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有人在加仓,有人在跑路。



| 潘捷、李鑫

OR--商业新媒体


自由、暴富,每个年轻人都有一个财富自由的梦想。去年年末炒基金被“割韭菜”后,许多年轻人转身投入币圈。他们坚信找到了一条通向光荣与梦想的金光大道,不过虚拟货币里也全是“人间真实”。5月19日晚的暴跌时刻下,大量财富化为乌有,而有人在加仓,有人在跑路……

财富密码似乎让人越来越难以摸透,“跌妈不认”的年轻基民们转头爬墙当起了炒币人。

25岁的蓝正宇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运营人员,他的脑海中始终幻想着一个画面:在996和被PUA双重压力下,自己心灰意冷地打开了交易所的账户,然后合上电脑,下一秒钟就潇洒的提交了离职申请报告。

为了实现顺利退休,之前蓝正宇把钱都压在了基金里,科技、制造、白酒是他投资的3个领域。入局几个月后,获得的浮盈逐渐消失甚至开始亏钱,蓝正宇看着理财APP上的亏损额慢慢变大,各种“韭菜”言论袭来,他只能自嘲是个投资黑洞。

在一次次的割(肉)以咏志后,蓝正宇赶上了虚拟货币这波浪潮。2020年10月,比特币还在万元左右徘徊,到今年四月中旬,冲高到了6.5万美元,狗狗币、柴犬币等也开始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增长。

与股市、基金不同,虚拟货币涨跌幅没有上限,大起大落的金钱游戏里充满了情绪和疯狂。

北京时间5月19日,虚拟货币迎来了至暗时刻。晚上8时到10时左右,比特币一度跌破3万美金,狗狗币跌幅超过50%,价格直接腰斩。

经历暴跌时刻,蓝正宇的心也沉到了谷底,另一位玩家告诉《豹变》当时亏了23%。更多新晋年轻玩家,在狂热的市场里也开启了杠杆游戏,带来了更巨幅的波动。币Coin数据显示,全网24小时爆仓约合400多亿人民币,爆仓人数超过50万人。

不过更多人的心态是,这是抄底的好时机吗?

经历过股市数轮牛熊的90后投资人张华看着币圈金钱游戏,告诉《豹变》,“现在市场里面有好多蠢人和坏人”。

总有人在加仓 诙谐的狗头logo闪着诱惑的光
“虚拟货币也许是仅剩的打破阶层壁垒的机会了。”

蓝正宇对《豹变》说。

选择比努力更重要,这一代年轻人深有体会。70后们踩中过房地产的上升浪潮,有不动产加持护身;不少80后们分享了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公司上市的财富盛宴。

对于95后们来说,生活成本的日益增长,职场里通过升职加薪勤劳致富的可能性越来越低。见识过更多的暴富神话,他们将目光放到了回报高、期限短的投资方式上,当然风险也会更大。

2020年,国内基金市场热火朝天,89只基金业绩翻倍,最牛的基金年内收益率达到166.56%。财富效应吸引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养基”。支付宝发布的《中国家庭理财趋势报告》,2020年的新增基民中,有一半以上是90后。

B站、小红书涌现出一批“野生投资大师”,教缺乏理财知识的年轻人们炒基金。新基民们更是善用饭圈文化,给基金经理建起了后援团,打出“坤坤不老,蓝筹到老”的口号来表白。

蓝正宇也贡献出了自己的小金库。

所有的转变从牛年第一个交易日开始,基金下跌引发了互联网上的一片哀嚎,新能源、白酒不再成为年轻人的财富护城河,张坤、冯波、刘彦春、葛兰等多名被年轻人追捧的明星经理,从神坛跌落,被骂上了微博热搜。

与此同时虚拟货币交易的活跃,以及在社交平台上一呼百应的“币圈教主”马斯克,不断鼓动带货,比特币、狗狗币等再次进入年轻人视野中。

“我可以入职大公司,可以晋升,可以创业,但是狗币这条路是最快的。”蓝正宇告诉豹变,2018年看着比特币一点点从谷底慢慢上涨,“我错过了比特币,现在我不能再错过狗狗币了。”

2018年美国求学时,蓝正宇在西雅图一架比特币ATM机上,用0.3枚比特币兑换出2100美元。他描述那种感觉“太震撼了”。而父亲作为很早入圈的“炒币人”,也成了蓝正宇的领路人,区块链数据,分布式技术是父子之间常谈的话题

蓝正宇将工资中的一部分拿出来投资虚拟货币,并逐渐加码。

对于从事电商生意的聂元来说,钱从来不是问题,2018年用一个简洁版交易所的软件买了1万元的比特币,短期内就涨了50%,这个涨幅太惊人了,很快他将手里的虚拟货币就全部卖掉。

对基金彻底失望后,他把投资重心转向了狗狗币,“我买狗狗币时,价格大概是0.004,很快变成0.04,翻了10倍左右”,聂元语气中里难掩得意。

大家口中的狗狗币,诞生之初只是个玩笑。2013年,比特币价格飞速上涨,从一文不值涨到几十美元。为了嘲讽当时的加密货币投机热潮,前IBM工程师马库斯和Adobe软件工程师帕尔默创造了他们自己的虚拟货币DOGE,用狗头做logo恶意满满。

谁都没想到马斯克强大的带货能力,让狗狗币在2021年成为币圈“顶流”。

不同于炒股,或者炒基金,虚拟货币涨跌幅没有上限,加杠杆也更加疯狂,莱比特矿池创始人江卓尔曾警示,币圈是一个没有任何熔断措施的市场,各种抵押借贷和高倍期货期权,暴跌时踩踏必然会一再、重复发生。

虚拟货币的走势24小时不断变化。聂元回忆,4月15号涨幅最高达到220%,就是涨了两倍多一点,然后隔天狗狗币快速就跌,从0.47美元跌到了0.16美元最低点。

这比股票、基金刺激多了,一下子冲上顶端,一下子跌落。最疯狂的时候聂元整夜睡不着觉,他像赌场里亢奋的赌徒,会在手机屏幕前大声喊叫绿了绿了。

在虚拟货币里,绿色代表涨,红色代表跌。

手机APP里红光绿光不断交替,每分每时都决定你的悲喜,上一时段你可以因为暴跌而心烦,下一时段,你就可能因为没有抄底而感到懊恼。这里有币圈玩家最希望得到的高倍收益,但幸运“绿光”有时候偏偏和他们擦肩而过。

聂元也是狗狗币微博超话的的主持人,在交流群中会看到一些极端的现象,有玩家持有的5万块钱,短期内就变成了200万,有时候看到一两个小时400多万直接被平仓。

“做空加杠杆,如果只要跌1%,本金就没了”,最后只得到一点可怜的炒币经验值。

虚拟的财富神话占领心神 那真实是什么?
比特币、狗狗币们正在施行一种充满诱惑力的统治,它隐匿无踪,却渗透到了每一处。

吴言自称币圈混子,圈子混得久自然就成了前辈。吴言发现如今求问的用户群体非常年轻,由于大家问题类似,他索性做了B站UP主,一条花500元炒币赚100万的视频刚上线,观看量就破了10万。

