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短期看,本次政策的出台对房地产市场以及对地方政府收入上的影响并不会太大,但需要关注中长期税制改革方面的新举措。



中指研究院

【OR  商业新媒体】

6月4日,财政部、自然资源部、税务总局、人民银行发布《关于将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矿产资源专项收入、海域使用金、无居民海岛使用金四项政府非税收入划转税务部门征收有关问题的通知》。

规范管理,有利于提高征管效率

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的征收由自然资源部门划转给税务部门,从全国统一管理的角度上看,有利于提高土地出让收入的征管效率,降低征收成本。同时,有利于土地出让收入的使用更加规范化,一定程度上将约束地方政府对资金的使用范围。但《通知》明确提出四项政府非税收入的征收范围、对象、标准、减免、分成、使用、管理等政策,继续按照现行规定执行,现阶段对于地方政府整体影响不大。

土地出让收入未来将向支持乡村振兴方向倾斜

2020年9月,《关于调整完善土地出让收入使用范围优先支持乡村振兴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印发,明确提出要确保土地出让收入用于支持乡村振兴的力度不断增强,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建立稳定可靠的资金来源,目标到“十四五”期末,以省(自治区、直辖市)为单位核算,土地出让收益(土地出让收入扣除征地和拆迁补偿支出、土地开发支出等成本性支出后的收益)用于农业农村比例达到50%以上。在去年9月国新办发布会,农业农村部副部长韩俊指出,2013年至2018年我国土地出让收入累计达28万亿元,扣除成本性支出后,土地出让收益是5.4万亿元,占土地出让收入的19.2%。土地出让支出用于农业农村资金1.85万亿元,仅占土地出让收益的34.4%,占土地出让收入的6.6%,过去土地出让收入用于农业农村的资金占比明显偏低。

同时,《意见》指出,各省市结合本地实际提高土地出让收入用于农业农村的比例,一种是按照当年土地出让收益用于农业农村的资金占比逐步达到50%以上计提,若计提数小于土地出让收入8%的,则按不低于土地出让收入8%计提;另一种是按照当年土地出让收入用于农业农村的资金占比逐步达到10%以上计提。

本次由税务部门征收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是中央强化土地出让收入支持乡村振兴的重要一步,统一管理更有利于推动各地积极落地实施,“十四五”时期,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将在资金的支撑下取得实质性进展。

税制改革稳步推进,房地产税试点预期增强

土地出让收入是地方政府重要的财政来源,2020年,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本级收入89927亿元,同比增长11.7%,其中,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84142亿元,同比增长15.9%,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的增长对地方财政收入提供了强大支撑。对比来看,国有土地出让收入与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的比值超0.84,地方政府对土地出让收入的依赖度偏高。

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后,进一步强化了中央对资金使用范围的监管,一定程度上将推动地方政府摆脱对土地财政的依赖,未来健全地方税、直接税体系,适当提高直接税比重的相关举措将继续落实,而房地产税作为直接税的一种,相关工作预计将有新的进展,接下来重点城市房地产税试点的预期增强。

近几年中央不断推进相关制度改革,具体政策和措施逐步到位,同时兼顾长短期结合,重要政策均有合理的过渡期安排。本次土地出让收入划归税务部门征收在部分省市先行试点,也说明中央在政策出台过程中做了更多的考量。另外,土地出让收入向乡村振兴方面倾斜,在一定程度上将改变地方财政支出结构,中央允许地方分5年改革到位;同时在严格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方面,中央短期亦允许地方政府延续以往的相关做法。

短期看,本次政策的出台对房地产市场以及对地方政府收入上的影响并不会太大,但需要关注中长期税制改革方面的新举措,地方政府摆脱土地财政依赖是大势所趋。■

又讯:不宜过度解读国有土地出让金等划转税务部门征收
冯俏彬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副部长)

6月5号,财政部、自然资源部、税务总局、人民银行国家单位联合发布了《关于将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矿产资源专项收入、海域使用金、无居民海岛使用金四项政府非税收入划转税务部门征收有关问题的通知》。消息一出,市场震动、各方哗然,特别是围绕着土地出让金的征收划转,各方面的解读更是众说纷纭。我个人认为,其中大多数评价有点过度解读了,在此谈谈个人对此事的理解。

首先,为什么要将这四项非税收入划归税务部门统一征收?我认为主要是统筹财政资源的需要。进入2021年以来,统筹发展与安全、保持我国财政的可持续性,已经成为十四五期间财政工作的主线,其中之一就是要统筹各类财政资源。这一点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文件、在前期财政部负责人的有关发言中,已经有过清楚表述。将土地出让金等四项非税收入划转税务部门征收,是落实五中全会精神、做好十四五财政工作的一个具体举措。

其次,是深化“放、管、服”改革的需要。逐渐将非税收入划归税务部门统一征收,并不是现在才开始的,而是近年来推进“放管服”改革的既定方针,但在操作上需要考虑税务部门的承接能力和工作节奏。一个典型的事例就是2019年已经将社保收费划转到税务部门征收,另外还有多项非税收入的征收也已经完成划转工作。现在将国有土地出让收入、矿产资源专项收入等划转到税务部门征收,是这一既定工作上在时间和节奏上的延续。

再次,是规范公共资源管理的需要。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国家代表全体人民对土地、矿产、海洋等各类公共资源履行所有权和管理权,其出租、出让、出售所产生的收入,是公共收入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理应纳入公共财政统一管理。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不断完善,以上资源越发稀缺、价值不断上升,已经成为我国财政收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将其划归税务部门征收,有利于进一步规范公共资源转让收入的使用管理,发挥出更大的公共价值。至于有些评论指出,将土地出让金划转到税务部门征收,可能意味着国有土地出让金即将退出历史舞台,我个人对此并不这样认为。

