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新冠疫情的经济影响放大了中国的地区差异,这可能会加剧中国国内人口向更温暖、增长更快地区迁移的长期趋势,这种转变似乎已在地区住房市场走势中得到体现。



Chong Koh Ping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的经济影响放大了中国的地区差异,让人们更有动力离开国内工业腹地、南下寻找更好的就业机会。

这可能会加剧中国国内人口向更温暖、增长更快地区迁移的长期趋势。中国较富裕的南方地区在生物技术和电动汽车等新兴行业中占有较大比重,而中国北部和中部地区则拥有更多的国家传统重工业基础设施,如煤矿和钢铁厂。

虽然2020年的官方人口统计数据尚未公布,但这种转变似乎已经显现在地区住房市场上,南方中心城市的住房市场正蓬勃发展,而更靠北方一些城市的楼市却步履蹒跚,包括中国“锈带”的部分地区。

例如,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在南方科技重镇深圳,2020年二手房价格同比上涨14%。

与此同时,在身处最疲弱市场之列、隶属于中国东北省份黑龙江的小城牡丹江,同期二手房价格下跌10%。在更大的北方城市,比如附近的哈尔滨,价格也出现回落。在靠近北京的北方港口城市天津,2020年的二手房价格跌了4%。

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E-House China R&D Institute)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表示,南方地区较为强劲的经济吸引了求职者,从而推高了住房需求。他说,多个南方省会城市的人才净流入规模相对较大。

去年深圳经济产值增长了3.1%,高于全国2.3%的经济增速,牡丹江去年的经济增长率仅为0.4%。深圳是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等科技公司的大本营。


深圳的经济总量由此达到人民币2.77万亿元(约合4,290亿美元),与美国马里兰州的经济规模大致相当。

35岁的Zhu Jiajia是深圳的一位房产中介,老家在黑龙江省。她说,近年来,已有越来越多老家的亲友南下,要么是想找到更好的工作、要么是想居住在气候更温暖的地区,还有的是想让孩子上更好的学校。

Zhu说道:“我已告诉亲戚们,那些拥有优秀学历的人可以在几年内轻松超过我。”Zhu在2012年从护校毕业后就来到深圳闯荡,她之后干过旅行社的工作,然后又转行卖房子,同时还投资于餐馆和房地产。

深圳市的人口在2010年至2019年期间激增了28%,达到1,340万人,这助推了当地房价的上涨。炒房行为和快速增长的家庭收入也帮助推高了房价。Zhu称,她的房子自2012年购买以来,价值已经上涨了4.5倍。

房地产是中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去年新建住宅销售总额达到2.7万亿美元,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近五分之一。经历多年房价快速上涨后,对住房可负担性和楼市崩盘风险的担忧促使政策制定者一再强调:“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与此同时,地方政府高度依赖卖地收入,因而在房地产热中拥有既得利益。

易居的严跃进表示,最近的一些价格走势反映了兴衰周期。他举例说,北京郊区的房价最初被那些因限购政策无法在市中心购房的投资者抬高,但随着一些投资者抛售郊区房产,供应大幅增加,同时又遇上需求疲软。严跃进表示,这自然会压低房价。

中国整体经济正在反弹,经济学家预计2021年中国经济将增长8.5%左右。此外,有初步迹象表明,住房市场的复苏正在扩大。

中国国家统计局此前公布,3月份,70个大中城市中有50个城市的二手房价格同比上涨。2020年全年,只有43个大中城市的二手房价格上涨。

投行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 NTXFY)的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Alicia Garcia-Herrero表示,生产者价格的上涨表明,未来几个月地区之间的差异将会缩小。

这些价格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集中在中国北方的重工业的产出,当产出增长加快时,这些价格往往会上涨。Garcia-Herrero表示:“因此,随着经济活动正常化,各省之间的房价差距应会慢慢缩小。”

不过,尽管经济好转将给北方城市带来一些喘息之机,但较长期趋势可能不会改变。

30岁的作家Vincent Shu在2019年进入深圳房地产市场,当时他花人民币280万元(约合43.3万美元)买了一套600平方英尺(约合56平方米)的公寓。

Shu一直在临近深圳的香港工作,他称,计划让父母退休后从南京搬到深圳和他一起住。

他表示,搬家是个人决定。但从宏观层面而言,他表示,说到底,南方的就业机会和薪水要好得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疫情冲击中国北方工业腹地,南下捞金潮推高住房需求

