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世界上一些规模最大的公司和最有财力的投资者正在准备拿出数万亿美元的资金,帮助实现脱离化石燃料这一转型。



Scott Patterson|Amrith Ramkumar

OR--商业新媒体

世界上一些规模最大的公司和最有财力的投资者正在准备拿出数万亿美元的资金,帮助实现脱离化石燃料的转型。

第一季度,全球以环境为部分关注点的投资基金资产规模达到近2万亿美元,在三年内增加了两倍多。投资者每天向这些基金投入30亿美元。现在每天都有规模超过50亿美元的债券和贷款得以发行,用于为绿色倡议提供资金。美国最大的两家银行承诺在未来10年内提供4万亿美元的气候导向融资。

Dominion Energy Inc. (D)是美国最大的公用事业公司之一,该公司首席财务官查普曼(James Chapman)说:“我们不但达到了转折点,而且已经走得更远。”已经开始发行绿色债券的Dominion计划在未来五年内将260亿美元或更多资金用于风能和太阳能等清洁能源。



数年来,乐观兴奋和期望破灭的情形交替上演,如今绿色金融看起来与其说是具有社会意识的投资者的小众兴趣,不如说是一场可持续的淘金热。在特斯拉(Tesla Inc., TSLA)等电动汽车公司和初创电池生产商估值飙升的推动下,银行和投资者都在押注脱离化石燃料的转型将持续下去,而且可以通过支持这一转型来赚钱,从而进一步巩固这次转型。

这轮资本热潮背后汇聚了各种力量。大型投资管理机构看到了获取丰厚利润的机会,而且这些机构也担心与气候变化相关的金融风险。此类机构的许多客户都希望把钱投在致力于遏制环境破坏的项目上,其中既有体量庞大的退休基金,也不乏快速交易的年轻投资者。

全球许多国家政府也在追加与环境问题有关的支出,并对引发气候变化的碳排放制定新法规。拜登政府已提议投入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来应对气候变化。这些举措为私营部门投资下注提供了动力,从而加快了这种转型。

即使投资者和政府遭受损失,这种现金流入也有望在电池等领域催生创新,而这些创新是大幅减少碳排放的必备条件。“华尔街将为此砸钱,”咨询和研究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能源转型业务首席分析师布朗(David Brown)称,“有些参与方会受损,有些会盈利,净效益就是将涌现出新的产业。”

就在2014年,全球能源公司在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上的花费还高达7,350亿美元。而根据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的数据,到去年相关开支已较上述数字下降过半,另一方面,风能和太阳能项目的支出从六年前的约1,350亿美元上升到近2,200亿美元。一些分析师预测,未来几年可再生能源支出将超过石油和天然气。

可以肯定的是,很少有银行或企业愿意以应对气候变化之名放弃有利可图的业务线。投资者和银行虽然提高了资金成本,但仍在为大量排放碳的行业提供资金。一些企业和投资公司发起的气候友好倡议似乎只是为了提高声誉,即所谓的“洗绿”。例如,一些能源公司一方面鼓吹减碳努力,一方面还在生产大量石油和天然气并寻求新的化石燃料来源。

一些绿色能源倡导者则表示,投资的步伐仍需大幅加快,并重点应对潜在供应链瓶颈,如用于充电电池的原材料。

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简称IEA)最近表示,到2030年全球对能源项目的投资需要较当前水平增加一倍以上,达到每年5万亿美元,才能在本世纪中期实现净零排放目标。IEA说,很大一部分支出需用于可再生能源和其他绿色项目。


伍德麦肯兹估计,到2050年至少需要50万亿美元的投资来减少化石燃料和其他温室气体排放,以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这个数字是基于该协定设定的未来30年内全球实现净零排放、全球平均气温升幅限制在比工业化前水平高1.5摄氏度以内的目标。伍德麦肯兹的模型对实现温度目标所需的风能、太阳能、电池储能和其他项目的数量做了估测。

该公司表示,这些资金中约有一半需用于风能、太阳能以及电池储能等领域。另外需要18万亿美元进行电网的现代化改造,部分是为了向太阳能和风能等清洁能源转型。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The United Nations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估计,如果没有这些投资,未来几十年与气候变化相关的气候灾难和海平面上升带来的成本将达到数十万亿美元。

据追踪绿色投资的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报道,去年可再生能源项目、电动汽车和其他绿色项目的总投资达到了创纪录的逾5,200亿美元。彭博数据显示,支出同比增长12%,较2015年增长近60%。

“这才是真正推动绿色转型的动力,”Li-Cycle首席执行官科克哈尔(Ajay Kochhar)说。该公司回收电池材料,与几家电池和汽车制造商达成了合作协议。“它可以实现规模化,从而降低成本,实现扩散。这是一种正反馈效应。”

今年早些时候,这家总部位于多伦多的公司通过一项交易获得了约6亿美元的新融资,从而得以实施在纽约州罗切斯特和世界各地扩大业务的计划。

根据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的一项研究,2015-20年期间太阳能和陆上风能项目的融资成本分别比2010-14年期间降低了20%和15%。

相比之下,化石燃料项目对投资者来说风险更大。信用评级公司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和标准普尔公司(Standard & Poor's)近几个月警告说,随着政府、银行和基金公司试图降低投资的碳排放强度,碳排放量大的行业可能遭受经济损失。

Dominion Energy计划投资替代能源的260亿美元中,有一部分将用于全美为数不多的大型海上风电设施之一,该项目位于弗吉尼亚州的弗吉尼亚比奇附近海域。该项目于2026年完成时,料将成为美国最大的海上风电场,拥有约180台涡轮机,足以为66万个家庭供电。

弗吉尼亚州在2020年通过了一项清洁能源法案,规定Dominion在2045年前必须实现零碳排放。该公司称,有能力以相对低廉的价格为该项目融资;Dominion从电力客户那里获得稳定的收入来源。

甚至在煤炭资源丰富的西弗吉尼亚州,一个耗资2亿美元的风力发电场也在开发中。今年早些时候开始施工时,该州州长、煤炭大亨贾斯蒂斯(Jim Justice)表示:“这种创新,西弗吉尼亚州这样的多样化,很了不起。”

基金投资公司正对客户需求做出反应。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汇总的来自基金追踪机构晨星公司(Morningstar Inc.)的数据显示,2019年年初以来,将环保因素纳入受托投资目标的股票型共同基金和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净流入资金4,730亿美元,同期所有其他股票型基金净流入资金1,030亿美元。上述数据显示,去年基金投资公司新推出了579只具有环保目标的新基金。

