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陀飞轮的定义,简单来说就是一整套旋转的擒纵机构;在宝玑的制表艺术中,专业技术向来离不开时间的美学。


【OR  商业新媒体】

今天,影响世界的宝玑依然秉承其创始人的创新精神创作出卓越作品。无论是因宝玑对法国工业影响很大(其姓氏被刻在埃菲尔铁塔上),还是因陀飞轮技术传到英国缔造了又一个航海帝国,抑或是在作家笔触下的宝玑之文如此动情,宝玑都以发明征服世界、实现梦想。阿伯拉罕-路易·宝玑将毕生奉献给了机械科学,而后人传承了宝玑的制表精神,未来我们仍可以拭目以待这个蜚声国际的制表品牌。

近些年宝玑品牌得到了斯沃琪集团的强有力支持,位于瑞士汝拉山谷(Valléede Joux)的宝玑制表厂于2002年10月竣工,拥有最先进的制表硬件和软件。1999年到2003年期间,宝玑表产量增长了三倍,年产量从4000枚提高到12000枚。宝玑表的销售以七倍的速度增长,从三千万瑞士法郎猛升至两亿瑞士法郎。宝玑陀飞轮表的产量从每年150枚跃至1000枚以上。2003年,足以实现这一远大目标的全新宝玑制表厂开始营运。三年后表厂扩建完成。2011年,表厂再次展开扩建计划,已于2013年完工。公司还在2011年整合Favreet Perret表壳制造厂成为全新的“Montres Breguet, Manufacture de Boîtes”。如今,宝玑加快招募顶尖制表师的脚步,并且推出训练课程,让专精特殊工艺或技艺的专家传授宝玑拥有长达数世纪的专业技术。宝玑不断投资掌握最新技术与研发的工作,陀飞轮这一传奇装置也在新时代迎来了变革,宝玑为捍卫其在陀飞轮技术领域的地位,在2006年推出了石破惊天的双旋转陀飞轮。

陀飞轮的定义,简单来说就是一整套旋转的擒纵机构。擒纵机构是构成陀飞轮的必要元素。因此,在判断陀飞轮数量的时候,只要确定擒纵机构的个数就可以了。有一套旋转的擒纵机构,就有一个陀飞轮;同理,两套旋转的擒纵机构,就是前文所提及的双陀飞轮(Twin/Double Tourbillon)。两个独立运转的陀飞轮以桥架固定于每十二小时旋转一次的中央底盘上。制表师将整个擒纵调速机构组合在一起并放置在一个笼架(Carriage)内,使框架围绕轴心(即摆轮的轴心)以一定的速度不断做360°不停旋转。原本擒纵机构是固定的,因而当腕表位置变化时,擒纵机构的位置不变,会造成擒纵零件受力不同而产生误差;而当擒纵机构360°不停地旋转时,则会将零件的方位误差综合起来,互相抵消,从而减少误差。以上这段描述表达了宝玑陀飞轮与双陀飞轮的基本定义,如果要创新,就要尝试突破原有设计,宝玑就是这方面的先驱。采用双陀飞轮结构后的运行方式很有看点:旋转的中央表桥将两个陀飞轮结构连接起来,并且充当时针之用,而另一根指针则指示分钟。因此当该表的分、时针缓慢运动时,人们会发现其实是两个镂空的陀飞轮在慢慢地带动整组机构。两个陀飞轮在自转和公转的同时,中央表桥每12小时也会旋转一周;即每一只陀飞轮机构在自我调节方位差以均衡摆轮误差的同时,还配合整体系统做公转动作,是一种漂亮的运行方式。且经过计时测试表明,陀飞轮和机芯结合旋转,大大改善了腕表的速率稳定。

运行方面与单一陀飞轮运转截然不同,双陀飞轮最特别之处在于两个陀飞轮独立运作,由差动齿轮连接,并装配于一个每12小时运转一周的中央夹板上,视觉可见两个陀飞轮自转的同时又围绕表盘中心公转。因为两个陀飞轮运行角度相同,都是平行于表盘,所以表的位置改变对两枚陀飞轮的影响效果是相同的,但是双陀飞轮可以将这种位置变化误差做更均衡的处理。由于宝玑的这款表是以差动装置将两个陀飞轮的平均速率传送至中央旋转夹板,理论上是装配了比单一陀飞轮均衡两倍的调速系统。两个陀飞轮与表盘(同时也是夹板)是连接在一起的,连接两个陀飞轮的部件同时作为时针,中央指针则用以显示分钟。由于这种运作方式能量消耗很大,所以机芯配备了双发条驱动,为此宝玑开发了更高效的上链装置以及特别的差速齿轮传动。

