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快速成长后的新国货品牌要建立长期品牌,需要经历一番的改革。



|刘娅

OR--商业新媒体 

从”完美日记”创立三年火热上市到波司登羽绒服的“老品牌成为新时尚”,从猫粮到潮服,从化妆品到保健品,近年来,国产品牌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打造“爆品”,资本市场也在疯狂的追逐新锐消费品牌,誓将“所有的消费品类都重做一遍”。什么样的品牌可以活下来?正在打造爆品的创业者们又面临什么困境?自有品牌的专家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笔者调研了十余个“国货新品牌”的创业者并和中国最大的新零售企业之一高鑫零售自有品牌总经理朱新力谈了谈。

“流量”的诱惑

流量一直是品牌创新的关键词之一。 从门户平台到“双微一抖”,流量的增长成为了很多品牌的风向标。2020年被誉为是“直播元年”,新冠疫情的突发,让直播成为了宅在家中消费者的新选择,李佳琦,薇娅等顶流直播带货主持人更是成为了品牌的新宠。而通过直播带货带来的流量的暴涨和销量的提升也成为了国货品牌重要的“创新”之一。

在笔者调研的十二个国货新品牌中几乎全部都参加了各种大大小小的直播,从大V带货到员工直播,全员拥抱“直播市场”,然而几乎所有的创业者对于直播都是“爱恨交加”。一位创始人更是直言,对于小品牌来说几乎每场直播都是亏钱的,以前电商是赚流量不转吆喝,现在直播连流量都赚不到,因为大部分参与直播的消费者都是等着买便宜货的,直播虽然流量大,但是可以转为私域流量的份额非常小。

“平台和主持人收入占到了大头,对品牌要求的折扣非常高,但是直播巨大的流量又让我们这种新兴品牌很难放弃,”这位创始人表示,“一方面,年轻的消费者对于新品牌的接受度大大提升,加之国内互联网的创新,这给予了品牌商以更多营销创新的机会来吸引新的消费者;另一方面,线上流量的价格越来越贵,消费者注意力也越来越分散,一次流量狂欢过后,消费者就作鸟兽散,品牌往往赔了钱连吆喝都赚不到。”

笔者调研的另外两位国货品牌创始人则选择了拥有巨量粉丝的“小米优品”作为合作伙伴,已经具备平台优势的小米平台在供应链和初期的用户基础上给予了新品牌巨大的支持,但是在后续的发展上,创业者也同样遇到了难关。“定义为极致性价比的小米产品为我们从收入从0-1个亿奠定了基础,但是对我们的品牌定性和消费者也同时做出了限定,当我们想从1个亿发展到5个亿甚至10个亿,就很难了。”这位创始人表示,他们在努力探索线下渠道以拓展消费者,但是前期“极致性价比”的品牌形象也限制了其发展。

对此,拥有多年自有品牌经验的高鑫零售自有品牌总经理朱新力表示:流量越来越贵,消费者越来越挑剔,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品牌现在都强调“私域流量”的重要性。私域的重要性还在于能够更为精准的理解消费者,经由收集到的海量消费数据对于市场做出快速的响应,从而更为贴近消费者。

“未来流量是个奢侈品,用户的粘性才是一个品牌可持续发展的生命线。”朱新力表示,“一个品牌的个性需要与用户的情感相链接,才能达到长久的发展。真正的营销创新不是形式的创新,而是通过各种方式对于用户的需求做出一个系统性的思考,从而提升品牌对于客户的价值。这也是近年来国外市场对于D2C(直接面对消费者)模式推崇的原因。”

供应链 的“微创新”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建立的强大的制造业,给国货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基础设施。通过整合供应链,很容易打造一个极具性价比的“大牌同款”;与此同时,通过网上营销的投放带动流量的暴涨打造网红爆品,已经成为了很多国货品牌发展的套路。例如,天猫上某热门的旅行箱品牌,将传统的铝合金旅行箱拆成100多个零件,从材料,箱体,内衬,拉杆,箱所,轮子逐个拆解,在全球寻找供应链资源,通过整合供应链,在材料,轮子方面的微创新,打造国产旅行箱。“相似的成分,同样的功能,不到一半的价格,”成为了很多国产品牌主打的口号,也成为了颠覆传统品牌的“杀手锏”。

