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环球时报》表示,在对爱立信采取反制措施之前,北京方面将给瑞典最后一次机会,让其取消针对通信设备巨头华为的禁令。


遭受报复的可能促使爱立信的首席执行官代表华为发起了一次游说活动。

Stu Woo

OR--商业新媒体

一家中国官媒表示,在对爱立信(Ericsson AB, ERIC)采取反制措施之前,北京方面将给瑞典最后一次机会,让其取消针对通信设备巨头华为(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禁令。

据《环球时报》(Global Times),爱立信能否参与中国下一轮的大规模5G建设将取决于斯德哥尔摩是否改变其对华为的立场。

瑞典监管机构在去年10月禁止无线运营商使用华为的5G设备,理由是国家安全问题。华为正在瑞典法院挑战这一决定,预计裁决将在未来几周出炉。

总部位于斯德哥尔摩的爱立信的一名发言人不予置评。瑞典外贸部的发言人未回复置评请求。爱立信的股价周二下跌近4%,在科技市场整体走低之际表现略逊于同行。

中国媒体的上述警告是北京方面利用其国内市场的影响力来保护本国商业和外交利益的最新例证。去年,在澳大利亚颁布对华为的禁令并要求调查中方处理新冠疫情的情况之后,中国限制了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和牛肉等商品的进口。

在瑞典监管机构去年10月发出华为禁令后,中国官员和受政府控制的媒体称,该决定不公平,华为不构成安全风险,瑞典是在试图保护爱立信这个瑞典本土的龙头企业。他们扬言,要以在中国做生意的瑞典公司为目标予以反制,其中包括爱立信及其最大股东Investor AB。Investor AB是瑞典声名显赫的瓦伦贝里(Wallenberg)家族的投资公司,是多家欧洲大公司的大股东。

爱立信成为反制目标的可能性促使该公司首席执行官鲍毅康(Borje Ekholm)为华为发起了一场游说行动。他批评瑞典的政治人物,并请律师帮助华为对抗瑞典发布的上述禁令。他说,爱立信的销售额只有1%来自瑞典,相比之下有8%来自中国;该公司还在中国雇佣了1.3万名员工并开设了一家工厂。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5G设备市场。《环球时报》周一发表文章称,中国四大国有无线运营商近期正组织5G设备测试,以确定在建设全国性蜂窝网络的下一阶段使用哪些供应商。

今年3月,中国互联网在媒体和中共附属团体的鼓励下基本将瑞典零售商Hennes & Mauritz AB的H&M品牌扫地出门。这是对H&M之前宣称将寻求确保不使用新疆棉的抵制行动。美国和英国政府以及人权组织指控中国政府在新疆实施种族灭绝和强迫劳动。中国称这些指控都是谎言,称其在新疆的行动是为了打击恐怖主义和改善民生。

H&M坚持自己的立场,导致房东关闭了该公司在中国的一些门店。其他公司,如日本的无印良品(Muji )则反其道而行之,宣传公司使用新疆棉。

瑞典中国研究中心(Swedish Center for China Studies)主任、瑞典-中国贸易委员会(Sweden-China Trade Council)成员赫尔斯特伦(Jerker Hellstrom)说,这种商业环境已迫使在中国做生意的瑞典公司考虑退出战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警告或就华为5G禁令对爱立信采取反制措施

发布日期:2021-05-12 08:57
摘要:《环球时报》表示,在对爱立信采取反制措施之前,北京方面将给瑞典最后一次机会,让其取消针对通信设备巨头华为的禁令。


遭受报复的可能促使爱立信的首席执行官代表华为发起了一次游说活动。

Stu Woo

OR--商业新媒体

一家中国官媒表示,在对爱立信(Ericsson AB, ERIC)采取反制措施之前,北京方面将给瑞典最后一次机会,让其取消针对通信设备巨头华为(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禁令。

据《环球时报》(Global Times),爱立信能否参与中国下一轮的大规模5G建设将取决于斯德哥尔摩是否改变其对华为的立场。

瑞典监管机构在去年10月禁止无线运营商使用华为的5G设备,理由是国家安全问题。华为正在瑞典法院挑战这一决定,预计裁决将在未来几周出炉。

总部位于斯德哥尔摩的爱立信的一名发言人不予置评。瑞典外贸部的发言人未回复置评请求。爱立信的股价周二下跌近4%,在科技市场整体走低之际表现略逊于同行。

中国媒体的上述警告是北京方面利用其国内市场的影响力来保护本国商业和外交利益的最新例证。去年,在澳大利亚颁布对华为的禁令并要求调查中方处理新冠疫情的情况之后,中国限制了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和牛肉等商品的进口。

