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的TOD基本上跟轨道交通相结合,在轨道交通站点上方开发房地产和物业,为地铁公司带去了可观的收入。



| 唐俊

OR--商业新媒体

截至2020年底,中国内地累计有45个城市开通轨道交通,运营线路7978.19公里。加上2021年新开线路,全国城轨总里程已超过8000公里,相当于6条京沪高铁的长度。

飞速发展的城轨背后,地铁公司的财务状况如何,赚到钱了吗?

界面新闻记者通过上海清算所、中国债券信息网、上海证券交易所等渠道,查询到22家地铁公司2020年的财务报告寻找答案。

深圳地铁利润傲视全国,北京成都补贴最多

深圳地铁常年处于地铁公司营收榜榜首,2020年也不例外。去年深圳地铁实现营业收入209.28亿元,净利润为111亿元,远远超过其他地铁公司。

统计范围内的其他21家地铁公司净利润之和为106.35亿元,也就是说,深圳地铁一家公司的利润超过了21家地铁公司的总利润。

深圳地铁自身盈利能力强的情况下,也极大减少了对政府补助的需求,去年获得“与日常活动相关的政府补助”仅0.36亿元,远低于大部分地铁公司。

营收榜第二位是北京地铁的母公司“北京市基础设施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京投),2020年营收136.65亿元,净利润31.56亿元。不过京投不仅负责北京地铁建设运营,其业务也包括北京市郊铁路。京投2020年获得了超过100亿元的补贴,全国最高。

广州地铁营收排在第三位,同样超过百亿达到了128.91亿元。广州地铁净利润只有2.3亿元,但相对北京和成都,其补贴额也少了很多。

记者通过公开渠道,未查询到上海申通地铁集团2020年的年度报告,不过其2017年的营收就已经达到106亿元,预计2020年营收也会排在前列。

成都轨道交通近年来快速发展,总里程已经超过深圳和广州,仅次于北京和上海。2020年成都轨道交通集团营收将近100亿元,净利润14.76亿元,但其获得了90多亿元的政府补贴来支撑运营。

武汉地铁集团营收超过80亿元,宁波轨道交通集团营收超过50亿元。苏州轨道交通集团营收虽然达到了69亿元,但其中63亿元是票款补贴。

长沙、青岛、重庆、杭州、南京等城市的轨道交通/地铁集团营收在二、三十亿左右,其余城市在20亿元以下。兰州目前只开通了一条地铁线,兰州轨道交通集团营收最低为1.75亿元。

另外在统计范围内,只有杭州地铁在报表层面录得亏损,去年亏损额为11.62亿元。

不过在界面新闻统计的22家地铁公司中,有15家公司的政府补贴金额大于净利润,一些城市获取的补贴甚至比营收还高。如果除去政府补贴,大部分地铁公司也将处于亏损状态。

客运收入有限,房地产创收

地铁造价高,但为了满足公共交通属性,票价又相对较低,所以客运收入很难覆盖运营成本。

根据记者统计,有18家地铁公司在财报列出了运营或票款收入,其中14家公司的运营/票务收入占营业收入比例不到50%,宁波轨道交通、苏州轨道交通、南昌轨道交通的比例不足10%。

这一方面说明单纯靠票务收入难以维持公司运营,另一方面也说明地铁公司拓展了更多的收入来源,其中房地产是重要途径,甚至是不少地铁公司的支柱收入。

为解决城市交通问题,越来越多的城市开始采用TOD(transit-oriented developmen)发展模式,即以公共交通为导向的城市发展方式。TOD提倡以公共交通站点为核心,建立集工作、商业、文化、教育、居住等为一体的综合体。

中国的TOD基本上跟轨道交通相结合,借鉴港铁“轨道+物业”的模式,在轨道交通站点上方开发房地产和物业,为地铁公司带去了可观的收入。

深圳地铁之所以录得极高的收入和利润,就是因为其“站城一体化开发”(即轨道+物业)收入极高。深圳地铁208亿的营收中,将近150亿元来自房地产收入,占比超过7成。

其他地铁公司也不逊色。2020年,京投的房地产收入近55亿元,武汉地铁土地一级开发收入53亿元,宁波轨道交通集团商品房销售收入将近50亿元,广州地铁物业经营收入30亿元,青岛地铁房地产收入14亿元,南宁轨道交通集团商品房销售10.5亿元,长沙轨道交通集团出让土地获得15亿元。