“良好的供应链基础,的确给新品牌的创立提供了基础。需要注意的是,很多国货品牌的创新本质上是从1-100,而不是从“0-1”。微创新,快速迭代,网红营销是很多国货的三板斧,但是后续还需要对于整个产业链更深度的思考,才能保证品牌持续发展。”朱新力说,“通过供应链达到“性价比”只是个开始,产品力仍然是根本。但是“产品力“的含义在当今市场的环境下已经发生了变化,你的品牌是否有个性,能带给消费者什么样的体验,这些都是消费者们考量的对象。”

对此,新锐宠物食品佩妮6+1的创始人吴林也深有同感,他认为不要认为那些传统的品牌已经过时,对于新锐国货品牌来说,在快速获得知名度之后更应该向传统品牌取经。从渠道地推到精细化经营,快速成长后的新国货品牌要建立长期品牌,需要经历一番“伤筋动骨”的改革。而林清轩的创始人孙春来则直言真正建立国产品牌的护城河是十分困难的,消费者对国潮的支持有潮起就会有潮落,一味对标西方企业的“大牌同款”思维是十分被动的。

“品牌的个性非常重要,这个需要很长时间对于消费者的教育,需要坚持,”孙春来表示,“现在是个好时机,国内消费者更加成熟,同时也需要企业家更加清醒,从整个产业链,产品逻辑方面去打造品牌,不要浮躁。”

“中国的零售行业正在面临剧烈的转型,在电商,社团火拼的竞争大环境下,线下零售商唯一的发展道路就是商品升级,消费升级,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和产品体验。品牌商能够学习零售商的大数据,开启数据驱动产品创新,深度合作试产试销模式,以整合供应链、原料商的资源柔性打造,在自有渠道柔性试错,快速迭代。这样的创新产品, 将为品牌商和零售商能创造双赢模式,同消费者共创的产品又抓住了第一批种子用户的裂变传播力量,让产品自带传播力。尽管目前的国潮复兴看起来百花齐放,热闹非常,但如果品牌不走出一条从供应链,到产品设计,品牌营销全产业链的创新道路,将性价比,独特性,品牌个性与用户粘性相统一,那么所谓的“国货品牌崛起”将是昙花一现。”朱新力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对所有消费品都可以重做的“火热时代”的冷思考

发布日期:2021-05-10 19:05
摘要:快速成长后的新国货品牌要建立长期品牌,需要经历一番的改革。



|刘娅

OR--商业新媒体 

从”完美日记”创立三年火热上市到波司登羽绒服的“老品牌成为新时尚”,从猫粮到潮服,从化妆品到保健品,近年来,国产品牌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打造“爆品”,资本市场也在疯狂的追逐新锐消费品牌,誓将“所有的消费品类都重做一遍”。什么样的品牌可以活下来?正在打造爆品的创业者们又面临什么困境?自有品牌的专家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笔者调研了十余个“国货新品牌”的创业者并和中国最大的新零售企业之一高鑫零售自有品牌总经理朱新力谈了谈。

“流量”的诱惑

流量一直是品牌创新的关键词之一。 从门户平台到“双微一抖”,流量的增长成为了很多品牌的风向标。2020年被誉为是“直播元年”,新冠疫情的突发,让直播成为了宅在家中消费者的新选择,李佳琦,薇娅等顶流直播带货主持人更是成为了品牌的新宠。而通过直播带货带来的流量的暴涨和销量的提升也成为了国货品牌重要的“创新”之一。

在笔者调研的十二个国货新品牌中几乎全部都参加了各种大大小小的直播,从大V带货到员工直播,全员拥抱“直播市场”,然而几乎所有的创业者对于直播都是“爱恨交加”。一位创始人更是直言,对于小品牌来说几乎每场直播都是亏钱的,以前电商是赚流量不转吆喝,现在直播连流量都赚不到,因为大部分参与直播的消费者都是等着买便宜货的,直播虽然流量大,但是可以转为私域流量的份额非常小。

“平台和主持人收入占到了大头,对品牌要求的折扣非常高,但是直播巨大的流量又让我们这种新兴品牌很难放弃,”这位创始人表示,“一方面,年轻的消费者对于新品牌的接受度大大提升,加之国内互联网的创新,这给予了品牌商以更多营销创新的机会来吸引新的消费者;另一方面,线上流量的价格越来越贵,消费者注意力也越来越分散,一次流量狂欢过后,消费者就作鸟兽散,品牌往往赔了钱连吆喝都赚不到。”

