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世界正在以疫苗划线,这可能会阻隔各国人民的交往,使得世界更加割裂。中国客观上难以承受被划到线外的后果。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4月26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宣布:只要接种了欧洲药品管理局(EMA)批准的新冠疫苗的美国人,都有望在几个月内获准入境欧盟;这适用于一切接种了欧洲药管局批准疫苗的其他国家的人士。而美国国内目前注射的疫苗,也正是欧洲药管局批准的疫苗。如此,欧盟27国和美国之间疫情期间的人员交往便开通在望了。于是剩下的问题就是:在疫情期间,未注射上述疫苗的其他人群,可能便难以进入欧盟和美国境内。

这显示,世界正在以疫苗划线,这可能会阻隔各国人民的交往,这种情况马上就要变成现实了。它所造成的后果将包括经济、政治和文化方面的后果,并将使得世界更加割裂。

世界已有疫苗通行证

根据欧盟的疫苗注射情况,目前欧洲药管局已给予在美国使用的三款疫苗以紧急使用授权,它们是:辉瑞、莫德纳和强生疫苗。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介绍说:“据我所见,美国人使用的是欧洲药管局批准的疫苗,这将使他们能够自由行动,并有机会前往欧盟。”她还特别强调说:“有一点是明确的:欧盟所有27个成员国将无条件接受任何接种了欧洲药管局批准的疫苗的人。”

至此,世界实际上已经有了以疫苗为依据的自由行通行证,截至目前为止,该通行证排斥除上述三款疫苗以外的其他疫苗,其中也包括中国目前正在使用的任何一种疫苗。

根据冯德莱恩的介绍,美国有望在6月中旬之前为其国内70%的成年人接种疫苗。《纽约时报》介绍说,当前美国的疫苗接种工作进展顺利、快速;特别是有关如何使用疫苗证书的谈判取得了进展,“这是欧盟计划批准恢复跨大西洋休闲旅行的原因。”显然,这种看似无形、实质有形的疫苗通行证自由行制度,很快有望实施。

据国际媒体几天前介绍:“布鲁塞尔官员正在讨论由政府颁发疫苗证书来实现自由旅行的可能性。但美国政府已经表明,出于隐私考虑,不会发行所谓的疫苗护照,而会交由私人和非营利机构来领导这方面的工作。”同时国际媒体还介绍说:“到目前为止,约42%的美国人口已经至少接种了一剂冠病疫苗,并且有28.5%的人接种了两剂疫苗。”

值得关注的是,确立上述疫苗通行证的依据,实际上来自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根据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的介绍,在欧洲药管局批准的上述疫苗中,辉瑞和强生是世卫组织审查通过的推荐疫苗,并进入联合国的采购目录。据悉莫德纳也正在进入世界卫生组织的审批程序,鉴于其已被欧洲药管局批准,世卫组织的批准应该是大概率事件。这意味着:上述疫苗通行证实际上是以联合国为代表的国际体系所规范的,任何一国如果离开这个框架,在国际上的行动空间恐怕将受限。

这种后果必将影响一国的经济发展。同时,它还必然引发政治后果,例如大国的外交和国际地位问题。最后,在全球化的时代,这种后果还会引发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即文化上的割裂。它反过来除会引发上述经济和政治后果外,更会造成世界不同人群的不睦,这种后果消除起来将非常困难。

中国人还能出去吗?

面对上述现实,中国人怎么办?

当前的现实是,根据世卫组织公布的信息,本周末,世卫组织将对中国国药的灭活疫苗进行最后的审查;而在下个周末,最后审查中国科兴的同类疫苗。如果通过审查,就意味着这两种疫苗进入世界卫生组织的紧急名单,并向各国监管机构证明了该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问题在于:上述两类疫苗能够通过世卫组织的审查吗?

