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人口普查折射出两大亮点与两大挑战:高学历人口提升、男女比例失衡缓解;同时老龄化程度加深,区域人口结构不平衡。



|沈建光

OR--商业新媒体

人口是关乎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摸清人口规模和结构特征是政府经济决策的基础。

第七次人口普查耗时一年多,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就当前中国人口总量、结构特征、变化趋势做了全面呈现,对于当下经济分析与决策意义重大。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全国人口突破14亿,这一结果并非如此前媒体报道的“负增长”那样悲观。

同时,人口普查数据中的结构性变化折射出中国经济的两大亮点与两大挑战。近十年来国内城镇化与工业化进程相伴,城镇化进程加速,有助于劳动生产率提升,为经济增长注入新动力。高学历人口提升、男女比例失衡程度缓解同样具有积极意义。

但正如市场普遍担忧的那样,近年来国内劳动年龄人口下降,老龄化程度加深,区域间人口结构不平衡,将对中国经济带来不小挑战,需要及时地调整政策以应对。

人口普查数据折射经济两大亮点


过去十年,中国城镇化率的快速提升是人口普查数据中的一大亮点。2020年城镇人口占比达到63.9%,与十年前相比,上升14.2个百分点。城镇化提速,使得超过1亿农民工进城就业落户,不仅增加劳动力供给,促进消费需求释放,还与工业化相伴,极大地提高劳动生产效率,即劳动力从农村和农业生产效率低的部门和行业转向了生产效率更高的城市和非农产业,促进经济增长。

国际比较来看,当前中国超过60%的城镇化水平已经高于55.3%的世界平均标准,但距离海外高收入经济体81.3%的城镇化程度仍有差距。未来伴随着城市群积聚效应的显现,中国城镇化率至少还有10个百分点以上的上升空间。

从政策层面,未来中国城镇化建设要强调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建设思路,城镇化建设与户籍制度改革、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财税体制改革协同配合,以城市群和都市群为依托,为“新市民”融入“新城镇”创造有利条件。

同时,十年来中国人口素质全面提升,高学历人口占比增加,中国人力资本改善显著,也是普查数据中的亮点。我国拥有最大规模义务教育体系,教育质量在不断提升,并跃居世界领先水平。近十年,特别是农村义务教育质量显著提高,补齐城乡教育均衡发展“短板”,有效促进人力资本与经济协调发展,推动我国经济健康发展。15岁及以上人口的平均受教育年限由9.08年提高至9.91年,文盲率由4.08%下降为2.67%,下降1.41个百分点。

此外,普查数据显示,近年来男女比例失衡的情况有所缓解,是个积极迹象。2020年,总人口男女性别比为105.07,较十年前105.20有所降低,出生人口男女性别比为111.3,较十年前下降6.8。随着生育政策限制逐渐放开,人们“一定要生一个男孩”的愿望不再那么迫切,“养儿防老”和“重男轻女”的观念逐渐弱化。

人口普查数据凸显两大挑战

从人口结构来看,劳动人口减少,老龄化程度加深是中国经济的一大挑战。2020年15-59岁人口占比63.35%,与十年前相比,下降6.8个百分点,与之形成对比的是,60岁及以上人口占比18.7%,上升5.4个百分点。伴随老龄化的还有“少子化”现象。2020年我国育龄妇女总和生育率仅为1.3,远低于维持人口更替水平所必需的最低生育率2.1。结合线上消费大数据来看,近年来,母婴消费增速有所回落,医疗保健消费显著上升,亦说明“少子老龄化”的趋势。

劳动年龄人口下降,抚养比上升将给劳动力供给、家庭养老负担和基本公共服务供给带来压力,进而推升居民生活、企业成产和社会治理成本。从日本情况来看,少子老龄化严重制约日本经济的增长。根据IMF发布预测,日本受少子和老龄化的影响,40年后实际GDP可能下滑25%。

对于中国而言,老龄化带来的直接压力会率先体现在养老金缺口上。据《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2050‬》显示,全国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2035年前后将耗尽累计结余,2050年养老金缺口或将达11.28万亿元。未来应对老龄化趋势任重道远,加快国企利润化转社保、发展第三支柱养老保险,对中国养老保险体系形成关键补充十分必要。