“狗狗币根本没什么价值。”

虽然在视频和文章里他教用户如何入圈买币,但提起狗狗币吴言非常不屑。吴言认为狗狗币仅仅是因为马斯克的喊单而导致市值不断飙升,产生一批信仰者,只是流量币,有流量就涨价,没有流量就跌。

而聂元是狗狗币的绝对拥护者。在他关注的相关资讯,NBA小牛队可以用狗狗币购买一些例如球衣的衍生品,这些交易在未来商业中一定会有应用。SpaceX 将接受狗狗币作为独家支付方式。

聂元的判断是狗狗币很有未来价值,就算目前亏损自己也不会抛售。

“很多币种其实都没有发行资格,绝大部分的人都是投机。”聂元告诉豹变,狗狗币火热出圈后,猪币、鸟币借机被吹捧,很多人都是投机赚短线的快钱,能挣到一笔钱就撤。

而人心总是贪婪的,你挣了一笔,永远会想挣得更多,更不想退出。

蓝正宇直言看不懂虚拟货币的市场规律,如果让他强行总结规律的话,就是涨三天跌一天,但是在牛市下,谁知道明天会不会就变成熊市了。还有一个规律是暴涨之后绝对会继续暴涨。

“虚拟货币的未来在于共识,只有共识产生才有价值。”蓝正宇认为比特币是虚拟货币的共识,只要比特币在币圈不倒,永远都会有人投资。

马斯克是比特币和狗狗币的最大推动者,在全世界的优秀企业家中他最为异类。他对这个剧烈变动的时代充满了冒险的激情,对太空的狂热让人簇拥,他对新世界的推崇启迪了渴望财富的人们。然而,他却喜好操纵人心,对资本经营无限痴迷。



当币圈挣钱信号逐级下传,挤进来的是对财富无限渴求的年轻人。

为了传递这个游戏,有的数字资产金融服务商想出了裂变的方式,邀请好友就可以一起瓜分5万美金的狗狗币。更有人自称币圈大师可以进行占卜预测,花费999元,你就可以知道狗狗币的下一步走向。

积累几万粉丝之后,吴言迅速上线了自己的区块链知识网站,每天网站的基础访问量5000起,浏览的用户都是币圈刚入门的小白。在看到了巨大的商机之后,吴言又上了一个关于虚拟货币的付费知识圈,想入圈的用户每月要支付199元的费用。在知识付费圈里吴言会发表比特币的行情分析,每发布一条后都有忠实粉丝留言点赞。

5月17日,吴言在知识付费圈发布了一条消息,“接下来的行情会有不断爆仓,这些新韭菜会割肉离场,马斯克停止比特币支付只是散户情绪的导火索,本质原因是比特币涨的太久了。”吴言语气坚定,认为接下来的时间牛市依旧,正常回调。

吴言发表言论没多久,“矿难”发生了,比特币急剧下挫,期间一度跌逾10%,跌破4.4万美元关口,较日内高位跌去近5600美元。比特币带头,币圈整体下挫,狗狗币跌超10%。

与此同时,国内虚拟货币迎来强监管。5月18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声抵制虚拟货币炒作,提示相关风险。

5月19日,虚拟货币一泻千里,比特币一度跌破3万美金,其他虚拟货币这个蹲完那个蹲,成百上千亿资金灰飞烟灭。

聂元的虚拟货币整体资金亏了23%,然而在谈及下一步如何操作,聂元回复可能再买一波。蓝正宇本来不想说话,凌晨1点,比特币回涨,他又开心起来。

这是一个不透明的投机市场,蓝正宇把自己比做买彩票的人。

华尔街没有新鲜事

“投机如山岳一样古老,华尔街没有新鲜事”。

这是美国上世纪20年代投机之王杰西利弗莫尔的经典名言。利弗莫尔想表达的是,在投机交易中,人性的贪婪恐惧从未改变。

贪婪恐惧的现实版演绎,就是各类资产的牛熊交替,典型如比特币。

2010年中本聪挖出了第一枚比特币,此后经历过三次大的暴涨暴跌,平均跌幅均超80%。

“跌80%是什么概念?如果一个投资标的从10元跌成2元,涨回起点需要翻5倍。更可怕的是,即便你在跌70%也就是3元白菜价埋伏进去,后面还会被套至少30%”,私募人士张华对《豹变》表示。

让人记忆犹新的是2017年,比特币成为投资市场的黑马。数据显示,2017年,比特币曾涨至每个币19664美元,创历史新高,并带动币圈疯狂,各种空气币、山寨币在投机者中搅动情绪。然而很快比特币从市值高峰暴跌八成。

在张华看来,即便不考虑历史的过山车行情,本轮数字货币疯涨后也难逃一地鸡毛。

本轮数字货币暴涨的宏观背景,是疫情之下美国等开动印钞机疯狂货币放水。数字货币作为独立于全球货币体系的虚拟商品,可以理解成全球货币的镜像:如果货币放水贬值,数字货币将上涨。此前招商策略团队曾在报告中谈到,2015年后的货币放水对比特币上涨的解释力高达67%。

但就像树不能涨到天上,货币放水的戏码不会一直演下去,核心约束来自通胀。

所谓通胀,就是流通中的货币供给超过了流通中商品所需要的货币量,用大白话讲,就是钱变毛了,物价越来越贵。典型如美国,反应通胀的4月CPI数据大超市场预期,创下了多年来的高位。这意味着美联储可能随时加息收紧货币,极有可能成为压垮数字货币的最后一根稻草。

除了注意货币收紧,张华友情提示投资者,要警惕所谓的大佬代言以及狂热的造富情绪。

在他看来,当下推动数字货币上涨的力量,除了被暴涨诱惑进场的群众,更有一批善于编故事的“精明投机分子”。这群人参与交易,其实没有信仰,完全是看好其热度,试图借助上涨惯性,做“动量”交易。“一旦发现形式不妙,比如宏观或监管环境变化,这批人会立即撤退,进而导致资产暴跌。”

事实上,类似的看法在金融圈并非鲜见。

2020年,前华尔街日报金融专栏作家摩根·豪泽尔曾在他的《金钱心理学:财富、贪婪和幸福的永恒教训》中,介绍过一个金融泡沫从形成到破裂模型。

以股票为例,豪泽尔谈到,在股票在上涨的中后期,会出现一个筹码换手的过程。即价值投资者离场,看好股价的投机分子接手局面,加剧炒作。

但当这个炒作过程进一步演化,会发生一个奇特的现象:投机者推动的价格暴涨,会吸引一部分最早进场的价值投资者重新买入。而这批资金被诱骗介入后,意味着市场残存的最后一部分潜在购买力被耗尽,未来一旦遇到风吹草动,股价暴跌随时来临。

在豪泽尔看来,之所以部分价值投资会重新买入,是因为“道行不够”没看清市场中后期核心的玩家主体,最终被股价上涨误导。

“虚拟货币到了这个阶段,能不参与就别参与了。”

张华给出自己的看法,年轻人如果想玩儿,得想好自己的风险承担能力,别太入戏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均为化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炒基金被割的年轻人,在币圈又开始亏钱了

