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政府放松限制措施和公众开始松懈后,印度新冠疫情猛烈反扑,病例激增,其来袭速度和凶猛程度是疫情暴发一年多来所未见的。新德里长期以来资金不足的公立医院已经不堪重负,而私立医院更是一床难求。


Vibhuti Agarwal、Shan Li 发自新德里| Suryatapa Bhattacharya发自东京

OR--商业新媒体

印度新冠疫情猛烈反扑,病例激增,其来袭速度和凶猛程度是疫情暴发一年多来所未见的。新德里长期以来资金不足的公立医院已经不堪重负,而私立医院更是一床难求。

印度这波疫情是在本国政府放松限制措施和公众开始松懈之后暴发的,目前在全球范围内传播的高传染性新冠病毒变种或许充当了助燃剂。这波疫情有可能扩大新冠疫情本身的影响,使全球感染病例数再创新高,并形成一个巨大的病毒库,可能滋生潜在危险的病毒新变种。

从事新冠样本基因组测序工作的海得拉巴细胞与分子生物学中心(Centre for Cellular and Molecular Biology)主任米什拉(Rakesh Mishra)称,值得关注的是,如果不加以控制,会出现更麻烦的病毒变种。他还称:“我甚至不愿想象一个更令人讨厌的病毒变种。”

印度已发现英国、南非和巴西的病毒变种,还有一个首次在印度发现的病毒变种。

印度的新冠病例激增势头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自从印度上周四新增逾31.4万例病例、刷新国内日增病例数最高纪录以来,该国逾13亿人口中的确诊病例数每天都在不断增多。上周四印度新增病例数也创下全球单日新增病例数量最高纪录。


印度卫生部周日报告单日新增近35万例新冠病例。与此同时,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公共卫生学院(School of Public Health)的生物统计学系主任Bhramar Mukherjee称,印度只有1.5%的人口已全剂量接种新冠疫苗。

位于新德里的Dr. Dang's Labs的主席、微生物学家Navin Dang表示,最新数据表明在新德里,新冠病毒检测的阳性率约为30%。他说,封锁举措还未降低他们检测新冠病毒的能力,但他们检测的许多人都显示已感染新冠。

许多人别无选择,只能在一家政府医院外面排队等候床位。其他人从一家医院挤到另一家医院,恳求被接收入院或者哪怕得到医生一两分钟的看诊。有幸为亲人争取到床位的家庭整天都在寻找氧气或新冠治疗药物,比如瑞德西韦(remdesivir),这类药物在医院都很短缺。

火葬场目前已不够用,尸体烧不过来。

疫情在印度的可怕肆虐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全球疫苗接种的不均衡局面所带来的危险。尽管只有初步证据,但试验表明现有疫苗对B.1.617等变异新冠疫苗很可能是有效的。B.1.617在印度发现,且在当地传播迅速。英国和以色列等国家已经能够确保疫苗供应并且能为本国大部分人口接种疫苗,这些国家已看到病例下降并开始放宽限制举措。

但包括印度的大多数国家仍无法获得大量疫苗供应。如果无法实现广泛的疫苗接种,这些国家就特别容易爆发疫情,特别是当更具传染性的病毒变种出现时,会导致疫情加速蔓延。新冠病毒总是在变异,但卫生专家一直担心的是,危险的变种可能出现在那些拥有大量免疫力低下的人口(比如艾滋病毒感染者)的国家,这些人群特别容易被变种病毒重新感染。

目前也是一个特别紧张的突变时期,部分原因是疫苗正在给新冠病毒带来压力,促使其发生变异,从而可能逃过疫苗的作用。佩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措施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但许多政府一直不愿强制实施此类限制措施至所需的程度。

拜登政府周日表示,美国将向印度提供病毒检测试剂盒、防护装备以及其他援助,以帮助印度对抗新冠病例激增的局面。

“带上氧气”


上周六凌晨5点,Aparna Bansal的手机响了。“你现在能过来吗?”新德里医院的一名男子在电话里说。她76岁的父亲因患上新冠肺炎正在这家医院接受治疗。她说,医院的指示很明确,要么带氧气过来,要么就把你父亲带走。

她的丈夫每天早上4点在新德里东部的一家氧气供应店排队,购买两瓶氧气,分别送到治疗她母亲和父亲的医院。每个小时都有病人涌入,这两家医院都没有足够的医疗资源治疗新来的病人。

“每次接到这两家医院的电话,我都心惊肉跳。感觉就像我把父母丢在那里等死,”她说。“医院一直叫我们自己带氧气过去。我们甚至不确定我们每天带过去的氧气是用在我们父母的身上还是用在了别的地方。我们不能把他们转移到任何地方,也不能呆在那边。”

印度已连续五天报告单日新增死亡病例超过2,000例。真正的死亡人数可能要比这个数字高得多。预计未来几周这个数字还会上升。

“我们曾有这种美好的愿景,认为新冠疫情对我们而言已经结束了,”新德里阿育王大学(Ashoka University)特里维迪生物科学学院(Trivedi School of Biosciences)院长、病毒学家Shahid Jameel说。“在第一波疫情中,还只是你认识的某个人认识感染了这种病毒的人,”他说。而这一次,Jameel的女儿和女婿都被感染了,女婿的父母也感染了。“这说明了这次情况的严重程度,”他说。

三个月前,印度的疫情形势截然不同,当时许多人相信该国已经击退了这种病毒。新冠病例数量去年9月达到顶峰,在新的一年开始下降,每日新增病例数量连续几周低于15,000例。

“曾有人预测印度将是世界上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国家,”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1月份的世界经济论坛演讲中说。“今天,印度是成功拯救公民生命的国家之一”。

几周后,他所在的印度人民党在一项决议中说,印度已经“战胜疫情”,并赞扬莫迪“干练、体贴、坚定和有远见的领导”。

生活恢复了正常。婚礼和聚会又办了起来。人们拉下了口罩,社交距离规定也不复存在。印度各邦的新一季选举迎来了大型政治集会和街头游行。大型宗教庆典“大壶节”(Kumbh Mela)获准举行,数以百万计的印度教朝圣者来到了恒河岸边,这个庆典的举行还让人觉得,新冠疫情根本不足为虑。

