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政治、经济和战术性利益上,美俄关系缓和未必有利于中国,但在战略上,这对中美俄大三角的平衡难以产生颠覆性影响。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国际舆论关注了一条可能改变世界政治格局的新闻:美俄关系开始出现缓和征兆。

值得高度关注的是,美俄关系上周的缓和是双边的。5月19日,美俄外长在雷克雅未克北极理事会上举行了首次会晤,双方均对会晤感到满意。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的评论是:“会谈是建设性的。”就在同一天,美国国务院向国会提交报告表示:考虑到美国国家利益,白宫决定放弃制裁俄德之间的天然气输送项目北溪2号的相关执行公司。这意味着美国为俄罗斯向欧洲输出天然气一事大开了绿灯。由此可以判定,早在4月28日拜登就向美国参众两院表示的、期盼6月与普京举行峰会一事,基本上已是板上钉钉了;而且按照美俄外长上述会晤的趋势,有可能将开成具有重大政治意义的首脑峰会。

这一切对中国意味着什么呢?笔者认为:在政治、经济和战术性利益上,无疑对美俄有利而未必有利于中国,但在战略上,对中美俄大三角的平衡难以产生颠覆性影响,这同样是三国关系的战略格局决定的。

美俄将广收战术和政治收益


美俄关系缓和的发展,对双方各自的战术和政治收益毋庸置疑。尤其是对俄罗斯而言,一是当前经济上被封锁的困境会有实际缓解;二是与以默克尔为代表的欧洲未来的合作机会将会有机会增加;第三,由于美国邀请俄罗斯参与当前重大国际议题的解决,俄罗斯的政治地位当然也会有所提高;最后,由于政治地位的提高,俄罗斯在与中国打交道时客观上也就处于更主动、更有利的地位。这一切对中国来说,无疑是增加了外交战略上的难度和不确定性。

上述这些现实,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俄罗斯媒体不遗余力地对两国外长雷克雅未克会晤进行详尽报道了。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5月20日报道说,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介绍:“我们(拉夫罗夫和布林肯)谈的比计划的多,可能1小时40分钟,我认为对话具有建设性。”而据了解,双方原计划会谈一个小时。

在谈到双方改善关系的决心时,拉夫罗夫介绍说:“(双边关系中的)烂摊子很多,收拾起来不容易,但我感到安东尼•布林肯及其团队决心这么做。我们这边不会耽搁。”拉夫罗夫的这番言论已经说明了事情的性质,而通过俄罗斯媒体这样公开的详细报道,当然是说给包括中国在内的相关国家听的。

在介绍美俄改善关系的切入点时,拉夫罗夫透露说将先从两国驻对方外交使团的正常运作开始:“我们将准备收拾美国前几任政府作为遗产留下的烂摊子,其中包括涉及美驻俄和俄驻美外交使团的运转问题。”

最后,拉夫罗夫介绍了双方即将开始合作的主要领域:“双方一致同意继续我们的联合行动,这些行动在俄罗斯和美国的利益相吻合的地区冲突方面正得以相当成功地发展,这包括:朝鲜半岛核问题,与恢复伊核协议《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努力有关的情况,还有阿富汗问题,我们谈到了我们在现阶段可以如何使所有这些行动更有成效。”

在美俄即将合作的上述三个热点议题方面,朝核问题、伊朗核问题和阿富汗问题既是世界性问题,更是全部和中国有直接的利害关系:朝核问题和中国的关联举世公认;伊朗问题和中国的能源输入有直接关系;阿富汗问题更是事关中国“一带一路”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局势的稳定。而且在处理这些问题方面,美俄两国均有基础和资源,其资源和基础在有些地区还超过中国;更重要的是,中国与这两个国家的利益未必一致。

除此之外,作为美俄关系和解的见面礼,拜登政府放弃对“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运营方Nord Stream 2 AG公司实施制裁。俄罗斯卫星通讯社5月19日报道,美国国务院当日向国会提交的报告中表示,按照美国法律,Nord Stream 2 AG从事可被制裁的活动,但考虑到美国国家利益,白宫决定放弃制裁。

