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简约的生活方式,也让人们对于绿色生活有了更多的追求;“中国社会未来是否会更进一步走向更加简约的生活方式,不是一个容易判断的问题”。


OR--商业新媒体

生活方式回归简约、自然,俨然成为新时尚。从母亲、妻子身份中抽离出来,李潇很享受一个人在家里的时光。工作日休假一天,晨起做一顿丰盛的早午餐,加上一杯亲手做的“续命”拿铁,边吃饭边看许久没追的日剧。吃完饭,打开音响放自己最爱的歌单,简单收拾家里的细细碎碎,打理瓶中的鲜花。穿着宽松而舒适的家居服躺在沙发上,边听音乐边看书。

“老话常说‘大道至简’,极简并不意味着简单,真正的极简生活难能可贵,也是我现在所追求的。”33岁的她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她追求的是一种极度清爽、随时可以走向远方的生活,“至少不会担心衣柜爆炸、不会打开橱柜有掉落物品砸到头的风险。”在她看来,极简生活的开端就是断舍离,而这一行动结束,会有疗愈的感觉。

“对于绿色生活也有了更多的追求,更加重视自然、可持续的消费,”中央财经大学商学院副院长、中国心理学会人格心理学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姜峰分析,追求简约通常也会是环境友好型的生活方式,对外在资源环境的友好,同时也是对净化心绪、追求内在平和的友好。

“极简主义不是要你一无所有,而是要你穿越物质的海洋,找到真正重要的东西。”美国《极简主义》作者乔舒亚·菲尔茨·米、瑞安·尼科迪默斯两人放弃高薪主管工作,转身成为美国极简主义生活先锋,分享人生故事和极简主义的生活理念;通过舍弃生活中多余的东西,得以超越物质,集中精力追求生命中最重要的五种价值:健康、人际关系、热情、成长和奉献。

姜峰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心理学上有一个学派叫格式塔(Gestalts),当人们面对信息输入时,会自动采取整合的方式归类信息以形成简化的认知。最常见就是在绘画创作中,画家不用完整画出每一个线条,大众就可以将其感知为一个整体的事物,比如一张脸,一棵树。

“我们在面对各种刺激时,本身就不喜欢零散、逐一加工,而更倾向于通过整合归类的方式去做简化。换言之,格式塔就是被安置在我们大脑中的极简主义引擎。”姜峰在香港城市大学修得心理学博士学位后,主要在高校中教授人格与社会心理学课程。

安迈企业顾问高级董事高欢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过去若干年来,经济在资本的驱动下高速发展,各个消费领域的商家对流量、转换率、复购率、用户互动等等的追求,不断推动消费者购买行为;这些资本驱使的商业行为不断创造着新的需求,连消费者也越来越难以区分哪些是自身刚需,哪些是由商家和市场创造出来的需求。

“一场新冠疫情,让人重新思考消费主义是否适宜。”如今,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意识到,需要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把金钱、时间、精力集中在对自己真正重要的事情上。“在我看来,这就是极简的追求。”高欢观察,这不光是消费者,甚至是人类回归自我的表现,更是资本和商业发达到过剩的阶段,消费者自我保护、返璞归真的表现。

简约生活的第一步正是,断舍离。

日本杂物管理咨询师山下英子提出的断舍离,已经影响全球的消费者。作者在书中这样写道,断舍离就是通过收拾自己居住的空间,让自己从看得见的世界走向看不见的世界,在你做断舍离的时候,最重要的东西会越来越清晰地浮现出来,而你也会更加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日本发布的《国民生活舆论调查》显示,以往的调查中,随着年龄增长,生活稳定,通常满足程度会越来越高;如今的结果截然相反,日本年轻人群的消费能力虽然不高,但生活乐趣反而增加了。专家认为,这种化繁为简的新生活主张,有助于帮助年青一代缓解紧压力,获得正能量。

对于断舍离,42岁,在武汉一家公司基层工作的黄理静很有感触。她小时候经历的那个年代,物质水平并不丰富,但是妈妈总想尽办法把家里收拾得整整齐齐;随着社会的发展,家里经济条件好了,购买物品也越来越方便了,妈妈却舍不得扔掉旧物,这个习惯也影响到了她。

黄理静意识到自己需要为生活做出减法。刚开始断舍离,她看到物品没有扔完,没用的东西不舍得扔,或自己想极简,但是家里人还是乱买一气,就会非常焦虑。去年过年,她的妈妈买了一冰箱的各式肉类,阳台上堆满鸡蛋、蔬菜、水果,家里柜子里塞满零食,连纸巾都买了一整箱。“看着到处堆满的东西,我当时其实是有点崩溃的。”她说。

可是不想,新冠疫情让武汉封城长达76天,居然是她妈妈囤积的年货,让全家顺利度过这段艰难的时光。黄理静对于“极简”的执念也因为这次突如其来的变故发生转变。“需要与不需要都是相对的,谁也没办法预测生活会带给你什么。”黄理静终于与这一想法和解了。“极简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过得舒心,如果因为极简而不快乐,这个生活方式就成了一种痛苦了。”黄理静说,极简生活为自己带来的,是让自己在这个消费型的社会、海量信息的时代有更加清醒的认识,“太拘泥于形式,就不是简单生活的本质了。”

Z世代的追求也从单纯的物质与财富上升,到对于美好生活的探寻和发掘上。IBM对15600位13岁到21岁的青少年进行的全球调查显示,他们诞生于错综复杂的政治、经济、文化、技术变迁过程中,对于这个世界繁杂的信息,反倒更加清醒,更为重视那些质量过硬、性价比高、有着独特亮点的产品。调查数据显示,66%的人认为商品高质量很重要,45%则表示会选择有环保理念、担负社会责任的品牌。在消费决策时,65%的人希望商品有足够的性价比,商家提供优惠代金券或折扣。同时,一半以上的年轻人认为商店购物体验足够有趣才能让人不心生厌烦。