宝玑Classique经典系列5345双旋转陀飞轮钟表堤岸腕表,两个陀飞轮装置宛若两颗机械心脏彼此独立运作,分别由各自的发条盒驱动。然而,两个振荡机构同时与另一对轮系相互耦合,在中央差动器中旋转。以这种双输入设置来决定陀飞轮的平均速率,令摆陀夹板得以按照每12小时旋转一周进行运动。至于分钟显示,腕表则采用经典的中央分针设计。整套装置配备了一个系统,借此将轮系内的间隙最小化,以确保走时显示精准度的把控。

在宝玑的制表艺术中,专业技术向来离不开时间的美学。从1801年陀飞轮获得专利进而由怀表微缩至手表尺寸方便佩戴,再到双陀飞轮腕表闪耀2006年至2020年焕发顶级制表工艺,如今的陀飞轮腕表已演化为设计美感上乘与机械结构复杂并存的态势。虽然陀飞轮或双陀飞轮的定义一直以来都有话题性,不过我们大可不必兴师动众争论不休,它们诞生的目的都是为了追求更高的工艺和更好的运行,何况即使是相同的功能也会有不同的表现。

纵观宝玑两个多世纪的品牌历史,似乎也同步于世界的演变。法国大革命彻底改变法国和世界格局;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创伤渐渐抚平,人们重建家园,和平成为世界人民的希望;工业革命和抵御经济危机的行动,推动了人类的进步;人类已经登上月球,甚至开始星空旅行;一次次文化盛会和体育盛典,将地球村的人们拉得更近……许多历史的痕迹留给人们宝贵的财富,在钟表业界中也有自己的重要历史影响现代:腕表取代怀表成为现代人日常佩戴的款式;自动上链表代替繁琐的手动上链表不需要每日上链;科技材质取代传统材料更坚固耐用。当然,宝玑的陀飞轮也迎来220年华诞,绝对是钟表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秉承先人智慧延绵至今的现代钟表充盈着的不仅是文化,还有那些等待挖掘的历史。撰文/万慧、王国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进击的时间美学

发布日期:2021-05-31 08:00
摘要:陀飞轮的定义,简单来说就是一整套旋转的擒纵机构;在宝玑的制表艺术中,专业技术向来离不开时间的美学。


【OR  商业新媒体】

今天,影响世界的宝玑依然秉承其创始人的创新精神创作出卓越作品。无论是因宝玑对法国工业影响很大(其姓氏被刻在埃菲尔铁塔上),还是因陀飞轮技术传到英国缔造了又一个航海帝国,抑或是在作家笔触下的宝玑之文如此动情,宝玑都以发明征服世界、实现梦想。阿伯拉罕-路易·宝玑将毕生奉献给了机械科学,而后人传承了宝玑的制表精神,未来我们仍可以拭目以待这个蜚声国际的制表品牌。

近些年宝玑品牌得到了斯沃琪集团的强有力支持,位于瑞士汝拉山谷(Valléede Joux)的宝玑制表厂于2002年10月竣工,拥有最先进的制表硬件和软件。1999年到2003年期间,宝玑表产量增长了三倍,年产量从4000枚提高到12000枚。宝玑表的销售以七倍的速度增长,从三千万瑞士法郎猛升至两亿瑞士法郎。宝玑陀飞轮表的产量从每年150枚跃至1000枚以上。2003年,足以实现这一远大目标的全新宝玑制表厂开始营运。三年后表厂扩建完成。2011年,表厂再次展开扩建计划,已于2013年完工。公司还在2011年整合Favreet Perret表壳制造厂成为全新的“Montres Breguet, Manufacture de Boîtes”。如今,宝玑加快招募顶尖制表师的脚步,并且推出训练课程,让专精特殊工艺或技艺的专家传授宝玑拥有长达数世纪的专业技术。宝玑不断投资掌握最新技术与研发的工作,陀飞轮这一传奇装置也在新时代迎来了变革,宝玑为捍卫其在陀飞轮技术领域的地位,在2006年推出了石破惊天的双旋转陀飞轮。

