主张获得西方媒体空前一致的肯定说明:至少就当前情况而言,中国的“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还是有很大提升空间的。

实现任何目标,都要有个基本前提。笔者曾长期在海内外媒体从事国际资讯传播工作,笔者认为:提高中国的“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前提首先是要有基本的实事求是立场,并与被传播对象之间寻找到认知上的最大公约数。非如此,则绝无可能实现这一目标。

实事求是是一切的前提

实现“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的最基本前提是:必须有基本的实事求是立场,否则一切都无从谈起。

实事求是的立场意味着,传播出去的资讯必须是真实、可信的,否则就会彻底破坏自己的信誉,“国际传播能力”也就无从谈起。这首先是因为当今世界是个资讯传播发达、资讯爆炸的世界,这造成资讯的来源渠道多,资讯的内容、角度多样,尤其是相互可印证性、可追寻性强。在这样的背景下,不实资讯几乎没有存在的空间,更不要说去实现“国际传播能力”了。

此外,信息传播规律还告诉我们,一旦传播了不实资讯,你还必须用另一个不实资讯去掩盖前一个不实资讯,否则难以自圆其说,这就是信息传播中常说的:你得不停地用一个谎言去圆前一个谎言,而且很难停下来,由此,你就为自己编织了一条谎言链。在国际资讯传播中,这样的谎言链一旦形成,信誉也就彻底破产,“国际传播能力”也就成了无法完成的目标,“国际话语权”也就更是无从谈起了。

可是另一方面,“国际传播能力”不可避免地要服务于一定的政治、经济和其他目的,这和“实事求是”原则似乎有所矛盾,但实际上,这两者是可以实现平衡的。

解决这一问题的合理方式,就是中国新闻界曾经流传过的一句名言:可以有不说的真话,但不要说假话。

这句话有一定的合理性:出于某种原因,或者法律、规则、纪律的限制,有些事情不能说出来,这在全世界都很常见,尤其是笔者有过长期阅历的国外政要访谈,这种情况很常见;但尽管如此,也不要用假话来应对,原因就在于假话的后遗症太多、太大,你几乎不可避免地会让自己陷入用一个谎言去圆前一个谎言、继而为自己编织一条谎言链的尴尬处境。这有时甚至会导致严重的政治后果。

除了实事求是这一原则外,实现“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的另一条法则是:必须在你与你的传播对象间寻找到认知上的最大公约数,并据此传播你的资讯,尤其是言论式的资讯。在这个意义上讲,切不可鸡同鸭讲,甚至认为“你不听就是你落后”,那将是最大的失败,也是在浪费资源。

做到上述这点,你首先要了解你的传播对象的立场、世界观和认知水平。只有清楚了解到这一点,你才有可能找到你要传播的资讯与他们的差距、以及你们之间的共同点,如此,你们认识上的最大公约数就找到了,这是传播资讯的基础和前提。

做到上述这一点后,你还需要包装,即:用你的传播对象所喜闻乐见的方式和形式,对你的资讯加以包装,再予以传播。

举例来说,当你报道美国总统大选时,你不能首先否定这种选举制度本身,因为这是迄今美国多数民众所认可的一种制度,一旦你否认了这一点,你和你的传播对象也就没有认知上的公约数了,必然就无法完成“国际传播能力”的使命。你可以从批评华尔街制度开始,指出华尔街的垄断阻塞了美国中下层民众的上升空间,但华尔街又在对美国大选施加着毋庸置疑的影响,这就是认识上可能的共同点和公约数,也是别人能接受的资讯传播方式,如此,才能实现“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

在与资讯传播对象之间找到认知上的最大公约数,同样需要抱有基本的实事求是态度和立场。即:首先承认差异,尊重彼此间由于历史、传统和文化间的不同而产生的不同,并在这一前提下,准确地寻找彼此在认知上的最大公约数,进行资讯的国际传播。唯有如此,才能实现“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的目标。

此外,资讯传播的平台也很重要,这个平台需要有基本的诚信和公众的接受度,否则断无可能实现“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的目标。在这个意义上讲,如果实现目标的决心已定,可能另起炉灶将是不可回避的选择。

国际舆论战是国际传播力和话语权的表现形式

与上述话题不可分割的一个问题是,国际舞台上客观存在的舆论战和宣传战。这可以分为两种情况:一是客观事实导致的爆炸性资讯波及其带来的舆论浪潮,二是出于某种政治目的、被人为操纵而发起的舆论攻势,以及由此而导致的反攻。这两种情况都有可能被服务于某种政治目的,并被引导和操纵。这构成了当前国际舞台上常见的舆论战和宣传战,它实际上也是“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的表现形式,其操作方式,仍然要以实事求是为基础,特别要高度重视一线调查研究。

