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我们很难把极简主义和某一个特定的时代联系在一起;极简主义不是一个固化在某一时间窗口的设计流派,而更多的是一种价值取向。


OR--商业新媒体

极简主义设计风格再次掀起新一轮浪潮。在接受采访时,娄永琪表示,每当对繁复厌倦的时候,就是简洁美学萌芽之际。在他看来,极简主义浪潮的崛起是意料之中,目前在现代主义设计中处于主流位置的极简主义市场不可估量。

您怎么看待极简主义设计风格?可否简单讲述一下极简主义设计风格的历史发展及演变?


在设计理论界,“极简主义”并没有明确的学术界定。在我看来由于理论内核的缺乏,“极简主义”甚至并不能算得上是一种“主义”。但无可否认,这个词由于广泛地出现在众多媒体中,确实有巨大的受众,是一个极具传播力的词。“极简主义”反映的是一种生活和审美的态度和价值取向,而不仅仅是一种视觉风格的主张,尽管后者是构成大众认知的主要原因。一般而言,“极简主义”设计都有追求删繁就简,保留最基本的要素,讲究纯粹形式的特征。

“极简主义”的起源,不管是建筑、工业设计还是时尚设计,基本上还是可以追溯到现代设计发轫期的几个传统,比如荷兰的风格派(DeStijl)、包豪斯(Bauhaus)等。密斯(Miesvander Rohe)的那句名言:“少就是多(Less is more)”基本上可以看作是“极简主义”家训了。日本的禅宗和斯堪的纳维亚的设计美学也往往被认为是极简主义的文化来源。

有趣的是我们很难把极简主义和某一个特定的时代联系在一起。不管是蒙德里安(PietMondrian)的绘画、密斯的建筑、爱德华德·霍夫曼(Eduard Hoffmann)和马克斯·米耶丁格(Max Miedinger)设计的赫维提卡(Helvetica)字体,迪特·拉姆斯(Dieter Rams)为博朗设计的一系列经典产品,阿明·霍夫曼(Armin Hofman)的平面设计,安藤忠雄的建筑,深泽直人和原研哉时代的无印良品,大行其道到现在的苹果风格,都可能被贴上“极简主义”的标签。甚至中国宋代的瓷器、明式的家具,其美学和“极简主义”其实也相去不远,只不过并未在世界主流设计领域产生全球影响。

您是否认为现在极简主义设计风潮又重新崛起了?如果是,您认为原因是什么?

就如之前所说的那样,极简主义不是一个固化在某一时间窗口的设计流派,而更多的是一种价值取向。人类历史总是由繁到简,再由简到繁,周而复始,不断重复。每当对繁复厌倦的时候,就是简洁美学萌芽之际。

您认为当前,极简主义设计在整个设计行业中是什么样的地位?

极简主义的市场是很大的,在现代主义设计中,应该是处于主流位置的。迪特·拉姆斯就把“尽可能少的设计”作为了好设计十个原则之一。这点从苹果、宜家、无印良品、优衣库等品牌的市场影响就可见一斑了。现在平面设计领域流行的所谓的“扁平化”趋势,大部分设计也可以归入极简主义认知的范畴。

您怎么看待极简主义设计的未来发展趋势?

简洁其实不简单,更不等于简陋,人对信息的冗余度一直是有着朴素的需求。一个站得住的极简设计,往往在信息的冗余度上并不一定逊色,只不过设计师并没有将这些信息平均分配。所谓“疏可跑马、密不透风”,看似简洁的造型背后往往是讲究到不可理喻的细部设计和产品工艺。

密斯在巴塞罗那馆的大理石墙的对缝和台灯的细部设计,真可谓是美轮美奂,不折不扣地体现了“魔鬼在细节中”的精神。安藤忠雄的如丝般润滑的清水混凝土墙,三宅一生招牌式的褶皱面料都是如此。由于材料和工艺等方面的进步,未来的极简主义还将在提升品质感的道路上不断前行,苹果手机极致的制造工艺和用户体验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您认为极简主义是否会受到普罗大众的接受和青睐?