笔者调研的另外两位国货品牌创始人则选择了拥有巨量粉丝的“小米优品”作为合作伙伴,已经具备平台优势的小米平台在供应链和初期的用户基础上给予了新品牌巨大的支持,但是在后续的发展上,创业者也同样遇到了难关。“定义为极致性价比的小米产品为我们从收入从0-1个亿奠定了基础,但是对我们的品牌定性和消费者也同时做出了限定,当我们想从1个亿发展到5个亿甚至10个亿,就很难了。”这位创始人表示,他们在努力探索线下渠道以拓展消费者,但是前期“极致性价比”的品牌形象也限制了其发展。

对此,拥有多年自有品牌经验的高鑫零售自有品牌总经理朱新力表示:流量越来越贵,消费者越来越挑剔,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品牌现在都强调“私域流量”的重要性。私域的重要性还在于能够更为精准的理解消费者,经由收集到的海量消费数据对于市场做出快速的响应,从而更为贴近消费者。

“未来流量是个奢侈品,用户的粘性才是一个品牌可持续发展的生命线。”朱新力表示,“一个品牌的个性需要与用户的情感相链接,才能达到长久的发展。真正的营销创新不是形式的创新,而是通过各种方式对于用户的需求做出一个系统性的思考,从而提升品牌对于客户的价值。这也是近年来国外市场对于D2C(直接面对消费者)模式推崇的原因。”

供应链 的“微创新”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建立的强大的制造业,给国货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基础设施。通过整合供应链,很容易打造一个极具性价比的“大牌同款”;与此同时,通过网上营销的投放带动流量的暴涨打造网红爆品,已经成为了很多国货品牌发展的套路。例如,天猫上某热门的旅行箱品牌,将传统的铝合金旅行箱拆成100多个零件,从材料,箱体,内衬,拉杆,箱所,轮子逐个拆解,在全球寻找供应链资源,通过整合供应链,在材料,轮子方面的微创新,打造国产旅行箱。“相似的成分,同样的功能,不到一半的价格,”成为了很多国产品牌主打的口号,也成为了颠覆传统品牌的“杀手锏”。

“良好的供应链基础,的确给新品牌的创立提供了基础。需要注意的是,很多国货品牌的创新本质上是从1-100,而不是从“0-1”。微创新,快速迭代,网红营销是很多国货的三板斧,但是后续还需要对于整个产业链更深度的思考,才能保证品牌持续发展。”朱新力说,“通过供应链达到“性价比”只是个开始,产品力仍然是根本。但是“产品力“的含义在当今市场的环境下已经发生了变化,你的品牌是否有个性,能带给消费者什么样的体验,这些都是消费者们考量的对象。”

对此,新锐宠物食品佩妮6+1的创始人吴林也深有同感,他认为不要认为那些传统的品牌已经过时,对于新锐国货品牌来说,在快速获得知名度之后更应该向传统品牌取经。从渠道地推到精细化经营,快速成长后的新国货品牌要建立长期品牌,需要经历一番“伤筋动骨”的改革。而林清轩的创始人孙春来则直言真正建立国产品牌的护城河是十分困难的,消费者对国潮的支持有潮起就会有潮落,一味对标西方企业的“大牌同款”思维是十分被动的。

“品牌的个性非常重要,这个需要很长时间对于消费者的教育,需要坚持,”孙春来表示,“现在是个好时机,国内消费者更加成熟,同时也需要企业家更加清醒,从整个产业链,产品逻辑方面去打造品牌,不要浮躁。”

“中国的零售行业正在面临剧烈的转型,在电商,社团火拼的竞争大环境下,线下零售商唯一的发展道路就是商品升级,消费升级,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和产品体验。品牌商能够学习零售商的大数据,开启数据驱动产品创新,深度合作试产试销模式,以整合供应链、原料商的资源柔性打造,在自有渠道柔性试错,快速迭代。这样的创新产品, 将为品牌商和零售商能创造双赢模式,同消费者共创的产品又抓住了第一批种子用户的裂变传播力量,让产品自带传播力。尽管目前的国潮复兴看起来百花齐放,热闹非常,但如果品牌不走出一条从供应链,到产品设计,品牌营销全产业链的创新道路,将性价比,独特性,品牌个性与用户粘性相统一,那么所谓的“国货品牌崛起”将是昙花一现。”朱新力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快速成长后的新国货品牌要建立长期品牌,需要经历一番的改革。



