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油价创出每桶70美元以上的多年新高,此前欧佩克及其盟友预计需求增加并同意增产。目前全球经济复苏已推动各种大宗商品价格上涨。



Benoit Faucon|Alistair MacDonald

【OR  商业新媒体】

油价创出每桶70美元以上的多年新高,此前欧佩克及其盟友预计需求增加并同意增产。目前全球经济复苏已推动各种大宗商品价格上涨。

以沙特和俄罗斯为首的产油国集团此举相当于继续取消在疫情初期实施的大规模减产措施。最近,从锡、铜到木材等各种大宗商品价格也和油价一样屡创新高。这些大宗商品大幅上涨归因于被压抑的需求释放,而这些商品的生产者难以满足需求。


投行Liberum大宗商品战略主管Tom Price在谈到有关经济活动重启提振资产价格的预期时称,这是一种良性的、旧式通货再膨胀模式。Price称,2009年金融危机后的经济复苏以来,如此广泛的大宗商品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这样同步上涨了。

国际能源基准布伦特原油期货合约价格涨1.3%,报每桶70.25美元,创下2019年5月以来最高收盘价。美国关键基准西得州中质油期货合约涨2.1%,报每桶67.72美元,收于2018年6月以来最高水平。

欧佩克成员及其盟友,即欧佩克+周二同意从下个月开始,按之前的计划每天增加约45万桶的产量。与此同时,沙特阿拉伯同意继续放松其今年早些时候实施的每天100万桶的另行单边减产。

4月,该团体同意在7月底前每天增产逾200万桶,使过去一年的累计增量达到每天约400万桶。这相当于该集团在2020年初同意削减的每天970万桶产量中的一大部分,当时新冠病毒首次开始使经济停滞,削弱了全球原油需求并使价格下跌。

如今,随着亚洲大部分地区和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石油消费国的感染水平大体得到控制,美国和欧洲的疫苗接种活动也在不断推进,欧佩克和以俄罗斯为首的一批非欧佩克产油国正在押注,市场已经准备好迎接更多石油。欧佩克代表称,欧佩克+的一个技术委员会周一预测,下半年的石油需求将每天增加600万桶。他们预测,这样一来全球石油库存将在7月底前降至2015-2019年的五年平均水平以下,这预示着疫情导致过剩的局面将告结束。

对石油和其他大宗商品的需求反映了疫情期间全球经济活动的巨大波动。去年第二季度,由于全球经济的很大一部分处于停滞状态,石油需求急剧下降,但近几个月来,随着许多富裕经济体的活动复苏,石油需求回升。

由于帮助家庭和企业适应新冠限制措施的诸多商品获得强劲需求,到去年年底,全球工业生产升至疫情前的峰值之上。自那以来的经济增长引发了全球工厂对能源和原材料的渴求。美元疲软也使得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更具吸引力。

随着全球经济预计将出现数十年来最快速的扩张之一,今年的需求料将进一步上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简称OECD)周一表示,预计全球产出将增加5.8%,这将是1973年以来最强劲的增长。

如果供应无法跟上,伴随上述扩张而来的大宗商品需求飙升势头可能带来冲击。油价上涨已经助推全球通胀加剧。周二公布的欧元区数据显示,5月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较上年同期上涨2%,为2018年底以来的最快增速。但这一涨势大部分源于能源价格较上年同期上涨13.1%。

在美国,商务部的通胀指标显示,4月份消费者价格指数环比上升0.6%,同比上升3.6%。不包括能源和食品的核心消费者价格指数环比上升0.7%,同比上升3.1%。

中国作为一个大宗商品进口国和首个从新冠疫情中复苏的主要经济体,自去年以来不得不消化从原油到铜和铁矿石等一系列大宗商品的更高成本。这给中国经济带来了新的挑战。

较小的制造商受到的影响最大,近几个月来,由于原材料价格高企,这些制造商的利润率下降。为应对不断上升的成本压力,最近有更多中国工厂提高了产品价格。还有一些工厂暂时停止运营,不再接受新订单。在大宗商品价格持续飙升的推动下,中国4月份生产者价格指数同比上涨6.8%,创三年半以来的最大涨幅。

