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周六(4月24日),印度公布有超过34万宗确诊个案,连续第三天刷新世界纪录,24小时内死亡人数为2624人,同样再次破纪录,累计全国有18.9万人死亡。



BBC

OR--商业新媒体

印度新增新冠病例持续破纪录,医疗体系正面对巨大压力,病床和气氧供应也非常紧张。周六(4月24日),印度公布有超过34万宗确诊个案,连续第三天刷新世界纪录,24小时内死亡人数为2624人,同样再次破纪录,累计全国有18.9万人死亡。

家属们为病危的家人求救,许多患者等待数小时仍然未能获得治疗。火葬场正在对葬礼集体火化作出安排。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全球很多人死于新冠肺炎,是因为他们没有打疫苗、接受检测和治疗:“印度情况沉痛地提醒我们病毒可以如此肆虐。”

报导指,印度正在从德国空运氧气过来,英国首相约翰逊表示,正找方法协助印度,可能会提供呼吸机等医疗设备。


每日确诊破纪录,印度如何走到这一步?

氧气危机

德里的甘加拉姆爵士医院(Sir Ganga Ram hospital)的顾问哥吉亚医生(Atul Gogia)对BBC表示,由于患者激增,急诊室里没有床位。

他说:“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氧气供应。提供氧气供应的地方早已人满为患。患者要自己带氧气瓶进入,但未必有氧气。我们都想帮助他们,但床位不足,甚至也没有氧气可以提供给他们。”

“我们所有的电话线路都用满了。人们一直在拨打求助热线。医院外面也很混乱:有救护车停泊,病人想下车,但问题是没有床位了。”

“我们试图动员起来,尝试尽快让病情稳定的患者出院,以便提高流转率,但是目前情况仍然很困难。”

“每天都收到求救电话”
比斯沃斯(Soutik Biswas)

在过去的几天里,每天早上,我一直被电话声吵醒,人们急切地寻求帮助。

人们为染病的亲朋好友寻求病床,救命药物,氧气和血浆。通常,经过一段时间的沉默后,从这些人那里传来他们照顾的“患者”死亡的消息。我的推特时间轴,犹如是印度的新冠战况记录,国家似乎要溃不成军了。

所有拯救生命的必需品供不应求,或是只能在黑市上找到。大家对病毒的恐惧,就好像它随时出现在你家门口。过去一周,我居住的封闭式住宅那三座大楼,都好像成了收客区域,整座高楼大厦被围封,因为实在太多人确诊。

日与夜也充满了无助、焦虑和恐惧,不断传来无情的坏消息。

孟买医院重症监护室发生火灾,至少有13名患者死亡。

印度最高法院称此为“国家紧急状态”,一名印度有名的病毒学家形容,这是超出了“紧急”的情况,而是“这该死的系统彻底崩溃”。在德里和孟买等热点地区,活下来本身已是特权。

印度受灾最严重的马哈拉施特拉邦面临氧气短缺的问题。在首府孟买,在治疗新冠患者的医院重症监护室发生火灾,至少有13名患者死亡。

两天前,在该邦另一处,24名新冠患者因为呼吸机泄漏影响氧气供应而死亡。

周五早上,在德里附近设有10家私立医院的马斯医护(Max Healthcare)发布了 紧急求助消息,称两间医院剩余药品供应不足一个小时。短缺问题后来得到解决。

另外古吉拉特邦,北方邦和哈里亚纳邦也面临严重短缺。印度空军正向该国不同地区运送氧气罐和补给品。

为什么印度的病例如此之高?

印度爆发第二波新冠疫情,主要原因是当局放宽卫生规定,以及口罩令执行不力。

成千上万的人参加了印度大壶节,约10天前,大批印度人到恒河沐浴。此时,印度出现了新的病毒株,包括一种“双重突变株”。

宝莱坞作曲家拉夫特(Shravan Rathod)在举行大壶节的城市归家后不久就确诊,之后被证实已离世。

印度国家疾病控制中心主任苏吉特·库马尔·辛格(Sujeet Kumar Singh)对当地媒体说,印度除了受到“双重突变株”影响外,旁遮普邦最主要变异病毒是英国株。

他补充说,英国的病毒株在马哈拉施特拉邦和德里市也特别普遍。

印度东部城市加尔各答的重症监护专家辛哈(Saswati Sinha)说,急诊室和病房已满员。

她对记者表示:“我们不断收到患者及其亲朋好友和邻居的直接电话, 恳求我们接收这些患者。但不幸的是,我们尽力了,但情况仍然如此,我们没有能力去接受大量患者。”

“在重症监护室工作了20年,我从未见过这种情况。”

印度总理莫迪周五会见了受灾最严重的州的首席部长和制氧商。

他要求各州合作制止囤积行为和黑市交易,并说政府还在考虑将工业氧气进一步转换,以便用作医疗救治来缓解危机。

医用氧气是如何制成的?

