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共享充电宝刚性需求属性更为明显,这也是共享充电宝能一枝独秀的重要原因;盈利模式单一成为共享充电宝行业面临的主要问题,制约着行业的进一步发展。


OR--商业新媒体

从备受质疑到成功IPO,共享充电宝颠覆许多人的认知。美东时间4月1日,成立于2017年4月的怪兽充电正式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成为国内共享充电宝第一股。怪兽充电已经构建超过66.4万POI(点位)的共享充电网络,累计注册用户超过2.19亿。2019年、2020年营收20.223亿元、28.094亿元,同比增长38.9%;同时,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经调整后的净利润为2.066亿元、1.126亿元。

共享充电宝玩家中,怪兽充电起步不是最早的,凭借强大的执行力,做到后来居上。2017年上半年怪兽刚起步时,推向市场的是固定在桌上的充电线;但到了下半年,团队迅速捕捉到弹出式充电柜的潜在市场空间,马上研发柜机产品并迅速推向市场,成功抢占市场空间。与一些玩家疯狂扩张的策略不同,后发的怪兽充电首先瞄准产品供应链端的问题,从电芯设计、封装到安全电路、智能监测等技术的叠加,将安全性能稳步提升。
目前,中国共享充电宝市场形成三电一兽态势。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行业报告,2020年怪兽充电以34.4%的市场份额位列行业第一,其余包括街电、来电、小电也是主要玩家。其中,小电科技4月30日在港交所提交招股书,有望冲刺港股“共享充电第一股”。怪兽充电挂牌上市同一天,“街电”与“搜电充电”正式合并,两者开始抱团,共建全新的集团公司。

成长潜力巨大。IDC预测,2023年全球智能手机四分之一的出货量将支持5G,共享充电行业在2至3年或将迎来更乐观的增长。艾瑞咨询报告也显示,截至2020年年底,移动设备充电服务仅占中国潜在POI的9.3%;这一相对不高的渗透率为各共享充电运营商的未来发展提供更大的想象空间。怪兽充电创始人兼CEO蔡光渊曾表示,“在仍有巨大增量的市场中,我们在共享充电这座山峰的征程也仅仅是到了半山腰,还要继续攀登。”

共享充电宝的快速发展,离不开2.29亿有着手机充电焦虑的年轻人们。一部手机搞定一切的时代,他们越来越离不开手机,频繁使用手机导致电量不足成为常态化。因为近年碎片化场景的应用增长,短视频等应用占用时长扩大,用户的电量焦虑较之两三年前有过之而无不及,充电宝也顺势成为出门必带物品之一。但自从有了共享充电宝,不少人出门都不喜欢随身带充电宝,毕竟有了随用随取的机会。

过去四年,共享充电宝用户习惯真正在形成,即使价格经历过上调,用户规模仍然不断在增长。“充电宝又重又麻烦,总的来说还是挺喜欢共享充电宝。平均用一次4块钱,一年约用20次才80元,按我这频率得借两年,才等于买一个充电宝的价格,不比出门背个充电宝香吗?”北京国贸地区上班的王艳芸表示,关键时刻,共享充电宝让你的手机不至于断电,手头需要处理的事情,不至于中断。

与之形成反差的是,共享经济经历了从萌芽到火热,从火热到疯狂,再从疯狂到退场的潮起潮落。悲情如Uber,爆发多起盗抢、性侵丑闻事件,高管出走,组织架构失控使其再无往日风光。

曾经共享单车的两大巨头—OFO面临资金链断裂危机,摩拜单车被迫易主。

2月19日,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21)》显示,共享住宿、共享办公、交通出行等需要通过线下活动完成交易闭环的领域市场规模同比显著下降,降幅分别为29.8%、26%和15.7%。

唯有充电宝一枝独秀。这个与年轻人生活息息相关的行业,经历爆发、沉淀后,如今成为中国共享经济大潮中最为成熟的一支。随着疫情缓解,旅游出行、线下娱乐场景回归正轨,共享充电宝行业再次释放出巨大使用需求,逐渐改变人们的生活习惯,真正为人们带来便利。大到商业中心,小到街边便利店,都能看到共享充电宝的身影。

高瓴创投执行董事肖永强认为,大部分用户体验到共享充电宝随借随还的便利性后,就会把它作为出门在外解决用电焦虑的第一方案。使用场景由原来的主要集中在餐饮和娱乐休闲场所,如今已经扩展到公园、交通枢纽、医院、派出所等绝大多数公共场所。

究其共享充电宝兴起的原因,不外乎有几个方面。共享充电宝刚性需求属性更为明显,这也是共享充电宝能一枝独秀的重要原因。有机构表示,庞大的用户规模,逐步扩大的铺设范围和养成的用户习惯为共享充电宝带来了巨大的市场空间,而用户电量需求的增长与电池本身电量的增长间存在供需缺口,也在推动着市场扩张。

共享充电宝的生产成本、设备折旧、运营成本以及人力维护成本都很低,没有监管角色存在,模式简单方便,经营效率高,能够产生高额盈利,远胜于曾经的共享单车。而且,充电宝的回收期非常短。腾讯创业曾测算过,每个充电宝机柜的实际利润在680元至1380元每个月,2至4个月便可回本,年回报率高达300%。