此外,人口流动的区域不均衡态势同样值得关注。当前人口分布呈现出人口向经济发达区域、城市群进一步集聚的现象。其中,我国东部地区人口占39.93%,中部地区占25.83%,西部地区占27.12%,东北地区占6.98%。与2010年相比,东部地区人口所占比重上升2.15个百分点,中部地区下降0.79个百分点,西部地区上升0.22个百分点,东北地区下降1.20个百分点。未来面对区域性经济不平衡,还需加码城市间公共资源均衡配置政策,缓解人口流出地因劳动力流出导致的经济压力,促进地区间经济增长均衡化发展。■

又讯:中国人口老龄化加速对大国崛起梦想构成挑战
Nathaniel Taplin

中国的老龄化速度远快于许多人口学家此前的预期。虽然这一情况不足以阻碍中国的崛起,但将对中国的储蓄和倚重出口的经济模式构成严重挑战。而且这可能也意味着,到21世纪中叶时,中国经济的规模可能显著小于大多数主流经济学家的预期。

中国周二公布了十年一次的人口普查结果。数据显示,中国的出生率急剧下降,并且劳动年龄人口的降幅大于预期。中国的总和生育率现在仅为1.3,即每个女性一生平均生育1.3个孩子,这与日本和意大利等老龄化社会处于同一水平。中国的第七次人口普查结果原本定在今年4月公布,该数据的推迟发布引发了有关普查结果不佳的广泛猜测。

中国远不是存在人口问题的唯一大国,美国2020年的生育率下降至仅1.64。但中国最新人口普查报告令人吃紧的地方是这些数字偏离此前其他预测数据的速度。根据官方数据,2020年中国15至64岁的劳动年龄人口数量为9.67亿,比2015年整整减少3,500万。而根据联合国最新版核心生育率情景假设的预测,中国劳动年龄人口数量要到2030年之后较长时间才会降至上述水平。


中国现在明显需要全面放开生育,彻底废除长期以来计划生育政策的遗留限制措施。除此之外,中国政府还可以动用其他一些政策工具来缓解劳动力压力,包括提高退休年龄,放松对国内人口流动的控制,帮助公司提高自动化程度,或者大幅增加外来移民。不过,除了提高自动化程度之外,其余措施在政治上都非常棘手,尤其是最后一项。

此外,在中国增长模式下,人口迅速老龄化的挑战还有不同于其他国家的一面,到目前为止这种增长模式主要依靠生产率驱动出口以及高储蓄率,来弥补经济中非常大的政府存在带来的显著不利影响。劳动年龄人口的储蓄通常更多,以备未来之需,而老年人的储蓄则在减少,或者需要依赖子女或政府。

如果中国的储蓄率下降速度加快,那么用廉价信贷支持大量低效国企的成本将大幅上升,在中国经济中企业家和民营企业则无缘这些低成本资金。产业政策和研发支出扩张的难度可能加大。另外,老年人的消费会向医疗健康和旅游等服务领域严重倾斜,可能不利于决策者侧重发展制造业的计划,因为制造业的生产率增速通常更高。而且,在被挤出出口价值链的中低端之前,劳动成本加速上升可能导致留给中国提升技术水平的时间窗口缩短。

人口结构并非不可改变,中国仍然可以做出一些真正的调整,缓和即将到来的人口转型。但中国需要迅速行动起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人口普查数据背后的结构性变化

发布日期:2021-05-12 15:25
摘要:人口普查折射出两大亮点与两大挑战:高学历人口提升、男女比例失衡缓解;同时老龄化程度加深,区域人口结构不平衡。



|沈建光

OR--商业新媒体

人口是关乎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摸清人口规模和结构特征是政府经济决策的基础。

第七次人口普查耗时一年多,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就当前中国人口总量、结构特征、变化趋势做了全面呈现,对于当下经济分析与决策意义重大。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全国人口突破14亿,这一结果并非如此前媒体报道的“负增长”那样悲观。

同时,人口普查数据中的结构性变化折射出中国经济的两大亮点与两大挑战。近十年来国内城镇化与工业化进程相伴,城镇化进程加速,有助于劳动生产率提升,为经济增长注入新动力。高学历人口提升、男女比例失衡程度缓解同样具有积极意义。