28岁的韩芃在知乎上有一篇关于“一个人可以过得有多极简”的回答,获得了近2000人的赞同。她把近五年来的断舍离经验分享在这个平台上。韩芃在韩国首尔就读本科,在她发布的帖子里,并没有给出让大家按照她的方式完全执行极简生活的建议。“我觉得极简生活,偏重在生活,是很私人的,只要你觉得自己舒服就行,真没有人强迫你一天必须扔多少东西,家里的东西必须控制在多少数量以内。”韩芃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

在她看来,家里的装修不是一定要非黑即白,衣服也不一定非要是固定的品牌,洗发露和沐浴乳不一定就非得装在白色瓶子里。“要有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消费主义嘴里说的极简生活和单纯想极简地活着是不一样的。”

“比外在经济要素更重要的影响是,来自人们内心的焦虑。”姜峰补充,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项研究表明,拥有越多东西,人越容易焦虑。可见,在生活中,物品过多,尤其又是杂乱无序的时候,会给人带来不好的情绪体验。追求简约,就变成了更自然的选择。

不只生活用品,从衣、食、住、行等其他方面,也都吹起一股回归简约、自然的浪潮。极简主义,一向是建筑界的重要风格之一。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日本建筑大师安藤忠雄,开创一套独特的建筑风格,用清水混凝土材料以及简约的几何构成,营造出静谧、明朗的空间效果,为传统的日本建筑设计带来了划时代的启迪─极简设计得到了新的诠释,哲学思想、禅宗文化这些精神力量被融入到设计当中,从而为极简注入更深层次的思考。



李潇和先生喜欢观察一些名人的生活方式,发现这几年赤贫装修风格抬头,价格其实不低,更注重材质品质,制作工艺,看似都是同种木质,但设计更佳简约考究。家中看似空无一物,但是物品都是井然有序的摆放在该摆的地方,这种赤贫风格正在好莱坞中传播开来。

购买衣服时,李潇也会对着镜子多审视自己。“这件衣服可以为我提升个人形象,评分是否超越80分了?”如果答案是才会购买。作为芬兰的国宝级品牌Marimekko就是李潇最钟爱的品牌之一,北欧地设计风格以简介著称,衍生出了后来的极简主义、极简主义和后现代主义风格,并在20世纪汹涌澎湃的工业设计浪潮中,被推到了极致。

李潇的老公则“偷师”乔布斯的衣柜。冬春秋是一水儿的黑色高领针织衫,裤子是水洗牛仔裤,还有几条黑色牛仔裤以应对各种场合,“他出门的速度是我们家的第一名。”李潇说。

“单从审美需求上来讲,简洁是人的一贯追求。”姜峰分析,随着人类工业文明不断进步,技术快速更新迭代,很多工业化产品都实现结构单一,功能整合的样貌。因此,极简化越来越容易实现,审美和功能都满足人们需求。以苹果手机举例,在外观设计上极度简洁的同时,又整合了电话、娱乐、社交等诸多功能。有了这样单一设备,人们就可以抛弃很多传统的工业制品。

简约的生活方式,也让人们对于绿色生活有了更多的追求。据中国环境网发布的《公民生态环境行为调查报告(2020年)》绿色生活方式篇指出,与此前相比,公众绿色生活方式更加深入人心。当中,呵护生态自然、关注生态环境信息以及践行绿色消费重要的人数占比提高10%至20%。受访者中,表示践行绿色消费对保护生态环境很重要的人数占到93.3%。

绿色的出行方式正是一大重要改变。不仅特斯拉营收、获利屡创新高,巿值更是位居全球汽车厂商首位。同时,许多传统汽车大厂也都开始生产电动汽车,加上新的业者,包括手机厂商,例如小米、OPPO、苹果也投入电动车生产,整个行业发展向好。研究机构IDC预估,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将在未来5年迎来强劲增长,2020至2025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CAGR)将达到36.1%。

民以食为天,饮食选择更加天然、有机也成为食客们的重要关键词。植物肉的兴起就是一个典型例子。据国泰证券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植物基植物肉市场规模约139亿美元,预计以每年约15%的复合增长率增长,到2025年或将达279亿美元。

动物性蛋白过多摄入与许多慢性疾病的高发有关,减少动物性蛋白摄入是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在为自身健康做减法的一种方式。华南理工大学轻工与食品学院副院长杨晓泉认为,当老百姓意识到有益健康时,就会自动去做选择,因而植物基的概念一定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越来越多的餐厅也开始打出从农场到餐桌的概念,强调的是食材的新鲜无污染。齐民市集是一家提供健康火锅的专门餐厅,在苏州昆山坐拥足足550亩的有机农场,差不多是55个足球场的大小。店里的瓜果蔬菜,都是农场的阿姨们亲自采摘整理、新鲜送达。

据齐民市集总经理何奕佳介绍,齐民市集所使用的在地食材有很多。要做到产地直送,餐企团队就必须深入各地寻找在地经典食材,提供当季且健康的食物给顾客。

齐民市集的店面也加入了很多原生态森林元素,这对于当下的年轻消费群体,尤其是对一些有生活品质追求的人来说,是非常有吸引力的。整日生活在城市钢筋森林里的他们,向往着更原始、简单的环境,齐民市集正是抓住了这样的需求,用森林火锅的概念,将原始的、轻松惬意的环境与美食做出了更完美的结合。

不过,力行简约自然的生活仍是面临不少挑战。“中国社会未来是否会更进一步走向更加简约的生活方式,不是一个容易判断的问题。”姜峰认为,文化社会要素也不容忽视,相比于西方社会,中国民众的选择及外在行为模式更多会考虑周围人的目光和评价,内心的简约驱力因此势必会受到复杂社会人情网络的牵绊,或可能产生不那么确定的行为结果。

即便如此,高欢仍是很有信心。她分析,极简的消费追求,有很多内在和外在的驱动因素。内因是消费者在资本洪流与商业变迁下的自我反思;外因则非常多元化,比如全球性的环境挑战和环保运动,都让消费者在购物时考虑的因素变得越来越多,催生出新的需求与行为。尽管在这一过程中,消费者的行为模式难免会受到经济社会环境的挑战,但长期来看,极简的消费需求与生活方式已然势不可挡。撰文/邹宇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生活简约正流行

