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拜登如此公开地命令本国情报机关进行涉及中国的相关调查,实际上是将新冠病毒溯源调查作为了遏制中国的另一个有力手段。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在美俄关系上周出现缓和、同时美国总统拜登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商定了下月在瑞士举行峰会的具体日期后,拜登于5月26日抛出了一个涉华的重磅炸弹:当日,拜登以总统名义公开发布《就新冠病毒进行发源地调查的声明》,要求美国各情报机构“加倍努力”,在90天内“搜集和分析”出可以给新冠病毒溯源地以明确结论的情报,并向拜登本人报告。

拜登在这份报告中就涉及中国的部分明确对美国各情报部门发出下列指示:“作为该报告的一部分,我要求了可能需要进一步调查的领域,包括对中国的具体问题。”拜登还指出:“美国还将继续与世界各地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合作,敦促中国参与全面、透明、基于证据的国际调查,并提供获取所有相关数据和证据的途径。”

考虑到新冠病毒对当今世界造成的严重威胁,特别是中国作为最早大规模疫情爆发地的高度敏感性,在美俄关系已经缓和的背景下,拜登如此公开地命令本国情报机关进行涉及中国的相关调查,实际上是将新冠病毒溯源调查作为了遏制中国的另一个有力手段。

美国自认为掌握部分基础情报


考虑到自去年中国武汉疫情发生以来的事情,拜登当下对中国作为可能的病毒溯源地一事,动用情报部门、采取如此公告天下的方式进行调查,原因之一可能是拜登政府自认为掌握了部分对自己有利的基础情报。

首先,拜登对中国公开进行相关情报调查的一个依据是:世界卫生组织曾公开表示,在该组织对中国武汉作为可能的病毒溯源地进行的调查中,“中国提供的原始资料不足、不充分。”不仅来武汉调查的世卫组织人士公开向各国媒体表达过这个立场,甚至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本人也曾公开向媒体介绍过这个情况。在拜登政府看来,这是美国政府采取情报侦察行为的合法理由,在国际舆论中也能获得同情和理解。而且,进行这种调查本身就能有效打压中国的国际声望。这应该是拜登政府对中国采取上述行动的第一个原因。

而在证据方面,去年武汉疫情爆发以后,一些有世卫组织专业工作背景的人士在分析病毒溯源地时曾有这样的推测:武汉病毒所曾经和美国相关高校有过不短时期的业务合作,其中有涉及病毒研究方面的合作,做这种工作本身就有一定危险,有无可能中方在从美国将病毒拿回国内合成时发生了什么情况?不过这完全是一种推测和假设,并无确切证据可以说明问题。但现在美国采取上述行动,可能就和上述推测有关。如果是这样的话,美国想必已经调查了相关的与中方合作过的美国部门,其结论自然是:美国认为,美国合作方在合作中没有违反美国法律的举动,责任不在美国,所以敢去公开调查,未来也敢于公开调查结论。而这里的问题在于,美国对此类科学实验一直有严格的法律限制,而当时中国没有,中国是疫情后开始重视此事的。

与此同时,有美国媒体近期报道,有三名武汉病毒所人员在疫情爆发前生病而私下去治疗,这和美国的上述调查似乎也有关联,而且几乎可以断定其消息来源于美国政府相关的部门。但另一方面,武汉新冠疫情发生前夕,武汉已经发生了集体感冒特征的生病现象,美国驻武汉总领事馆对此情况应该也是掌握的,所以此类报道又有含义不明、炒冷饭以炒作舆论的嫌疑。

就美国当前行为的支撑因素看,除了因世卫组织正在召开会议,美国试图给该组织施压,迫使其改变已经做出的“实验室事故‘极不可能’”的调查结论,以及炒作国际舆论外,美国可能也掌握了部分对自己有利的基础情报,或者自认为是如此。而且,其来源应该是在美国的与中方合作过的美国单位。否则,美国各情报部门就无法根据拜登的这一命令在90天后汇总出一份完整的情报报告向拜登报告,而拜登也无法对世界舆论有个交代。

但到目前为止,美国显然也尚不掌握证据扎实、真正能够说明问题的核心情报,否则美国政府早已公布于世。然而发布这样的总统命令,本身已经构成遏制中国的有效舆情攻势,届时如果再有证据,遏制效果当然就更好。