根据晨星的数据,今年前四个月,基于环境、社会和企业治理实践投资各类资产的基金中有超过七成跑赢那些不含此类目标的基金。近年来,电动汽车公司和可再生能源生产商位居市场上表现最佳的投资之列,不过最近几周有所回落。一些投资者称,如果利率上行,使早期投资吸引力下降,那么绿色能源公司可能会遭遇困难。

为了满足客户需求,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在4月份推出了一个可持续投资项目。“我们每天都会收到来自不同客户的询问,过去我们曾认为他们不会参与可持续投资。”这个新项目的联合首席投资官卡尔尼奥尔-唐布尔(Karen Karniol-Tambour)说。“现在他们说,‘这是我职责的一部分。 ’”

清洁能源公司有了一个最新的资金来源——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ecial-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 简称SPAC),SPAC是已经在交易所上市的空壳公司,目的是收购非上市公司,让其实现上市。根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对数据提供商SPAC Research的数据进行的分析,自2020年3月以来,在与绿色能源、可持续发展和电动汽车相关的领域,已有35家公司与空白支票公司达成合并协议,交易总价值接近950亿美元。

对于与绿色能源、电池和电动汽车等领域相关的公司来说,与SPAC合并已经成为一条受欢迎的上市途径,可以替代传统的IPO,部分原因是SPAC允许非上市公司对其未来的成功给出较高的预期。而在传统IPO中,这样的做法是行不通的。

自2016年Li-Cycle成立以来,首席执行官科克哈尔大约一半的时间都在忙着为公司筹资。今年早些时候,Li-Cycle达成了一项通过SPAC上市的协议,该交易对Li-Cycle的估值约为17亿美元,预计将产生约6亿美元的新现金。“钱不再是制约因素。”他说。

一些投资者说,许多通过SPAC上市的初创公司估值过高了,将来股价可能会下跌,这会让散户投资者蒙受损失,而透过独特的激励措施,SPAC内部人士会得到保护。那些已经通过SPAC实现上市的公司股价最近已下挫。

亨特(Reed Hundt)曾在克林顿(Bill Clinton)政府任内当过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简称FCC)主席,那是互联网和移动电话刚刚开始兴起的年代。他现在掌管Coalition for Green Capital,该机构帮助创立为替代性能源提供资金支持的所谓绿色银行。他认为,能源行业正发生的变化在规模和速度方面与上述互联网和移动电话兴起的年代有相似之处。

亨特说:“这些是深刻的经济变化。”他表示,投资浪潮将推动价格下降,并加快旨在远离化石燃料的过渡。他说:“市场设定的方向是去使用尽可能便宜的能源——即风能和太阳能。”

印度大型可再生能源公司ReNew Power料将通过与一家SPAC合并在美国上市,从而募资12亿美元。自去年年底以来,该公司以低于以往的利率借入了14亿美元。ReNew首席执行官辛哈(Sumant Sinha)表示,该公司计划到2025年将其风能和太阳能装机容量提高两倍以上。

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碳排放国之一,随着当地能源市场的增长,ReNew的收入料将激增;截至3月底的一年中,该公司实现收入约6.8亿美元。据来自IEA的信息,印度未来20年间新增的发电装机容量料将与欧盟现有的发电装机容量相当。

据来自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信息,今年第一季度,各公司和政府发行了近3,150亿美元的绿色和可持续发展债券及其他债务性证券,较上年同期增加逾两倍。与传统债券相比,投资者目前愿意为此类债券支付溢价。这种“绿色元素”推高了债券价格,压低了收益率,令举债成本下降。

给化石燃料公司当了多年大金主的银行机构正意识到与这些行业有关的更高的金融和声誉风险。今年4月,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承诺在未来十年间为环境和社会事业提供2.5万亿美元,其中包括对风能和太阳能项目的直接资金支持,以及对清洁能源公司资金募集工作的帮扶。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 BAC)表示,希望到2030年向该领域调动和部署1.5万亿美元。

美国能源部贷款项目办公室的新任负责人沙阿(Jigar Shah)说:“如今,银行争夺为每一笔风能和太阳能交易提供资金的机会。”该办公室负责监督美国联邦政府对清洁能源项目超过40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

沙阿在5月初表示,自他3月份上任以来,能源部贷款项目办公室已经与企业进行了130多次正式磋商,这是申请人申请贷款前的最后一步。他说,他预计到8月份将有大约10项交易获得批准。沙阿曾任旧金山可持续基础设施公司Generate Capital Inc.的总裁。

10年前,贷款项目办公室因支持的加州太阳能公司Solyndra破产而受到批评。沙阿指出了一些成功案例,比如特斯拉,该公司在2010年获得了4.65亿美元的贷款,在贷款的支持下加快了Model S的生产并在加州建厂。

当时,特斯拉是一个有风险的初创公司。现在,该公司是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车制造商,市值约为5,600亿美元。该公司在2013年提前偿还了贷款。

特斯拉股价飙升帮助点燃了市场对电动汽车和电池的投资热潮,并提振了许多可持续投资基金的业绩,吸引更多资金进入该行业。沙阿说,政府可以通过支持处于早期阶段的公司发挥重要作用,吸引其他投资者跟投。

这类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投资计划的批评者说,这类计划可能会令私营部门资本退避三舍,因为政府通常拥有优先级最高的贷款,在企业发生违约时会最先得到偿付。另一个常见的批评是,政府缺乏评估高风险初创公司的专业知识,这也是能源部贷款项目办公室的工作交给Shah的原因之一,他之前职业生涯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从事这种评估。

拜登政府提出的2.3万亿美元基础设施计划将通过税收减免扩大补贴。另一项政府提案Clean Energy and Sustainability Accelerator Act将为可再生能源、电网基础设施和重新造林项目提供1,000亿美元资金。

Alphabet Inc. (GOOG)旗下的谷歌(Google)承诺,到2030年将全天候使用清洁能源电力。谷歌能源主管特雷尔(Michael Terrell)表示,通过与公用事业公司签订购买清洁能源的预购协议,谷歌正帮助这些公司为它们的项目获得更好的融资条件。

微软(Microsoft Corp., MSFT)去年表示,计划抵消自1975年盖茨(Bill Gates)和艾伦(Paul Allen)创立该公司以来的所有碳排放。微软总裁史密斯(Brad Smith)表示,该公司几年前就意识到,投资可再生能源的商业理由越来越充分。

他说,这是世界的未来走向,是监管机构的推进方向,也是客户和投资者的关注对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绿色金融成为主流,数万亿美元候场支持能源转型