在瑞典监管机构去年10月发出华为禁令后,中国官员和受政府控制的媒体称,该决定不公平,华为不构成安全风险,瑞典是在试图保护爱立信这个瑞典本土的龙头企业。他们扬言,要以在中国做生意的瑞典公司为目标予以反制,其中包括爱立信及其最大股东Investor AB。Investor AB是瑞典声名显赫的瓦伦贝里(Wallenberg)家族的投资公司,是多家欧洲大公司的大股东。

爱立信成为反制目标的可能性促使该公司首席执行官鲍毅康(Borje Ekholm)为华为发起了一场游说行动。他批评瑞典的政治人物,并请律师帮助华为对抗瑞典发布的上述禁令。他说,爱立信的销售额只有1%来自瑞典,相比之下有8%来自中国;该公司还在中国雇佣了1.3万名员工并开设了一家工厂。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5G设备市场。《环球时报》周一发表文章称,中国四大国有无线运营商近期正组织5G设备测试,以确定在建设全国性蜂窝网络的下一阶段使用哪些供应商。

今年3月,中国互联网在媒体和中共附属团体的鼓励下基本将瑞典零售商Hennes & Mauritz AB的H&M品牌扫地出门。这是对H&M之前宣称将寻求确保不使用新疆棉的抵制行动。美国和英国政府以及人权组织指控中国政府在新疆实施种族灭绝和强迫劳动。中国称这些指控都是谎言,称其在新疆的行动是为了打击恐怖主义和改善民生。

H&M坚持自己的立场,导致房东关闭了该公司在中国的一些门店。其他公司,如日本的无印良品(Muji )则反其道而行之,宣传公司使用新疆棉。

瑞典中国研究中心(Swedish Center for China Studies)主任、瑞典-中国贸易委员会(Sweden-China Trade Council)成员赫尔斯特伦(Jerker Hellstrom)说,这种商业环境已迫使在中国做生意的瑞典公司考虑退出战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环球时报》表示,在对爱立信采取反制措施之前,北京方面将给瑞典最后一次机会,让其取消针对通信设备巨头华为的禁令。


遭受报复的可能促使爱立信的首席执行官代表华为发起了一次游说活动。

Stu Woo

OR--商业新媒体

一家中国官媒表示,在对爱立信(Ericsson AB, ERIC)采取反制措施之前,北京方面将给瑞典最后一次机会,让其取消针对通信设备巨头华为(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禁令。

据《环球时报》(Global Times),爱立信能否参与中国下一轮的大规模5G建设将取决于斯德哥尔摩是否改变其对华为的立场。

瑞典监管机构在去年10月禁止无线运营商使用华为的5G设备,理由是国家安全问题。华为正在瑞典法院挑战这一决定,预计裁决将在未来几周出炉。

总部位于斯德哥尔摩的爱立信的一名发言人不予置评。瑞典外贸部的发言人未回复置评请求。爱立信的股价周二下跌近4%,在科技市场整体走低之际表现略逊于同行。

中国媒体的上述警告是北京方面利用其国内市场的影响力来保护本国商业和外交利益的最新例证。去年,在澳大利亚颁布对华为的禁令并要求调查中方处理新冠疫情的情况之后,中国限制了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和牛肉等商品的进口。

在瑞典监管机构去年10月发出华为禁令后,中国官员和受政府控制的媒体称,该决定不公平,华为不构成安全风险,瑞典是在试图保护爱立信这个瑞典本土的龙头企业。他们扬言,要以在中国做生意的瑞典公司为目标予以反制,其中包括爱立信及其最大股东Investor AB。Investor AB是瑞典声名显赫的瓦伦贝里(Wallenberg)家族的投资公司,是多家欧洲大公司的大股东。

爱立信成为反制目标的可能性促使该公司首席执行官鲍毅康(Borje Ekholm)为华为发起了一场游说行动。他批评瑞典的政治人物,并请律师帮助华为对抗瑞典发布的上述禁令。他说,爱立信的销售额只有1%来自瑞典,相比之下有8%来自中国;该公司还在中国雇佣了1.3万名员工并开设了一家工厂。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5G设备市场。《环球时报》周一发表文章称,中国四大国有无线运营商近期正组织5G设备测试,以确定在建设全国性蜂窝网络的下一阶段使用哪些供应商。