根据笔者的了解,目前就世卫组织是否批准上述两个中国疫苗,存在着三种可能:两种疫苗全部批准;两者都不批准;批准其中一种。世卫组织的批准标准是:作为疫情下紧急使用的疫苗,有些要求可以有所放松,但三期临床试验绝不能放松,至少要有一定的试验数量数据,毕竟这是注射到人体内的。而且,世卫组织有自己独立的专家委员会来审批,这不是该组织负责人能控制的。

笔者的另一消息来源是:中国政府希望两个疫苗都能获得世卫组织的批准,尤其不希望只批准其中的一个。因为据说后者所引起的政治上的副作用太大:毕竟这两种疫苗已经注射相当长时间了;更麻烦的是,它会导致国民对这两种疫苗的功效进行猜测和比较,未被世卫组织批准的疫苗以后在国际国内的可接受度就会真的成为一个大问题。

目前笔者听说的最坏的消息是:有可能上述两种疫苗都不被批准,据说关键是试验数据不充分。

不过长期在世卫组织工作的前世卫组织医学专家认为:试验数据不够就继续试验,直至数据的质和量都合格为止;另外,要熟悉和国际组织打交道的规则。据笔者了解,中国疫苗迄今为止在国际上的问题,与中国国有药企不熟悉与国际组织打交道有不小的关系。

笔者还认为:中国在思想上要高度重视与联合国所属国际组织的合作。对属于联合国系列的世界卫生组织,中国应该尊重它,并遵循其运作规则,切不可有另起炉灶的想法,因为在当前,脱离联合国体系在国内外用国产疫苗抗疫,事实上很难做到。迄今为止,中国疫苗出口、海外使用乃至未来中国疫苗将要面临的一切问题,都与另起炉灶搞单干的想法有关,如不纠正,现在和将来会面临很多麻烦。上述如此重要的疫苗通行证中国没有获得颁发,就是最好的证明。

世界正在以疫苗划线,中国客观上难以承受被划到线外的后果,而且,这是联合国体系的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世界正在以疫苗划线

发布日期:2021-04-29 11:51
摘要:世界正在以疫苗划线,这可能会阻隔各国人民的交往,使得世界更加割裂。中国客观上难以承受被划到线外的后果。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4月26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宣布:只要接种了欧洲药品管理局(EMA)批准的新冠疫苗的美国人,都有望在几个月内获准入境欧盟;这适用于一切接种了欧洲药管局批准疫苗的其他国家的人士。而美国国内目前注射的疫苗,也正是欧洲药管局批准的疫苗。如此,欧盟27国和美国之间疫情期间的人员交往便开通在望了。于是剩下的问题就是:在疫情期间,未注射上述疫苗的其他人群,可能便难以进入欧盟和美国境内。

这显示,世界正在以疫苗划线,这可能会阻隔各国人民的交往,这种情况马上就要变成现实了。它所造成的后果将包括经济、政治和文化方面的后果,并将使得世界更加割裂。

世界已有疫苗通行证

根据欧盟的疫苗注射情况,目前欧洲药管局已给予在美国使用的三款疫苗以紧急使用授权,它们是:辉瑞、莫德纳和强生疫苗。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介绍说:“据我所见,美国人使用的是欧洲药管局批准的疫苗,这将使他们能够自由行动,并有机会前往欧盟。”她还特别强调说:“有一点是明确的:欧盟所有27个成员国将无条件接受任何接种了欧洲药管局批准的疫苗的人。”

至此,世界实际上已经有了以疫苗为依据的自由行通行证,截至目前为止,该通行证排斥除上述三款疫苗以外的其他疫苗,其中也包括中国目前正在使用的任何一种疫苗。

根据冯德莱恩的介绍,美国有望在6月中旬之前为其国内70%的成年人接种疫苗。《纽约时报》介绍说,当前美国的疫苗接种工作进展顺利、快速;特别是有关如何使用疫苗证书的谈判取得了进展,“这是欧盟计划批准恢复跨大西洋休闲旅行的原因。”显然,这种看似无形、实质有形的疫苗通行证自由行制度,很快有望实施。