发布日期:2021-05-10 14:13
摘要:新冠疫情的经济影响放大了中国的地区差异,这可能会加剧中国国内人口向更温暖、增长更快地区迁移的长期趋势,这种转变似乎已在地区住房市场走势中得到体现。



Chong Koh Ping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的经济影响放大了中国的地区差异,让人们更有动力离开国内工业腹地、南下寻找更好的就业机会。

这可能会加剧中国国内人口向更温暖、增长更快地区迁移的长期趋势。中国较富裕的南方地区在生物技术和电动汽车等新兴行业中占有较大比重,而中国北部和中部地区则拥有更多的国家传统重工业基础设施,如煤矿和钢铁厂。

虽然2020年的官方人口统计数据尚未公布,但这种转变似乎已经显现在地区住房市场上,南方中心城市的住房市场正蓬勃发展,而更靠北方一些城市的楼市却步履蹒跚,包括中国“锈带”的部分地区。

例如,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在南方科技重镇深圳,2020年二手房价格同比上涨14%。

与此同时,在身处最疲弱市场之列、隶属于中国东北省份黑龙江的小城牡丹江,同期二手房价格下跌10%。在更大的北方城市,比如附近的哈尔滨,价格也出现回落。在靠近北京的北方港口城市天津,2020年的二手房价格跌了4%。

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E-House China R&D Institute)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表示,南方地区较为强劲的经济吸引了求职者,从而推高了住房需求。他说,多个南方省会城市的人才净流入规模相对较大。

去年深圳经济产值增长了3.1%,高于全国2.3%的经济增速,牡丹江去年的经济增长率仅为0.4%。深圳是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等科技公司的大本营。


深圳的经济总量由此达到人民币2.77万亿元(约合4,290亿美元),与美国马里兰州的经济规模大致相当。

35岁的Zhu Jiajia是深圳的一位房产中介,老家在黑龙江省。她说,近年来,已有越来越多老家的亲友南下,要么是想找到更好的工作、要么是想居住在气候更温暖的地区,还有的是想让孩子上更好的学校。

Zhu说道:“我已告诉亲戚们,那些拥有优秀学历的人可以在几年内轻松超过我。”Zhu在2012年从护校毕业后就来到深圳闯荡,她之后干过旅行社的工作,然后又转行卖房子,同时还投资于餐馆和房地产。

深圳市的人口在2010年至2019年期间激增了28%,达到1,340万人,这助推了当地房价的上涨。炒房行为和快速增长的家庭收入也帮助推高了房价。Zhu称,她的房子自2012年购买以来,价值已经上涨了4.5倍。

房地产是中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去年新建住宅销售总额达到2.7万亿美元,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近五分之一。经历多年房价快速上涨后,对住房可负担性和楼市崩盘风险的担忧促使政策制定者一再强调:“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与此同时,地方政府高度依赖卖地收入,因而在房地产热中拥有既得利益。

易居的严跃进表示,最近的一些价格走势反映了兴衰周期。他举例说,北京郊区的房价最初被那些因限购政策无法在市中心购房的投资者抬高,但随着一些投资者抛售郊区房产,供应大幅增加,同时又遇上需求疲软。严跃进表示,这自然会压低房价。

中国整体经济正在反弹,经济学家预计2021年中国经济将增长8.5%左右。此外,有初步迹象表明,住房市场的复苏正在扩大。

中国国家统计局此前公布,3月份,70个大中城市中有50个城市的二手房价格同比上涨。2020年全年,只有43个大中城市的二手房价格上涨。

投行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 NTXFY)的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Alicia Garcia-Herrero表示,生产者价格的上涨表明,未来几个月地区之间的差异将会缩小。

这些价格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集中在中国北方的重工业的产出,当产出增长加快时,这些价格往往会上涨。Garcia-Herrero表示:“因此,随着经济活动正常化,各省之间的房价差距应会慢慢缩小。”

不过,尽管经济好转将给北方城市带来一些喘息之机,但较长期趋势可能不会改变。

30岁的作家Vincent Shu在2019年进入深圳房地产市场,当时他花人民币280万元(约合43.3万美元)买了一套600平方英尺(约合56平方米)的公寓。

Shu一直在临近深圳的香港工作,他称,计划让父母退休后从南京搬到深圳和他一起住。

他表示,搬家是个人决定。但从宏观层面而言,他表示,说到底,南方的就业机会和薪水要好得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新冠疫情的经济影响放大了中国的地区差异,这可能会加剧中国国内人口向更温暖、增长更快地区迁移的长期趋势,这种转变似乎已在地区住房市场走势中得到体现。