央行官员们此前曾表示,预计随着大宗商品生产方和工厂因应价格上涨的情况提高产量,通胀压力将在年底前缓解。欧佩克周二的行动支持了这种看法。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简称OECD)的首席经济学家Laurence Boone称:“石油和大宗商品价格在上涨,而且由于消费模式的改变,也有一些奇怪的影响。”Boone表示:“不过随着供应面开始做出反应,这种情况应会逐渐消失。”

不过价格上涨已经使得制造商的日子更加艰难。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 Co., GM)和丹麦风力涡轮机制造商Vestas Wind Systems A/S等各类公司都曾抱怨钢铁价格上涨。

在这个行业从业40年、曾任英国汽车制造商阿斯顿.马丁(Aston Martin)首席执行官的Andy Palmer称:“这对于汽车制造商来说是个大问题。”他表示:“我见过大宗商品价格波动的时期,但几乎所有原材料都上涨得这么快的情况是很罕见的。”

虽然全球石油产量可以相对迅速地提高,欧佩克可以利用其巨大的未开发产能,但对于矿商和农户来说,突然增加煤炭、铜或棉花的生产要难得多。例如,价格上涨正在推动矿业公司审查其未来计划。

大宗商品贸易巨头嘉能可(Glencore PLC, GLNCY)在2月份表示,正在考虑重新启动位于刚果民主共和国的世界最大钴矿的生产。嘉能可在2019年8月选择关闭Mutanda矿,该矿也生产大量的铜,当时这两种金属的价格都在下跌。最近几个月,疫情造成的供应瓶颈迟迟难解,以及亚洲经济体反弹带来的蓬勃需求,都推动价格高涨。上个月,铜价飙升至历史最高水平。钴的价格今年上扬了50%以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布伦特原油升破70美元,欧佩克及盟友预计原油需求增加

发布日期:2021-06-02 13:22
摘要:油价创出每桶70美元以上的多年新高,此前欧佩克及其盟友预计需求增加并同意增产。目前全球经济复苏已推动各种大宗商品价格上涨。



Benoit Faucon|Alistair MacDonald

【OR  商业新媒体】

油价创出每桶70美元以上的多年新高,此前欧佩克及其盟友预计需求增加并同意增产。目前全球经济复苏已推动各种大宗商品价格上涨。

以沙特和俄罗斯为首的产油国集团此举相当于继续取消在疫情初期实施的大规模减产措施。最近,从锡、铜到木材等各种大宗商品价格也和油价一样屡创新高。这些大宗商品大幅上涨归因于被压抑的需求释放,而这些商品的生产者难以满足需求。


投行Liberum大宗商品战略主管Tom Price在谈到有关经济活动重启提振资产价格的预期时称,这是一种良性的、旧式通货再膨胀模式。Price称,2009年金融危机后的经济复苏以来,如此广泛的大宗商品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这样同步上涨了。

国际能源基准布伦特原油期货合约价格涨1.3%,报每桶70.25美元,创下2019年5月以来最高收盘价。美国关键基准西得州中质油期货合约涨2.1%,报每桶67.72美元,收于2018年6月以来最高水平。

欧佩克成员及其盟友,即欧佩克+周二同意从下个月开始,按之前的计划每天增加约45万桶的产量。与此同时,沙特阿拉伯同意继续放松其今年早些时候实施的每天100万桶的另行单边减产。

4月,该团体同意在7月底前每天增产逾200万桶,使过去一年的累计增量达到每天约400万桶。这相当于该集团在2020年初同意削减的每天970万桶产量中的一大部分,当时新冠病毒首次开始使经济停滞,削弱了全球原油需求并使价格下跌。

