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为了得到16万美元的奖金,他们把信鸽藏在牛奶盒里,用高铁从河南运到上海,打破了比赛纪录。但由于用时过短,这一作弊计谋没有得逞。鸽子被杀死,他们被判诈骗罪。



「或者 *OR」--如果你曾试图在信鸽比赛中作弊,请记住这一点:高铁列车远远快于信鸽。

中国的两名男子在惨痛的教训中学到了这一课——为了16万美元的奖金,他们试图在一场赛鸟中作弊。两人都被判诈骗罪。他们的鸽子也没有活下来。

信鸽比赛是一项至少可以追溯到19世纪的运动。鸽子被养在鸽笼里,然后被带到几百英里以外的地方放飞。第一只飞回鸽笼的鸽子赢得比赛。

鸽子在短距离内的飞行速度能超过每小时100英里(约合160公里),能以每小时超过80英里(约合130公里)的速度飞行数百英里。它们的速度和耐力使得人们很难作弊,哪怕用汽车将赛鸽偷偷带到终点线也不可行。

但在信鸽比赛仍然很受欢迎的中国,政府一直在狂热地建设高速铁路网,列车时速可达近200英里(约合320公里)。

本周,上海一家法院宣布给两名男子定罪,他们利用欺诈手段赢得了上海市信鸽协会的年度大奖赛。法庭判两人各三年徒刑,但缓期执行。只有他们再被判一项罪名成立,才需要向监狱报告。
官方出版物《法制日报》率先报道了这起案件。

信鸽大奖赛的规则要求鸽子在上海的鸽舍里养到一岁。在这次比赛中,这些一岁大的鸟从河南商丘放飞。商丘位于上海西北,公路距离462英里(约合745公里),鸽子飞行的距离是405英里(约合650公里)。

这两个人想出了一个几乎可以与马克·吐温著名的短篇小说《卡县名蛙》(The Celebrated Jumping Frog of Calaveras County)相媲美的计策。但是这一鸽子计谋没有得逞。

这个计划的重点是训练鸽子,使它们相信自己有两个家。这些鸽子在上海和商丘两地被秘密饲养。
当去年春天举行比赛的时候,上海鸽子协会把所有的参赛鸽子从上海带到商丘放飞。大多数鸽子开始飞回上海。

但这四只经过特别饲养的鸽子却飞回了商丘的第二个家。法庭认为,两名男子在那里抓住这些鸽子,然后把它们藏在牛奶盒里,用高铁运回了上海(中国禁止把活体动物带上高铁)。

当这两人到达上海时,他们放飞了鸽子。鸽子迅速地飞到它们在上海的鸽笼,似乎赢得了比赛。但之后麻烦开始了。

这两人过早地放飞了这些鸟,打破了比赛纪录。从商丘开车到上海,距离大约相当于纽约到北卡罗来纳州的罗利。赛鸽通常需要飞差不多8个小时的时间。但是高铁只需3小时18分钟。

其他的赛鸽手直喊犯规。这一结果似乎与罗茜·鲁伊斯(Rosie Ruiz)近40年前在波士顿马拉松赛(Boston Marathon)上的著名胜利如出一辙。在有证据表明她只跑了一部分赛程后,她的冠军头衔被取消。

代表两人的上海润申律师事务所律师石彬表示,法院在判处缓期执行判决时表现得很宽容,因为他的客户在其他参赛者质疑判决结果,警方展开正式调查之前就自首了。

上海的法院称,这两人毁灭了证据,把鸽子们摔死在地上。但接着他们也做了一个好决定:他们决定不领比赛给冠军的奖金。

法院表示,如果他们接受了这笔钱,这种欺诈行为就会被认定为一种严重得多的犯罪,两人可能都要在监狱里关10年以上。



撰文 / KEITH BRADSHER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分享到:

带信鸽坐高铁,两名男子在赛鸟中作弊获刑

发布日期:2018-08-30 16:35
摘要」为了得到16万美元的奖金,他们把信鸽藏在牛奶盒里,用高铁从河南运到上海,打破了比赛纪录。但由于用时过短,这一作弊计谋没有得逞。鸽子被杀死,他们被判诈骗罪。