发布日期:2021-05-23 10:19
摘要:有人在加仓,有人在跑路。



| 潘捷、李鑫

OR--商业新媒体


自由、暴富,每个年轻人都有一个财富自由的梦想。去年年末炒基金被“割韭菜”后,许多年轻人转身投入币圈。他们坚信找到了一条通向光荣与梦想的金光大道,不过虚拟货币里也全是“人间真实”。5月19日晚的暴跌时刻下,大量财富化为乌有,而有人在加仓,有人在跑路……

财富密码似乎让人越来越难以摸透,“跌妈不认”的年轻基民们转头爬墙当起了炒币人。

25岁的蓝正宇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运营人员,他的脑海中始终幻想着一个画面:在996和被PUA双重压力下,自己心灰意冷地打开了交易所的账户,然后合上电脑,下一秒钟就潇洒的提交了离职申请报告。

为了实现顺利退休,之前蓝正宇把钱都压在了基金里,科技、制造、白酒是他投资的3个领域。入局几个月后,获得的浮盈逐渐消失甚至开始亏钱,蓝正宇看着理财APP上的亏损额慢慢变大,各种“韭菜”言论袭来,他只能自嘲是个投资黑洞。

在一次次的割(肉)以咏志后,蓝正宇赶上了虚拟货币这波浪潮。2020年10月,比特币还在万元左右徘徊,到今年四月中旬,冲高到了6.5万美元,狗狗币、柴犬币等也开始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增长。

与股市、基金不同,虚拟货币涨跌幅没有上限,大起大落的金钱游戏里充满了情绪和疯狂。

北京时间5月19日,虚拟货币迎来了至暗时刻。晚上8时到10时左右,比特币一度跌破3万美金,狗狗币跌幅超过50%,价格直接腰斩。

经历暴跌时刻,蓝正宇的心也沉到了谷底,另一位玩家告诉《豹变》当时亏了23%。更多新晋年轻玩家,在狂热的市场里也开启了杠杆游戏,带来了更巨幅的波动。币Coin数据显示,全网24小时爆仓约合400多亿人民币,爆仓人数超过50万人。

不过更多人的心态是,这是抄底的好时机吗?

经历过股市数轮牛熊的90后投资人张华看着币圈金钱游戏,告诉《豹变》,“现在市场里面有好多蠢人和坏人”。

总有人在加仓 诙谐的狗头logo闪着诱惑的光
“虚拟货币也许是仅剩的打破阶层壁垒的机会了。”

蓝正宇对《豹变》说。

选择比努力更重要,这一代年轻人深有体会。70后们踩中过房地产的上升浪潮,有不动产加持护身;不少80后们分享了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公司上市的财富盛宴。

对于95后们来说,生活成本的日益增长,职场里通过升职加薪勤劳致富的可能性越来越低。见识过更多的暴富神话,他们将目光放到了回报高、期限短的投资方式上,当然风险也会更大。

2020年,国内基金市场热火朝天,89只基金业绩翻倍,最牛的基金年内收益率达到166.56%。财富效应吸引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养基”。支付宝发布的《中国家庭理财趋势报告》,2020年的新增基民中,有一半以上是90后。

B站、小红书涌现出一批“野生投资大师”,教缺乏理财知识的年轻人们炒基金。新基民们更是善用饭圈文化,给基金经理建起了后援团,打出“坤坤不老,蓝筹到老”的口号来表白。

蓝正宇也贡献出了自己的小金库。

所有的转变从牛年第一个交易日开始,基金下跌引发了互联网上的一片哀嚎,新能源、白酒不再成为年轻人的财富护城河,张坤、冯波、刘彦春、葛兰等多名被年轻人追捧的明星经理,从神坛跌落,被骂上了微博热搜。

与此同时虚拟货币交易的活跃,以及在社交平台上一呼百应的“币圈教主”马斯克,不断鼓动带货,比特币、狗狗币等再次进入年轻人视野中。

“我可以入职大公司,可以晋升,可以创业,但是狗币这条路是最快的。”蓝正宇告诉豹变,2018年看着比特币一点点从谷底慢慢上涨,“我错过了比特币,现在我不能再错过狗狗币了。”

2018年美国求学时,蓝正宇在西雅图一架比特币ATM机上,用0.3枚比特币兑换出2100美元。他描述那种感觉“太震撼了”。而父亲作为很早入圈的“炒币人”,也成了蓝正宇的领路人,区块链数据,分布式技术是父子之间常谈的话题

蓝正宇将工资中的一部分拿出来投资虚拟货币,并逐渐加码。

对于从事电商生意的聂元来说,钱从来不是问题,2018年用一个简洁版交易所的软件买了1万元的比特币,短期内就涨了50%,这个涨幅太惊人了,很快他将手里的虚拟货币就全部卖掉。

对基金彻底失望后,他把投资重心转向了狗狗币,“我买狗狗币时,价格大概是0.004,很快变成0.04,翻了10倍左右”,聂元语气中里难掩得意。

大家口中的狗狗币,诞生之初只是个玩笑。2013年,比特币价格飞速上涨,从一文不值涨到几十美元。为了嘲讽当时的加密货币投机热潮,前IBM工程师马库斯和Adobe软件工程师帕尔默创造了他们自己的虚拟货币DOGE,用狗头做logo恶意满满。

谁都没想到马斯克强大的带货能力,让狗狗币在2021年成为币圈“顶流”。

不同于炒股,或者炒基金,虚拟货币涨跌幅没有上限,加杠杆也更加疯狂,莱比特矿池创始人江卓尔曾警示,币圈是一个没有任何熔断措施的市场,各种抵押借贷和高倍期货期权,暴跌时踩踏必然会一再、重复发生。

虚拟货币的走势24小时不断变化。聂元回忆,4月15号涨幅最高达到220%,就是涨了两倍多一点,然后隔天狗狗币快速就跌,从0.47美元跌到了0.16美元最低点。

这比股票、基金刺激多了,一下子冲上顶端,一下子跌落。最疯狂的时候聂元整夜睡不着觉,他像赌场里亢奋的赌徒,会在手机屏幕前大声喊叫绿了绿了。

在虚拟货币里,绿色代表涨,红色代表跌。

手机APP里红光绿光不断交替,每分每时都决定你的悲喜,上一时段你可以因为暴跌而心烦,下一时段,你就可能因为没有抄底而感到懊恼。这里有币圈玩家最希望得到的高倍收益,但幸运“绿光”有时候偏偏和他们擦肩而过。

聂元也是狗狗币微博超话的的主持人,在交流群中会看到一些极端的现象,有玩家持有的5万块钱,短期内就变成了200万,有时候看到一两个小时400多万直接被平仓。

“做空加杠杆,如果只要跌1%,本金就没了”,最后只得到一点可怜的炒币经验值。

虚拟的财富神话占领心神 那真实是什么?
比特币、狗狗币们正在施行一种充满诱惑力的统治,它隐匿无踪,却渗透到了每一处。

吴言自称币圈混子,圈子混得久自然就成了前辈。吴言发现如今求问的用户群体非常年轻,由于大家问题类似,他索性做了B站UP主,一条花500元炒币赚100万的视频刚上线,观看量就破了10万。