医用氧气的制成要先经过一个分离过程,把它从其他气体分隔开,之后氧气经提纯和深度冷却,以液体形式储存,比气体占空间更少。

压缩氧气之后会被填充于供应医院的保温存罐,或个别病人的小型氧气罐。

使用时会用上气化器,在氧气转回气体输送给患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印度新冠疫情: 三天内近百万人确诊,医疗系统濒临崩溃边缘

发布日期:2021-04-24 18:42
摘要:周六(4月24日),印度公布有超过34万宗确诊个案,连续第三天刷新世界纪录,24小时内死亡人数为2624人,同样再次破纪录,累计全国有18.9万人死亡。



BBC

OR--商业新媒体

印度新增新冠病例持续破纪录,医疗体系正面对巨大压力,病床和气氧供应也非常紧张。周六(4月24日),印度公布有超过34万宗确诊个案,连续第三天刷新世界纪录,24小时内死亡人数为2624人,同样再次破纪录,累计全国有18.9万人死亡。

家属们为病危的家人求救,许多患者等待数小时仍然未能获得治疗。火葬场正在对葬礼集体火化作出安排。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全球很多人死于新冠肺炎,是因为他们没有打疫苗、接受检测和治疗:“印度情况沉痛地提醒我们病毒可以如此肆虐。”

报导指,印度正在从德国空运氧气过来,英国首相约翰逊表示,正找方法协助印度,可能会提供呼吸机等医疗设备。


每日确诊破纪录,印度如何走到这一步?

氧气危机

德里的甘加拉姆爵士医院(Sir Ganga Ram hospital)的顾问哥吉亚医生(Atul Gogia)对BBC表示,由于患者激增,急诊室里没有床位。

他说:“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氧气供应。提供氧气供应的地方早已人满为患。患者要自己带氧气瓶进入,但未必有氧气。我们都想帮助他们,但床位不足,甚至也没有氧气可以提供给他们。”

“我们所有的电话线路都用满了。人们一直在拨打求助热线。医院外面也很混乱:有救护车停泊,病人想下车,但问题是没有床位了。”

“我们试图动员起来,尝试尽快让病情稳定的患者出院,以便提高流转率,但是目前情况仍然很困难。”

“每天都收到求救电话”
比斯沃斯(Soutik Biswas)

在过去的几天里,每天早上,我一直被电话声吵醒,人们急切地寻求帮助。

人们为染病的亲朋好友寻求病床,救命药物,氧气和血浆。通常,经过一段时间的沉默后,从这些人那里传来他们照顾的“患者”死亡的消息。我的推特时间轴,犹如是印度的新冠战况记录,国家似乎要溃不成军了。

所有拯救生命的必需品供不应求,或是只能在黑市上找到。大家对病毒的恐惧,就好像它随时出现在你家门口。过去一周,我居住的封闭式住宅那三座大楼,都好像成了收客区域,整座高楼大厦被围封,因为实在太多人确诊。

日与夜也充满了无助、焦虑和恐惧,不断传来无情的坏消息。

孟买医院重症监护室发生火灾,至少有13名患者死亡。

印度最高法院称此为“国家紧急状态”,一名印度有名的病毒学家形容,这是超出了“紧急”的情况,而是“这该死的系统彻底崩溃”。在德里和孟买等热点地区,活下来本身已是特权。

印度受灾最严重的马哈拉施特拉邦面临氧气短缺的问题。在首府孟买,在治疗新冠患者的医院重症监护室发生火灾,至少有13名患者死亡。

两天前,在该邦另一处,24名新冠患者因为呼吸机泄漏影响氧气供应而死亡。

周五早上,在德里附近设有10家私立医院的马斯医护(Max Healthcare)发布了 紧急求助消息,称两间医院剩余药品供应不足一个小时。短缺问题后来得到解决。

另外古吉拉特邦,北方邦和哈里亚纳邦也面临严重短缺。印度空军正向该国不同地区运送氧气罐和补给品。

为什么印度的病例如此之高?