在这方面,倍受一些西方媒体舆论战困扰的俄罗斯可谓颇有心得,并有一套成功的应对方式。根据俄罗斯媒体从业人员和西方外交圈人士向笔者的介绍,主要有以下两种方式:

首先是在宣传上戳穿一些媒体散布的谎言,起底谎言的背后力量。这个工作的服务对象主要是俄罗斯国内,目的是避免这些谎言在俄罗斯国内引起混乱。

按照这种操作方式,一旦有人就某一话题向俄罗斯发起舆论战时,俄罗斯采取的应对方式是:如果对方发布的信息是谎言,或者说是假新闻,则立即拿出事实予以揭穿;同时通过调查,寻找谎言或假新闻幕后的操作力量,这当然是国外的政治力量或有政治背景的机构,然后告知俄罗斯国民真相。而俄罗斯国民在了解了背景或者谎言被揭穿之后,对方舆论战的冲击波就会小得多,乃至于化为乌有。

第二就是“开辟第二战场,把战火烧到对方内部”。重点是抓住对方的疼点和软肋,以事实资讯为基础,同时以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方式,对对方进行离间式宣传报道。

据介绍,在这方面的具体操作手段是:利用俄罗斯的RT电视台等媒体在西方的读者圈,猛戳欧美国家的痛点和软肋,搞得美国和欧洲不胜其扰,总是说俄罗斯在他们内部煽动对抗和分裂乃至破坏美国大选等。

但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操作手段并非以发布虚假信息为主,因为在资讯爆炸的时代,这是不可持续的。它仍然是建立在以事实为基础、以一线调查研究为前提之上的,并按照这一原则,经营了相当长的时间,所以已经形成了稳定的观众群、读者群和影响力,否则也必然无法操作。

总之,“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是做人心的工作,若离开了实事求是、尊重并承认认知上的差异和一线调查研究,则永远都无法实现目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实现“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的前提是实事求是

发布日期:2021-06-07 10:41
摘要:提高中国的“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前提首先是要有基本的实事求是立场,并与被传播对象之间寻找到认知上的最大公约数。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在过去的一周里,中国领导人强调的提高中国“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问题,成为国际舆论几乎持续一周的热点话题之一。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说:中共政治局集体学习(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受西方主流媒体普遍关注,倒是成了一次不错的外宣,甚至可以算是许久不见的“正面报道”。它们对于中方列出的改进方向都是肯定的。中国与西方媒体难得地出现了“一致”。中国领导人的主张获得西方媒体空前一致的肯定说明:至少就当前情况而言,中国的“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还是有很大提升空间的。

实现任何目标,都要有个基本前提。笔者曾长期在海内外媒体从事国际资讯传播工作,笔者认为:提高中国的“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前提首先是要有基本的实事求是立场,并与被传播对象之间寻找到认知上的最大公约数。非如此,则绝无可能实现这一目标。

实事求是是一切的前提

实现“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的最基本前提是:必须有基本的实事求是立场,否则一切都无从谈起。

实事求是的立场意味着,传播出去的资讯必须是真实、可信的,否则就会彻底破坏自己的信誉,“国际传播能力”也就无从谈起。这首先是因为当今世界是个资讯传播发达、资讯爆炸的世界,这造成资讯的来源渠道多,资讯的内容、角度多样,尤其是相互可印证性、可追寻性强。在这样的背景下,不实资讯几乎没有存在的空间,更不要说去实现“国际传播能力”了。

此外,信息传播规律还告诉我们,一旦传播了不实资讯,你还必须用另一个不实资讯去掩盖前一个不实资讯,否则难以自圆其说,这就是信息传播中常说的:你得不停地用一个谎言去圆前一个谎言,而且很难停下来,由此,你就为自己编织了一条谎言链。在国际资讯传播中,这样的谎言链一旦形成,信誉也就彻底破产,“国际传播能力”也就成了无法完成的目标,“国际话语权”也就更是无从谈起了。

可是另一方面,“国际传播能力”不可避免地要服务于一定的政治、经济和其他目的,这和“实事求是”原则似乎有所矛盾,但实际上,这两者是可以实现平衡的。

解决这一问题的合理方式,就是中国新闻界曾经流传过的一句名言:可以有不说的真话,但不要说假话。

这句话有一定的合理性:出于某种原因,或者法律、规则、纪律的限制,有些事情不能说出来,这在全世界都很常见,尤其是笔者有过长期阅历的国外政要访谈,这种情况很常见;但尽管如此,也不要用假话来应对,原因就在于假话的后遗症太多、太大,你几乎不可避免地会让自己陷入用一个谎言去圆前一个谎言、继而为自己编织一条谎言链的尴尬处境。这有时甚至会导致严重的政治后果。

