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为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多新冠疫苗以遏制全球疫情,世卫组织呼吁富裕国家投入500亿美元资金,还把中国科兴疫苗列入了紧急使用清单。



Chao Deng|Drew Hinshaw

【OR  商业新媒体】

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周二呼吁富裕国家投入500亿美元资金为发展中国家购买新冠疫苗,并表示, “无数生命”和价值以万亿美元计的经济活动安危未定。

WHO还把中国民营制药企业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 SVA)的新冠疫苗克尔来福(CoronaVac)列入了紧急使用清单,这是第二款进入该清单的中国新冠疫苗。该紧急使用认证为克尔来福通过WHO支持的“新冠疫苗全球获取机制”(Covax)进行分发铺平了道路。为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多新冠疫苗以遏制全球疫情,联合国再次采取行动,前述举措即是其中的一部分。

上述举措是在WHO年会闭幕次日出炉的,其他一些工作则因美中之间的分歧而受到影响,例如推进新冠溯源研究,以及讨论制定一项应对未来大流行病的新条约。

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与世界银行(World Bank)、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的领导人一道,要求富裕国家捐赠500亿美元,他称这将足以在未来一年内让全世界接种新冠疫苗的人口比例至少达到60%。上述四个机构的领导人表示,这将在2025年之前带来约9万亿美元的额外全球产出。

谭德塞告诉记者:“现在至关重要的是将这些救命的工具迅速送到需要它们的人手中。”他说:“我们有办法迅速结束这场疫情,拯救无数的生命和生计,但我们需要有实现这一目标的意愿。”

WHO推动疫苗接种之际,美国和中国在该机构面临的其他一些重大问题上存在尖锐分歧。病毒溯源工作陷入了谈判的僵局。美国主张让独立专家参加研究调查组。中国则称,调查组现在应该将重点放到其他国家。

一项新的全球大流行病条约可能赋予WHO更多权力,以迅速调查具有威胁性的新疫情。该条约面临中国的反对,中国不愿赋予WHO这种权力。该条约也引起美国的担忧,美国需要国会批准才能签署条约。

与此同时,WHO一直专注于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该机构的大部分日常工作都是在发展中国家展开的。该机构特别要求七大工业国(G7)本月在英国举行会议时提高疫苗捐赠资金。

WHO周二表示,如果有充足的资金,制造商可能生产足够的疫苗,在明年上半年前为全球60%的人口接种疫苗。该机构说,如果资金不足,较贫困的国家将继续出现疫情,可能会出现新的变异病毒。

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称,他们也将失去像北美、欧洲和亚洲疫苗接种率更高的国家那样迅速复苏的机会。

她表示:“疫情发展的差异导致了经济复苏也走出两条不同的路径。”她称:“我们的数据显示,短期内,为全世界接种疫苗是提高全球产出的最有效方式。”

到目前为止,WHO支持的Covax是一个疫苗共享池,原本打算为发展中国家的所有医护人员接种疫苗,以帮助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但是印度疫情促使当地政府限制出口,对这项行动是个打击,因为该行动依靠印度的Serum Institute为其供应亟需的疫苗。

WHO授权科兴疫苗克尔来福的紧急使用,等Covax和科兴能达成协议向需要的国家分配疫苗时,预计将有助于缓解疫苗短缺问题。

上个月,WHO将中国国企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Sinopharm, 简称:国药集团)的旗舰新冠疫苗列入紧急使用名单。

初步临床数据显示,这两种中国疫苗的有效率都低于辉瑞公司(Pfizer Inc., PFE)和Moderna Inc. (MRNA)的疫苗。WHO援引克尔来福的有效率结果显示,该疫苗在51%的接种者中预防了有症状的感染,在100%的试验参与者中预防了重症和住院治疗。

但目前还不清楚这两家中国疫苗制造商能向Covax提供多少剂数,或何时提供。WHO负责卫生产品获取的助理总干事西芒(Mariangela Simao)说:“我们敦促制造商参与Covax,分享他们的技术诀窍和数据,为控制这次大流行病做出贡献。”

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分子病毒学专家、医学教授金冬雁在WHO宣布之前说,批准更多地意味着对更多疫苗的需求,而不表示投下信任票。他说,鉴于该公司和相关试验的研究人员没有提供足够的细节,对科兴疫苗的一些较早前临床数据可靠性的疑虑仍然存在。