印度爆发第二波新冠疫情,主要原因是当局放宽卫生规定,以及口罩令执行不力。

成千上万的人参加了印度大壶节,约10天前,大批印度人到恒河沐浴。此时,印度出现了新的病毒株,包括一种“双重突变株”。

宝莱坞作曲家拉夫特(Shravan Rathod)在举行大壶节的城市归家后不久就确诊,之后被证实已离世。

印度国家疾病控制中心主任苏吉特·库马尔·辛格(Sujeet Kumar Singh)对当地媒体说,印度除了受到“双重突变株”影响外,旁遮普邦最主要变异病毒是英国株。

他补充说,英国的病毒株在马哈拉施特拉邦和德里市也特别普遍。

印度东部城市加尔各答的重症监护专家辛哈(Saswati Sinha)说,急诊室和病房已满员。

她对记者表示:“我们不断收到患者及其亲朋好友和邻居的直接电话, 恳求我们接收这些患者。但不幸的是,我们尽力了,但情况仍然如此,我们没有能力去接受大量患者。”

“在重症监护室工作了20年,我从未见过这种情况。”

印度总理莫迪周五会见了受灾最严重的州的首席部长和制氧商。

他要求各州合作制止囤积行为和黑市交易,并说政府还在考虑将工业氧气进一步转换,以便用作医疗救治来缓解危机。

医用氧气是如何制成的?

医用氧气的制成要先经过一个分离过程,把它从其他气体分隔开,之后氧气经提纯和深度冷却,以液体形式储存,比气体占空间更少。

压缩氧气之后会被填充于供应医院的保温存罐,或个别病人的小型氧气罐。

使用时会用上气化器,在氧气转回气体输送给患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周六(4月24日),印度公布有超过34万宗确诊个案,连续第三天刷新世界纪录,24小时内死亡人数为2624人,同样再次破纪录,累计全国有18.9万人死亡。



BBC

OR--商业新媒体

印度新增新冠病例持续破纪录,医疗体系正面对巨大压力,病床和气氧供应也非常紧张。周六(4月24日),印度公布有超过34万宗确诊个案,连续第三天刷新世界纪录,24小时内死亡人数为2624人,同样再次破纪录,累计全国有18.9万人死亡。

家属们为病危的家人求救,许多患者等待数小时仍然未能获得治疗。火葬场正在对葬礼集体火化作出安排。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全球很多人死于新冠肺炎,是因为他们没有打疫苗、接受检测和治疗:“印度情况沉痛地提醒我们病毒可以如此肆虐。”

报导指,印度正在从德国空运氧气过来,英国首相约翰逊表示,正找方法协助印度,可能会提供呼吸机等医疗设备。


每日确诊破纪录,印度如何走到这一步?

氧气危机

德里的甘加拉姆爵士医院(Sir Ganga Ram hospital)的顾问哥吉亚医生(Atul Gogia)对BBC表示,由于患者激增,急诊室里没有床位。

他说:“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氧气供应。提供氧气供应的地方早已人满为患。患者要自己带氧气瓶进入,但未必有氧气。我们都想帮助他们,但床位不足,甚至也没有氧气可以提供给他们。”

“我们所有的电话线路都用满了。人们一直在拨打求助热线。医院外面也很混乱:有救护车停泊,病人想下车,但问题是没有床位了。”

“我们试图动员起来,尝试尽快让病情稳定的患者出院,以便提高流转率,但是目前情况仍然很困难。”

“每天都收到求救电话”
比斯沃斯(Soutik Biswas)

在过去的几天里,每天早上,我一直被电话声吵醒,人们急切地寻求帮助。

人们为染病的亲朋好友寻求病床,救命药物,氧气和血浆。通常,经过一段时间的沉默后,从这些人那里传来他们照顾的“患者”死亡的消息。我的推特时间轴,犹如是印度的新冠战况记录,国家似乎要溃不成军了。

所有拯救生命的必需品供不应求,或是只能在黑市上找到。大家对病毒的恐惧,就好像它随时出现在你家门口。过去一周,我居住的封闭式住宅那三座大楼,都好像成了收客区域,整座高楼大厦被围封,因为实在太多人确诊。