这些地铁公司的营收中,很大比例来自房地产相关业务,远远超过了票务收入。其中宁波轨道交通集团超过9成的营收来自商品房销售,深圳地铁的这一比例在7成左右,武汉地铁和青岛地铁在6成左右,其他公司在2-5成不等。

除了房地产相关业务,地铁公司还有一些意想不到业务也取得了不错的收入,比如南昌轨道交通集团通过材料贸易实现5.45亿元收入,南京轨道交通集团通过销售混凝土收入2.93亿元,沈阳地铁销售钢材获得了1.49亿元,厦门轨道交通集团通过物资商务获得2.08亿元。

相比而言,广告和车站商业的收入比例则不高。根据中国城市轨道交通协会统计,2020年全国所有城市的城轨一共实现车站商业收入11亿元、传媒广告收入38亿元,平均到每个城市不到1亿元。

资产负债普遍较高

由于前期轨道建设投入非常大,地铁公司的债务水平普遍比较高。京投的总负债达到4560亿元,武汉地铁、成都轨道交通、广州地铁负债超过2000亿元,深圳、天津、南京、青岛、杭州、重庆等地的轨道交通/地铁集团负债在1000亿-2000亿元。

兰州轨道交通集团只有一条运营线路,以及一条在建线路,其负债也达到了355亿元。

资产负债率方面,深圳地铁依旧是“优异生”,仅为39.64%。厦门轨道交通、广州地铁、南昌轨道交通的资产负债率在40%-50%之间,另有13家企业资产负债率超过60%。

长春轨道交通集团、济南轨道交通集团、兰州轨道交通集团的资产负债率均超过70%,兰州轨道交通集团最高,达到了80.31%。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深圳地铁利润超百亿元,地铁收入支柱不靠卖票靠什么?

发布日期:2021-05-20 05:53
摘要:中国的TOD基本上跟轨道交通相结合,在轨道交通站点上方开发房地产和物业,为地铁公司带去了可观的收入。



| 唐俊

OR--商业新媒体

截至2020年底,中国内地累计有45个城市开通轨道交通,运营线路7978.19公里。加上2021年新开线路,全国城轨总里程已超过8000公里,相当于6条京沪高铁的长度。

飞速发展的城轨背后,地铁公司的财务状况如何,赚到钱了吗?

界面新闻记者通过上海清算所、中国债券信息网、上海证券交易所等渠道,查询到22家地铁公司2020年的财务报告寻找答案。

深圳地铁利润傲视全国,北京成都补贴最多

深圳地铁常年处于地铁公司营收榜榜首,2020年也不例外。去年深圳地铁实现营业收入209.28亿元,净利润为111亿元,远远超过其他地铁公司。

统计范围内的其他21家地铁公司净利润之和为106.35亿元,也就是说,深圳地铁一家公司的利润超过了21家地铁公司的总利润。

深圳地铁自身盈利能力强的情况下,也极大减少了对政府补助的需求,去年获得“与日常活动相关的政府补助”仅0.36亿元,远低于大部分地铁公司。

营收榜第二位是北京地铁的母公司“北京市基础设施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京投),2020年营收136.65亿元,净利润31.56亿元。不过京投不仅负责北京地铁建设运营,其业务也包括北京市郊铁路。京投2020年获得了超过100亿元的补贴,全国最高。

广州地铁营收排在第三位,同样超过百亿达到了128.91亿元。广州地铁净利润只有2.3亿元,但相对北京和成都,其补贴额也少了很多。

记者通过公开渠道,未查询到上海申通地铁集团2020年的年度报告,不过其2017年的营收就已经达到106亿元,预计2020年营收也会排在前列。

成都轨道交通近年来快速发展,总里程已经超过深圳和广州,仅次于北京和上海。2020年成都轨道交通集团营收将近100亿元,净利润14.76亿元,但其获得了90多亿元的政府补贴来支撑运营。