今年3月,中国互联网在媒体和中共附属团体的鼓励下基本将瑞典零售商Hennes & Mauritz AB的H&M品牌扫地出门。这是对H&M之前宣称将寻求确保不使用新疆棉的抵制行动。美国和英国政府以及人权组织指控中国政府在新疆实施种族灭绝和强迫劳动。中国称这些指控都是谎言,称其在新疆的行动是为了打击恐怖主义和改善民生。

H&M坚持自己的立场,导致房东关闭了该公司在中国的一些门店。其他公司,如日本的无印良品(Muji )则反其道而行之,宣传公司使用新疆棉。

瑞典中国研究中心(Swedish Center for China Studies)主任、瑞典-中国贸易委员会(Sweden-China Trade Council)成员赫尔斯特伦(Jerker Hellstrom)说,这种商业环境已迫使在中国做生意的瑞典公司考虑退出战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警告或就华为5G禁令对爱立信采取反制措施

发布日期:2021-05-12 08:57
摘要:《环球时报》表示,在对爱立信采取反制措施之前,北京方面将给瑞典最后一次机会,让其取消针对通信设备巨头华为的禁令。


遭受报复的可能促使爱立信的首席执行官代表华为发起了一次游说活动。

Stu Woo

OR--商业新媒体

一家中国官媒表示,在对爱立信(Ericsson AB, ERIC)采取反制措施之前,北京方面将给瑞典最后一次机会,让其取消针对通信设备巨头华为(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禁令。

据《环球时报》(Global Times),爱立信能否参与中国下一轮的大规模5G建设将取决于斯德哥尔摩是否改变其对华为的立场。

瑞典监管机构在去年10月禁止无线运营商使用华为的5G设备,理由是国家安全问题。华为正在瑞典法院挑战这一决定,预计裁决将在未来几周出炉。

总部位于斯德哥尔摩的爱立信的一名发言人不予置评。瑞典外贸部的发言人未回复置评请求。爱立信的股价周二下跌近4%,在科技市场整体走低之际表现略逊于同行。

中国媒体的上述警告是北京方面利用其国内市场的影响力来保护本国商业和外交利益的最新例证。去年,在澳大利亚颁布对华为的禁令并要求调查中方处理新冠疫情的情况之后,中国限制了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和牛肉等商品的进口。

在瑞典监管机构去年10月发出华为禁令后,中国官员和受政府控制的媒体称,该决定不公平,华为不构成安全风险,瑞典是在试图保护爱立信这个瑞典本土的龙头企业。他们扬言,要以在中国做生意的瑞典公司为目标予以反制,其中包括爱立信及其最大股东Investor AB。Investor AB是瑞典声名显赫的瓦伦贝里(Wallenberg)家族的投资公司,是多家欧洲大公司的大股东。

爱立信成为反制目标的可能性促使该公司首席执行官鲍毅康(Borje Ekholm)为华为发起了一场游说行动。他批评瑞典的政治人物,并请律师帮助华为对抗瑞典发布的上述禁令。他说,爱立信的销售额只有1%来自瑞典,相比之下有8%来自中国;该公司还在中国雇佣了1.3万名员工并开设了一家工厂。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5G设备市场。《环球时报》周一发表文章称,中国四大国有无线运营商近期正组织5G设备测试,以确定在建设全国性蜂窝网络的下一阶段使用哪些供应商。

今年3月,中国互联网在媒体和中共附属团体的鼓励下基本将瑞典零售商Hennes & Mauritz AB的H&M品牌扫地出门。这是对H&M之前宣称将寻求确保不使用新疆棉的抵制行动。美国和英国政府以及人权组织指控中国政府在新疆实施种族灭绝和强迫劳动。中国称这些指控都是谎言,称其在新疆的行动是为了打击恐怖主义和改善民生。

H&M坚持自己的立场,导致房东关闭了该公司在中国的一些门店。其他公司,如日本的无印良品(Muji )则反其道而行之,宣传公司使用新疆棉。

瑞典中国研究中心(Swedish Center for China Studies)主任、瑞典-中国贸易委员会(Sweden-China Trade Council)成员赫尔斯特伦(Jerker Hellstrom)说,这种商业环境已迫使在中国做生意的瑞典公司考虑退出战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