发布日期:2021-05-14 12:53
摘要:简约的生活方式,也让人们对于绿色生活有了更多的追求;“中国社会未来是否会更进一步走向更加简约的生活方式,不是一个容易判断的问题”。


OR--商业新媒体

生活方式回归简约、自然,俨然成为新时尚。从母亲、妻子身份中抽离出来,李潇很享受一个人在家里的时光。工作日休假一天,晨起做一顿丰盛的早午餐,加上一杯亲手做的“续命”拿铁,边吃饭边看许久没追的日剧。吃完饭,打开音响放自己最爱的歌单,简单收拾家里的细细碎碎,打理瓶中的鲜花。穿着宽松而舒适的家居服躺在沙发上,边听音乐边看书。

“老话常说‘大道至简’,极简并不意味着简单,真正的极简生活难能可贵,也是我现在所追求的。”33岁的她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她追求的是一种极度清爽、随时可以走向远方的生活,“至少不会担心衣柜爆炸、不会打开橱柜有掉落物品砸到头的风险。”在她看来,极简生活的开端就是断舍离,而这一行动结束,会有疗愈的感觉。

“对于绿色生活也有了更多的追求,更加重视自然、可持续的消费,”中央财经大学商学院副院长、中国心理学会人格心理学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姜峰分析,追求简约通常也会是环境友好型的生活方式,对外在资源环境的友好,同时也是对净化心绪、追求内在平和的友好。

“极简主义不是要你一无所有,而是要你穿越物质的海洋,找到真正重要的东西。”美国《极简主义》作者乔舒亚·菲尔茨·米、瑞安·尼科迪默斯两人放弃高薪主管工作,转身成为美国极简主义生活先锋,分享人生故事和极简主义的生活理念;通过舍弃生活中多余的东西,得以超越物质,集中精力追求生命中最重要的五种价值:健康、人际关系、热情、成长和奉献。

姜峰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心理学上有一个学派叫格式塔(Gestalts),当人们面对信息输入时,会自动采取整合的方式归类信息以形成简化的认知。最常见就是在绘画创作中,画家不用完整画出每一个线条,大众就可以将其感知为一个整体的事物,比如一张脸,一棵树。

“我们在面对各种刺激时,本身就不喜欢零散、逐一加工,而更倾向于通过整合归类的方式去做简化。换言之,格式塔就是被安置在我们大脑中的极简主义引擎。”姜峰在香港城市大学修得心理学博士学位后,主要在高校中教授人格与社会心理学课程。

安迈企业顾问高级董事高欢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过去若干年来,经济在资本的驱动下高速发展,各个消费领域的商家对流量、转换率、复购率、用户互动等等的追求,不断推动消费者购买行为;这些资本驱使的商业行为不断创造着新的需求,连消费者也越来越难以区分哪些是自身刚需,哪些是由商家和市场创造出来的需求。

“一场新冠疫情,让人重新思考消费主义是否适宜。”如今,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意识到,需要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把金钱、时间、精力集中在对自己真正重要的事情上。“在我看来,这就是极简的追求。”高欢观察,这不光是消费者,甚至是人类回归自我的表现,更是资本和商业发达到过剩的阶段,消费者自我保护、返璞归真的表现。

简约生活的第一步正是,断舍离。

日本杂物管理咨询师山下英子提出的断舍离,已经影响全球的消费者。作者在书中这样写道,断舍离就是通过收拾自己居住的空间,让自己从看得见的世界走向看不见的世界,在你做断舍离的时候,最重要的东西会越来越清晰地浮现出来,而你也会更加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日本发布的《国民生活舆论调查》显示,以往的调查中,随着年龄增长,生活稳定,通常满足程度会越来越高;如今的结果截然相反,日本年轻人群的消费能力虽然不高,但生活乐趣反而增加了。专家认为,这种化繁为简的新生活主张,有助于帮助年青一代缓解紧压力,获得正能量。

对于断舍离,42岁,在武汉一家公司基层工作的黄理静很有感触。她小时候经历的那个年代,物质水平并不丰富,但是妈妈总想尽办法把家里收拾得整整齐齐;随着社会的发展,家里经济条件好了,购买物品也越来越方便了,妈妈却舍不得扔掉旧物,这个习惯也影响到了她。

黄理静意识到自己需要为生活做出减法。刚开始断舍离,她看到物品没有扔完,没用的东西不舍得扔,或自己想极简,但是家里人还是乱买一气,就会非常焦虑。去年过年,她的妈妈买了一冰箱的各式肉类,阳台上堆满鸡蛋、蔬菜、水果,家里柜子里塞满零食,连纸巾都买了一整箱。“看着到处堆满的东西,我当时其实是有点崩溃的。”她说。

可是不想,新冠疫情让武汉封城长达76天,居然是她妈妈囤积的年货,让全家顺利度过这段艰难的时光。黄理静对于“极简”的执念也因为这次突如其来的变故发生转变。“需要与不需要都是相对的,谁也没办法预测生活会带给你什么。”黄理静终于与这一想法和解了。“极简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过得舒心,如果因为极简而不快乐,这个生活方式就成了一种痛苦了。”黄理静说,极简生活为自己带来的,是让自己在这个消费型的社会、海量信息的时代有更加清醒的认识,“太拘泥于形式,就不是简单生活的本质了。”

Z世代的追求也从单纯的物质与财富上升,到对于美好生活的探寻和发掘上。IBM对15600位13岁到21岁的青少年进行的全球调查显示,他们诞生于错综复杂的政治、经济、文化、技术变迁过程中,对于这个世界繁杂的信息,反倒更加清醒,更为重视那些质量过硬、性价比高、有着独特亮点的产品。调查数据显示,66%的人认为商品高质量很重要,45%则表示会选择有环保理念、担负社会责任的品牌。在消费决策时,65%的人希望商品有足够的性价比,商家提供优惠代金券或折扣。同时,一半以上的年轻人认为商店购物体验足够有趣才能让人不心生厌烦。