发布日期:2021-05-24 20:15
摘要:世界上一些规模最大的公司和最有财力的投资者正在准备拿出数万亿美元的资金,帮助实现脱离化石燃料这一转型。



Scott Patterson|Amrith Ramkumar

OR--商业新媒体

世界上一些规模最大的公司和最有财力的投资者正在准备拿出数万亿美元的资金,帮助实现脱离化石燃料的转型。

第一季度,全球以环境为部分关注点的投资基金资产规模达到近2万亿美元,在三年内增加了两倍多。投资者每天向这些基金投入30亿美元。现在每天都有规模超过50亿美元的债券和贷款得以发行,用于为绿色倡议提供资金。美国最大的两家银行承诺在未来10年内提供4万亿美元的气候导向融资。

Dominion Energy Inc. (D)是美国最大的公用事业公司之一,该公司首席财务官查普曼(James Chapman)说:“我们不但达到了转折点,而且已经走得更远。”已经开始发行绿色债券的Dominion计划在未来五年内将260亿美元或更多资金用于风能和太阳能等清洁能源。



数年来,乐观兴奋和期望破灭的情形交替上演,如今绿色金融看起来与其说是具有社会意识的投资者的小众兴趣,不如说是一场可持续的淘金热。在特斯拉(Tesla Inc., TSLA)等电动汽车公司和初创电池生产商估值飙升的推动下,银行和投资者都在押注脱离化石燃料的转型将持续下去,而且可以通过支持这一转型来赚钱,从而进一步巩固这次转型。

这轮资本热潮背后汇聚了各种力量。大型投资管理机构看到了获取丰厚利润的机会,而且这些机构也担心与气候变化相关的金融风险。此类机构的许多客户都希望把钱投在致力于遏制环境破坏的项目上,其中既有体量庞大的退休基金,也不乏快速交易的年轻投资者。

全球许多国家政府也在追加与环境问题有关的支出,并对引发气候变化的碳排放制定新法规。拜登政府已提议投入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来应对气候变化。这些举措为私营部门投资下注提供了动力,从而加快了这种转型。

即使投资者和政府遭受损失,这种现金流入也有望在电池等领域催生创新,而这些创新是大幅减少碳排放的必备条件。“华尔街将为此砸钱,”咨询和研究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能源转型业务首席分析师布朗(David Brown)称,“有些参与方会受损,有些会盈利,净效益就是将涌现出新的产业。”

就在2014年,全球能源公司在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上的花费还高达7,350亿美元。而根据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的数据,到去年相关开支已较上述数字下降过半,另一方面,风能和太阳能项目的支出从六年前的约1,350亿美元上升到近2,200亿美元。一些分析师预测,未来几年可再生能源支出将超过石油和天然气。

可以肯定的是,很少有银行或企业愿意以应对气候变化之名放弃有利可图的业务线。投资者和银行虽然提高了资金成本,但仍在为大量排放碳的行业提供资金。一些企业和投资公司发起的气候友好倡议似乎只是为了提高声誉,即所谓的“洗绿”。例如,一些能源公司一方面鼓吹减碳努力,一方面还在生产大量石油和天然气并寻求新的化石燃料来源。

一些绿色能源倡导者则表示,投资的步伐仍需大幅加快,并重点应对潜在供应链瓶颈,如用于充电电池的原材料。

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简称IEA)最近表示,到2030年全球对能源项目的投资需要较当前水平增加一倍以上,达到每年5万亿美元,才能在本世纪中期实现净零排放目标。IEA说,很大一部分支出需用于可再生能源和其他绿色项目。


伍德麦肯兹估计,到2050年至少需要50万亿美元的投资来减少化石燃料和其他温室气体排放,以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这个数字是基于该协定设定的未来30年内全球实现净零排放、全球平均气温升幅限制在比工业化前水平高1.5摄氏度以内的目标。伍德麦肯兹的模型对实现温度目标所需的风能、太阳能、电池储能和其他项目的数量做了估测。

该公司表示,这些资金中约有一半需用于风能、太阳能以及电池储能等领域。另外需要18万亿美元进行电网的现代化改造,部分是为了向太阳能和风能等清洁能源转型。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The United Nations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估计,如果没有这些投资,未来几十年与气候变化相关的气候灾难和海平面上升带来的成本将达到数十万亿美元。

据追踪绿色投资的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报道,去年可再生能源项目、电动汽车和其他绿色项目的总投资达到了创纪录的逾5,200亿美元。彭博数据显示,支出同比增长12%,较2015年增长近60%。

“这才是真正推动绿色转型的动力,”Li-Cycle首席执行官科克哈尔(Ajay Kochhar)说。该公司回收电池材料,与几家电池和汽车制造商达成了合作协议。“它可以实现规模化,从而降低成本,实现扩散。这是一种正反馈效应。”

今年早些时候,这家总部位于多伦多的公司通过一项交易获得了约6亿美元的新融资,从而得以实施在纽约州罗切斯特和世界各地扩大业务的计划。

根据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的一项研究,2015-20年期间太阳能和陆上风能项目的融资成本分别比2010-14年期间降低了20%和15%。

相比之下,化石燃料项目对投资者来说风险更大。信用评级公司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和标准普尔公司(Standard & Poor's)近几个月警告说,随着政府、银行和基金公司试图降低投资的碳排放强度,碳排放量大的行业可能遭受经济损失。

Dominion Energy计划投资替代能源的260亿美元中,有一部分将用于全美为数不多的大型海上风电设施之一,该项目位于弗吉尼亚州的弗吉尼亚比奇附近海域。该项目于2026年完成时,料将成为美国最大的海上风电场,拥有约180台涡轮机,足以为66万个家庭供电。

弗吉尼亚州在2020年通过了一项清洁能源法案,规定Dominion在2045年前必须实现零碳排放。该公司称,有能力以相对低廉的价格为该项目融资;Dominion从电力客户那里获得稳定的收入来源。

甚至在煤炭资源丰富的西弗吉尼亚州,一个耗资2亿美元的风力发电场也在开发中。今年早些时候开始施工时,该州州长、煤炭大亨贾斯蒂斯(Jim Justice)表示:“这种创新,西弗吉尼亚州这样的多样化,很了不起。”

基金投资公司正对客户需求做出反应。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汇总的来自基金追踪机构晨星公司(Morningstar Inc.)的数据显示,2019年年初以来,将环保因素纳入受托投资目标的股票型共同基金和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净流入资金4,730亿美元,同期所有其他股票型基金净流入资金1,030亿美元。上述数据显示,去年基金投资公司新推出了579只具有环保目标的新基金。