《通知》同时指出,四项非税收入划归到税务部门征收之后,原来的征收对象、范围、标准、减免、分级使用管理等相关政策,继续按照现行规定执行。这个也与当时将社保费划转税务征收的情况完全 一致,即只调整征收单位,不涉及其它方面。至于未来会不会再调整,要看以后的情况发展和现实需要,现在对此难于预判。

理论上讲,财税部门是政府系统中负责财政收支的职能部门,理应对所有政府收入纳入预算管理,一个口进,一个口出,统筹安排,综合平衡,这是现代国家治理和财政管理的题中应有之义。当前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国对外要应对国际局势的风云变换,对内要加快推动经济社会全面转向高质量发展,客观上要求更好地统筹各类财政资源,加强统一管理,合理安排使用,以增强对国家重大战略的财力保障。■


又讯:8万亿土地出让金划转税务部门征收,释放了什么信号?
樊旭

财政部、税务总局等四部门周五发文称,将由自然资源部门负责征收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矿产资源专项收入、海域使用金、无居民海岛使用金等四项政府非税收入,全部划转税务部门负责征收。

分析人士指出,将非税收入划转税务部门征收,有助于提高征管效率和统筹财政资源。在这之前,社会保险费、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排污权出让收入等多项非税收入已划转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一直以来,非税收入征收范围划定随意性较大,各项收入边界不清,应征未征或乱征问题突出。

以土地出让金为例,广东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宇嘉对界面新闻指出,一些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资的过程中,向开发商承诺返还部分土地出让金,使得公共资源未能实现价值最大化。还有一些地方以土地作价入股和企业一起搞投资,不但浪费公共资源,还可能因此背上债务。

2020年全年,地方财政总收入(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达到33.9万亿元,其中,地方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约8.4万亿元,占比24.8%。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副部长冯俏彬周六在中国人民大学举办的直播讲座中指出,“十四五”期间(2021年-2025年),我国面临很多重大战略事项,每一项都包含无数内容,比如形成强大的国内市场、构建新发展格局、发展现代产业体系以及民生福祉等,这些内容都需要财政部门加大支持力度。

“从这一点上看,没有条件和可能性再让各个部门把宝贵的财力分割成不同的块,将包括土地出让金等财政资源统筹起来,集中财力做大事,无疑是非常重要的。”

这里需要强调的是,上述四项政府非税收入的征收范围、对象、标准、减免、分成、使用、管理等政策,继续按照现行规定执行。 也就是说,土地出让金的归属并没有改变,仍将全额纳入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管理,且通过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安排支出。

中国指数研究院认为,本次由税务部门征收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是中央强化土地出让收入支持乡村振兴的重要一步,统一管理更有利于推动各地积极落地实施,“十四五”时期,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将在资金的支撑下取得实质性进展。

2020年9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调整完善土地出让收入使用范围优先支持乡村振兴的意见》,提出要确保土地出让收入用于支持乡村振兴的力度不断增强,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建立稳定可靠的资金来源,目标到“十四五”期末,以省(自治区、直辖市)为单位核算,土地出让收益(土地出让收入扣除征地和拆迁补偿支出、土地开发支出等成本性支出后的收益)用于农业农村比例达到50%以上。

据农业农村部副部长韩俊去年9月在公开场合透露的信息,2013年至2018年,我国土地出让收入累计达28万亿元,扣除成本性支出后,土地出让收益是5.4万亿元,土地出让支出用于农业农村资金1.85万亿元,仅占土地出让收益的34.4%,土地出让收入用于农业农村的资金占比明显偏低。

此外,税务专家指出,非税收入由于征管主体过多,存在多头收费、多头管理、多头征收等问题,且数据管理分散化,难以为经济决策提供依据。因此,将非税收入统一交由税务部门征收,可以降低征纳成本,理顺职责关系,提高征管效率,为纳税人提供更加优质高效便利服务。

2018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提出将省级和省级以下国税地税机构合并,承担所辖区域内各项税收、非税收入征管等职责。国税地税机构合并后,实行以国家税务总局为主与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双重领导管理体制。

2018年6月,国地税合并正式启动,全国省级新税务机构统一挂牌。从此,省一级税务机关不再分国税与地税,统一为国家税务总局各地税务局。自1994年实行分税制后,分家24年的税务机关重又合二为一。

2019年1月起,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失业保险费等各项社会保险费和先行划转的非税收入(包括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水土保持补偿费、排污权出让收入、防空地下室易地建设费等)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对于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等四项非税收入,根据财政部、自然资源部、税务总局、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的通知,自7月1日起,选择在河北、内蒙古、上海、浙江、安徽、青岛、云南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以省(区、市)为单位开展征管职责划转试点,探索完善征缴流程、职责分工等,为全面推开划转工作积累经验。暂未开展征管划转试点地区要积极做好四项政府非税收入征收划转准备工作,自2022年1月1日起全面实施征管划转工作。

通知要求,自然资源部门与使用权人签订出让、划拨等合同后,应当及时向税务部门和财政部门传递相关信息,确保征管信息实时共享。税务部门应会同财政、自然资源、人民银行等部门做好业务衔接和信息互联互通工作,并将计征、缴款等明细信息通过互联互通系统传递给财政、自然资源、人民银行等相关部门,确保征管信息实时共享,账目清晰无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土地出让收入转由税务部门征收,对房地产的影响有多大?