28岁的韩芃在知乎上有一篇关于“一个人可以过得有多极简”的回答,获得了近2000人的赞同。她把近五年来的断舍离经验分享在这个平台上。韩芃在韩国首尔就读本科,在她发布的帖子里,并没有给出让大家按照她的方式完全执行极简生活的建议。“我觉得极简生活,偏重在生活,是很私人的,只要你觉得自己舒服就行,真没有人强迫你一天必须扔多少东西,家里的东西必须控制在多少数量以内。”韩芃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

在她看来,家里的装修不是一定要非黑即白,衣服也不一定非要是固定的品牌,洗发露和沐浴乳不一定就非得装在白色瓶子里。“要有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消费主义嘴里说的极简生活和单纯想极简地活着是不一样的。”

“比外在经济要素更重要的影响是,来自人们内心的焦虑。”姜峰补充,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项研究表明,拥有越多东西,人越容易焦虑。可见,在生活中,物品过多,尤其又是杂乱无序的时候,会给人带来不好的情绪体验。追求简约,就变成了更自然的选择。

不只生活用品,从衣、食、住、行等其他方面,也都吹起一股回归简约、自然的浪潮。极简主义,一向是建筑界的重要风格之一。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日本建筑大师安藤忠雄,开创一套独特的建筑风格,用清水混凝土材料以及简约的几何构成,营造出静谧、明朗的空间效果,为传统的日本建筑设计带来了划时代的启迪─极简设计得到了新的诠释,哲学思想、禅宗文化这些精神力量被融入到设计当中,从而为极简注入更深层次的思考。



李潇和先生喜欢观察一些名人的生活方式,发现这几年赤贫装修风格抬头,价格其实不低,更注重材质品质,制作工艺,看似都是同种木质,但设计更佳简约考究。家中看似空无一物,但是物品都是井然有序的摆放在该摆的地方,这种赤贫风格正在好莱坞中传播开来。

购买衣服时,李潇也会对着镜子多审视自己。“这件衣服可以为我提升个人形象,评分是否超越80分了?”如果答案是才会购买。作为芬兰的国宝级品牌Marimekko就是李潇最钟爱的品牌之一,北欧地设计风格以简介著称,衍生出了后来的极简主义、极简主义和后现代主义风格,并在20世纪汹涌澎湃的工业设计浪潮中,被推到了极致。

李潇的老公则“偷师”乔布斯的衣柜。冬春秋是一水儿的黑色高领针织衫,裤子是水洗牛仔裤,还有几条黑色牛仔裤以应对各种场合,“他出门的速度是我们家的第一名。”李潇说。

“单从审美需求上来讲,简洁是人的一贯追求。”姜峰分析,随着人类工业文明不断进步,技术快速更新迭代,很多工业化产品都实现结构单一,功能整合的样貌。因此,极简化越来越容易实现,审美和功能都满足人们需求。以苹果手机举例,在外观设计上极度简洁的同时,又整合了电话、娱乐、社交等诸多功能。有了这样单一设备,人们就可以抛弃很多传统的工业制品。

简约的生活方式,也让人们对于绿色生活有了更多的追求。据中国环境网发布的《公民生态环境行为调查报告(2020年)》绿色生活方式篇指出,与此前相比,公众绿色生活方式更加深入人心。当中,呵护生态自然、关注生态环境信息以及践行绿色消费重要的人数占比提高10%至20%。受访者中,表示践行绿色消费对保护生态环境很重要的人数占到93.3%。

绿色的出行方式正是一大重要改变。不仅特斯拉营收、获利屡创新高,巿值更是位居全球汽车厂商首位。同时,许多传统汽车大厂也都开始生产电动汽车,加上新的业者,包括手机厂商,例如小米、OPPO、苹果也投入电动车生产,整个行业发展向好。研究机构IDC预估,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将在未来5年迎来强劲增长,2020至2025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CAGR)将达到36.1%。

民以食为天,饮食选择更加天然、有机也成为食客们的重要关键词。植物肉的兴起就是一个典型例子。据国泰证券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植物基植物肉市场规模约139亿美元,预计以每年约15%的复合增长率增长,到2025年或将达279亿美元。

动物性蛋白过多摄入与许多慢性疾病的高发有关,减少动物性蛋白摄入是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在为自身健康做减法的一种方式。华南理工大学轻工与食品学院副院长杨晓泉认为,当老百姓意识到有益健康时,就会自动去做选择,因而植物基的概念一定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越来越多的餐厅也开始打出从农场到餐桌的概念,强调的是食材的新鲜无污染。齐民市集是一家提供健康火锅的专门餐厅,在苏州昆山坐拥足足550亩的有机农场,差不多是55个足球场的大小。店里的瓜果蔬菜,都是农场的阿姨们亲自采摘整理、新鲜送达。

据齐民市集总经理何奕佳介绍,齐民市集所使用的在地食材有很多。要做到产地直送,餐企团队就必须深入各地寻找在地经典食材,提供当季且健康的食物给顾客。

齐民市集的店面也加入了很多原生态森林元素,这对于当下的年轻消费群体,尤其是对一些有生活品质追求的人来说,是非常有吸引力的。整日生活在城市钢筋森林里的他们,向往着更原始、简单的环境,齐民市集正是抓住了这样的需求,用森林火锅的概念,将原始的、轻松惬意的环境与美食做出了更完美的结合。

不过,力行简约自然的生活仍是面临不少挑战。“中国社会未来是否会更进一步走向更加简约的生活方式,不是一个容易判断的问题。”姜峰认为,文化社会要素也不容忽视,相比于西方社会,中国民众的选择及外在行为模式更多会考虑周围人的目光和评价,内心的简约驱力因此势必会受到复杂社会人情网络的牵绊,或可能产生不那么确定的行为结果。

即便如此,高欢仍是很有信心。她分析,极简的消费追求,有很多内在和外在的驱动因素。内因是消费者在资本洪流与商业变迁下的自我反思;外因则非常多元化,比如全球性的环境挑战和环保运动,都让消费者在购物时考虑的因素变得越来越多,催生出新的需求与行为。尽管在这一过程中,消费者的行为模式难免会受到经济社会环境的挑战,但长期来看,极简的消费需求与生活方式已然势不可挡。撰文/邹宇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简约的生活方式,也让人们对于绿色生活有了更多的追求;“中国社会未来是否会更进一步走向更加简约的生活方式,不是一个容易判断的问题”。