如今,随着亚洲大部分地区和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石油消费国的感染水平大体得到控制,美国和欧洲的疫苗接种活动也在不断推进,欧佩克和以俄罗斯为首的一批非欧佩克产油国正在押注,市场已经准备好迎接更多石油。欧佩克代表称,欧佩克+的一个技术委员会周一预测,下半年的石油需求将每天增加600万桶。他们预测,这样一来全球石油库存将在7月底前降至2015-2019年的五年平均水平以下,这预示着疫情导致过剩的局面将告结束。

对石油和其他大宗商品的需求反映了疫情期间全球经济活动的巨大波动。去年第二季度,由于全球经济的很大一部分处于停滞状态,石油需求急剧下降,但近几个月来,随着许多富裕经济体的活动复苏,石油需求回升。

由于帮助家庭和企业适应新冠限制措施的诸多商品获得强劲需求,到去年年底,全球工业生产升至疫情前的峰值之上。自那以来的经济增长引发了全球工厂对能源和原材料的渴求。美元疲软也使得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更具吸引力。

随着全球经济预计将出现数十年来最快速的扩张之一,今年的需求料将进一步上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简称OECD)周一表示,预计全球产出将增加5.8%,这将是1973年以来最强劲的增长。

如果供应无法跟上,伴随上述扩张而来的大宗商品需求飙升势头可能带来冲击。油价上涨已经助推全球通胀加剧。周二公布的欧元区数据显示,5月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较上年同期上涨2%,为2018年底以来的最快增速。但这一涨势大部分源于能源价格较上年同期上涨13.1%。

在美国,商务部的通胀指标显示,4月份消费者价格指数环比上升0.6%,同比上升3.6%。不包括能源和食品的核心消费者价格指数环比上升0.7%,同比上升3.1%。

中国作为一个大宗商品进口国和首个从新冠疫情中复苏的主要经济体,自去年以来不得不消化从原油到铜和铁矿石等一系列大宗商品的更高成本。这给中国经济带来了新的挑战。

较小的制造商受到的影响最大,近几个月来,由于原材料价格高企,这些制造商的利润率下降。为应对不断上升的成本压力,最近有更多中国工厂提高了产品价格。还有一些工厂暂时停止运营,不再接受新订单。在大宗商品价格持续飙升的推动下,中国4月份生产者价格指数同比上涨6.8%,创三年半以来的最大涨幅。

央行官员们此前曾表示,预计随着大宗商品生产方和工厂因应价格上涨的情况提高产量,通胀压力将在年底前缓解。欧佩克周二的行动支持了这种看法。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简称OECD)的首席经济学家Laurence Boone称:“石油和大宗商品价格在上涨,而且由于消费模式的改变,也有一些奇怪的影响。”Boone表示:“不过随着供应面开始做出反应,这种情况应会逐渐消失。”

不过价格上涨已经使得制造商的日子更加艰难。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 Co., GM)和丹麦风力涡轮机制造商Vestas Wind Systems A/S等各类公司都曾抱怨钢铁价格上涨。

在这个行业从业40年、曾任英国汽车制造商阿斯顿.马丁(Aston Martin)首席执行官的Andy Palmer称:“这对于汽车制造商来说是个大问题。”他表示:“我见过大宗商品价格波动的时期,但几乎所有原材料都上涨得这么快的情况是很罕见的。”

虽然全球石油产量可以相对迅速地提高,欧佩克可以利用其巨大的未开发产能,但对于矿商和农户来说,突然增加煤炭、铜或棉花的生产要难得多。例如,价格上涨正在推动矿业公司审查其未来计划。

大宗商品贸易巨头嘉能可(Glencore PLC, GLNCY)在2月份表示,正在考虑重新启动位于刚果民主共和国的世界最大钴矿的生产。嘉能可在2019年8月选择关闭Mutanda矿,该矿也生产大量的铜,当时这两种金属的价格都在下跌。最近几个月,疫情造成的供应瓶颈迟迟难解,以及亚洲经济体反弹带来的蓬勃需求,都推动价格高涨。上个月,铜价飙升至历史最高水平。钴的价格今年上扬了50%以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油价创出每桶70美元以上的多年新高,此前欧佩克及其盟友预计需求增加并同意增产。目前全球经济复苏已推动各种大宗商品价格上涨。