陀飞轮的定义,简单来说就是一整套旋转的擒纵机构。擒纵机构是构成陀飞轮的必要元素。因此,在判断陀飞轮数量的时候,只要确定擒纵机构的个数就可以了。有一套旋转的擒纵机构,就有一个陀飞轮;同理,两套旋转的擒纵机构,就是前文所提及的双陀飞轮(Twin/Double Tourbillon)。两个独立运转的陀飞轮以桥架固定于每十二小时旋转一次的中央底盘上。制表师将整个擒纵调速机构组合在一起并放置在一个笼架(Carriage)内,使框架围绕轴心(即摆轮的轴心)以一定的速度不断做360°不停旋转。原本擒纵机构是固定的,因而当腕表位置变化时,擒纵机构的位置不变,会造成擒纵零件受力不同而产生误差;而当擒纵机构360°不停地旋转时,则会将零件的方位误差综合起来,互相抵消,从而减少误差。以上这段描述表达了宝玑陀飞轮与双陀飞轮的基本定义,如果要创新,就要尝试突破原有设计,宝玑就是这方面的先驱。采用双陀飞轮结构后的运行方式很有看点:旋转的中央表桥将两个陀飞轮结构连接起来,并且充当时针之用,而另一根指针则指示分钟。因此当该表的分、时针缓慢运动时,人们会发现其实是两个镂空的陀飞轮在慢慢地带动整组机构。两个陀飞轮在自转和公转的同时,中央表桥每12小时也会旋转一周;即每一只陀飞轮机构在自我调节方位差以均衡摆轮误差的同时,还配合整体系统做公转动作,是一种漂亮的运行方式。且经过计时测试表明,陀飞轮和机芯结合旋转,大大改善了腕表的速率稳定。

运行方面与单一陀飞轮运转截然不同,双陀飞轮最特别之处在于两个陀飞轮独立运作,由差动齿轮连接,并装配于一个每12小时运转一周的中央夹板上,视觉可见两个陀飞轮自转的同时又围绕表盘中心公转。因为两个陀飞轮运行角度相同,都是平行于表盘,所以表的位置改变对两枚陀飞轮的影响效果是相同的,但是双陀飞轮可以将这种位置变化误差做更均衡的处理。由于宝玑的这款表是以差动装置将两个陀飞轮的平均速率传送至中央旋转夹板,理论上是装配了比单一陀飞轮均衡两倍的调速系统。两个陀飞轮与表盘(同时也是夹板)是连接在一起的,连接两个陀飞轮的部件同时作为时针,中央指针则用以显示分钟。由于这种运作方式能量消耗很大,所以机芯配备了双发条驱动,为此宝玑开发了更高效的上链装置以及特别的差速齿轮传动。

宝玑Classique经典系列5345双旋转陀飞轮钟表堤岸腕表,两个陀飞轮装置宛若两颗机械心脏彼此独立运作,分别由各自的发条盒驱动。然而,两个振荡机构同时与另一对轮系相互耦合,在中央差动器中旋转。以这种双输入设置来决定陀飞轮的平均速率,令摆陀夹板得以按照每12小时旋转一周进行运动。至于分钟显示,腕表则采用经典的中央分针设计。整套装置配备了一个系统,借此将轮系内的间隙最小化,以确保走时显示精准度的把控。

在宝玑的制表艺术中,专业技术向来离不开时间的美学。从1801年陀飞轮获得专利进而由怀表微缩至手表尺寸方便佩戴,再到双陀飞轮腕表闪耀2006年至2020年焕发顶级制表工艺,如今的陀飞轮腕表已演化为设计美感上乘与机械结构复杂并存的态势。虽然陀飞轮或双陀飞轮的定义一直以来都有话题性,不过我们大可不必兴师动众争论不休,它们诞生的目的都是为了追求更高的工艺和更好的运行,何况即使是相同的功能也会有不同的表现。

纵观宝玑两个多世纪的品牌历史,似乎也同步于世界的演变。法国大革命彻底改变法国和世界格局;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创伤渐渐抚平,人们重建家园,和平成为世界人民的希望;工业革命和抵御经济危机的行动,推动了人类的进步;人类已经登上月球,甚至开始星空旅行;一次次文化盛会和体育盛典,将地球村的人们拉得更近……许多历史的痕迹留给人们宝贵的财富,在钟表业界中也有自己的重要历史影响现代:腕表取代怀表成为现代人日常佩戴的款式;自动上链表代替繁琐的手动上链表不需要每日上链;科技材质取代传统材料更坚固耐用。当然,宝玑的陀飞轮也迎来220年华诞,绝对是钟表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秉承先人智慧延绵至今的现代钟表充盈着的不仅是文化,还有那些等待挖掘的历史。撰文/万慧、王国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陀飞轮的定义,简单来说就是一整套旋转的擒纵机构;在宝玑的制表艺术中,专业技术向来离不开时间的美学。