到3月中旬,感染病例再次开始攀升——然后以惊人的速度加速,成为一条垂直线,而不是一条向上倾斜的曲线。即使在第二波疫情的规模已经明确之际,政府的反应依然缓慢。4月17日,莫迪在西孟加拉邦的一次选举集会上向大批前来参加的民众表示祝贺。“你们展示了这样的力量。无论我朝哪个方向看去,我都只能看到人群。”他对着欢呼的人群说。

莫迪所在的印度人民党发言人Gopal Krishna Agarwal说,莫迪现已取消了所有集会。该发言人说,虽然莫迪当时遵守了各项选举安全规章,但事后看来,显然做得还不够。

印度政府一直试图避免像去年那样采取严格的抗疫封锁措施,但新德里方面上周实施了封锁,且周日表示封锁再延长一周。包括马哈拉施特拉邦、卡纳塔克邦、喀拉拉邦和北方邦在内的几个邦政府已经实施夜间宵禁和周末封锁,并宣布限制旅行和外出,以防止疫情进一步蔓延。

在德里亚穆纳河沿岸最古老且规模最大的火葬场之一Nigam Bodh Ghat,火葬场负责人和帮助火化遗体的工作人员说,他们都快应付不了了。

火葬场外售卖印度教火葬所需殡葬用品的店主Pawan Kumar说:“有300多具遗体在等待火化,地上到处都是遗体,甚至外面的路上都有。”亲属们泪流满面,拼命打电话在其他火葬场安排位置,有的把遗体运走,在河边等地方焚化。Kumar说,这种场景简直让人发疯。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多家医院在Twitter上详细介绍了他们在采购氧气方面遇到的困难。一家大型医院发帖称,只剩下两个小时的氧气供应,并标记了总理等高层政府官员,以寻求帮助。另一家医院的负责人在一段视频中说,他们有60名患者需要氧气,只剩下两个小时的供应了。

此轮疫情来得突然,且具有暴发性

印度人民党发言人Agarwal称,此轮疫情激增的突发性和暴发性超出所有人的预期,这导致意想不到的氧气需求。Agarwal说,此前的氧气是够用的,但现在存在发送方面的限制,国家和邦政府正在努力解决这一问题。他表示,政府还限制了某些行业的氧气使用量。

德里Indraprastha Apollo Hospital的内科专家兼新冠病房协调员Suranjit Chatterjee说,由于入院非常困难,医院现在所接纳患者的病情比印度第一波疫情时要严重得多。

Chatterjee说,患者的平均体温读数较去年至少高2-3度,去年的体温通常在华氏100到101度左右。患者的氧饱和度也更低。他表示,这一波疫情中的重症患者年龄更轻了,在35至45岁之间,而首轮疫情期间,他的大多数病人都是老年人或患有基础病的人。

当患者来到医院时,患者家里通常会有不止一名家庭成员感染了新冠。Chatterjee说,这一次,“感染正像野火一样蔓延。”他表示:“这一次,我们看到是整个家庭。”

莫迪在西孟加拉邦举行竞选集会的第二天,Bansal的父亲Ravinder Sehgal新冠检测结果呈阳性,当天印度全国报告新增病例超过26万例。Bansal 67岁的母亲Manju Sehgal两天后开始出现症状,检测结果呈阳性。

在四天的时间里,34岁的Bansal打了200多个电话,去了20家大大小小的政府和私营医院。每一次,她都被告知排队等待床位的人很多。

最终,一位朋友通过人脉帮Bansal在一家私立医院搞到了床位,对于父母当中谁能住院接受治疗,Bansal不得不做出艰难抉择。她最后决定先让母亲在4月22日上午住院,而把父亲留在家里。她称父亲几周前摔倒过,导致腿部多处骨折,家人希望能在家里给予他更多照料,即使这意味着只能通过父亲所在隔离房间的窗户递送食物和药品。

Bansal的母亲住院后不久,她父亲的血氧水平下降到80,远远低于95-100的健康范围。Bansal的父亲几乎失去意识。家人急忙将他送到附近的Ram Manohar Lohia医院,但被告知没有床位了。

晚上11点左右,Bansal的父亲在接受CT扫描、X光拍片和验血等检查后被送入了这家医院的17号病房。

该医院的医疗主管A.K. Rana Singh未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新冠床位数为零

上周六,大量救护车在这家医院的外面造成交通堵塞。医院门口的数字指示牌上显示:新冠床位数为零,氧气床位数为零,ICU床位数为零。

医院新冠病房前的场地上摆放着六张轮床,病人呼吸困难。数十人在外等待里面亲人的消息,他们在石凳和地上休息。一名妇女躺在一张白色塑料布上,用一个折叠的纸板箱当枕头,还搂着一个孩子。

下午2点,一具盖着浅灰色盖布的尸体被推入大厅,停放在前门一个帘幕隔断后面。一小时后,又有人推来一具尸体,这具尸体用白色塑料布包裹着。之后有人将两具尸体送到等待的救护车上。

周六晚上,在医院的综合大楼内,Bansal坐在一张石凳上,拿着一个棕色的大皮包,里面有一些衣服、一条被子、肥皂和牙刷。她的父亲前一天晚上打电话说他很冷,没有被子。

医院一名护理人员走出病房,告诉Bansal她父亲血氧饱和度降到了73,情况很危急。Bansal问她应该联系哪位医生,这名护理人员说医生稍后会给她打电话告知详情。

周日Sehgal病情恶化。Bansal尝试将他转到重症监护室。

“他一次又一次给我打电话,让我来见他,”她说,“我告诉他,‘不要害怕。我会一直陪着你。’我们希望这种煎熬能够结束。我不希望我的父母死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印度疫情反扑似野火燎原:住院自备氧气,尸体烧不过来