发布日期:2021-06-07 06:58
摘要:短期看,本次政策的出台对房地产市场以及对地方政府收入上的影响并不会太大,但需要关注中长期税制改革方面的新举措。



中指研究院

【OR  商业新媒体】

6月4日,财政部、自然资源部、税务总局、人民银行发布《关于将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矿产资源专项收入、海域使用金、无居民海岛使用金四项政府非税收入划转税务部门征收有关问题的通知》。

规范管理,有利于提高征管效率

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的征收由自然资源部门划转给税务部门,从全国统一管理的角度上看,有利于提高土地出让收入的征管效率,降低征收成本。同时,有利于土地出让收入的使用更加规范化,一定程度上将约束地方政府对资金的使用范围。但《通知》明确提出四项政府非税收入的征收范围、对象、标准、减免、分成、使用、管理等政策,继续按照现行规定执行,现阶段对于地方政府整体影响不大。

土地出让收入未来将向支持乡村振兴方向倾斜

2020年9月,《关于调整完善土地出让收入使用范围优先支持乡村振兴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印发,明确提出要确保土地出让收入用于支持乡村振兴的力度不断增强,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建立稳定可靠的资金来源,目标到“十四五”期末,以省(自治区、直辖市)为单位核算,土地出让收益(土地出让收入扣除征地和拆迁补偿支出、土地开发支出等成本性支出后的收益)用于农业农村比例达到50%以上。在去年9月国新办发布会,农业农村部副部长韩俊指出,2013年至2018年我国土地出让收入累计达28万亿元,扣除成本性支出后,土地出让收益是5.4万亿元,占土地出让收入的19.2%。土地出让支出用于农业农村资金1.85万亿元,仅占土地出让收益的34.4%,占土地出让收入的6.6%,过去土地出让收入用于农业农村的资金占比明显偏低。

同时,《意见》指出,各省市结合本地实际提高土地出让收入用于农业农村的比例,一种是按照当年土地出让收益用于农业农村的资金占比逐步达到50%以上计提,若计提数小于土地出让收入8%的,则按不低于土地出让收入8%计提;另一种是按照当年土地出让收入用于农业农村的资金占比逐步达到10%以上计提。

本次由税务部门征收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是中央强化土地出让收入支持乡村振兴的重要一步,统一管理更有利于推动各地积极落地实施,“十四五”时期,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将在资金的支撑下取得实质性进展。

税制改革稳步推进,房地产税试点预期增强

土地出让收入是地方政府重要的财政来源,2020年,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本级收入89927亿元,同比增长11.7%,其中,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84142亿元,同比增长15.9%,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的增长对地方财政收入提供了强大支撑。对比来看,国有土地出让收入与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的比值超0.84,地方政府对土地出让收入的依赖度偏高。

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后,进一步强化了中央对资金使用范围的监管,一定程度上将推动地方政府摆脱对土地财政的依赖,未来健全地方税、直接税体系,适当提高直接税比重的相关举措将继续落实,而房地产税作为直接税的一种,相关工作预计将有新的进展,接下来重点城市房地产税试点的预期增强。

近几年中央不断推进相关制度改革,具体政策和措施逐步到位,同时兼顾长短期结合,重要政策均有合理的过渡期安排。本次土地出让收入划归税务部门征收在部分省市先行试点,也说明中央在政策出台过程中做了更多的考量。另外,土地出让收入向乡村振兴方面倾斜,在一定程度上将改变地方财政支出结构,中央允许地方分5年改革到位;同时在严格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方面,中央短期亦允许地方政府延续以往的相关做法。

短期看,本次政策的出台对房地产市场以及对地方政府收入上的影响并不会太大,但需要关注中长期税制改革方面的新举措,地方政府摆脱土地财政依赖是大势所趋。■

又讯:不宜过度解读国有土地出让金等划转税务部门征收
冯俏彬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副部长)

6月5号,财政部、自然资源部、税务总局、人民银行国家单位联合发布了《关于将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矿产资源专项收入、海域使用金、无居民海岛使用金四项政府非税收入划转税务部门征收有关问题的通知》。消息一出,市场震动、各方哗然,特别是围绕着土地出让金的征收划转,各方面的解读更是众说纷纭。我个人认为,其中大多数评价有点过度解读了,在此谈谈个人对此事的理解。

首先,为什么要将这四项非税收入划归税务部门统一征收?我认为主要是统筹财政资源的需要。进入2021年以来,统筹发展与安全、保持我国财政的可持续性,已经成为十四五期间财政工作的主线,其中之一就是要统筹各类财政资源。这一点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文件、在前期财政部负责人的有关发言中,已经有过清楚表述。将土地出让金等四项非税收入划转税务部门征收,是落实五中全会精神、做好十四五财政工作的一个具体举措。

其次,是深化“放、管、服”改革的需要。逐渐将非税收入划归税务部门统一征收,并不是现在才开始的,而是近年来推进“放管服”改革的既定方针,但在操作上需要考虑税务部门的承接能力和工作节奏。一个典型的事例就是2019年已经将社保收费划转到税务部门征收,另外还有多项非税收入的征收也已经完成划转工作。现在将国有土地出让收入、矿产资源专项收入等划转到税务部门征收,是这一既定工作上在时间和节奏上的延续。

再次,是规范公共资源管理的需要。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国家代表全体人民对土地、矿产、海洋等各类公共资源履行所有权和管理权,其出租、出让、出售所产生的收入,是公共收入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理应纳入公共财政统一管理。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不断完善,以上资源越发稀缺、价值不断上升,已经成为我国财政收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将其划归税务部门征收,有利于进一步规范公共资源转让收入的使用管理,发挥出更大的公共价值。至于有些评论指出,将土地出让金划转到税务部门征收,可能意味着国有土地出让金即将退出历史舞台,我个人对此并不这样认为。