OR--商业新媒体

生活方式回归简约、自然,俨然成为新时尚。从母亲、妻子身份中抽离出来,李潇很享受一个人在家里的时光。工作日休假一天,晨起做一顿丰盛的早午餐,加上一杯亲手做的“续命”拿铁,边吃饭边看许久没追的日剧。吃完饭,打开音响放自己最爱的歌单,简单收拾家里的细细碎碎,打理瓶中的鲜花。穿着宽松而舒适的家居服躺在沙发上,边听音乐边看书。

“老话常说‘大道至简’,极简并不意味着简单,真正的极简生活难能可贵,也是我现在所追求的。”33岁的她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她追求的是一种极度清爽、随时可以走向远方的生活,“至少不会担心衣柜爆炸、不会打开橱柜有掉落物品砸到头的风险。”在她看来,极简生活的开端就是断舍离,而这一行动结束,会有疗愈的感觉。

“对于绿色生活也有了更多的追求,更加重视自然、可持续的消费,”中央财经大学商学院副院长、中国心理学会人格心理学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姜峰分析,追求简约通常也会是环境友好型的生活方式,对外在资源环境的友好,同时也是对净化心绪、追求内在平和的友好。

“极简主义不是要你一无所有,而是要你穿越物质的海洋,找到真正重要的东西。”美国《极简主义》作者乔舒亚·菲尔茨·米、瑞安·尼科迪默斯两人放弃高薪主管工作,转身成为美国极简主义生活先锋,分享人生故事和极简主义的生活理念;通过舍弃生活中多余的东西,得以超越物质,集中精力追求生命中最重要的五种价值:健康、人际关系、热情、成长和奉献。

姜峰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心理学上有一个学派叫格式塔(Gestalts),当人们面对信息输入时,会自动采取整合的方式归类信息以形成简化的认知。最常见就是在绘画创作中,画家不用完整画出每一个线条,大众就可以将其感知为一个整体的事物,比如一张脸,一棵树。

“我们在面对各种刺激时,本身就不喜欢零散、逐一加工,而更倾向于通过整合归类的方式去做简化。换言之,格式塔就是被安置在我们大脑中的极简主义引擎。”姜峰在香港城市大学修得心理学博士学位后,主要在高校中教授人格与社会心理学课程。

安迈企业顾问高级董事高欢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过去若干年来,经济在资本的驱动下高速发展,各个消费领域的商家对流量、转换率、复购率、用户互动等等的追求,不断推动消费者购买行为;这些资本驱使的商业行为不断创造着新的需求,连消费者也越来越难以区分哪些是自身刚需,哪些是由商家和市场创造出来的需求。

“一场新冠疫情,让人重新思考消费主义是否适宜。”如今,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意识到,需要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把金钱、时间、精力集中在对自己真正重要的事情上。“在我看来,这就是极简的追求。”高欢观察,这不光是消费者,甚至是人类回归自我的表现,更是资本和商业发达到过剩的阶段,消费者自我保护、返璞归真的表现。

简约生活的第一步正是,断舍离。

日本杂物管理咨询师山下英子提出的断舍离,已经影响全球的消费者。作者在书中这样写道,断舍离就是通过收拾自己居住的空间,让自己从看得见的世界走向看不见的世界,在你做断舍离的时候,最重要的东西会越来越清晰地浮现出来,而你也会更加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日本发布的《国民生活舆论调查》显示,以往的调查中,随着年龄增长,生活稳定,通常满足程度会越来越高;如今的结果截然相反,日本年轻人群的消费能力虽然不高,但生活乐趣反而增加了。专家认为,这种化繁为简的新生活主张,有助于帮助年青一代缓解紧压力,获得正能量。

对于断舍离,42岁,在武汉一家公司基层工作的黄理静很有感触。她小时候经历的那个年代,物质水平并不丰富,但是妈妈总想尽办法把家里收拾得整整齐齐;随着社会的发展,家里经济条件好了,购买物品也越来越方便了,妈妈却舍不得扔掉旧物,这个习惯也影响到了她。

黄理静意识到自己需要为生活做出减法。刚开始断舍离,她看到物品没有扔完,没用的东西不舍得扔,或自己想极简,但是家里人还是乱买一气,就会非常焦虑。去年过年,她的妈妈买了一冰箱的各式肉类,阳台上堆满鸡蛋、蔬菜、水果,家里柜子里塞满零食,连纸巾都买了一整箱。“看着到处堆满的东西,我当时其实是有点崩溃的。”她说。

可是不想,新冠疫情让武汉封城长达76天,居然是她妈妈囤积的年货,让全家顺利度过这段艰难的时光。黄理静对于“极简”的执念也因为这次突如其来的变故发生转变。“需要与不需要都是相对的,谁也没办法预测生活会带给你什么。”黄理静终于与这一想法和解了。“极简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过得舒心,如果因为极简而不快乐,这个生活方式就成了一种痛苦了。”黄理静说,极简生活为自己带来的,是让自己在这个消费型的社会、海量信息的时代有更加清醒的认识,“太拘泥于形式,就不是简单生活的本质了。”

Z世代的追求也从单纯的物质与财富上升,到对于美好生活的探寻和发掘上。IBM对15600位13岁到21岁的青少年进行的全球调查显示,他们诞生于错综复杂的政治、经济、文化、技术变迁过程中,对于这个世界繁杂的信息,反倒更加清醒,更为重视那些质量过硬、性价比高、有着独特亮点的产品。调查数据显示,66%的人认为商品高质量很重要,45%则表示会选择有环保理念、担负社会责任的品牌。在消费决策时,65%的人希望商品有足够的性价比,商家提供优惠代金券或折扣。同时,一半以上的年轻人认为商店购物体验足够有趣才能让人不心生厌烦。