【OR  商业新媒体】

今天,影响世界的宝玑依然秉承其创始人的创新精神创作出卓越作品。无论是因宝玑对法国工业影响很大(其姓氏被刻在埃菲尔铁塔上),还是因陀飞轮技术传到英国缔造了又一个航海帝国,抑或是在作家笔触下的宝玑之文如此动情,宝玑都以发明征服世界、实现梦想。阿伯拉罕-路易·宝玑将毕生奉献给了机械科学,而后人传承了宝玑的制表精神,未来我们仍可以拭目以待这个蜚声国际的制表品牌。

近些年宝玑品牌得到了斯沃琪集团的强有力支持,位于瑞士汝拉山谷(Valléede Joux)的宝玑制表厂于2002年10月竣工,拥有最先进的制表硬件和软件。1999年到2003年期间,宝玑表产量增长了三倍,年产量从4000枚提高到12000枚。宝玑表的销售以七倍的速度增长,从三千万瑞士法郎猛升至两亿瑞士法郎。宝玑陀飞轮表的产量从每年150枚跃至1000枚以上。2003年,足以实现这一远大目标的全新宝玑制表厂开始营运。三年后表厂扩建完成。2011年,表厂再次展开扩建计划,已于2013年完工。公司还在2011年整合Favreet Perret表壳制造厂成为全新的“Montres Breguet, Manufacture de Boîtes”。如今,宝玑加快招募顶尖制表师的脚步,并且推出训练课程,让专精特殊工艺或技艺的专家传授宝玑拥有长达数世纪的专业技术。宝玑不断投资掌握最新技术与研发的工作,陀飞轮这一传奇装置也在新时代迎来了变革,宝玑为捍卫其在陀飞轮技术领域的地位,在2006年推出了石破惊天的双旋转陀飞轮。

陀飞轮的定义,简单来说就是一整套旋转的擒纵机构。擒纵机构是构成陀飞轮的必要元素。因此,在判断陀飞轮数量的时候,只要确定擒纵机构的个数就可以了。有一套旋转的擒纵机构,就有一个陀飞轮;同理,两套旋转的擒纵机构,就是前文所提及的双陀飞轮(Twin/Double Tourbillon)。两个独立运转的陀飞轮以桥架固定于每十二小时旋转一次的中央底盘上。制表师将整个擒纵调速机构组合在一起并放置在一个笼架(Carriage)内,使框架围绕轴心(即摆轮的轴心)以一定的速度不断做360°不停旋转。原本擒纵机构是固定的,因而当腕表位置变化时,擒纵机构的位置不变,会造成擒纵零件受力不同而产生误差;而当擒纵机构360°不停地旋转时,则会将零件的方位误差综合起来,互相抵消,从而减少误差。以上这段描述表达了宝玑陀飞轮与双陀飞轮的基本定义,如果要创新,就要尝试突破原有设计,宝玑就是这方面的先驱。采用双陀飞轮结构后的运行方式很有看点:旋转的中央表桥将两个陀飞轮结构连接起来,并且充当时针之用,而另一根指针则指示分钟。因此当该表的分、时针缓慢运动时,人们会发现其实是两个镂空的陀飞轮在慢慢地带动整组机构。两个陀飞轮在自转和公转的同时,中央表桥每12小时也会旋转一周;即每一只陀飞轮机构在自我调节方位差以均衡摆轮误差的同时,还配合整体系统做公转动作,是一种漂亮的运行方式。且经过计时测试表明,陀飞轮和机芯结合旋转,大大改善了腕表的速率稳定。

运行方面与单一陀飞轮运转截然不同,双陀飞轮最特别之处在于两个陀飞轮独立运作,由差动齿轮连接,并装配于一个每12小时运转一周的中央夹板上,视觉可见两个陀飞轮自转的同时又围绕表盘中心公转。因为两个陀飞轮运行角度相同,都是平行于表盘,所以表的位置改变对两枚陀飞轮的影响效果是相同的,但是双陀飞轮可以将这种位置变化误差做更均衡的处理。由于宝玑的这款表是以差动装置将两个陀飞轮的平均速率传送至中央旋转夹板,理论上是装配了比单一陀飞轮均衡两倍的调速系统。两个陀飞轮与表盘(同时也是夹板)是连接在一起的,连接两个陀飞轮的部件同时作为时针,中央指针则用以显示分钟。由于这种运作方式能量消耗很大,所以机芯配备了双发条驱动,为此宝玑开发了更高效的上链装置以及特别的差速齿轮传动。