据国际媒体几天前介绍:“布鲁塞尔官员正在讨论由政府颁发疫苗证书来实现自由旅行的可能性。但美国政府已经表明,出于隐私考虑,不会发行所谓的疫苗护照,而会交由私人和非营利机构来领导这方面的工作。”同时国际媒体还介绍说:“到目前为止,约42%的美国人口已经至少接种了一剂冠病疫苗,并且有28.5%的人接种了两剂疫苗。”

值得关注的是,确立上述疫苗通行证的依据,实际上来自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根据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的介绍,在欧洲药管局批准的上述疫苗中,辉瑞和强生是世卫组织审查通过的推荐疫苗,并进入联合国的采购目录。据悉莫德纳也正在进入世界卫生组织的审批程序,鉴于其已被欧洲药管局批准,世卫组织的批准应该是大概率事件。这意味着:上述疫苗通行证实际上是以联合国为代表的国际体系所规范的,任何一国如果离开这个框架,在国际上的行动空间恐怕将受限。

这种后果必将影响一国的经济发展。同时,它还必然引发政治后果,例如大国的外交和国际地位问题。最后,在全球化的时代,这种后果还会引发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即文化上的割裂。它反过来除会引发上述经济和政治后果外,更会造成世界不同人群的不睦,这种后果消除起来将非常困难。

中国人还能出去吗?

面对上述现实,中国人怎么办?

当前的现实是,根据世卫组织公布的信息,本周末,世卫组织将对中国国药的灭活疫苗进行最后的审查;而在下个周末,最后审查中国科兴的同类疫苗。如果通过审查,就意味着这两种疫苗进入世界卫生组织的紧急名单,并向各国监管机构证明了该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问题在于:上述两类疫苗能够通过世卫组织的审查吗?

根据笔者的了解,目前就世卫组织是否批准上述两个中国疫苗,存在着三种可能:两种疫苗全部批准;两者都不批准;批准其中一种。世卫组织的批准标准是:作为疫情下紧急使用的疫苗,有些要求可以有所放松,但三期临床试验绝不能放松,至少要有一定的试验数量数据,毕竟这是注射到人体内的。而且,世卫组织有自己独立的专家委员会来审批,这不是该组织负责人能控制的。

笔者的另一消息来源是:中国政府希望两个疫苗都能获得世卫组织的批准,尤其不希望只批准其中的一个。因为据说后者所引起的政治上的副作用太大:毕竟这两种疫苗已经注射相当长时间了;更麻烦的是,它会导致国民对这两种疫苗的功效进行猜测和比较,未被世卫组织批准的疫苗以后在国际国内的可接受度就会真的成为一个大问题。

目前笔者听说的最坏的消息是:有可能上述两种疫苗都不被批准,据说关键是试验数据不充分。

不过长期在世卫组织工作的前世卫组织医学专家认为:试验数据不够就继续试验,直至数据的质和量都合格为止;另外,要熟悉和国际组织打交道的规则。据笔者了解,中国疫苗迄今为止在国际上的问题,与中国国有药企不熟悉与国际组织打交道有不小的关系。

笔者还认为:中国在思想上要高度重视与联合国所属国际组织的合作。对属于联合国系列的世界卫生组织,中国应该尊重它,并遵循其运作规则,切不可有另起炉灶的想法,因为在当前,脱离联合国体系在国内外用国产疫苗抗疫,事实上很难做到。迄今为止,中国疫苗出口、海外使用乃至未来中国疫苗将要面临的一切问题,都与另起炉灶搞单干的想法有关,如不纠正,现在和将来会面临很多麻烦。上述如此重要的疫苗通行证中国没有获得颁发,就是最好的证明。

