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指责美国阻挠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呼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立即停火的声明。中国在巴以冲突问题上发力被认为旨在填补美国在中东留下的空白。


暴力从加沙扩展到了被占领的西岸地区。图为西岸巴勒斯坦妇女在注视周日葬礼进行的场面

BBC

OR--商业新媒体

周日(5月16日)由中国、突尼斯和挪威起草的呼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哈马斯立即停火的声明遭到美国反对。这是一周以来联合国安理会第三次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巴以最新一轮的冲突,但仍未产生任何具体结果。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5月16日安理会举行的巴以冲突紧急公开会议开始时呼吁实现停火。

主持视频会议的中国外长王毅说,中国作为安理会轮值主席十分重视中东紧张局势。王毅在讲话中指责美国阻挠安理会通过声明。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在会议上说,美国“正通过外交渠道努力”促成停火。

上周美国也曾两次表示反对安理会呼吁巴以停火的决议草案。安理会中的美、中、俄、英、法五大常任理事国有否决权。

中国指责美国不公正

以色列巴勒斯坦冲突升级已经导致大量平民伤亡。以色列说其轰炸是对哈马斯武装的攻击进行报复。但在加沙的哈马斯说,他们发动攻击的原因是以色列在被占的东耶路撒冷驱逐巴勒斯坦人、以军冲击阿克萨清真寺。

据法新社报道,周末受阻的声明草案说穆斯林信徒有权在阿克萨清真寺祈祷。声明草案强调化解紧张局势,敦促“尊重国际人道主义法律,包括保护平民,特别是儿童。”

中国外长王毅在在安理会的视频会议上说,以巴冲突升级造成包括妇女和儿童在内的大批人员伤亡,“很遗憾,只是因为一个国家的阻挠,安理会没有能够发出一致的声音。”

王毅敦促美国“调整”对待以色列-巴勒斯坦紧张局势的立场,呼吁美国“承担起其责任,采取公正立场。”

王毅还再次表明,“两国方案”是解决巴以问题、实现双方和平共存的根本出路,中国支持巴以双方在“两国方案”基础上尽快重启和谈,早日建立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拥有完全主权,独立的巴勒斯坦国。

中国认为巴勒斯坦问题是中东问题的核心。《环球时报》也引述专家指责美国一直把巴勒斯坦问题边缘化,为国际斡旋制造困难。

美国是以色列最大的盟友之一。新一轮以巴冲突升级以来,美国一直反对安理会通过呼吁停火的议案。美国表示,担心此时安理会发表声明可能会适得其反。拜登政府还说,一直在幕后调停。

记者阿舍尔(Barbara Plett Usher)说,公开发表的声明中,拜登和国务卿布林肯多次重复美国的“标准答案”,即面对巴勒斯坦火箭弹攻击、以色列有权自卫。

就美国阻止联合国安理会发表声明,阿舍尔说,在安理会,美国经常是“独自一人”捍卫以色列。美国辩解说,召集公开会议、发表公开声明的做法可能会妨碍幕后的外交努力。

在中东“填补空白”

围绕联合国巴以停火声明草案的争议是最近一段时间中美两国在联合国就外交政策问题发生对撞的一个最新例子。

不久前,中美双方还在联合国就中国新疆政策问题针锋相对。

分析认为,中国争取巴勒斯坦和中东国家的外交努力是中国在反击美国的人权外交。

今年3月,中旬中美阿拉斯加战略对话发生对撞后,王毅旋即访问中东地区。王毅在访问中强调反对以人权的名义干涉别国内政。日本《读卖新闻》当时的报道说,中国发动外交攻势填补美国在中东留下的空白地带。

2019年,巴勒斯坦和其他50多个国家也对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发出公开信,表示支持中国在新疆的政策,并赞扬中国在“保护和促进人权发展方面"的"杰出成就”。

2020年6月巴勒斯坦还表示支持中国在香港实施国安法。

最近中国智库学者高志凯在《观察者网》撰文说,美国和西方在新疆的人权指责以及美国和北约驻军阿富汗背后用意是遏制中国经过中亚、西亚连接欧洲的一带一路的基建和能源通道,而且要“离间中国和伊斯兰国家、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关系”。

他还说,面对西方的压力,中国不能只是被动防御、应付,而是要主动出击,提高应对层面,例如要求美军无条件从阿富汗撤军,应对美国设下的“挑拨”和“陷阱”。

长期支持巴勒斯坦

早在冷战期间,中国就表示巴勒斯坦问题是中东乱局的核心问题。当时中国支持包括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在内的“第三世界民族解放运动”。