Benoit Faucon|Alistair MacDonald

【OR  商业新媒体】

油价创出每桶70美元以上的多年新高,此前欧佩克及其盟友预计需求增加并同意增产。目前全球经济复苏已推动各种大宗商品价格上涨。

以沙特和俄罗斯为首的产油国集团此举相当于继续取消在疫情初期实施的大规模减产措施。最近,从锡、铜到木材等各种大宗商品价格也和油价一样屡创新高。这些大宗商品大幅上涨归因于被压抑的需求释放,而这些商品的生产者难以满足需求。


投行Liberum大宗商品战略主管Tom Price在谈到有关经济活动重启提振资产价格的预期时称,这是一种良性的、旧式通货再膨胀模式。Price称,2009年金融危机后的经济复苏以来,如此广泛的大宗商品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这样同步上涨了。

国际能源基准布伦特原油期货合约价格涨1.3%,报每桶70.25美元,创下2019年5月以来最高收盘价。美国关键基准西得州中质油期货合约涨2.1%,报每桶67.72美元,收于2018年6月以来最高水平。

欧佩克成员及其盟友,即欧佩克+周二同意从下个月开始,按之前的计划每天增加约45万桶的产量。与此同时,沙特阿拉伯同意继续放松其今年早些时候实施的每天100万桶的另行单边减产。

4月,该团体同意在7月底前每天增产逾200万桶,使过去一年的累计增量达到每天约400万桶。这相当于该集团在2020年初同意削减的每天970万桶产量中的一大部分,当时新冠病毒首次开始使经济停滞,削弱了全球原油需求并使价格下跌。

如今,随着亚洲大部分地区和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石油消费国的感染水平大体得到控制,美国和欧洲的疫苗接种活动也在不断推进,欧佩克和以俄罗斯为首的一批非欧佩克产油国正在押注,市场已经准备好迎接更多石油。欧佩克代表称,欧佩克+的一个技术委员会周一预测,下半年的石油需求将每天增加600万桶。他们预测,这样一来全球石油库存将在7月底前降至2015-2019年的五年平均水平以下,这预示着疫情导致过剩的局面将告结束。

对石油和其他大宗商品的需求反映了疫情期间全球经济活动的巨大波动。去年第二季度,由于全球经济的很大一部分处于停滞状态,石油需求急剧下降,但近几个月来,随着许多富裕经济体的活动复苏,石油需求回升。

由于帮助家庭和企业适应新冠限制措施的诸多商品获得强劲需求,到去年年底,全球工业生产升至疫情前的峰值之上。自那以来的经济增长引发了全球工厂对能源和原材料的渴求。美元疲软也使得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更具吸引力。

随着全球经济预计将出现数十年来最快速的扩张之一,今年的需求料将进一步上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简称OECD)周一表示,预计全球产出将增加5.8%,这将是1973年以来最强劲的增长。

如果供应无法跟上,伴随上述扩张而来的大宗商品需求飙升势头可能带来冲击。油价上涨已经助推全球通胀加剧。周二公布的欧元区数据显示,5月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较上年同期上涨2%,为2018年底以来的最快增速。但这一涨势大部分源于能源价格较上年同期上涨13.1%。

在美国,商务部的通胀指标显示,4月份消费者价格指数环比上升0.6%,同比上升3.6%。不包括能源和食品的核心消费者价格指数环比上升0.7%,同比上升3.1%。

中国作为一个大宗商品进口国和首个从新冠疫情中复苏的主要经济体,自去年以来不得不消化从原油到铜和铁矿石等一系列大宗商品的更高成本。这给中国经济带来了新的挑战。

较小的制造商受到的影响最大,近几个月来,由于原材料价格高企,这些制造商的利润率下降。为应对不断上升的成本压力,最近有更多中国工厂提高了产品价格。还有一些工厂暂时停止运营,不再接受新订单。在大宗商品价格持续飙升的推动下,中国4月份生产者价格指数同比上涨6.8%,创三年半以来的最大涨幅。