中国应做踏实的调查


针对拜登以总统名义公开发布的上述表态,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都做了回应,但更重要的恐怕还是调查,而不仅是推测。

中方对美国的回应集中在两点:从对人类卫生健康负责出发,中国支持对全球各地发现的所有新冠疫情早期病例进行全面核查;对某些散布全球又往往秘而不宣的基地、生物实验室等进行彻查,而且要“完全、透明、基于证据”地“一查到底”,“查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上述回应实际上是一种态度,而美国是宣告进行具体的调查,而且调查单位、内容和结束调查的时间都很具体。同时,美国是由总统发布命令的形式,而中方只是外交部发言人的回复,这两者产生的舆情效应是不一样的。态度固然重要,但实实在在的调查、获得国际公认的数据更重要,尤其是“对某些散布全球又往往秘而不宣的基地、生物实验室等”地的调查。对武汉的问题,更是要通过实实在在的调查,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向国际社会公开。如果90天后拿不出经过调查的扎实证据来推翻美国情报部门的调查报告,后果可能会比较严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拜登正式以新冠病毒溯源调查遏制中国

发布日期:2021-05-28 11:24
摘要:拜登如此公开地命令本国情报机关进行涉及中国的相关调查,实际上是将新冠病毒溯源调查作为了遏制中国的另一个有力手段。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在美俄关系上周出现缓和、同时美国总统拜登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商定了下月在瑞士举行峰会的具体日期后,拜登于5月26日抛出了一个涉华的重磅炸弹:当日,拜登以总统名义公开发布《就新冠病毒进行发源地调查的声明》,要求美国各情报机构“加倍努力”,在90天内“搜集和分析”出可以给新冠病毒溯源地以明确结论的情报,并向拜登本人报告。

拜登在这份报告中就涉及中国的部分明确对美国各情报部门发出下列指示:“作为该报告的一部分,我要求了可能需要进一步调查的领域,包括对中国的具体问题。”拜登还指出:“美国还将继续与世界各地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合作,敦促中国参与全面、透明、基于证据的国际调查,并提供获取所有相关数据和证据的途径。”

考虑到新冠病毒对当今世界造成的严重威胁,特别是中国作为最早大规模疫情爆发地的高度敏感性,在美俄关系已经缓和的背景下,拜登如此公开地命令本国情报机关进行涉及中国的相关调查,实际上是将新冠病毒溯源调查作为了遏制中国的另一个有力手段。

美国自认为掌握部分基础情报


考虑到自去年中国武汉疫情发生以来的事情,拜登当下对中国作为可能的病毒溯源地一事,动用情报部门、采取如此公告天下的方式进行调查,原因之一可能是拜登政府自认为掌握了部分对自己有利的基础情报。

首先,拜登对中国公开进行相关情报调查的一个依据是:世界卫生组织曾公开表示,在该组织对中国武汉作为可能的病毒溯源地进行的调查中,“中国提供的原始资料不足、不充分。”不仅来武汉调查的世卫组织人士公开向各国媒体表达过这个立场,甚至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本人也曾公开向媒体介绍过这个情况。在拜登政府看来,这是美国政府采取情报侦察行为的合法理由,在国际舆论中也能获得同情和理解。而且,进行这种调查本身就能有效打压中国的国际声望。这应该是拜登政府对中国采取上述行动的第一个原因。

而在证据方面,去年武汉疫情爆发以后,一些有世卫组织专业工作背景的人士在分析病毒溯源地时曾有这样的推测:武汉病毒所曾经和美国相关高校有过不短时期的业务合作,其中有涉及病毒研究方面的合作,做这种工作本身就有一定危险,有无可能中方在从美国将病毒拿回国内合成时发生了什么情况?不过这完全是一种推测和假设,并无确切证据可以说明问题。但现在美国采取上述行动,可能就和上述推测有关。如果是这样的话,美国想必已经调查了相关的与中方合作过的美国部门,其结论自然是:美国认为,美国合作方在合作中没有违反美国法律的举动,责任不在美国,所以敢去公开调查,未来也敢于公开调查结论。而这里的问题在于,美国对此类科学实验一直有严格的法律限制,而当时中国没有,中国是疫情后开始重视此事的。