“狗狗币根本没什么价值。”

虽然在视频和文章里他教用户如何入圈买币,但提起狗狗币吴言非常不屑。吴言认为狗狗币仅仅是因为马斯克的喊单而导致市值不断飙升,产生一批信仰者,只是流量币,有流量就涨价,没有流量就跌。

而聂元是狗狗币的绝对拥护者。在他关注的相关资讯,NBA小牛队可以用狗狗币购买一些例如球衣的衍生品,这些交易在未来商业中一定会有应用。SpaceX 将接受狗狗币作为独家支付方式。

聂元的判断是狗狗币很有未来价值,就算目前亏损自己也不会抛售。

“很多币种其实都没有发行资格,绝大部分的人都是投机。”聂元告诉豹变,狗狗币火热出圈后,猪币、鸟币借机被吹捧,很多人都是投机赚短线的快钱,能挣到一笔钱就撤。

而人心总是贪婪的,你挣了一笔,永远会想挣得更多,更不想退出。

蓝正宇直言看不懂虚拟货币的市场规律,如果让他强行总结规律的话,就是涨三天跌一天,但是在牛市下,谁知道明天会不会就变成熊市了。还有一个规律是暴涨之后绝对会继续暴涨。

“虚拟货币的未来在于共识,只有共识产生才有价值。”蓝正宇认为比特币是虚拟货币的共识,只要比特币在币圈不倒,永远都会有人投资。

马斯克是比特币和狗狗币的最大推动者,在全世界的优秀企业家中他最为异类。他对这个剧烈变动的时代充满了冒险的激情,对太空的狂热让人簇拥,他对新世界的推崇启迪了渴望财富的人们。然而,他却喜好操纵人心,对资本经营无限痴迷。



当币圈挣钱信号逐级下传,挤进来的是对财富无限渴求的年轻人。

为了传递这个游戏,有的数字资产金融服务商想出了裂变的方式,邀请好友就可以一起瓜分5万美金的狗狗币。更有人自称币圈大师可以进行占卜预测,花费999元,你就可以知道狗狗币的下一步走向。

积累几万粉丝之后,吴言迅速上线了自己的区块链知识网站,每天网站的基础访问量5000起,浏览的用户都是币圈刚入门的小白。在看到了巨大的商机之后,吴言又上了一个关于虚拟货币的付费知识圈,想入圈的用户每月要支付199元的费用。在知识付费圈里吴言会发表比特币的行情分析,每发布一条后都有忠实粉丝留言点赞。

5月17日,吴言在知识付费圈发布了一条消息,“接下来的行情会有不断爆仓,这些新韭菜会割肉离场,马斯克停止比特币支付只是散户情绪的导火索,本质原因是比特币涨的太久了。”吴言语气坚定,认为接下来的时间牛市依旧,正常回调。

吴言发表言论没多久,“矿难”发生了,比特币急剧下挫,期间一度跌逾10%,跌破4.4万美元关口,较日内高位跌去近5600美元。比特币带头,币圈整体下挫,狗狗币跌超10%。

与此同时,国内虚拟货币迎来强监管。5月18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声抵制虚拟货币炒作,提示相关风险。

5月19日,虚拟货币一泻千里,比特币一度跌破3万美金,其他虚拟货币这个蹲完那个蹲,成百上千亿资金灰飞烟灭。

聂元的虚拟货币整体资金亏了23%,然而在谈及下一步如何操作,聂元回复可能再买一波。蓝正宇本来不想说话,凌晨1点,比特币回涨,他又开心起来。

这是一个不透明的投机市场,蓝正宇把自己比做买彩票的人。

华尔街没有新鲜事

“投机如山岳一样古老,华尔街没有新鲜事”。

这是美国上世纪20年代投机之王杰西利弗莫尔的经典名言。利弗莫尔想表达的是,在投机交易中,人性的贪婪恐惧从未改变。

贪婪恐惧的现实版演绎,就是各类资产的牛熊交替,典型如比特币。

2010年中本聪挖出了第一枚比特币,此后经历过三次大的暴涨暴跌,平均跌幅均超80%。

“跌80%是什么概念?如果一个投资标的从10元跌成2元,涨回起点需要翻5倍。更可怕的是,即便你在跌70%也就是3元白菜价埋伏进去,后面还会被套至少30%”,私募人士张华对《豹变》表示。

让人记忆犹新的是2017年,比特币成为投资市场的黑马。数据显示,2017年,比特币曾涨至每个币19664美元,创历史新高,并带动币圈疯狂,各种空气币、山寨币在投机者中搅动情绪。然而很快比特币从市值高峰暴跌八成。

在张华看来,即便不考虑历史的过山车行情,本轮数字货币疯涨后也难逃一地鸡毛。

本轮数字货币暴涨的宏观背景,是疫情之下美国等开动印钞机疯狂货币放水。数字货币作为独立于全球货币体系的虚拟商品,可以理解成全球货币的镜像:如果货币放水贬值,数字货币将上涨。此前招商策略团队曾在报告中谈到,2015年后的货币放水对比特币上涨的解释力高达67%。

但就像树不能涨到天上,货币放水的戏码不会一直演下去,核心约束来自通胀。

所谓通胀,就是流通中的货币供给超过了流通中商品所需要的货币量,用大白话讲,就是钱变毛了,物价越来越贵。典型如美国,反应通胀的4月CPI数据大超市场预期,创下了多年来的高位。这意味着美联储可能随时加息收紧货币,极有可能成为压垮数字货币的最后一根稻草。

除了注意货币收紧,张华友情提示投资者,要警惕所谓的大佬代言以及狂热的造富情绪。

在他看来,当下推动数字货币上涨的力量,除了被暴涨诱惑进场的群众,更有一批善于编故事的“精明投机分子”。这群人参与交易,其实没有信仰,完全是看好其热度,试图借助上涨惯性,做“动量”交易。“一旦发现形式不妙,比如宏观或监管环境变化,这批人会立即撤退,进而导致资产暴跌。”

事实上,类似的看法在金融圈并非鲜见。

2020年,前华尔街日报金融专栏作家摩根·豪泽尔曾在他的《金钱心理学:财富、贪婪和幸福的永恒教训》中,介绍过一个金融泡沫从形成到破裂模型。

以股票为例,豪泽尔谈到,在股票在上涨的中后期,会出现一个筹码换手的过程。即价值投资者离场,看好股价的投机分子接手局面,加剧炒作。

但当这个炒作过程进一步演化,会发生一个奇特的现象:投机者推动的价格暴涨,会吸引一部分最早进场的价值投资者重新买入。而这批资金被诱骗介入后,意味着市场残存的最后一部分潜在购买力被耗尽,未来一旦遇到风吹草动,股价暴跌随时来临。

在豪泽尔看来,之所以部分价值投资会重新买入,是因为“道行不够”没看清市场中后期核心的玩家主体,最终被股价上涨误导。

“虚拟货币到了这个阶段,能不参与就别参与了。”