随着移动互联网普及程度提升,人们对于智能手机使用率也在上升,特别是短视频等应用产品的快速推广,使用户对于手机电量的需求也在提升。据英国的《每日邮报》调查显示,受调查人群中有四分之一处于手机电量耗尽的“持续恐惧”中,这种现象被称为“低电量焦虑症”。并且随着人们对手机的依赖性越来越高,这个焦虑症会变得越来越严重。巨大的市场吸引着新的巨头入局。自2017年暂停共享充电宝项目后,2020年初美团充电再次入局冲击市场。通过线上和线下流量的转换,美团充电的快速推进,将使现有共享充电宝企业产生危机感,加剧市场竞争,更加速了行业的优胜劣汰。

虽然,美团充电依托美团及其生态产品入口导流,具有一定的优势,但在共享充电宝行业竞争格局较为稳定的情况下,新晋企业在开拓市场方面存在困难。业内人士认为,美团等巨头在商户资源和渠道运营上具有优势,会倒逼现有玩家进步并加快优胜劣汰进程。如果能进一步挖掘充电宝占据的用户时间,联动美团其他产品,将有机会成为构建生态体系的重要环节。

即便如此,最有优势的怪兽充电,也不能高枕无忧。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全球及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模式与典型案例分析报告》显示,整个共享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风口正在趋于平静。目前,中国共享经济行业也存在同质化现象加重、商业模式不清晰等问题。由于受到企业竞争壁垒小、用户转换成本低等因素的限制,产品租赁仍然是目前共享充电宝行业最核心的商业模式。盈利模式单一成为共享充电宝行业面临的主要问题,制约着行业的进一步发展。

怪兽充电的招股书显示,2020年怪兽充电实现营收28.094亿元,充电宝租赁业务的收入拿下了总收入的96.5%,达27.115亿元,剩余部分则来自其充电宝销售等业务。怪兽充电此前曾在融资计划书中提到,将通过快速搭建以共享充电宝为核心的下沉渠道,可实现与其他品类渠道复用,如礼品机、智能零售柜、IP玩具柜等,基于海量用户和商户建立强大网络渠道,致力于成为一家科技+零售的公司。据悉,目前,除了设备进驻、根据品牌特色打造定制柜机及充电宝等服务外,怪兽充电也在不断探索与合作伙伴在平台和技术优势的整合。

后续广告端收入开发是共享充电宝公司需要大力拓展的重要方向。小电科技除了重视数字化基础设施建设,也在逐步孵化短视频本地生活运营服务,同抖音、快手等平台进行战略合作。借助短视频平台带来的流量,为点位合作伙伴及其他商家提供短视频及直播串流营销解决方案。

共享充电宝行业没有形成竞争壁垒以及品牌差异,价格和归还的便利度是直接影响消费者使用共享充电宝的决定性因素。2020年以来,共享充电宝悄然集体涨价,从最初的每小时1元、半小时免费的“亲民”价格,到现在平均每小时需花费3至4元,也引发不少消费者不满。

整个行业也面临着多方面的考验。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共享充电宝的投诉并不少。“充电宝已归还,订单却未结束”“已归还显示未归还,扣除了押金”“乱扣费”等问题层出不穷。警方的网络安全专家也曾表示,用户在使用共享充电宝的时候,有信息安全方面的隐患。如果被一些不法分子改装之后加入了芯片,共享充电宝会泄露手机通讯录、照片等隐私数据。还有充电宝本身的质量及使用故障问题,频繁充放电导致一些旧的共享充电宝有安全隐患,出现自燃,甚至爆炸。这些仍需要共享充电宝企业加强管理。

快充技术和电池容量的进步,是共享充电宝企业面临更为严峻的挑战。目前来看,包括OPPO、小米在内的多家手机厂商都推出了自己的新一代快充技术。另外,各大手机厂商在电池容量上也下了很大功夫,4000毫安基本已经成为行业标配。

5G技术的推广和短视频的应用对设备电量的消耗增多,而终端电池技术还并未出现重大突破。德勤中国科技、传媒和电信行业主管合伙人林国恩表示:“中国现已成为5G技术引领者,开通5G的城市数量处于全球前列,更已开始向发达国家或地区输出相关技术,这说明中国的5G市场非常广阔。”艾瑞咨询认为,手机电池的续航能力未增长,这意味着用户仍有二次充电需求,并且仍需要携带充电设备;因此,留给共享充电宝的窗口期还有较长时间。

资本加持下的怪兽充电,顶着“共享充电宝第一股”的桂冠,也未能在纳斯达克大杀四方。截至5月6日收盘,股价7.66美元,低于8.5美元的发行价,巿值约19.11亿美元。不过,高盛4月27日发布报告首次覆盖了怪兽充电并给予“买入”评级,目标价13.9美元/股。

对于消费者来说,这是一个懒人经济的社会。现在出门只要一部手机就能轻松搞定所有事情,所以手机必须时刻保持电量充足的状态,否则自己不仅会与外界失去所有联系,而且也会变得焦虑不安。在手机用户上网时间延伸以及终端电池技术没有巨大突破的情况下,共享充电宝正是消费者充电自由且解放双手的最佳选择。撰文/冯艳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异军突起的共享充电宝