根据晨星的数据,今年前四个月,基于环境、社会和企业治理实践投资各类资产的基金中有超过七成跑赢那些不含此类目标的基金。近年来,电动汽车公司和可再生能源生产商位居市场上表现最佳的投资之列,不过最近几周有所回落。一些投资者称,如果利率上行,使早期投资吸引力下降,那么绿色能源公司可能会遭遇困难。

为了满足客户需求,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在4月份推出了一个可持续投资项目。“我们每天都会收到来自不同客户的询问,过去我们曾认为他们不会参与可持续投资。”这个新项目的联合首席投资官卡尔尼奥尔-唐布尔(Karen Karniol-Tambour)说。“现在他们说,‘这是我职责的一部分。 ’”

清洁能源公司有了一个最新的资金来源——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ecial-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 简称SPAC),SPAC是已经在交易所上市的空壳公司,目的是收购非上市公司,让其实现上市。根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对数据提供商SPAC Research的数据进行的分析,自2020年3月以来,在与绿色能源、可持续发展和电动汽车相关的领域,已有35家公司与空白支票公司达成合并协议,交易总价值接近950亿美元。

对于与绿色能源、电池和电动汽车等领域相关的公司来说,与SPAC合并已经成为一条受欢迎的上市途径,可以替代传统的IPO,部分原因是SPAC允许非上市公司对其未来的成功给出较高的预期。而在传统IPO中,这样的做法是行不通的。

自2016年Li-Cycle成立以来,首席执行官科克哈尔大约一半的时间都在忙着为公司筹资。今年早些时候,Li-Cycle达成了一项通过SPAC上市的协议,该交易对Li-Cycle的估值约为17亿美元,预计将产生约6亿美元的新现金。“钱不再是制约因素。”他说。

一些投资者说,许多通过SPAC上市的初创公司估值过高了,将来股价可能会下跌,这会让散户投资者蒙受损失,而透过独特的激励措施,SPAC内部人士会得到保护。那些已经通过SPAC实现上市的公司股价最近已下挫。

亨特(Reed Hundt)曾在克林顿(Bill Clinton)政府任内当过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简称FCC)主席,那是互联网和移动电话刚刚开始兴起的年代。他现在掌管Coalition for Green Capital,该机构帮助创立为替代性能源提供资金支持的所谓绿色银行。他认为,能源行业正发生的变化在规模和速度方面与上述互联网和移动电话兴起的年代有相似之处。

亨特说:“这些是深刻的经济变化。”他表示,投资浪潮将推动价格下降,并加快旨在远离化石燃料的过渡。他说:“市场设定的方向是去使用尽可能便宜的能源——即风能和太阳能。”

印度大型可再生能源公司ReNew Power料将通过与一家SPAC合并在美国上市,从而募资12亿美元。自去年年底以来,该公司以低于以往的利率借入了14亿美元。ReNew首席执行官辛哈(Sumant Sinha)表示,该公司计划到2025年将其风能和太阳能装机容量提高两倍以上。

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碳排放国之一,随着当地能源市场的增长,ReNew的收入料将激增;截至3月底的一年中,该公司实现收入约6.8亿美元。据来自IEA的信息,印度未来20年间新增的发电装机容量料将与欧盟现有的发电装机容量相当。

据来自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信息,今年第一季度,各公司和政府发行了近3,150亿美元的绿色和可持续发展债券及其他债务性证券,较上年同期增加逾两倍。与传统债券相比,投资者目前愿意为此类债券支付溢价。这种“绿色元素”推高了债券价格,压低了收益率,令举债成本下降。

给化石燃料公司当了多年大金主的银行机构正意识到与这些行业有关的更高的金融和声誉风险。今年4月,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承诺在未来十年间为环境和社会事业提供2.5万亿美元,其中包括对风能和太阳能项目的直接资金支持,以及对清洁能源公司资金募集工作的帮扶。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 BAC)表示,希望到2030年向该领域调动和部署1.5万亿美元。

美国能源部贷款项目办公室的新任负责人沙阿(Jigar Shah)说:“如今,银行争夺为每一笔风能和太阳能交易提供资金的机会。”该办公室负责监督美国联邦政府对清洁能源项目超过40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

沙阿在5月初表示,自他3月份上任以来,能源部贷款项目办公室已经与企业进行了130多次正式磋商,这是申请人申请贷款前的最后一步。他说,他预计到8月份将有大约10项交易获得批准。沙阿曾任旧金山可持续基础设施公司Generate Capital Inc.的总裁。

10年前,贷款项目办公室因支持的加州太阳能公司Solyndra破产而受到批评。沙阿指出了一些成功案例,比如特斯拉,该公司在2010年获得了4.65亿美元的贷款,在贷款的支持下加快了Model S的生产并在加州建厂。

当时,特斯拉是一个有风险的初创公司。现在,该公司是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车制造商,市值约为5,600亿美元。该公司在2013年提前偿还了贷款。

特斯拉股价飙升帮助点燃了市场对电动汽车和电池的投资热潮,并提振了许多可持续投资基金的业绩,吸引更多资金进入该行业。沙阿说,政府可以通过支持处于早期阶段的公司发挥重要作用,吸引其他投资者跟投。

这类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投资计划的批评者说,这类计划可能会令私营部门资本退避三舍,因为政府通常拥有优先级最高的贷款,在企业发生违约时会最先得到偿付。另一个常见的批评是,政府缺乏评估高风险初创公司的专业知识,这也是能源部贷款项目办公室的工作交给Shah的原因之一,他之前职业生涯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从事这种评估。

拜登政府提出的2.3万亿美元基础设施计划将通过税收减免扩大补贴。另一项政府提案Clean Energy and Sustainability Accelerator Act将为可再生能源、电网基础设施和重新造林项目提供1,000亿美元资金。

Alphabet Inc. (GOOG)旗下的谷歌(Google)承诺,到2030年将全天候使用清洁能源电力。谷歌能源主管特雷尔(Michael Terrell)表示,通过与公用事业公司签订购买清洁能源的预购协议,谷歌正帮助这些公司为它们的项目获得更好的融资条件。

微软(Microsoft Corp., MSFT)去年表示,计划抵消自1975年盖茨(Bill Gates)和艾伦(Paul Allen)创立该公司以来的所有碳排放。微软总裁史密斯(Brad Smith)表示,该公司几年前就意识到,投资可再生能源的商业理由越来越充分。

