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今时不同往日,在现在的背景下,对于单个公司或者平台来讲,如果运用得当,反垄断也可以成为商业竞争的新利器。

 

闫曼

【OR  商业新媒体】

6月4日下午,一篇名为《字节跳动遭遇腾讯屏蔽和封禁大事记(2018—2021)》的文章开始在微信朋友圈中疯转,这篇巨长无比、制作精美的帖子,历数了字节跳动和腾讯这几年来的“恩恩怨怨”,控诉主要以微信平台为首的腾讯,这几年来对字节旗下各类产品的打压。

昏昏欲睡的周五下午,“打工人”们的八卦热情就这样被点燃,字节跳动在作为腾讯地盘的微信公号上公开控诉腾讯,科技圈内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字节突然向腾讯发难,虽然是因为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的一些不当言论引起,但是字节和腾讯的矛盾由来已久,而这么长一篇“檄文”,想必也不是一下子整理出来的。

就像字节跳动发的这篇帖子中所提示的,字节跳动和腾讯之前矛盾骤然升级源自2018年。那时大家还习惯性地将这家公司统称为今日头条,并戏谑地将两家你来我往的“过招”称为“头腾大战”。

在2018年抖音代替今日头条,成为字节旗下的王牌APP,短视频风潮开始席卷大江南北。根据之前SensorTower的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度,抖音下载量达4580万次,成为全球下载量最高的iPhone应用。下载量和用户量的不断飙升之外,抖音的单个用户使用时长也在逐渐加长。办公室、地铁上到处都是拿着手机刷抖音,刷到停不下来的用户,大家称其为名副其实的“时间黑洞”。

抖音的光速壮大成为了“头腾大战”的开端。毕竟如今互联网公司的大部分产品,都是靠争夺用户时间为生的注意力经济,争夺流量、争夺用户时长已经成为各家互联网平台的主要目标。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零和博弈,用户在这个APP上耗时过长,其他APP的日活就上不去。抖音这样“时间黑洞”般的存在,对各个以注意力为生的平台来讲都是威胁。

腾讯对这样的威胁自然心中有数,因为在抖音壮大之前,其旗下王者荣耀也是一款“时间黑洞”般的软件。王者荣耀的流行给其他平台带来了普遍性的流量下滑,这一点,我同事桑晓霓曾经在《中国互联网巨头的麻烦》一文中详细阐述过。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就像字节跳动这篇雄文中所梳理的那样。抖音、多闪飞书和腾讯的微信、QQ,围绕着分享网页链接、用户授权登录等问题不停产生冲突,屡次闹上法庭。

能看到,字节对腾讯的指控点就在于滥用平台权力,涉嫌垄断。从理论上来讲,平台权力的界定,某种程度上取决于平台的定位。而近年来互联网经济学界争论不断的“平台中立”概念,就是建立在某个平台作为“关键必要设施”的前提之上的。

理论上虽是如此,但现实世界中的互联网平台绝对不可能是中立的,既然平台之间对流量和用户的争夺已经成为零和博弈,就不要指望哪个互联网平台会成为天下大同的世外桃源。就像我在之前《弃用支付宝,美团在下一盘什么棋》中所强调的,屏蔽友商的外链或支付方式,早就成为常规操作。早年间淘宝也是屏蔽了百度的搜索抓取,才避免了为他人做嫁衣的结果。不同阵营的产品不兼容、选边站可能才是常态。

微信确实屏蔽了抖音外链,对飞书的推广也屡屡限制,但是微信屏蔽其外链或者对分享做限制,并没有阻止用户对抖音或者飞书的访问。任何用户只要有手机,都可以随意下载抖音、登上飞书。事实上抖音或者飞书也并没有因为腾讯的围追堵截而停止成长,只不过想借由微信的社交关系增加流量这条路被堵上了而已。

从更广的层面上看,将微信作为一种国民基础设施来看待,其实有点想太多。微信其实就是一个商业平台,一个以后有可能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或者随着新社交方式的更替而消失的商业平台。如果因为一个平台是所谓的“国民APP”,就认为其必须也为竞争对手也大开绿灯,可能有些“乌托邦”了。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在科技圈反垄断监管压力普遍剧增的大背景下,对于单个公司或者平台来讲,如果运用得当,反垄断也可以成为商业竞争的新利器,比如前不久58同城CEO姚劲波在微博发文称贝壳二选一,呼吁国家对贝壳进行反垄断罚款。

所以也很难说,字节这一纸檄文会不会成功引起监管层的注意,从而打破互联网平台之间互相屏蔽友商外联、各自为阵的局面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反垄断背景下,“头腾大战”走向何方