在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战争(第二次中东战争)中,中国支持埃及奉行阿拉伯社会主义的纳赛尔政府,反对同英国和法国结盟的以色列。

1964年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领导人阿拉法特秘密访问中国同周恩来总理会谈。次年巴解组织在北京设立了办事处。

当时中国还为巴勒斯坦军事组织提供援助和培训。1965年毛泽东在对巴解组织代表团讲话中向他们传授中国的战争经验。

中国进入1980年代改革开放阶段后虽然中止了对巴勒斯坦的军事援助,但中国历届领导人仍然在国际论坛上继续支持巴勒斯坦解放运动。

中国在1988年支持阿拉法特在阿尔及利亚宣布巴勒斯坦独立,同巴勒斯坦国建立了正式的外交关系。但同期中国也在改善同以色列的关系,并在1992年同以色列建立了外交关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以色列巴勒斯坦冲突的外交博弈:中国在中东发力 “填补美国空白”

发布日期:2021-05-19 21:51
摘要:中国指责美国阻挠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呼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立即停火的声明。中国在巴以冲突问题上发力被认为旨在填补美国在中东留下的空白。


暴力从加沙扩展到了被占领的西岸地区。图为西岸巴勒斯坦妇女在注视周日葬礼进行的场面

BBC

OR--商业新媒体

周日(5月16日)由中国、突尼斯和挪威起草的呼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哈马斯立即停火的声明遭到美国反对。这是一周以来联合国安理会第三次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巴以最新一轮的冲突,但仍未产生任何具体结果。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5月16日安理会举行的巴以冲突紧急公开会议开始时呼吁实现停火。

主持视频会议的中国外长王毅说,中国作为安理会轮值主席十分重视中东紧张局势。王毅在讲话中指责美国阻挠安理会通过声明。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在会议上说,美国“正通过外交渠道努力”促成停火。

上周美国也曾两次表示反对安理会呼吁巴以停火的决议草案。安理会中的美、中、俄、英、法五大常任理事国有否决权。

中国指责美国不公正

以色列巴勒斯坦冲突升级已经导致大量平民伤亡。以色列说其轰炸是对哈马斯武装的攻击进行报复。但在加沙的哈马斯说,他们发动攻击的原因是以色列在被占的东耶路撒冷驱逐巴勒斯坦人、以军冲击阿克萨清真寺。

据法新社报道,周末受阻的声明草案说穆斯林信徒有权在阿克萨清真寺祈祷。声明草案强调化解紧张局势,敦促“尊重国际人道主义法律,包括保护平民,特别是儿童。”

中国外长王毅在在安理会的视频会议上说,以巴冲突升级造成包括妇女和儿童在内的大批人员伤亡,“很遗憾,只是因为一个国家的阻挠,安理会没有能够发出一致的声音。”

王毅敦促美国“调整”对待以色列-巴勒斯坦紧张局势的立场,呼吁美国“承担起其责任,采取公正立场。”

王毅还再次表明,“两国方案”是解决巴以问题、实现双方和平共存的根本出路,中国支持巴以双方在“两国方案”基础上尽快重启和谈,早日建立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拥有完全主权,独立的巴勒斯坦国。

中国认为巴勒斯坦问题是中东问题的核心。《环球时报》也引述专家指责美国一直把巴勒斯坦问题边缘化,为国际斡旋制造困难。

美国是以色列最大的盟友之一。新一轮以巴冲突升级以来,美国一直反对安理会通过呼吁停火的议案。美国表示,担心此时安理会发表声明可能会适得其反。拜登政府还说,一直在幕后调停。

记者阿舍尔(Barbara Plett Usher)说,公开发表的声明中,拜登和国务卿布林肯多次重复美国的“标准答案”,即面对巴勒斯坦火箭弹攻击、以色列有权自卫。

就美国阻止联合国安理会发表声明,阿舍尔说,在安理会,美国经常是“独自一人”捍卫以色列。美国辩解说,召集公开会议、发表公开声明的做法可能会妨碍幕后的外交努力。

在中东“填补空白”