张华给出自己的看法,年轻人如果想玩儿,得想好自己的风险承担能力,别太入戏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均为化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有人在加仓,有人在跑路。



| 潘捷、李鑫

OR--商业新媒体


自由、暴富,每个年轻人都有一个财富自由的梦想。去年年末炒基金被“割韭菜”后,许多年轻人转身投入币圈。他们坚信找到了一条通向光荣与梦想的金光大道,不过虚拟货币里也全是“人间真实”。5月19日晚的暴跌时刻下,大量财富化为乌有,而有人在加仓,有人在跑路……

财富密码似乎让人越来越难以摸透,“跌妈不认”的年轻基民们转头爬墙当起了炒币人。

25岁的蓝正宇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运营人员,他的脑海中始终幻想着一个画面:在996和被PUA双重压力下,自己心灰意冷地打开了交易所的账户,然后合上电脑,下一秒钟就潇洒的提交了离职申请报告。

为了实现顺利退休,之前蓝正宇把钱都压在了基金里,科技、制造、白酒是他投资的3个领域。入局几个月后,获得的浮盈逐渐消失甚至开始亏钱,蓝正宇看着理财APP上的亏损额慢慢变大,各种“韭菜”言论袭来,他只能自嘲是个投资黑洞。

在一次次的割(肉)以咏志后,蓝正宇赶上了虚拟货币这波浪潮。2020年10月,比特币还在万元左右徘徊,到今年四月中旬,冲高到了6.5万美元,狗狗币、柴犬币等也开始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增长。

与股市、基金不同,虚拟货币涨跌幅没有上限,大起大落的金钱游戏里充满了情绪和疯狂。

北京时间5月19日,虚拟货币迎来了至暗时刻。晚上8时到10时左右,比特币一度跌破3万美金,狗狗币跌幅超过50%,价格直接腰斩。

经历暴跌时刻,蓝正宇的心也沉到了谷底,另一位玩家告诉《豹变》当时亏了23%。更多新晋年轻玩家,在狂热的市场里也开启了杠杆游戏,带来了更巨幅的波动。币Coin数据显示,全网24小时爆仓约合400多亿人民币,爆仓人数超过50万人。

不过更多人的心态是,这是抄底的好时机吗?

经历过股市数轮牛熊的90后投资人张华看着币圈金钱游戏,告诉《豹变》,“现在市场里面有好多蠢人和坏人”。

总有人在加仓 诙谐的狗头logo闪着诱惑的光
“虚拟货币也许是仅剩的打破阶层壁垒的机会了。”

蓝正宇对《豹变》说。

选择比努力更重要,这一代年轻人深有体会。70后们踩中过房地产的上升浪潮,有不动产加持护身;不少80后们分享了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公司上市的财富盛宴。

对于95后们来说,生活成本的日益增长,职场里通过升职加薪勤劳致富的可能性越来越低。见识过更多的暴富神话,他们将目光放到了回报高、期限短的投资方式上,当然风险也会更大。

2020年,国内基金市场热火朝天,89只基金业绩翻倍,最牛的基金年内收益率达到166.56%。财富效应吸引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养基”。支付宝发布的《中国家庭理财趋势报告》,2020年的新增基民中,有一半以上是90后。

B站、小红书涌现出一批“野生投资大师”,教缺乏理财知识的年轻人们炒基金。新基民们更是善用饭圈文化,给基金经理建起了后援团,打出“坤坤不老,蓝筹到老”的口号来表白。

蓝正宇也贡献出了自己的小金库。

所有的转变从牛年第一个交易日开始,基金下跌引发了互联网上的一片哀嚎,新能源、白酒不再成为年轻人的财富护城河,张坤、冯波、刘彦春、葛兰等多名被年轻人追捧的明星经理,从神坛跌落,被骂上了微博热搜。

与此同时虚拟货币交易的活跃,以及在社交平台上一呼百应的“币圈教主”马斯克,不断鼓动带货,比特币、狗狗币等再次进入年轻人视野中。

“我可以入职大公司,可以晋升,可以创业,但是狗币这条路是最快的。”蓝正宇告诉豹变,2018年看着比特币一点点从谷底慢慢上涨,“我错过了比特币,现在我不能再错过狗狗币了。”

2018年美国求学时,蓝正宇在西雅图一架比特币ATM机上,用0.3枚比特币兑换出2100美元。他描述那种感觉“太震撼了”。而父亲作为很早入圈的“炒币人”,也成了蓝正宇的领路人,区块链数据,分布式技术是父子之间常谈的话题

蓝正宇将工资中的一部分拿出来投资虚拟货币,并逐渐加码。

对于从事电商生意的聂元来说,钱从来不是问题,2018年用一个简洁版交易所的软件买了1万元的比特币,短期内就涨了50%,这个涨幅太惊人了,很快他将手里的虚拟货币就全部卖掉。

对基金彻底失望后,他把投资重心转向了狗狗币,“我买狗狗币时,价格大概是0.004,很快变成0.04,翻了10倍左右”,聂元语气中里难掩得意。

大家口中的狗狗币,诞生之初只是个玩笑。2013年,比特币价格飞速上涨,从一文不值涨到几十美元。为了嘲讽当时的加密货币投机热潮,前IBM工程师马库斯和Adobe软件工程师帕尔默创造了他们自己的虚拟货币DOGE,用狗头做logo恶意满满。

谁都没想到马斯克强大的带货能力,让狗狗币在2021年成为币圈“顶流”。

不同于炒股,或者炒基金,虚拟货币涨跌幅没有上限,加杠杆也更加疯狂,莱比特矿池创始人江卓尔曾警示,币圈是一个没有任何熔断措施的市场,各种抵押借贷和高倍期货期权,暴跌时踩踏必然会一再、重复发生。

虚拟货币的走势24小时不断变化。聂元回忆,4月15号涨幅最高达到220%,就是涨了两倍多一点,然后隔天狗狗币快速就跌,从0.47美元跌到了0.16美元最低点。

这比股票、基金刺激多了,一下子冲上顶端,一下子跌落。最疯狂的时候聂元整夜睡不着觉,他像赌场里亢奋的赌徒,会在手机屏幕前大声喊叫绿了绿了。

在虚拟货币里,绿色代表涨,红色代表跌。

手机APP里红光绿光不断交替,每分每时都决定你的悲喜,上一时段你可以因为暴跌而心烦,下一时段,你就可能因为没有抄底而感到懊恼。这里有币圈玩家最希望得到的高倍收益,但幸运“绿光”有时候偏偏和他们擦肩而过。

聂元也是狗狗币微博超话的的主持人,在交流群中会看到一些极端的现象,有玩家持有的5万块钱,短期内就变成了200万,有时候看到一两个小时400多万直接被平仓。

“做空加杠杆,如果只要跌1%,本金就没了”,最后只得到一点可怜的炒币经验值。

虚拟的财富神话占领心神 那真实是什么?
比特币、狗狗币们正在施行一种充满诱惑力的统治,它隐匿无踪,却渗透到了每一处。

吴言自称币圈混子,圈子混得久自然就成了前辈。吴言发现如今求问的用户群体非常年轻,由于大家问题类似,他索性做了B站UP主,一条花500元炒币赚100万的视频刚上线,观看量就破了10万。