与此同时,有美国媒体近期报道,有三名武汉病毒所人员在疫情爆发前生病而私下去治疗,这和美国的上述调查似乎也有关联,而且几乎可以断定其消息来源于美国政府相关的部门。但另一方面,武汉新冠疫情发生前夕,武汉已经发生了集体感冒特征的生病现象,美国驻武汉总领事馆对此情况应该也是掌握的,所以此类报道又有含义不明、炒冷饭以炒作舆论的嫌疑。

就美国当前行为的支撑因素看,除了因世卫组织正在召开会议,美国试图给该组织施压,迫使其改变已经做出的“实验室事故‘极不可能’”的调查结论,以及炒作国际舆论外,美国可能也掌握了部分对自己有利的基础情报,或者自认为是如此。而且,其来源应该是在美国的与中方合作过的美国单位。否则,美国各情报部门就无法根据拜登的这一命令在90天后汇总出一份完整的情报报告向拜登报告,而拜登也无法对世界舆论有个交代。

但到目前为止,美国显然也尚不掌握证据扎实、真正能够说明问题的核心情报,否则美国政府早已公布于世。然而发布这样的总统命令,本身已经构成遏制中国的有效舆情攻势,届时如果再有证据,遏制效果当然就更好。

中国应做踏实的调查


针对拜登以总统名义公开发布的上述表态,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都做了回应,但更重要的恐怕还是调查,而不仅是推测。

中方对美国的回应集中在两点:从对人类卫生健康负责出发,中国支持对全球各地发现的所有新冠疫情早期病例进行全面核查;对某些散布全球又往往秘而不宣的基地、生物实验室等进行彻查,而且要“完全、透明、基于证据”地“一查到底”,“查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上述回应实际上是一种态度,而美国是宣告进行具体的调查,而且调查单位、内容和结束调查的时间都很具体。同时,美国是由总统发布命令的形式,而中方只是外交部发言人的回复,这两者产生的舆情效应是不一样的。态度固然重要,但实实在在的调查、获得国际公认的数据更重要,尤其是“对某些散布全球又往往秘而不宣的基地、生物实验室等”地的调查。对武汉的问题,更是要通过实实在在的调查,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向国际社会公开。如果90天后拿不出经过调查的扎实证据来推翻美国情报部门的调查报告,后果可能会比较严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拜登如此公开地命令本国情报机关进行涉及中国的相关调查,实际上是将新冠病毒溯源调查作为了遏制中国的另一个有力手段。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在美俄关系上周出现缓和、同时美国总统拜登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商定了下月在瑞士举行峰会的具体日期后,拜登于5月26日抛出了一个涉华的重磅炸弹:当日,拜登以总统名义公开发布《就新冠病毒进行发源地调查的声明》,要求美国各情报机构“加倍努力”,在90天内“搜集和分析”出可以给新冠病毒溯源地以明确结论的情报,并向拜登本人报告。

拜登在这份报告中就涉及中国的部分明确对美国各情报部门发出下列指示:“作为该报告的一部分,我要求了可能需要进一步调查的领域,包括对中国的具体问题。”拜登还指出:“美国还将继续与世界各地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合作,敦促中国参与全面、透明、基于证据的国际调查,并提供获取所有相关数据和证据的途径。”

考虑到新冠病毒对当今世界造成的严重威胁,特别是中国作为最早大规模疫情爆发地的高度敏感性,在美俄关系已经缓和的背景下,拜登如此公开地命令本国情报机关进行涉及中国的相关调查,实际上是将新冠病毒溯源调查作为了遏制中国的另一个有力手段。

美国自认为掌握部分基础情报


考虑到自去年中国武汉疫情发生以来的事情,拜登当下对中国作为可能的病毒溯源地一事,动用情报部门、采取如此公告天下的方式进行调查,原因之一可能是拜登政府自认为掌握了部分对自己有利的基础情报。

首先,拜登对中国公开进行相关情报调查的一个依据是:世界卫生组织曾公开表示,在该组织对中国武汉作为可能的病毒溯源地进行的调查中,“中国提供的原始资料不足、不充分。”不仅来武汉调查的世卫组织人士公开向各国媒体表达过这个立场,甚至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本人也曾公开向媒体介绍过这个情况。在拜登政府看来,这是美国政府采取情报侦察行为的合法理由,在国际舆论中也能获得同情和理解。而且,进行这种调查本身就能有效打压中国的国际声望。这应该是拜登政府对中国采取上述行动的第一个原因。