28岁的韩芃在知乎上有一篇关于“一个人可以过得有多极简”的回答,获得了近2000人的赞同。她把近五年来的断舍离经验分享在这个平台上。韩芃在韩国首尔就读本科,在她发布的帖子里,并没有给出让大家按照她的方式完全执行极简生活的建议。“我觉得极简生活,偏重在生活,是很私人的,只要你觉得自己舒服就行,真没有人强迫你一天必须扔多少东西,家里的东西必须控制在多少数量以内。”韩芃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

在她看来,家里的装修不是一定要非黑即白,衣服也不一定非要是固定的品牌,洗发露和沐浴乳不一定就非得装在白色瓶子里。“要有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消费主义嘴里说的极简生活和单纯想极简地活着是不一样的。”

“比外在经济要素更重要的影响是,来自人们内心的焦虑。”姜峰补充,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项研究表明,拥有越多东西,人越容易焦虑。可见,在生活中,物品过多,尤其又是杂乱无序的时候,会给人带来不好的情绪体验。追求简约,就变成了更自然的选择。

不只生活用品,从衣、食、住、行等其他方面,也都吹起一股回归简约、自然的浪潮。极简主义,一向是建筑界的重要风格之一。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日本建筑大师安藤忠雄,开创一套独特的建筑风格,用清水混凝土材料以及简约的几何构成,营造出静谧、明朗的空间效果,为传统的日本建筑设计带来了划时代的启迪─极简设计得到了新的诠释,哲学思想、禅宗文化这些精神力量被融入到设计当中,从而为极简注入更深层次的思考。



李潇和先生喜欢观察一些名人的生活方式,发现这几年赤贫装修风格抬头,价格其实不低,更注重材质品质,制作工艺,看似都是同种木质,但设计更佳简约考究。家中看似空无一物,但是物品都是井然有序的摆放在该摆的地方,这种赤贫风格正在好莱坞中传播开来。

购买衣服时,李潇也会对着镜子多审视自己。“这件衣服可以为我提升个人形象,评分是否超越80分了?”如果答案是才会购买。作为芬兰的国宝级品牌Marimekko就是李潇最钟爱的品牌之一,北欧地设计风格以简介著称,衍生出了后来的极简主义、极简主义和后现代主义风格,并在20世纪汹涌澎湃的工业设计浪潮中,被推到了极致。

李潇的老公则“偷师”乔布斯的衣柜。冬春秋是一水儿的黑色高领针织衫,裤子是水洗牛仔裤,还有几条黑色牛仔裤以应对各种场合,“他出门的速度是我们家的第一名。”李潇说。

“单从审美需求上来讲,简洁是人的一贯追求。”姜峰分析,随着人类工业文明不断进步,技术快速更新迭代,很多工业化产品都实现结构单一,功能整合的样貌。因此,极简化越来越容易实现,审美和功能都满足人们需求。以苹果手机举例,在外观设计上极度简洁的同时,又整合了电话、娱乐、社交等诸多功能。有了这样单一设备,人们就可以抛弃很多传统的工业制品。

简约的生活方式,也让人们对于绿色生活有了更多的追求。据中国环境网发布的《公民生态环境行为调查报告(2020年)》绿色生活方式篇指出,与此前相比,公众绿色生活方式更加深入人心。当中,呵护生态自然、关注生态环境信息以及践行绿色消费重要的人数占比提高10%至20%。受访者中,表示践行绿色消费对保护生态环境很重要的人数占到93.3%。

绿色的出行方式正是一大重要改变。不仅特斯拉营收、获利屡创新高,巿值更是位居全球汽车厂商首位。同时,许多传统汽车大厂也都开始生产电动汽车,加上新的业者,包括手机厂商,例如小米、OPPO、苹果也投入电动车生产,整个行业发展向好。研究机构IDC预估,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将在未来5年迎来强劲增长,2020至2025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CAGR)将达到36.1%。

民以食为天,饮食选择更加天然、有机也成为食客们的重要关键词。植物肉的兴起就是一个典型例子。据国泰证券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植物基植物肉市场规模约139亿美元,预计以每年约15%的复合增长率增长,到2025年或将达279亿美元。

动物性蛋白过多摄入与许多慢性疾病的高发有关,减少动物性蛋白摄入是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在为自身健康做减法的一种方式。华南理工大学轻工与食品学院副院长杨晓泉认为,当老百姓意识到有益健康时,就会自动去做选择,因而植物基的概念一定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越来越多的餐厅也开始打出从农场到餐桌的概念,强调的是食材的新鲜无污染。齐民市集是一家提供健康火锅的专门餐厅,在苏州昆山坐拥足足550亩的有机农场,差不多是55个足球场的大小。店里的瓜果蔬菜,都是农场的阿姨们亲自采摘整理、新鲜送达。

据齐民市集总经理何奕佳介绍,齐民市集所使用的在地食材有很多。要做到产地直送,餐企团队就必须深入各地寻找在地经典食材,提供当季且健康的食物给顾客。

齐民市集的店面也加入了很多原生态森林元素,这对于当下的年轻消费群体,尤其是对一些有生活品质追求的人来说,是非常有吸引力的。整日生活在城市钢筋森林里的他们,向往着更原始、简单的环境,齐民市集正是抓住了这样的需求,用森林火锅的概念,将原始的、轻松惬意的环境与美食做出了更完美的结合。

不过,力行简约自然的生活仍是面临不少挑战。“中国社会未来是否会更进一步走向更加简约的生活方式,不是一个容易判断的问题。”姜峰认为,文化社会要素也不容忽视,相比于西方社会,中国民众的选择及外在行为模式更多会考虑周围人的目光和评价,内心的简约驱力因此势必会受到复杂社会人情网络的牵绊,或可能产生不那么确定的行为结果。

即便如此,高欢仍是很有信心。她分析,极简的消费追求,有很多内在和外在的驱动因素。内因是消费者在资本洪流与商业变迁下的自我反思;外因则非常多元化,比如全球性的环境挑战和环保运动,都让消费者在购物时考虑的因素变得越来越多,催生出新的需求与行为。尽管在这一过程中,消费者的行为模式难免会受到经济社会环境的挑战,但长期来看,极简的消费需求与生活方式已然势不可挡。撰文/邹宇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生活简约正流行