发布日期:2021-05-19 17:33
摘要:共享充电宝刚性需求属性更为明显,这也是共享充电宝能一枝独秀的重要原因;盈利模式单一成为共享充电宝行业面临的主要问题,制约着行业的进一步发展。


OR--商业新媒体

从备受质疑到成功IPO,共享充电宝颠覆许多人的认知。美东时间4月1日,成立于2017年4月的怪兽充电正式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成为国内共享充电宝第一股。怪兽充电已经构建超过66.4万POI(点位)的共享充电网络,累计注册用户超过2.19亿。2019年、2020年营收20.223亿元、28.094亿元,同比增长38.9%;同时,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经调整后的净利润为2.066亿元、1.126亿元。

共享充电宝玩家中,怪兽充电起步不是最早的,凭借强大的执行力,做到后来居上。2017年上半年怪兽刚起步时,推向市场的是固定在桌上的充电线;但到了下半年,团队迅速捕捉到弹出式充电柜的潜在市场空间,马上研发柜机产品并迅速推向市场,成功抢占市场空间。与一些玩家疯狂扩张的策略不同,后发的怪兽充电首先瞄准产品供应链端的问题,从电芯设计、封装到安全电路、智能监测等技术的叠加,将安全性能稳步提升。
目前,中国共享充电宝市场形成三电一兽态势。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行业报告,2020年怪兽充电以34.4%的市场份额位列行业第一,其余包括街电、来电、小电也是主要玩家。其中,小电科技4月30日在港交所提交招股书,有望冲刺港股“共享充电第一股”。怪兽充电挂牌上市同一天,“街电”与“搜电充电”正式合并,两者开始抱团,共建全新的集团公司。

成长潜力巨大。IDC预测,2023年全球智能手机四分之一的出货量将支持5G,共享充电行业在2至3年或将迎来更乐观的增长。艾瑞咨询报告也显示,截至2020年年底,移动设备充电服务仅占中国潜在POI的9.3%;这一相对不高的渗透率为各共享充电运营商的未来发展提供更大的想象空间。怪兽充电创始人兼CEO蔡光渊曾表示,“在仍有巨大增量的市场中,我们在共享充电这座山峰的征程也仅仅是到了半山腰,还要继续攀登。”

共享充电宝的快速发展,离不开2.29亿有着手机充电焦虑的年轻人们。一部手机搞定一切的时代,他们越来越离不开手机,频繁使用手机导致电量不足成为常态化。因为近年碎片化场景的应用增长,短视频等应用占用时长扩大,用户的电量焦虑较之两三年前有过之而无不及,充电宝也顺势成为出门必带物品之一。但自从有了共享充电宝,不少人出门都不喜欢随身带充电宝,毕竟有了随用随取的机会。

过去四年,共享充电宝用户习惯真正在形成,即使价格经历过上调,用户规模仍然不断在增长。“充电宝又重又麻烦,总的来说还是挺喜欢共享充电宝。平均用一次4块钱,一年约用20次才80元,按我这频率得借两年,才等于买一个充电宝的价格,不比出门背个充电宝香吗?”北京国贸地区上班的王艳芸表示,关键时刻,共享充电宝让你的手机不至于断电,手头需要处理的事情,不至于中断。

与之形成反差的是,共享经济经历了从萌芽到火热,从火热到疯狂,再从疯狂到退场的潮起潮落。悲情如Uber,爆发多起盗抢、性侵丑闻事件,高管出走,组织架构失控使其再无往日风光。

曾经共享单车的两大巨头—OFO面临资金链断裂危机,摩拜单车被迫易主。

2月19日,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21)》显示,共享住宿、共享办公、交通出行等需要通过线下活动完成交易闭环的领域市场规模同比显著下降,降幅分别为29.8%、26%和15.7%。

唯有充电宝一枝独秀。这个与年轻人生活息息相关的行业,经历爆发、沉淀后,如今成为中国共享经济大潮中最为成熟的一支。随着疫情缓解,旅游出行、线下娱乐场景回归正轨,共享充电宝行业再次释放出巨大使用需求,逐渐改变人们的生活习惯,真正为人们带来便利。大到商业中心,小到街边便利店,都能看到共享充电宝的身影。

高瓴创投执行董事肖永强认为,大部分用户体验到共享充电宝随借随还的便利性后,就会把它作为出门在外解决用电焦虑的第一方案。使用场景由原来的主要集中在餐饮和娱乐休闲场所,如今已经扩展到公园、交通枢纽、医院、派出所等绝大多数公共场所。

究其共享充电宝兴起的原因,不外乎有几个方面。共享充电宝刚性需求属性更为明显,这也是共享充电宝能一枝独秀的重要原因。有机构表示,庞大的用户规模,逐步扩大的铺设范围和养成的用户习惯为共享充电宝带来了巨大的市场空间,而用户电量需求的增长与电池本身电量的增长间存在供需缺口,也在推动着市场扩张。

共享充电宝的生产成本、设备折旧、运营成本以及人力维护成本都很低,没有监管角色存在,模式简单方便,经营效率高,能够产生高额盈利,远胜于曾经的共享单车。而且,充电宝的回收期非常短。腾讯创业曾测算过,每个充电宝机柜的实际利润在680元至1380元每个月,2至4个月便可回本,年回报率高达300%。

