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作为特斯拉和SpaceX的首席执行官,马斯克与众多美国政府机构冲突不断,却往往能全身而退。



Susan Pulliam| Rebecca Elliott|Ben Foldy

OR--商业新媒体

通过重塑电动汽车与火箭等行业,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成为了全球最成功的企业家之一。在这个过程中,他也改写了与美国监管机构打交道的规则。

众多监管机构一直关注马斯克规避监管法规或无视执法举措的尝试,然而在与这些机构的一系列冲突中,马斯克总能成为赢家。在过往的对阵中,金融市场监管者和负责工作场所、道路交通、航空航天领域安全的监管机构都吃了败仗。

大多数企业高管都对监管部门避之不及,至少也会努力给这些部门留下好的印象。在被监管部门指控越界的人中,许多人要么缴纳了罚款,要么同意做出改进。

因其标新立异的行事风格,马斯克颇受部分投资者推崇,在跻身全球前几大富豪的道路上,在着手通过特斯拉(Tesla Inc.)电动车掀起交通运输领域革命、借助SpaceX火箭来实现人类征服火星等目标的进程中,他采取了不同的策略来避免监管法规成为阻碍他前进的绊脚石。

多家联邦监管机构称马斯克违反了法律规定,并威胁到大众安全。马斯克则反唇相讥,称监管当局的做法是拖累时代的进步。

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简称NTSB)认定,特斯拉及其主要监管部门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ational Highway Traffic Safety Administration,简称NHTSA)未能落实NTSB的建议,防止特斯拉汽车的高级辅助驾驶系统被滥用。上述两家机构都在对近期发生在得克萨斯州的一起涉及特斯拉的致命车祸展开调查。

无独有偶,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简称FAA)批评SpaceX去年12月在尚未取得该局相应许可的情况下就发射了一枚火箭。马斯克则在一条推文中嘲讽FAA的航天部门“根本就是失灵了”。

出言不逊

即便与长期以来一直对监管机构不满的其他硅谷巨头相比,马斯克也显得尤为特立独行。在和监管部门打交道的过程中,马斯克没有选择互谅互让的做法,他的一贯方式是通过Twitter公开发表贬低对方的言论,有时甚至言语粗俗。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简称SEC)曾要求特斯拉提供信息,说明特斯拉是否按照2018年与马斯克达成的法庭和解协议的要求,对他发布的公开信息进行审查。但这位亿万富翁去年夏天却在Twitter上发布了一条言辞粗俗、明显影射性行为的推文加以回应:“SEC,三个单词的首字母缩写,中间单词是埃隆的(Elon’s)。”

被要求就本文的一些具体内容发表评论时,马斯克回复了一个“便便”的表情。当被要求进行详细说明时,马斯克拒绝就他与联邦机构间的互动或是他对监管的看法发表任何评论。在4月27日的推文中,马斯克称自己在“99.9%的情况下”都认可监管机构的意见。但他补充道,引发分歧的原因“几乎总是因为过时的监管法规无法预见到的新技术。”

特斯拉和SpaceX未回应置评请求。

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表示,他们正在“密切评估接下来可能采取的措施,确保司机能够拥有最有效的手段来确保自身安全,包括充分理解自己对车辆的操控负有全部责任。”FAA一位发言人则表示,自去年12月的发射活动以来,SpaceX已经采取了“纠错行动”来加强公共安全。SEC发言人拒绝就本文置评。

一些投资者非但没有敦促马斯克顺应监管机构的要求,反而为他的所作所为喝彩。长期关注特斯拉的独立研究分析师内森·韦斯(Nathan Weiss)表示,马斯克的拥趸“将他看作是自由斗士,为他助威加油”。

SpaceX设计出了将货物和人员送入太空的火箭和飞船,并成功投入使用。就在4月23日,SpaceX的一枚火箭将四名宇航员送入空间站,这是该公司首次在载人任务中使用回收的太空舱和火箭。4月早些时候,美国国家航空及太空总署(NASA)授予SpaceX一份总额28.9亿美元的合同,为探月计划打造登月飞行器。

在对其新型大型发射载具“星舰”(Starship)进行测试时,SpaceX曾与监管机构发生过冲突。根据SpaceX网站的介绍,“星舰”是一种可重复使用的运输系统,未来能将宇航员和货物运往火星。

去年年底,随着12月9日发射日期的临近,气氛变得越发紧张起来。12月7日马斯克在Twitter上表示,发射完全取得成功的几率只有三分之一,毕竟,飞船在早期试飞阶段出问题的情况时有发生。但是对FAA来说,最严峻的考验在于可能发生的爆炸是否会对周边居民区造成威胁。

航天航空专家表示,温度、风向和云层等大气条件都会影响火箭爆炸冲击波的影响范围。FAA估计,这次发射实验造成公众受伤的风险可能会超过阈值。SpaceX向FAA提交了自己的风险分析评估报告。据FAA一位发言人表示,管理局驳回了SpaceX的分析报告,并拒绝放弃自己的安全标准。

星舰爆炸

SpaceX还是发射了火箭。这枚代号SN8的火箭在空中翱翔了数英里,7分钟后返回,随后与发射台撞击,化作一团火球。那次试飞中没有人员受伤,也没有财产损失的报告。

在FAA要求SpaceX推迟定今年1月份的发射后,马斯克指责该机构拖累研发进展,并称其监管法规已经过时。“这些规定针对的是每年在政府设施进行的少量不可回收发射,”1月28日,马斯克在 Twitter写道,“按照这些规定,人类永远也上不了火星。”

3月12日,FAA发言人表示,局长斯蒂芬·迪克森(Stephen Dickson)打电话告诫马斯克,强调他必须遵守FAA的规定。另据FAA向三个国会小组提交的简报,SpaceX已经修改了发射前程序,避免未经许可的发射情况再次发生。FAA表示,他们现在要求在火箭发射时有一名FAA检查员到场监督,而不是远程观察。

3月21日,在听取了SpaceX等商业航天公司的意见后,FAA简化了其对发射许可的要求。

自去年12月的那次试飞后至4月底,在获得FAA的发射许可后,SpaceX又在博卡奇卡发射了另外三枚“星舰”。每枚火箭在返回发射台时都发生了爆炸。(译注:5月初,星舰在第五次试飞中完整着陆。)