美国这一行动对俄罗斯缓解当前经济紧张状况的好处是实实在在的。更重要的是,几乎可以肯定的说:美国取消这一对俄欧经济合作具有象征意义行动的制裁,这对俄罗斯与欧洲经济合作所产生的影响,将绝不会仅限于俄德之间的天然气合作,也不会只局限于俄罗斯与德国一国的合作。在这个意义上讲,美国为缓和美俄关系有点不惜血本的味道,最后对美国是利还是弊,就要看局势的发展了。

因此,美俄关系的缓和不能说没有现实基础,尤其是6月拜登与普京举行峰会之后,只要美国实实在在地落实上述行动,美俄关系可能会催生具有重大政治意义的发展。

在上述现实下,中国无疑正处于外交、经济和战略上的不确定态势,其可能产生的影响会非常深远。

大三角难有颠覆性后果,但中国可能面临困境

美俄之间的上述举动,在中美俄大三角间很快就有了反应。据中国新华社5月23日报道,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将于5月24-27日赴俄罗斯举行中俄第十六轮战略安全磋商。不少国际媒体也认为:中俄间已经存在针对美国的实际结盟,但也一直有质疑说,中俄存在潜在分歧,两国难以长久联合。

笔者认为,美俄关系的缓和举措如果能够比较踏实地执行下去,在中、短期内无疑会有利于美、俄而不利于中国,这种景象如果发展下去,可能会接近于当年中美建交后中、美、苏三国格局的状况;但除非中国短期内国家实力超越美国,否则中、美、俄战略三角关系彻底打破平衡、出现不利于中国的颠覆性变化的可能性不大,至少还需要长期观察。

这里的根本原因有二:

其一,美俄之间的矛盾是结构性的和根本性的,包括了文化、历史和国家软、硬实力方面的矛盾,彻底解决这些矛盾的可能性基本为零。同时,这种态势在可以看得到的时间内,同样存在于中美之间。

这种现实状况决定了:中俄两国在战略性的根本问题上,客观上只能相互依托,而不管彼此关系是否亲密无间。其次,这种现实状况还决定了:中俄在与美国的博弈中,任何一方的崩溃都必然是另一国崩溃的前奏。对于这种现实,中国领导人和普京都有基本的判断,这是中俄关系能够走到今天的依据和原因。

其二,欧洲有独立于美国的普遍倾向,而俄罗斯必然是推动这一力量的动力。

当前欧洲独立于美国的倾向,恐怕已经成为大的态势,而政治和文化上都是欧洲国家的俄罗斯,绝不可能放弃在欧洲的拓展。此次美国放弃对北溪二号项目的制裁,给了俄罗斯及其在欧洲的配合性伙伴德国一个机会,可能也给了其他欧洲国家一个机会,它们必然会依托对方,深化对美国的独立。而只要美国不希望放弃欧洲、缩回美洲,俄罗斯就是美国无法摆脱的敌手。

以上两点决定了美俄关系改善的有限性,继而也决定了中美俄战略三角难有颠覆性的失衡。

但是,美俄关系缓和却可能会带来另一种现实景象,即:美、俄、欧都借助美俄关系缓和的大势,以向中国施加一定程度压力的方式从中国获利,甚至可能还包括日本。具体就是:通过国际大势对中国实施一定程度的孤立和国际舆论上的围攻,同时造成中国内部变化,将中国政府陷入内外孤立境地以索取利益。这种前景倒是值得高度关注的。

中国对上述前景防患于未然的唯一方式,恐怕就是落实毛泽东1950年在《为争取国家财政经济状况的基本好转而斗争》的讲话中指出的:“我们不要四面出击。我们绝不可树敌太多,必须在一个方面有所让步,有所缓和,集中力量向另一方面进攻。”因此,如果美俄缓和的趋势迅速发展下去的话,中国实施外交大收缩恐怕就成为无可避免的选择。但无论如何,政治只看结果,最终的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美俄关系缓和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发布日期:2021-05-24 10:28
摘要:在政治、经济和战术性利益上,美俄关系缓和未必有利于中国,但在战略上,这对中美俄大三角的平衡难以产生颠覆性影响。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国际舆论关注了一条可能改变世界政治格局的新闻:美俄关系开始出现缓和征兆。