日与夜也充满了无助、焦虑和恐惧,不断传来无情的坏消息。

孟买医院重症监护室发生火灾,至少有13名患者死亡。

印度最高法院称此为“国家紧急状态”,一名印度有名的病毒学家形容,这是超出了“紧急”的情况,而是“这该死的系统彻底崩溃”。在德里和孟买等热点地区,活下来本身已是特权。

印度受灾最严重的马哈拉施特拉邦面临氧气短缺的问题。在首府孟买,在治疗新冠患者的医院重症监护室发生火灾,至少有13名患者死亡。

两天前,在该邦另一处,24名新冠患者因为呼吸机泄漏影响氧气供应而死亡。

周五早上,在德里附近设有10家私立医院的马斯医护(Max Healthcare)发布了 紧急求助消息,称两间医院剩余药品供应不足一个小时。短缺问题后来得到解决。

另外古吉拉特邦,北方邦和哈里亚纳邦也面临严重短缺。印度空军正向该国不同地区运送氧气罐和补给品。

为什么印度的病例如此之高?

印度爆发第二波新冠疫情,主要原因是当局放宽卫生规定,以及口罩令执行不力。

成千上万的人参加了印度大壶节,约10天前,大批印度人到恒河沐浴。此时,印度出现了新的病毒株,包括一种“双重突变株”。

宝莱坞作曲家拉夫特(Shravan Rathod)在举行大壶节的城市归家后不久就确诊,之后被证实已离世。

印度国家疾病控制中心主任苏吉特·库马尔·辛格(Sujeet Kumar Singh)对当地媒体说,印度除了受到“双重突变株”影响外,旁遮普邦最主要变异病毒是英国株。

他补充说,英国的病毒株在马哈拉施特拉邦和德里市也特别普遍。

印度东部城市加尔各答的重症监护专家辛哈(Saswati Sinha)说,急诊室和病房已满员。

她对记者表示:“我们不断收到患者及其亲朋好友和邻居的直接电话, 恳求我们接收这些患者。但不幸的是,我们尽力了,但情况仍然如此,我们没有能力去接受大量患者。”

“在重症监护室工作了20年,我从未见过这种情况。”

印度总理莫迪周五会见了受灾最严重的州的首席部长和制氧商。

他要求各州合作制止囤积行为和黑市交易,并说政府还在考虑将工业氧气进一步转换,以便用作医疗救治来缓解危机。

医用氧气是如何制成的?

医用氧气的制成要先经过一个分离过程,把它从其他气体分隔开,之后氧气经提纯和深度冷却,以液体形式储存,比气体占空间更少。

压缩氧气之后会被填充于供应医院的保温存罐,或个别病人的小型氧气罐。

使用时会用上气化器,在氧气转回气体输送给患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印度新冠疫情: 三天内近百万人确诊,医疗系统濒临崩溃边缘

发布日期:2021-04-24 18:42
摘要:周六(4月24日),印度公布有超过34万宗确诊个案,连续第三天刷新世界纪录,24小时内死亡人数为2624人,同样再次破纪录,累计全国有18.9万人死亡。



BBC

OR--商业新媒体

印度新增新冠病例持续破纪录,医疗体系正面对巨大压力,病床和气氧供应也非常紧张。周六(4月24日),印度公布有超过34万宗确诊个案,连续第三天刷新世界纪录,24小时内死亡人数为2624人,同样再次破纪录,累计全国有18.9万人死亡。

家属们为病危的家人求救,许多患者等待数小时仍然未能获得治疗。火葬场正在对葬礼集体火化作出安排。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全球很多人死于新冠肺炎,是因为他们没有打疫苗、接受检测和治疗:“印度情况沉痛地提醒我们病毒可以如此肆虐。”

报导指,印度正在从德国空运氧气过来,英国首相约翰逊表示,正找方法协助印度,可能会提供呼吸机等医疗设备。


每日确诊破纪录,印度如何走到这一步?