发布日期:2021-06-05 07:02
摘要:今时不同往日,在现在的背景下,对于单个公司或者平台来讲,如果运用得当,反垄断也可以成为商业竞争的新利器。

 

闫曼

【OR  商业新媒体】

6月4日下午,一篇名为《字节跳动遭遇腾讯屏蔽和封禁大事记(2018—2021)》的文章开始在微信朋友圈中疯转,这篇巨长无比、制作精美的帖子,历数了字节跳动和腾讯这几年来的“恩恩怨怨”,控诉主要以微信平台为首的腾讯,这几年来对字节旗下各类产品的打压。

昏昏欲睡的周五下午,“打工人”们的八卦热情就这样被点燃,字节跳动在作为腾讯地盘的微信公号上公开控诉腾讯,科技圈内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字节突然向腾讯发难,虽然是因为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的一些不当言论引起,但是字节和腾讯的矛盾由来已久,而这么长一篇“檄文”,想必也不是一下子整理出来的。

就像字节跳动发的这篇帖子中所提示的,字节跳动和腾讯之前矛盾骤然升级源自2018年。那时大家还习惯性地将这家公司统称为今日头条,并戏谑地将两家你来我往的“过招”称为“头腾大战”。

在2018年抖音代替今日头条,成为字节旗下的王牌APP,短视频风潮开始席卷大江南北。根据之前SensorTower的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度,抖音下载量达4580万次,成为全球下载量最高的iPhone应用。下载量和用户量的不断飙升之外,抖音的单个用户使用时长也在逐渐加长。办公室、地铁上到处都是拿着手机刷抖音,刷到停不下来的用户,大家称其为名副其实的“时间黑洞”。

抖音的光速壮大成为了“头腾大战”的开端。毕竟如今互联网公司的大部分产品,都是靠争夺用户时间为生的注意力经济,争夺流量、争夺用户时长已经成为各家互联网平台的主要目标。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零和博弈,用户在这个APP上耗时过长,其他APP的日活就上不去。抖音这样“时间黑洞”般的存在,对各个以注意力为生的平台来讲都是威胁。

腾讯对这样的威胁自然心中有数,因为在抖音壮大之前,其旗下王者荣耀也是一款“时间黑洞”般的软件。王者荣耀的流行给其他平台带来了普遍性的流量下滑,这一点,我同事桑晓霓曾经在《中国互联网巨头的麻烦》一文中详细阐述过。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就像字节跳动这篇雄文中所梳理的那样。抖音、多闪飞书和腾讯的微信、QQ,围绕着分享网页链接、用户授权登录等问题不停产生冲突,屡次闹上法庭。

能看到,字节对腾讯的指控点就在于滥用平台权力,涉嫌垄断。从理论上来讲,平台权力的界定,某种程度上取决于平台的定位。而近年来互联网经济学界争论不断的“平台中立”概念,就是建立在某个平台作为“关键必要设施”的前提之上的。

理论上虽是如此,但现实世界中的互联网平台绝对不可能是中立的,既然平台之间对流量和用户的争夺已经成为零和博弈,就不要指望哪个互联网平台会成为天下大同的世外桃源。就像我在之前《弃用支付宝,美团在下一盘什么棋》中所强调的,屏蔽友商的外链或支付方式,早就成为常规操作。早年间淘宝也是屏蔽了百度的搜索抓取,才避免了为他人做嫁衣的结果。不同阵营的产品不兼容、选边站可能才是常态。

微信确实屏蔽了抖音外链,对飞书的推广也屡屡限制,但是微信屏蔽其外链或者对分享做限制,并没有阻止用户对抖音或者飞书的访问。任何用户只要有手机,都可以随意下载抖音、登上飞书。事实上抖音或者飞书也并没有因为腾讯的围追堵截而停止成长,只不过想借由微信的社交关系增加流量这条路被堵上了而已。

从更广的层面上看,将微信作为一种国民基础设施来看待,其实有点想太多。微信其实就是一个商业平台,一个以后有可能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或者随着新社交方式的更替而消失的商业平台。如果因为一个平台是所谓的“国民APP”,就认为其必须也为竞争对手也大开绿灯,可能有些“乌托邦”了。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在科技圈反垄断监管压力普遍剧增的大背景下,对于单个公司或者平台来讲,如果运用得当,反垄断也可以成为商业竞争的新利器,比如前不久58同城CEO姚劲波在微博发文称贝壳二选一,呼吁国家对贝壳进行反垄断罚款。

所以也很难说,字节这一纸檄文会不会成功引起监管层的注意,从而打破互联网平台之间互相屏蔽友商外联、各自为阵的局面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今时不同往日,在现在的背景下,对于单个公司或者平台来讲,如果运用得当,反垄断也可以成为商业竞争的新利器。