值得高度关注的是,美俄关系上周的缓和是双边的。5月19日,美俄外长在雷克雅未克北极理事会上举行了首次会晤,双方均对会晤感到满意。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的评论是:“会谈是建设性的。”就在同一天,美国国务院向国会提交报告表示:考虑到美国国家利益,白宫决定放弃制裁俄德之间的天然气输送项目北溪2号的相关执行公司。这意味着美国为俄罗斯向欧洲输出天然气一事大开了绿灯。由此可以判定,早在4月28日拜登就向美国参众两院表示的、期盼6月与普京举行峰会一事,基本上已是板上钉钉了;而且按照美俄外长上述会晤的趋势,有可能将开成具有重大政治意义的首脑峰会。

这一切对中国意味着什么呢?笔者认为:在政治、经济和战术性利益上,无疑对美俄有利而未必有利于中国,但在战略上,对中美俄大三角的平衡难以产生颠覆性影响,这同样是三国关系的战略格局决定的。

美俄将广收战术和政治收益


美俄关系缓和的发展,对双方各自的战术和政治收益毋庸置疑。尤其是对俄罗斯而言,一是当前经济上被封锁的困境会有实际缓解;二是与以默克尔为代表的欧洲未来的合作机会将会有机会增加;第三,由于美国邀请俄罗斯参与当前重大国际议题的解决,俄罗斯的政治地位当然也会有所提高;最后,由于政治地位的提高,俄罗斯在与中国打交道时客观上也就处于更主动、更有利的地位。这一切对中国来说,无疑是增加了外交战略上的难度和不确定性。

上述这些现实,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俄罗斯媒体不遗余力地对两国外长雷克雅未克会晤进行详尽报道了。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5月20日报道说,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介绍:“我们(拉夫罗夫和布林肯)谈的比计划的多,可能1小时40分钟,我认为对话具有建设性。”而据了解,双方原计划会谈一个小时。

在谈到双方改善关系的决心时,拉夫罗夫介绍说:“(双边关系中的)烂摊子很多,收拾起来不容易,但我感到安东尼•布林肯及其团队决心这么做。我们这边不会耽搁。”拉夫罗夫的这番言论已经说明了事情的性质,而通过俄罗斯媒体这样公开的详细报道,当然是说给包括中国在内的相关国家听的。

在介绍美俄改善关系的切入点时,拉夫罗夫透露说将先从两国驻对方外交使团的正常运作开始:“我们将准备收拾美国前几任政府作为遗产留下的烂摊子,其中包括涉及美驻俄和俄驻美外交使团的运转问题。”

最后,拉夫罗夫介绍了双方即将开始合作的主要领域:“双方一致同意继续我们的联合行动,这些行动在俄罗斯和美国的利益相吻合的地区冲突方面正得以相当成功地发展,这包括:朝鲜半岛核问题,与恢复伊核协议《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努力有关的情况,还有阿富汗问题,我们谈到了我们在现阶段可以如何使所有这些行动更有成效。”

在美俄即将合作的上述三个热点议题方面,朝核问题、伊朗核问题和阿富汗问题既是世界性问题,更是全部和中国有直接的利害关系:朝核问题和中国的关联举世公认;伊朗问题和中国的能源输入有直接关系;阿富汗问题更是事关中国“一带一路”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局势的稳定。而且在处理这些问题方面,美俄两国均有基础和资源,其资源和基础在有些地区还超过中国;更重要的是,中国与这两个国家的利益未必一致。

除此之外,作为美俄关系和解的见面礼,拜登政府放弃对“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运营方Nord Stream 2 AG公司实施制裁。俄罗斯卫星通讯社5月19日报道,美国国务院当日向国会提交的报告中表示,按照美国法律,Nord Stream 2 AG从事可被制裁的活动,但考虑到美国国家利益,白宫决定放弃制裁。