世界太热闹的时候,就会有人希望安静。“极简主义”的美学对奔波劳碌中的普罗大众是有治愈效果的,拥趸的增长也是意料中的。采访/邹宇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专访同济大学副校长娄永琪:极简主义更多是 一种价值取向

发布日期:2021-05-18 20:29
摘要:我们很难把极简主义和某一个特定的时代联系在一起;极简主义不是一个固化在某一时间窗口的设计流派,而更多的是一种价值取向。


OR--商业新媒体

极简主义设计风格再次掀起新一轮浪潮。在接受采访时,娄永琪表示,每当对繁复厌倦的时候,就是简洁美学萌芽之际。在他看来,极简主义浪潮的崛起是意料之中,目前在现代主义设计中处于主流位置的极简主义市场不可估量。

您怎么看待极简主义设计风格?可否简单讲述一下极简主义设计风格的历史发展及演变?


在设计理论界,“极简主义”并没有明确的学术界定。在我看来由于理论内核的缺乏,“极简主义”甚至并不能算得上是一种“主义”。但无可否认,这个词由于广泛地出现在众多媒体中,确实有巨大的受众,是一个极具传播力的词。“极简主义”反映的是一种生活和审美的态度和价值取向,而不仅仅是一种视觉风格的主张,尽管后者是构成大众认知的主要原因。一般而言,“极简主义”设计都有追求删繁就简,保留最基本的要素,讲究纯粹形式的特征。

“极简主义”的起源,不管是建筑、工业设计还是时尚设计,基本上还是可以追溯到现代设计发轫期的几个传统,比如荷兰的风格派(DeStijl)、包豪斯(Bauhaus)等。密斯(Miesvander Rohe)的那句名言:“少就是多(Less is more)”基本上可以看作是“极简主义”家训了。日本的禅宗和斯堪的纳维亚的设计美学也往往被认为是极简主义的文化来源。

有趣的是我们很难把极简主义和某一个特定的时代联系在一起。不管是蒙德里安(PietMondrian)的绘画、密斯的建筑、爱德华德·霍夫曼(Eduard Hoffmann)和马克斯·米耶丁格(Max Miedinger)设计的赫维提卡(Helvetica)字体,迪特·拉姆斯(Dieter Rams)为博朗设计的一系列经典产品,阿明·霍夫曼(Armin Hofman)的平面设计,安藤忠雄的建筑,深泽直人和原研哉时代的无印良品,大行其道到现在的苹果风格,都可能被贴上“极简主义”的标签。甚至中国宋代的瓷器、明式的家具,其美学和“极简主义”其实也相去不远,只不过并未在世界主流设计领域产生全球影响。

您是否认为现在极简主义设计风潮又重新崛起了?如果是,您认为原因是什么?

就如之前所说的那样,极简主义不是一个固化在某一时间窗口的设计流派,而更多的是一种价值取向。人类历史总是由繁到简,再由简到繁,周而复始,不断重复。每当对繁复厌倦的时候,就是简洁美学萌芽之际。

您认为当前,极简主义设计在整个设计行业中是什么样的地位?

极简主义的市场是很大的,在现代主义设计中,应该是处于主流位置的。迪特·拉姆斯就把“尽可能少的设计”作为了好设计十个原则之一。这点从苹果、宜家、无印良品、优衣库等品牌的市场影响就可见一斑了。现在平面设计领域流行的所谓的“扁平化”趋势,大部分设计也可以归入极简主义认知的范畴。

您怎么看待极简主义设计的未来发展趋势?

简洁其实不简单,更不等于简陋,人对信息的冗余度一直是有着朴素的需求。一个站得住的极简设计,往往在信息的冗余度上并不一定逊色,只不过设计师并没有将这些信息平均分配。所谓“疏可跑马、密不透风”,看似简洁的造型背后往往是讲究到不可理喻的细部设计和产品工艺。

密斯在巴塞罗那馆的大理石墙的对缝和台灯的细部设计,真可谓是美轮美奂,不折不扣地体现了“魔鬼在细节中”的精神。安藤忠雄的如丝般润滑的清水混凝土墙,三宅一生招牌式的褶皱面料都是如此。由于材料和工艺等方面的进步,未来的极简主义还将在提升品质感的道路上不断前行,苹果手机极致的制造工艺和用户体验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您认为极简主义是否会受到普罗大众的接受和青睐?