围绕联合国巴以停火声明草案的争议是最近一段时间中美两国在联合国就外交政策问题发生对撞的一个最新例子。

不久前,中美双方还在联合国就中国新疆政策问题针锋相对。

分析认为,中国争取巴勒斯坦和中东国家的外交努力是中国在反击美国的人权外交。

今年3月,中旬中美阿拉斯加战略对话发生对撞后,王毅旋即访问中东地区。王毅在访问中强调反对以人权的名义干涉别国内政。日本《读卖新闻》当时的报道说,中国发动外交攻势填补美国在中东留下的空白地带。

2019年,巴勒斯坦和其他50多个国家也对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发出公开信,表示支持中国在新疆的政策,并赞扬中国在“保护和促进人权发展方面"的"杰出成就”。

2020年6月巴勒斯坦还表示支持中国在香港实施国安法。

最近中国智库学者高志凯在《观察者网》撰文说,美国和西方在新疆的人权指责以及美国和北约驻军阿富汗背后用意是遏制中国经过中亚、西亚连接欧洲的一带一路的基建和能源通道,而且要“离间中国和伊斯兰国家、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关系”。

他还说,面对西方的压力,中国不能只是被动防御、应付,而是要主动出击,提高应对层面,例如要求美军无条件从阿富汗撤军,应对美国设下的“挑拨”和“陷阱”。

长期支持巴勒斯坦

早在冷战期间,中国就表示巴勒斯坦问题是中东乱局的核心问题。当时中国支持包括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在内的“第三世界民族解放运动”。

在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战争(第二次中东战争)中,中国支持埃及奉行阿拉伯社会主义的纳赛尔政府,反对同英国和法国结盟的以色列。

1964年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领导人阿拉法特秘密访问中国同周恩来总理会谈。次年巴解组织在北京设立了办事处。

当时中国还为巴勒斯坦军事组织提供援助和培训。1965年毛泽东在对巴解组织代表团讲话中向他们传授中国的战争经验。

中国进入1980年代改革开放阶段后虽然中止了对巴勒斯坦的军事援助,但中国历届领导人仍然在国际论坛上继续支持巴勒斯坦解放运动。

中国在1988年支持阿拉法特在阿尔及利亚宣布巴勒斯坦独立,同巴勒斯坦国建立了正式的外交关系。但同期中国也在改善同以色列的关系,并在1992年同以色列建立了外交关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指责美国阻挠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呼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立即停火的声明。中国在巴以冲突问题上发力被认为旨在填补美国在中东留下的空白。


暴力从加沙扩展到了被占领的西岸地区。图为西岸巴勒斯坦妇女在注视周日葬礼进行的场面

BBC

OR--商业新媒体

周日(5月16日)由中国、突尼斯和挪威起草的呼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哈马斯立即停火的声明遭到美国反对。这是一周以来联合国安理会第三次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巴以最新一轮的冲突,但仍未产生任何具体结果。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5月16日安理会举行的巴以冲突紧急公开会议开始时呼吁实现停火。

主持视频会议的中国外长王毅说,中国作为安理会轮值主席十分重视中东紧张局势。王毅在讲话中指责美国阻挠安理会通过声明。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在会议上说,美国“正通过外交渠道努力”促成停火。

上周美国也曾两次表示反对安理会呼吁巴以停火的决议草案。安理会中的美、中、俄、英、法五大常任理事国有否决权。

中国指责美国不公正

以色列巴勒斯坦冲突升级已经导致大量平民伤亡。以色列说其轰炸是对哈马斯武装的攻击进行报复。但在加沙的哈马斯说,他们发动攻击的原因是以色列在被占的东耶路撒冷驱逐巴勒斯坦人、以军冲击阿克萨清真寺。

据法新社报道,周末受阻的声明草案说穆斯林信徒有权在阿克萨清真寺祈祷。声明草案强调化解紧张局势,敦促“尊重国际人道主义法律,包括保护平民,特别是儿童。”

中国外长王毅在在安理会的视频会议上说,以巴冲突升级造成包括妇女和儿童在内的大批人员伤亡,“很遗憾,只是因为一个国家的阻挠,安理会没有能够发出一致的声音。”

王毅敦促美国“调整”对待以色列-巴勒斯坦紧张局势的立场,呼吁美国“承担起其责任,采取公正立场。”

王毅还再次表明,“两国方案”是解决巴以问题、实现双方和平共存的根本出路,中国支持巴以双方在“两国方案”基础上尽快重启和谈,早日建立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拥有完全主权,独立的巴勒斯坦国。