美国这一行动对俄罗斯缓解当前经济紧张状况的好处是实实在在的。更重要的是,几乎可以肯定的说:美国取消这一对俄欧经济合作具有象征意义行动的制裁,这对俄罗斯与欧洲经济合作所产生的影响,将绝不会仅限于俄德之间的天然气合作,也不会只局限于俄罗斯与德国一国的合作。在这个意义上讲,美国为缓和美俄关系有点不惜血本的味道,最后对美国是利还是弊,就要看局势的发展了。

因此,美俄关系的缓和不能说没有现实基础,尤其是6月拜登与普京举行峰会之后,只要美国实实在在地落实上述行动,美俄关系可能会催生具有重大政治意义的发展。

在上述现实下,中国无疑正处于外交、经济和战略上的不确定态势,其可能产生的影响会非常深远。

大三角难有颠覆性后果,但中国可能面临困境

美俄之间的上述举动,在中美俄大三角间很快就有了反应。据中国新华社5月23日报道,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将于5月24-27日赴俄罗斯举行中俄第十六轮战略安全磋商。不少国际媒体也认为:中俄间已经存在针对美国的实际结盟,但也一直有质疑说,中俄存在潜在分歧,两国难以长久联合。

笔者认为,美俄关系的缓和举措如果能够比较踏实地执行下去,在中、短期内无疑会有利于美、俄而不利于中国,这种景象如果发展下去,可能会接近于当年中美建交后中、美、苏三国格局的状况;但除非中国短期内国家实力超越美国,否则中、美、俄战略三角关系彻底打破平衡、出现不利于中国的颠覆性变化的可能性不大,至少还需要长期观察。

这里的根本原因有二:

其一,美俄之间的矛盾是结构性的和根本性的,包括了文化、历史和国家软、硬实力方面的矛盾,彻底解决这些矛盾的可能性基本为零。同时,这种态势在可以看得到的时间内,同样存在于中美之间。

这种现实状况决定了:中俄两国在战略性的根本问题上,客观上只能相互依托,而不管彼此关系是否亲密无间。其次,这种现实状况还决定了:中俄在与美国的博弈中,任何一方的崩溃都必然是另一国崩溃的前奏。对于这种现实,中国领导人和普京都有基本的判断,这是中俄关系能够走到今天的依据和原因。

其二,欧洲有独立于美国的普遍倾向,而俄罗斯必然是推动这一力量的动力。

当前欧洲独立于美国的倾向,恐怕已经成为大的态势,而政治和文化上都是欧洲国家的俄罗斯,绝不可能放弃在欧洲的拓展。此次美国放弃对北溪二号项目的制裁,给了俄罗斯及其在欧洲的配合性伙伴德国一个机会,可能也给了其他欧洲国家一个机会,它们必然会依托对方,深化对美国的独立。而只要美国不希望放弃欧洲、缩回美洲,俄罗斯就是美国无法摆脱的敌手。

以上两点决定了美俄关系改善的有限性,继而也决定了中美俄战略三角难有颠覆性的失衡。

但是,美俄关系缓和却可能会带来另一种现实景象,即:美、俄、欧都借助美俄关系缓和的大势,以向中国施加一定程度压力的方式从中国获利,甚至可能还包括日本。具体就是:通过国际大势对中国实施一定程度的孤立和国际舆论上的围攻,同时造成中国内部变化,将中国政府陷入内外孤立境地以索取利益。这种前景倒是值得高度关注的。

中国对上述前景防患于未然的唯一方式,恐怕就是落实毛泽东1950年在《为争取国家财政经济状况的基本好转而斗争》的讲话中指出的:“我们不要四面出击。我们绝不可树敌太多,必须在一个方面有所让步,有所缓和,集中力量向另一方面进攻。”因此,如果美俄缓和的趋势迅速发展下去的话,中国实施外交大收缩恐怕就成为无可避免的选择。但无论如何,政治只看结果,最终的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在政治、经济和战术性利益上,美俄关系缓和未必有利于中国,但在战略上,这对中美俄大三角的平衡难以产生颠覆性影响。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国际舆论关注了一条可能改变世界政治格局的新闻:美俄关系开始出现缓和征兆。