今年3月,美国国家劳资关系委员会(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Board,简称NLRB)裁定,特斯拉因为阻碍工会组织成立而违反了劳动法,并下令马斯克删除一条劝阻员工加入工会的推文。特斯拉本月对这一决定提出上诉,称劳资关系委员会的这一裁决“违反法律规定”。

马斯克的推文至今没有删除。劳资关系委员会拒绝就此置评。

特斯拉还拒绝了美国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OSHA)官员进入其内华达州超级工厂(Gigafactory)实地检查的要求,特斯拉与合作伙伴松下公司(Panasonic Corp.)在这家超级工厂生产车用电池组。

记者查阅的记录和往来信函显示,2019年内华达州OSHA曾试图对该厂进行全面检查,但被特斯拉阻挠了近三个月。这家电池厂是该地区最大的工作场所之一,约有员工7,800名。

当时,在一天之内,一名在工厂工作的员工失去了一根手指,而另一名员工则被割伤。该机构下令特斯拉出具有关其机器设备的第三方评估。但特斯拉在最后期限到来时仍未提交评估报告的副本,OSHA首席行政官杰斯·兰克福德(Jess Lankford)于是在2019年3月下令对工厂进行全面检查。

OSHA检查员当时写道,他们在最初尝试对工厂进行检查时就发现了九大潜在危险,但无法提供引证,原因是特斯拉不允许他们采访员工,因而无法确定公司此前是否知晓这些问题。

根据OSHA调查员提交的报告,在其第二天再次返回工厂时,检查工作受到了阻挠。检查报告和往来电子邮件显示,特斯拉律师耶塞尼亚·维拉塞尼奥(Yesenia Villaseñor)当时称,OSHA缺少检查的法律依据,因此在这个问题得到解决以前,检查工作被“搁置”。

一名调查员在报告中指出,当他们要求签署一份宣称特斯拉阻止入厂检查的表格时,遭到特斯拉代表的拒绝。

内华达州OSHA的一名发言人表示,大多数雇主不会像特斯拉那样,它们都会应调查员要求允许调查员进场。企业雇主应依法配合OSHA检查、面谈和提交文件的要求。媒体Reno Gazette-Journal最先报道了内华达州OSHA检查特斯拉时遭遇的困难。

OSHA首席行政官兰克福德拒绝在OSHA声明之外发表评论。特斯拉律师维拉塞尼奥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在接下来长达数周的僵持之后,内华达州OSHA于2019年5月20日从一名法官那里获得了行政执行令,对特斯拉超级工厂进行全面检查。

据记者看到的警用执法记录仪拍摄的视频画面显示,第二天早上,一名OSHA主管带着执行令和一名副警长一起去检查特斯拉工厂。

视频显示,在门口等待特斯拉代表时,这位副警长说他很同情OSHA的调查员。

拒绝进入


“他们很难对付,他们也是这样对待我们的。”这位副警长说。

尽管持有执行令,但特斯拉一名管理人员还是拒绝他们进入工厂。

内华达州前商业和工业部官员雷·菲尔罗(Ray Fierro)表示,特斯拉随后会见了包括内华达州司法部长在内的州政府官员,菲尔罗本人也参加了这次会面。

菲尔罗表示,最终内华达州官员同意让特斯拉限制检查的范围,同时他向法官报告OSHA的行动得到了必要配合。随后进行的检查产生了三份引证,其中两份是关于特斯拉拒绝提供受伤记录等文件,另一份则关于工厂存在高空坠落危险。调查人员再次指出,特斯拉不允许调查员采访员工,而采访可能为调查员提供更多引证。

OSHA发言人表示,该机构至今也未能对特斯拉工厂进行全面检查。

特斯拉当前面临的一个更引人瞩目的问题涉及其名为Autopilot的高级辅助驾驶功能。因为与一系列交通事故有关,该系统已多次受到监管部门审查。

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负责公路安全的副主任克里斯·波兰德(Kris Poland)表示,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一情况反映当前安全监督所面对的一个全新领域,这个领域缺乏明确的监管规则。他对特斯拉工程师应要求分享数据和技术专业知识的做法表示赞赏。

在2016年佛罗里达州发生一起致命车祸后,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发现,特斯拉的高级辅助驾驶技术与这起事故有关,这一系统允许司机长时间双手脱离方向盘。(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则表示,特斯拉曾尝试设计一套系统,防止司机错误地使用Autopilot。)

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曾敦促六家汽车制造商约束司机使用辅助驾驶系统的方式。除特斯拉外,每家公司都以令该机构满意的方式做出回应,并概述了各自为减少系统误用而采取的措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表示,由于没能阻止司机在非设计目的下使用Autopilot,特斯拉开发的是一个“在设计上就存在问题的系统,因为可以预见其被误用”。

得州车祸

今年4月,在上文提到的得克萨斯州那起致命车祸发生后,当地有关部门表示,他们在涉事车内发现两名男子,但两人都不在驾驶座上。

这场车祸带给人们的疑问包括,在没无人驾驶的情况下,车辆是否或者如何在操作。特斯拉一名高管在4月26日表示,车祸发生时可能有人坐在驾驶座上。这起事故目前仍在调查当中。马斯克在Twitter上表示,初步数据表明,这辆车上的Autopilot在事故发生时没有启动。

2018年,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曾经对一起事故进行了调查,之后特斯拉公布了事故的初步数据,并在其网站上表示,在安装了Autopilot的车辆上,驾驶员发生致命车祸的可能性要低3.7倍。汽车安全专家和统计学家对特斯拉的说法提出质疑。

根据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写给特斯拉的信显示,在特斯拉公布数据后,委员会主席罗伯特·萨姆沃特(Robert Sumwalt)致电马斯克,要求特斯拉停止泄露有关调查的信息。当特斯拉再次将信息公之于众后,萨姆沃特告诉马斯克,他将取消特斯拉在调查中的合作者地位。

萨姆沃特后来在一次讲话中说,马斯克挂断了他的电话。在回应上述批评时,特斯拉表示,是公司选择退出调查,并称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更关心的是媒体的新闻报道,而不是真正提高安全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马斯克大战美国监管机构