武汉地铁集团营收超过80亿元,宁波轨道交通集团营收超过50亿元。苏州轨道交通集团营收虽然达到了69亿元,但其中63亿元是票款补贴。

长沙、青岛、重庆、杭州、南京等城市的轨道交通/地铁集团营收在二、三十亿左右,其余城市在20亿元以下。兰州目前只开通了一条地铁线,兰州轨道交通集团营收最低为1.75亿元。

另外在统计范围内,只有杭州地铁在报表层面录得亏损,去年亏损额为11.62亿元。

不过在界面新闻统计的22家地铁公司中,有15家公司的政府补贴金额大于净利润,一些城市获取的补贴甚至比营收还高。如果除去政府补贴,大部分地铁公司也将处于亏损状态。

客运收入有限,房地产创收

地铁造价高,但为了满足公共交通属性,票价又相对较低,所以客运收入很难覆盖运营成本。

根据记者统计,有18家地铁公司在财报列出了运营或票款收入,其中14家公司的运营/票务收入占营业收入比例不到50%,宁波轨道交通、苏州轨道交通、南昌轨道交通的比例不足10%。

这一方面说明单纯靠票务收入难以维持公司运营,另一方面也说明地铁公司拓展了更多的收入来源,其中房地产是重要途径,甚至是不少地铁公司的支柱收入。

为解决城市交通问题,越来越多的城市开始采用TOD(transit-oriented developmen)发展模式,即以公共交通为导向的城市发展方式。TOD提倡以公共交通站点为核心,建立集工作、商业、文化、教育、居住等为一体的综合体。

中国的TOD基本上跟轨道交通相结合,借鉴港铁“轨道+物业”的模式,在轨道交通站点上方开发房地产和物业,为地铁公司带去了可观的收入。

深圳地铁之所以录得极高的收入和利润,就是因为其“站城一体化开发”(即轨道+物业)收入极高。深圳地铁208亿的营收中,将近150亿元来自房地产收入,占比超过7成。

其他地铁公司也不逊色。2020年,京投的房地产收入近55亿元,武汉地铁土地一级开发收入53亿元,宁波轨道交通集团商品房销售收入将近50亿元,广州地铁物业经营收入30亿元,青岛地铁房地产收入14亿元,南宁轨道交通集团商品房销售10.5亿元,长沙轨道交通集团出让土地获得15亿元。

这些地铁公司的营收中,很大比例来自房地产相关业务,远远超过了票务收入。其中宁波轨道交通集团超过9成的营收来自商品房销售,深圳地铁的这一比例在7成左右,武汉地铁和青岛地铁在6成左右,其他公司在2-5成不等。

除了房地产相关业务,地铁公司还有一些意想不到业务也取得了不错的收入,比如南昌轨道交通集团通过材料贸易实现5.45亿元收入,南京轨道交通集团通过销售混凝土收入2.93亿元,沈阳地铁销售钢材获得了1.49亿元,厦门轨道交通集团通过物资商务获得2.08亿元。

相比而言,广告和车站商业的收入比例则不高。根据中国城市轨道交通协会统计,2020年全国所有城市的城轨一共实现车站商业收入11亿元、传媒广告收入38亿元,平均到每个城市不到1亿元。

资产负债普遍较高

由于前期轨道建设投入非常大,地铁公司的债务水平普遍比较高。京投的总负债达到4560亿元,武汉地铁、成都轨道交通、广州地铁负债超过2000亿元,深圳、天津、南京、青岛、杭州、重庆等地的轨道交通/地铁集团负债在1000亿-2000亿元。

兰州轨道交通集团只有一条运营线路,以及一条在建线路,其负债也达到了355亿元。

资产负债率方面,深圳地铁依旧是“优异生”,仅为39.64%。厦门轨道交通、广州地铁、南昌轨道交通的资产负债率在40%-50%之间,另有13家企业资产负债率超过60%。

长春轨道交通集团、济南轨道交通集团、兰州轨道交通集团的资产负债率均超过70%,兰州轨道交通集团最高,达到了80.31%。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的TOD基本上跟轨道交通相结合,在轨道交通站点上方开发房地产和物业,为地铁公司带去了可观的收入。



| 唐俊

OR--商业新媒体

截至2020年底,中国内地累计有45个城市开通轨道交通,运营线路7978.19公里。加上2021年新开线路,全国城轨总里程已超过8000公里,相当于6条京沪高铁的长度。

飞速发展的城轨背后,地铁公司的财务状况如何,赚到钱了吗?