Chong Koh Ping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的经济影响放大了中国的地区差异,让人们更有动力离开国内工业腹地、南下寻找更好的就业机会。

这可能会加剧中国国内人口向更温暖、增长更快地区迁移的长期趋势。中国较富裕的南方地区在生物技术和电动汽车等新兴行业中占有较大比重,而中国北部和中部地区则拥有更多的国家传统重工业基础设施,如煤矿和钢铁厂。

虽然2020年的官方人口统计数据尚未公布,但这种转变似乎已经显现在地区住房市场上,南方中心城市的住房市场正蓬勃发展,而更靠北方一些城市的楼市却步履蹒跚,包括中国“锈带”的部分地区。

例如,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在南方科技重镇深圳,2020年二手房价格同比上涨14%。

与此同时,在身处最疲弱市场之列、隶属于中国东北省份黑龙江的小城牡丹江,同期二手房价格下跌10%。在更大的北方城市,比如附近的哈尔滨,价格也出现回落。在靠近北京的北方港口城市天津,2020年的二手房价格跌了4%。

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E-House China R&D Institute)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表示,南方地区较为强劲的经济吸引了求职者,从而推高了住房需求。他说,多个南方省会城市的人才净流入规模相对较大。

去年深圳经济产值增长了3.1%,高于全国2.3%的经济增速,牡丹江去年的经济增长率仅为0.4%。深圳是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等科技公司的大本营。


深圳的经济总量由此达到人民币2.77万亿元(约合4,290亿美元),与美国马里兰州的经济规模大致相当。

35岁的Zhu Jiajia是深圳的一位房产中介,老家在黑龙江省。她说,近年来,已有越来越多老家的亲友南下,要么是想找到更好的工作、要么是想居住在气候更温暖的地区,还有的是想让孩子上更好的学校。

Zhu说道:“我已告诉亲戚们,那些拥有优秀学历的人可以在几年内轻松超过我。”Zhu在2012年从护校毕业后就来到深圳闯荡,她之后干过旅行社的工作,然后又转行卖房子,同时还投资于餐馆和房地产。

深圳市的人口在2010年至2019年期间激增了28%,达到1,340万人,这助推了当地房价的上涨。炒房行为和快速增长的家庭收入也帮助推高了房价。Zhu称,她的房子自2012年购买以来,价值已经上涨了4.5倍。

房地产是中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去年新建住宅销售总额达到2.7万亿美元,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近五分之一。经历多年房价快速上涨后,对住房可负担性和楼市崩盘风险的担忧促使政策制定者一再强调:“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与此同时,地方政府高度依赖卖地收入,因而在房地产热中拥有既得利益。

易居的严跃进表示,最近的一些价格走势反映了兴衰周期。他举例说,北京郊区的房价最初被那些因限购政策无法在市中心购房的投资者抬高,但随着一些投资者抛售郊区房产,供应大幅增加,同时又遇上需求疲软。严跃进表示,这自然会压低房价。

中国整体经济正在反弹,经济学家预计2021年中国经济将增长8.5%左右。此外,有初步迹象表明,住房市场的复苏正在扩大。

中国国家统计局此前公布,3月份,70个大中城市中有50个城市的二手房价格同比上涨。2020年全年,只有43个大中城市的二手房价格上涨。

投行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 NTXFY)的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Alicia Garcia-Herrero表示,生产者价格的上涨表明,未来几个月地区之间的差异将会缩小。

这些价格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集中在中国北方的重工业的产出,当产出增长加快时,这些价格往往会上涨。Garcia-Herrero表示:“因此,随着经济活动正常化,各省之间的房价差距应会慢慢缩小。”

不过,尽管经济好转将给北方城市带来一些喘息之机,但较长期趋势可能不会改变。

30岁的作家Vincent Shu在2019年进入深圳房地产市场,当时他花人民币280万元(约合43.3万美元)买了一套600平方英尺(约合56平方米)的公寓。

Shu一直在临近深圳的香港工作,他称,计划让父母退休后从南京搬到深圳和他一起住。

他表示,搬家是个人决定。但从宏观层面而言,他表示,说到底,南方的就业机会和薪水要好得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疫情冲击中国北方工业腹地,南下捞金潮推高住房需求