尽管土耳其和印尼在其临床试验中报告了预防有症状新冠感染的较高有效率,分别为83.5%和65%,但由于样本量有限,卫生专家对这些数字的重视程度较低。例如,印尼的试验只有大约1,620名参与者。

巴西进行了最广泛的试验,涉及近13,000名参与者,包括60岁以上的人,而在针对医护人员的临床试验中,克尔来福对有症状感染的防护有效率为50.38%,刚刚达到WHO的50%标准。

Kim Mulholland是墨尔本的一名儿科医生,也是就克尔来福向WHO提出建议的一个独立委员会的成员,他称该疫苗在巴西的低有效率可能是因为参加试验的医护人员有更多机会接受检测,这是科兴在评估期间向该委员会提出的观点。Mulholland表示,巴西的研究还包括了一些被归类为非常温和的病例,导致有效率偏低。

科兴没有直接公布研究结果,这与西方疫苗制造商不同,后者严格控制其试验,并在同行评议的医学杂志上公布细节。

科兴的研究结果基本上是通过政府公布的,而在一些情况下政府会面临压力,需要快速批准疫苗用于紧急使用以对抗疫情。

总部位于首尔的非营利组织International Vaccine Institute的负责人Jerome Kim说:“科兴控股的新冠疫苗以一种非常混乱的方式推出。”他解释说,一些政府修改了他们之前发布的科兴疫苗研究数据,而科兴控股通常不做公开解释,这导致有人质疑相关数据是否具有权威性。

关于克尔来福有效性的最喜人迹象来自拥有4.5万人口的巴西小镇塞拉纳(Serrana)。根据Butantan Institute周一的报告,从2月初到5月中旬,塞拉纳镇的新冠死亡人数下降了95%,有症状的病例数量下降了80%,与该疾病有关的住院人数下降了86%。设在圣保罗的公共研究中心Butantan Institute与科兴控股共同组织了这项研究。

在其他回顾性研究中,印度尼西亚和智利的研究显示,在接种两剂克尔来福后,有效性呈中等至较高水平。智利当局公布的截至4月份的数据表明,克尔来福在预防有症状的新冠病毒感染方面有效性约为65%,预防住院治疗方面的有效性达85%,预防重症方面有效性达89%。

印尼监管机构上个月表示,根据涉及约12万名医护人员的数据,克尔来福在预防新冠症状方面的有效性为94%,在预防死亡方面的有效性为98%。

尽管有效性数据很高,但一些印尼流行病学家指出,这项研究的设计存在缺陷,比如没有考虑到接受疫苗接种的受试者一开始是否更健康。

印度尼西亚大学(University of Indonesia)的流行病学家Pandu Riono说:“从这种数据中很难做出推论或得出结论。”

印尼卫生部发言人承认,这些数据不如对照临床试验的数据好,但她说,公布这些数据的目的是提供有关疫苗在医护人员中有效性的现有数据。她还说,这些数据是由雅加达的医院和诊所提供的,科兴没有参与数据的发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WHO为新冠疫苗寻求更多资金,并批准科兴疫苗紧急使用

发布日期:2021-06-02 09:22
摘要:为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多新冠疫苗以遏制全球疫情,世卫组织呼吁富裕国家投入500亿美元资金,还把中国科兴疫苗列入了紧急使用清单。



Chao Deng|Drew Hinshaw

【OR  商业新媒体】

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周二呼吁富裕国家投入500亿美元资金为发展中国家购买新冠疫苗,并表示, “无数生命”和价值以万亿美元计的经济活动安危未定。

WHO还把中国民营制药企业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 SVA)的新冠疫苗克尔来福(CoronaVac)列入了紧急使用清单,这是第二款进入该清单的中国新冠疫苗。该紧急使用认证为克尔来福通过WHO支持的“新冠疫苗全球获取机制”(Covax)进行分发铺平了道路。为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多新冠疫苗以遏制全球疫情,联合国再次采取行动,前述举措即是其中的一部分。