界面新闻记者通过上海清算所、中国债券信息网、上海证券交易所等渠道,查询到22家地铁公司2020年的财务报告寻找答案。

深圳地铁利润傲视全国,北京成都补贴最多

深圳地铁常年处于地铁公司营收榜榜首,2020年也不例外。去年深圳地铁实现营业收入209.28亿元,净利润为111亿元,远远超过其他地铁公司。

统计范围内的其他21家地铁公司净利润之和为106.35亿元,也就是说,深圳地铁一家公司的利润超过了21家地铁公司的总利润。

深圳地铁自身盈利能力强的情况下,也极大减少了对政府补助的需求,去年获得“与日常活动相关的政府补助”仅0.36亿元,远低于大部分地铁公司。

营收榜第二位是北京地铁的母公司“北京市基础设施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京投),2020年营收136.65亿元,净利润31.56亿元。不过京投不仅负责北京地铁建设运营,其业务也包括北京市郊铁路。京投2020年获得了超过100亿元的补贴,全国最高。

广州地铁营收排在第三位,同样超过百亿达到了128.91亿元。广州地铁净利润只有2.3亿元,但相对北京和成都,其补贴额也少了很多。

记者通过公开渠道,未查询到上海申通地铁集团2020年的年度报告,不过其2017年的营收就已经达到106亿元,预计2020年营收也会排在前列。

成都轨道交通近年来快速发展,总里程已经超过深圳和广州,仅次于北京和上海。2020年成都轨道交通集团营收将近100亿元,净利润14.76亿元,但其获得了90多亿元的政府补贴来支撑运营。

武汉地铁集团营收超过80亿元,宁波轨道交通集团营收超过50亿元。苏州轨道交通集团营收虽然达到了69亿元,但其中63亿元是票款补贴。

长沙、青岛、重庆、杭州、南京等城市的轨道交通/地铁集团营收在二、三十亿左右,其余城市在20亿元以下。兰州目前只开通了一条地铁线,兰州轨道交通集团营收最低为1.75亿元。

另外在统计范围内,只有杭州地铁在报表层面录得亏损,去年亏损额为11.62亿元。

不过在界面新闻统计的22家地铁公司中,有15家公司的政府补贴金额大于净利润,一些城市获取的补贴甚至比营收还高。如果除去政府补贴,大部分地铁公司也将处于亏损状态。

客运收入有限,房地产创收

地铁造价高,但为了满足公共交通属性,票价又相对较低,所以客运收入很难覆盖运营成本。

根据记者统计,有18家地铁公司在财报列出了运营或票款收入,其中14家公司的运营/票务收入占营业收入比例不到50%,宁波轨道交通、苏州轨道交通、南昌轨道交通的比例不足10%。

这一方面说明单纯靠票务收入难以维持公司运营,另一方面也说明地铁公司拓展了更多的收入来源,其中房地产是重要途径,甚至是不少地铁公司的支柱收入。

为解决城市交通问题,越来越多的城市开始采用TOD(transit-oriented developmen)发展模式,即以公共交通为导向的城市发展方式。TOD提倡以公共交通站点为核心,建立集工作、商业、文化、教育、居住等为一体的综合体。

中国的TOD基本上跟轨道交通相结合,借鉴港铁“轨道+物业”的模式,在轨道交通站点上方开发房地产和物业,为地铁公司带去了可观的收入。

深圳地铁之所以录得极高的收入和利润,就是因为其“站城一体化开发”(即轨道+物业)收入极高。深圳地铁208亿的营收中,将近150亿元来自房地产收入,占比超过7成。

其他地铁公司也不逊色。2020年,京投的房地产收入近55亿元,武汉地铁土地一级开发收入53亿元,宁波轨道交通集团商品房销售收入将近50亿元,广州地铁物业经营收入30亿元,青岛地铁房地产收入14亿元,南宁轨道交通集团商品房销售10.5亿元,长沙轨道交通集团出让土地获得15亿元。