他说,这是世界的未来走向,是监管机构的推进方向,也是客户和投资者的关注对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世界上一些规模最大的公司和最有财力的投资者正在准备拿出数万亿美元的资金,帮助实现脱离化石燃料这一转型。



Scott Patterson|Amrith Ramkumar

OR--商业新媒体

世界上一些规模最大的公司和最有财力的投资者正在准备拿出数万亿美元的资金,帮助实现脱离化石燃料的转型。

第一季度,全球以环境为部分关注点的投资基金资产规模达到近2万亿美元,在三年内增加了两倍多。投资者每天向这些基金投入30亿美元。现在每天都有规模超过50亿美元的债券和贷款得以发行,用于为绿色倡议提供资金。美国最大的两家银行承诺在未来10年内提供4万亿美元的气候导向融资。

Dominion Energy Inc. (D)是美国最大的公用事业公司之一,该公司首席财务官查普曼(James Chapman)说:“我们不但达到了转折点,而且已经走得更远。”已经开始发行绿色债券的Dominion计划在未来五年内将260亿美元或更多资金用于风能和太阳能等清洁能源。



数年来,乐观兴奋和期望破灭的情形交替上演,如今绿色金融看起来与其说是具有社会意识的投资者的小众兴趣,不如说是一场可持续的淘金热。在特斯拉(Tesla Inc., TSLA)等电动汽车公司和初创电池生产商估值飙升的推动下,银行和投资者都在押注脱离化石燃料的转型将持续下去,而且可以通过支持这一转型来赚钱,从而进一步巩固这次转型。

这轮资本热潮背后汇聚了各种力量。大型投资管理机构看到了获取丰厚利润的机会,而且这些机构也担心与气候变化相关的金融风险。此类机构的许多客户都希望把钱投在致力于遏制环境破坏的项目上,其中既有体量庞大的退休基金,也不乏快速交易的年轻投资者。

全球许多国家政府也在追加与环境问题有关的支出,并对引发气候变化的碳排放制定新法规。拜登政府已提议投入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来应对气候变化。这些举措为私营部门投资下注提供了动力,从而加快了这种转型。

即使投资者和政府遭受损失,这种现金流入也有望在电池等领域催生创新,而这些创新是大幅减少碳排放的必备条件。“华尔街将为此砸钱,”咨询和研究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能源转型业务首席分析师布朗(David Brown)称,“有些参与方会受损,有些会盈利,净效益就是将涌现出新的产业。”

就在2014年,全球能源公司在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上的花费还高达7,350亿美元。而根据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的数据,到去年相关开支已较上述数字下降过半,另一方面,风能和太阳能项目的支出从六年前的约1,350亿美元上升到近2,200亿美元。一些分析师预测,未来几年可再生能源支出将超过石油和天然气。

可以肯定的是,很少有银行或企业愿意以应对气候变化之名放弃有利可图的业务线。投资者和银行虽然提高了资金成本,但仍在为大量排放碳的行业提供资金。一些企业和投资公司发起的气候友好倡议似乎只是为了提高声誉,即所谓的“洗绿”。例如,一些能源公司一方面鼓吹减碳努力,一方面还在生产大量石油和天然气并寻求新的化石燃料来源。

一些绿色能源倡导者则表示,投资的步伐仍需大幅加快,并重点应对潜在供应链瓶颈,如用于充电电池的原材料。

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简称IEA)最近表示,到2030年全球对能源项目的投资需要较当前水平增加一倍以上,达到每年5万亿美元,才能在本世纪中期实现净零排放目标。IEA说,很大一部分支出需用于可再生能源和其他绿色项目。


伍德麦肯兹估计,到2050年至少需要50万亿美元的投资来减少化石燃料和其他温室气体排放,以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这个数字是基于该协定设定的未来30年内全球实现净零排放、全球平均气温升幅限制在比工业化前水平高1.5摄氏度以内的目标。伍德麦肯兹的模型对实现温度目标所需的风能、太阳能、电池储能和其他项目的数量做了估测。

该公司表示,这些资金中约有一半需用于风能、太阳能以及电池储能等领域。另外需要18万亿美元进行电网的现代化改造,部分是为了向太阳能和风能等清洁能源转型。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The United Nations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估计,如果没有这些投资,未来几十年与气候变化相关的气候灾难和海平面上升带来的成本将达到数十万亿美元。

据追踪绿色投资的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报道,去年可再生能源项目、电动汽车和其他绿色项目的总投资达到了创纪录的逾5,200亿美元。彭博数据显示,支出同比增长12%,较2015年增长近60%。

“这才是真正推动绿色转型的动力,”Li-Cycle首席执行官科克哈尔(Ajay Kochhar)说。该公司回收电池材料,与几家电池和汽车制造商达成了合作协议。“它可以实现规模化,从而降低成本,实现扩散。这是一种正反馈效应。”

今年早些时候,这家总部位于多伦多的公司通过一项交易获得了约6亿美元的新融资,从而得以实施在纽约州罗切斯特和世界各地扩大业务的计划。

根据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的一项研究,2015-20年期间太阳能和陆上风能项目的融资成本分别比2010-14年期间降低了20%和15%。

相比之下,化石燃料项目对投资者来说风险更大。信用评级公司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和标准普尔公司(Standard & Poor's)近几个月警告说,随着政府、银行和基金公司试图降低投资的碳排放强度,碳排放量大的行业可能遭受经济损失。

Dominion Energy计划投资替代能源的260亿美元中,有一部分将用于全美为数不多的大型海上风电设施之一,该项目位于弗吉尼亚州的弗吉尼亚比奇附近海域。该项目于2026年完成时,料将成为美国最大的海上风电场,拥有约180台涡轮机,足以为66万个家庭供电。

弗吉尼亚州在2020年通过了一项清洁能源法案,规定Dominion在2045年前必须实现零碳排放。该公司称,有能力以相对低廉的价格为该项目融资;Dominion从电力客户那里获得稳定的收入来源。

甚至在煤炭资源丰富的西弗吉尼亚州,一个耗资2亿美元的风力发电场也在开发中。今年早些时候开始施工时,该州州长、煤炭大亨贾斯蒂斯(Jim Justice)表示:“这种创新,西弗吉尼亚州这样的多样化,很了不起。”

基金投资公司正对客户需求做出反应。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汇总的来自基金追踪机构晨星公司(Morningstar Inc.)的数据显示,2019年年初以来,将环保因素纳入受托投资目标的股票型共同基金和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净流入资金4,730亿美元,同期所有其他股票型基金净流入资金1,030亿美元。上述数据显示,去年基金投资公司新推出了579只具有环保目标的新基金。