宝玑Classique经典系列5345双旋转陀飞轮钟表堤岸腕表,两个陀飞轮装置宛若两颗机械心脏彼此独立运作,分别由各自的发条盒驱动。然而,两个振荡机构同时与另一对轮系相互耦合,在中央差动器中旋转。以这种双输入设置来决定陀飞轮的平均速率,令摆陀夹板得以按照每12小时旋转一周进行运动。至于分钟显示,腕表则采用经典的中央分针设计。整套装置配备了一个系统,借此将轮系内的间隙最小化,以确保走时显示精准度的把控。

在宝玑的制表艺术中,专业技术向来离不开时间的美学。从1801年陀飞轮获得专利进而由怀表微缩至手表尺寸方便佩戴,再到双陀飞轮腕表闪耀2006年至2020年焕发顶级制表工艺,如今的陀飞轮腕表已演化为设计美感上乘与机械结构复杂并存的态势。虽然陀飞轮或双陀飞轮的定义一直以来都有话题性,不过我们大可不必兴师动众争论不休,它们诞生的目的都是为了追求更高的工艺和更好的运行,何况即使是相同的功能也会有不同的表现。

纵观宝玑两个多世纪的品牌历史,似乎也同步于世界的演变。法国大革命彻底改变法国和世界格局;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创伤渐渐抚平,人们重建家园,和平成为世界人民的希望;工业革命和抵御经济危机的行动,推动了人类的进步;人类已经登上月球,甚至开始星空旅行;一次次文化盛会和体育盛典,将地球村的人们拉得更近……许多历史的痕迹留给人们宝贵的财富,在钟表业界中也有自己的重要历史影响现代:腕表取代怀表成为现代人日常佩戴的款式;自动上链表代替繁琐的手动上链表不需要每日上链;科技材质取代传统材料更坚固耐用。当然,宝玑的陀飞轮也迎来220年华诞,绝对是钟表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秉承先人智慧延绵至今的现代钟表充盈着的不仅是文化,还有那些等待挖掘的历史。撰文/万慧、王国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进击的时间美学

发布日期:2021-05-31 08:00
摘要:陀飞轮的定义,简单来说就是一整套旋转的擒纵机构;在宝玑的制表艺术中,专业技术向来离不开时间的美学。


【OR  商业新媒体】

今天,影响世界的宝玑依然秉承其创始人的创新精神创作出卓越作品。无论是因宝玑对法国工业影响很大(其姓氏被刻在埃菲尔铁塔上),还是因陀飞轮技术传到英国缔造了又一个航海帝国,抑或是在作家笔触下的宝玑之文如此动情,宝玑都以发明征服世界、实现梦想。阿伯拉罕-路易·宝玑将毕生奉献给了机械科学,而后人传承了宝玑的制表精神,未来我们仍可以拭目以待这个蜚声国际的制表品牌。

近些年宝玑品牌得到了斯沃琪集团的强有力支持,位于瑞士汝拉山谷(Valléede Joux)的宝玑制表厂于2002年10月竣工,拥有最先进的制表硬件和软件。1999年到2003年期间,宝玑表产量增长了三倍,年产量从4000枚提高到12000枚。宝玑表的销售以七倍的速度增长,从三千万瑞士法郎猛升至两亿瑞士法郎。宝玑陀飞轮表的产量从每年150枚跃至1000枚以上。2003年,足以实现这一远大目标的全新宝玑制表厂开始营运。三年后表厂扩建完成。2011年,表厂再次展开扩建计划,已于2013年完工。公司还在2011年整合Favreet Perret表壳制造厂成为全新的“Montres Breguet, Manufacture de Boîtes”。如今,宝玑加快招募顶尖制表师的脚步,并且推出训练课程,让专精特殊工艺或技艺的专家传授宝玑拥有长达数世纪的专业技术。宝玑不断投资掌握最新技术与研发的工作,陀飞轮这一传奇装置也在新时代迎来了变革,宝玑为捍卫其在陀飞轮技术领域的地位,在2006年推出了石破惊天的双旋转陀飞轮。