中国认为巴勒斯坦问题是中东问题的核心。《环球时报》也引述专家指责美国一直把巴勒斯坦问题边缘化,为国际斡旋制造困难。

美国是以色列最大的盟友之一。新一轮以巴冲突升级以来,美国一直反对安理会通过呼吁停火的议案。美国表示,担心此时安理会发表声明可能会适得其反。拜登政府还说,一直在幕后调停。

记者阿舍尔(Barbara Plett Usher)说,公开发表的声明中,拜登和国务卿布林肯多次重复美国的“标准答案”,即面对巴勒斯坦火箭弹攻击、以色列有权自卫。

就美国阻止联合国安理会发表声明,阿舍尔说,在安理会,美国经常是“独自一人”捍卫以色列。美国辩解说,召集公开会议、发表公开声明的做法可能会妨碍幕后的外交努力。

在中东“填补空白”

围绕联合国巴以停火声明草案的争议是最近一段时间中美两国在联合国就外交政策问题发生对撞的一个最新例子。

不久前,中美双方还在联合国就中国新疆政策问题针锋相对。

分析认为,中国争取巴勒斯坦和中东国家的外交努力是中国在反击美国的人权外交。

今年3月,中旬中美阿拉斯加战略对话发生对撞后,王毅旋即访问中东地区。王毅在访问中强调反对以人权的名义干涉别国内政。日本《读卖新闻》当时的报道说,中国发动外交攻势填补美国在中东留下的空白地带。

2019年,巴勒斯坦和其他50多个国家也对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发出公开信,表示支持中国在新疆的政策,并赞扬中国在“保护和促进人权发展方面"的"杰出成就”。

2020年6月巴勒斯坦还表示支持中国在香港实施国安法。

最近中国智库学者高志凯在《观察者网》撰文说,美国和西方在新疆的人权指责以及美国和北约驻军阿富汗背后用意是遏制中国经过中亚、西亚连接欧洲的一带一路的基建和能源通道,而且要“离间中国和伊斯兰国家、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关系”。

他还说,面对西方的压力,中国不能只是被动防御、应付,而是要主动出击,提高应对层面,例如要求美军无条件从阿富汗撤军,应对美国设下的“挑拨”和“陷阱”。

长期支持巴勒斯坦

早在冷战期间,中国就表示巴勒斯坦问题是中东乱局的核心问题。当时中国支持包括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在内的“第三世界民族解放运动”。

在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战争(第二次中东战争)中,中国支持埃及奉行阿拉伯社会主义的纳赛尔政府,反对同英国和法国结盟的以色列。

1964年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领导人阿拉法特秘密访问中国同周恩来总理会谈。次年巴解组织在北京设立了办事处。

当时中国还为巴勒斯坦军事组织提供援助和培训。1965年毛泽东在对巴解组织代表团讲话中向他们传授中国的战争经验。

中国进入1980年代改革开放阶段后虽然中止了对巴勒斯坦的军事援助,但中国历届领导人仍然在国际论坛上继续支持巴勒斯坦解放运动。

中国在1988年支持阿拉法特在阿尔及利亚宣布巴勒斯坦独立,同巴勒斯坦国建立了正式的外交关系。但同期中国也在改善同以色列的关系,并在1992年同以色列建立了外交关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以色列巴勒斯坦冲突的外交博弈:中国在中东发力 “填补美国空白”

发布日期:2021-05-19 21:51
摘要:中国指责美国阻挠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呼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立即停火的声明。中国在巴以冲突问题上发力被认为旨在填补美国在中东留下的空白。


暴力从加沙扩展到了被占领的西岸地区。图为西岸巴勒斯坦妇女在注视周日葬礼进行的场面

BBC

OR--商业新媒体

周日(5月16日)由中国、突尼斯和挪威起草的呼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哈马斯立即停火的声明遭到美国反对。这是一周以来联合国安理会第三次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巴以最新一轮的冲突,但仍未产生任何具体结果。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5月16日安理会举行的巴以冲突紧急公开会议开始时呼吁实现停火。

主持视频会议的中国外长王毅说,中国作为安理会轮值主席十分重视中东紧张局势。王毅在讲话中指责美国阻挠安理会通过声明。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在会议上说,美国“正通过外交渠道努力”促成停火。