根据晨星的数据,今年前四个月,基于环境、社会和企业治理实践投资各类资产的基金中有超过七成跑赢那些不含此类目标的基金。近年来,电动汽车公司和可再生能源生产商位居市场上表现最佳的投资之列,不过最近几周有所回落。一些投资者称,如果利率上行,使早期投资吸引力下降,那么绿色能源公司可能会遭遇困难。

为了满足客户需求,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在4月份推出了一个可持续投资项目。“我们每天都会收到来自不同客户的询问,过去我们曾认为他们不会参与可持续投资。”这个新项目的联合首席投资官卡尔尼奥尔-唐布尔(Karen Karniol-Tambour)说。“现在他们说,‘这是我职责的一部分。 ’”

清洁能源公司有了一个最新的资金来源——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ecial-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 简称SPAC),SPAC是已经在交易所上市的空壳公司,目的是收购非上市公司,让其实现上市。根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对数据提供商SPAC Research的数据进行的分析,自2020年3月以来,在与绿色能源、可持续发展和电动汽车相关的领域,已有35家公司与空白支票公司达成合并协议,交易总价值接近950亿美元。

对于与绿色能源、电池和电动汽车等领域相关的公司来说,与SPAC合并已经成为一条受欢迎的上市途径,可以替代传统的IPO,部分原因是SPAC允许非上市公司对其未来的成功给出较高的预期。而在传统IPO中,这样的做法是行不通的。

自2016年Li-Cycle成立以来,首席执行官科克哈尔大约一半的时间都在忙着为公司筹资。今年早些时候,Li-Cycle达成了一项通过SPAC上市的协议,该交易对Li-Cycle的估值约为17亿美元,预计将产生约6亿美元的新现金。“钱不再是制约因素。”他说。

一些投资者说,许多通过SPAC上市的初创公司估值过高了,将来股价可能会下跌,这会让散户投资者蒙受损失,而透过独特的激励措施,SPAC内部人士会得到保护。那些已经通过SPAC实现上市的公司股价最近已下挫。

亨特(Reed Hundt)曾在克林顿(Bill Clinton)政府任内当过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简称FCC)主席,那是互联网和移动电话刚刚开始兴起的年代。他现在掌管Coalition for Green Capital,该机构帮助创立为替代性能源提供资金支持的所谓绿色银行。他认为,能源行业正发生的变化在规模和速度方面与上述互联网和移动电话兴起的年代有相似之处。

亨特说:“这些是深刻的经济变化。”他表示,投资浪潮将推动价格下降,并加快旨在远离化石燃料的过渡。他说:“市场设定的方向是去使用尽可能便宜的能源——即风能和太阳能。”

印度大型可再生能源公司ReNew Power料将通过与一家SPAC合并在美国上市,从而募资12亿美元。自去年年底以来,该公司以低于以往的利率借入了14亿美元。ReNew首席执行官辛哈(Sumant Sinha)表示,该公司计划到2025年将其风能和太阳能装机容量提高两倍以上。

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碳排放国之一,随着当地能源市场的增长,ReNew的收入料将激增;截至3月底的一年中,该公司实现收入约6.8亿美元。据来自IEA的信息,印度未来20年间新增的发电装机容量料将与欧盟现有的发电装机容量相当。

据来自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信息,今年第一季度,各公司和政府发行了近3,150亿美元的绿色和可持续发展债券及其他债务性证券,较上年同期增加逾两倍。与传统债券相比,投资者目前愿意为此类债券支付溢价。这种“绿色元素”推高了债券价格,压低了收益率,令举债成本下降。

给化石燃料公司当了多年大金主的银行机构正意识到与这些行业有关的更高的金融和声誉风险。今年4月,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承诺在未来十年间为环境和社会事业提供2.5万亿美元,其中包括对风能和太阳能项目的直接资金支持,以及对清洁能源公司资金募集工作的帮扶。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 BAC)表示,希望到2030年向该领域调动和部署1.5万亿美元。

美国能源部贷款项目办公室的新任负责人沙阿(Jigar Shah)说:“如今,银行争夺为每一笔风能和太阳能交易提供资金的机会。”该办公室负责监督美国联邦政府对清洁能源项目超过40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

沙阿在5月初表示,自他3月份上任以来,能源部贷款项目办公室已经与企业进行了130多次正式磋商,这是申请人申请贷款前的最后一步。他说,他预计到8月份将有大约10项交易获得批准。沙阿曾任旧金山可持续基础设施公司Generate Capital Inc.的总裁。

10年前,贷款项目办公室因支持的加州太阳能公司Solyndra破产而受到批评。沙阿指出了一些成功案例,比如特斯拉,该公司在2010年获得了4.65亿美元的贷款,在贷款的支持下加快了Model S的生产并在加州建厂。

当时,特斯拉是一个有风险的初创公司。现在,该公司是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车制造商,市值约为5,600亿美元。该公司在2013年提前偿还了贷款。

特斯拉股价飙升帮助点燃了市场对电动汽车和电池的投资热潮,并提振了许多可持续投资基金的业绩,吸引更多资金进入该行业。沙阿说,政府可以通过支持处于早期阶段的公司发挥重要作用,吸引其他投资者跟投。

这类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投资计划的批评者说,这类计划可能会令私营部门资本退避三舍,因为政府通常拥有优先级最高的贷款,在企业发生违约时会最先得到偿付。另一个常见的批评是,政府缺乏评估高风险初创公司的专业知识,这也是能源部贷款项目办公室的工作交给Shah的原因之一,他之前职业生涯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从事这种评估。

拜登政府提出的2.3万亿美元基础设施计划将通过税收减免扩大补贴。另一项政府提案Clean Energy and Sustainability Accelerator Act将为可再生能源、电网基础设施和重新造林项目提供1,000亿美元资金。

Alphabet Inc. (GOOG)旗下的谷歌(Google)承诺,到2030年将全天候使用清洁能源电力。谷歌能源主管特雷尔(Michael Terrell)表示,通过与公用事业公司签订购买清洁能源的预购协议,谷歌正帮助这些公司为它们的项目获得更好的融资条件。

微软(Microsoft Corp., MSFT)去年表示,计划抵消自1975年盖茨(Bill Gates)和艾伦(Paul Allen)创立该公司以来的所有碳排放。微软总裁史密斯(Brad Smith)表示,该公司几年前就意识到,投资可再生能源的商业理由越来越充分。

他说,这是世界的未来走向,是监管机构的推进方向,也是客户和投资者的关注对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绿色金融成为主流,数万亿美元候场支持能源转型