这些地铁公司的营收中,很大比例来自房地产相关业务,远远超过了票务收入。其中宁波轨道交通集团超过9成的营收来自商品房销售,深圳地铁的这一比例在7成左右,武汉地铁和青岛地铁在6成左右,其他公司在2-5成不等。

除了房地产相关业务,地铁公司还有一些意想不到业务也取得了不错的收入,比如南昌轨道交通集团通过材料贸易实现5.45亿元收入,南京轨道交通集团通过销售混凝土收入2.93亿元,沈阳地铁销售钢材获得了1.49亿元,厦门轨道交通集团通过物资商务获得2.08亿元。

相比而言,广告和车站商业的收入比例则不高。根据中国城市轨道交通协会统计,2020年全国所有城市的城轨一共实现车站商业收入11亿元、传媒广告收入38亿元,平均到每个城市不到1亿元。

资产负债普遍较高

由于前期轨道建设投入非常大,地铁公司的债务水平普遍比较高。京投的总负债达到4560亿元,武汉地铁、成都轨道交通、广州地铁负债超过2000亿元,深圳、天津、南京、青岛、杭州、重庆等地的轨道交通/地铁集团负债在1000亿-2000亿元。

兰州轨道交通集团只有一条运营线路,以及一条在建线路,其负债也达到了355亿元。

资产负债率方面,深圳地铁依旧是“优异生”,仅为39.64%。厦门轨道交通、广州地铁、南昌轨道交通的资产负债率在40%-50%之间,另有13家企业资产负债率超过60%。

长春轨道交通集团、济南轨道交通集团、兰州轨道交通集团的资产负债率均超过70%,兰州轨道交通集团最高,达到了80.31%。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深圳地铁利润超百亿元,地铁收入支柱不靠卖票靠什么?

发布日期:2021-05-20 05:53
摘要:中国的TOD基本上跟轨道交通相结合,在轨道交通站点上方开发房地产和物业,为地铁公司带去了可观的收入。



| 唐俊

OR--商业新媒体

截至2020年底,中国内地累计有45个城市开通轨道交通,运营线路7978.19公里。加上2021年新开线路,全国城轨总里程已超过8000公里,相当于6条京沪高铁的长度。

飞速发展的城轨背后,地铁公司的财务状况如何,赚到钱了吗?

界面新闻记者通过上海清算所、中国债券信息网、上海证券交易所等渠道,查询到22家地铁公司2020年的财务报告寻找答案。

深圳地铁利润傲视全国,北京成都补贴最多

深圳地铁常年处于地铁公司营收榜榜首,2020年也不例外。去年深圳地铁实现营业收入209.28亿元,净利润为111亿元,远远超过其他地铁公司。

统计范围内的其他21家地铁公司净利润之和为106.35亿元,也就是说,深圳地铁一家公司的利润超过了21家地铁公司的总利润。

深圳地铁自身盈利能力强的情况下,也极大减少了对政府补助的需求,去年获得“与日常活动相关的政府补助”仅0.36亿元,远低于大部分地铁公司。

营收榜第二位是北京地铁的母公司“北京市基础设施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京投),2020年营收136.65亿元,净利润31.56亿元。不过京投不仅负责北京地铁建设运营,其业务也包括北京市郊铁路。京投2020年获得了超过100亿元的补贴,全国最高。

广州地铁营收排在第三位,同样超过百亿达到了128.91亿元。广州地铁净利润只有2.3亿元,但相对北京和成都,其补贴额也少了很多。

记者通过公开渠道,未查询到上海申通地铁集团2020年的年度报告,不过其2017年的营收就已经达到106亿元,预计2020年营收也会排在前列。

成都轨道交通近年来快速发展,总里程已经超过深圳和广州,仅次于北京和上海。2020年成都轨道交通集团营收将近100亿元,净利润14.76亿元,但其获得了90多亿元的政府补贴来支撑运营。