氧气危机

德里的甘加拉姆爵士医院(Sir Ganga Ram hospital)的顾问哥吉亚医生(Atul Gogia)对BBC表示,由于患者激增,急诊室里没有床位。

他说:“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氧气供应。提供氧气供应的地方早已人满为患。患者要自己带氧气瓶进入,但未必有氧气。我们都想帮助他们,但床位不足,甚至也没有氧气可以提供给他们。”

“我们所有的电话线路都用满了。人们一直在拨打求助热线。医院外面也很混乱:有救护车停泊,病人想下车,但问题是没有床位了。”

“我们试图动员起来,尝试尽快让病情稳定的患者出院,以便提高流转率,但是目前情况仍然很困难。”

“每天都收到求救电话”
比斯沃斯(Soutik Biswas)

在过去的几天里,每天早上,我一直被电话声吵醒,人们急切地寻求帮助。

人们为染病的亲朋好友寻求病床,救命药物,氧气和血浆。通常,经过一段时间的沉默后,从这些人那里传来他们照顾的“患者”死亡的消息。我的推特时间轴,犹如是印度的新冠战况记录,国家似乎要溃不成军了。

所有拯救生命的必需品供不应求,或是只能在黑市上找到。大家对病毒的恐惧,就好像它随时出现在你家门口。过去一周,我居住的封闭式住宅那三座大楼,都好像成了收客区域,整座高楼大厦被围封,因为实在太多人确诊。

日与夜也充满了无助、焦虑和恐惧,不断传来无情的坏消息。

孟买医院重症监护室发生火灾,至少有13名患者死亡。

印度最高法院称此为“国家紧急状态”,一名印度有名的病毒学家形容,这是超出了“紧急”的情况,而是“这该死的系统彻底崩溃”。在德里和孟买等热点地区,活下来本身已是特权。

印度受灾最严重的马哈拉施特拉邦面临氧气短缺的问题。在首府孟买,在治疗新冠患者的医院重症监护室发生火灾,至少有13名患者死亡。

两天前,在该邦另一处,24名新冠患者因为呼吸机泄漏影响氧气供应而死亡。

周五早上,在德里附近设有10家私立医院的马斯医护(Max Healthcare)发布了 紧急求助消息,称两间医院剩余药品供应不足一个小时。短缺问题后来得到解决。

另外古吉拉特邦,北方邦和哈里亚纳邦也面临严重短缺。印度空军正向该国不同地区运送氧气罐和补给品。

为什么印度的病例如此之高?

印度爆发第二波新冠疫情,主要原因是当局放宽卫生规定,以及口罩令执行不力。

成千上万的人参加了印度大壶节,约10天前,大批印度人到恒河沐浴。此时,印度出现了新的病毒株,包括一种“双重突变株”。

宝莱坞作曲家拉夫特(Shravan Rathod)在举行大壶节的城市归家后不久就确诊,之后被证实已离世。

印度国家疾病控制中心主任苏吉特·库马尔·辛格(Sujeet Kumar Singh)对当地媒体说,印度除了受到“双重突变株”影响外,旁遮普邦最主要变异病毒是英国株。

他补充说,英国的病毒株在马哈拉施特拉邦和德里市也特别普遍。

印度东部城市加尔各答的重症监护专家辛哈(Saswati Sinha)说,急诊室和病房已满员。

她对记者表示:“我们不断收到患者及其亲朋好友和邻居的直接电话, 恳求我们接收这些患者。但不幸的是,我们尽力了,但情况仍然如此,我们没有能力去接受大量患者。”

“在重症监护室工作了20年,我从未见过这种情况。”

印度总理莫迪周五会见了受灾最严重的州的首席部长和制氧商。

他要求各州合作制止囤积行为和黑市交易,并说政府还在考虑将工业氧气进一步转换,以便用作医疗救治来缓解危机。

医用氧气是如何制成的?

医用氧气的制成要先经过一个分离过程,把它从其他气体分隔开,之后氧气经提纯和深度冷却,以液体形式储存,比气体占空间更少。

压缩氧气之后会被填充于供应医院的保温存罐,或个别病人的小型氧气罐。

使用时会用上气化器,在氧气转回气体输送给患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周六(4月24日),印度公布有超过34万宗确诊个案,连续第三天刷新世界纪录,24小时内死亡人数为2624人,同样再次破纪录,累计全国有18.9万人死亡。



BBC

OR--商业新媒体

印度新增新冠病例持续破纪录,医疗体系正面对巨大压力,病床和气氧供应也非常紧张。周六(4月24日),印度公布有超过34万宗确诊个案,连续第三天刷新世界纪录,24小时内死亡人数为2624人,同样再次破纪录,累计全国有18.9万人死亡。

家属们为病危的家人求救,许多患者等待数小时仍然未能获得治疗。火葬场正在对葬礼集体火化作出安排。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全球很多人死于新冠肺炎,是因为他们没有打疫苗、接受检测和治疗:“印度情况沉痛地提醒我们病毒可以如此肆虐。”

报导指,印度正在从德国空运氧气过来,英国首相约翰逊表示,正找方法协助印度,可能会提供呼吸机等医疗设备。


每日确诊破纪录,印度如何走到这一步?