世界正在以疫苗划线,中国客观上难以承受被划到线外的后果,而且,这是联合国体系的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世界正在以疫苗划线,这可能会阻隔各国人民的交往,使得世界更加割裂。中国客观上难以承受被划到线外的后果。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4月26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宣布:只要接种了欧洲药品管理局(EMA)批准的新冠疫苗的美国人,都有望在几个月内获准入境欧盟;这适用于一切接种了欧洲药管局批准疫苗的其他国家的人士。而美国国内目前注射的疫苗,也正是欧洲药管局批准的疫苗。如此,欧盟27国和美国之间疫情期间的人员交往便开通在望了。于是剩下的问题就是:在疫情期间,未注射上述疫苗的其他人群,可能便难以进入欧盟和美国境内。

这显示,世界正在以疫苗划线,这可能会阻隔各国人民的交往,这种情况马上就要变成现实了。它所造成的后果将包括经济、政治和文化方面的后果,并将使得世界更加割裂。

世界已有疫苗通行证

根据欧盟的疫苗注射情况,目前欧洲药管局已给予在美国使用的三款疫苗以紧急使用授权,它们是:辉瑞、莫德纳和强生疫苗。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介绍说:“据我所见,美国人使用的是欧洲药管局批准的疫苗,这将使他们能够自由行动,并有机会前往欧盟。”她还特别强调说:“有一点是明确的:欧盟所有27个成员国将无条件接受任何接种了欧洲药管局批准的疫苗的人。”

至此,世界实际上已经有了以疫苗为依据的自由行通行证,截至目前为止,该通行证排斥除上述三款疫苗以外的其他疫苗,其中也包括中国目前正在使用的任何一种疫苗。

根据冯德莱恩的介绍,美国有望在6月中旬之前为其国内70%的成年人接种疫苗。《纽约时报》介绍说,当前美国的疫苗接种工作进展顺利、快速;特别是有关如何使用疫苗证书的谈判取得了进展,“这是欧盟计划批准恢复跨大西洋休闲旅行的原因。”显然,这种看似无形、实质有形的疫苗通行证自由行制度,很快有望实施。

据国际媒体几天前介绍:“布鲁塞尔官员正在讨论由政府颁发疫苗证书来实现自由旅行的可能性。但美国政府已经表明,出于隐私考虑,不会发行所谓的疫苗护照,而会交由私人和非营利机构来领导这方面的工作。”同时国际媒体还介绍说:“到目前为止,约42%的美国人口已经至少接种了一剂冠病疫苗,并且有28.5%的人接种了两剂疫苗。”

值得关注的是,确立上述疫苗通行证的依据,实际上来自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根据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的介绍,在欧洲药管局批准的上述疫苗中,辉瑞和强生是世卫组织审查通过的推荐疫苗,并进入联合国的采购目录。据悉莫德纳也正在进入世界卫生组织的审批程序,鉴于其已被欧洲药管局批准,世卫组织的批准应该是大概率事件。这意味着:上述疫苗通行证实际上是以联合国为代表的国际体系所规范的,任何一国如果离开这个框架,在国际上的行动空间恐怕将受限。

这种后果必将影响一国的经济发展。同时,它还必然引发政治后果,例如大国的外交和国际地位问题。最后,在全球化的时代,这种后果还会引发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即文化上的割裂。它反过来除会引发上述经济和政治后果外,更会造成世界不同人群的不睦,这种后果消除起来将非常困难。

中国人还能出去吗?

面对上述现实,中国人怎么办?

当前的现实是,根据世卫组织公布的信息,本周末,世卫组织将对中国国药的灭活疫苗进行最后的审查;而在下个周末,最后审查中国科兴的同类疫苗。如果通过审查,就意味着这两种疫苗进入世界卫生组织的紧急名单,并向各国监管机构证明了该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问题在于:上述两类疫苗能够通过世卫组织的审查吗?