武汉地铁集团营收超过80亿元,宁波轨道交通集团营收超过50亿元。苏州轨道交通集团营收虽然达到了69亿元,但其中63亿元是票款补贴。

长沙、青岛、重庆、杭州、南京等城市的轨道交通/地铁集团营收在二、三十亿左右,其余城市在20亿元以下。兰州目前只开通了一条地铁线,兰州轨道交通集团营收最低为1.75亿元。

另外在统计范围内,只有杭州地铁在报表层面录得亏损,去年亏损额为11.62亿元。

不过在界面新闻统计的22家地铁公司中,有15家公司的政府补贴金额大于净利润,一些城市获取的补贴甚至比营收还高。如果除去政府补贴,大部分地铁公司也将处于亏损状态。

客运收入有限,房地产创收

地铁造价高,但为了满足公共交通属性,票价又相对较低,所以客运收入很难覆盖运营成本。

根据记者统计,有18家地铁公司在财报列出了运营或票款收入,其中14家公司的运营/票务收入占营业收入比例不到50%,宁波轨道交通、苏州轨道交通、南昌轨道交通的比例不足10%。

这一方面说明单纯靠票务收入难以维持公司运营,另一方面也说明地铁公司拓展了更多的收入来源,其中房地产是重要途径,甚至是不少地铁公司的支柱收入。

为解决城市交通问题,越来越多的城市开始采用TOD(transit-oriented developmen)发展模式,即以公共交通为导向的城市发展方式。TOD提倡以公共交通站点为核心,建立集工作、商业、文化、教育、居住等为一体的综合体。

中国的TOD基本上跟轨道交通相结合,借鉴港铁“轨道+物业”的模式,在轨道交通站点上方开发房地产和物业,为地铁公司带去了可观的收入。

深圳地铁之所以录得极高的收入和利润,就是因为其“站城一体化开发”(即轨道+物业)收入极高。深圳地铁208亿的营收中,将近150亿元来自房地产收入,占比超过7成。

其他地铁公司也不逊色。2020年,京投的房地产收入近55亿元,武汉地铁土地一级开发收入53亿元,宁波轨道交通集团商品房销售收入将近50亿元,广州地铁物业经营收入30亿元,青岛地铁房地产收入14亿元,南宁轨道交通集团商品房销售10.5亿元,长沙轨道交通集团出让土地获得15亿元。

这些地铁公司的营收中,很大比例来自房地产相关业务,远远超过了票务收入。其中宁波轨道交通集团超过9成的营收来自商品房销售,深圳地铁的这一比例在7成左右,武汉地铁和青岛地铁在6成左右,其他公司在2-5成不等。

除了房地产相关业务,地铁公司还有一些意想不到业务也取得了不错的收入,比如南昌轨道交通集团通过材料贸易实现5.45亿元收入,南京轨道交通集团通过销售混凝土收入2.93亿元,沈阳地铁销售钢材获得了1.49亿元,厦门轨道交通集团通过物资商务获得2.08亿元。

相比而言,广告和车站商业的收入比例则不高。根据中国城市轨道交通协会统计,2020年全国所有城市的城轨一共实现车站商业收入11亿元、传媒广告收入38亿元,平均到每个城市不到1亿元。

资产负债普遍较高

由于前期轨道建设投入非常大,地铁公司的债务水平普遍比较高。京投的总负债达到4560亿元,武汉地铁、成都轨道交通、广州地铁负债超过2000亿元,深圳、天津、南京、青岛、杭州、重庆等地的轨道交通/地铁集团负债在1000亿-2000亿元。

兰州轨道交通集团只有一条运营线路,以及一条在建线路,其负债也达到了355亿元。

资产负债率方面,深圳地铁依旧是“优异生”,仅为39.64%。厦门轨道交通、广州地铁、南昌轨道交通的资产负债率在40%-50%之间,另有13家企业资产负债率超过60%。

长春轨道交通集团、济南轨道交通集团、兰州轨道交通集团的资产负债率均超过70%,兰州轨道交通集团最高,达到了80.31%。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