但正如市场普遍担忧的那样,近年来国内劳动年龄人口下降,老龄化程度加深,区域间人口结构不平衡,将对中国经济带来不小挑战,需要及时地调整政策以应对。

人口普查数据折射经济两大亮点


过去十年,中国城镇化率的快速提升是人口普查数据中的一大亮点。2020年城镇人口占比达到63.9%,与十年前相比,上升14.2个百分点。城镇化提速,使得超过1亿农民工进城就业落户,不仅增加劳动力供给,促进消费需求释放,还与工业化相伴,极大地提高劳动生产效率,即劳动力从农村和农业生产效率低的部门和行业转向了生产效率更高的城市和非农产业,促进经济增长。

国际比较来看,当前中国超过60%的城镇化水平已经高于55.3%的世界平均标准,但距离海外高收入经济体81.3%的城镇化程度仍有差距。未来伴随着城市群积聚效应的显现,中国城镇化率至少还有10个百分点以上的上升空间。

从政策层面,未来中国城镇化建设要强调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建设思路,城镇化建设与户籍制度改革、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财税体制改革协同配合,以城市群和都市群为依托,为“新市民”融入“新城镇”创造有利条件。

同时,十年来中国人口素质全面提升,高学历人口占比增加,中国人力资本改善显著,也是普查数据中的亮点。我国拥有最大规模义务教育体系,教育质量在不断提升,并跃居世界领先水平。近十年,特别是农村义务教育质量显著提高,补齐城乡教育均衡发展“短板”,有效促进人力资本与经济协调发展,推动我国经济健康发展。15岁及以上人口的平均受教育年限由9.08年提高至9.91年,文盲率由4.08%下降为2.67%,下降1.41个百分点。

此外,普查数据显示,近年来男女比例失衡的情况有所缓解,是个积极迹象。2020年,总人口男女性别比为105.07,较十年前105.20有所降低,出生人口男女性别比为111.3,较十年前下降6.8。随着生育政策限制逐渐放开,人们“一定要生一个男孩”的愿望不再那么迫切,“养儿防老”和“重男轻女”的观念逐渐弱化。

人口普查数据凸显两大挑战

从人口结构来看,劳动人口减少,老龄化程度加深是中国经济的一大挑战。2020年15-59岁人口占比63.35%,与十年前相比,下降6.8个百分点,与之形成对比的是,60岁及以上人口占比18.7%,上升5.4个百分点。伴随老龄化的还有“少子化”现象。2020年我国育龄妇女总和生育率仅为1.3,远低于维持人口更替水平所必需的最低生育率2.1。结合线上消费大数据来看,近年来,母婴消费增速有所回落,医疗保健消费显著上升,亦说明“少子老龄化”的趋势。

劳动年龄人口下降,抚养比上升将给劳动力供给、家庭养老负担和基本公共服务供给带来压力,进而推升居民生活、企业成产和社会治理成本。从日本情况来看,少子老龄化严重制约日本经济的增长。根据IMF发布预测,日本受少子和老龄化的影响,40年后实际GDP可能下滑25%。

对于中国而言,老龄化带来的直接压力会率先体现在养老金缺口上。据《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2050‬》显示,全国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2035年前后将耗尽累计结余,2050年养老金缺口或将达11.28万亿元。未来应对老龄化趋势任重道远,加快国企利润化转社保、发展第三支柱养老保险,对中国养老保险体系形成关键补充十分必要。

此外,人口流动的区域不均衡态势同样值得关注。当前人口分布呈现出人口向经济发达区域、城市群进一步集聚的现象。其中,我国东部地区人口占39.93%,中部地区占25.83%,西部地区占27.12%,东北地区占6.98%。与2010年相比,东部地区人口所占比重上升2.15个百分点,中部地区下降0.79个百分点,西部地区上升0.22个百分点,东北地区下降1.20个百分点。未来面对区域性经济不平衡,还需加码城市间公共资源均衡配置政策,缓解人口流出地因劳动力流出导致的经济压力,促进地区间经济增长均衡化发展。■

又讯:中国人口老龄化加速对大国崛起梦想构成挑战
Nathaniel Taplin

中国的老龄化速度远快于许多人口学家此前的预期。虽然这一情况不足以阻碍中国的崛起,但将对中国的储蓄和倚重出口的经济模式构成严重挑战。而且这可能也意味着,到21世纪中叶时,中国经济的规模可能显著小于大多数主流经济学家的预期。