 

闫曼

【OR  商业新媒体】

6月4日下午,一篇名为《字节跳动遭遇腾讯屏蔽和封禁大事记(2018—2021)》的文章开始在微信朋友圈中疯转,这篇巨长无比、制作精美的帖子,历数了字节跳动和腾讯这几年来的“恩恩怨怨”,控诉主要以微信平台为首的腾讯,这几年来对字节旗下各类产品的打压。

昏昏欲睡的周五下午,“打工人”们的八卦热情就这样被点燃,字节跳动在作为腾讯地盘的微信公号上公开控诉腾讯,科技圈内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字节突然向腾讯发难,虽然是因为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的一些不当言论引起,但是字节和腾讯的矛盾由来已久,而这么长一篇“檄文”,想必也不是一下子整理出来的。

就像字节跳动发的这篇帖子中所提示的,字节跳动和腾讯之前矛盾骤然升级源自2018年。那时大家还习惯性地将这家公司统称为今日头条,并戏谑地将两家你来我往的“过招”称为“头腾大战”。

在2018年抖音代替今日头条,成为字节旗下的王牌APP,短视频风潮开始席卷大江南北。根据之前SensorTower的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度,抖音下载量达4580万次,成为全球下载量最高的iPhone应用。下载量和用户量的不断飙升之外,抖音的单个用户使用时长也在逐渐加长。办公室、地铁上到处都是拿着手机刷抖音,刷到停不下来的用户,大家称其为名副其实的“时间黑洞”。

抖音的光速壮大成为了“头腾大战”的开端。毕竟如今互联网公司的大部分产品,都是靠争夺用户时间为生的注意力经济,争夺流量、争夺用户时长已经成为各家互联网平台的主要目标。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零和博弈,用户在这个APP上耗时过长,其他APP的日活就上不去。抖音这样“时间黑洞”般的存在,对各个以注意力为生的平台来讲都是威胁。

腾讯对这样的威胁自然心中有数,因为在抖音壮大之前,其旗下王者荣耀也是一款“时间黑洞”般的软件。王者荣耀的流行给其他平台带来了普遍性的流量下滑,这一点,我同事桑晓霓曾经在《中国互联网巨头的麻烦》一文中详细阐述过。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就像字节跳动这篇雄文中所梳理的那样。抖音、多闪飞书和腾讯的微信、QQ,围绕着分享网页链接、用户授权登录等问题不停产生冲突,屡次闹上法庭。

能看到,字节对腾讯的指控点就在于滥用平台权力,涉嫌垄断。从理论上来讲,平台权力的界定,某种程度上取决于平台的定位。而近年来互联网经济学界争论不断的“平台中立”概念,就是建立在某个平台作为“关键必要设施”的前提之上的。

理论上虽是如此,但现实世界中的互联网平台绝对不可能是中立的,既然平台之间对流量和用户的争夺已经成为零和博弈,就不要指望哪个互联网平台会成为天下大同的世外桃源。就像我在之前《弃用支付宝,美团在下一盘什么棋》中所强调的,屏蔽友商的外链或支付方式,早就成为常规操作。早年间淘宝也是屏蔽了百度的搜索抓取,才避免了为他人做嫁衣的结果。不同阵营的产品不兼容、选边站可能才是常态。

微信确实屏蔽了抖音外链,对飞书的推广也屡屡限制,但是微信屏蔽其外链或者对分享做限制,并没有阻止用户对抖音或者飞书的访问。任何用户只要有手机,都可以随意下载抖音、登上飞书。事实上抖音或者飞书也并没有因为腾讯的围追堵截而停止成长,只不过想借由微信的社交关系增加流量这条路被堵上了而已。

从更广的层面上看,将微信作为一种国民基础设施来看待,其实有点想太多。微信其实就是一个商业平台,一个以后有可能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或者随着新社交方式的更替而消失的商业平台。如果因为一个平台是所谓的“国民APP”,就认为其必须也为竞争对手也大开绿灯,可能有些“乌托邦”了。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在科技圈反垄断监管压力普遍剧增的大背景下,对于单个公司或者平台来讲,如果运用得当,反垄断也可以成为商业竞争的新利器,比如前不久58同城CEO姚劲波在微博发文称贝壳二选一,呼吁国家对贝壳进行反垄断罚款。

所以也很难说,字节这一纸檄文会不会成功引起监管层的注意,从而打破互联网平台之间互相屏蔽友商外联、各自为阵的局面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反垄断背景下,“头腾大战”走向何方