发布日期:2021-05-14 13:34
摘要:作为特斯拉和SpaceX的首席执行官,马斯克与众多美国政府机构冲突不断,却往往能全身而退。



Susan Pulliam| Rebecca Elliott|Ben Foldy

OR--商业新媒体

通过重塑电动汽车与火箭等行业,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成为了全球最成功的企业家之一。在这个过程中,他也改写了与美国监管机构打交道的规则。

众多监管机构一直关注马斯克规避监管法规或无视执法举措的尝试,然而在与这些机构的一系列冲突中,马斯克总能成为赢家。在过往的对阵中,金融市场监管者和负责工作场所、道路交通、航空航天领域安全的监管机构都吃了败仗。

大多数企业高管都对监管部门避之不及,至少也会努力给这些部门留下好的印象。在被监管部门指控越界的人中,许多人要么缴纳了罚款,要么同意做出改进。

因其标新立异的行事风格,马斯克颇受部分投资者推崇,在跻身全球前几大富豪的道路上,在着手通过特斯拉(Tesla Inc.)电动车掀起交通运输领域革命、借助SpaceX火箭来实现人类征服火星等目标的进程中,他采取了不同的策略来避免监管法规成为阻碍他前进的绊脚石。

多家联邦监管机构称马斯克违反了法律规定,并威胁到大众安全。马斯克则反唇相讥,称监管当局的做法是拖累时代的进步。

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简称NTSB)认定,特斯拉及其主要监管部门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ational Highway Traffic Safety Administration,简称NHTSA)未能落实NTSB的建议,防止特斯拉汽车的高级辅助驾驶系统被滥用。上述两家机构都在对近期发生在得克萨斯州的一起涉及特斯拉的致命车祸展开调查。

无独有偶,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简称FAA)批评SpaceX去年12月在尚未取得该局相应许可的情况下就发射了一枚火箭。马斯克则在一条推文中嘲讽FAA的航天部门“根本就是失灵了”。

出言不逊

即便与长期以来一直对监管机构不满的其他硅谷巨头相比,马斯克也显得尤为特立独行。在和监管部门打交道的过程中,马斯克没有选择互谅互让的做法,他的一贯方式是通过Twitter公开发表贬低对方的言论,有时甚至言语粗俗。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简称SEC)曾要求特斯拉提供信息,说明特斯拉是否按照2018年与马斯克达成的法庭和解协议的要求,对他发布的公开信息进行审查。但这位亿万富翁去年夏天却在Twitter上发布了一条言辞粗俗、明显影射性行为的推文加以回应:“SEC,三个单词的首字母缩写,中间单词是埃隆的(Elon’s)。”

被要求就本文的一些具体内容发表评论时,马斯克回复了一个“便便”的表情。当被要求进行详细说明时,马斯克拒绝就他与联邦机构间的互动或是他对监管的看法发表任何评论。在4月27日的推文中,马斯克称自己在“99.9%的情况下”都认可监管机构的意见。但他补充道,引发分歧的原因“几乎总是因为过时的监管法规无法预见到的新技术。”

特斯拉和SpaceX未回应置评请求。

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表示,他们正在“密切评估接下来可能采取的措施,确保司机能够拥有最有效的手段来确保自身安全,包括充分理解自己对车辆的操控负有全部责任。”FAA一位发言人则表示,自去年12月的发射活动以来,SpaceX已经采取了“纠错行动”来加强公共安全。SEC发言人拒绝就本文置评。

一些投资者非但没有敦促马斯克顺应监管机构的要求,反而为他的所作所为喝彩。长期关注特斯拉的独立研究分析师内森·韦斯(Nathan Weiss)表示,马斯克的拥趸“将他看作是自由斗士,为他助威加油”。

SpaceX设计出了将货物和人员送入太空的火箭和飞船,并成功投入使用。就在4月23日,SpaceX的一枚火箭将四名宇航员送入空间站,这是该公司首次在载人任务中使用回收的太空舱和火箭。4月早些时候,美国国家航空及太空总署(NASA)授予SpaceX一份总额28.9亿美元的合同,为探月计划打造登月飞行器。

在对其新型大型发射载具“星舰”(Starship)进行测试时,SpaceX曾与监管机构发生过冲突。根据SpaceX网站的介绍,“星舰”是一种可重复使用的运输系统,未来能将宇航员和货物运往火星。

去年年底,随着12月9日发射日期的临近,气氛变得越发紧张起来。12月7日马斯克在Twitter上表示,发射完全取得成功的几率只有三分之一,毕竟,飞船在早期试飞阶段出问题的情况时有发生。但是对FAA来说,最严峻的考验在于可能发生的爆炸是否会对周边居民区造成威胁。

航天航空专家表示,温度、风向和云层等大气条件都会影响火箭爆炸冲击波的影响范围。FAA估计,这次发射实验造成公众受伤的风险可能会超过阈值。SpaceX向FAA提交了自己的风险分析评估报告。据FAA一位发言人表示,管理局驳回了SpaceX的分析报告,并拒绝放弃自己的安全标准。

星舰爆炸

SpaceX还是发射了火箭。这枚代号SN8的火箭在空中翱翔了数英里,7分钟后返回,随后与发射台撞击,化作一团火球。那次试飞中没有人员受伤,也没有财产损失的报告。

在FAA要求SpaceX推迟定今年1月份的发射后,马斯克指责该机构拖累研发进展,并称其监管法规已经过时。“这些规定针对的是每年在政府设施进行的少量不可回收发射,”1月28日,马斯克在 Twitter写道,“按照这些规定,人类永远也上不了火星。”

3月12日,FAA发言人表示,局长斯蒂芬·迪克森(Stephen Dickson)打电话告诫马斯克,强调他必须遵守FAA的规定。另据FAA向三个国会小组提交的简报,SpaceX已经修改了发射前程序,避免未经许可的发射情况再次发生。FAA表示,他们现在要求在火箭发射时有一名FAA检查员到场监督,而不是远程观察。

3月21日,在听取了SpaceX等商业航天公司的意见后,FAA简化了其对发射许可的要求。

自去年12月的那次试飞后至4月底,在获得FAA的发射许可后,SpaceX又在博卡奇卡发射了另外三枚“星舰”。每枚火箭在返回发射台时都发生了爆炸。(译注:5月初,星舰在第五次试飞中完整着陆。)