《通知》同时指出,四项非税收入划归到税务部门征收之后,原来的征收对象、范围、标准、减免、分级使用管理等相关政策,继续按照现行规定执行。这个也与当时将社保费划转税务征收的情况完全 一致,即只调整征收单位,不涉及其它方面。至于未来会不会再调整,要看以后的情况发展和现实需要,现在对此难于预判。

理论上讲,财税部门是政府系统中负责财政收支的职能部门,理应对所有政府收入纳入预算管理,一个口进,一个口出,统筹安排,综合平衡,这是现代国家治理和财政管理的题中应有之义。当前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国对外要应对国际局势的风云变换,对内要加快推动经济社会全面转向高质量发展,客观上要求更好地统筹各类财政资源,加强统一管理,合理安排使用,以增强对国家重大战略的财力保障。■


又讯:8万亿土地出让金划转税务部门征收,释放了什么信号?
樊旭

财政部、税务总局等四部门周五发文称,将由自然资源部门负责征收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矿产资源专项收入、海域使用金、无居民海岛使用金等四项政府非税收入,全部划转税务部门负责征收。

分析人士指出,将非税收入划转税务部门征收,有助于提高征管效率和统筹财政资源。在这之前,社会保险费、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排污权出让收入等多项非税收入已划转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一直以来,非税收入征收范围划定随意性较大,各项收入边界不清,应征未征或乱征问题突出。

以土地出让金为例,广东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宇嘉对界面新闻指出,一些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资的过程中,向开发商承诺返还部分土地出让金,使得公共资源未能实现价值最大化。还有一些地方以土地作价入股和企业一起搞投资,不但浪费公共资源,还可能因此背上债务。

2020年全年,地方财政总收入(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达到33.9万亿元,其中,地方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约8.4万亿元,占比24.8%。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副部长冯俏彬周六在中国人民大学举办的直播讲座中指出,“十四五”期间(2021年-2025年),我国面临很多重大战略事项,每一项都包含无数内容,比如形成强大的国内市场、构建新发展格局、发展现代产业体系以及民生福祉等,这些内容都需要财政部门加大支持力度。

“从这一点上看,没有条件和可能性再让各个部门把宝贵的财力分割成不同的块,将包括土地出让金等财政资源统筹起来,集中财力做大事,无疑是非常重要的。”

这里需要强调的是,上述四项政府非税收入的征收范围、对象、标准、减免、分成、使用、管理等政策,继续按照现行规定执行。 也就是说,土地出让金的归属并没有改变,仍将全额纳入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管理,且通过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安排支出。

中国指数研究院认为,本次由税务部门征收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是中央强化土地出让收入支持乡村振兴的重要一步,统一管理更有利于推动各地积极落地实施,“十四五”时期,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将在资金的支撑下取得实质性进展。

2020年9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调整完善土地出让收入使用范围优先支持乡村振兴的意见》,提出要确保土地出让收入用于支持乡村振兴的力度不断增强,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建立稳定可靠的资金来源,目标到“十四五”期末,以省(自治区、直辖市)为单位核算,土地出让收益(土地出让收入扣除征地和拆迁补偿支出、土地开发支出等成本性支出后的收益)用于农业农村比例达到50%以上。

据农业农村部副部长韩俊去年9月在公开场合透露的信息,2013年至2018年,我国土地出让收入累计达28万亿元,扣除成本性支出后,土地出让收益是5.4万亿元,土地出让支出用于农业农村资金1.85万亿元,仅占土地出让收益的34.4%,土地出让收入用于农业农村的资金占比明显偏低。

此外,税务专家指出,非税收入由于征管主体过多,存在多头收费、多头管理、多头征收等问题,且数据管理分散化,难以为经济决策提供依据。因此,将非税收入统一交由税务部门征收,可以降低征纳成本,理顺职责关系,提高征管效率,为纳税人提供更加优质高效便利服务。

2018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提出将省级和省级以下国税地税机构合并,承担所辖区域内各项税收、非税收入征管等职责。国税地税机构合并后,实行以国家税务总局为主与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双重领导管理体制。

2018年6月,国地税合并正式启动,全国省级新税务机构统一挂牌。从此,省一级税务机关不再分国税与地税,统一为国家税务总局各地税务局。自1994年实行分税制后,分家24年的税务机关重又合二为一。

2019年1月起,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失业保险费等各项社会保险费和先行划转的非税收入(包括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水土保持补偿费、排污权出让收入、防空地下室易地建设费等)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对于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等四项非税收入,根据财政部、自然资源部、税务总局、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的通知,自7月1日起,选择在河北、内蒙古、上海、浙江、安徽、青岛、云南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以省(区、市)为单位开展征管职责划转试点,探索完善征缴流程、职责分工等,为全面推开划转工作积累经验。暂未开展征管划转试点地区要积极做好四项政府非税收入征收划转准备工作,自2022年1月1日起全面实施征管划转工作。

通知要求,自然资源部门与使用权人签订出让、划拨等合同后,应当及时向税务部门和财政部门传递相关信息,确保征管信息实时共享。税务部门应会同财政、自然资源、人民银行等部门做好业务衔接和信息互联互通工作,并将计征、缴款等明细信息通过互联互通系统传递给财政、自然资源、人民银行等相关部门,确保征管信息实时共享,账目清晰无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短期看,本次政策的出台对房地产市场以及对地方政府收入上的影响并不会太大,但需要关注中长期税制改革方面的新举措。