而在证据方面,去年武汉疫情爆发以后,一些有世卫组织专业工作背景的人士在分析病毒溯源地时曾有这样的推测:武汉病毒所曾经和美国相关高校有过不短时期的业务合作,其中有涉及病毒研究方面的合作,做这种工作本身就有一定危险,有无可能中方在从美国将病毒拿回国内合成时发生了什么情况?不过这完全是一种推测和假设,并无确切证据可以说明问题。但现在美国采取上述行动,可能就和上述推测有关。如果是这样的话,美国想必已经调查了相关的与中方合作过的美国部门,其结论自然是:美国认为,美国合作方在合作中没有违反美国法律的举动,责任不在美国,所以敢去公开调查,未来也敢于公开调查结论。而这里的问题在于,美国对此类科学实验一直有严格的法律限制,而当时中国没有,中国是疫情后开始重视此事的。

与此同时,有美国媒体近期报道,有三名武汉病毒所人员在疫情爆发前生病而私下去治疗,这和美国的上述调查似乎也有关联,而且几乎可以断定其消息来源于美国政府相关的部门。但另一方面,武汉新冠疫情发生前夕,武汉已经发生了集体感冒特征的生病现象,美国驻武汉总领事馆对此情况应该也是掌握的,所以此类报道又有含义不明、炒冷饭以炒作舆论的嫌疑。

就美国当前行为的支撑因素看,除了因世卫组织正在召开会议,美国试图给该组织施压,迫使其改变已经做出的“实验室事故‘极不可能’”的调查结论,以及炒作国际舆论外,美国可能也掌握了部分对自己有利的基础情报,或者自认为是如此。而且,其来源应该是在美国的与中方合作过的美国单位。否则,美国各情报部门就无法根据拜登的这一命令在90天后汇总出一份完整的情报报告向拜登报告,而拜登也无法对世界舆论有个交代。

但到目前为止,美国显然也尚不掌握证据扎实、真正能够说明问题的核心情报,否则美国政府早已公布于世。然而发布这样的总统命令,本身已经构成遏制中国的有效舆情攻势,届时如果再有证据,遏制效果当然就更好。

中国应做踏实的调查


针对拜登以总统名义公开发布的上述表态,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都做了回应,但更重要的恐怕还是调查,而不仅是推测。

中方对美国的回应集中在两点:从对人类卫生健康负责出发,中国支持对全球各地发现的所有新冠疫情早期病例进行全面核查;对某些散布全球又往往秘而不宣的基地、生物实验室等进行彻查,而且要“完全、透明、基于证据”地“一查到底”,“查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上述回应实际上是一种态度,而美国是宣告进行具体的调查,而且调查单位、内容和结束调查的时间都很具体。同时,美国是由总统发布命令的形式,而中方只是外交部发言人的回复,这两者产生的舆情效应是不一样的。态度固然重要,但实实在在的调查、获得国际公认的数据更重要,尤其是“对某些散布全球又往往秘而不宣的基地、生物实验室等”地的调查。对武汉的问题,更是要通过实实在在的调查,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向国际社会公开。如果90天后拿不出经过调查的扎实证据来推翻美国情报部门的调查报告,后果可能会比较严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拜登正式以新冠病毒溯源调查遏制中国

发布日期:2021-05-28 11:24
摘要:拜登如此公开地命令本国情报机关进行涉及中国的相关调查,实际上是将新冠病毒溯源调查作为了遏制中国的另一个有力手段。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在美俄关系上周出现缓和、同时美国总统拜登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商定了下月在瑞士举行峰会的具体日期后,拜登于5月26日抛出了一个涉华的重磅炸弹:当日,拜登以总统名义公开发布《就新冠病毒进行发源地调查的声明》,要求美国各情报机构“加倍努力”,在90天内“搜集和分析”出可以给新冠病毒溯源地以明确结论的情报,并向拜登本人报告。

拜登在这份报告中就涉及中国的部分明确对美国各情报部门发出下列指示:“作为该报告的一部分,我要求了可能需要进一步调查的领域,包括对中国的具体问题。”拜登还指出:“美国还将继续与世界各地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合作,敦促中国参与全面、透明、基于证据的国际调查,并提供获取所有相关数据和证据的途径。”