今年3月,美国国家劳资关系委员会(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Board,简称NLRB)裁定,特斯拉因为阻碍工会组织成立而违反了劳动法,并下令马斯克删除一条劝阻员工加入工会的推文。特斯拉本月对这一决定提出上诉,称劳资关系委员会的这一裁决“违反法律规定”。

马斯克的推文至今没有删除。劳资关系委员会拒绝就此置评。

特斯拉还拒绝了美国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OSHA)官员进入其内华达州超级工厂(Gigafactory)实地检查的要求,特斯拉与合作伙伴松下公司(Panasonic Corp.)在这家超级工厂生产车用电池组。

记者查阅的记录和往来信函显示,2019年内华达州OSHA曾试图对该厂进行全面检查,但被特斯拉阻挠了近三个月。这家电池厂是该地区最大的工作场所之一,约有员工7,800名。

当时,在一天之内,一名在工厂工作的员工失去了一根手指,而另一名员工则被割伤。该机构下令特斯拉出具有关其机器设备的第三方评估。但特斯拉在最后期限到来时仍未提交评估报告的副本,OSHA首席行政官杰斯·兰克福德(Jess Lankford)于是在2019年3月下令对工厂进行全面检查。

OSHA检查员当时写道,他们在最初尝试对工厂进行检查时就发现了九大潜在危险,但无法提供引证,原因是特斯拉不允许他们采访员工,因而无法确定公司此前是否知晓这些问题。

根据OSHA调查员提交的报告,在其第二天再次返回工厂时,检查工作受到了阻挠。检查报告和往来电子邮件显示,特斯拉律师耶塞尼亚·维拉塞尼奥(Yesenia Villaseñor)当时称,OSHA缺少检查的法律依据,因此在这个问题得到解决以前,检查工作被“搁置”。

一名调查员在报告中指出,当他们要求签署一份宣称特斯拉阻止入厂检查的表格时,遭到特斯拉代表的拒绝。

内华达州OSHA的一名发言人表示,大多数雇主不会像特斯拉那样,它们都会应调查员要求允许调查员进场。企业雇主应依法配合OSHA检查、面谈和提交文件的要求。媒体Reno Gazette-Journal最先报道了内华达州OSHA检查特斯拉时遭遇的困难。

OSHA首席行政官兰克福德拒绝在OSHA声明之外发表评论。特斯拉律师维拉塞尼奥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在接下来长达数周的僵持之后,内华达州OSHA于2019年5月20日从一名法官那里获得了行政执行令,对特斯拉超级工厂进行全面检查。

据记者看到的警用执法记录仪拍摄的视频画面显示,第二天早上,一名OSHA主管带着执行令和一名副警长一起去检查特斯拉工厂。

视频显示,在门口等待特斯拉代表时,这位副警长说他很同情OSHA的调查员。

拒绝进入


“他们很难对付,他们也是这样对待我们的。”这位副警长说。

尽管持有执行令,但特斯拉一名管理人员还是拒绝他们进入工厂。

内华达州前商业和工业部官员雷·菲尔罗(Ray Fierro)表示,特斯拉随后会见了包括内华达州司法部长在内的州政府官员,菲尔罗本人也参加了这次会面。

菲尔罗表示,最终内华达州官员同意让特斯拉限制检查的范围,同时他向法官报告OSHA的行动得到了必要配合。随后进行的检查产生了三份引证,其中两份是关于特斯拉拒绝提供受伤记录等文件,另一份则关于工厂存在高空坠落危险。调查人员再次指出,特斯拉不允许调查员采访员工,而采访可能为调查员提供更多引证。

OSHA发言人表示,该机构至今也未能对特斯拉工厂进行全面检查。

特斯拉当前面临的一个更引人瞩目的问题涉及其名为Autopilot的高级辅助驾驶功能。因为与一系列交通事故有关,该系统已多次受到监管部门审查。

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负责公路安全的副主任克里斯·波兰德(Kris Poland)表示,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一情况反映当前安全监督所面对的一个全新领域,这个领域缺乏明确的监管规则。他对特斯拉工程师应要求分享数据和技术专业知识的做法表示赞赏。

在2016年佛罗里达州发生一起致命车祸后,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发现,特斯拉的高级辅助驾驶技术与这起事故有关,这一系统允许司机长时间双手脱离方向盘。(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则表示,特斯拉曾尝试设计一套系统,防止司机错误地使用Autopilot。)

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曾敦促六家汽车制造商约束司机使用辅助驾驶系统的方式。除特斯拉外,每家公司都以令该机构满意的方式做出回应,并概述了各自为减少系统误用而采取的措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表示,由于没能阻止司机在非设计目的下使用Autopilot,特斯拉开发的是一个“在设计上就存在问题的系统,因为可以预见其被误用”。

得州车祸

今年4月,在上文提到的得克萨斯州那起致命车祸发生后,当地有关部门表示,他们在涉事车内发现两名男子,但两人都不在驾驶座上。

这场车祸带给人们的疑问包括,在没无人驾驶的情况下,车辆是否或者如何在操作。特斯拉一名高管在4月26日表示,车祸发生时可能有人坐在驾驶座上。这起事故目前仍在调查当中。马斯克在Twitter上表示,初步数据表明,这辆车上的Autopilot在事故发生时没有启动。

2018年,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曾经对一起事故进行了调查,之后特斯拉公布了事故的初步数据,并在其网站上表示,在安装了Autopilot的车辆上,驾驶员发生致命车祸的可能性要低3.7倍。汽车安全专家和统计学家对特斯拉的说法提出质疑。

根据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写给特斯拉的信显示,在特斯拉公布数据后,委员会主席罗伯特·萨姆沃特(Robert Sumwalt)致电马斯克,要求特斯拉停止泄露有关调查的信息。当特斯拉再次将信息公之于众后,萨姆沃特告诉马斯克,他将取消特斯拉在调查中的合作者地位。

萨姆沃特后来在一次讲话中说,马斯克挂断了他的电话。在回应上述批评时,特斯拉表示,是公司选择退出调查,并称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更关心的是媒体的新闻报道,而不是真正提高安全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作为特斯拉和SpaceX的首席执行官,马斯克与众多美国政府机构冲突不断,却往往能全身而退。