发布日期:2021-05-24 20:15
摘要:世界上一些规模最大的公司和最有财力的投资者正在准备拿出数万亿美元的资金,帮助实现脱离化石燃料这一转型。



Scott Patterson|Amrith Ramkumar

OR--商业新媒体

世界上一些规模最大的公司和最有财力的投资者正在准备拿出数万亿美元的资金,帮助实现脱离化石燃料的转型。

第一季度,全球以环境为部分关注点的投资基金资产规模达到近2万亿美元,在三年内增加了两倍多。投资者每天向这些基金投入30亿美元。现在每天都有规模超过50亿美元的债券和贷款得以发行,用于为绿色倡议提供资金。美国最大的两家银行承诺在未来10年内提供4万亿美元的气候导向融资。

Dominion Energy Inc. (D)是美国最大的公用事业公司之一,该公司首席财务官查普曼(James Chapman)说:“我们不但达到了转折点,而且已经走得更远。”已经开始发行绿色债券的Dominion计划在未来五年内将260亿美元或更多资金用于风能和太阳能等清洁能源。



数年来,乐观兴奋和期望破灭的情形交替上演,如今绿色金融看起来与其说是具有社会意识的投资者的小众兴趣,不如说是一场可持续的淘金热。在特斯拉(Tesla Inc., TSLA)等电动汽车公司和初创电池生产商估值飙升的推动下,银行和投资者都在押注脱离化石燃料的转型将持续下去,而且可以通过支持这一转型来赚钱,从而进一步巩固这次转型。

这轮资本热潮背后汇聚了各种力量。大型投资管理机构看到了获取丰厚利润的机会,而且这些机构也担心与气候变化相关的金融风险。此类机构的许多客户都希望把钱投在致力于遏制环境破坏的项目上,其中既有体量庞大的退休基金,也不乏快速交易的年轻投资者。

全球许多国家政府也在追加与环境问题有关的支出,并对引发气候变化的碳排放制定新法规。拜登政府已提议投入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来应对气候变化。这些举措为私营部门投资下注提供了动力,从而加快了这种转型。

即使投资者和政府遭受损失,这种现金流入也有望在电池等领域催生创新,而这些创新是大幅减少碳排放的必备条件。“华尔街将为此砸钱,”咨询和研究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能源转型业务首席分析师布朗(David Brown)称,“有些参与方会受损,有些会盈利,净效益就是将涌现出新的产业。”

就在2014年,全球能源公司在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上的花费还高达7,350亿美元。而根据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的数据,到去年相关开支已较上述数字下降过半,另一方面,风能和太阳能项目的支出从六年前的约1,350亿美元上升到近2,200亿美元。一些分析师预测,未来几年可再生能源支出将超过石油和天然气。

可以肯定的是,很少有银行或企业愿意以应对气候变化之名放弃有利可图的业务线。投资者和银行虽然提高了资金成本,但仍在为大量排放碳的行业提供资金。一些企业和投资公司发起的气候友好倡议似乎只是为了提高声誉,即所谓的“洗绿”。例如,一些能源公司一方面鼓吹减碳努力,一方面还在生产大量石油和天然气并寻求新的化石燃料来源。

一些绿色能源倡导者则表示,投资的步伐仍需大幅加快,并重点应对潜在供应链瓶颈,如用于充电电池的原材料。

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简称IEA)最近表示,到2030年全球对能源项目的投资需要较当前水平增加一倍以上,达到每年5万亿美元,才能在本世纪中期实现净零排放目标。IEA说,很大一部分支出需用于可再生能源和其他绿色项目。


伍德麦肯兹估计,到2050年至少需要50万亿美元的投资来减少化石燃料和其他温室气体排放,以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这个数字是基于该协定设定的未来30年内全球实现净零排放、全球平均气温升幅限制在比工业化前水平高1.5摄氏度以内的目标。伍德麦肯兹的模型对实现温度目标所需的风能、太阳能、电池储能和其他项目的数量做了估测。

该公司表示,这些资金中约有一半需用于风能、太阳能以及电池储能等领域。另外需要18万亿美元进行电网的现代化改造,部分是为了向太阳能和风能等清洁能源转型。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The United Nations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估计,如果没有这些投资,未来几十年与气候变化相关的气候灾难和海平面上升带来的成本将达到数十万亿美元。

据追踪绿色投资的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报道,去年可再生能源项目、电动汽车和其他绿色项目的总投资达到了创纪录的逾5,200亿美元。彭博数据显示,支出同比增长12%,较2015年增长近60%。

“这才是真正推动绿色转型的动力,”Li-Cycle首席执行官科克哈尔(Ajay Kochhar)说。该公司回收电池材料,与几家电池和汽车制造商达成了合作协议。“它可以实现规模化,从而降低成本,实现扩散。这是一种正反馈效应。”

今年早些时候,这家总部位于多伦多的公司通过一项交易获得了约6亿美元的新融资,从而得以实施在纽约州罗切斯特和世界各地扩大业务的计划。

根据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的一项研究,2015-20年期间太阳能和陆上风能项目的融资成本分别比2010-14年期间降低了20%和15%。

相比之下,化石燃料项目对投资者来说风险更大。信用评级公司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和标准普尔公司(Standard & Poor's)近几个月警告说,随着政府、银行和基金公司试图降低投资的碳排放强度,碳排放量大的行业可能遭受经济损失。

Dominion Energy计划投资替代能源的260亿美元中,有一部分将用于全美为数不多的大型海上风电设施之一,该项目位于弗吉尼亚州的弗吉尼亚比奇附近海域。该项目于2026年完成时,料将成为美国最大的海上风电场,拥有约180台涡轮机,足以为66万个家庭供电。

弗吉尼亚州在2020年通过了一项清洁能源法案,规定Dominion在2045年前必须实现零碳排放。该公司称,有能力以相对低廉的价格为该项目融资;Dominion从电力客户那里获得稳定的收入来源。

甚至在煤炭资源丰富的西弗吉尼亚州,一个耗资2亿美元的风力发电场也在开发中。今年早些时候开始施工时,该州州长、煤炭大亨贾斯蒂斯(Jim Justice)表示:“这种创新,西弗吉尼亚州这样的多样化,很了不起。”

基金投资公司正对客户需求做出反应。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汇总的来自基金追踪机构晨星公司(Morningstar Inc.)的数据显示,2019年年初以来,将环保因素纳入受托投资目标的股票型共同基金和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净流入资金4,730亿美元,同期所有其他股票型基金净流入资金1,030亿美元。上述数据显示,去年基金投资公司新推出了579只具有环保目标的新基金。