发布日期:2021-05-10 14:13
摘要:新冠疫情的经济影响放大了中国的地区差异,这可能会加剧中国国内人口向更温暖、增长更快地区迁移的长期趋势,这种转变似乎已在地区住房市场走势中得到体现。



Chong Koh Ping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的经济影响放大了中国的地区差异,让人们更有动力离开国内工业腹地、南下寻找更好的就业机会。

这可能会加剧中国国内人口向更温暖、增长更快地区迁移的长期趋势。中国较富裕的南方地区在生物技术和电动汽车等新兴行业中占有较大比重,而中国北部和中部地区则拥有更多的国家传统重工业基础设施,如煤矿和钢铁厂。

虽然2020年的官方人口统计数据尚未公布,但这种转变似乎已经显现在地区住房市场上,南方中心城市的住房市场正蓬勃发展,而更靠北方一些城市的楼市却步履蹒跚,包括中国“锈带”的部分地区。

例如,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在南方科技重镇深圳,2020年二手房价格同比上涨14%。

与此同时,在身处最疲弱市场之列、隶属于中国东北省份黑龙江的小城牡丹江,同期二手房价格下跌10%。在更大的北方城市,比如附近的哈尔滨,价格也出现回落。在靠近北京的北方港口城市天津,2020年的二手房价格跌了4%。

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E-House China R&D Institute)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表示,南方地区较为强劲的经济吸引了求职者,从而推高了住房需求。他说,多个南方省会城市的人才净流入规模相对较大。

去年深圳经济产值增长了3.1%,高于全国2.3%的经济增速,牡丹江去年的经济增长率仅为0.4%。深圳是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等科技公司的大本营。


深圳的经济总量由此达到人民币2.77万亿元(约合4,290亿美元),与美国马里兰州的经济规模大致相当。

35岁的Zhu Jiajia是深圳的一位房产中介,老家在黑龙江省。她说,近年来,已有越来越多老家的亲友南下,要么是想找到更好的工作、要么是想居住在气候更温暖的地区,还有的是想让孩子上更好的学校。

Zhu说道:“我已告诉亲戚们,那些拥有优秀学历的人可以在几年内轻松超过我。”Zhu在2012年从护校毕业后就来到深圳闯荡,她之后干过旅行社的工作,然后又转行卖房子,同时还投资于餐馆和房地产。

深圳市的人口在2010年至2019年期间激增了28%,达到1,340万人,这助推了当地房价的上涨。炒房行为和快速增长的家庭收入也帮助推高了房价。Zhu称,她的房子自2012年购买以来,价值已经上涨了4.5倍。

房地产是中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去年新建住宅销售总额达到2.7万亿美元,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近五分之一。经历多年房价快速上涨后,对住房可负担性和楼市崩盘风险的担忧促使政策制定者一再强调:“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与此同时,地方政府高度依赖卖地收入,因而在房地产热中拥有既得利益。

易居的严跃进表示,最近的一些价格走势反映了兴衰周期。他举例说,北京郊区的房价最初被那些因限购政策无法在市中心购房的投资者抬高,但随着一些投资者抛售郊区房产,供应大幅增加,同时又遇上需求疲软。严跃进表示,这自然会压低房价。

中国整体经济正在反弹,经济学家预计2021年中国经济将增长8.5%左右。此外,有初步迹象表明,住房市场的复苏正在扩大。

中国国家统计局此前公布,3月份,70个大中城市中有50个城市的二手房价格同比上涨。2020年全年,只有43个大中城市的二手房价格上涨。

投行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 NTXFY)的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Alicia Garcia-Herrero表示,生产者价格的上涨表明,未来几个月地区之间的差异将会缩小。

这些价格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集中在中国北方的重工业的产出,当产出增长加快时,这些价格往往会上涨。Garcia-Herrero表示:“因此,随着经济活动正常化,各省之间的房价差距应会慢慢缩小。”

不过,尽管经济好转将给北方城市带来一些喘息之机,但较长期趋势可能不会改变。

30岁的作家Vincent Shu在2019年进入深圳房地产市场,当时他花人民币280万元(约合43.3万美元)买了一套600平方英尺(约合56平方米)的公寓。

Shu一直在临近深圳的香港工作,他称,计划让父母退休后从南京搬到深圳和他一起住。

他表示,搬家是个人决定。但从宏观层面而言,他表示,说到底,南方的就业机会和薪水要好得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