上述举措是在WHO年会闭幕次日出炉的,其他一些工作则因美中之间的分歧而受到影响,例如推进新冠溯源研究,以及讨论制定一项应对未来大流行病的新条约。

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与世界银行(World Bank)、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的领导人一道,要求富裕国家捐赠500亿美元,他称这将足以在未来一年内让全世界接种新冠疫苗的人口比例至少达到60%。上述四个机构的领导人表示,这将在2025年之前带来约9万亿美元的额外全球产出。

谭德塞告诉记者:“现在至关重要的是将这些救命的工具迅速送到需要它们的人手中。”他说:“我们有办法迅速结束这场疫情,拯救无数的生命和生计,但我们需要有实现这一目标的意愿。”

WHO推动疫苗接种之际,美国和中国在该机构面临的其他一些重大问题上存在尖锐分歧。病毒溯源工作陷入了谈判的僵局。美国主张让独立专家参加研究调查组。中国则称,调查组现在应该将重点放到其他国家。

一项新的全球大流行病条约可能赋予WHO更多权力,以迅速调查具有威胁性的新疫情。该条约面临中国的反对,中国不愿赋予WHO这种权力。该条约也引起美国的担忧,美国需要国会批准才能签署条约。

与此同时,WHO一直专注于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该机构的大部分日常工作都是在发展中国家展开的。该机构特别要求七大工业国(G7)本月在英国举行会议时提高疫苗捐赠资金。

WHO周二表示,如果有充足的资金,制造商可能生产足够的疫苗,在明年上半年前为全球60%的人口接种疫苗。该机构说,如果资金不足,较贫困的国家将继续出现疫情,可能会出现新的变异病毒。

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称,他们也将失去像北美、欧洲和亚洲疫苗接种率更高的国家那样迅速复苏的机会。

她表示:“疫情发展的差异导致了经济复苏也走出两条不同的路径。”她称:“我们的数据显示,短期内,为全世界接种疫苗是提高全球产出的最有效方式。”

到目前为止,WHO支持的Covax是一个疫苗共享池,原本打算为发展中国家的所有医护人员接种疫苗,以帮助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但是印度疫情促使当地政府限制出口,对这项行动是个打击,因为该行动依靠印度的Serum Institute为其供应亟需的疫苗。

WHO授权科兴疫苗克尔来福的紧急使用,等Covax和科兴能达成协议向需要的国家分配疫苗时,预计将有助于缓解疫苗短缺问题。

上个月,WHO将中国国企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Sinopharm, 简称:国药集团)的旗舰新冠疫苗列入紧急使用名单。

初步临床数据显示,这两种中国疫苗的有效率都低于辉瑞公司(Pfizer Inc., PFE)和Moderna Inc. (MRNA)的疫苗。WHO援引克尔来福的有效率结果显示,该疫苗在51%的接种者中预防了有症状的感染,在100%的试验参与者中预防了重症和住院治疗。

但目前还不清楚这两家中国疫苗制造商能向Covax提供多少剂数,或何时提供。WHO负责卫生产品获取的助理总干事西芒(Mariangela Simao)说:“我们敦促制造商参与Covax,分享他们的技术诀窍和数据,为控制这次大流行病做出贡献。”

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分子病毒学专家、医学教授金冬雁在WHO宣布之前说,批准更多地意味着对更多疫苗的需求,而不表示投下信任票。他说,鉴于该公司和相关试验的研究人员没有提供足够的细节,对科兴疫苗的一些较早前临床数据可靠性的疑虑仍然存在。

尽管土耳其和印尼在其临床试验中报告了预防有症状新冠感染的较高有效率,分别为83.5%和65%,但由于样本量有限,卫生专家对这些数字的重视程度较低。例如,印尼的试验只有大约1,620名参与者。

巴西进行了最广泛的试验,涉及近13,000名参与者,包括60岁以上的人,而在针对医护人员的临床试验中,克尔来福对有症状感染的防护有效率为50.38%,刚刚达到WHO的50%标准。

Kim Mulholland是墨尔本的一名儿科医生,也是就克尔来福向WHO提出建议的一个独立委员会的成员,他称该疫苗在巴西的低有效率可能是因为参加试验的医护人员有更多机会接受检测,这是科兴在评估期间向该委员会提出的观点。Mulholland表示,巴西的研究还包括了一些被归类为非常温和的病例,导致有效率偏低。