|刘娅

OR--商业新媒体 

从”完美日记”创立三年火热上市到波司登羽绒服的“老品牌成为新时尚”,从猫粮到潮服,从化妆品到保健品,近年来,国产品牌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打造“爆品”,资本市场也在疯狂的追逐新锐消费品牌,誓将“所有的消费品类都重做一遍”。什么样的品牌可以活下来?正在打造爆品的创业者们又面临什么困境?自有品牌的专家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笔者调研了十余个“国货新品牌”的创业者并和中国最大的新零售企业之一高鑫零售自有品牌总经理朱新力谈了谈。

“流量”的诱惑

流量一直是品牌创新的关键词之一。 从门户平台到“双微一抖”,流量的增长成为了很多品牌的风向标。2020年被誉为是“直播元年”,新冠疫情的突发,让直播成为了宅在家中消费者的新选择,李佳琦,薇娅等顶流直播带货主持人更是成为了品牌的新宠。而通过直播带货带来的流量的暴涨和销量的提升也成为了国货品牌重要的“创新”之一。

在笔者调研的十二个国货新品牌中几乎全部都参加了各种大大小小的直播,从大V带货到员工直播,全员拥抱“直播市场”,然而几乎所有的创业者对于直播都是“爱恨交加”。一位创始人更是直言,对于小品牌来说几乎每场直播都是亏钱的,以前电商是赚流量不转吆喝,现在直播连流量都赚不到,因为大部分参与直播的消费者都是等着买便宜货的,直播虽然流量大,但是可以转为私域流量的份额非常小。

“平台和主持人收入占到了大头,对品牌要求的折扣非常高,但是直播巨大的流量又让我们这种新兴品牌很难放弃,”这位创始人表示,“一方面,年轻的消费者对于新品牌的接受度大大提升,加之国内互联网的创新,这给予了品牌商以更多营销创新的机会来吸引新的消费者;另一方面,线上流量的价格越来越贵,消费者注意力也越来越分散,一次流量狂欢过后,消费者就作鸟兽散,品牌往往赔了钱连吆喝都赚不到。”

笔者调研的另外两位国货品牌创始人则选择了拥有巨量粉丝的“小米优品”作为合作伙伴,已经具备平台优势的小米平台在供应链和初期的用户基础上给予了新品牌巨大的支持,但是在后续的发展上,创业者也同样遇到了难关。“定义为极致性价比的小米产品为我们从收入从0-1个亿奠定了基础,但是对我们的品牌定性和消费者也同时做出了限定,当我们想从1个亿发展到5个亿甚至10个亿,就很难了。”这位创始人表示,他们在努力探索线下渠道以拓展消费者,但是前期“极致性价比”的品牌形象也限制了其发展。

对此,拥有多年自有品牌经验的高鑫零售自有品牌总经理朱新力表示:流量越来越贵,消费者越来越挑剔,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品牌现在都强调“私域流量”的重要性。私域的重要性还在于能够更为精准的理解消费者,经由收集到的海量消费数据对于市场做出快速的响应,从而更为贴近消费者。

“未来流量是个奢侈品,用户的粘性才是一个品牌可持续发展的生命线。”朱新力表示,“一个品牌的个性需要与用户的情感相链接,才能达到长久的发展。真正的营销创新不是形式的创新,而是通过各种方式对于用户的需求做出一个系统性的思考,从而提升品牌对于客户的价值。这也是近年来国外市场对于D2C(直接面对消费者)模式推崇的原因。”

供应链 的“微创新”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建立的强大的制造业,给国货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基础设施。通过整合供应链,很容易打造一个极具性价比的“大牌同款”;与此同时,通过网上营销的投放带动流量的暴涨打造网红爆品,已经成为了很多国货品牌发展的套路。例如,天猫上某热门的旅行箱品牌,将传统的铝合金旅行箱拆成100多个零件,从材料,箱体,内衬,拉杆,箱所,轮子逐个拆解,在全球寻找供应链资源,通过整合供应链,在材料,轮子方面的微创新,打造国产旅行箱。“相似的成分,同样的功能,不到一半的价格,”成为了很多国产品牌主打的口号,也成为了颠覆传统品牌的“杀手锏”。