随着移动互联网普及程度提升,人们对于智能手机使用率也在上升,特别是短视频等应用产品的快速推广,使用户对于手机电量的需求也在提升。据英国的《每日邮报》调查显示,受调查人群中有四分之一处于手机电量耗尽的“持续恐惧”中,这种现象被称为“低电量焦虑症”。并且随着人们对手机的依赖性越来越高,这个焦虑症会变得越来越严重。巨大的市场吸引着新的巨头入局。自2017年暂停共享充电宝项目后,2020年初美团充电再次入局冲击市场。通过线上和线下流量的转换,美团充电的快速推进,将使现有共享充电宝企业产生危机感,加剧市场竞争,更加速了行业的优胜劣汰。

虽然,美团充电依托美团及其生态产品入口导流,具有一定的优势,但在共享充电宝行业竞争格局较为稳定的情况下,新晋企业在开拓市场方面存在困难。业内人士认为,美团等巨头在商户资源和渠道运营上具有优势,会倒逼现有玩家进步并加快优胜劣汰进程。如果能进一步挖掘充电宝占据的用户时间,联动美团其他产品,将有机会成为构建生态体系的重要环节。

即便如此,最有优势的怪兽充电,也不能高枕无忧。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全球及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模式与典型案例分析报告》显示,整个共享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风口正在趋于平静。目前,中国共享经济行业也存在同质化现象加重、商业模式不清晰等问题。由于受到企业竞争壁垒小、用户转换成本低等因素的限制,产品租赁仍然是目前共享充电宝行业最核心的商业模式。盈利模式单一成为共享充电宝行业面临的主要问题,制约着行业的进一步发展。

怪兽充电的招股书显示,2020年怪兽充电实现营收28.094亿元,充电宝租赁业务的收入拿下了总收入的96.5%,达27.115亿元,剩余部分则来自其充电宝销售等业务。怪兽充电此前曾在融资计划书中提到,将通过快速搭建以共享充电宝为核心的下沉渠道,可实现与其他品类渠道复用,如礼品机、智能零售柜、IP玩具柜等,基于海量用户和商户建立强大网络渠道,致力于成为一家科技+零售的公司。据悉,目前,除了设备进驻、根据品牌特色打造定制柜机及充电宝等服务外,怪兽充电也在不断探索与合作伙伴在平台和技术优势的整合。

后续广告端收入开发是共享充电宝公司需要大力拓展的重要方向。小电科技除了重视数字化基础设施建设,也在逐步孵化短视频本地生活运营服务,同抖音、快手等平台进行战略合作。借助短视频平台带来的流量,为点位合作伙伴及其他商家提供短视频及直播串流营销解决方案。

共享充电宝行业没有形成竞争壁垒以及品牌差异,价格和归还的便利度是直接影响消费者使用共享充电宝的决定性因素。2020年以来,共享充电宝悄然集体涨价,从最初的每小时1元、半小时免费的“亲民”价格,到现在平均每小时需花费3至4元,也引发不少消费者不满。

整个行业也面临着多方面的考验。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共享充电宝的投诉并不少。“充电宝已归还,订单却未结束”“已归还显示未归还,扣除了押金”“乱扣费”等问题层出不穷。警方的网络安全专家也曾表示,用户在使用共享充电宝的时候,有信息安全方面的隐患。如果被一些不法分子改装之后加入了芯片,共享充电宝会泄露手机通讯录、照片等隐私数据。还有充电宝本身的质量及使用故障问题,频繁充放电导致一些旧的共享充电宝有安全隐患,出现自燃,甚至爆炸。这些仍需要共享充电宝企业加强管理。

快充技术和电池容量的进步,是共享充电宝企业面临更为严峻的挑战。目前来看,包括OPPO、小米在内的多家手机厂商都推出了自己的新一代快充技术。另外,各大手机厂商在电池容量上也下了很大功夫,4000毫安基本已经成为行业标配。

5G技术的推广和短视频的应用对设备电量的消耗增多,而终端电池技术还并未出现重大突破。德勤中国科技、传媒和电信行业主管合伙人林国恩表示:“中国现已成为5G技术引领者,开通5G的城市数量处于全球前列,更已开始向发达国家或地区输出相关技术,这说明中国的5G市场非常广阔。”艾瑞咨询认为,手机电池的续航能力未增长,这意味着用户仍有二次充电需求,并且仍需要携带充电设备;因此,留给共享充电宝的窗口期还有较长时间。

资本加持下的怪兽充电,顶着“共享充电宝第一股”的桂冠,也未能在纳斯达克大杀四方。截至5月6日收盘,股价7.66美元,低于8.5美元的发行价,巿值约19.11亿美元。不过,高盛4月27日发布报告首次覆盖了怪兽充电并给予“买入”评级,目标价13.9美元/股。

对于消费者来说,这是一个懒人经济的社会。现在出门只要一部手机就能轻松搞定所有事情,所以手机必须时刻保持电量充足的状态,否则自己不仅会与外界失去所有联系,而且也会变得焦虑不安。在手机用户上网时间延伸以及终端电池技术没有巨大突破的情况下,共享充电宝正是消费者充电自由且解放双手的最佳选择。撰文/冯艳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共享充电宝刚性需求属性更为明显,这也是共享充电宝能一枝独秀的重要原因;盈利模式单一成为共享充电宝行业面临的主要问题,制约着行业的进一步发展。