世界太热闹的时候,就会有人希望安静。“极简主义”的美学对奔波劳碌中的普罗大众是有治愈效果的,拥趸的增长也是意料中的。采访/邹宇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我们很难把极简主义和某一个特定的时代联系在一起;极简主义不是一个固化在某一时间窗口的设计流派,而更多的是一种价值取向。


OR--商业新媒体

极简主义设计风格再次掀起新一轮浪潮。在接受采访时,娄永琪表示,每当对繁复厌倦的时候,就是简洁美学萌芽之际。在他看来,极简主义浪潮的崛起是意料之中,目前在现代主义设计中处于主流位置的极简主义市场不可估量。

您怎么看待极简主义设计风格?可否简单讲述一下极简主义设计风格的历史发展及演变?


在设计理论界,“极简主义”并没有明确的学术界定。在我看来由于理论内核的缺乏,“极简主义”甚至并不能算得上是一种“主义”。但无可否认,这个词由于广泛地出现在众多媒体中,确实有巨大的受众,是一个极具传播力的词。“极简主义”反映的是一种生活和审美的态度和价值取向,而不仅仅是一种视觉风格的主张,尽管后者是构成大众认知的主要原因。一般而言,“极简主义”设计都有追求删繁就简,保留最基本的要素,讲究纯粹形式的特征。

“极简主义”的起源,不管是建筑、工业设计还是时尚设计,基本上还是可以追溯到现代设计发轫期的几个传统,比如荷兰的风格派(DeStijl)、包豪斯(Bauhaus)等。密斯(Miesvander Rohe)的那句名言:“少就是多(Less is more)”基本上可以看作是“极简主义”家训了。日本的禅宗和斯堪的纳维亚的设计美学也往往被认为是极简主义的文化来源。

有趣的是我们很难把极简主义和某一个特定的时代联系在一起。不管是蒙德里安(PietMondrian)的绘画、密斯的建筑、爱德华德·霍夫曼(Eduard Hoffmann)和马克斯·米耶丁格(Max Miedinger)设计的赫维提卡(Helvetica)字体,迪特·拉姆斯(Dieter Rams)为博朗设计的一系列经典产品,阿明·霍夫曼(Armin Hofman)的平面设计,安藤忠雄的建筑,深泽直人和原研哉时代的无印良品,大行其道到现在的苹果风格,都可能被贴上“极简主义”的标签。甚至中国宋代的瓷器、明式的家具,其美学和“极简主义”其实也相去不远,只不过并未在世界主流设计领域产生全球影响。

您是否认为现在极简主义设计风潮又重新崛起了?如果是,您认为原因是什么?

就如之前所说的那样,极简主义不是一个固化在某一时间窗口的设计流派,而更多的是一种价值取向。人类历史总是由繁到简,再由简到繁,周而复始,不断重复。每当对繁复厌倦的时候,就是简洁美学萌芽之际。

您认为当前,极简主义设计在整个设计行业中是什么样的地位?

极简主义的市场是很大的,在现代主义设计中,应该是处于主流位置的。迪特·拉姆斯就把“尽可能少的设计”作为了好设计十个原则之一。这点从苹果、宜家、无印良品、优衣库等品牌的市场影响就可见一斑了。现在平面设计领域流行的所谓的“扁平化”趋势,大部分设计也可以归入极简主义认知的范畴。

您怎么看待极简主义设计的未来发展趋势?

简洁其实不简单,更不等于简陋,人对信息的冗余度一直是有着朴素的需求。一个站得住的极简设计,往往在信息的冗余度上并不一定逊色,只不过设计师并没有将这些信息平均分配。所谓“疏可跑马、密不透风”,看似简洁的造型背后往往是讲究到不可理喻的细部设计和产品工艺。

密斯在巴塞罗那馆的大理石墙的对缝和台灯的细部设计,真可谓是美轮美奂,不折不扣地体现了“魔鬼在细节中”的精神。安藤忠雄的如丝般润滑的清水混凝土墙,三宅一生招牌式的褶皱面料都是如此。由于材料和工艺等方面的进步,未来的极简主义还将在提升品质感的道路上不断前行,苹果手机极致的制造工艺和用户体验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您认为极简主义是否会受到普罗大众的接受和青睐?