根据笔者的了解,目前就世卫组织是否批准上述两个中国疫苗,存在着三种可能:两种疫苗全部批准;两者都不批准;批准其中一种。世卫组织的批准标准是:作为疫情下紧急使用的疫苗,有些要求可以有所放松,但三期临床试验绝不能放松,至少要有一定的试验数量数据,毕竟这是注射到人体内的。而且,世卫组织有自己独立的专家委员会来审批,这不是该组织负责人能控制的。

笔者的另一消息来源是:中国政府希望两个疫苗都能获得世卫组织的批准,尤其不希望只批准其中的一个。因为据说后者所引起的政治上的副作用太大:毕竟这两种疫苗已经注射相当长时间了;更麻烦的是,它会导致国民对这两种疫苗的功效进行猜测和比较,未被世卫组织批准的疫苗以后在国际国内的可接受度就会真的成为一个大问题。

目前笔者听说的最坏的消息是:有可能上述两种疫苗都不被批准,据说关键是试验数据不充分。

不过长期在世卫组织工作的前世卫组织医学专家认为:试验数据不够就继续试验,直至数据的质和量都合格为止;另外,要熟悉和国际组织打交道的规则。据笔者了解,中国疫苗迄今为止在国际上的问题,与中国国有药企不熟悉与国际组织打交道有不小的关系。

笔者还认为:中国在思想上要高度重视与联合国所属国际组织的合作。对属于联合国系列的世界卫生组织,中国应该尊重它,并遵循其运作规则,切不可有另起炉灶的想法,因为在当前,脱离联合国体系在国内外用国产疫苗抗疫,事实上很难做到。迄今为止,中国疫苗出口、海外使用乃至未来中国疫苗将要面临的一切问题,都与另起炉灶搞单干的想法有关,如不纠正,现在和将来会面临很多麻烦。上述如此重要的疫苗通行证中国没有获得颁发,就是最好的证明。

世界正在以疫苗划线,中国客观上难以承受被划到线外的后果,而且,这是联合国体系的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世界正在以疫苗划线

发布日期:2021-04-29 11:51
摘要:世界正在以疫苗划线,这可能会阻隔各国人民的交往,使得世界更加割裂。中国客观上难以承受被划到线外的后果。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4月26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宣布:只要接种了欧洲药品管理局(EMA)批准的新冠疫苗的美国人,都有望在几个月内获准入境欧盟;这适用于一切接种了欧洲药管局批准疫苗的其他国家的人士。而美国国内目前注射的疫苗,也正是欧洲药管局批准的疫苗。如此,欧盟27国和美国之间疫情期间的人员交往便开通在望了。于是剩下的问题就是:在疫情期间,未注射上述疫苗的其他人群,可能便难以进入欧盟和美国境内。

这显示,世界正在以疫苗划线,这可能会阻隔各国人民的交往,这种情况马上就要变成现实了。它所造成的后果将包括经济、政治和文化方面的后果,并将使得世界更加割裂。

世界已有疫苗通行证

根据欧盟的疫苗注射情况,目前欧洲药管局已给予在美国使用的三款疫苗以紧急使用授权,它们是:辉瑞、莫德纳和强生疫苗。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介绍说:“据我所见,美国人使用的是欧洲药管局批准的疫苗,这将使他们能够自由行动,并有机会前往欧盟。”她还特别强调说:“有一点是明确的:欧盟所有27个成员国将无条件接受任何接种了欧洲药管局批准的疫苗的人。”

至此,世界实际上已经有了以疫苗为依据的自由行通行证,截至目前为止,该通行证排斥除上述三款疫苗以外的其他疫苗,其中也包括中国目前正在使用的任何一种疫苗。

根据冯德莱恩的介绍,美国有望在6月中旬之前为其国内70%的成年人接种疫苗。《纽约时报》介绍说,当前美国的疫苗接种工作进展顺利、快速;特别是有关如何使用疫苗证书的谈判取得了进展,“这是欧盟计划批准恢复跨大西洋休闲旅行的原因。”显然,这种看似无形、实质有形的疫苗通行证自由行制度,很快有望实施。