发布日期:2021-05-14 12:53
摘要:简约的生活方式,也让人们对于绿色生活有了更多的追求;“中国社会未来是否会更进一步走向更加简约的生活方式,不是一个容易判断的问题”。


OR--商业新媒体

生活方式回归简约、自然,俨然成为新时尚。从母亲、妻子身份中抽离出来,李潇很享受一个人在家里的时光。工作日休假一天,晨起做一顿丰盛的早午餐,加上一杯亲手做的“续命”拿铁,边吃饭边看许久没追的日剧。吃完饭,打开音响放自己最爱的歌单,简单收拾家里的细细碎碎,打理瓶中的鲜花。穿着宽松而舒适的家居服躺在沙发上,边听音乐边看书。

“老话常说‘大道至简’,极简并不意味着简单,真正的极简生活难能可贵,也是我现在所追求的。”33岁的她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她追求的是一种极度清爽、随时可以走向远方的生活,“至少不会担心衣柜爆炸、不会打开橱柜有掉落物品砸到头的风险。”在她看来,极简生活的开端就是断舍离,而这一行动结束,会有疗愈的感觉。

“对于绿色生活也有了更多的追求,更加重视自然、可持续的消费,”中央财经大学商学院副院长、中国心理学会人格心理学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姜峰分析,追求简约通常也会是环境友好型的生活方式,对外在资源环境的友好,同时也是对净化心绪、追求内在平和的友好。

“极简主义不是要你一无所有,而是要你穿越物质的海洋,找到真正重要的东西。”美国《极简主义》作者乔舒亚·菲尔茨·米、瑞安·尼科迪默斯两人放弃高薪主管工作,转身成为美国极简主义生活先锋,分享人生故事和极简主义的生活理念;通过舍弃生活中多余的东西,得以超越物质,集中精力追求生命中最重要的五种价值:健康、人际关系、热情、成长和奉献。

姜峰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心理学上有一个学派叫格式塔(Gestalts),当人们面对信息输入时,会自动采取整合的方式归类信息以形成简化的认知。最常见就是在绘画创作中,画家不用完整画出每一个线条,大众就可以将其感知为一个整体的事物,比如一张脸,一棵树。

“我们在面对各种刺激时,本身就不喜欢零散、逐一加工,而更倾向于通过整合归类的方式去做简化。换言之,格式塔就是被安置在我们大脑中的极简主义引擎。”姜峰在香港城市大学修得心理学博士学位后,主要在高校中教授人格与社会心理学课程。

安迈企业顾问高级董事高欢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过去若干年来,经济在资本的驱动下高速发展,各个消费领域的商家对流量、转换率、复购率、用户互动等等的追求,不断推动消费者购买行为;这些资本驱使的商业行为不断创造着新的需求,连消费者也越来越难以区分哪些是自身刚需,哪些是由商家和市场创造出来的需求。

“一场新冠疫情,让人重新思考消费主义是否适宜。”如今,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意识到,需要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把金钱、时间、精力集中在对自己真正重要的事情上。“在我看来,这就是极简的追求。”高欢观察,这不光是消费者,甚至是人类回归自我的表现,更是资本和商业发达到过剩的阶段,消费者自我保护、返璞归真的表现。

简约生活的第一步正是,断舍离。

日本杂物管理咨询师山下英子提出的断舍离,已经影响全球的消费者。作者在书中这样写道,断舍离就是通过收拾自己居住的空间,让自己从看得见的世界走向看不见的世界,在你做断舍离的时候,最重要的东西会越来越清晰地浮现出来,而你也会更加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日本发布的《国民生活舆论调查》显示,以往的调查中,随着年龄增长,生活稳定,通常满足程度会越来越高;如今的结果截然相反,日本年轻人群的消费能力虽然不高,但生活乐趣反而增加了。专家认为,这种化繁为简的新生活主张,有助于帮助年青一代缓解紧压力,获得正能量。

对于断舍离,42岁,在武汉一家公司基层工作的黄理静很有感触。她小时候经历的那个年代,物质水平并不丰富,但是妈妈总想尽办法把家里收拾得整整齐齐;随着社会的发展,家里经济条件好了,购买物品也越来越方便了,妈妈却舍不得扔掉旧物,这个习惯也影响到了她。

黄理静意识到自己需要为生活做出减法。刚开始断舍离,她看到物品没有扔完,没用的东西不舍得扔,或自己想极简,但是家里人还是乱买一气,就会非常焦虑。去年过年,她的妈妈买了一冰箱的各式肉类,阳台上堆满鸡蛋、蔬菜、水果,家里柜子里塞满零食,连纸巾都买了一整箱。“看着到处堆满的东西,我当时其实是有点崩溃的。”她说。

可是不想,新冠疫情让武汉封城长达76天,居然是她妈妈囤积的年货,让全家顺利度过这段艰难的时光。黄理静对于“极简”的执念也因为这次突如其来的变故发生转变。“需要与不需要都是相对的,谁也没办法预测生活会带给你什么。”黄理静终于与这一想法和解了。“极简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过得舒心,如果因为极简而不快乐,这个生活方式就成了一种痛苦了。”黄理静说,极简生活为自己带来的,是让自己在这个消费型的社会、海量信息的时代有更加清醒的认识,“太拘泥于形式,就不是简单生活的本质了。”

Z世代的追求也从单纯的物质与财富上升,到对于美好生活的探寻和发掘上。IBM对15600位13岁到21岁的青少年进行的全球调查显示,他们诞生于错综复杂的政治、经济、文化、技术变迁过程中,对于这个世界繁杂的信息,反倒更加清醒,更为重视那些质量过硬、性价比高、有着独特亮点的产品。调查数据显示,66%的人认为商品高质量很重要,45%则表示会选择有环保理念、担负社会责任的品牌。在消费决策时,65%的人希望商品有足够的性价比,商家提供优惠代金券或折扣。同时,一半以上的年轻人认为商店购物体验足够有趣才能让人不心生厌烦。