发布日期:2021-04-26 14:34
摘要:在政府放松限制措施和公众开始松懈后,印度新冠疫情猛烈反扑,病例激增,其来袭速度和凶猛程度是疫情暴发一年多来所未见的。新德里长期以来资金不足的公立医院已经不堪重负,而私立医院更是一床难求。


Vibhuti Agarwal、Shan Li 发自新德里| Suryatapa Bhattacharya发自东京

OR--商业新媒体

印度新冠疫情猛烈反扑,病例激增,其来袭速度和凶猛程度是疫情暴发一年多来所未见的。新德里长期以来资金不足的公立医院已经不堪重负,而私立医院更是一床难求。

印度这波疫情是在本国政府放松限制措施和公众开始松懈之后暴发的,目前在全球范围内传播的高传染性新冠病毒变种或许充当了助燃剂。这波疫情有可能扩大新冠疫情本身的影响,使全球感染病例数再创新高,并形成一个巨大的病毒库,可能滋生潜在危险的病毒新变种。

从事新冠样本基因组测序工作的海得拉巴细胞与分子生物学中心(Centre for Cellular and Molecular Biology)主任米什拉(Rakesh Mishra)称,值得关注的是,如果不加以控制,会出现更麻烦的病毒变种。他还称:“我甚至不愿想象一个更令人讨厌的病毒变种。”

印度已发现英国、南非和巴西的病毒变种,还有一个首次在印度发现的病毒变种。

印度的新冠病例激增势头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自从印度上周四新增逾31.4万例病例、刷新国内日增病例数最高纪录以来,该国逾13亿人口中的确诊病例数每天都在不断增多。上周四印度新增病例数也创下全球单日新增病例数量最高纪录。


印度卫生部周日报告单日新增近35万例新冠病例。与此同时,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公共卫生学院(School of Public Health)的生物统计学系主任Bhramar Mukherjee称,印度只有1.5%的人口已全剂量接种新冠疫苗。

位于新德里的Dr. Dang's Labs的主席、微生物学家Navin Dang表示,最新数据表明在新德里,新冠病毒检测的阳性率约为30%。他说,封锁举措还未降低他们检测新冠病毒的能力,但他们检测的许多人都显示已感染新冠。

许多人别无选择,只能在一家政府医院外面排队等候床位。其他人从一家医院挤到另一家医院,恳求被接收入院或者哪怕得到医生一两分钟的看诊。有幸为亲人争取到床位的家庭整天都在寻找氧气或新冠治疗药物,比如瑞德西韦(remdesivir),这类药物在医院都很短缺。

火葬场目前已不够用,尸体烧不过来。

疫情在印度的可怕肆虐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全球疫苗接种的不均衡局面所带来的危险。尽管只有初步证据,但试验表明现有疫苗对B.1.617等变异新冠疫苗很可能是有效的。B.1.617在印度发现,且在当地传播迅速。英国和以色列等国家已经能够确保疫苗供应并且能为本国大部分人口接种疫苗,这些国家已看到病例下降并开始放宽限制举措。

但包括印度的大多数国家仍无法获得大量疫苗供应。如果无法实现广泛的疫苗接种,这些国家就特别容易爆发疫情,特别是当更具传染性的病毒变种出现时,会导致疫情加速蔓延。新冠病毒总是在变异,但卫生专家一直担心的是,危险的变种可能出现在那些拥有大量免疫力低下的人口(比如艾滋病毒感染者)的国家,这些人群特别容易被变种病毒重新感染。

目前也是一个特别紧张的突变时期,部分原因是疫苗正在给新冠病毒带来压力,促使其发生变异,从而可能逃过疫苗的作用。佩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措施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但许多政府一直不愿强制实施此类限制措施至所需的程度。

拜登政府周日表示,美国将向印度提供病毒检测试剂盒、防护装备以及其他援助,以帮助印度对抗新冠病例激增的局面。

“带上氧气”


上周六凌晨5点,Aparna Bansal的手机响了。“你现在能过来吗?”新德里医院的一名男子在电话里说。她76岁的父亲因患上新冠肺炎正在这家医院接受治疗。她说,医院的指示很明确,要么带氧气过来,要么就把你父亲带走。

她的丈夫每天早上4点在新德里东部的一家氧气供应店排队,购买两瓶氧气,分别送到治疗她母亲和父亲的医院。每个小时都有病人涌入,这两家医院都没有足够的医疗资源治疗新来的病人。

“每次接到这两家医院的电话,我都心惊肉跳。感觉就像我把父母丢在那里等死,”她说。“医院一直叫我们自己带氧气过去。我们甚至不确定我们每天带过去的氧气是用在我们父母的身上还是用在了别的地方。我们不能把他们转移到任何地方,也不能呆在那边。”

印度已连续五天报告单日新增死亡病例超过2,000例。真正的死亡人数可能要比这个数字高得多。预计未来几周这个数字还会上升。

“我们曾有这种美好的愿景,认为新冠疫情对我们而言已经结束了,”新德里阿育王大学(Ashoka University)特里维迪生物科学学院(Trivedi School of Biosciences)院长、病毒学家Shahid Jameel说。“在第一波疫情中,还只是你认识的某个人认识感染了这种病毒的人,”他说。而这一次,Jameel的女儿和女婿都被感染了,女婿的父母也感染了。“这说明了这次情况的严重程度,”他说。

三个月前,印度的疫情形势截然不同,当时许多人相信该国已经击退了这种病毒。新冠病例数量去年9月达到顶峰,在新的一年开始下降,每日新增病例数量连续几周低于15,000例。

“曾有人预测印度将是世界上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国家,”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1月份的世界经济论坛演讲中说。“今天,印度是成功拯救公民生命的国家之一”。