陀飞轮的定义,简单来说就是一整套旋转的擒纵机构。擒纵机构是构成陀飞轮的必要元素。因此,在判断陀飞轮数量的时候,只要确定擒纵机构的个数就可以了。有一套旋转的擒纵机构,就有一个陀飞轮;同理,两套旋转的擒纵机构,就是前文所提及的双陀飞轮(Twin/Double Tourbillon)。两个独立运转的陀飞轮以桥架固定于每十二小时旋转一次的中央底盘上。制表师将整个擒纵调速机构组合在一起并放置在一个笼架(Carriage)内,使框架围绕轴心(即摆轮的轴心)以一定的速度不断做360°不停旋转。原本擒纵机构是固定的,因而当腕表位置变化时,擒纵机构的位置不变,会造成擒纵零件受力不同而产生误差;而当擒纵机构360°不停地旋转时,则会将零件的方位误差综合起来,互相抵消,从而减少误差。以上这段描述表达了宝玑陀飞轮与双陀飞轮的基本定义,如果要创新,就要尝试突破原有设计,宝玑就是这方面的先驱。采用双陀飞轮结构后的运行方式很有看点:旋转的中央表桥将两个陀飞轮结构连接起来,并且充当时针之用,而另一根指针则指示分钟。因此当该表的分、时针缓慢运动时,人们会发现其实是两个镂空的陀飞轮在慢慢地带动整组机构。两个陀飞轮在自转和公转的同时,中央表桥每12小时也会旋转一周;即每一只陀飞轮机构在自我调节方位差以均衡摆轮误差的同时,还配合整体系统做公转动作,是一种漂亮的运行方式。且经过计时测试表明,陀飞轮和机芯结合旋转,大大改善了腕表的速率稳定。

运行方面与单一陀飞轮运转截然不同,双陀飞轮最特别之处在于两个陀飞轮独立运作,由差动齿轮连接,并装配于一个每12小时运转一周的中央夹板上,视觉可见两个陀飞轮自转的同时又围绕表盘中心公转。因为两个陀飞轮运行角度相同,都是平行于表盘,所以表的位置改变对两枚陀飞轮的影响效果是相同的,但是双陀飞轮可以将这种位置变化误差做更均衡的处理。由于宝玑的这款表是以差动装置将两个陀飞轮的平均速率传送至中央旋转夹板,理论上是装配了比单一陀飞轮均衡两倍的调速系统。两个陀飞轮与表盘(同时也是夹板)是连接在一起的,连接两个陀飞轮的部件同时作为时针,中央指针则用以显示分钟。由于这种运作方式能量消耗很大,所以机芯配备了双发条驱动,为此宝玑开发了更高效的上链装置以及特别的差速齿轮传动。

宝玑Classique经典系列5345双旋转陀飞轮钟表堤岸腕表,两个陀飞轮装置宛若两颗机械心脏彼此独立运作,分别由各自的发条盒驱动。然而,两个振荡机构同时与另一对轮系相互耦合,在中央差动器中旋转。以这种双输入设置来决定陀飞轮的平均速率,令摆陀夹板得以按照每12小时旋转一周进行运动。至于分钟显示,腕表则采用经典的中央分针设计。整套装置配备了一个系统,借此将轮系内的间隙最小化,以确保走时显示精准度的把控。

在宝玑的制表艺术中,专业技术向来离不开时间的美学。从1801年陀飞轮获得专利进而由怀表微缩至手表尺寸方便佩戴,再到双陀飞轮腕表闪耀2006年至2020年焕发顶级制表工艺,如今的陀飞轮腕表已演化为设计美感上乘与机械结构复杂并存的态势。虽然陀飞轮或双陀飞轮的定义一直以来都有话题性,不过我们大可不必兴师动众争论不休,它们诞生的目的都是为了追求更高的工艺和更好的运行,何况即使是相同的功能也会有不同的表现。

纵观宝玑两个多世纪的品牌历史,似乎也同步于世界的演变。法国大革命彻底改变法国和世界格局;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创伤渐渐抚平,人们重建家园,和平成为世界人民的希望;工业革命和抵御经济危机的行动,推动了人类的进步;人类已经登上月球,甚至开始星空旅行;一次次文化盛会和体育盛典,将地球村的人们拉得更近……许多历史的痕迹留给人们宝贵的财富,在钟表业界中也有自己的重要历史影响现代:腕表取代怀表成为现代人日常佩戴的款式;自动上链表代替繁琐的手动上链表不需要每日上链;科技材质取代传统材料更坚固耐用。当然,宝玑的陀飞轮也迎来220年华诞,绝对是钟表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秉承先人智慧延绵至今的现代钟表充盈着的不仅是文化,还有那些等待挖掘的历史。撰文/万慧、王国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