“狗狗币根本没什么价值。”

虽然在视频和文章里他教用户如何入圈买币,但提起狗狗币吴言非常不屑。吴言认为狗狗币仅仅是因为马斯克的喊单而导致市值不断飙升,产生一批信仰者,只是流量币,有流量就涨价,没有流量就跌。

而聂元是狗狗币的绝对拥护者。在他关注的相关资讯,NBA小牛队可以用狗狗币购买一些例如球衣的衍生品,这些交易在未来商业中一定会有应用。SpaceX 将接受狗狗币作为独家支付方式。

聂元的判断是狗狗币很有未来价值,就算目前亏损自己也不会抛售。

“很多币种其实都没有发行资格,绝大部分的人都是投机。”聂元告诉豹变,狗狗币火热出圈后,猪币、鸟币借机被吹捧,很多人都是投机赚短线的快钱,能挣到一笔钱就撤。

而人心总是贪婪的,你挣了一笔,永远会想挣得更多,更不想退出。

蓝正宇直言看不懂虚拟货币的市场规律,如果让他强行总结规律的话,就是涨三天跌一天,但是在牛市下,谁知道明天会不会就变成熊市了。还有一个规律是暴涨之后绝对会继续暴涨。

“虚拟货币的未来在于共识,只有共识产生才有价值。”蓝正宇认为比特币是虚拟货币的共识,只要比特币在币圈不倒,永远都会有人投资。

马斯克是比特币和狗狗币的最大推动者,在全世界的优秀企业家中他最为异类。他对这个剧烈变动的时代充满了冒险的激情,对太空的狂热让人簇拥,他对新世界的推崇启迪了渴望财富的人们。然而,他却喜好操纵人心,对资本经营无限痴迷。



当币圈挣钱信号逐级下传,挤进来的是对财富无限渴求的年轻人。

为了传递这个游戏,有的数字资产金融服务商想出了裂变的方式,邀请好友就可以一起瓜分5万美金的狗狗币。更有人自称币圈大师可以进行占卜预测,花费999元,你就可以知道狗狗币的下一步走向。

积累几万粉丝之后,吴言迅速上线了自己的区块链知识网站,每天网站的基础访问量5000起,浏览的用户都是币圈刚入门的小白。在看到了巨大的商机之后,吴言又上了一个关于虚拟货币的付费知识圈,想入圈的用户每月要支付199元的费用。在知识付费圈里吴言会发表比特币的行情分析,每发布一条后都有忠实粉丝留言点赞。

5月17日,吴言在知识付费圈发布了一条消息,“接下来的行情会有不断爆仓,这些新韭菜会割肉离场,马斯克停止比特币支付只是散户情绪的导火索,本质原因是比特币涨的太久了。”吴言语气坚定,认为接下来的时间牛市依旧,正常回调。

吴言发表言论没多久,“矿难”发生了,比特币急剧下挫,期间一度跌逾10%,跌破4.4万美元关口,较日内高位跌去近5600美元。比特币带头,币圈整体下挫,狗狗币跌超10%。

与此同时,国内虚拟货币迎来强监管。5月18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声抵制虚拟货币炒作,提示相关风险。

5月19日,虚拟货币一泻千里,比特币一度跌破3万美金,其他虚拟货币这个蹲完那个蹲,成百上千亿资金灰飞烟灭。

聂元的虚拟货币整体资金亏了23%,然而在谈及下一步如何操作,聂元回复可能再买一波。蓝正宇本来不想说话,凌晨1点,比特币回涨,他又开心起来。

这是一个不透明的投机市场,蓝正宇把自己比做买彩票的人。

华尔街没有新鲜事

“投机如山岳一样古老,华尔街没有新鲜事”。

这是美国上世纪20年代投机之王杰西利弗莫尔的经典名言。利弗莫尔想表达的是,在投机交易中,人性的贪婪恐惧从未改变。

贪婪恐惧的现实版演绎,就是各类资产的牛熊交替,典型如比特币。

2010年中本聪挖出了第一枚比特币,此后经历过三次大的暴涨暴跌,平均跌幅均超80%。

“跌80%是什么概念?如果一个投资标的从10元跌成2元,涨回起点需要翻5倍。更可怕的是,即便你在跌70%也就是3元白菜价埋伏进去,后面还会被套至少30%”,私募人士张华对《豹变》表示。

让人记忆犹新的是2017年,比特币成为投资市场的黑马。数据显示,2017年,比特币曾涨至每个币19664美元,创历史新高,并带动币圈疯狂,各种空气币、山寨币在投机者中搅动情绪。然而很快比特币从市值高峰暴跌八成。

在张华看来,即便不考虑历史的过山车行情,本轮数字货币疯涨后也难逃一地鸡毛。

本轮数字货币暴涨的宏观背景,是疫情之下美国等开动印钞机疯狂货币放水。数字货币作为独立于全球货币体系的虚拟商品,可以理解成全球货币的镜像:如果货币放水贬值,数字货币将上涨。此前招商策略团队曾在报告中谈到,2015年后的货币放水对比特币上涨的解释力高达67%。

但就像树不能涨到天上,货币放水的戏码不会一直演下去,核心约束来自通胀。

所谓通胀,就是流通中的货币供给超过了流通中商品所需要的货币量,用大白话讲,就是钱变毛了,物价越来越贵。典型如美国,反应通胀的4月CPI数据大超市场预期,创下了多年来的高位。这意味着美联储可能随时加息收紧货币,极有可能成为压垮数字货币的最后一根稻草。

除了注意货币收紧,张华友情提示投资者,要警惕所谓的大佬代言以及狂热的造富情绪。

在他看来,当下推动数字货币上涨的力量,除了被暴涨诱惑进场的群众,更有一批善于编故事的“精明投机分子”。这群人参与交易,其实没有信仰,完全是看好其热度,试图借助上涨惯性,做“动量”交易。“一旦发现形式不妙,比如宏观或监管环境变化,这批人会立即撤退,进而导致资产暴跌。”

事实上,类似的看法在金融圈并非鲜见。

2020年,前华尔街日报金融专栏作家摩根·豪泽尔曾在他的《金钱心理学:财富、贪婪和幸福的永恒教训》中,介绍过一个金融泡沫从形成到破裂模型。

以股票为例,豪泽尔谈到,在股票在上涨的中后期,会出现一个筹码换手的过程。即价值投资者离场,看好股价的投机分子接手局面,加剧炒作。

但当这个炒作过程进一步演化,会发生一个奇特的现象:投机者推动的价格暴涨,会吸引一部分最早进场的价值投资者重新买入。而这批资金被诱骗介入后,意味着市场残存的最后一部分潜在购买力被耗尽,未来一旦遇到风吹草动,股价暴跌随时来临。

在豪泽尔看来,之所以部分价值投资会重新买入,是因为“道行不够”没看清市场中后期核心的玩家主体,最终被股价上涨误导。

“虚拟货币到了这个阶段,能不参与就别参与了。”

张华给出自己的看法,年轻人如果想玩儿,得想好自己的风险承担能力,别太入戏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均为化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炒基金被割的年轻人,在币圈又开始亏钱了