值得高度关注的是,美俄关系上周的缓和是双边的。5月19日,美俄外长在雷克雅未克北极理事会上举行了首次会晤,双方均对会晤感到满意。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的评论是:“会谈是建设性的。”就在同一天,美国国务院向国会提交报告表示:考虑到美国国家利益,白宫决定放弃制裁俄德之间的天然气输送项目北溪2号的相关执行公司。这意味着美国为俄罗斯向欧洲输出天然气一事大开了绿灯。由此可以判定,早在4月28日拜登就向美国参众两院表示的、期盼6月与普京举行峰会一事,基本上已是板上钉钉了;而且按照美俄外长上述会晤的趋势,有可能将开成具有重大政治意义的首脑峰会。

这一切对中国意味着什么呢?笔者认为:在政治、经济和战术性利益上,无疑对美俄有利而未必有利于中国,但在战略上,对中美俄大三角的平衡难以产生颠覆性影响,这同样是三国关系的战略格局决定的。

美俄将广收战术和政治收益


美俄关系缓和的发展,对双方各自的战术和政治收益毋庸置疑。尤其是对俄罗斯而言,一是当前经济上被封锁的困境会有实际缓解;二是与以默克尔为代表的欧洲未来的合作机会将会有机会增加;第三,由于美国邀请俄罗斯参与当前重大国际议题的解决,俄罗斯的政治地位当然也会有所提高;最后,由于政治地位的提高,俄罗斯在与中国打交道时客观上也就处于更主动、更有利的地位。这一切对中国来说,无疑是增加了外交战略上的难度和不确定性。

上述这些现实,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俄罗斯媒体不遗余力地对两国外长雷克雅未克会晤进行详尽报道了。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5月20日报道说,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介绍:“我们(拉夫罗夫和布林肯)谈的比计划的多,可能1小时40分钟,我认为对话具有建设性。”而据了解,双方原计划会谈一个小时。

在谈到双方改善关系的决心时,拉夫罗夫介绍说:“(双边关系中的)烂摊子很多,收拾起来不容易,但我感到安东尼•布林肯及其团队决心这么做。我们这边不会耽搁。”拉夫罗夫的这番言论已经说明了事情的性质,而通过俄罗斯媒体这样公开的详细报道,当然是说给包括中国在内的相关国家听的。

在介绍美俄改善关系的切入点时,拉夫罗夫透露说将先从两国驻对方外交使团的正常运作开始:“我们将准备收拾美国前几任政府作为遗产留下的烂摊子,其中包括涉及美驻俄和俄驻美外交使团的运转问题。”

最后,拉夫罗夫介绍了双方即将开始合作的主要领域:“双方一致同意继续我们的联合行动,这些行动在俄罗斯和美国的利益相吻合的地区冲突方面正得以相当成功地发展,这包括:朝鲜半岛核问题,与恢复伊核协议《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努力有关的情况,还有阿富汗问题,我们谈到了我们在现阶段可以如何使所有这些行动更有成效。”

在美俄即将合作的上述三个热点议题方面,朝核问题、伊朗核问题和阿富汗问题既是世界性问题,更是全部和中国有直接的利害关系:朝核问题和中国的关联举世公认;伊朗问题和中国的能源输入有直接关系;阿富汗问题更是事关中国“一带一路”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局势的稳定。而且在处理这些问题方面,美俄两国均有基础和资源,其资源和基础在有些地区还超过中国;更重要的是,中国与这两个国家的利益未必一致。

除此之外,作为美俄关系和解的见面礼,拜登政府放弃对“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运营方Nord Stream 2 AG公司实施制裁。俄罗斯卫星通讯社5月19日报道,美国国务院当日向国会提交的报告中表示,按照美国法律,Nord Stream 2 AG从事可被制裁的活动,但考虑到美国国家利益,白宫决定放弃制裁。