中国周二公布了十年一次的人口普查结果。数据显示,中国的出生率急剧下降,并且劳动年龄人口的降幅大于预期。中国的总和生育率现在仅为1.3,即每个女性一生平均生育1.3个孩子,这与日本和意大利等老龄化社会处于同一水平。中国的第七次人口普查结果原本定在今年4月公布,该数据的推迟发布引发了有关普查结果不佳的广泛猜测。

中国远不是存在人口问题的唯一大国,美国2020年的生育率下降至仅1.64。但中国最新人口普查报告令人吃紧的地方是这些数字偏离此前其他预测数据的速度。根据官方数据,2020年中国15至64岁的劳动年龄人口数量为9.67亿,比2015年整整减少3,500万。而根据联合国最新版核心生育率情景假设的预测,中国劳动年龄人口数量要到2030年之后较长时间才会降至上述水平。


中国现在明显需要全面放开生育,彻底废除长期以来计划生育政策的遗留限制措施。除此之外,中国政府还可以动用其他一些政策工具来缓解劳动力压力,包括提高退休年龄,放松对国内人口流动的控制,帮助公司提高自动化程度,或者大幅增加外来移民。不过,除了提高自动化程度之外,其余措施在政治上都非常棘手,尤其是最后一项。

此外,在中国增长模式下,人口迅速老龄化的挑战还有不同于其他国家的一面,到目前为止这种增长模式主要依靠生产率驱动出口以及高储蓄率,来弥补经济中非常大的政府存在带来的显著不利影响。劳动年龄人口的储蓄通常更多,以备未来之需,而老年人的储蓄则在减少,或者需要依赖子女或政府。

如果中国的储蓄率下降速度加快,那么用廉价信贷支持大量低效国企的成本将大幅上升,在中国经济中企业家和民营企业则无缘这些低成本资金。产业政策和研发支出扩张的难度可能加大。另外,老年人的消费会向医疗健康和旅游等服务领域严重倾斜,可能不利于决策者侧重发展制造业的计划,因为制造业的生产率增速通常更高。而且,在被挤出出口价值链的中低端之前,劳动成本加速上升可能导致留给中国提升技术水平的时间窗口缩短。

人口结构并非不可改变,中国仍然可以做出一些真正的调整,缓和即将到来的人口转型。但中国需要迅速行动起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人口普查折射出两大亮点与两大挑战:高学历人口提升、男女比例失衡缓解;同时老龄化程度加深,区域人口结构不平衡。



|沈建光

OR--商业新媒体

人口是关乎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摸清人口规模和结构特征是政府经济决策的基础。

第七次人口普查耗时一年多,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就当前中国人口总量、结构特征、变化趋势做了全面呈现,对于当下经济分析与决策意义重大。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全国人口突破14亿,这一结果并非如此前媒体报道的“负增长”那样悲观。

同时,人口普查数据中的结构性变化折射出中国经济的两大亮点与两大挑战。近十年来国内城镇化与工业化进程相伴,城镇化进程加速,有助于劳动生产率提升,为经济增长注入新动力。高学历人口提升、男女比例失衡程度缓解同样具有积极意义。

但正如市场普遍担忧的那样,近年来国内劳动年龄人口下降,老龄化程度加深,区域间人口结构不平衡,将对中国经济带来不小挑战,需要及时地调整政策以应对。

人口普查数据折射经济两大亮点


过去十年,中国城镇化率的快速提升是人口普查数据中的一大亮点。2020年城镇人口占比达到63.9%,与十年前相比,上升14.2个百分点。城镇化提速,使得超过1亿农民工进城就业落户,不仅增加劳动力供给,促进消费需求释放,还与工业化相伴,极大地提高劳动生产效率,即劳动力从农村和农业生产效率低的部门和行业转向了生产效率更高的城市和非农产业,促进经济增长。

国际比较来看,当前中国超过60%的城镇化水平已经高于55.3%的世界平均标准,但距离海外高收入经济体81.3%的城镇化程度仍有差距。未来伴随着城市群积聚效应的显现,中国城镇化率至少还有10个百分点以上的上升空间。

从政策层面,未来中国城镇化建设要强调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建设思路,城镇化建设与户籍制度改革、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财税体制改革协同配合,以城市群和都市群为依托,为“新市民”融入“新城镇”创造有利条件。