发布日期:2021-05-23 10:19
摘要:有人在加仓,有人在跑路。



| 潘捷、李鑫

OR--商业新媒体


自由、暴富,每个年轻人都有一个财富自由的梦想。去年年末炒基金被“割韭菜”后,许多年轻人转身投入币圈。他们坚信找到了一条通向光荣与梦想的金光大道,不过虚拟货币里也全是“人间真实”。5月19日晚的暴跌时刻下,大量财富化为乌有,而有人在加仓,有人在跑路……

财富密码似乎让人越来越难以摸透,“跌妈不认”的年轻基民们转头爬墙当起了炒币人。

25岁的蓝正宇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运营人员,他的脑海中始终幻想着一个画面:在996和被PUA双重压力下,自己心灰意冷地打开了交易所的账户,然后合上电脑,下一秒钟就潇洒的提交了离职申请报告。

为了实现顺利退休,之前蓝正宇把钱都压在了基金里,科技、制造、白酒是他投资的3个领域。入局几个月后,获得的浮盈逐渐消失甚至开始亏钱,蓝正宇看着理财APP上的亏损额慢慢变大,各种“韭菜”言论袭来,他只能自嘲是个投资黑洞。

在一次次的割(肉)以咏志后,蓝正宇赶上了虚拟货币这波浪潮。2020年10月,比特币还在万元左右徘徊,到今年四月中旬,冲高到了6.5万美元,狗狗币、柴犬币等也开始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增长。

与股市、基金不同,虚拟货币涨跌幅没有上限,大起大落的金钱游戏里充满了情绪和疯狂。

北京时间5月19日,虚拟货币迎来了至暗时刻。晚上8时到10时左右,比特币一度跌破3万美金,狗狗币跌幅超过50%,价格直接腰斩。

经历暴跌时刻,蓝正宇的心也沉到了谷底,另一位玩家告诉《豹变》当时亏了23%。更多新晋年轻玩家,在狂热的市场里也开启了杠杆游戏,带来了更巨幅的波动。币Coin数据显示,全网24小时爆仓约合400多亿人民币,爆仓人数超过50万人。

不过更多人的心态是,这是抄底的好时机吗?

经历过股市数轮牛熊的90后投资人张华看着币圈金钱游戏,告诉《豹变》,“现在市场里面有好多蠢人和坏人”。

总有人在加仓 诙谐的狗头logo闪着诱惑的光
“虚拟货币也许是仅剩的打破阶层壁垒的机会了。”

蓝正宇对《豹变》说。

选择比努力更重要,这一代年轻人深有体会。70后们踩中过房地产的上升浪潮,有不动产加持护身;不少80后们分享了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公司上市的财富盛宴。

对于95后们来说,生活成本的日益增长,职场里通过升职加薪勤劳致富的可能性越来越低。见识过更多的暴富神话,他们将目光放到了回报高、期限短的投资方式上,当然风险也会更大。

2020年,国内基金市场热火朝天,89只基金业绩翻倍,最牛的基金年内收益率达到166.56%。财富效应吸引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养基”。支付宝发布的《中国家庭理财趋势报告》,2020年的新增基民中,有一半以上是90后。

B站、小红书涌现出一批“野生投资大师”,教缺乏理财知识的年轻人们炒基金。新基民们更是善用饭圈文化,给基金经理建起了后援团,打出“坤坤不老,蓝筹到老”的口号来表白。

蓝正宇也贡献出了自己的小金库。

所有的转变从牛年第一个交易日开始,基金下跌引发了互联网上的一片哀嚎,新能源、白酒不再成为年轻人的财富护城河,张坤、冯波、刘彦春、葛兰等多名被年轻人追捧的明星经理,从神坛跌落,被骂上了微博热搜。

与此同时虚拟货币交易的活跃,以及在社交平台上一呼百应的“币圈教主”马斯克,不断鼓动带货,比特币、狗狗币等再次进入年轻人视野中。

“我可以入职大公司,可以晋升,可以创业,但是狗币这条路是最快的。”蓝正宇告诉豹变,2018年看着比特币一点点从谷底慢慢上涨,“我错过了比特币,现在我不能再错过狗狗币了。”

2018年美国求学时,蓝正宇在西雅图一架比特币ATM机上,用0.3枚比特币兑换出2100美元。他描述那种感觉“太震撼了”。而父亲作为很早入圈的“炒币人”,也成了蓝正宇的领路人,区块链数据,分布式技术是父子之间常谈的话题

蓝正宇将工资中的一部分拿出来投资虚拟货币,并逐渐加码。

对于从事电商生意的聂元来说,钱从来不是问题,2018年用一个简洁版交易所的软件买了1万元的比特币,短期内就涨了50%,这个涨幅太惊人了,很快他将手里的虚拟货币就全部卖掉。

对基金彻底失望后,他把投资重心转向了狗狗币,“我买狗狗币时,价格大概是0.004,很快变成0.04,翻了10倍左右”,聂元语气中里难掩得意。

大家口中的狗狗币,诞生之初只是个玩笑。2013年,比特币价格飞速上涨,从一文不值涨到几十美元。为了嘲讽当时的加密货币投机热潮,前IBM工程师马库斯和Adobe软件工程师帕尔默创造了他们自己的虚拟货币DOGE,用狗头做logo恶意满满。

谁都没想到马斯克强大的带货能力,让狗狗币在2021年成为币圈“顶流”。

不同于炒股,或者炒基金,虚拟货币涨跌幅没有上限,加杠杆也更加疯狂,莱比特矿池创始人江卓尔曾警示,币圈是一个没有任何熔断措施的市场,各种抵押借贷和高倍期货期权,暴跌时踩踏必然会一再、重复发生。

虚拟货币的走势24小时不断变化。聂元回忆,4月15号涨幅最高达到220%,就是涨了两倍多一点,然后隔天狗狗币快速就跌,从0.47美元跌到了0.16美元最低点。

这比股票、基金刺激多了,一下子冲上顶端,一下子跌落。最疯狂的时候聂元整夜睡不着觉,他像赌场里亢奋的赌徒,会在手机屏幕前大声喊叫绿了绿了。

在虚拟货币里,绿色代表涨,红色代表跌。

手机APP里红光绿光不断交替,每分每时都决定你的悲喜,上一时段你可以因为暴跌而心烦,下一时段,你就可能因为没有抄底而感到懊恼。这里有币圈玩家最希望得到的高倍收益,但幸运“绿光”有时候偏偏和他们擦肩而过。

聂元也是狗狗币微博超话的的主持人,在交流群中会看到一些极端的现象,有玩家持有的5万块钱,短期内就变成了200万,有时候看到一两个小时400多万直接被平仓。

“做空加杠杆,如果只要跌1%,本金就没了”,最后只得到一点可怜的炒币经验值。

虚拟的财富神话占领心神 那真实是什么?
比特币、狗狗币们正在施行一种充满诱惑力的统治,它隐匿无踪,却渗透到了每一处。

吴言自称币圈混子,圈子混得久自然就成了前辈。吴言发现如今求问的用户群体非常年轻,由于大家问题类似,他索性做了B站UP主,一条花500元炒币赚100万的视频刚上线,观看量就破了10万。