据国际媒体几天前介绍:“布鲁塞尔官员正在讨论由政府颁发疫苗证书来实现自由旅行的可能性。但美国政府已经表明,出于隐私考虑,不会发行所谓的疫苗护照,而会交由私人和非营利机构来领导这方面的工作。”同时国际媒体还介绍说:“到目前为止,约42%的美国人口已经至少接种了一剂冠病疫苗,并且有28.5%的人接种了两剂疫苗。”

值得关注的是,确立上述疫苗通行证的依据,实际上来自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根据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的介绍,在欧洲药管局批准的上述疫苗中,辉瑞和强生是世卫组织审查通过的推荐疫苗,并进入联合国的采购目录。据悉莫德纳也正在进入世界卫生组织的审批程序,鉴于其已被欧洲药管局批准,世卫组织的批准应该是大概率事件。这意味着:上述疫苗通行证实际上是以联合国为代表的国际体系所规范的,任何一国如果离开这个框架,在国际上的行动空间恐怕将受限。

这种后果必将影响一国的经济发展。同时,它还必然引发政治后果,例如大国的外交和国际地位问题。最后,在全球化的时代,这种后果还会引发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即文化上的割裂。它反过来除会引发上述经济和政治后果外,更会造成世界不同人群的不睦,这种后果消除起来将非常困难。

中国人还能出去吗?

面对上述现实,中国人怎么办?

当前的现实是,根据世卫组织公布的信息,本周末,世卫组织将对中国国药的灭活疫苗进行最后的审查;而在下个周末,最后审查中国科兴的同类疫苗。如果通过审查,就意味着这两种疫苗进入世界卫生组织的紧急名单,并向各国监管机构证明了该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问题在于:上述两类疫苗能够通过世卫组织的审查吗?

根据笔者的了解,目前就世卫组织是否批准上述两个中国疫苗,存在着三种可能:两种疫苗全部批准;两者都不批准;批准其中一种。世卫组织的批准标准是:作为疫情下紧急使用的疫苗,有些要求可以有所放松,但三期临床试验绝不能放松,至少要有一定的试验数量数据,毕竟这是注射到人体内的。而且,世卫组织有自己独立的专家委员会来审批,这不是该组织负责人能控制的。

笔者的另一消息来源是:中国政府希望两个疫苗都能获得世卫组织的批准,尤其不希望只批准其中的一个。因为据说后者所引起的政治上的副作用太大:毕竟这两种疫苗已经注射相当长时间了;更麻烦的是,它会导致国民对这两种疫苗的功效进行猜测和比较,未被世卫组织批准的疫苗以后在国际国内的可接受度就会真的成为一个大问题。

目前笔者听说的最坏的消息是:有可能上述两种疫苗都不被批准,据说关键是试验数据不充分。

不过长期在世卫组织工作的前世卫组织医学专家认为:试验数据不够就继续试验,直至数据的质和量都合格为止;另外,要熟悉和国际组织打交道的规则。据笔者了解,中国疫苗迄今为止在国际上的问题,与中国国有药企不熟悉与国际组织打交道有不小的关系。

笔者还认为:中国在思想上要高度重视与联合国所属国际组织的合作。对属于联合国系列的世界卫生组织,中国应该尊重它,并遵循其运作规则,切不可有另起炉灶的想法,因为在当前,脱离联合国体系在国内外用国产疫苗抗疫,事实上很难做到。迄今为止,中国疫苗出口、海外使用乃至未来中国疫苗将要面临的一切问题,都与另起炉灶搞单干的想法有关,如不纠正,现在和将来会面临很多麻烦。上述如此重要的疫苗通行证中国没有获得颁发,就是最好的证明。

世界正在以疫苗划线,中国客观上难以承受被划到线外的后果,而且,这是联合国体系的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