几周后,他所在的印度人民党在一项决议中说,印度已经“战胜疫情”,并赞扬莫迪“干练、体贴、坚定和有远见的领导”。

生活恢复了正常。婚礼和聚会又办了起来。人们拉下了口罩,社交距离规定也不复存在。印度各邦的新一季选举迎来了大型政治集会和街头游行。大型宗教庆典“大壶节”(Kumbh Mela)获准举行,数以百万计的印度教朝圣者来到了恒河岸边,这个庆典的举行还让人觉得,新冠疫情根本不足为虑。

到3月中旬,感染病例再次开始攀升——然后以惊人的速度加速,成为一条垂直线,而不是一条向上倾斜的曲线。即使在第二波疫情的规模已经明确之际,政府的反应依然缓慢。4月17日,莫迪在西孟加拉邦的一次选举集会上向大批前来参加的民众表示祝贺。“你们展示了这样的力量。无论我朝哪个方向看去,我都只能看到人群。”他对着欢呼的人群说。

莫迪所在的印度人民党发言人Gopal Krishna Agarwal说,莫迪现已取消了所有集会。该发言人说,虽然莫迪当时遵守了各项选举安全规章,但事后看来,显然做得还不够。

印度政府一直试图避免像去年那样采取严格的抗疫封锁措施,但新德里方面上周实施了封锁,且周日表示封锁再延长一周。包括马哈拉施特拉邦、卡纳塔克邦、喀拉拉邦和北方邦在内的几个邦政府已经实施夜间宵禁和周末封锁,并宣布限制旅行和外出,以防止疫情进一步蔓延。

在德里亚穆纳河沿岸最古老且规模最大的火葬场之一Nigam Bodh Ghat,火葬场负责人和帮助火化遗体的工作人员说,他们都快应付不了了。

火葬场外售卖印度教火葬所需殡葬用品的店主Pawan Kumar说:“有300多具遗体在等待火化,地上到处都是遗体,甚至外面的路上都有。”亲属们泪流满面,拼命打电话在其他火葬场安排位置,有的把遗体运走,在河边等地方焚化。Kumar说,这种场景简直让人发疯。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多家医院在Twitter上详细介绍了他们在采购氧气方面遇到的困难。一家大型医院发帖称,只剩下两个小时的氧气供应,并标记了总理等高层政府官员,以寻求帮助。另一家医院的负责人在一段视频中说,他们有60名患者需要氧气,只剩下两个小时的供应了。

此轮疫情来得突然,且具有暴发性

印度人民党发言人Agarwal称,此轮疫情激增的突发性和暴发性超出所有人的预期,这导致意想不到的氧气需求。Agarwal说,此前的氧气是够用的,但现在存在发送方面的限制,国家和邦政府正在努力解决这一问题。他表示,政府还限制了某些行业的氧气使用量。

德里Indraprastha Apollo Hospital的内科专家兼新冠病房协调员Suranjit Chatterjee说,由于入院非常困难,医院现在所接纳患者的病情比印度第一波疫情时要严重得多。

Chatterjee说,患者的平均体温读数较去年至少高2-3度,去年的体温通常在华氏100到101度左右。患者的氧饱和度也更低。他表示,这一波疫情中的重症患者年龄更轻了,在35至45岁之间,而首轮疫情期间,他的大多数病人都是老年人或患有基础病的人。

当患者来到医院时,患者家里通常会有不止一名家庭成员感染了新冠。Chatterjee说,这一次,“感染正像野火一样蔓延。”他表示:“这一次,我们看到是整个家庭。”

莫迪在西孟加拉邦举行竞选集会的第二天,Bansal的父亲Ravinder Sehgal新冠检测结果呈阳性,当天印度全国报告新增病例超过26万例。Bansal 67岁的母亲Manju Sehgal两天后开始出现症状,检测结果呈阳性。

在四天的时间里,34岁的Bansal打了200多个电话,去了20家大大小小的政府和私营医院。每一次,她都被告知排队等待床位的人很多。

最终,一位朋友通过人脉帮Bansal在一家私立医院搞到了床位,对于父母当中谁能住院接受治疗,Bansal不得不做出艰难抉择。她最后决定先让母亲在4月22日上午住院,而把父亲留在家里。她称父亲几周前摔倒过,导致腿部多处骨折,家人希望能在家里给予他更多照料,即使这意味着只能通过父亲所在隔离房间的窗户递送食物和药品。

Bansal的母亲住院后不久,她父亲的血氧水平下降到80,远远低于95-100的健康范围。Bansal的父亲几乎失去意识。家人急忙将他送到附近的Ram Manohar Lohia医院,但被告知没有床位了。

晚上11点左右,Bansal的父亲在接受CT扫描、X光拍片和验血等检查后被送入了这家医院的17号病房。

该医院的医疗主管A.K. Rana Singh未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新冠床位数为零

上周六,大量救护车在这家医院的外面造成交通堵塞。医院门口的数字指示牌上显示:新冠床位数为零,氧气床位数为零,ICU床位数为零。

医院新冠病房前的场地上摆放着六张轮床,病人呼吸困难。数十人在外等待里面亲人的消息,他们在石凳和地上休息。一名妇女躺在一张白色塑料布上,用一个折叠的纸板箱当枕头,还搂着一个孩子。

下午2点,一具盖着浅灰色盖布的尸体被推入大厅,停放在前门一个帘幕隔断后面。一小时后,又有人推来一具尸体,这具尸体用白色塑料布包裹着。之后有人将两具尸体送到等待的救护车上。

周六晚上,在医院的综合大楼内,Bansal坐在一张石凳上,拿着一个棕色的大皮包,里面有一些衣服、一条被子、肥皂和牙刷。她的父亲前一天晚上打电话说他很冷,没有被子。

医院一名护理人员走出病房,告诉Bansal她父亲血氧饱和度降到了73,情况很危急。Bansal问她应该联系哪位医生,这名护理人员说医生稍后会给她打电话告知详情。

周日Sehgal病情恶化。Bansal尝试将他转到重症监护室。

“他一次又一次给我打电话,让我来见他,”她说,“我告诉他,‘不要害怕。我会一直陪着你。’我们希望这种煎熬能够结束。我不希望我的父母死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在政府放松限制措施和公众开始松懈后,印度新冠疫情猛烈反扑,病例激增,其来袭速度和凶猛程度是疫情暴发一年多来所未见的。新德里长期以来资金不足的公立医院已经不堪重负,而私立医院更是一床难求。