Susan Pulliam| Rebecca Elliott|Ben Foldy

OR--商业新媒体

通过重塑电动汽车与火箭等行业,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成为了全球最成功的企业家之一。在这个过程中,他也改写了与美国监管机构打交道的规则。

众多监管机构一直关注马斯克规避监管法规或无视执法举措的尝试,然而在与这些机构的一系列冲突中,马斯克总能成为赢家。在过往的对阵中,金融市场监管者和负责工作场所、道路交通、航空航天领域安全的监管机构都吃了败仗。

大多数企业高管都对监管部门避之不及,至少也会努力给这些部门留下好的印象。在被监管部门指控越界的人中,许多人要么缴纳了罚款,要么同意做出改进。

因其标新立异的行事风格,马斯克颇受部分投资者推崇,在跻身全球前几大富豪的道路上,在着手通过特斯拉(Tesla Inc.)电动车掀起交通运输领域革命、借助SpaceX火箭来实现人类征服火星等目标的进程中,他采取了不同的策略来避免监管法规成为阻碍他前进的绊脚石。

多家联邦监管机构称马斯克违反了法律规定,并威胁到大众安全。马斯克则反唇相讥,称监管当局的做法是拖累时代的进步。

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简称NTSB)认定,特斯拉及其主要监管部门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ational Highway Traffic Safety Administration,简称NHTSA)未能落实NTSB的建议,防止特斯拉汽车的高级辅助驾驶系统被滥用。上述两家机构都在对近期发生在得克萨斯州的一起涉及特斯拉的致命车祸展开调查。

无独有偶,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简称FAA)批评SpaceX去年12月在尚未取得该局相应许可的情况下就发射了一枚火箭。马斯克则在一条推文中嘲讽FAA的航天部门“根本就是失灵了”。

出言不逊

即便与长期以来一直对监管机构不满的其他硅谷巨头相比,马斯克也显得尤为特立独行。在和监管部门打交道的过程中,马斯克没有选择互谅互让的做法,他的一贯方式是通过Twitter公开发表贬低对方的言论,有时甚至言语粗俗。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简称SEC)曾要求特斯拉提供信息,说明特斯拉是否按照2018年与马斯克达成的法庭和解协议的要求,对他发布的公开信息进行审查。但这位亿万富翁去年夏天却在Twitter上发布了一条言辞粗俗、明显影射性行为的推文加以回应:“SEC,三个单词的首字母缩写,中间单词是埃隆的(Elon’s)。”

被要求就本文的一些具体内容发表评论时,马斯克回复了一个“便便”的表情。当被要求进行详细说明时,马斯克拒绝就他与联邦机构间的互动或是他对监管的看法发表任何评论。在4月27日的推文中,马斯克称自己在“99.9%的情况下”都认可监管机构的意见。但他补充道,引发分歧的原因“几乎总是因为过时的监管法规无法预见到的新技术。”

特斯拉和SpaceX未回应置评请求。

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表示,他们正在“密切评估接下来可能采取的措施,确保司机能够拥有最有效的手段来确保自身安全,包括充分理解自己对车辆的操控负有全部责任。”FAA一位发言人则表示,自去年12月的发射活动以来,SpaceX已经采取了“纠错行动”来加强公共安全。SEC发言人拒绝就本文置评。

一些投资者非但没有敦促马斯克顺应监管机构的要求,反而为他的所作所为喝彩。长期关注特斯拉的独立研究分析师内森·韦斯(Nathan Weiss)表示,马斯克的拥趸“将他看作是自由斗士,为他助威加油”。

SpaceX设计出了将货物和人员送入太空的火箭和飞船,并成功投入使用。就在4月23日,SpaceX的一枚火箭将四名宇航员送入空间站,这是该公司首次在载人任务中使用回收的太空舱和火箭。4月早些时候,美国国家航空及太空总署(NASA)授予SpaceX一份总额28.9亿美元的合同,为探月计划打造登月飞行器。

在对其新型大型发射载具“星舰”(Starship)进行测试时,SpaceX曾与监管机构发生过冲突。根据SpaceX网站的介绍,“星舰”是一种可重复使用的运输系统,未来能将宇航员和货物运往火星。

去年年底,随着12月9日发射日期的临近,气氛变得越发紧张起来。12月7日马斯克在Twitter上表示,发射完全取得成功的几率只有三分之一,毕竟,飞船在早期试飞阶段出问题的情况时有发生。但是对FAA来说,最严峻的考验在于可能发生的爆炸是否会对周边居民区造成威胁。

航天航空专家表示,温度、风向和云层等大气条件都会影响火箭爆炸冲击波的影响范围。FAA估计,这次发射实验造成公众受伤的风险可能会超过阈值。SpaceX向FAA提交了自己的风险分析评估报告。据FAA一位发言人表示,管理局驳回了SpaceX的分析报告,并拒绝放弃自己的安全标准。

星舰爆炸

SpaceX还是发射了火箭。这枚代号SN8的火箭在空中翱翔了数英里,7分钟后返回,随后与发射台撞击,化作一团火球。那次试飞中没有人员受伤,也没有财产损失的报告。

在FAA要求SpaceX推迟定今年1月份的发射后,马斯克指责该机构拖累研发进展,并称其监管法规已经过时。“这些规定针对的是每年在政府设施进行的少量不可回收发射,”1月28日,马斯克在 Twitter写道,“按照这些规定,人类永远也上不了火星。”

3月12日,FAA发言人表示,局长斯蒂芬·迪克森(Stephen Dickson)打电话告诫马斯克,强调他必须遵守FAA的规定。另据FAA向三个国会小组提交的简报,SpaceX已经修改了发射前程序,避免未经许可的发射情况再次发生。FAA表示,他们现在要求在火箭发射时有一名FAA检查员到场监督,而不是远程观察。

3月21日,在听取了SpaceX等商业航天公司的意见后,FAA简化了其对发射许可的要求。

自去年12月的那次试飞后至4月底,在获得FAA的发射许可后,SpaceX又在博卡奇卡发射了另外三枚“星舰”。每枚火箭在返回发射台时都发生了爆炸。(译注:5月初,星舰在第五次试飞中完整着陆。)