中指研究院

【OR  商业新媒体】

6月4日,财政部、自然资源部、税务总局、人民银行发布《关于将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矿产资源专项收入、海域使用金、无居民海岛使用金四项政府非税收入划转税务部门征收有关问题的通知》。

规范管理,有利于提高征管效率

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的征收由自然资源部门划转给税务部门,从全国统一管理的角度上看,有利于提高土地出让收入的征管效率,降低征收成本。同时,有利于土地出让收入的使用更加规范化,一定程度上将约束地方政府对资金的使用范围。但《通知》明确提出四项政府非税收入的征收范围、对象、标准、减免、分成、使用、管理等政策,继续按照现行规定执行,现阶段对于地方政府整体影响不大。

土地出让收入未来将向支持乡村振兴方向倾斜

2020年9月,《关于调整完善土地出让收入使用范围优先支持乡村振兴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印发,明确提出要确保土地出让收入用于支持乡村振兴的力度不断增强,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建立稳定可靠的资金来源,目标到“十四五”期末,以省(自治区、直辖市)为单位核算,土地出让收益(土地出让收入扣除征地和拆迁补偿支出、土地开发支出等成本性支出后的收益)用于农业农村比例达到50%以上。在去年9月国新办发布会,农业农村部副部长韩俊指出,2013年至2018年我国土地出让收入累计达28万亿元,扣除成本性支出后,土地出让收益是5.4万亿元,占土地出让收入的19.2%。土地出让支出用于农业农村资金1.85万亿元,仅占土地出让收益的34.4%,占土地出让收入的6.6%,过去土地出让收入用于农业农村的资金占比明显偏低。

同时,《意见》指出,各省市结合本地实际提高土地出让收入用于农业农村的比例,一种是按照当年土地出让收益用于农业农村的资金占比逐步达到50%以上计提,若计提数小于土地出让收入8%的,则按不低于土地出让收入8%计提;另一种是按照当年土地出让收入用于农业农村的资金占比逐步达到10%以上计提。

本次由税务部门征收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是中央强化土地出让收入支持乡村振兴的重要一步,统一管理更有利于推动各地积极落地实施,“十四五”时期,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将在资金的支撑下取得实质性进展。

税制改革稳步推进,房地产税试点预期增强

土地出让收入是地方政府重要的财政来源,2020年,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本级收入89927亿元,同比增长11.7%,其中,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84142亿元,同比增长15.9%,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的增长对地方财政收入提供了强大支撑。对比来看,国有土地出让收入与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的比值超0.84,地方政府对土地出让收入的依赖度偏高。

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后,进一步强化了中央对资金使用范围的监管,一定程度上将推动地方政府摆脱对土地财政的依赖,未来健全地方税、直接税体系,适当提高直接税比重的相关举措将继续落实,而房地产税作为直接税的一种,相关工作预计将有新的进展,接下来重点城市房地产税试点的预期增强。

近几年中央不断推进相关制度改革,具体政策和措施逐步到位,同时兼顾长短期结合,重要政策均有合理的过渡期安排。本次土地出让收入划归税务部门征收在部分省市先行试点,也说明中央在政策出台过程中做了更多的考量。另外,土地出让收入向乡村振兴方面倾斜,在一定程度上将改变地方财政支出结构,中央允许地方分5年改革到位;同时在严格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方面,中央短期亦允许地方政府延续以往的相关做法。

短期看,本次政策的出台对房地产市场以及对地方政府收入上的影响并不会太大,但需要关注中长期税制改革方面的新举措,地方政府摆脱土地财政依赖是大势所趋。■

又讯:不宜过度解读国有土地出让金等划转税务部门征收
冯俏彬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副部长)

6月5号,财政部、自然资源部、税务总局、人民银行国家单位联合发布了《关于将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矿产资源专项收入、海域使用金、无居民海岛使用金四项政府非税收入划转税务部门征收有关问题的通知》。消息一出,市场震动、各方哗然,特别是围绕着土地出让金的征收划转,各方面的解读更是众说纷纭。我个人认为,其中大多数评价有点过度解读了,在此谈谈个人对此事的理解。

首先,为什么要将这四项非税收入划归税务部门统一征收?我认为主要是统筹财政资源的需要。进入2021年以来,统筹发展与安全、保持我国财政的可持续性,已经成为十四五期间财政工作的主线,其中之一就是要统筹各类财政资源。这一点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文件、在前期财政部负责人的有关发言中,已经有过清楚表述。将土地出让金等四项非税收入划转税务部门征收,是落实五中全会精神、做好十四五财政工作的一个具体举措。

其次,是深化“放、管、服”改革的需要。逐渐将非税收入划归税务部门统一征收,并不是现在才开始的,而是近年来推进“放管服”改革的既定方针,但在操作上需要考虑税务部门的承接能力和工作节奏。一个典型的事例就是2019年已经将社保收费划转到税务部门征收,另外还有多项非税收入的征收也已经完成划转工作。现在将国有土地出让收入、矿产资源专项收入等划转到税务部门征收,是这一既定工作上在时间和节奏上的延续。

再次,是规范公共资源管理的需要。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国家代表全体人民对土地、矿产、海洋等各类公共资源履行所有权和管理权,其出租、出让、出售所产生的收入,是公共收入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理应纳入公共财政统一管理。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不断完善,以上资源越发稀缺、价值不断上升,已经成为我国财政收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将其划归税务部门征收,有利于进一步规范公共资源转让收入的使用管理,发挥出更大的公共价值。至于有些评论指出,将土地出让金划转到税务部门征收,可能意味着国有土地出让金即将退出历史舞台,我个人对此并不这样认为。