科兴没有直接公布研究结果,这与西方疫苗制造商不同,后者严格控制其试验,并在同行评议的医学杂志上公布细节。

科兴的研究结果基本上是通过政府公布的,而在一些情况下政府会面临压力,需要快速批准疫苗用于紧急使用以对抗疫情。

总部位于首尔的非营利组织International Vaccine Institute的负责人Jerome Kim说:“科兴控股的新冠疫苗以一种非常混乱的方式推出。”他解释说,一些政府修改了他们之前发布的科兴疫苗研究数据,而科兴控股通常不做公开解释,这导致有人质疑相关数据是否具有权威性。

关于克尔来福有效性的最喜人迹象来自拥有4.5万人口的巴西小镇塞拉纳(Serrana)。根据Butantan Institute周一的报告,从2月初到5月中旬,塞拉纳镇的新冠死亡人数下降了95%,有症状的病例数量下降了80%,与该疾病有关的住院人数下降了86%。设在圣保罗的公共研究中心Butantan Institute与科兴控股共同组织了这项研究。

在其他回顾性研究中,印度尼西亚和智利的研究显示,在接种两剂克尔来福后,有效性呈中等至较高水平。智利当局公布的截至4月份的数据表明,克尔来福在预防有症状的新冠病毒感染方面有效性约为65%,预防住院治疗方面的有效性达85%,预防重症方面有效性达89%。

印尼监管机构上个月表示,根据涉及约12万名医护人员的数据,克尔来福在预防新冠症状方面的有效性为94%,在预防死亡方面的有效性为98%。

尽管有效性数据很高,但一些印尼流行病学家指出,这项研究的设计存在缺陷,比如没有考虑到接受疫苗接种的受试者一开始是否更健康。

印度尼西亚大学(University of Indonesia)的流行病学家Pandu Riono说:“从这种数据中很难做出推论或得出结论。”

印尼卫生部发言人承认,这些数据不如对照临床试验的数据好,但她说,公布这些数据的目的是提供有关疫苗在医护人员中有效性的现有数据。她还说,这些数据是由雅加达的医院和诊所提供的,科兴没有参与数据的发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为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多新冠疫苗以遏制全球疫情,世卫组织呼吁富裕国家投入500亿美元资金,还把中国科兴疫苗列入了紧急使用清单。



Chao Deng|Drew Hinshaw

【OR  商业新媒体】

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周二呼吁富裕国家投入500亿美元资金为发展中国家购买新冠疫苗,并表示, “无数生命”和价值以万亿美元计的经济活动安危未定。

WHO还把中国民营制药企业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 SVA)的新冠疫苗克尔来福(CoronaVac)列入了紧急使用清单,这是第二款进入该清单的中国新冠疫苗。该紧急使用认证为克尔来福通过WHO支持的“新冠疫苗全球获取机制”(Covax)进行分发铺平了道路。为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多新冠疫苗以遏制全球疫情,联合国再次采取行动,前述举措即是其中的一部分。

上述举措是在WHO年会闭幕次日出炉的,其他一些工作则因美中之间的分歧而受到影响,例如推进新冠溯源研究,以及讨论制定一项应对未来大流行病的新条约。

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与世界银行(World Bank)、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的领导人一道,要求富裕国家捐赠500亿美元,他称这将足以在未来一年内让全世界接种新冠疫苗的人口比例至少达到60%。上述四个机构的领导人表示,这将在2025年之前带来约9万亿美元的额外全球产出。

谭德塞告诉记者:“现在至关重要的是将这些救命的工具迅速送到需要它们的人手中。”他说:“我们有办法迅速结束这场疫情,拯救无数的生命和生计,但我们需要有实现这一目标的意愿。”

WHO推动疫苗接种之际,美国和中国在该机构面临的其他一些重大问题上存在尖锐分歧。病毒溯源工作陷入了谈判的僵局。美国主张让独立专家参加研究调查组。中国则称,调查组现在应该将重点放到其他国家。

一项新的全球大流行病条约可能赋予WHO更多权力,以迅速调查具有威胁性的新疫情。该条约面临中国的反对,中国不愿赋予WHO这种权力。该条约也引起美国的担忧,美国需要国会批准才能签署条约。