除了实事求是这一原则外,实现“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的另一条法则是:必须在你与你的传播对象间寻找到认知上的最大公约数,并据此传播你的资讯,尤其是言论式的资讯。在这个意义上讲,切不可鸡同鸭讲,甚至认为“你不听就是你落后”,那将是最大的失败,也是在浪费资源。

做到上述这点,你首先要了解你的传播对象的立场、世界观和认知水平。只有清楚了解到这一点,你才有可能找到你要传播的资讯与他们的差距、以及你们之间的共同点,如此,你们认识上的最大公约数就找到了,这是传播资讯的基础和前提。

做到上述这一点后,你还需要包装,即:用你的传播对象所喜闻乐见的方式和形式,对你的资讯加以包装,再予以传播。

举例来说,当你报道美国总统大选时,你不能首先否定这种选举制度本身,因为这是迄今美国多数民众所认可的一种制度,一旦你否认了这一点,你和你的传播对象也就没有认知上的公约数了,必然就无法完成“国际传播能力”的使命。你可以从批评华尔街制度开始,指出华尔街的垄断阻塞了美国中下层民众的上升空间,但华尔街又在对美国大选施加着毋庸置疑的影响,这就是认识上可能的共同点和公约数,也是别人能接受的资讯传播方式,如此,才能实现“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

在与资讯传播对象之间找到认知上的最大公约数,同样需要抱有基本的实事求是态度和立场。即:首先承认差异,尊重彼此间由于历史、传统和文化间的不同而产生的不同,并在这一前提下,准确地寻找彼此在认知上的最大公约数,进行资讯的国际传播。唯有如此,才能实现“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的目标。

此外,资讯传播的平台也很重要,这个平台需要有基本的诚信和公众的接受度,否则断无可能实现“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的目标。在这个意义上讲,如果实现目标的决心已定,可能另起炉灶将是不可回避的选择。

国际舆论战是国际传播力和话语权的表现形式

与上述话题不可分割的一个问题是,国际舞台上客观存在的舆论战和宣传战。这可以分为两种情况:一是客观事实导致的爆炸性资讯波及其带来的舆论浪潮,二是出于某种政治目的、被人为操纵而发起的舆论攻势,以及由此而导致的反攻。这两种情况都有可能被服务于某种政治目的,并被引导和操纵。这构成了当前国际舞台上常见的舆论战和宣传战,它实际上也是“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的表现形式,其操作方式,仍然要以实事求是为基础,特别要高度重视一线调查研究。

在这方面,倍受一些西方媒体舆论战困扰的俄罗斯可谓颇有心得,并有一套成功的应对方式。根据俄罗斯媒体从业人员和西方外交圈人士向笔者的介绍,主要有以下两种方式:

首先是在宣传上戳穿一些媒体散布的谎言,起底谎言的背后力量。这个工作的服务对象主要是俄罗斯国内,目的是避免这些谎言在俄罗斯国内引起混乱。

按照这种操作方式,一旦有人就某一话题向俄罗斯发起舆论战时,俄罗斯采取的应对方式是:如果对方发布的信息是谎言,或者说是假新闻,则立即拿出事实予以揭穿;同时通过调查,寻找谎言或假新闻幕后的操作力量,这当然是国外的政治力量或有政治背景的机构,然后告知俄罗斯国民真相。而俄罗斯国民在了解了背景或者谎言被揭穿之后,对方舆论战的冲击波就会小得多,乃至于化为乌有。

第二就是“开辟第二战场,把战火烧到对方内部”。重点是抓住对方的疼点和软肋,以事实资讯为基础,同时以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方式,对对方进行离间式宣传报道。

据介绍,在这方面的具体操作手段是:利用俄罗斯的RT电视台等媒体在西方的读者圈,猛戳欧美国家的痛点和软肋,搞得美国和欧洲不胜其扰,总是说俄罗斯在他们内部煽动对抗和分裂乃至破坏美国大选等。

但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操作手段并非以发布虚假信息为主,因为在资讯爆炸的时代,这是不可持续的。它仍然是建立在以事实为基础、以一线调查研究为前提之上的,并按照这一原则,经营了相当长的时间,所以已经形成了稳定的观众群、读者群和影响力,否则也必然无法操作。

总之,“国际传播能力”和“国际话语权”是做人心的工作,若离开了实事求是、尊重并承认认知上的差异和一线调查研究,则永远都无法实现目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