“良好的供应链基础,的确给新品牌的创立提供了基础。需要注意的是,很多国货品牌的创新本质上是从1-100,而不是从“0-1”。微创新,快速迭代,网红营销是很多国货的三板斧,但是后续还需要对于整个产业链更深度的思考,才能保证品牌持续发展。”朱新力说,“通过供应链达到“性价比”只是个开始,产品力仍然是根本。但是“产品力“的含义在当今市场的环境下已经发生了变化,你的品牌是否有个性,能带给消费者什么样的体验,这些都是消费者们考量的对象。”

对此,新锐宠物食品佩妮6+1的创始人吴林也深有同感,他认为不要认为那些传统的品牌已经过时,对于新锐国货品牌来说,在快速获得知名度之后更应该向传统品牌取经。从渠道地推到精细化经营,快速成长后的新国货品牌要建立长期品牌,需要经历一番“伤筋动骨”的改革。而林清轩的创始人孙春来则直言真正建立国产品牌的护城河是十分困难的,消费者对国潮的支持有潮起就会有潮落,一味对标西方企业的“大牌同款”思维是十分被动的。

“品牌的个性非常重要,这个需要很长时间对于消费者的教育,需要坚持,”孙春来表示,“现在是个好时机,国内消费者更加成熟,同时也需要企业家更加清醒,从整个产业链,产品逻辑方面去打造品牌,不要浮躁。”

“中国的零售行业正在面临剧烈的转型,在电商,社团火拼的竞争大环境下,线下零售商唯一的发展道路就是商品升级,消费升级,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和产品体验。品牌商能够学习零售商的大数据,开启数据驱动产品创新,深度合作试产试销模式,以整合供应链、原料商的资源柔性打造,在自有渠道柔性试错,快速迭代。这样的创新产品, 将为品牌商和零售商能创造双赢模式,同消费者共创的产品又抓住了第一批种子用户的裂变传播力量,让产品自带传播力。尽管目前的国潮复兴看起来百花齐放,热闹非常,但如果品牌不走出一条从供应链,到产品设计,品牌营销全产业链的创新道路,将性价比,独特性,品牌个性与用户粘性相统一,那么所谓的“国货品牌崛起”将是昙花一现。”朱新力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对所有消费品都可以重做的“火热时代”的冷思考

发布日期:2021-05-10 19:05
摘要:快速成长后的新国货品牌要建立长期品牌,需要经历一番的改革。



|刘娅

OR--商业新媒体 

从”完美日记”创立三年火热上市到波司登羽绒服的“老品牌成为新时尚”,从猫粮到潮服,从化妆品到保健品,近年来,国产品牌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打造“爆品”,资本市场也在疯狂的追逐新锐消费品牌,誓将“所有的消费品类都重做一遍”。什么样的品牌可以活下来?正在打造爆品的创业者们又面临什么困境?自有品牌的专家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笔者调研了十余个“国货新品牌”的创业者并和中国最大的新零售企业之一高鑫零售自有品牌总经理朱新力谈了谈。

“流量”的诱惑

流量一直是品牌创新的关键词之一。 从门户平台到“双微一抖”,流量的增长成为了很多品牌的风向标。2020年被誉为是“直播元年”,新冠疫情的突发,让直播成为了宅在家中消费者的新选择,李佳琦,薇娅等顶流直播带货主持人更是成为了品牌的新宠。而通过直播带货带来的流量的暴涨和销量的提升也成为了国货品牌重要的“创新”之一。

在笔者调研的十二个国货新品牌中几乎全部都参加了各种大大小小的直播,从大V带货到员工直播,全员拥抱“直播市场”,然而几乎所有的创业者对于直播都是“爱恨交加”。一位创始人更是直言,对于小品牌来说几乎每场直播都是亏钱的,以前电商是赚流量不转吆喝,现在直播连流量都赚不到,因为大部分参与直播的消费者都是等着买便宜货的,直播虽然流量大,但是可以转为私域流量的份额非常小。

“平台和主持人收入占到了大头,对品牌要求的折扣非常高,但是直播巨大的流量又让我们这种新兴品牌很难放弃,”这位创始人表示,“一方面,年轻的消费者对于新品牌的接受度大大提升,加之国内互联网的创新,这给予了品牌商以更多营销创新的机会来吸引新的消费者;另一方面,线上流量的价格越来越贵,消费者注意力也越来越分散,一次流量狂欢过后,消费者就作鸟兽散,品牌往往赔了钱连吆喝都赚不到。”