氧气危机

德里的甘加拉姆爵士医院(Sir Ganga Ram hospital)的顾问哥吉亚医生(Atul Gogia)对BBC表示,由于患者激增,急诊室里没有床位。

他说:“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氧气供应。提供氧气供应的地方早已人满为患。患者要自己带氧气瓶进入,但未必有氧气。我们都想帮助他们,但床位不足,甚至也没有氧气可以提供给他们。”

“我们所有的电话线路都用满了。人们一直在拨打求助热线。医院外面也很混乱:有救护车停泊,病人想下车,但问题是没有床位了。”

“我们试图动员起来,尝试尽快让病情稳定的患者出院,以便提高流转率,但是目前情况仍然很困难。”

“每天都收到求救电话”
比斯沃斯(Soutik Biswas)

在过去的几天里,每天早上,我一直被电话声吵醒,人们急切地寻求帮助。

人们为染病的亲朋好友寻求病床,救命药物,氧气和血浆。通常,经过一段时间的沉默后,从这些人那里传来他们照顾的“患者”死亡的消息。我的推特时间轴,犹如是印度的新冠战况记录,国家似乎要溃不成军了。

所有拯救生命的必需品供不应求,或是只能在黑市上找到。大家对病毒的恐惧,就好像它随时出现在你家门口。过去一周,我居住的封闭式住宅那三座大楼,都好像成了收客区域,整座高楼大厦被围封,因为实在太多人确诊。

日与夜也充满了无助、焦虑和恐惧,不断传来无情的坏消息。

孟买医院重症监护室发生火灾,至少有13名患者死亡。

印度最高法院称此为“国家紧急状态”,一名印度有名的病毒学家形容,这是超出了“紧急”的情况,而是“这该死的系统彻底崩溃”。在德里和孟买等热点地区,活下来本身已是特权。

印度受灾最严重的马哈拉施特拉邦面临氧气短缺的问题。在首府孟买,在治疗新冠患者的医院重症监护室发生火灾,至少有13名患者死亡。

两天前,在该邦另一处,24名新冠患者因为呼吸机泄漏影响氧气供应而死亡。

周五早上,在德里附近设有10家私立医院的马斯医护(Max Healthcare)发布了 紧急求助消息,称两间医院剩余药品供应不足一个小时。短缺问题后来得到解决。

另外古吉拉特邦,北方邦和哈里亚纳邦也面临严重短缺。印度空军正向该国不同地区运送氧气罐和补给品。

为什么印度的病例如此之高?

印度爆发第二波新冠疫情,主要原因是当局放宽卫生规定,以及口罩令执行不力。

成千上万的人参加了印度大壶节,约10天前,大批印度人到恒河沐浴。此时,印度出现了新的病毒株,包括一种“双重突变株”。

宝莱坞作曲家拉夫特(Shravan Rathod)在举行大壶节的城市归家后不久就确诊,之后被证实已离世。

印度国家疾病控制中心主任苏吉特·库马尔·辛格(Sujeet Kumar Singh)对当地媒体说,印度除了受到“双重突变株”影响外,旁遮普邦最主要变异病毒是英国株。

他补充说,英国的病毒株在马哈拉施特拉邦和德里市也特别普遍。

印度东部城市加尔各答的重症监护专家辛哈(Saswati Sinha)说,急诊室和病房已满员。

她对记者表示:“我们不断收到患者及其亲朋好友和邻居的直接电话, 恳求我们接收这些患者。但不幸的是,我们尽力了,但情况仍然如此,我们没有能力去接受大量患者。”

“在重症监护室工作了20年,我从未见过这种情况。”

印度总理莫迪周五会见了受灾最严重的州的首席部长和制氧商。

他要求各州合作制止囤积行为和黑市交易,并说政府还在考虑将工业氧气进一步转换,以便用作医疗救治来缓解危机。

医用氧气是如何制成的?

医用氧气的制成要先经过一个分离过程,把它从其他气体分隔开,之后氧气经提纯和深度冷却,以液体形式储存,比气体占空间更少。

压缩氧气之后会被填充于供应医院的保温存罐,或个别病人的小型氧气罐。

使用时会用上气化器,在氧气转回气体输送给患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