美国这一行动对俄罗斯缓解当前经济紧张状况的好处是实实在在的。更重要的是,几乎可以肯定的说:美国取消这一对俄欧经济合作具有象征意义行动的制裁,这对俄罗斯与欧洲经济合作所产生的影响,将绝不会仅限于俄德之间的天然气合作,也不会只局限于俄罗斯与德国一国的合作。在这个意义上讲,美国为缓和美俄关系有点不惜血本的味道,最后对美国是利还是弊,就要看局势的发展了。

因此,美俄关系的缓和不能说没有现实基础,尤其是6月拜登与普京举行峰会之后,只要美国实实在在地落实上述行动,美俄关系可能会催生具有重大政治意义的发展。

在上述现实下,中国无疑正处于外交、经济和战略上的不确定态势,其可能产生的影响会非常深远。

大三角难有颠覆性后果,但中国可能面临困境

美俄之间的上述举动,在中美俄大三角间很快就有了反应。据中国新华社5月23日报道,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将于5月24-27日赴俄罗斯举行中俄第十六轮战略安全磋商。不少国际媒体也认为:中俄间已经存在针对美国的实际结盟,但也一直有质疑说,中俄存在潜在分歧,两国难以长久联合。

笔者认为,美俄关系的缓和举措如果能够比较踏实地执行下去,在中、短期内无疑会有利于美、俄而不利于中国,这种景象如果发展下去,可能会接近于当年中美建交后中、美、苏三国格局的状况;但除非中国短期内国家实力超越美国,否则中、美、俄战略三角关系彻底打破平衡、出现不利于中国的颠覆性变化的可能性不大,至少还需要长期观察。

这里的根本原因有二:

其一,美俄之间的矛盾是结构性的和根本性的,包括了文化、历史和国家软、硬实力方面的矛盾,彻底解决这些矛盾的可能性基本为零。同时,这种态势在可以看得到的时间内,同样存在于中美之间。

这种现实状况决定了:中俄两国在战略性的根本问题上,客观上只能相互依托,而不管彼此关系是否亲密无间。其次,这种现实状况还决定了:中俄在与美国的博弈中,任何一方的崩溃都必然是另一国崩溃的前奏。对于这种现实,中国领导人和普京都有基本的判断,这是中俄关系能够走到今天的依据和原因。

其二,欧洲有独立于美国的普遍倾向,而俄罗斯必然是推动这一力量的动力。

当前欧洲独立于美国的倾向,恐怕已经成为大的态势,而政治和文化上都是欧洲国家的俄罗斯,绝不可能放弃在欧洲的拓展。此次美国放弃对北溪二号项目的制裁,给了俄罗斯及其在欧洲的配合性伙伴德国一个机会,可能也给了其他欧洲国家一个机会,它们必然会依托对方,深化对美国的独立。而只要美国不希望放弃欧洲、缩回美洲,俄罗斯就是美国无法摆脱的敌手。

以上两点决定了美俄关系改善的有限性,继而也决定了中美俄战略三角难有颠覆性的失衡。

但是,美俄关系缓和却可能会带来另一种现实景象,即:美、俄、欧都借助美俄关系缓和的大势,以向中国施加一定程度压力的方式从中国获利,甚至可能还包括日本。具体就是:通过国际大势对中国实施一定程度的孤立和国际舆论上的围攻,同时造成中国内部变化,将中国政府陷入内外孤立境地以索取利益。这种前景倒是值得高度关注的。

中国对上述前景防患于未然的唯一方式,恐怕就是落实毛泽东1950年在《为争取国家财政经济状况的基本好转而斗争》的讲话中指出的:“我们不要四面出击。我们绝不可树敌太多,必须在一个方面有所让步,有所缓和,集中力量向另一方面进攻。”因此,如果美俄缓和的趋势迅速发展下去的话,中国实施外交大收缩恐怕就成为无可避免的选择。但无论如何,政治只看结果,最终的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美俄关系缓和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发布日期:2021-05-24 10:28
摘要:在政治、经济和战术性利益上,美俄关系缓和未必有利于中国,但在战略上,这对中美俄大三角的平衡难以产生颠覆性影响。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国际舆论关注了一条可能改变世界政治格局的新闻:美俄关系开始出现缓和征兆。