今年3月,美国国家劳资关系委员会(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Board,简称NLRB)裁定,特斯拉因为阻碍工会组织成立而违反了劳动法,并下令马斯克删除一条劝阻员工加入工会的推文。特斯拉本月对这一决定提出上诉,称劳资关系委员会的这一裁决“违反法律规定”。

马斯克的推文至今没有删除。劳资关系委员会拒绝就此置评。

特斯拉还拒绝了美国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OSHA)官员进入其内华达州超级工厂(Gigafactory)实地检查的要求,特斯拉与合作伙伴松下公司(Panasonic Corp.)在这家超级工厂生产车用电池组。

记者查阅的记录和往来信函显示,2019年内华达州OSHA曾试图对该厂进行全面检查,但被特斯拉阻挠了近三个月。这家电池厂是该地区最大的工作场所之一,约有员工7,800名。

当时,在一天之内,一名在工厂工作的员工失去了一根手指,而另一名员工则被割伤。该机构下令特斯拉出具有关其机器设备的第三方评估。但特斯拉在最后期限到来时仍未提交评估报告的副本,OSHA首席行政官杰斯·兰克福德(Jess Lankford)于是在2019年3月下令对工厂进行全面检查。

OSHA检查员当时写道,他们在最初尝试对工厂进行检查时就发现了九大潜在危险,但无法提供引证,原因是特斯拉不允许他们采访员工,因而无法确定公司此前是否知晓这些问题。

根据OSHA调查员提交的报告,在其第二天再次返回工厂时,检查工作受到了阻挠。检查报告和往来电子邮件显示,特斯拉律师耶塞尼亚·维拉塞尼奥(Yesenia Villaseñor)当时称,OSHA缺少检查的法律依据,因此在这个问题得到解决以前,检查工作被“搁置”。

一名调查员在报告中指出,当他们要求签署一份宣称特斯拉阻止入厂检查的表格时,遭到特斯拉代表的拒绝。

内华达州OSHA的一名发言人表示,大多数雇主不会像特斯拉那样,它们都会应调查员要求允许调查员进场。企业雇主应依法配合OSHA检查、面谈和提交文件的要求。媒体Reno Gazette-Journal最先报道了内华达州OSHA检查特斯拉时遭遇的困难。

OSHA首席行政官兰克福德拒绝在OSHA声明之外发表评论。特斯拉律师维拉塞尼奥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在接下来长达数周的僵持之后,内华达州OSHA于2019年5月20日从一名法官那里获得了行政执行令,对特斯拉超级工厂进行全面检查。

据记者看到的警用执法记录仪拍摄的视频画面显示,第二天早上,一名OSHA主管带着执行令和一名副警长一起去检查特斯拉工厂。

视频显示,在门口等待特斯拉代表时,这位副警长说他很同情OSHA的调查员。

拒绝进入


“他们很难对付,他们也是这样对待我们的。”这位副警长说。

尽管持有执行令,但特斯拉一名管理人员还是拒绝他们进入工厂。

内华达州前商业和工业部官员雷·菲尔罗(Ray Fierro)表示,特斯拉随后会见了包括内华达州司法部长在内的州政府官员,菲尔罗本人也参加了这次会面。

菲尔罗表示,最终内华达州官员同意让特斯拉限制检查的范围,同时他向法官报告OSHA的行动得到了必要配合。随后进行的检查产生了三份引证,其中两份是关于特斯拉拒绝提供受伤记录等文件,另一份则关于工厂存在高空坠落危险。调查人员再次指出,特斯拉不允许调查员采访员工,而采访可能为调查员提供更多引证。

OSHA发言人表示,该机构至今也未能对特斯拉工厂进行全面检查。

特斯拉当前面临的一个更引人瞩目的问题涉及其名为Autopilot的高级辅助驾驶功能。因为与一系列交通事故有关,该系统已多次受到监管部门审查。

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负责公路安全的副主任克里斯·波兰德(Kris Poland)表示,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一情况反映当前安全监督所面对的一个全新领域,这个领域缺乏明确的监管规则。他对特斯拉工程师应要求分享数据和技术专业知识的做法表示赞赏。

在2016年佛罗里达州发生一起致命车祸后,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发现,特斯拉的高级辅助驾驶技术与这起事故有关,这一系统允许司机长时间双手脱离方向盘。(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则表示,特斯拉曾尝试设计一套系统,防止司机错误地使用Autopilot。)

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曾敦促六家汽车制造商约束司机使用辅助驾驶系统的方式。除特斯拉外,每家公司都以令该机构满意的方式做出回应,并概述了各自为减少系统误用而采取的措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表示,由于没能阻止司机在非设计目的下使用Autopilot,特斯拉开发的是一个“在设计上就存在问题的系统,因为可以预见其被误用”。

得州车祸

今年4月,在上文提到的得克萨斯州那起致命车祸发生后,当地有关部门表示,他们在涉事车内发现两名男子,但两人都不在驾驶座上。

这场车祸带给人们的疑问包括,在没无人驾驶的情况下,车辆是否或者如何在操作。特斯拉一名高管在4月26日表示,车祸发生时可能有人坐在驾驶座上。这起事故目前仍在调查当中。马斯克在Twitter上表示,初步数据表明,这辆车上的Autopilot在事故发生时没有启动。

2018年,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曾经对一起事故进行了调查,之后特斯拉公布了事故的初步数据,并在其网站上表示,在安装了Autopilot的车辆上,驾驶员发生致命车祸的可能性要低3.7倍。汽车安全专家和统计学家对特斯拉的说法提出质疑。

根据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写给特斯拉的信显示,在特斯拉公布数据后,委员会主席罗伯特·萨姆沃特(Robert Sumwalt)致电马斯克,要求特斯拉停止泄露有关调查的信息。当特斯拉再次将信息公之于众后,萨姆沃特告诉马斯克,他将取消特斯拉在调查中的合作者地位。

萨姆沃特后来在一次讲话中说,马斯克挂断了他的电话。在回应上述批评时,特斯拉表示,是公司选择退出调查,并称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更关心的是媒体的新闻报道,而不是真正提高安全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马斯克大战美国监管机构