28岁的韩芃在知乎上有一篇关于“一个人可以过得有多极简”的回答,获得了近2000人的赞同。她把近五年来的断舍离经验分享在这个平台上。韩芃在韩国首尔就读本科,在她发布的帖子里,并没有给出让大家按照她的方式完全执行极简生活的建议。“我觉得极简生活,偏重在生活,是很私人的,只要你觉得自己舒服就行,真没有人强迫你一天必须扔多少东西,家里的东西必须控制在多少数量以内。”韩芃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

在她看来,家里的装修不是一定要非黑即白,衣服也不一定非要是固定的品牌,洗发露和沐浴乳不一定就非得装在白色瓶子里。“要有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消费主义嘴里说的极简生活和单纯想极简地活着是不一样的。”

“比外在经济要素更重要的影响是,来自人们内心的焦虑。”姜峰补充,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项研究表明,拥有越多东西,人越容易焦虑。可见,在生活中,物品过多,尤其又是杂乱无序的时候,会给人带来不好的情绪体验。追求简约,就变成了更自然的选择。

不只生活用品,从衣、食、住、行等其他方面,也都吹起一股回归简约、自然的浪潮。极简主义,一向是建筑界的重要风格之一。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日本建筑大师安藤忠雄,开创一套独特的建筑风格,用清水混凝土材料以及简约的几何构成,营造出静谧、明朗的空间效果,为传统的日本建筑设计带来了划时代的启迪─极简设计得到了新的诠释,哲学思想、禅宗文化这些精神力量被融入到设计当中,从而为极简注入更深层次的思考。



李潇和先生喜欢观察一些名人的生活方式,发现这几年赤贫装修风格抬头,价格其实不低,更注重材质品质,制作工艺,看似都是同种木质,但设计更佳简约考究。家中看似空无一物,但是物品都是井然有序的摆放在该摆的地方,这种赤贫风格正在好莱坞中传播开来。

购买衣服时,李潇也会对着镜子多审视自己。“这件衣服可以为我提升个人形象,评分是否超越80分了?”如果答案是才会购买。作为芬兰的国宝级品牌Marimekko就是李潇最钟爱的品牌之一,北欧地设计风格以简介著称,衍生出了后来的极简主义、极简主义和后现代主义风格,并在20世纪汹涌澎湃的工业设计浪潮中,被推到了极致。

李潇的老公则“偷师”乔布斯的衣柜。冬春秋是一水儿的黑色高领针织衫,裤子是水洗牛仔裤,还有几条黑色牛仔裤以应对各种场合,“他出门的速度是我们家的第一名。”李潇说。

“单从审美需求上来讲,简洁是人的一贯追求。”姜峰分析,随着人类工业文明不断进步,技术快速更新迭代,很多工业化产品都实现结构单一,功能整合的样貌。因此,极简化越来越容易实现,审美和功能都满足人们需求。以苹果手机举例,在外观设计上极度简洁的同时,又整合了电话、娱乐、社交等诸多功能。有了这样单一设备,人们就可以抛弃很多传统的工业制品。

简约的生活方式,也让人们对于绿色生活有了更多的追求。据中国环境网发布的《公民生态环境行为调查报告(2020年)》绿色生活方式篇指出,与此前相比,公众绿色生活方式更加深入人心。当中,呵护生态自然、关注生态环境信息以及践行绿色消费重要的人数占比提高10%至20%。受访者中,表示践行绿色消费对保护生态环境很重要的人数占到93.3%。

绿色的出行方式正是一大重要改变。不仅特斯拉营收、获利屡创新高,巿值更是位居全球汽车厂商首位。同时,许多传统汽车大厂也都开始生产电动汽车,加上新的业者,包括手机厂商,例如小米、OPPO、苹果也投入电动车生产,整个行业发展向好。研究机构IDC预估,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将在未来5年迎来强劲增长,2020至2025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CAGR)将达到36.1%。

民以食为天,饮食选择更加天然、有机也成为食客们的重要关键词。植物肉的兴起就是一个典型例子。据国泰证券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植物基植物肉市场规模约139亿美元,预计以每年约15%的复合增长率增长,到2025年或将达279亿美元。

动物性蛋白过多摄入与许多慢性疾病的高发有关,减少动物性蛋白摄入是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在为自身健康做减法的一种方式。华南理工大学轻工与食品学院副院长杨晓泉认为,当老百姓意识到有益健康时,就会自动去做选择,因而植物基的概念一定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越来越多的餐厅也开始打出从农场到餐桌的概念,强调的是食材的新鲜无污染。齐民市集是一家提供健康火锅的专门餐厅,在苏州昆山坐拥足足550亩的有机农场,差不多是55个足球场的大小。店里的瓜果蔬菜,都是农场的阿姨们亲自采摘整理、新鲜送达。

据齐民市集总经理何奕佳介绍,齐民市集所使用的在地食材有很多。要做到产地直送,餐企团队就必须深入各地寻找在地经典食材,提供当季且健康的食物给顾客。

齐民市集的店面也加入了很多原生态森林元素,这对于当下的年轻消费群体,尤其是对一些有生活品质追求的人来说,是非常有吸引力的。整日生活在城市钢筋森林里的他们,向往着更原始、简单的环境,齐民市集正是抓住了这样的需求,用森林火锅的概念,将原始的、轻松惬意的环境与美食做出了更完美的结合。

不过,力行简约自然的生活仍是面临不少挑战。“中国社会未来是否会更进一步走向更加简约的生活方式,不是一个容易判断的问题。”姜峰认为,文化社会要素也不容忽视,相比于西方社会,中国民众的选择及外在行为模式更多会考虑周围人的目光和评价,内心的简约驱力因此势必会受到复杂社会人情网络的牵绊,或可能产生不那么确定的行为结果。

即便如此,高欢仍是很有信心。她分析,极简的消费追求,有很多内在和外在的驱动因素。内因是消费者在资本洪流与商业变迁下的自我反思;外因则非常多元化,比如全球性的环境挑战和环保运动,都让消费者在购物时考虑的因素变得越来越多,催生出新的需求与行为。尽管在这一过程中,消费者的行为模式难免会受到经济社会环境的挑战,但长期来看,极简的消费需求与生活方式已然势不可挡。撰文/邹宇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生活时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