同时,十年来中国人口素质全面提升,高学历人口占比增加,中国人力资本改善显著,也是普查数据中的亮点。我国拥有最大规模义务教育体系,教育质量在不断提升,并跃居世界领先水平。近十年,特别是农村义务教育质量显著提高,补齐城乡教育均衡发展“短板”,有效促进人力资本与经济协调发展,推动我国经济健康发展。15岁及以上人口的平均受教育年限由9.08年提高至9.91年,文盲率由4.08%下降为2.67%,下降1.41个百分点。

此外,普查数据显示,近年来男女比例失衡的情况有所缓解,是个积极迹象。2020年,总人口男女性别比为105.07,较十年前105.20有所降低,出生人口男女性别比为111.3,较十年前下降6.8。随着生育政策限制逐渐放开,人们“一定要生一个男孩”的愿望不再那么迫切,“养儿防老”和“重男轻女”的观念逐渐弱化。

人口普查数据凸显两大挑战

从人口结构来看,劳动人口减少,老龄化程度加深是中国经济的一大挑战。2020年15-59岁人口占比63.35%,与十年前相比,下降6.8个百分点,与之形成对比的是,60岁及以上人口占比18.7%,上升5.4个百分点。伴随老龄化的还有“少子化”现象。2020年我国育龄妇女总和生育率仅为1.3,远低于维持人口更替水平所必需的最低生育率2.1。结合线上消费大数据来看,近年来,母婴消费增速有所回落,医疗保健消费显著上升,亦说明“少子老龄化”的趋势。

劳动年龄人口下降,抚养比上升将给劳动力供给、家庭养老负担和基本公共服务供给带来压力,进而推升居民生活、企业成产和社会治理成本。从日本情况来看,少子老龄化严重制约日本经济的增长。根据IMF发布预测,日本受少子和老龄化的影响,40年后实际GDP可能下滑25%。

对于中国而言,老龄化带来的直接压力会率先体现在养老金缺口上。据《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2050‬》显示,全国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2035年前后将耗尽累计结余,2050年养老金缺口或将达11.28万亿元。未来应对老龄化趋势任重道远,加快国企利润化转社保、发展第三支柱养老保险,对中国养老保险体系形成关键补充十分必要。

此外,人口流动的区域不均衡态势同样值得关注。当前人口分布呈现出人口向经济发达区域、城市群进一步集聚的现象。其中,我国东部地区人口占39.93%,中部地区占25.83%,西部地区占27.12%,东北地区占6.98%。与2010年相比,东部地区人口所占比重上升2.15个百分点,中部地区下降0.79个百分点,西部地区上升0.22个百分点,东北地区下降1.20个百分点。未来面对区域性经济不平衡,还需加码城市间公共资源均衡配置政策,缓解人口流出地因劳动力流出导致的经济压力,促进地区间经济增长均衡化发展。■

又讯:中国人口老龄化加速对大国崛起梦想构成挑战
Nathaniel Taplin

中国的老龄化速度远快于许多人口学家此前的预期。虽然这一情况不足以阻碍中国的崛起,但将对中国的储蓄和倚重出口的经济模式构成严重挑战。而且这可能也意味着,到21世纪中叶时,中国经济的规模可能显著小于大多数主流经济学家的预期。

中国周二公布了十年一次的人口普查结果。数据显示,中国的出生率急剧下降,并且劳动年龄人口的降幅大于预期。中国的总和生育率现在仅为1.3,即每个女性一生平均生育1.3个孩子,这与日本和意大利等老龄化社会处于同一水平。中国的第七次人口普查结果原本定在今年4月公布,该数据的推迟发布引发了有关普查结果不佳的广泛猜测。

中国远不是存在人口问题的唯一大国,美国2020年的生育率下降至仅1.64。但中国最新人口普查报告令人吃紧的地方是这些数字偏离此前其他预测数据的速度。根据官方数据,2020年中国15至64岁的劳动年龄人口数量为9.67亿,比2015年整整减少3,500万。而根据联合国最新版核心生育率情景假设的预测,中国劳动年龄人口数量要到2030年之后较长时间才会降至上述水平。


中国现在明显需要全面放开生育,彻底废除长期以来计划生育政策的遗留限制措施。除此之外,中国政府还可以动用其他一些政策工具来缓解劳动力压力,包括提高退休年龄,放松对国内人口流动的控制,帮助公司提高自动化程度,或者大幅增加外来移民。不过,除了提高自动化程度之外,其余措施在政治上都非常棘手,尤其是最后一项。