发布日期:2021-05-14 13:34
摘要:作为特斯拉和SpaceX的首席执行官,马斯克与众多美国政府机构冲突不断,却往往能全身而退。



Susan Pulliam| Rebecca Elliott|Ben Foldy

OR--商业新媒体

通过重塑电动汽车与火箭等行业,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成为了全球最成功的企业家之一。在这个过程中,他也改写了与美国监管机构打交道的规则。

众多监管机构一直关注马斯克规避监管法规或无视执法举措的尝试,然而在与这些机构的一系列冲突中,马斯克总能成为赢家。在过往的对阵中,金融市场监管者和负责工作场所、道路交通、航空航天领域安全的监管机构都吃了败仗。

大多数企业高管都对监管部门避之不及,至少也会努力给这些部门留下好的印象。在被监管部门指控越界的人中,许多人要么缴纳了罚款,要么同意做出改进。

因其标新立异的行事风格,马斯克颇受部分投资者推崇,在跻身全球前几大富豪的道路上,在着手通过特斯拉(Tesla Inc.)电动车掀起交通运输领域革命、借助SpaceX火箭来实现人类征服火星等目标的进程中,他采取了不同的策略来避免监管法规成为阻碍他前进的绊脚石。

多家联邦监管机构称马斯克违反了法律规定,并威胁到大众安全。马斯克则反唇相讥,称监管当局的做法是拖累时代的进步。

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简称NTSB)认定,特斯拉及其主要监管部门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ational Highway Traffic Safety Administration,简称NHTSA)未能落实NTSB的建议,防止特斯拉汽车的高级辅助驾驶系统被滥用。上述两家机构都在对近期发生在得克萨斯州的一起涉及特斯拉的致命车祸展开调查。

无独有偶,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简称FAA)批评SpaceX去年12月在尚未取得该局相应许可的情况下就发射了一枚火箭。马斯克则在一条推文中嘲讽FAA的航天部门“根本就是失灵了”。

出言不逊

即便与长期以来一直对监管机构不满的其他硅谷巨头相比,马斯克也显得尤为特立独行。在和监管部门打交道的过程中,马斯克没有选择互谅互让的做法,他的一贯方式是通过Twitter公开发表贬低对方的言论,有时甚至言语粗俗。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简称SEC)曾要求特斯拉提供信息,说明特斯拉是否按照2018年与马斯克达成的法庭和解协议的要求,对他发布的公开信息进行审查。但这位亿万富翁去年夏天却在Twitter上发布了一条言辞粗俗、明显影射性行为的推文加以回应:“SEC,三个单词的首字母缩写,中间单词是埃隆的(Elon’s)。”

被要求就本文的一些具体内容发表评论时,马斯克回复了一个“便便”的表情。当被要求进行详细说明时,马斯克拒绝就他与联邦机构间的互动或是他对监管的看法发表任何评论。在4月27日的推文中,马斯克称自己在“99.9%的情况下”都认可监管机构的意见。但他补充道,引发分歧的原因“几乎总是因为过时的监管法规无法预见到的新技术。”

特斯拉和SpaceX未回应置评请求。

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表示,他们正在“密切评估接下来可能采取的措施,确保司机能够拥有最有效的手段来确保自身安全,包括充分理解自己对车辆的操控负有全部责任。”FAA一位发言人则表示,自去年12月的发射活动以来,SpaceX已经采取了“纠错行动”来加强公共安全。SEC发言人拒绝就本文置评。

一些投资者非但没有敦促马斯克顺应监管机构的要求,反而为他的所作所为喝彩。长期关注特斯拉的独立研究分析师内森·韦斯(Nathan Weiss)表示,马斯克的拥趸“将他看作是自由斗士,为他助威加油”。

SpaceX设计出了将货物和人员送入太空的火箭和飞船,并成功投入使用。就在4月23日,SpaceX的一枚火箭将四名宇航员送入空间站,这是该公司首次在载人任务中使用回收的太空舱和火箭。4月早些时候,美国国家航空及太空总署(NASA)授予SpaceX一份总额28.9亿美元的合同,为探月计划打造登月飞行器。

在对其新型大型发射载具“星舰”(Starship)进行测试时,SpaceX曾与监管机构发生过冲突。根据SpaceX网站的介绍,“星舰”是一种可重复使用的运输系统,未来能将宇航员和货物运往火星。

去年年底,随着12月9日发射日期的临近,气氛变得越发紧张起来。12月7日马斯克在Twitter上表示,发射完全取得成功的几率只有三分之一,毕竟,飞船在早期试飞阶段出问题的情况时有发生。但是对FAA来说,最严峻的考验在于可能发生的爆炸是否会对周边居民区造成威胁。

航天航空专家表示,温度、风向和云层等大气条件都会影响火箭爆炸冲击波的影响范围。FAA估计,这次发射实验造成公众受伤的风险可能会超过阈值。SpaceX向FAA提交了自己的风险分析评估报告。据FAA一位发言人表示,管理局驳回了SpaceX的分析报告,并拒绝放弃自己的安全标准。

星舰爆炸

SpaceX还是发射了火箭。这枚代号SN8的火箭在空中翱翔了数英里,7分钟后返回,随后与发射台撞击,化作一团火球。那次试飞中没有人员受伤,也没有财产损失的报告。

在FAA要求SpaceX推迟定今年1月份的发射后,马斯克指责该机构拖累研发进展,并称其监管法规已经过时。“这些规定针对的是每年在政府设施进行的少量不可回收发射,”1月28日,马斯克在 Twitter写道,“按照这些规定,人类永远也上不了火星。”

3月12日,FAA发言人表示,局长斯蒂芬·迪克森(Stephen Dickson)打电话告诫马斯克,强调他必须遵守FAA的规定。另据FAA向三个国会小组提交的简报,SpaceX已经修改了发射前程序,避免未经许可的发射情况再次发生。FAA表示,他们现在要求在火箭发射时有一名FAA检查员到场监督,而不是远程观察。

3月21日,在听取了SpaceX等商业航天公司的意见后,FAA简化了其对发射许可的要求。

自去年12月的那次试飞后至4月底,在获得FAA的发射许可后,SpaceX又在博卡奇卡发射了另外三枚“星舰”。每枚火箭在返回发射台时都发生了爆炸。(译注:5月初,星舰在第五次试飞中完整着陆。)