Vibhuti Agarwal、Shan Li 发自新德里| Suryatapa Bhattacharya发自东京

OR--商业新媒体

印度新冠疫情猛烈反扑,病例激增,其来袭速度和凶猛程度是疫情暴发一年多来所未见的。新德里长期以来资金不足的公立医院已经不堪重负,而私立医院更是一床难求。

印度这波疫情是在本国政府放松限制措施和公众开始松懈之后暴发的,目前在全球范围内传播的高传染性新冠病毒变种或许充当了助燃剂。这波疫情有可能扩大新冠疫情本身的影响,使全球感染病例数再创新高,并形成一个巨大的病毒库,可能滋生潜在危险的病毒新变种。

从事新冠样本基因组测序工作的海得拉巴细胞与分子生物学中心(Centre for Cellular and Molecular Biology)主任米什拉(Rakesh Mishra)称,值得关注的是,如果不加以控制,会出现更麻烦的病毒变种。他还称:“我甚至不愿想象一个更令人讨厌的病毒变种。”

印度已发现英国、南非和巴西的病毒变种,还有一个首次在印度发现的病毒变种。

印度的新冠病例激增势头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自从印度上周四新增逾31.4万例病例、刷新国内日增病例数最高纪录以来,该国逾13亿人口中的确诊病例数每天都在不断增多。上周四印度新增病例数也创下全球单日新增病例数量最高纪录。


印度卫生部周日报告单日新增近35万例新冠病例。与此同时,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公共卫生学院(School of Public Health)的生物统计学系主任Bhramar Mukherjee称,印度只有1.5%的人口已全剂量接种新冠疫苗。

位于新德里的Dr. Dang's Labs的主席、微生物学家Navin Dang表示,最新数据表明在新德里,新冠病毒检测的阳性率约为30%。他说,封锁举措还未降低他们检测新冠病毒的能力,但他们检测的许多人都显示已感染新冠。

许多人别无选择,只能在一家政府医院外面排队等候床位。其他人从一家医院挤到另一家医院,恳求被接收入院或者哪怕得到医生一两分钟的看诊。有幸为亲人争取到床位的家庭整天都在寻找氧气或新冠治疗药物,比如瑞德西韦(remdesivir),这类药物在医院都很短缺。

火葬场目前已不够用,尸体烧不过来。

疫情在印度的可怕肆虐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全球疫苗接种的不均衡局面所带来的危险。尽管只有初步证据,但试验表明现有疫苗对B.1.617等变异新冠疫苗很可能是有效的。B.1.617在印度发现,且在当地传播迅速。英国和以色列等国家已经能够确保疫苗供应并且能为本国大部分人口接种疫苗,这些国家已看到病例下降并开始放宽限制举措。

但包括印度的大多数国家仍无法获得大量疫苗供应。如果无法实现广泛的疫苗接种,这些国家就特别容易爆发疫情,特别是当更具传染性的病毒变种出现时,会导致疫情加速蔓延。新冠病毒总是在变异,但卫生专家一直担心的是,危险的变种可能出现在那些拥有大量免疫力低下的人口(比如艾滋病毒感染者)的国家,这些人群特别容易被变种病毒重新感染。

目前也是一个特别紧张的突变时期,部分原因是疫苗正在给新冠病毒带来压力,促使其发生变异,从而可能逃过疫苗的作用。佩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措施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但许多政府一直不愿强制实施此类限制措施至所需的程度。

拜登政府周日表示,美国将向印度提供病毒检测试剂盒、防护装备以及其他援助,以帮助印度对抗新冠病例激增的局面。

“带上氧气”


上周六凌晨5点,Aparna Bansal的手机响了。“你现在能过来吗?”新德里医院的一名男子在电话里说。她76岁的父亲因患上新冠肺炎正在这家医院接受治疗。她说,医院的指示很明确,要么带氧气过来,要么就把你父亲带走。

她的丈夫每天早上4点在新德里东部的一家氧气供应店排队,购买两瓶氧气,分别送到治疗她母亲和父亲的医院。每个小时都有病人涌入,这两家医院都没有足够的医疗资源治疗新来的病人。

“每次接到这两家医院的电话,我都心惊肉跳。感觉就像我把父母丢在那里等死,”她说。“医院一直叫我们自己带氧气过去。我们甚至不确定我们每天带过去的氧气是用在我们父母的身上还是用在了别的地方。我们不能把他们转移到任何地方,也不能呆在那边。”

印度已连续五天报告单日新增死亡病例超过2,000例。真正的死亡人数可能要比这个数字高得多。预计未来几周这个数字还会上升。

“我们曾有这种美好的愿景,认为新冠疫情对我们而言已经结束了,”新德里阿育王大学(Ashoka University)特里维迪生物科学学院(Trivedi School of Biosciences)院长、病毒学家Shahid Jameel说。“在第一波疫情中,还只是你认识的某个人认识感染了这种病毒的人,”他说。而这一次,Jameel的女儿和女婿都被感染了,女婿的父母也感染了。“这说明了这次情况的严重程度,”他说。

三个月前,印度的疫情形势截然不同,当时许多人相信该国已经击退了这种病毒。新冠病例数量去年9月达到顶峰,在新的一年开始下降,每日新增病例数量连续几周低于15,000例。

“曾有人预测印度将是世界上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国家,”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1月份的世界经济论坛演讲中说。“今天,印度是成功拯救公民生命的国家之一”。

几周后,他所在的印度人民党在一项决议中说,印度已经“战胜疫情”,并赞扬莫迪“干练、体贴、坚定和有远见的领导”。

生活恢复了正常。婚礼和聚会又办了起来。人们拉下了口罩,社交距离规定也不复存在。印度各邦的新一季选举迎来了大型政治集会和街头游行。大型宗教庆典“大壶节”(Kumbh Mela)获准举行,数以百万计的印度教朝圣者来到了恒河岸边,这个庆典的举行还让人觉得,新冠疫情根本不足为虑。