根据晨星的数据,今年前四个月,基于环境、社会和企业治理实践投资各类资产的基金中有超过七成跑赢那些不含此类目标的基金。近年来,电动汽车公司和可再生能源生产商位居市场上表现最佳的投资之列,不过最近几周有所回落。一些投资者称,如果利率上行,使早期投资吸引力下降,那么绿色能源公司可能会遭遇困难。

为了满足客户需求,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在4月份推出了一个可持续投资项目。“我们每天都会收到来自不同客户的询问,过去我们曾认为他们不会参与可持续投资。”这个新项目的联合首席投资官卡尔尼奥尔-唐布尔(Karen Karniol-Tambour)说。“现在他们说,‘这是我职责的一部分。 ’”

清洁能源公司有了一个最新的资金来源——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ecial-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 简称SPAC),SPAC是已经在交易所上市的空壳公司,目的是收购非上市公司,让其实现上市。根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对数据提供商SPAC Research的数据进行的分析,自2020年3月以来,在与绿色能源、可持续发展和电动汽车相关的领域,已有35家公司与空白支票公司达成合并协议,交易总价值接近950亿美元。

对于与绿色能源、电池和电动汽车等领域相关的公司来说,与SPAC合并已经成为一条受欢迎的上市途径,可以替代传统的IPO,部分原因是SPAC允许非上市公司对其未来的成功给出较高的预期。而在传统IPO中,这样的做法是行不通的。

自2016年Li-Cycle成立以来,首席执行官科克哈尔大约一半的时间都在忙着为公司筹资。今年早些时候,Li-Cycle达成了一项通过SPAC上市的协议,该交易对Li-Cycle的估值约为17亿美元,预计将产生约6亿美元的新现金。“钱不再是制约因素。”他说。

一些投资者说,许多通过SPAC上市的初创公司估值过高了,将来股价可能会下跌,这会让散户投资者蒙受损失,而透过独特的激励措施,SPAC内部人士会得到保护。那些已经通过SPAC实现上市的公司股价最近已下挫。

亨特(Reed Hundt)曾在克林顿(Bill Clinton)政府任内当过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简称FCC)主席,那是互联网和移动电话刚刚开始兴起的年代。他现在掌管Coalition for Green Capital,该机构帮助创立为替代性能源提供资金支持的所谓绿色银行。他认为,能源行业正发生的变化在规模和速度方面与上述互联网和移动电话兴起的年代有相似之处。

亨特说:“这些是深刻的经济变化。”他表示,投资浪潮将推动价格下降,并加快旨在远离化石燃料的过渡。他说:“市场设定的方向是去使用尽可能便宜的能源——即风能和太阳能。”

印度大型可再生能源公司ReNew Power料将通过与一家SPAC合并在美国上市,从而募资12亿美元。自去年年底以来,该公司以低于以往的利率借入了14亿美元。ReNew首席执行官辛哈(Sumant Sinha)表示,该公司计划到2025年将其风能和太阳能装机容量提高两倍以上。

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碳排放国之一,随着当地能源市场的增长,ReNew的收入料将激增;截至3月底的一年中,该公司实现收入约6.8亿美元。据来自IEA的信息,印度未来20年间新增的发电装机容量料将与欧盟现有的发电装机容量相当。

据来自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信息,今年第一季度,各公司和政府发行了近3,150亿美元的绿色和可持续发展债券及其他债务性证券,较上年同期增加逾两倍。与传统债券相比,投资者目前愿意为此类债券支付溢价。这种“绿色元素”推高了债券价格,压低了收益率,令举债成本下降。

给化石燃料公司当了多年大金主的银行机构正意识到与这些行业有关的更高的金融和声誉风险。今年4月,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承诺在未来十年间为环境和社会事业提供2.5万亿美元,其中包括对风能和太阳能项目的直接资金支持,以及对清洁能源公司资金募集工作的帮扶。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 BAC)表示,希望到2030年向该领域调动和部署1.5万亿美元。

美国能源部贷款项目办公室的新任负责人沙阿(Jigar Shah)说:“如今,银行争夺为每一笔风能和太阳能交易提供资金的机会。”该办公室负责监督美国联邦政府对清洁能源项目超过40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

沙阿在5月初表示,自他3月份上任以来,能源部贷款项目办公室已经与企业进行了130多次正式磋商,这是申请人申请贷款前的最后一步。他说,他预计到8月份将有大约10项交易获得批准。沙阿曾任旧金山可持续基础设施公司Generate Capital Inc.的总裁。

10年前,贷款项目办公室因支持的加州太阳能公司Solyndra破产而受到批评。沙阿指出了一些成功案例,比如特斯拉,该公司在2010年获得了4.65亿美元的贷款,在贷款的支持下加快了Model S的生产并在加州建厂。

当时,特斯拉是一个有风险的初创公司。现在,该公司是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车制造商,市值约为5,600亿美元。该公司在2013年提前偿还了贷款。

特斯拉股价飙升帮助点燃了市场对电动汽车和电池的投资热潮,并提振了许多可持续投资基金的业绩,吸引更多资金进入该行业。沙阿说,政府可以通过支持处于早期阶段的公司发挥重要作用,吸引其他投资者跟投。

这类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投资计划的批评者说,这类计划可能会令私营部门资本退避三舍,因为政府通常拥有优先级最高的贷款,在企业发生违约时会最先得到偿付。另一个常见的批评是,政府缺乏评估高风险初创公司的专业知识,这也是能源部贷款项目办公室的工作交给Shah的原因之一,他之前职业生涯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从事这种评估。

拜登政府提出的2.3万亿美元基础设施计划将通过税收减免扩大补贴。另一项政府提案Clean Energy and Sustainability Accelerator Act将为可再生能源、电网基础设施和重新造林项目提供1,000亿美元资金。

Alphabet Inc. (GOOG)旗下的谷歌(Google)承诺,到2030年将全天候使用清洁能源电力。谷歌能源主管特雷尔(Michael Terrell)表示,通过与公用事业公司签订购买清洁能源的预购协议,谷歌正帮助这些公司为它们的项目获得更好的融资条件。

微软(Microsoft Corp., MSFT)去年表示,计划抵消自1975年盖茨(Bill Gates)和艾伦(Paul Allen)创立该公司以来的所有碳排放。微软总裁史密斯(Brad Smith)表示,该公司几年前就意识到,投资可再生能源的商业理由越来越充分。

他说,这是世界的未来走向,是监管机构的推进方向,也是客户和投资者的关注对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