发布日期:2021-06-05 07:02
摘要:今时不同往日,在现在的背景下,对于单个公司或者平台来讲,如果运用得当,反垄断也可以成为商业竞争的新利器。

 

闫曼

【OR  商业新媒体】

6月4日下午,一篇名为《字节跳动遭遇腾讯屏蔽和封禁大事记(2018—2021)》的文章开始在微信朋友圈中疯转,这篇巨长无比、制作精美的帖子,历数了字节跳动和腾讯这几年来的“恩恩怨怨”,控诉主要以微信平台为首的腾讯,这几年来对字节旗下各类产品的打压。

昏昏欲睡的周五下午,“打工人”们的八卦热情就这样被点燃,字节跳动在作为腾讯地盘的微信公号上公开控诉腾讯,科技圈内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字节突然向腾讯发难,虽然是因为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的一些不当言论引起,但是字节和腾讯的矛盾由来已久,而这么长一篇“檄文”,想必也不是一下子整理出来的。

就像字节跳动发的这篇帖子中所提示的,字节跳动和腾讯之前矛盾骤然升级源自2018年。那时大家还习惯性地将这家公司统称为今日头条,并戏谑地将两家你来我往的“过招”称为“头腾大战”。

在2018年抖音代替今日头条,成为字节旗下的王牌APP,短视频风潮开始席卷大江南北。根据之前SensorTower的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度,抖音下载量达4580万次,成为全球下载量最高的iPhone应用。下载量和用户量的不断飙升之外,抖音的单个用户使用时长也在逐渐加长。办公室、地铁上到处都是拿着手机刷抖音,刷到停不下来的用户,大家称其为名副其实的“时间黑洞”。

抖音的光速壮大成为了“头腾大战”的开端。毕竟如今互联网公司的大部分产品,都是靠争夺用户时间为生的注意力经济,争夺流量、争夺用户时长已经成为各家互联网平台的主要目标。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零和博弈,用户在这个APP上耗时过长,其他APP的日活就上不去。抖音这样“时间黑洞”般的存在,对各个以注意力为生的平台来讲都是威胁。

腾讯对这样的威胁自然心中有数,因为在抖音壮大之前,其旗下王者荣耀也是一款“时间黑洞”般的软件。王者荣耀的流行给其他平台带来了普遍性的流量下滑,这一点,我同事桑晓霓曾经在《中国互联网巨头的麻烦》一文中详细阐述过。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就像字节跳动这篇雄文中所梳理的那样。抖音、多闪飞书和腾讯的微信、QQ,围绕着分享网页链接、用户授权登录等问题不停产生冲突,屡次闹上法庭。

能看到,字节对腾讯的指控点就在于滥用平台权力,涉嫌垄断。从理论上来讲,平台权力的界定,某种程度上取决于平台的定位。而近年来互联网经济学界争论不断的“平台中立”概念,就是建立在某个平台作为“关键必要设施”的前提之上的。

理论上虽是如此,但现实世界中的互联网平台绝对不可能是中立的,既然平台之间对流量和用户的争夺已经成为零和博弈,就不要指望哪个互联网平台会成为天下大同的世外桃源。就像我在之前《弃用支付宝,美团在下一盘什么棋》中所强调的,屏蔽友商的外链或支付方式,早就成为常规操作。早年间淘宝也是屏蔽了百度的搜索抓取,才避免了为他人做嫁衣的结果。不同阵营的产品不兼容、选边站可能才是常态。

微信确实屏蔽了抖音外链,对飞书的推广也屡屡限制,但是微信屏蔽其外链或者对分享做限制,并没有阻止用户对抖音或者飞书的访问。任何用户只要有手机,都可以随意下载抖音、登上飞书。事实上抖音或者飞书也并没有因为腾讯的围追堵截而停止成长,只不过想借由微信的社交关系增加流量这条路被堵上了而已。

从更广的层面上看,将微信作为一种国民基础设施来看待,其实有点想太多。微信其实就是一个商业平台,一个以后有可能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或者随着新社交方式的更替而消失的商业平台。如果因为一个平台是所谓的“国民APP”,就认为其必须也为竞争对手也大开绿灯,可能有些“乌托邦”了。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在科技圈反垄断监管压力普遍剧增的大背景下,对于单个公司或者平台来讲,如果运用得当,反垄断也可以成为商业竞争的新利器,比如前不久58同城CEO姚劲波在微博发文称贝壳二选一,呼吁国家对贝壳进行反垄断罚款。

所以也很难说,字节这一纸檄文会不会成功引起监管层的注意,从而打破互联网平台之间互相屏蔽友商外联、各自为阵的局面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