与此同时,WHO一直专注于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该机构的大部分日常工作都是在发展中国家展开的。该机构特别要求七大工业国(G7)本月在英国举行会议时提高疫苗捐赠资金。

WHO周二表示,如果有充足的资金,制造商可能生产足够的疫苗,在明年上半年前为全球60%的人口接种疫苗。该机构说,如果资金不足,较贫困的国家将继续出现疫情,可能会出现新的变异病毒。

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称,他们也将失去像北美、欧洲和亚洲疫苗接种率更高的国家那样迅速复苏的机会。

她表示:“疫情发展的差异导致了经济复苏也走出两条不同的路径。”她称:“我们的数据显示,短期内,为全世界接种疫苗是提高全球产出的最有效方式。”

到目前为止,WHO支持的Covax是一个疫苗共享池,原本打算为发展中国家的所有医护人员接种疫苗,以帮助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但是印度疫情促使当地政府限制出口,对这项行动是个打击,因为该行动依靠印度的Serum Institute为其供应亟需的疫苗。

WHO授权科兴疫苗克尔来福的紧急使用,等Covax和科兴能达成协议向需要的国家分配疫苗时,预计将有助于缓解疫苗短缺问题。

上个月,WHO将中国国企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Sinopharm, 简称:国药集团)的旗舰新冠疫苗列入紧急使用名单。

初步临床数据显示,这两种中国疫苗的有效率都低于辉瑞公司(Pfizer Inc., PFE)和Moderna Inc. (MRNA)的疫苗。WHO援引克尔来福的有效率结果显示,该疫苗在51%的接种者中预防了有症状的感染,在100%的试验参与者中预防了重症和住院治疗。

但目前还不清楚这两家中国疫苗制造商能向Covax提供多少剂数,或何时提供。WHO负责卫生产品获取的助理总干事西芒(Mariangela Simao)说:“我们敦促制造商参与Covax,分享他们的技术诀窍和数据,为控制这次大流行病做出贡献。”

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分子病毒学专家、医学教授金冬雁在WHO宣布之前说,批准更多地意味着对更多疫苗的需求,而不表示投下信任票。他说,鉴于该公司和相关试验的研究人员没有提供足够的细节,对科兴疫苗的一些较早前临床数据可靠性的疑虑仍然存在。

尽管土耳其和印尼在其临床试验中报告了预防有症状新冠感染的较高有效率,分别为83.5%和65%,但由于样本量有限,卫生专家对这些数字的重视程度较低。例如,印尼的试验只有大约1,620名参与者。

巴西进行了最广泛的试验,涉及近13,000名参与者,包括60岁以上的人,而在针对医护人员的临床试验中,克尔来福对有症状感染的防护有效率为50.38%,刚刚达到WHO的50%标准。

Kim Mulholland是墨尔本的一名儿科医生,也是就克尔来福向WHO提出建议的一个独立委员会的成员,他称该疫苗在巴西的低有效率可能是因为参加试验的医护人员有更多机会接受检测,这是科兴在评估期间向该委员会提出的观点。Mulholland表示,巴西的研究还包括了一些被归类为非常温和的病例,导致有效率偏低。

科兴没有直接公布研究结果,这与西方疫苗制造商不同,后者严格控制其试验,并在同行评议的医学杂志上公布细节。

科兴的研究结果基本上是通过政府公布的,而在一些情况下政府会面临压力,需要快速批准疫苗用于紧急使用以对抗疫情。

总部位于首尔的非营利组织International Vaccine Institute的负责人Jerome Kim说:“科兴控股的新冠疫苗以一种非常混乱的方式推出。”他解释说,一些政府修改了他们之前发布的科兴疫苗研究数据,而科兴控股通常不做公开解释,这导致有人质疑相关数据是否具有权威性。

关于克尔来福有效性的最喜人迹象来自拥有4.5万人口的巴西小镇塞拉纳(Serrana)。根据Butantan Institute周一的报告,从2月初到5月中旬,塞拉纳镇的新冠死亡人数下降了95%,有症状的病例数量下降了80%,与该疾病有关的住院人数下降了86%。设在圣保罗的公共研究中心Butantan Institute与科兴控股共同组织了这项研究。