“狗狗币根本没什么价值。”

虽然在视频和文章里他教用户如何入圈买币,但提起狗狗币吴言非常不屑。吴言认为狗狗币仅仅是因为马斯克的喊单而导致市值不断飙升,产生一批信仰者,只是流量币,有流量就涨价,没有流量就跌。

而聂元是狗狗币的绝对拥护者。在他关注的相关资讯,NBA小牛队可以用狗狗币购买一些例如球衣的衍生品,这些交易在未来商业中一定会有应用。SpaceX 将接受狗狗币作为独家支付方式。

聂元的判断是狗狗币很有未来价值,就算目前亏损自己也不会抛售。

“很多币种其实都没有发行资格,绝大部分的人都是投机。”聂元告诉豹变,狗狗币火热出圈后,猪币、鸟币借机被吹捧,很多人都是投机赚短线的快钱,能挣到一笔钱就撤。

而人心总是贪婪的,你挣了一笔,永远会想挣得更多,更不想退出。

蓝正宇直言看不懂虚拟货币的市场规律,如果让他强行总结规律的话,就是涨三天跌一天,但是在牛市下,谁知道明天会不会就变成熊市了。还有一个规律是暴涨之后绝对会继续暴涨。

“虚拟货币的未来在于共识,只有共识产生才有价值。”蓝正宇认为比特币是虚拟货币的共识,只要比特币在币圈不倒,永远都会有人投资。

马斯克是比特币和狗狗币的最大推动者,在全世界的优秀企业家中他最为异类。他对这个剧烈变动的时代充满了冒险的激情,对太空的狂热让人簇拥,他对新世界的推崇启迪了渴望财富的人们。然而,他却喜好操纵人心,对资本经营无限痴迷。



当币圈挣钱信号逐级下传,挤进来的是对财富无限渴求的年轻人。

为了传递这个游戏,有的数字资产金融服务商想出了裂变的方式,邀请好友就可以一起瓜分5万美金的狗狗币。更有人自称币圈大师可以进行占卜预测,花费999元,你就可以知道狗狗币的下一步走向。

积累几万粉丝之后,吴言迅速上线了自己的区块链知识网站,每天网站的基础访问量5000起,浏览的用户都是币圈刚入门的小白。在看到了巨大的商机之后,吴言又上了一个关于虚拟货币的付费知识圈,想入圈的用户每月要支付199元的费用。在知识付费圈里吴言会发表比特币的行情分析,每发布一条后都有忠实粉丝留言点赞。

5月17日,吴言在知识付费圈发布了一条消息,“接下来的行情会有不断爆仓,这些新韭菜会割肉离场,马斯克停止比特币支付只是散户情绪的导火索,本质原因是比特币涨的太久了。”吴言语气坚定,认为接下来的时间牛市依旧,正常回调。

吴言发表言论没多久,“矿难”发生了,比特币急剧下挫,期间一度跌逾10%,跌破4.4万美元关口,较日内高位跌去近5600美元。比特币带头,币圈整体下挫,狗狗币跌超10%。

与此同时,国内虚拟货币迎来强监管。5月18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声抵制虚拟货币炒作,提示相关风险。

5月19日,虚拟货币一泻千里,比特币一度跌破3万美金,其他虚拟货币这个蹲完那个蹲,成百上千亿资金灰飞烟灭。

聂元的虚拟货币整体资金亏了23%,然而在谈及下一步如何操作,聂元回复可能再买一波。蓝正宇本来不想说话,凌晨1点,比特币回涨,他又开心起来。

这是一个不透明的投机市场,蓝正宇把自己比做买彩票的人。

华尔街没有新鲜事

“投机如山岳一样古老,华尔街没有新鲜事”。

这是美国上世纪20年代投机之王杰西利弗莫尔的经典名言。利弗莫尔想表达的是,在投机交易中,人性的贪婪恐惧从未改变。

贪婪恐惧的现实版演绎,就是各类资产的牛熊交替,典型如比特币。

2010年中本聪挖出了第一枚比特币,此后经历过三次大的暴涨暴跌,平均跌幅均超80%。

“跌80%是什么概念?如果一个投资标的从10元跌成2元,涨回起点需要翻5倍。更可怕的是,即便你在跌70%也就是3元白菜价埋伏进去,后面还会被套至少30%”,私募人士张华对《豹变》表示。

让人记忆犹新的是2017年,比特币成为投资市场的黑马。数据显示,2017年,比特币曾涨至每个币19664美元,创历史新高,并带动币圈疯狂,各种空气币、山寨币在投机者中搅动情绪。然而很快比特币从市值高峰暴跌八成。

在张华看来,即便不考虑历史的过山车行情,本轮数字货币疯涨后也难逃一地鸡毛。

本轮数字货币暴涨的宏观背景,是疫情之下美国等开动印钞机疯狂货币放水。数字货币作为独立于全球货币体系的虚拟商品,可以理解成全球货币的镜像:如果货币放水贬值,数字货币将上涨。此前招商策略团队曾在报告中谈到,2015年后的货币放水对比特币上涨的解释力高达67%。

但就像树不能涨到天上,货币放水的戏码不会一直演下去,核心约束来自通胀。

所谓通胀,就是流通中的货币供给超过了流通中商品所需要的货币量,用大白话讲,就是钱变毛了,物价越来越贵。典型如美国,反应通胀的4月CPI数据大超市场预期,创下了多年来的高位。这意味着美联储可能随时加息收紧货币,极有可能成为压垮数字货币的最后一根稻草。

除了注意货币收紧,张华友情提示投资者,要警惕所谓的大佬代言以及狂热的造富情绪。

在他看来,当下推动数字货币上涨的力量,除了被暴涨诱惑进场的群众,更有一批善于编故事的“精明投机分子”。这群人参与交易,其实没有信仰,完全是看好其热度,试图借助上涨惯性,做“动量”交易。“一旦发现形式不妙,比如宏观或监管环境变化,这批人会立即撤退,进而导致资产暴跌。”

事实上,类似的看法在金融圈并非鲜见。

2020年,前华尔街日报金融专栏作家摩根·豪泽尔曾在他的《金钱心理学:财富、贪婪和幸福的永恒教训》中,介绍过一个金融泡沫从形成到破裂模型。

以股票为例,豪泽尔谈到,在股票在上涨的中后期,会出现一个筹码换手的过程。即价值投资者离场,看好股价的投机分子接手局面,加剧炒作。

但当这个炒作过程进一步演化,会发生一个奇特的现象:投机者推动的价格暴涨,会吸引一部分最早进场的价值投资者重新买入。而这批资金被诱骗介入后,意味着市场残存的最后一部分潜在购买力被耗尽,未来一旦遇到风吹草动,股价暴跌随时来临。

在豪泽尔看来,之所以部分价值投资会重新买入,是因为“道行不够”没看清市场中后期核心的玩家主体,最终被股价上涨误导。

“虚拟货币到了这个阶段,能不参与就别参与了。”

张华给出自己的看法,年轻人如果想玩儿,得想好自己的风险承担能力,别太入戏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均为化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