考虑到新冠病毒对当今世界造成的严重威胁,特别是中国作为最早大规模疫情爆发地的高度敏感性,在美俄关系已经缓和的背景下,拜登如此公开地命令本国情报机关进行涉及中国的相关调查,实际上是将新冠病毒溯源调查作为了遏制中国的另一个有力手段。

美国自认为掌握部分基础情报


考虑到自去年中国武汉疫情发生以来的事情,拜登当下对中国作为可能的病毒溯源地一事,动用情报部门、采取如此公告天下的方式进行调查,原因之一可能是拜登政府自认为掌握了部分对自己有利的基础情报。

首先,拜登对中国公开进行相关情报调查的一个依据是:世界卫生组织曾公开表示,在该组织对中国武汉作为可能的病毒溯源地进行的调查中,“中国提供的原始资料不足、不充分。”不仅来武汉调查的世卫组织人士公开向各国媒体表达过这个立场,甚至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本人也曾公开向媒体介绍过这个情况。在拜登政府看来,这是美国政府采取情报侦察行为的合法理由,在国际舆论中也能获得同情和理解。而且,进行这种调查本身就能有效打压中国的国际声望。这应该是拜登政府对中国采取上述行动的第一个原因。

而在证据方面,去年武汉疫情爆发以后,一些有世卫组织专业工作背景的人士在分析病毒溯源地时曾有这样的推测:武汉病毒所曾经和美国相关高校有过不短时期的业务合作,其中有涉及病毒研究方面的合作,做这种工作本身就有一定危险,有无可能中方在从美国将病毒拿回国内合成时发生了什么情况?不过这完全是一种推测和假设,并无确切证据可以说明问题。但现在美国采取上述行动,可能就和上述推测有关。如果是这样的话,美国想必已经调查了相关的与中方合作过的美国部门,其结论自然是:美国认为,美国合作方在合作中没有违反美国法律的举动,责任不在美国,所以敢去公开调查,未来也敢于公开调查结论。而这里的问题在于,美国对此类科学实验一直有严格的法律限制,而当时中国没有,中国是疫情后开始重视此事的。

与此同时,有美国媒体近期报道,有三名武汉病毒所人员在疫情爆发前生病而私下去治疗,这和美国的上述调查似乎也有关联,而且几乎可以断定其消息来源于美国政府相关的部门。但另一方面,武汉新冠疫情发生前夕,武汉已经发生了集体感冒特征的生病现象,美国驻武汉总领事馆对此情况应该也是掌握的,所以此类报道又有含义不明、炒冷饭以炒作舆论的嫌疑。

就美国当前行为的支撑因素看,除了因世卫组织正在召开会议,美国试图给该组织施压,迫使其改变已经做出的“实验室事故‘极不可能’”的调查结论,以及炒作国际舆论外,美国可能也掌握了部分对自己有利的基础情报,或者自认为是如此。而且,其来源应该是在美国的与中方合作过的美国单位。否则,美国各情报部门就无法根据拜登的这一命令在90天后汇总出一份完整的情报报告向拜登报告,而拜登也无法对世界舆论有个交代。

但到目前为止,美国显然也尚不掌握证据扎实、真正能够说明问题的核心情报,否则美国政府早已公布于世。然而发布这样的总统命令,本身已经构成遏制中国的有效舆情攻势,届时如果再有证据,遏制效果当然就更好。

中国应做踏实的调查


针对拜登以总统名义公开发布的上述表态,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都做了回应,但更重要的恐怕还是调查,而不仅是推测。

中方对美国的回应集中在两点:从对人类卫生健康负责出发,中国支持对全球各地发现的所有新冠疫情早期病例进行全面核查;对某些散布全球又往往秘而不宣的基地、生物实验室等进行彻查,而且要“完全、透明、基于证据”地“一查到底”,“查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上述回应实际上是一种态度,而美国是宣告进行具体的调查,而且调查单位、内容和结束调查的时间都很具体。同时,美国是由总统发布命令的形式,而中方只是外交部发言人的回复,这两者产生的舆情效应是不一样的。态度固然重要,但实实在在的调查、获得国际公认的数据更重要,尤其是“对某些散布全球又往往秘而不宣的基地、生物实验室等”地的调查。对武汉的问题,更是要通过实实在在的调查,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向国际社会公开。如果90天后拿不出经过调查的扎实证据来推翻美国情报部门的调查报告,后果可能会比较严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