OR--商业新媒体

从备受质疑到成功IPO,共享充电宝颠覆许多人的认知。美东时间4月1日,成立于2017年4月的怪兽充电正式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成为国内共享充电宝第一股。怪兽充电已经构建超过66.4万POI(点位)的共享充电网络,累计注册用户超过2.19亿。2019年、2020年营收20.223亿元、28.094亿元,同比增长38.9%;同时,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经调整后的净利润为2.066亿元、1.126亿元。

共享充电宝玩家中,怪兽充电起步不是最早的,凭借强大的执行力,做到后来居上。2017年上半年怪兽刚起步时,推向市场的是固定在桌上的充电线;但到了下半年,团队迅速捕捉到弹出式充电柜的潜在市场空间,马上研发柜机产品并迅速推向市场,成功抢占市场空间。与一些玩家疯狂扩张的策略不同,后发的怪兽充电首先瞄准产品供应链端的问题,从电芯设计、封装到安全电路、智能监测等技术的叠加,将安全性能稳步提升。
目前,中国共享充电宝市场形成三电一兽态势。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行业报告,2020年怪兽充电以34.4%的市场份额位列行业第一,其余包括街电、来电、小电也是主要玩家。其中,小电科技4月30日在港交所提交招股书,有望冲刺港股“共享充电第一股”。怪兽充电挂牌上市同一天,“街电”与“搜电充电”正式合并,两者开始抱团,共建全新的集团公司。

成长潜力巨大。IDC预测,2023年全球智能手机四分之一的出货量将支持5G,共享充电行业在2至3年或将迎来更乐观的增长。艾瑞咨询报告也显示,截至2020年年底,移动设备充电服务仅占中国潜在POI的9.3%;这一相对不高的渗透率为各共享充电运营商的未来发展提供更大的想象空间。怪兽充电创始人兼CEO蔡光渊曾表示,“在仍有巨大增量的市场中,我们在共享充电这座山峰的征程也仅仅是到了半山腰,还要继续攀登。”

共享充电宝的快速发展,离不开2.29亿有着手机充电焦虑的年轻人们。一部手机搞定一切的时代,他们越来越离不开手机,频繁使用手机导致电量不足成为常态化。因为近年碎片化场景的应用增长,短视频等应用占用时长扩大,用户的电量焦虑较之两三年前有过之而无不及,充电宝也顺势成为出门必带物品之一。但自从有了共享充电宝,不少人出门都不喜欢随身带充电宝,毕竟有了随用随取的机会。

过去四年,共享充电宝用户习惯真正在形成,即使价格经历过上调,用户规模仍然不断在增长。“充电宝又重又麻烦,总的来说还是挺喜欢共享充电宝。平均用一次4块钱,一年约用20次才80元,按我这频率得借两年,才等于买一个充电宝的价格,不比出门背个充电宝香吗?”北京国贸地区上班的王艳芸表示,关键时刻,共享充电宝让你的手机不至于断电,手头需要处理的事情,不至于中断。

与之形成反差的是,共享经济经历了从萌芽到火热,从火热到疯狂,再从疯狂到退场的潮起潮落。悲情如Uber,爆发多起盗抢、性侵丑闻事件,高管出走,组织架构失控使其再无往日风光。

曾经共享单车的两大巨头—OFO面临资金链断裂危机,摩拜单车被迫易主。

2月19日,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21)》显示,共享住宿、共享办公、交通出行等需要通过线下活动完成交易闭环的领域市场规模同比显著下降,降幅分别为29.8%、26%和15.7%。

唯有充电宝一枝独秀。这个与年轻人生活息息相关的行业,经历爆发、沉淀后,如今成为中国共享经济大潮中最为成熟的一支。随着疫情缓解,旅游出行、线下娱乐场景回归正轨,共享充电宝行业再次释放出巨大使用需求,逐渐改变人们的生活习惯,真正为人们带来便利。大到商业中心,小到街边便利店,都能看到共享充电宝的身影。

高瓴创投执行董事肖永强认为,大部分用户体验到共享充电宝随借随还的便利性后,就会把它作为出门在外解决用电焦虑的第一方案。使用场景由原来的主要集中在餐饮和娱乐休闲场所,如今已经扩展到公园、交通枢纽、医院、派出所等绝大多数公共场所。

究其共享充电宝兴起的原因,不外乎有几个方面。共享充电宝刚性需求属性更为明显,这也是共享充电宝能一枝独秀的重要原因。有机构表示,庞大的用户规模,逐步扩大的铺设范围和养成的用户习惯为共享充电宝带来了巨大的市场空间,而用户电量需求的增长与电池本身电量的增长间存在供需缺口,也在推动着市场扩张。

共享充电宝的生产成本、设备折旧、运营成本以及人力维护成本都很低,没有监管角色存在,模式简单方便,经营效率高,能够产生高额盈利,远胜于曾经的共享单车。而且,充电宝的回收期非常短。腾讯创业曾测算过,每个充电宝机柜的实际利润在680元至1380元每个月,2至4个月便可回本,年回报率高达300%。