值得高度关注的是,美俄关系上周的缓和是双边的。5月19日,美俄外长在雷克雅未克北极理事会上举行了首次会晤,双方均对会晤感到满意。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的评论是:“会谈是建设性的。”就在同一天,美国国务院向国会提交报告表示:考虑到美国国家利益,白宫决定放弃制裁俄德之间的天然气输送项目北溪2号的相关执行公司。这意味着美国为俄罗斯向欧洲输出天然气一事大开了绿灯。由此可以判定,早在4月28日拜登就向美国参众两院表示的、期盼6月与普京举行峰会一事,基本上已是板上钉钉了;而且按照美俄外长上述会晤的趋势,有可能将开成具有重大政治意义的首脑峰会。

这一切对中国意味着什么呢?笔者认为:在政治、经济和战术性利益上,无疑对美俄有利而未必有利于中国,但在战略上,对中美俄大三角的平衡难以产生颠覆性影响,这同样是三国关系的战略格局决定的。

美俄将广收战术和政治收益


美俄关系缓和的发展,对双方各自的战术和政治收益毋庸置疑。尤其是对俄罗斯而言,一是当前经济上被封锁的困境会有实际缓解;二是与以默克尔为代表的欧洲未来的合作机会将会有机会增加;第三,由于美国邀请俄罗斯参与当前重大国际议题的解决,俄罗斯的政治地位当然也会有所提高;最后,由于政治地位的提高,俄罗斯在与中国打交道时客观上也就处于更主动、更有利的地位。这一切对中国来说,无疑是增加了外交战略上的难度和不确定性。

上述这些现实,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俄罗斯媒体不遗余力地对两国外长雷克雅未克会晤进行详尽报道了。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5月20日报道说,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介绍:“我们(拉夫罗夫和布林肯)谈的比计划的多,可能1小时40分钟,我认为对话具有建设性。”而据了解,双方原计划会谈一个小时。

在谈到双方改善关系的决心时,拉夫罗夫介绍说:“(双边关系中的)烂摊子很多,收拾起来不容易,但我感到安东尼•布林肯及其团队决心这么做。我们这边不会耽搁。”拉夫罗夫的这番言论已经说明了事情的性质,而通过俄罗斯媒体这样公开的详细报道,当然是说给包括中国在内的相关国家听的。

在介绍美俄改善关系的切入点时,拉夫罗夫透露说将先从两国驻对方外交使团的正常运作开始:“我们将准备收拾美国前几任政府作为遗产留下的烂摊子,其中包括涉及美驻俄和俄驻美外交使团的运转问题。”

最后,拉夫罗夫介绍了双方即将开始合作的主要领域:“双方一致同意继续我们的联合行动,这些行动在俄罗斯和美国的利益相吻合的地区冲突方面正得以相当成功地发展,这包括:朝鲜半岛核问题,与恢复伊核协议《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努力有关的情况,还有阿富汗问题,我们谈到了我们在现阶段可以如何使所有这些行动更有成效。”

在美俄即将合作的上述三个热点议题方面,朝核问题、伊朗核问题和阿富汗问题既是世界性问题,更是全部和中国有直接的利害关系:朝核问题和中国的关联举世公认;伊朗问题和中国的能源输入有直接关系;阿富汗问题更是事关中国“一带一路”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局势的稳定。而且在处理这些问题方面,美俄两国均有基础和资源,其资源和基础在有些地区还超过中国;更重要的是,中国与这两个国家的利益未必一致。

除此之外,作为美俄关系和解的见面礼,拜登政府放弃对“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运营方Nord Stream 2 AG公司实施制裁。俄罗斯卫星通讯社5月19日报道,美国国务院当日向国会提交的报告中表示,按照美国法律,Nord Stream 2 AG从事可被制裁的活动,但考虑到美国国家利益,白宫决定放弃制裁。