笔者调研的另外两位国货品牌创始人则选择了拥有巨量粉丝的“小米优品”作为合作伙伴,已经具备平台优势的小米平台在供应链和初期的用户基础上给予了新品牌巨大的支持,但是在后续的发展上,创业者也同样遇到了难关。“定义为极致性价比的小米产品为我们从收入从0-1个亿奠定了基础,但是对我们的品牌定性和消费者也同时做出了限定,当我们想从1个亿发展到5个亿甚至10个亿,就很难了。”这位创始人表示,他们在努力探索线下渠道以拓展消费者,但是前期“极致性价比”的品牌形象也限制了其发展。

对此,拥有多年自有品牌经验的高鑫零售自有品牌总经理朱新力表示:流量越来越贵,消费者越来越挑剔,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品牌现在都强调“私域流量”的重要性。私域的重要性还在于能够更为精准的理解消费者,经由收集到的海量消费数据对于市场做出快速的响应,从而更为贴近消费者。

“未来流量是个奢侈品,用户的粘性才是一个品牌可持续发展的生命线。”朱新力表示,“一个品牌的个性需要与用户的情感相链接,才能达到长久的发展。真正的营销创新不是形式的创新,而是通过各种方式对于用户的需求做出一个系统性的思考,从而提升品牌对于客户的价值。这也是近年来国外市场对于D2C(直接面对消费者)模式推崇的原因。”

供应链 的“微创新”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建立的强大的制造业,给国货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基础设施。通过整合供应链,很容易打造一个极具性价比的“大牌同款”;与此同时,通过网上营销的投放带动流量的暴涨打造网红爆品,已经成为了很多国货品牌发展的套路。例如,天猫上某热门的旅行箱品牌,将传统的铝合金旅行箱拆成100多个零件,从材料,箱体,内衬,拉杆,箱所,轮子逐个拆解,在全球寻找供应链资源,通过整合供应链,在材料,轮子方面的微创新,打造国产旅行箱。“相似的成分,同样的功能,不到一半的价格,”成为了很多国产品牌主打的口号,也成为了颠覆传统品牌的“杀手锏”。

“良好的供应链基础,的确给新品牌的创立提供了基础。需要注意的是,很多国货品牌的创新本质上是从1-100,而不是从“0-1”。微创新,快速迭代,网红营销是很多国货的三板斧,但是后续还需要对于整个产业链更深度的思考,才能保证品牌持续发展。”朱新力说,“通过供应链达到“性价比”只是个开始,产品力仍然是根本。但是“产品力“的含义在当今市场的环境下已经发生了变化,你的品牌是否有个性,能带给消费者什么样的体验,这些都是消费者们考量的对象。”

对此,新锐宠物食品佩妮6+1的创始人吴林也深有同感,他认为不要认为那些传统的品牌已经过时,对于新锐国货品牌来说,在快速获得知名度之后更应该向传统品牌取经。从渠道地推到精细化经营,快速成长后的新国货品牌要建立长期品牌,需要经历一番“伤筋动骨”的改革。而林清轩的创始人孙春来则直言真正建立国产品牌的护城河是十分困难的,消费者对国潮的支持有潮起就会有潮落,一味对标西方企业的“大牌同款”思维是十分被动的。

“品牌的个性非常重要,这个需要很长时间对于消费者的教育,需要坚持,”孙春来表示,“现在是个好时机,国内消费者更加成熟,同时也需要企业家更加清醒,从整个产业链,产品逻辑方面去打造品牌,不要浮躁。”

“中国的零售行业正在面临剧烈的转型,在电商,社团火拼的竞争大环境下,线下零售商唯一的发展道路就是商品升级,消费升级,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和产品体验。品牌商能够学习零售商的大数据,开启数据驱动产品创新,深度合作试产试销模式,以整合供应链、原料商的资源柔性打造,在自有渠道柔性试错,快速迭代。这样的创新产品, 将为品牌商和零售商能创造双赢模式,同消费者共创的产品又抓住了第一批种子用户的裂变传播力量,让产品自带传播力。尽管目前的国潮复兴看起来百花齐放,热闹非常,但如果品牌不走出一条从供应链,到产品设计,品牌营销全产业链的创新道路,将性价比,独特性,品牌个性与用户粘性相统一,那么所谓的“国货品牌崛起”将是昙花一现。”朱新力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