《通知》同时指出,四项非税收入划归到税务部门征收之后,原来的征收对象、范围、标准、减免、分级使用管理等相关政策,继续按照现行规定执行。这个也与当时将社保费划转税务征收的情况完全 一致,即只调整征收单位,不涉及其它方面。至于未来会不会再调整,要看以后的情况发展和现实需要,现在对此难于预判。

理论上讲,财税部门是政府系统中负责财政收支的职能部门,理应对所有政府收入纳入预算管理,一个口进,一个口出,统筹安排,综合平衡,这是现代国家治理和财政管理的题中应有之义。当前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国对外要应对国际局势的风云变换,对内要加快推动经济社会全面转向高质量发展,客观上要求更好地统筹各类财政资源,加强统一管理,合理安排使用,以增强对国家重大战略的财力保障。■


又讯:8万亿土地出让金划转税务部门征收,释放了什么信号?
樊旭

财政部、税务总局等四部门周五发文称,将由自然资源部门负责征收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矿产资源专项收入、海域使用金、无居民海岛使用金等四项政府非税收入,全部划转税务部门负责征收。

分析人士指出,将非税收入划转税务部门征收,有助于提高征管效率和统筹财政资源。在这之前,社会保险费、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排污权出让收入等多项非税收入已划转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一直以来,非税收入征收范围划定随意性较大,各项收入边界不清,应征未征或乱征问题突出。

以土地出让金为例,广东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宇嘉对界面新闻指出,一些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资的过程中,向开发商承诺返还部分土地出让金,使得公共资源未能实现价值最大化。还有一些地方以土地作价入股和企业一起搞投资,不但浪费公共资源,还可能因此背上债务。

2020年全年,地方财政总收入(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达到33.9万亿元,其中,地方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约8.4万亿元,占比24.8%。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副部长冯俏彬周六在中国人民大学举办的直播讲座中指出,“十四五”期间(2021年-2025年),我国面临很多重大战略事项,每一项都包含无数内容,比如形成强大的国内市场、构建新发展格局、发展现代产业体系以及民生福祉等,这些内容都需要财政部门加大支持力度。

“从这一点上看,没有条件和可能性再让各个部门把宝贵的财力分割成不同的块,将包括土地出让金等财政资源统筹起来,集中财力做大事,无疑是非常重要的。”

这里需要强调的是,上述四项政府非税收入的征收范围、对象、标准、减免、分成、使用、管理等政策,继续按照现行规定执行。 也就是说,土地出让金的归属并没有改变,仍将全额纳入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管理,且通过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安排支出。

中国指数研究院认为,本次由税务部门征收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是中央强化土地出让收入支持乡村振兴的重要一步,统一管理更有利于推动各地积极落地实施,“十四五”时期,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将在资金的支撑下取得实质性进展。

2020年9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调整完善土地出让收入使用范围优先支持乡村振兴的意见》,提出要确保土地出让收入用于支持乡村振兴的力度不断增强,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建立稳定可靠的资金来源,目标到“十四五”期末,以省(自治区、直辖市)为单位核算,土地出让收益(土地出让收入扣除征地和拆迁补偿支出、土地开发支出等成本性支出后的收益)用于农业农村比例达到50%以上。

据农业农村部副部长韩俊去年9月在公开场合透露的信息,2013年至2018年,我国土地出让收入累计达28万亿元,扣除成本性支出后,土地出让收益是5.4万亿元,土地出让支出用于农业农村资金1.85万亿元,仅占土地出让收益的34.4%,土地出让收入用于农业农村的资金占比明显偏低。

此外,税务专家指出,非税收入由于征管主体过多,存在多头收费、多头管理、多头征收等问题,且数据管理分散化,难以为经济决策提供依据。因此,将非税收入统一交由税务部门征收,可以降低征纳成本,理顺职责关系,提高征管效率,为纳税人提供更加优质高效便利服务。

2018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提出将省级和省级以下国税地税机构合并,承担所辖区域内各项税收、非税收入征管等职责。国税地税机构合并后,实行以国家税务总局为主与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双重领导管理体制。

2018年6月,国地税合并正式启动,全国省级新税务机构统一挂牌。从此,省一级税务机关不再分国税与地税,统一为国家税务总局各地税务局。自1994年实行分税制后,分家24年的税务机关重又合二为一。

2019年1月起,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失业保险费等各项社会保险费和先行划转的非税收入(包括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水土保持补偿费、排污权出让收入、防空地下室易地建设费等)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对于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等四项非税收入,根据财政部、自然资源部、税务总局、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的通知,自7月1日起,选择在河北、内蒙古、上海、浙江、安徽、青岛、云南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以省(区、市)为单位开展征管职责划转试点,探索完善征缴流程、职责分工等,为全面推开划转工作积累经验。暂未开展征管划转试点地区要积极做好四项政府非税收入征收划转准备工作,自2022年1月1日起全面实施征管划转工作。

通知要求,自然资源部门与使用权人签订出让、划拨等合同后,应当及时向税务部门和财政部门传递相关信息,确保征管信息实时共享。税务部门应会同财政、自然资源、人民银行等部门做好业务衔接和信息互联互通工作,并将计征、缴款等明细信息通过互联互通系统传递给财政、自然资源、人民银行等相关部门,确保征管信息实时共享,账目清晰无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土地出让收入转由税务部门征收,对房地产的影响有多大?