此外,在中国增长模式下,人口迅速老龄化的挑战还有不同于其他国家的一面,到目前为止这种增长模式主要依靠生产率驱动出口以及高储蓄率,来弥补经济中非常大的政府存在带来的显著不利影响。劳动年龄人口的储蓄通常更多,以备未来之需,而老年人的储蓄则在减少,或者需要依赖子女或政府。

如果中国的储蓄率下降速度加快,那么用廉价信贷支持大量低效国企的成本将大幅上升,在中国经济中企业家和民营企业则无缘这些低成本资金。产业政策和研发支出扩张的难度可能加大。另外,老年人的消费会向医疗健康和旅游等服务领域严重倾斜,可能不利于决策者侧重发展制造业的计划,因为制造业的生产率增速通常更高。而且,在被挤出出口价值链的中低端之前,劳动成本加速上升可能导致留给中国提升技术水平的时间窗口缩短。

人口结构并非不可改变,中国仍然可以做出一些真正的调整,缓和即将到来的人口转型。但中国需要迅速行动起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人口普查数据背后的结构性变化

发布日期:2021-05-12 15:25
摘要:人口普查折射出两大亮点与两大挑战:高学历人口提升、男女比例失衡缓解;同时老龄化程度加深,区域人口结构不平衡。



|沈建光

OR--商业新媒体

人口是关乎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摸清人口规模和结构特征是政府经济决策的基础。

第七次人口普查耗时一年多,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就当前中国人口总量、结构特征、变化趋势做了全面呈现,对于当下经济分析与决策意义重大。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全国人口突破14亿,这一结果并非如此前媒体报道的“负增长”那样悲观。

同时,人口普查数据中的结构性变化折射出中国经济的两大亮点与两大挑战。近十年来国内城镇化与工业化进程相伴,城镇化进程加速,有助于劳动生产率提升,为经济增长注入新动力。高学历人口提升、男女比例失衡程度缓解同样具有积极意义。

但正如市场普遍担忧的那样,近年来国内劳动年龄人口下降,老龄化程度加深,区域间人口结构不平衡,将对中国经济带来不小挑战,需要及时地调整政策以应对。

人口普查数据折射经济两大亮点


过去十年,中国城镇化率的快速提升是人口普查数据中的一大亮点。2020年城镇人口占比达到63.9%,与十年前相比,上升14.2个百分点。城镇化提速,使得超过1亿农民工进城就业落户,不仅增加劳动力供给,促进消费需求释放,还与工业化相伴,极大地提高劳动生产效率,即劳动力从农村和农业生产效率低的部门和行业转向了生产效率更高的城市和非农产业,促进经济增长。

国际比较来看,当前中国超过60%的城镇化水平已经高于55.3%的世界平均标准,但距离海外高收入经济体81.3%的城镇化程度仍有差距。未来伴随着城市群积聚效应的显现,中国城镇化率至少还有10个百分点以上的上升空间。

从政策层面,未来中国城镇化建设要强调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建设思路,城镇化建设与户籍制度改革、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财税体制改革协同配合,以城市群和都市群为依托,为“新市民”融入“新城镇”创造有利条件。

同时,十年来中国人口素质全面提升,高学历人口占比增加,中国人力资本改善显著,也是普查数据中的亮点。我国拥有最大规模义务教育体系,教育质量在不断提升,并跃居世界领先水平。近十年,特别是农村义务教育质量显著提高,补齐城乡教育均衡发展“短板”,有效促进人力资本与经济协调发展,推动我国经济健康发展。15岁及以上人口的平均受教育年限由9.08年提高至9.91年,文盲率由4.08%下降为2.67%,下降1.41个百分点。

此外,普查数据显示,近年来男女比例失衡的情况有所缓解,是个积极迹象。2020年,总人口男女性别比为105.07,较十年前105.20有所降低,出生人口男女性别比为111.3,较十年前下降6.8。随着生育政策限制逐渐放开,人们“一定要生一个男孩”的愿望不再那么迫切,“养儿防老”和“重男轻女”的观念逐渐弱化。

人口普查数据凸显两大挑战

从人口结构来看,劳动人口减少,老龄化程度加深是中国经济的一大挑战。2020年15-59岁人口占比63.35%,与十年前相比,下降6.8个百分点,与之形成对比的是,60岁及以上人口占比18.7%,上升5.4个百分点。伴随老龄化的还有“少子化”现象。2020年我国育龄妇女总和生育率仅为1.3,远低于维持人口更替水平所必需的最低生育率2.1。结合线上消费大数据来看,近年来,母婴消费增速有所回落,医疗保健消费显著上升,亦说明“少子老龄化”的趋势。