央行官员们此前曾表示,预计随着大宗商品生产方和工厂因应价格上涨的情况提高产量,通胀压力将在年底前缓解。欧佩克周二的行动支持了这种看法。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简称OECD)的首席经济学家Laurence Boone称:“石油和大宗商品价格在上涨,而且由于消费模式的改变,也有一些奇怪的影响。”Boone表示:“不过随着供应面开始做出反应,这种情况应会逐渐消失。”

不过价格上涨已经使得制造商的日子更加艰难。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 Co., GM)和丹麦风力涡轮机制造商Vestas Wind Systems A/S等各类公司都曾抱怨钢铁价格上涨。

在这个行业从业40年、曾任英国汽车制造商阿斯顿.马丁(Aston Martin)首席执行官的Andy Palmer称:“这对于汽车制造商来说是个大问题。”他表示:“我见过大宗商品价格波动的时期,但几乎所有原材料都上涨得这么快的情况是很罕见的。”

虽然全球石油产量可以相对迅速地提高,欧佩克可以利用其巨大的未开发产能,但对于矿商和农户来说,突然增加煤炭、铜或棉花的生产要难得多。例如,价格上涨正在推动矿业公司审查其未来计划。

大宗商品贸易巨头嘉能可(Glencore PLC, GLNCY)在2月份表示,正在考虑重新启动位于刚果民主共和国的世界最大钴矿的生产。嘉能可在2019年8月选择关闭Mutanda矿,该矿也生产大量的铜,当时这两种金属的价格都在下跌。最近几个月,疫情造成的供应瓶颈迟迟难解,以及亚洲经济体反弹带来的蓬勃需求,都推动价格高涨。上个月,铜价飙升至历史最高水平。钴的价格今年上扬了50%以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布伦特原油升破70美元,欧佩克及盟友预计原油需求增加

发布日期:2021-06-02 13:22
摘要:油价创出每桶70美元以上的多年新高,此前欧佩克及其盟友预计需求增加并同意增产。目前全球经济复苏已推动各种大宗商品价格上涨。



Benoit Faucon|Alistair MacDonald

【OR  商业新媒体】

油价创出每桶70美元以上的多年新高,此前欧佩克及其盟友预计需求增加并同意增产。目前全球经济复苏已推动各种大宗商品价格上涨。

以沙特和俄罗斯为首的产油国集团此举相当于继续取消在疫情初期实施的大规模减产措施。最近,从锡、铜到木材等各种大宗商品价格也和油价一样屡创新高。这些大宗商品大幅上涨归因于被压抑的需求释放,而这些商品的生产者难以满足需求。


投行Liberum大宗商品战略主管Tom Price在谈到有关经济活动重启提振资产价格的预期时称,这是一种良性的、旧式通货再膨胀模式。Price称,2009年金融危机后的经济复苏以来,如此广泛的大宗商品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这样同步上涨了。

国际能源基准布伦特原油期货合约价格涨1.3%,报每桶70.25美元,创下2019年5月以来最高收盘价。美国关键基准西得州中质油期货合约涨2.1%,报每桶67.72美元,收于2018年6月以来最高水平。

欧佩克成员及其盟友,即欧佩克+周二同意从下个月开始,按之前的计划每天增加约45万桶的产量。与此同时,沙特阿拉伯同意继续放松其今年早些时候实施的每天100万桶的另行单边减产。

4月,该团体同意在7月底前每天增产逾200万桶,使过去一年的累计增量达到每天约400万桶。这相当于该集团在2020年初同意削减的每天970万桶产量中的一大部分,当时新冠病毒首次开始使经济停滞,削弱了全球原油需求并使价格下跌。