发布日期:2021-06-07 06:58
摘要:短期看,本次政策的出台对房地产市场以及对地方政府收入上的影响并不会太大,但需要关注中长期税制改革方面的新举措。



中指研究院

【OR  商业新媒体】

6月4日,财政部、自然资源部、税务总局、人民银行发布《关于将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矿产资源专项收入、海域使用金、无居民海岛使用金四项政府非税收入划转税务部门征收有关问题的通知》。

规范管理,有利于提高征管效率

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的征收由自然资源部门划转给税务部门,从全国统一管理的角度上看,有利于提高土地出让收入的征管效率,降低征收成本。同时,有利于土地出让收入的使用更加规范化,一定程度上将约束地方政府对资金的使用范围。但《通知》明确提出四项政府非税收入的征收范围、对象、标准、减免、分成、使用、管理等政策,继续按照现行规定执行,现阶段对于地方政府整体影响不大。

土地出让收入未来将向支持乡村振兴方向倾斜

2020年9月,《关于调整完善土地出让收入使用范围优先支持乡村振兴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印发,明确提出要确保土地出让收入用于支持乡村振兴的力度不断增强,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建立稳定可靠的资金来源,目标到“十四五”期末,以省(自治区、直辖市)为单位核算,土地出让收益(土地出让收入扣除征地和拆迁补偿支出、土地开发支出等成本性支出后的收益)用于农业农村比例达到50%以上。在去年9月国新办发布会,农业农村部副部长韩俊指出,2013年至2018年我国土地出让收入累计达28万亿元,扣除成本性支出后,土地出让收益是5.4万亿元,占土地出让收入的19.2%。土地出让支出用于农业农村资金1.85万亿元,仅占土地出让收益的34.4%,占土地出让收入的6.6%,过去土地出让收入用于农业农村的资金占比明显偏低。

同时,《意见》指出,各省市结合本地实际提高土地出让收入用于农业农村的比例,一种是按照当年土地出让收益用于农业农村的资金占比逐步达到50%以上计提,若计提数小于土地出让收入8%的,则按不低于土地出让收入8%计提;另一种是按照当年土地出让收入用于农业农村的资金占比逐步达到10%以上计提。

本次由税务部门征收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是中央强化土地出让收入支持乡村振兴的重要一步,统一管理更有利于推动各地积极落地实施,“十四五”时期,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将在资金的支撑下取得实质性进展。

税制改革稳步推进,房地产税试点预期增强

土地出让收入是地方政府重要的财政来源,2020年,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本级收入89927亿元,同比增长11.7%,其中,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84142亿元,同比增长15.9%,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的增长对地方财政收入提供了强大支撑。对比来看,国有土地出让收入与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的比值超0.84,地方政府对土地出让收入的依赖度偏高。

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后,进一步强化了中央对资金使用范围的监管,一定程度上将推动地方政府摆脱对土地财政的依赖,未来健全地方税、直接税体系,适当提高直接税比重的相关举措将继续落实,而房地产税作为直接税的一种,相关工作预计将有新的进展,接下来重点城市房地产税试点的预期增强。

近几年中央不断推进相关制度改革,具体政策和措施逐步到位,同时兼顾长短期结合,重要政策均有合理的过渡期安排。本次土地出让收入划归税务部门征收在部分省市先行试点,也说明中央在政策出台过程中做了更多的考量。另外,土地出让收入向乡村振兴方面倾斜,在一定程度上将改变地方财政支出结构,中央允许地方分5年改革到位;同时在严格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方面,中央短期亦允许地方政府延续以往的相关做法。

短期看,本次政策的出台对房地产市场以及对地方政府收入上的影响并不会太大,但需要关注中长期税制改革方面的新举措,地方政府摆脱土地财政依赖是大势所趋。■

又讯:不宜过度解读国有土地出让金等划转税务部门征收
冯俏彬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副部长)

6月5号,财政部、自然资源部、税务总局、人民银行国家单位联合发布了《关于将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矿产资源专项收入、海域使用金、无居民海岛使用金四项政府非税收入划转税务部门征收有关问题的通知》。消息一出,市场震动、各方哗然,特别是围绕着土地出让金的征收划转,各方面的解读更是众说纷纭。我个人认为,其中大多数评价有点过度解读了,在此谈谈个人对此事的理解。

首先,为什么要将这四项非税收入划归税务部门统一征收?我认为主要是统筹财政资源的需要。进入2021年以来,统筹发展与安全、保持我国财政的可持续性,已经成为十四五期间财政工作的主线,其中之一就是要统筹各类财政资源。这一点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文件、在前期财政部负责人的有关发言中,已经有过清楚表述。将土地出让金等四项非税收入划转税务部门征收,是落实五中全会精神、做好十四五财政工作的一个具体举措。

其次,是深化“放、管、服”改革的需要。逐渐将非税收入划归税务部门统一征收,并不是现在才开始的,而是近年来推进“放管服”改革的既定方针,但在操作上需要考虑税务部门的承接能力和工作节奏。一个典型的事例就是2019年已经将社保收费划转到税务部门征收,另外还有多项非税收入的征收也已经完成划转工作。现在将国有土地出让收入、矿产资源专项收入等划转到税务部门征收,是这一既定工作上在时间和节奏上的延续。

再次,是规范公共资源管理的需要。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国家代表全体人民对土地、矿产、海洋等各类公共资源履行所有权和管理权,其出租、出让、出售所产生的收入,是公共收入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理应纳入公共财政统一管理。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不断完善,以上资源越发稀缺、价值不断上升,已经成为我国财政收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将其划归税务部门征收,有利于进一步规范公共资源转让收入的使用管理,发挥出更大的公共价值。至于有些评论指出,将土地出让金划转到税务部门征收,可能意味着国有土地出让金即将退出历史舞台,我个人对此并不这样认为。