今年3月,美国国家劳资关系委员会(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Board,简称NLRB)裁定,特斯拉因为阻碍工会组织成立而违反了劳动法,并下令马斯克删除一条劝阻员工加入工会的推文。特斯拉本月对这一决定提出上诉,称劳资关系委员会的这一裁决“违反法律规定”。

马斯克的推文至今没有删除。劳资关系委员会拒绝就此置评。

特斯拉还拒绝了美国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OSHA)官员进入其内华达州超级工厂(Gigafactory)实地检查的要求,特斯拉与合作伙伴松下公司(Panasonic Corp.)在这家超级工厂生产车用电池组。

记者查阅的记录和往来信函显示,2019年内华达州OSHA曾试图对该厂进行全面检查,但被特斯拉阻挠了近三个月。这家电池厂是该地区最大的工作场所之一,约有员工7,800名。

当时,在一天之内,一名在工厂工作的员工失去了一根手指,而另一名员工则被割伤。该机构下令特斯拉出具有关其机器设备的第三方评估。但特斯拉在最后期限到来时仍未提交评估报告的副本,OSHA首席行政官杰斯·兰克福德(Jess Lankford)于是在2019年3月下令对工厂进行全面检查。

OSHA检查员当时写道,他们在最初尝试对工厂进行检查时就发现了九大潜在危险,但无法提供引证,原因是特斯拉不允许他们采访员工,因而无法确定公司此前是否知晓这些问题。

根据OSHA调查员提交的报告,在其第二天再次返回工厂时,检查工作受到了阻挠。检查报告和往来电子邮件显示,特斯拉律师耶塞尼亚·维拉塞尼奥(Yesenia Villaseñor)当时称,OSHA缺少检查的法律依据,因此在这个问题得到解决以前,检查工作被“搁置”。

一名调查员在报告中指出,当他们要求签署一份宣称特斯拉阻止入厂检查的表格时,遭到特斯拉代表的拒绝。

内华达州OSHA的一名发言人表示,大多数雇主不会像特斯拉那样,它们都会应调查员要求允许调查员进场。企业雇主应依法配合OSHA检查、面谈和提交文件的要求。媒体Reno Gazette-Journal最先报道了内华达州OSHA检查特斯拉时遭遇的困难。

OSHA首席行政官兰克福德拒绝在OSHA声明之外发表评论。特斯拉律师维拉塞尼奥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在接下来长达数周的僵持之后,内华达州OSHA于2019年5月20日从一名法官那里获得了行政执行令,对特斯拉超级工厂进行全面检查。

据记者看到的警用执法记录仪拍摄的视频画面显示,第二天早上,一名OSHA主管带着执行令和一名副警长一起去检查特斯拉工厂。

视频显示,在门口等待特斯拉代表时,这位副警长说他很同情OSHA的调查员。

拒绝进入


“他们很难对付,他们也是这样对待我们的。”这位副警长说。

尽管持有执行令,但特斯拉一名管理人员还是拒绝他们进入工厂。

内华达州前商业和工业部官员雷·菲尔罗(Ray Fierro)表示,特斯拉随后会见了包括内华达州司法部长在内的州政府官员,菲尔罗本人也参加了这次会面。

菲尔罗表示,最终内华达州官员同意让特斯拉限制检查的范围,同时他向法官报告OSHA的行动得到了必要配合。随后进行的检查产生了三份引证,其中两份是关于特斯拉拒绝提供受伤记录等文件,另一份则关于工厂存在高空坠落危险。调查人员再次指出,特斯拉不允许调查员采访员工,而采访可能为调查员提供更多引证。

OSHA发言人表示,该机构至今也未能对特斯拉工厂进行全面检查。

特斯拉当前面临的一个更引人瞩目的问题涉及其名为Autopilot的高级辅助驾驶功能。因为与一系列交通事故有关,该系统已多次受到监管部门审查。

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负责公路安全的副主任克里斯·波兰德(Kris Poland)表示,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一情况反映当前安全监督所面对的一个全新领域,这个领域缺乏明确的监管规则。他对特斯拉工程师应要求分享数据和技术专业知识的做法表示赞赏。

在2016年佛罗里达州发生一起致命车祸后,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发现,特斯拉的高级辅助驾驶技术与这起事故有关,这一系统允许司机长时间双手脱离方向盘。(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则表示,特斯拉曾尝试设计一套系统,防止司机错误地使用Autopilot。)

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曾敦促六家汽车制造商约束司机使用辅助驾驶系统的方式。除特斯拉外,每家公司都以令该机构满意的方式做出回应,并概述了各自为减少系统误用而采取的措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表示,由于没能阻止司机在非设计目的下使用Autopilot,特斯拉开发的是一个“在设计上就存在问题的系统,因为可以预见其被误用”。

得州车祸

今年4月,在上文提到的得克萨斯州那起致命车祸发生后,当地有关部门表示,他们在涉事车内发现两名男子,但两人都不在驾驶座上。

这场车祸带给人们的疑问包括,在没无人驾驶的情况下,车辆是否或者如何在操作。特斯拉一名高管在4月26日表示,车祸发生时可能有人坐在驾驶座上。这起事故目前仍在调查当中。马斯克在Twitter上表示,初步数据表明,这辆车上的Autopilot在事故发生时没有启动。

2018年,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曾经对一起事故进行了调查,之后特斯拉公布了事故的初步数据,并在其网站上表示,在安装了Autopilot的车辆上,驾驶员发生致命车祸的可能性要低3.7倍。汽车安全专家和统计学家对特斯拉的说法提出质疑。

根据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写给特斯拉的信显示,在特斯拉公布数据后,委员会主席罗伯特·萨姆沃特(Robert Sumwalt)致电马斯克,要求特斯拉停止泄露有关调查的信息。当特斯拉再次将信息公之于众后,萨姆沃特告诉马斯克,他将取消特斯拉在调查中的合作者地位。

萨姆沃特后来在一次讲话中说,马斯克挂断了他的电话。在回应上述批评时,特斯拉表示,是公司选择退出调查,并称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更关心的是媒体的新闻报道,而不是真正提高安全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