在其他回顾性研究中,印度尼西亚和智利的研究显示,在接种两剂克尔来福后,有效性呈中等至较高水平。智利当局公布的截至4月份的数据表明,克尔来福在预防有症状的新冠病毒感染方面有效性约为65%,预防住院治疗方面的有效性达85%,预防重症方面有效性达89%。

印尼监管机构上个月表示,根据涉及约12万名医护人员的数据,克尔来福在预防新冠症状方面的有效性为94%,在预防死亡方面的有效性为98%。

尽管有效性数据很高,但一些印尼流行病学家指出,这项研究的设计存在缺陷,比如没有考虑到接受疫苗接种的受试者一开始是否更健康。

印度尼西亚大学(University of Indonesia)的流行病学家Pandu Riono说:“从这种数据中很难做出推论或得出结论。”

印尼卫生部发言人承认,这些数据不如对照临床试验的数据好,但她说,公布这些数据的目的是提供有关疫苗在医护人员中有效性的现有数据。她还说,这些数据是由雅加达的医院和诊所提供的,科兴没有参与数据的发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WHO为新冠疫苗寻求更多资金,并批准科兴疫苗紧急使用

发布日期:2021-06-02 09:22
摘要:为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多新冠疫苗以遏制全球疫情,世卫组织呼吁富裕国家投入500亿美元资金,还把中国科兴疫苗列入了紧急使用清单。



Chao Deng|Drew Hinshaw

【OR  商业新媒体】

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周二呼吁富裕国家投入500亿美元资金为发展中国家购买新冠疫苗,并表示, “无数生命”和价值以万亿美元计的经济活动安危未定。

WHO还把中国民营制药企业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 SVA)的新冠疫苗克尔来福(CoronaVac)列入了紧急使用清单,这是第二款进入该清单的中国新冠疫苗。该紧急使用认证为克尔来福通过WHO支持的“新冠疫苗全球获取机制”(Covax)进行分发铺平了道路。为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多新冠疫苗以遏制全球疫情,联合国再次采取行动,前述举措即是其中的一部分。

上述举措是在WHO年会闭幕次日出炉的,其他一些工作则因美中之间的分歧而受到影响,例如推进新冠溯源研究,以及讨论制定一项应对未来大流行病的新条约。

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与世界银行(World Bank)、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的领导人一道,要求富裕国家捐赠500亿美元,他称这将足以在未来一年内让全世界接种新冠疫苗的人口比例至少达到60%。上述四个机构的领导人表示,这将在2025年之前带来约9万亿美元的额外全球产出。

谭德塞告诉记者:“现在至关重要的是将这些救命的工具迅速送到需要它们的人手中。”他说:“我们有办法迅速结束这场疫情,拯救无数的生命和生计,但我们需要有实现这一目标的意愿。”

WHO推动疫苗接种之际,美国和中国在该机构面临的其他一些重大问题上存在尖锐分歧。病毒溯源工作陷入了谈判的僵局。美国主张让独立专家参加研究调查组。中国则称,调查组现在应该将重点放到其他国家。

一项新的全球大流行病条约可能赋予WHO更多权力,以迅速调查具有威胁性的新疫情。该条约面临中国的反对,中国不愿赋予WHO这种权力。该条约也引起美国的担忧,美国需要国会批准才能签署条约。

与此同时,WHO一直专注于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该机构的大部分日常工作都是在发展中国家展开的。该机构特别要求七大工业国(G7)本月在英国举行会议时提高疫苗捐赠资金。

WHO周二表示,如果有充足的资金,制造商可能生产足够的疫苗,在明年上半年前为全球60%的人口接种疫苗。该机构说,如果资金不足,较贫困的国家将继续出现疫情,可能会出现新的变异病毒。

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称,他们也将失去像北美、欧洲和亚洲疫苗接种率更高的国家那样迅速复苏的机会。

她表示:“疫情发展的差异导致了经济复苏也走出两条不同的路径。”她称:“我们的数据显示,短期内,为全世界接种疫苗是提高全球产出的最有效方式。”

到目前为止,WHO支持的Covax是一个疫苗共享池,原本打算为发展中国家的所有医护人员接种疫苗,以帮助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但是印度疫情促使当地政府限制出口,对这项行动是个打击,因为该行动依靠印度的Serum Institute为其供应亟需的疫苗。