到3月中旬,感染病例再次开始攀升——然后以惊人的速度加速,成为一条垂直线,而不是一条向上倾斜的曲线。即使在第二波疫情的规模已经明确之际,政府的反应依然缓慢。4月17日,莫迪在西孟加拉邦的一次选举集会上向大批前来参加的民众表示祝贺。“你们展示了这样的力量。无论我朝哪个方向看去,我都只能看到人群。”他对着欢呼的人群说。

莫迪所在的印度人民党发言人Gopal Krishna Agarwal说,莫迪现已取消了所有集会。该发言人说,虽然莫迪当时遵守了各项选举安全规章,但事后看来,显然做得还不够。

印度政府一直试图避免像去年那样采取严格的抗疫封锁措施,但新德里方面上周实施了封锁,且周日表示封锁再延长一周。包括马哈拉施特拉邦、卡纳塔克邦、喀拉拉邦和北方邦在内的几个邦政府已经实施夜间宵禁和周末封锁,并宣布限制旅行和外出,以防止疫情进一步蔓延。

在德里亚穆纳河沿岸最古老且规模最大的火葬场之一Nigam Bodh Ghat,火葬场负责人和帮助火化遗体的工作人员说,他们都快应付不了了。

火葬场外售卖印度教火葬所需殡葬用品的店主Pawan Kumar说:“有300多具遗体在等待火化,地上到处都是遗体,甚至外面的路上都有。”亲属们泪流满面,拼命打电话在其他火葬场安排位置,有的把遗体运走,在河边等地方焚化。Kumar说,这种场景简直让人发疯。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多家医院在Twitter上详细介绍了他们在采购氧气方面遇到的困难。一家大型医院发帖称,只剩下两个小时的氧气供应,并标记了总理等高层政府官员,以寻求帮助。另一家医院的负责人在一段视频中说,他们有60名患者需要氧气,只剩下两个小时的供应了。

此轮疫情来得突然,且具有暴发性

印度人民党发言人Agarwal称,此轮疫情激增的突发性和暴发性超出所有人的预期,这导致意想不到的氧气需求。Agarwal说,此前的氧气是够用的,但现在存在发送方面的限制,国家和邦政府正在努力解决这一问题。他表示,政府还限制了某些行业的氧气使用量。

德里Indraprastha Apollo Hospital的内科专家兼新冠病房协调员Suranjit Chatterjee说,由于入院非常困难,医院现在所接纳患者的病情比印度第一波疫情时要严重得多。

Chatterjee说,患者的平均体温读数较去年至少高2-3度,去年的体温通常在华氏100到101度左右。患者的氧饱和度也更低。他表示,这一波疫情中的重症患者年龄更轻了,在35至45岁之间,而首轮疫情期间,他的大多数病人都是老年人或患有基础病的人。

当患者来到医院时,患者家里通常会有不止一名家庭成员感染了新冠。Chatterjee说,这一次,“感染正像野火一样蔓延。”他表示:“这一次,我们看到是整个家庭。”

莫迪在西孟加拉邦举行竞选集会的第二天,Bansal的父亲Ravinder Sehgal新冠检测结果呈阳性,当天印度全国报告新增病例超过26万例。Bansal 67岁的母亲Manju Sehgal两天后开始出现症状,检测结果呈阳性。

在四天的时间里,34岁的Bansal打了200多个电话,去了20家大大小小的政府和私营医院。每一次,她都被告知排队等待床位的人很多。

最终,一位朋友通过人脉帮Bansal在一家私立医院搞到了床位,对于父母当中谁能住院接受治疗,Bansal不得不做出艰难抉择。她最后决定先让母亲在4月22日上午住院,而把父亲留在家里。她称父亲几周前摔倒过,导致腿部多处骨折,家人希望能在家里给予他更多照料,即使这意味着只能通过父亲所在隔离房间的窗户递送食物和药品。

Bansal的母亲住院后不久,她父亲的血氧水平下降到80,远远低于95-100的健康范围。Bansal的父亲几乎失去意识。家人急忙将他送到附近的Ram Manohar Lohia医院,但被告知没有床位了。

晚上11点左右,Bansal的父亲在接受CT扫描、X光拍片和验血等检查后被送入了这家医院的17号病房。

该医院的医疗主管A.K. Rana Singh未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新冠床位数为零

上周六,大量救护车在这家医院的外面造成交通堵塞。医院门口的数字指示牌上显示:新冠床位数为零,氧气床位数为零,ICU床位数为零。

医院新冠病房前的场地上摆放着六张轮床,病人呼吸困难。数十人在外等待里面亲人的消息,他们在石凳和地上休息。一名妇女躺在一张白色塑料布上,用一个折叠的纸板箱当枕头,还搂着一个孩子。

下午2点,一具盖着浅灰色盖布的尸体被推入大厅,停放在前门一个帘幕隔断后面。一小时后,又有人推来一具尸体,这具尸体用白色塑料布包裹着。之后有人将两具尸体送到等待的救护车上。

周六晚上,在医院的综合大楼内,Bansal坐在一张石凳上,拿着一个棕色的大皮包,里面有一些衣服、一条被子、肥皂和牙刷。她的父亲前一天晚上打电话说他很冷,没有被子。

医院一名护理人员走出病房,告诉Bansal她父亲血氧饱和度降到了73,情况很危急。Bansal问她应该联系哪位医生,这名护理人员说医生稍后会给她打电话告知详情。

周日Sehgal病情恶化。Bansal尝试将他转到重症监护室。

“他一次又一次给我打电话,让我来见他,”她说,“我告诉他,‘不要害怕。我会一直陪着你。’我们希望这种煎熬能够结束。我不希望我的父母死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印度疫情反扑似野火燎原:住院自备氧气,尸体烧不过来