随着移动互联网普及程度提升,人们对于智能手机使用率也在上升,特别是短视频等应用产品的快速推广,使用户对于手机电量的需求也在提升。据英国的《每日邮报》调查显示,受调查人群中有四分之一处于手机电量耗尽的“持续恐惧”中,这种现象被称为“低电量焦虑症”。并且随着人们对手机的依赖性越来越高,这个焦虑症会变得越来越严重。巨大的市场吸引着新的巨头入局。自2017年暂停共享充电宝项目后,2020年初美团充电再次入局冲击市场。通过线上和线下流量的转换,美团充电的快速推进,将使现有共享充电宝企业产生危机感,加剧市场竞争,更加速了行业的优胜劣汰。

虽然,美团充电依托美团及其生态产品入口导流,具有一定的优势,但在共享充电宝行业竞争格局较为稳定的情况下,新晋企业在开拓市场方面存在困难。业内人士认为,美团等巨头在商户资源和渠道运营上具有优势,会倒逼现有玩家进步并加快优胜劣汰进程。如果能进一步挖掘充电宝占据的用户时间,联动美团其他产品,将有机会成为构建生态体系的重要环节。

即便如此,最有优势的怪兽充电,也不能高枕无忧。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全球及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模式与典型案例分析报告》显示,整个共享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风口正在趋于平静。目前,中国共享经济行业也存在同质化现象加重、商业模式不清晰等问题。由于受到企业竞争壁垒小、用户转换成本低等因素的限制,产品租赁仍然是目前共享充电宝行业最核心的商业模式。盈利模式单一成为共享充电宝行业面临的主要问题,制约着行业的进一步发展。

怪兽充电的招股书显示,2020年怪兽充电实现营收28.094亿元,充电宝租赁业务的收入拿下了总收入的96.5%,达27.115亿元,剩余部分则来自其充电宝销售等业务。怪兽充电此前曾在融资计划书中提到,将通过快速搭建以共享充电宝为核心的下沉渠道,可实现与其他品类渠道复用,如礼品机、智能零售柜、IP玩具柜等,基于海量用户和商户建立强大网络渠道,致力于成为一家科技+零售的公司。据悉,目前,除了设备进驻、根据品牌特色打造定制柜机及充电宝等服务外,怪兽充电也在不断探索与合作伙伴在平台和技术优势的整合。

后续广告端收入开发是共享充电宝公司需要大力拓展的重要方向。小电科技除了重视数字化基础设施建设,也在逐步孵化短视频本地生活运营服务,同抖音、快手等平台进行战略合作。借助短视频平台带来的流量,为点位合作伙伴及其他商家提供短视频及直播串流营销解决方案。

共享充电宝行业没有形成竞争壁垒以及品牌差异,价格和归还的便利度是直接影响消费者使用共享充电宝的决定性因素。2020年以来,共享充电宝悄然集体涨价,从最初的每小时1元、半小时免费的“亲民”价格,到现在平均每小时需花费3至4元,也引发不少消费者不满。

整个行业也面临着多方面的考验。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共享充电宝的投诉并不少。“充电宝已归还,订单却未结束”“已归还显示未归还,扣除了押金”“乱扣费”等问题层出不穷。警方的网络安全专家也曾表示,用户在使用共享充电宝的时候,有信息安全方面的隐患。如果被一些不法分子改装之后加入了芯片,共享充电宝会泄露手机通讯录、照片等隐私数据。还有充电宝本身的质量及使用故障问题,频繁充放电导致一些旧的共享充电宝有安全隐患,出现自燃,甚至爆炸。这些仍需要共享充电宝企业加强管理。

快充技术和电池容量的进步,是共享充电宝企业面临更为严峻的挑战。目前来看,包括OPPO、小米在内的多家手机厂商都推出了自己的新一代快充技术。另外,各大手机厂商在电池容量上也下了很大功夫,4000毫安基本已经成为行业标配。

5G技术的推广和短视频的应用对设备电量的消耗增多,而终端电池技术还并未出现重大突破。德勤中国科技、传媒和电信行业主管合伙人林国恩表示:“中国现已成为5G技术引领者,开通5G的城市数量处于全球前列,更已开始向发达国家或地区输出相关技术,这说明中国的5G市场非常广阔。”艾瑞咨询认为,手机电池的续航能力未增长,这意味着用户仍有二次充电需求,并且仍需要携带充电设备;因此,留给共享充电宝的窗口期还有较长时间。

资本加持下的怪兽充电,顶着“共享充电宝第一股”的桂冠,也未能在纳斯达克大杀四方。截至5月6日收盘,股价7.66美元,低于8.5美元的发行价,巿值约19.11亿美元。不过,高盛4月27日发布报告首次覆盖了怪兽充电并给予“买入”评级,目标价13.9美元/股。

对于消费者来说,这是一个懒人经济的社会。现在出门只要一部手机就能轻松搞定所有事情,所以手机必须时刻保持电量充足的状态,否则自己不仅会与外界失去所有联系,而且也会变得焦虑不安。在手机用户上网时间延伸以及终端电池技术没有巨大突破的情况下,共享充电宝正是消费者充电自由且解放双手的最佳选择。撰文/冯艳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异军突起的共享充电宝