如今,随着亚洲大部分地区和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石油消费国的感染水平大体得到控制,美国和欧洲的疫苗接种活动也在不断推进,欧佩克和以俄罗斯为首的一批非欧佩克产油国正在押注,市场已经准备好迎接更多石油。欧佩克代表称,欧佩克+的一个技术委员会周一预测,下半年的石油需求将每天增加600万桶。他们预测,这样一来全球石油库存将在7月底前降至2015-2019年的五年平均水平以下,这预示着疫情导致过剩的局面将告结束。

对石油和其他大宗商品的需求反映了疫情期间全球经济活动的巨大波动。去年第二季度,由于全球经济的很大一部分处于停滞状态,石油需求急剧下降,但近几个月来,随着许多富裕经济体的活动复苏,石油需求回升。

由于帮助家庭和企业适应新冠限制措施的诸多商品获得强劲需求,到去年年底,全球工业生产升至疫情前的峰值之上。自那以来的经济增长引发了全球工厂对能源和原材料的渴求。美元疲软也使得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更具吸引力。

随着全球经济预计将出现数十年来最快速的扩张之一,今年的需求料将进一步上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简称OECD)周一表示,预计全球产出将增加5.8%,这将是1973年以来最强劲的增长。

如果供应无法跟上,伴随上述扩张而来的大宗商品需求飙升势头可能带来冲击。油价上涨已经助推全球通胀加剧。周二公布的欧元区数据显示,5月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较上年同期上涨2%,为2018年底以来的最快增速。但这一涨势大部分源于能源价格较上年同期上涨13.1%。

在美国,商务部的通胀指标显示,4月份消费者价格指数环比上升0.6%,同比上升3.6%。不包括能源和食品的核心消费者价格指数环比上升0.7%,同比上升3.1%。

中国作为一个大宗商品进口国和首个从新冠疫情中复苏的主要经济体,自去年以来不得不消化从原油到铜和铁矿石等一系列大宗商品的更高成本。这给中国经济带来了新的挑战。

较小的制造商受到的影响最大,近几个月来,由于原材料价格高企,这些制造商的利润率下降。为应对不断上升的成本压力,最近有更多中国工厂提高了产品价格。还有一些工厂暂时停止运营,不再接受新订单。在大宗商品价格持续飙升的推动下,中国4月份生产者价格指数同比上涨6.8%,创三年半以来的最大涨幅。

央行官员们此前曾表示,预计随着大宗商品生产方和工厂因应价格上涨的情况提高产量,通胀压力将在年底前缓解。欧佩克周二的行动支持了这种看法。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简称OECD)的首席经济学家Laurence Boone称:“石油和大宗商品价格在上涨,而且由于消费模式的改变,也有一些奇怪的影响。”Boone表示:“不过随着供应面开始做出反应,这种情况应会逐渐消失。”

不过价格上涨已经使得制造商的日子更加艰难。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 Co., GM)和丹麦风力涡轮机制造商Vestas Wind Systems A/S等各类公司都曾抱怨钢铁价格上涨。

在这个行业从业40年、曾任英国汽车制造商阿斯顿.马丁(Aston Martin)首席执行官的Andy Palmer称:“这对于汽车制造商来说是个大问题。”他表示:“我见过大宗商品价格波动的时期,但几乎所有原材料都上涨得这么快的情况是很罕见的。”

虽然全球石油产量可以相对迅速地提高,欧佩克可以利用其巨大的未开发产能,但对于矿商和农户来说,突然增加煤炭、铜或棉花的生产要难得多。例如,价格上涨正在推动矿业公司审查其未来计划。

大宗商品贸易巨头嘉能可(Glencore PLC, GLNCY)在2月份表示,正在考虑重新启动位于刚果民主共和国的世界最大钴矿的生产。嘉能可在2019年8月选择关闭Mutanda矿,该矿也生产大量的铜,当时这两种金属的价格都在下跌。最近几个月,疫情造成的供应瓶颈迟迟难解,以及亚洲经济体反弹带来的蓬勃需求,都推动价格高涨。上个月,铜价飙升至历史最高水平。钴的价格今年上扬了50%以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