发布日期:2021-04-26 14:34
摘要:在政府放松限制措施和公众开始松懈后,印度新冠疫情猛烈反扑,病例激增,其来袭速度和凶猛程度是疫情暴发一年多来所未见的。新德里长期以来资金不足的公立医院已经不堪重负,而私立医院更是一床难求。


Vibhuti Agarwal、Shan Li 发自新德里| Suryatapa Bhattacharya发自东京

OR--商业新媒体

印度新冠疫情猛烈反扑,病例激增,其来袭速度和凶猛程度是疫情暴发一年多来所未见的。新德里长期以来资金不足的公立医院已经不堪重负,而私立医院更是一床难求。

印度这波疫情是在本国政府放松限制措施和公众开始松懈之后暴发的,目前在全球范围内传播的高传染性新冠病毒变种或许充当了助燃剂。这波疫情有可能扩大新冠疫情本身的影响,使全球感染病例数再创新高,并形成一个巨大的病毒库,可能滋生潜在危险的病毒新变种。

从事新冠样本基因组测序工作的海得拉巴细胞与分子生物学中心(Centre for Cellular and Molecular Biology)主任米什拉(Rakesh Mishra)称,值得关注的是,如果不加以控制,会出现更麻烦的病毒变种。他还称:“我甚至不愿想象一个更令人讨厌的病毒变种。”

印度已发现英国、南非和巴西的病毒变种,还有一个首次在印度发现的病毒变种。

印度的新冠病例激增势头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自从印度上周四新增逾31.4万例病例、刷新国内日增病例数最高纪录以来,该国逾13亿人口中的确诊病例数每天都在不断增多。上周四印度新增病例数也创下全球单日新增病例数量最高纪录。


印度卫生部周日报告单日新增近35万例新冠病例。与此同时,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公共卫生学院(School of Public Health)的生物统计学系主任Bhramar Mukherjee称,印度只有1.5%的人口已全剂量接种新冠疫苗。

位于新德里的Dr. Dang's Labs的主席、微生物学家Navin Dang表示,最新数据表明在新德里,新冠病毒检测的阳性率约为30%。他说,封锁举措还未降低他们检测新冠病毒的能力,但他们检测的许多人都显示已感染新冠。

许多人别无选择,只能在一家政府医院外面排队等候床位。其他人从一家医院挤到另一家医院,恳求被接收入院或者哪怕得到医生一两分钟的看诊。有幸为亲人争取到床位的家庭整天都在寻找氧气或新冠治疗药物,比如瑞德西韦(remdesivir),这类药物在医院都很短缺。

火葬场目前已不够用,尸体烧不过来。

疫情在印度的可怕肆虐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全球疫苗接种的不均衡局面所带来的危险。尽管只有初步证据,但试验表明现有疫苗对B.1.617等变异新冠疫苗很可能是有效的。B.1.617在印度发现,且在当地传播迅速。英国和以色列等国家已经能够确保疫苗供应并且能为本国大部分人口接种疫苗,这些国家已看到病例下降并开始放宽限制举措。

但包括印度的大多数国家仍无法获得大量疫苗供应。如果无法实现广泛的疫苗接种,这些国家就特别容易爆发疫情,特别是当更具传染性的病毒变种出现时,会导致疫情加速蔓延。新冠病毒总是在变异,但卫生专家一直担心的是,危险的变种可能出现在那些拥有大量免疫力低下的人口(比如艾滋病毒感染者)的国家,这些人群特别容易被变种病毒重新感染。

目前也是一个特别紧张的突变时期,部分原因是疫苗正在给新冠病毒带来压力,促使其发生变异,从而可能逃过疫苗的作用。佩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措施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但许多政府一直不愿强制实施此类限制措施至所需的程度。

拜登政府周日表示,美国将向印度提供病毒检测试剂盒、防护装备以及其他援助,以帮助印度对抗新冠病例激增的局面。

“带上氧气”


上周六凌晨5点,Aparna Bansal的手机响了。“你现在能过来吗?”新德里医院的一名男子在电话里说。她76岁的父亲因患上新冠肺炎正在这家医院接受治疗。她说,医院的指示很明确,要么带氧气过来,要么就把你父亲带走。

她的丈夫每天早上4点在新德里东部的一家氧气供应店排队,购买两瓶氧气,分别送到治疗她母亲和父亲的医院。每个小时都有病人涌入,这两家医院都没有足够的医疗资源治疗新来的病人。

“每次接到这两家医院的电话,我都心惊肉跳。感觉就像我把父母丢在那里等死,”她说。“医院一直叫我们自己带氧气过去。我们甚至不确定我们每天带过去的氧气是用在我们父母的身上还是用在了别的地方。我们不能把他们转移到任何地方,也不能呆在那边。”

印度已连续五天报告单日新增死亡病例超过2,000例。真正的死亡人数可能要比这个数字高得多。预计未来几周这个数字还会上升。

“我们曾有这种美好的愿景,认为新冠疫情对我们而言已经结束了,”新德里阿育王大学(Ashoka University)特里维迪生物科学学院(Trivedi School of Biosciences)院长、病毒学家Shahid Jameel说。“在第一波疫情中,还只是你认识的某个人认识感染了这种病毒的人,”他说。而这一次,Jameel的女儿和女婿都被感染了,女婿的父母也感染了。“这说明了这次情况的严重程度,”他说。

三个月前,印度的疫情形势截然不同,当时许多人相信该国已经击退了这种病毒。新冠病例数量去年9月达到顶峰,在新的一年开始下降,每日新增病例数量连续几周低于15,000例。

“曾有人预测印度将是世界上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国家,”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1月份的世界经济论坛演讲中说。“今天,印度是成功拯救公民生命的国家之一”。