上周美国也曾两次表示反对安理会呼吁巴以停火的决议草案。安理会中的美、中、俄、英、法五大常任理事国有否决权。

中国指责美国不公正

以色列巴勒斯坦冲突升级已经导致大量平民伤亡。以色列说其轰炸是对哈马斯武装的攻击进行报复。但在加沙的哈马斯说,他们发动攻击的原因是以色列在被占的东耶路撒冷驱逐巴勒斯坦人、以军冲击阿克萨清真寺。

据法新社报道,周末受阻的声明草案说穆斯林信徒有权在阿克萨清真寺祈祷。声明草案强调化解紧张局势,敦促“尊重国际人道主义法律,包括保护平民,特别是儿童。”

中国外长王毅在在安理会的视频会议上说,以巴冲突升级造成包括妇女和儿童在内的大批人员伤亡,“很遗憾,只是因为一个国家的阻挠,安理会没有能够发出一致的声音。”

王毅敦促美国“调整”对待以色列-巴勒斯坦紧张局势的立场,呼吁美国“承担起其责任,采取公正立场。”

王毅还再次表明,“两国方案”是解决巴以问题、实现双方和平共存的根本出路,中国支持巴以双方在“两国方案”基础上尽快重启和谈,早日建立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拥有完全主权,独立的巴勒斯坦国。

中国认为巴勒斯坦问题是中东问题的核心。《环球时报》也引述专家指责美国一直把巴勒斯坦问题边缘化,为国际斡旋制造困难。

美国是以色列最大的盟友之一。新一轮以巴冲突升级以来,美国一直反对安理会通过呼吁停火的议案。美国表示,担心此时安理会发表声明可能会适得其反。拜登政府还说,一直在幕后调停。

记者阿舍尔(Barbara Plett Usher)说,公开发表的声明中,拜登和国务卿布林肯多次重复美国的“标准答案”,即面对巴勒斯坦火箭弹攻击、以色列有权自卫。

就美国阻止联合国安理会发表声明,阿舍尔说,在安理会,美国经常是“独自一人”捍卫以色列。美国辩解说,召集公开会议、发表公开声明的做法可能会妨碍幕后的外交努力。

在中东“填补空白”

围绕联合国巴以停火声明草案的争议是最近一段时间中美两国在联合国就外交政策问题发生对撞的一个最新例子。

不久前,中美双方还在联合国就中国新疆政策问题针锋相对。

分析认为,中国争取巴勒斯坦和中东国家的外交努力是中国在反击美国的人权外交。

今年3月,中旬中美阿拉斯加战略对话发生对撞后,王毅旋即访问中东地区。王毅在访问中强调反对以人权的名义干涉别国内政。日本《读卖新闻》当时的报道说,中国发动外交攻势填补美国在中东留下的空白地带。

2019年,巴勒斯坦和其他50多个国家也对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发出公开信,表示支持中国在新疆的政策,并赞扬中国在“保护和促进人权发展方面"的"杰出成就”。

2020年6月巴勒斯坦还表示支持中国在香港实施国安法。

最近中国智库学者高志凯在《观察者网》撰文说,美国和西方在新疆的人权指责以及美国和北约驻军阿富汗背后用意是遏制中国经过中亚、西亚连接欧洲的一带一路的基建和能源通道,而且要“离间中国和伊斯兰国家、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关系”。

他还说,面对西方的压力,中国不能只是被动防御、应付,而是要主动出击,提高应对层面,例如要求美军无条件从阿富汗撤军,应对美国设下的“挑拨”和“陷阱”。

长期支持巴勒斯坦

早在冷战期间,中国就表示巴勒斯坦问题是中东乱局的核心问题。当时中国支持包括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在内的“第三世界民族解放运动”。

在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战争(第二次中东战争)中,中国支持埃及奉行阿拉伯社会主义的纳赛尔政府,反对同英国和法国结盟的以色列。

1964年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领导人阿拉法特秘密访问中国同周恩来总理会谈。次年巴解组织在北京设立了办事处。

当时中国还为巴勒斯坦军事组织提供援助和培训。1965年毛泽东在对巴解组织代表团讲话中向他们传授中国的战争经验。

中国进入1980年代改革开放阶段后虽然中止了对巴勒斯坦的军事援助,但中国历届领导人仍然在国际论坛上继续支持巴勒斯坦解放运动。

中国在1988年支持阿拉法特在阿尔及利亚宣布巴勒斯坦独立,同巴勒斯坦国建立了正式的外交关系。但同期中国也在改善同以色列的关系,并在1992年同以色列建立了外交关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