《通知》同时指出,四项非税收入划归到税务部门征收之后,原来的征收对象、范围、标准、减免、分级使用管理等相关政策,继续按照现行规定执行。这个也与当时将社保费划转税务征收的情况完全 一致,即只调整征收单位,不涉及其它方面。至于未来会不会再调整,要看以后的情况发展和现实需要,现在对此难于预判。

理论上讲,财税部门是政府系统中负责财政收支的职能部门,理应对所有政府收入纳入预算管理,一个口进,一个口出,统筹安排,综合平衡,这是现代国家治理和财政管理的题中应有之义。当前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国对外要应对国际局势的风云变换,对内要加快推动经济社会全面转向高质量发展,客观上要求更好地统筹各类财政资源,加强统一管理,合理安排使用,以增强对国家重大战略的财力保障。■


又讯:8万亿土地出让金划转税务部门征收,释放了什么信号?
樊旭

财政部、税务总局等四部门周五发文称,将由自然资源部门负责征收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矿产资源专项收入、海域使用金、无居民海岛使用金等四项政府非税收入,全部划转税务部门负责征收。

分析人士指出,将非税收入划转税务部门征收,有助于提高征管效率和统筹财政资源。在这之前,社会保险费、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排污权出让收入等多项非税收入已划转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一直以来,非税收入征收范围划定随意性较大,各项收入边界不清,应征未征或乱征问题突出。

以土地出让金为例,广东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宇嘉对界面新闻指出,一些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资的过程中,向开发商承诺返还部分土地出让金,使得公共资源未能实现价值最大化。还有一些地方以土地作价入股和企业一起搞投资,不但浪费公共资源,还可能因此背上债务。

2020年全年,地方财政总收入(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达到33.9万亿元,其中,地方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约8.4万亿元,占比24.8%。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副部长冯俏彬周六在中国人民大学举办的直播讲座中指出,“十四五”期间(2021年-2025年),我国面临很多重大战略事项,每一项都包含无数内容,比如形成强大的国内市场、构建新发展格局、发展现代产业体系以及民生福祉等,这些内容都需要财政部门加大支持力度。

“从这一点上看,没有条件和可能性再让各个部门把宝贵的财力分割成不同的块,将包括土地出让金等财政资源统筹起来,集中财力做大事,无疑是非常重要的。”

这里需要强调的是,上述四项政府非税收入的征收范围、对象、标准、减免、分成、使用、管理等政策,继续按照现行规定执行。 也就是说,土地出让金的归属并没有改变,仍将全额纳入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管理,且通过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安排支出。

中国指数研究院认为,本次由税务部门征收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是中央强化土地出让收入支持乡村振兴的重要一步,统一管理更有利于推动各地积极落地实施,“十四五”时期,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将在资金的支撑下取得实质性进展。

2020年9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调整完善土地出让收入使用范围优先支持乡村振兴的意见》,提出要确保土地出让收入用于支持乡村振兴的力度不断增强,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建立稳定可靠的资金来源,目标到“十四五”期末,以省(自治区、直辖市)为单位核算,土地出让收益(土地出让收入扣除征地和拆迁补偿支出、土地开发支出等成本性支出后的收益)用于农业农村比例达到50%以上。

据农业农村部副部长韩俊去年9月在公开场合透露的信息,2013年至2018年,我国土地出让收入累计达28万亿元,扣除成本性支出后,土地出让收益是5.4万亿元,土地出让支出用于农业农村资金1.85万亿元,仅占土地出让收益的34.4%,土地出让收入用于农业农村的资金占比明显偏低。

此外,税务专家指出,非税收入由于征管主体过多,存在多头收费、多头管理、多头征收等问题,且数据管理分散化,难以为经济决策提供依据。因此,将非税收入统一交由税务部门征收,可以降低征纳成本,理顺职责关系,提高征管效率,为纳税人提供更加优质高效便利服务。

2018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提出将省级和省级以下国税地税机构合并,承担所辖区域内各项税收、非税收入征管等职责。国税地税机构合并后,实行以国家税务总局为主与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双重领导管理体制。

2018年6月,国地税合并正式启动,全国省级新税务机构统一挂牌。从此,省一级税务机关不再分国税与地税,统一为国家税务总局各地税务局。自1994年实行分税制后,分家24年的税务机关重又合二为一。

2019年1月起,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失业保险费等各项社会保险费和先行划转的非税收入(包括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水土保持补偿费、排污权出让收入、防空地下室易地建设费等)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对于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等四项非税收入,根据财政部、自然资源部、税务总局、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的通知,自7月1日起,选择在河北、内蒙古、上海、浙江、安徽、青岛、云南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以省(区、市)为单位开展征管职责划转试点,探索完善征缴流程、职责分工等,为全面推开划转工作积累经验。暂未开展征管划转试点地区要积极做好四项政府非税收入征收划转准备工作,自2022年1月1日起全面实施征管划转工作。

通知要求,自然资源部门与使用权人签订出让、划拨等合同后,应当及时向税务部门和财政部门传递相关信息,确保征管信息实时共享。税务部门应会同财政、自然资源、人民银行等部门做好业务衔接和信息互联互通工作,并将计征、缴款等明细信息通过互联互通系统传递给财政、自然资源、人民银行等相关部门,确保征管信息实时共享,账目清晰无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