WHO授权科兴疫苗克尔来福的紧急使用,等Covax和科兴能达成协议向需要的国家分配疫苗时,预计将有助于缓解疫苗短缺问题。

上个月,WHO将中国国企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Sinopharm, 简称:国药集团)的旗舰新冠疫苗列入紧急使用名单。

初步临床数据显示,这两种中国疫苗的有效率都低于辉瑞公司(Pfizer Inc., PFE)和Moderna Inc. (MRNA)的疫苗。WHO援引克尔来福的有效率结果显示,该疫苗在51%的接种者中预防了有症状的感染,在100%的试验参与者中预防了重症和住院治疗。

但目前还不清楚这两家中国疫苗制造商能向Covax提供多少剂数,或何时提供。WHO负责卫生产品获取的助理总干事西芒(Mariangela Simao)说:“我们敦促制造商参与Covax,分享他们的技术诀窍和数据,为控制这次大流行病做出贡献。”

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分子病毒学专家、医学教授金冬雁在WHO宣布之前说,批准更多地意味着对更多疫苗的需求,而不表示投下信任票。他说,鉴于该公司和相关试验的研究人员没有提供足够的细节,对科兴疫苗的一些较早前临床数据可靠性的疑虑仍然存在。

尽管土耳其和印尼在其临床试验中报告了预防有症状新冠感染的较高有效率,分别为83.5%和65%,但由于样本量有限,卫生专家对这些数字的重视程度较低。例如,印尼的试验只有大约1,620名参与者。

巴西进行了最广泛的试验,涉及近13,000名参与者,包括60岁以上的人,而在针对医护人员的临床试验中,克尔来福对有症状感染的防护有效率为50.38%,刚刚达到WHO的50%标准。

Kim Mulholland是墨尔本的一名儿科医生,也是就克尔来福向WHO提出建议的一个独立委员会的成员,他称该疫苗在巴西的低有效率可能是因为参加试验的医护人员有更多机会接受检测,这是科兴在评估期间向该委员会提出的观点。Mulholland表示,巴西的研究还包括了一些被归类为非常温和的病例,导致有效率偏低。

科兴没有直接公布研究结果,这与西方疫苗制造商不同,后者严格控制其试验,并在同行评议的医学杂志上公布细节。

科兴的研究结果基本上是通过政府公布的,而在一些情况下政府会面临压力,需要快速批准疫苗用于紧急使用以对抗疫情。

总部位于首尔的非营利组织International Vaccine Institute的负责人Jerome Kim说:“科兴控股的新冠疫苗以一种非常混乱的方式推出。”他解释说,一些政府修改了他们之前发布的科兴疫苗研究数据,而科兴控股通常不做公开解释,这导致有人质疑相关数据是否具有权威性。

关于克尔来福有效性的最喜人迹象来自拥有4.5万人口的巴西小镇塞拉纳(Serrana)。根据Butantan Institute周一的报告,从2月初到5月中旬,塞拉纳镇的新冠死亡人数下降了95%,有症状的病例数量下降了80%,与该疾病有关的住院人数下降了86%。设在圣保罗的公共研究中心Butantan Institute与科兴控股共同组织了这项研究。

在其他回顾性研究中,印度尼西亚和智利的研究显示,在接种两剂克尔来福后,有效性呈中等至较高水平。智利当局公布的截至4月份的数据表明,克尔来福在预防有症状的新冠病毒感染方面有效性约为65%,预防住院治疗方面的有效性达85%,预防重症方面有效性达89%。

印尼监管机构上个月表示,根据涉及约12万名医护人员的数据,克尔来福在预防新冠症状方面的有效性为94%,在预防死亡方面的有效性为98%。

尽管有效性数据很高,但一些印尼流行病学家指出,这项研究的设计存在缺陷,比如没有考虑到接受疫苗接种的受试者一开始是否更健康。

印度尼西亚大学(University of Indonesia)的流行病学家Pandu Riono说:“从这种数据中很难做出推论或得出结论。”

印尼卫生部发言人承认,这些数据不如对照临床试验的数据好,但她说,公布这些数据的目的是提供有关疫苗在医护人员中有效性的现有数据。她还说,这些数据是由雅加达的医院和诊所提供的,科兴没有参与数据的发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