发布日期:2021-05-19 17:33
摘要:共享充电宝刚性需求属性更为明显,这也是共享充电宝能一枝独秀的重要原因;盈利模式单一成为共享充电宝行业面临的主要问题,制约着行业的进一步发展。


OR--商业新媒体

从备受质疑到成功IPO,共享充电宝颠覆许多人的认知。美东时间4月1日,成立于2017年4月的怪兽充电正式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成为国内共享充电宝第一股。怪兽充电已经构建超过66.4万POI(点位)的共享充电网络,累计注册用户超过2.19亿。2019年、2020年营收20.223亿元、28.094亿元,同比增长38.9%;同时,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经调整后的净利润为2.066亿元、1.126亿元。

共享充电宝玩家中,怪兽充电起步不是最早的,凭借强大的执行力,做到后来居上。2017年上半年怪兽刚起步时,推向市场的是固定在桌上的充电线;但到了下半年,团队迅速捕捉到弹出式充电柜的潜在市场空间,马上研发柜机产品并迅速推向市场,成功抢占市场空间。与一些玩家疯狂扩张的策略不同,后发的怪兽充电首先瞄准产品供应链端的问题,从电芯设计、封装到安全电路、智能监测等技术的叠加,将安全性能稳步提升。
目前,中国共享充电宝市场形成三电一兽态势。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行业报告,2020年怪兽充电以34.4%的市场份额位列行业第一,其余包括街电、来电、小电也是主要玩家。其中,小电科技4月30日在港交所提交招股书,有望冲刺港股“共享充电第一股”。怪兽充电挂牌上市同一天,“街电”与“搜电充电”正式合并,两者开始抱团,共建全新的集团公司。

成长潜力巨大。IDC预测,2023年全球智能手机四分之一的出货量将支持5G,共享充电行业在2至3年或将迎来更乐观的增长。艾瑞咨询报告也显示,截至2020年年底,移动设备充电服务仅占中国潜在POI的9.3%;这一相对不高的渗透率为各共享充电运营商的未来发展提供更大的想象空间。怪兽充电创始人兼CEO蔡光渊曾表示,“在仍有巨大增量的市场中,我们在共享充电这座山峰的征程也仅仅是到了半山腰,还要继续攀登。”

共享充电宝的快速发展,离不开2.29亿有着手机充电焦虑的年轻人们。一部手机搞定一切的时代,他们越来越离不开手机,频繁使用手机导致电量不足成为常态化。因为近年碎片化场景的应用增长,短视频等应用占用时长扩大,用户的电量焦虑较之两三年前有过之而无不及,充电宝也顺势成为出门必带物品之一。但自从有了共享充电宝,不少人出门都不喜欢随身带充电宝,毕竟有了随用随取的机会。

过去四年,共享充电宝用户习惯真正在形成,即使价格经历过上调,用户规模仍然不断在增长。“充电宝又重又麻烦,总的来说还是挺喜欢共享充电宝。平均用一次4块钱,一年约用20次才80元,按我这频率得借两年,才等于买一个充电宝的价格,不比出门背个充电宝香吗?”北京国贸地区上班的王艳芸表示,关键时刻,共享充电宝让你的手机不至于断电,手头需要处理的事情,不至于中断。

与之形成反差的是,共享经济经历了从萌芽到火热,从火热到疯狂,再从疯狂到退场的潮起潮落。悲情如Uber,爆发多起盗抢、性侵丑闻事件,高管出走,组织架构失控使其再无往日风光。

曾经共享单车的两大巨头—OFO面临资金链断裂危机,摩拜单车被迫易主。

2月19日,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21)》显示,共享住宿、共享办公、交通出行等需要通过线下活动完成交易闭环的领域市场规模同比显著下降,降幅分别为29.8%、26%和15.7%。

唯有充电宝一枝独秀。这个与年轻人生活息息相关的行业,经历爆发、沉淀后,如今成为中国共享经济大潮中最为成熟的一支。随着疫情缓解,旅游出行、线下娱乐场景回归正轨,共享充电宝行业再次释放出巨大使用需求,逐渐改变人们的生活习惯,真正为人们带来便利。大到商业中心,小到街边便利店,都能看到共享充电宝的身影。

高瓴创投执行董事肖永强认为,大部分用户体验到共享充电宝随借随还的便利性后,就会把它作为出门在外解决用电焦虑的第一方案。使用场景由原来的主要集中在餐饮和娱乐休闲场所,如今已经扩展到公园、交通枢纽、医院、派出所等绝大多数公共场所。

究其共享充电宝兴起的原因,不外乎有几个方面。共享充电宝刚性需求属性更为明显,这也是共享充电宝能一枝独秀的重要原因。有机构表示,庞大的用户规模,逐步扩大的铺设范围和养成的用户习惯为共享充电宝带来了巨大的市场空间,而用户电量需求的增长与电池本身电量的增长间存在供需缺口,也在推动着市场扩张。

共享充电宝的生产成本、设备折旧、运营成本以及人力维护成本都很低,没有监管角色存在,模式简单方便,经营效率高,能够产生高额盈利,远胜于曾经的共享单车。而且,充电宝的回收期非常短。腾讯创业曾测算过,每个充电宝机柜的实际利润在680元至1380元每个月,2至4个月便可回本,年回报率高达300%。