世界太热闹的时候,就会有人希望安静。“极简主义”的美学对奔波劳碌中的普罗大众是有治愈效果的,拥趸的增长也是意料中的。采访/邹宇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专访同济大学副校长娄永琪:极简主义更多是 一种价值取向

发布日期:2021-05-18 20:29
摘要:我们很难把极简主义和某一个特定的时代联系在一起;极简主义不是一个固化在某一时间窗口的设计流派,而更多的是一种价值取向。


OR--商业新媒体

极简主义设计风格再次掀起新一轮浪潮。在接受采访时,娄永琪表示,每当对繁复厌倦的时候,就是简洁美学萌芽之际。在他看来,极简主义浪潮的崛起是意料之中,目前在现代主义设计中处于主流位置的极简主义市场不可估量。

您怎么看待极简主义设计风格?可否简单讲述一下极简主义设计风格的历史发展及演变?


在设计理论界,“极简主义”并没有明确的学术界定。在我看来由于理论内核的缺乏,“极简主义”甚至并不能算得上是一种“主义”。但无可否认,这个词由于广泛地出现在众多媒体中,确实有巨大的受众,是一个极具传播力的词。“极简主义”反映的是一种生活和审美的态度和价值取向,而不仅仅是一种视觉风格的主张,尽管后者是构成大众认知的主要原因。一般而言,“极简主义”设计都有追求删繁就简,保留最基本的要素,讲究纯粹形式的特征。

“极简主义”的起源,不管是建筑、工业设计还是时尚设计,基本上还是可以追溯到现代设计发轫期的几个传统,比如荷兰的风格派(DeStijl)、包豪斯(Bauhaus)等。密斯(Miesvander Rohe)的那句名言:“少就是多(Less is more)”基本上可以看作是“极简主义”家训了。日本的禅宗和斯堪的纳维亚的设计美学也往往被认为是极简主义的文化来源。

有趣的是我们很难把极简主义和某一个特定的时代联系在一起。不管是蒙德里安(PietMondrian)的绘画、密斯的建筑、爱德华德·霍夫曼(Eduard Hoffmann)和马克斯·米耶丁格(Max Miedinger)设计的赫维提卡(Helvetica)字体,迪特·拉姆斯(Dieter Rams)为博朗设计的一系列经典产品,阿明·霍夫曼(Armin Hofman)的平面设计,安藤忠雄的建筑,深泽直人和原研哉时代的无印良品,大行其道到现在的苹果风格,都可能被贴上“极简主义”的标签。甚至中国宋代的瓷器、明式的家具,其美学和“极简主义”其实也相去不远,只不过并未在世界主流设计领域产生全球影响。

您是否认为现在极简主义设计风潮又重新崛起了?如果是,您认为原因是什么?

就如之前所说的那样,极简主义不是一个固化在某一时间窗口的设计流派,而更多的是一种价值取向。人类历史总是由繁到简,再由简到繁,周而复始,不断重复。每当对繁复厌倦的时候,就是简洁美学萌芽之际。

您认为当前,极简主义设计在整个设计行业中是什么样的地位?

极简主义的市场是很大的,在现代主义设计中,应该是处于主流位置的。迪特·拉姆斯就把“尽可能少的设计”作为了好设计十个原则之一。这点从苹果、宜家、无印良品、优衣库等品牌的市场影响就可见一斑了。现在平面设计领域流行的所谓的“扁平化”趋势,大部分设计也可以归入极简主义认知的范畴。

您怎么看待极简主义设计的未来发展趋势?

简洁其实不简单,更不等于简陋,人对信息的冗余度一直是有着朴素的需求。一个站得住的极简设计,往往在信息的冗余度上并不一定逊色,只不过设计师并没有将这些信息平均分配。所谓“疏可跑马、密不透风”,看似简洁的造型背后往往是讲究到不可理喻的细部设计和产品工艺。

密斯在巴塞罗那馆的大理石墙的对缝和台灯的细部设计,真可谓是美轮美奂,不折不扣地体现了“魔鬼在细节中”的精神。安藤忠雄的如丝般润滑的清水混凝土墙,三宅一生招牌式的褶皱面料都是如此。由于材料和工艺等方面的进步,未来的极简主义还将在提升品质感的道路上不断前行,苹果手机极致的制造工艺和用户体验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您认为极简主义是否会受到普罗大众的接受和青睐?


世界太热闹的时候,就会有人希望安静。“极简主义”的美学对奔波劳碌中的普罗大众是有治愈效果的,拥趸的增长也是意料中的。采访/邹宇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生活时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