美国这一行动对俄罗斯缓解当前经济紧张状况的好处是实实在在的。更重要的是,几乎可以肯定的说:美国取消这一对俄欧经济合作具有象征意义行动的制裁,这对俄罗斯与欧洲经济合作所产生的影响,将绝不会仅限于俄德之间的天然气合作,也不会只局限于俄罗斯与德国一国的合作。在这个意义上讲,美国为缓和美俄关系有点不惜血本的味道,最后对美国是利还是弊,就要看局势的发展了。

因此,美俄关系的缓和不能说没有现实基础,尤其是6月拜登与普京举行峰会之后,只要美国实实在在地落实上述行动,美俄关系可能会催生具有重大政治意义的发展。

在上述现实下,中国无疑正处于外交、经济和战略上的不确定态势,其可能产生的影响会非常深远。

大三角难有颠覆性后果,但中国可能面临困境

美俄之间的上述举动,在中美俄大三角间很快就有了反应。据中国新华社5月23日报道,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将于5月24-27日赴俄罗斯举行中俄第十六轮战略安全磋商。不少国际媒体也认为:中俄间已经存在针对美国的实际结盟,但也一直有质疑说,中俄存在潜在分歧,两国难以长久联合。

笔者认为,美俄关系的缓和举措如果能够比较踏实地执行下去,在中、短期内无疑会有利于美、俄而不利于中国,这种景象如果发展下去,可能会接近于当年中美建交后中、美、苏三国格局的状况;但除非中国短期内国家实力超越美国,否则中、美、俄战略三角关系彻底打破平衡、出现不利于中国的颠覆性变化的可能性不大,至少还需要长期观察。

这里的根本原因有二:

其一,美俄之间的矛盾是结构性的和根本性的,包括了文化、历史和国家软、硬实力方面的矛盾,彻底解决这些矛盾的可能性基本为零。同时,这种态势在可以看得到的时间内,同样存在于中美之间。

这种现实状况决定了:中俄两国在战略性的根本问题上,客观上只能相互依托,而不管彼此关系是否亲密无间。其次,这种现实状况还决定了:中俄在与美国的博弈中,任何一方的崩溃都必然是另一国崩溃的前奏。对于这种现实,中国领导人和普京都有基本的判断,这是中俄关系能够走到今天的依据和原因。

其二,欧洲有独立于美国的普遍倾向,而俄罗斯必然是推动这一力量的动力。

当前欧洲独立于美国的倾向,恐怕已经成为大的态势,而政治和文化上都是欧洲国家的俄罗斯,绝不可能放弃在欧洲的拓展。此次美国放弃对北溪二号项目的制裁,给了俄罗斯及其在欧洲的配合性伙伴德国一个机会,可能也给了其他欧洲国家一个机会,它们必然会依托对方,深化对美国的独立。而只要美国不希望放弃欧洲、缩回美洲,俄罗斯就是美国无法摆脱的敌手。

以上两点决定了美俄关系改善的有限性,继而也决定了中美俄战略三角难有颠覆性的失衡。

但是,美俄关系缓和却可能会带来另一种现实景象,即:美、俄、欧都借助美俄关系缓和的大势,以向中国施加一定程度压力的方式从中国获利,甚至可能还包括日本。具体就是:通过国际大势对中国实施一定程度的孤立和国际舆论上的围攻,同时造成中国内部变化,将中国政府陷入内外孤立境地以索取利益。这种前景倒是值得高度关注的。

中国对上述前景防患于未然的唯一方式,恐怕就是落实毛泽东1950年在《为争取国家财政经济状况的基本好转而斗争》的讲话中指出的:“我们不要四面出击。我们绝不可树敌太多,必须在一个方面有所让步,有所缓和,集中力量向另一方面进攻。”因此,如果美俄缓和的趋势迅速发展下去的话,中国实施外交大收缩恐怕就成为无可避免的选择。但无论如何,政治只看结果,最终的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