几周后,他所在的印度人民党在一项决议中说,印度已经“战胜疫情”,并赞扬莫迪“干练、体贴、坚定和有远见的领导”。

生活恢复了正常。婚礼和聚会又办了起来。人们拉下了口罩,社交距离规定也不复存在。印度各邦的新一季选举迎来了大型政治集会和街头游行。大型宗教庆典“大壶节”(Kumbh Mela)获准举行,数以百万计的印度教朝圣者来到了恒河岸边,这个庆典的举行还让人觉得,新冠疫情根本不足为虑。

到3月中旬,感染病例再次开始攀升——然后以惊人的速度加速,成为一条垂直线,而不是一条向上倾斜的曲线。即使在第二波疫情的规模已经明确之际,政府的反应依然缓慢。4月17日,莫迪在西孟加拉邦的一次选举集会上向大批前来参加的民众表示祝贺。“你们展示了这样的力量。无论我朝哪个方向看去,我都只能看到人群。”他对着欢呼的人群说。

莫迪所在的印度人民党发言人Gopal Krishna Agarwal说,莫迪现已取消了所有集会。该发言人说,虽然莫迪当时遵守了各项选举安全规章,但事后看来,显然做得还不够。

印度政府一直试图避免像去年那样采取严格的抗疫封锁措施,但新德里方面上周实施了封锁,且周日表示封锁再延长一周。包括马哈拉施特拉邦、卡纳塔克邦、喀拉拉邦和北方邦在内的几个邦政府已经实施夜间宵禁和周末封锁,并宣布限制旅行和外出,以防止疫情进一步蔓延。

在德里亚穆纳河沿岸最古老且规模最大的火葬场之一Nigam Bodh Ghat,火葬场负责人和帮助火化遗体的工作人员说,他们都快应付不了了。

火葬场外售卖印度教火葬所需殡葬用品的店主Pawan Kumar说:“有300多具遗体在等待火化,地上到处都是遗体,甚至外面的路上都有。”亲属们泪流满面,拼命打电话在其他火葬场安排位置,有的把遗体运走,在河边等地方焚化。Kumar说,这种场景简直让人发疯。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多家医院在Twitter上详细介绍了他们在采购氧气方面遇到的困难。一家大型医院发帖称,只剩下两个小时的氧气供应,并标记了总理等高层政府官员,以寻求帮助。另一家医院的负责人在一段视频中说,他们有60名患者需要氧气,只剩下两个小时的供应了。

此轮疫情来得突然,且具有暴发性

印度人民党发言人Agarwal称,此轮疫情激增的突发性和暴发性超出所有人的预期,这导致意想不到的氧气需求。Agarwal说,此前的氧气是够用的,但现在存在发送方面的限制,国家和邦政府正在努力解决这一问题。他表示,政府还限制了某些行业的氧气使用量。

德里Indraprastha Apollo Hospital的内科专家兼新冠病房协调员Suranjit Chatterjee说,由于入院非常困难,医院现在所接纳患者的病情比印度第一波疫情时要严重得多。

Chatterjee说,患者的平均体温读数较去年至少高2-3度,去年的体温通常在华氏100到101度左右。患者的氧饱和度也更低。他表示,这一波疫情中的重症患者年龄更轻了,在35至45岁之间,而首轮疫情期间,他的大多数病人都是老年人或患有基础病的人。

当患者来到医院时,患者家里通常会有不止一名家庭成员感染了新冠。Chatterjee说,这一次,“感染正像野火一样蔓延。”他表示:“这一次,我们看到是整个家庭。”

莫迪在西孟加拉邦举行竞选集会的第二天,Bansal的父亲Ravinder Sehgal新冠检测结果呈阳性,当天印度全国报告新增病例超过26万例。Bansal 67岁的母亲Manju Sehgal两天后开始出现症状,检测结果呈阳性。

在四天的时间里,34岁的Bansal打了200多个电话,去了20家大大小小的政府和私营医院。每一次,她都被告知排队等待床位的人很多。

最终,一位朋友通过人脉帮Bansal在一家私立医院搞到了床位,对于父母当中谁能住院接受治疗,Bansal不得不做出艰难抉择。她最后决定先让母亲在4月22日上午住院,而把父亲留在家里。她称父亲几周前摔倒过,导致腿部多处骨折,家人希望能在家里给予他更多照料,即使这意味着只能通过父亲所在隔离房间的窗户递送食物和药品。

Bansal的母亲住院后不久,她父亲的血氧水平下降到80,远远低于95-100的健康范围。Bansal的父亲几乎失去意识。家人急忙将他送到附近的Ram Manohar Lohia医院,但被告知没有床位了。

晚上11点左右,Bansal的父亲在接受CT扫描、X光拍片和验血等检查后被送入了这家医院的17号病房。

该医院的医疗主管A.K. Rana Singh未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新冠床位数为零

上周六,大量救护车在这家医院的外面造成交通堵塞。医院门口的数字指示牌上显示:新冠床位数为零,氧气床位数为零,ICU床位数为零。

医院新冠病房前的场地上摆放着六张轮床,病人呼吸困难。数十人在外等待里面亲人的消息,他们在石凳和地上休息。一名妇女躺在一张白色塑料布上,用一个折叠的纸板箱当枕头,还搂着一个孩子。

下午2点,一具盖着浅灰色盖布的尸体被推入大厅,停放在前门一个帘幕隔断后面。一小时后,又有人推来一具尸体,这具尸体用白色塑料布包裹着。之后有人将两具尸体送到等待的救护车上。

周六晚上,在医院的综合大楼内,Bansal坐在一张石凳上,拿着一个棕色的大皮包,里面有一些衣服、一条被子、肥皂和牙刷。她的父亲前一天晚上打电话说他很冷,没有被子。

医院一名护理人员走出病房,告诉Bansal她父亲血氧饱和度降到了73,情况很危急。Bansal问她应该联系哪位医生,这名护理人员说医生稍后会给她打电话告知详情。

周日Sehgal病情恶化。Bansal尝试将他转到重症监护室。

“他一次又一次给我打电话,让我来见他,”她说,“我告诉他,‘不要害怕。我会一直陪着你。’我们希望这种煎熬能够结束。我不希望我的父母死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生活时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