劳动年龄人口下降,抚养比上升将给劳动力供给、家庭养老负担和基本公共服务供给带来压力,进而推升居民生活、企业成产和社会治理成本。从日本情况来看,少子老龄化严重制约日本经济的增长。根据IMF发布预测,日本受少子和老龄化的影响,40年后实际GDP可能下滑25%。

对于中国而言,老龄化带来的直接压力会率先体现在养老金缺口上。据《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2050‬》显示,全国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2035年前后将耗尽累计结余,2050年养老金缺口或将达11.28万亿元。未来应对老龄化趋势任重道远,加快国企利润化转社保、发展第三支柱养老保险,对中国养老保险体系形成关键补充十分必要。

此外,人口流动的区域不均衡态势同样值得关注。当前人口分布呈现出人口向经济发达区域、城市群进一步集聚的现象。其中,我国东部地区人口占39.93%,中部地区占25.83%,西部地区占27.12%,东北地区占6.98%。与2010年相比,东部地区人口所占比重上升2.15个百分点,中部地区下降0.79个百分点,西部地区上升0.22个百分点,东北地区下降1.20个百分点。未来面对区域性经济不平衡,还需加码城市间公共资源均衡配置政策,缓解人口流出地因劳动力流出导致的经济压力,促进地区间经济增长均衡化发展。■

又讯:中国人口老龄化加速对大国崛起梦想构成挑战
Nathaniel Taplin

中国的老龄化速度远快于许多人口学家此前的预期。虽然这一情况不足以阻碍中国的崛起,但将对中国的储蓄和倚重出口的经济模式构成严重挑战。而且这可能也意味着,到21世纪中叶时,中国经济的规模可能显著小于大多数主流经济学家的预期。

中国周二公布了十年一次的人口普查结果。数据显示,中国的出生率急剧下降,并且劳动年龄人口的降幅大于预期。中国的总和生育率现在仅为1.3,即每个女性一生平均生育1.3个孩子,这与日本和意大利等老龄化社会处于同一水平。中国的第七次人口普查结果原本定在今年4月公布,该数据的推迟发布引发了有关普查结果不佳的广泛猜测。

中国远不是存在人口问题的唯一大国,美国2020年的生育率下降至仅1.64。但中国最新人口普查报告令人吃紧的地方是这些数字偏离此前其他预测数据的速度。根据官方数据,2020年中国15至64岁的劳动年龄人口数量为9.67亿,比2015年整整减少3,500万。而根据联合国最新版核心生育率情景假设的预测,中国劳动年龄人口数量要到2030年之后较长时间才会降至上述水平。


中国现在明显需要全面放开生育,彻底废除长期以来计划生育政策的遗留限制措施。除此之外,中国政府还可以动用其他一些政策工具来缓解劳动力压力,包括提高退休年龄,放松对国内人口流动的控制,帮助公司提高自动化程度,或者大幅增加外来移民。不过,除了提高自动化程度之外,其余措施在政治上都非常棘手,尤其是最后一项。

此外,在中国增长模式下,人口迅速老龄化的挑战还有不同于其他国家的一面,到目前为止这种增长模式主要依靠生产率驱动出口以及高储蓄率,来弥补经济中非常大的政府存在带来的显著不利影响。劳动年龄人口的储蓄通常更多,以备未来之需,而老年人的储蓄则在减少,或者需要依赖子女或政府。

如果中国的储蓄率下降速度加快,那么用廉价信贷支持大量低效国企的成本将大幅上升,在中国经济中企业家和民营企业则无缘这些低成本资金。产业政策和研发支出扩张的难度可能加大。另外,老年人的消费会向医疗健康和旅游等服务领域严重倾斜,可能不利于决策者侧重发展制造业的计划,因为制造业的生产率增速通常更高。而且,在被挤出出口价值链的中低端之前,劳动成本加速上升可能导致留给中国提升技术水平的时间窗口缩短。

人口结构并非不可改变,中国仍然可以做出一些真正的调整,缓和即将到来的人口转型。但中国需要迅速行动起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社会与文化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