随着移动互联网普及程度提升,人们对于智能手机使用率也在上升,特别是短视频等应用产品的快速推广,使用户对于手机电量的需求也在提升。据英国的《每日邮报》调查显示,受调查人群中有四分之一处于手机电量耗尽的“持续恐惧”中,这种现象被称为“低电量焦虑症”。并且随着人们对手机的依赖性越来越高,这个焦虑症会变得越来越严重。巨大的市场吸引着新的巨头入局。自2017年暂停共享充电宝项目后,2020年初美团充电再次入局冲击市场。通过线上和线下流量的转换,美团充电的快速推进,将使现有共享充电宝企业产生危机感,加剧市场竞争,更加速了行业的优胜劣汰。

虽然,美团充电依托美团及其生态产品入口导流,具有一定的优势,但在共享充电宝行业竞争格局较为稳定的情况下,新晋企业在开拓市场方面存在困难。业内人士认为,美团等巨头在商户资源和渠道运营上具有优势,会倒逼现有玩家进步并加快优胜劣汰进程。如果能进一步挖掘充电宝占据的用户时间,联动美团其他产品,将有机会成为构建生态体系的重要环节。

即便如此,最有优势的怪兽充电,也不能高枕无忧。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全球及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模式与典型案例分析报告》显示,整个共享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风口正在趋于平静。目前,中国共享经济行业也存在同质化现象加重、商业模式不清晰等问题。由于受到企业竞争壁垒小、用户转换成本低等因素的限制,产品租赁仍然是目前共享充电宝行业最核心的商业模式。盈利模式单一成为共享充电宝行业面临的主要问题,制约着行业的进一步发展。

怪兽充电的招股书显示,2020年怪兽充电实现营收28.094亿元,充电宝租赁业务的收入拿下了总收入的96.5%,达27.115亿元,剩余部分则来自其充电宝销售等业务。怪兽充电此前曾在融资计划书中提到,将通过快速搭建以共享充电宝为核心的下沉渠道,可实现与其他品类渠道复用,如礼品机、智能零售柜、IP玩具柜等,基于海量用户和商户建立强大网络渠道,致力于成为一家科技+零售的公司。据悉,目前,除了设备进驻、根据品牌特色打造定制柜机及充电宝等服务外,怪兽充电也在不断探索与合作伙伴在平台和技术优势的整合。

后续广告端收入开发是共享充电宝公司需要大力拓展的重要方向。小电科技除了重视数字化基础设施建设,也在逐步孵化短视频本地生活运营服务,同抖音、快手等平台进行战略合作。借助短视频平台带来的流量,为点位合作伙伴及其他商家提供短视频及直播串流营销解决方案。

共享充电宝行业没有形成竞争壁垒以及品牌差异,价格和归还的便利度是直接影响消费者使用共享充电宝的决定性因素。2020年以来,共享充电宝悄然集体涨价,从最初的每小时1元、半小时免费的“亲民”价格,到现在平均每小时需花费3至4元,也引发不少消费者不满。

整个行业也面临着多方面的考验。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共享充电宝的投诉并不少。“充电宝已归还,订单却未结束”“已归还显示未归还,扣除了押金”“乱扣费”等问题层出不穷。警方的网络安全专家也曾表示,用户在使用共享充电宝的时候,有信息安全方面的隐患。如果被一些不法分子改装之后加入了芯片,共享充电宝会泄露手机通讯录、照片等隐私数据。还有充电宝本身的质量及使用故障问题,频繁充放电导致一些旧的共享充电宝有安全隐患,出现自燃,甚至爆炸。这些仍需要共享充电宝企业加强管理。

快充技术和电池容量的进步,是共享充电宝企业面临更为严峻的挑战。目前来看,包括OPPO、小米在内的多家手机厂商都推出了自己的新一代快充技术。另外,各大手机厂商在电池容量上也下了很大功夫,4000毫安基本已经成为行业标配。

5G技术的推广和短视频的应用对设备电量的消耗增多,而终端电池技术还并未出现重大突破。德勤中国科技、传媒和电信行业主管合伙人林国恩表示:“中国现已成为5G技术引领者,开通5G的城市数量处于全球前列,更已开始向发达国家或地区输出相关技术,这说明中国的5G市场非常广阔。”艾瑞咨询认为,手机电池的续航能力未增长,这意味着用户仍有二次充电需求,并且仍需要携带充电设备;因此,留给共享充电宝的窗口期还有较长时间。

资本加持下的怪兽充电,顶着“共享充电宝第一股”的桂冠,也未能在纳斯达克大杀四方。截至5月6日收盘,股价7.66美元,低于8.5美元的发行价,巿值约19.11亿美元。不过,高盛4月27日发布报告首次覆盖了怪兽充电并给予“买入”评级,目标价13.9美元/股。

对于消费者来说,这是一个懒人经济的社会。现在出门只要一部手机就能轻松搞定所有事情,所以手机必须时刻保持电量充足的状态,否则自己不仅会与外界失去所有联系,而且也会变得焦虑不安。在手机用户上网时间延伸以及终端电池技术没有巨大突破的情况下,共享充电宝正是消费者充电自由且解放双手的最佳选择。撰文/冯艳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