「或者 *OR」--如果你曾试图在信鸽比赛中作弊,请记住这一点:高铁列车远远快于信鸽。

中国的两名男子在惨痛的教训中学到了这一课——为了16万美元的奖金,他们试图在一场赛鸟中作弊。两人都被判诈骗罪。他们的鸽子也没有活下来。

信鸽比赛是一项至少可以追溯到19世纪的运动。鸽子被养在鸽笼里,然后被带到几百英里以外的地方放飞。第一只飞回鸽笼的鸽子赢得比赛。

鸽子在短距离内的飞行速度能超过每小时100英里(约合160公里),能以每小时超过80英里(约合130公里)的速度飞行数百英里。它们的速度和耐力使得人们很难作弊,哪怕用汽车将赛鸽偷偷带到终点线也不可行。

但在信鸽比赛仍然很受欢迎的中国,政府一直在狂热地建设高速铁路网,列车时速可达近200英里(约合320公里)。

本周,上海一家法院宣布给两名男子定罪,他们利用欺诈手段赢得了上海市信鸽协会的年度大奖赛。法庭判两人各三年徒刑,但缓期执行。只有他们再被判一项罪名成立,才需要向监狱报告。
官方出版物《法制日报》率先报道了这起案件。

信鸽大奖赛的规则要求鸽子在上海的鸽舍里养到一岁。在这次比赛中,这些一岁大的鸟从河南商丘放飞。商丘位于上海西北,公路距离462英里(约合745公里),鸽子飞行的距离是405英里(约合650公里)。

这两个人想出了一个几乎可以与马克·吐温著名的短篇小说《卡县名蛙》(The Celebrated Jumping Frog of Calaveras County)相媲美的计策。但是这一鸽子计谋没有得逞。

这个计划的重点是训练鸽子,使它们相信自己有两个家。这些鸽子在上海和商丘两地被秘密饲养。
当去年春天举行比赛的时候,上海鸽子协会把所有的参赛鸽子从上海带到商丘放飞。大多数鸽子开始飞回上海。

但这四只经过特别饲养的鸽子却飞回了商丘的第二个家。法庭认为,两名男子在那里抓住这些鸽子,然后把它们藏在牛奶盒里,用高铁运回了上海(中国禁止把活体动物带上高铁)。

当这两人到达上海时,他们放飞了鸽子。鸽子迅速地飞到它们在上海的鸽笼,似乎赢得了比赛。但之后麻烦开始了。

这两人过早地放飞了这些鸟,打破了比赛纪录。从商丘开车到上海,距离大约相当于纽约到北卡罗来纳州的罗利。赛鸽通常需要飞差不多8个小时的时间。但是高铁只需3小时18分钟。

其他的赛鸽手直喊犯规。这一结果似乎与罗茜·鲁伊斯(Rosie Ruiz)近40年前在波士顿马拉松赛(Boston Marathon)上的著名胜利如出一辙。在有证据表明她只跑了一部分赛程后,她的冠军头衔被取消。

代表两人的上海润申律师事务所律师石彬表示,法院在判处缓期执行判决时表现得很宽容,因为他的客户在其他参赛者质疑判决结果,警方展开正式调查之前就自首了。

上海的法院称,这两人毁灭了证据,把鸽子们摔死在地上。但接着他们也做了一个好决定:他们决定不领比赛给冠军的奖金。

法院表示,如果他们接受了这笔钱,这种欺诈行为就会被认定为一种严重得多的犯罪,两人可能都要在监狱里关10年以上。



撰文 / KEITH BRADSHER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为了得到16万美元的奖金,他们把信鸽藏在牛奶盒里,用高铁从河南运到上海,打破了比赛纪录。但由于用时过短,这一作弊计谋没有得逞。鸽子被杀死,他们被判诈骗罪。



「或者 *OR」--如果你曾试图在信鸽比赛中作弊,请记住这一点:高铁列车远远快于信鸽。

中国的两名男子在惨痛的教训中学到了这一课——为了16万美元的奖金,他们试图在一场赛鸟中作弊。两人都被判诈骗罪。他们的鸽子也没有活下来。

信鸽比赛是一项至少可以追溯到19世纪的运动。鸽子被养在鸽笼里,然后被带到几百英里以外的地方放飞。第一只飞回鸽笼的鸽子赢得比赛。

鸽子在短距离内的飞行速度能超过每小时100英里(约合160公里),能以每小时超过80英里(约合130公里)的速度飞行数百英里。它们的速度和耐力使得人们很难作弊,哪怕用汽车将赛鸽偷偷带到终点线也不可行。

但在信鸽比赛仍然很受欢迎的中国,政府一直在狂热地建设高速铁路网,列车时速可达近200英里(约合320公里)。

本周,上海一家法院宣布给两名男子定罪,他们利用欺诈手段赢得了上海市信鸽协会的年度大奖赛。法庭判两人各三年徒刑,但缓期执行。只有他们再被判一项罪名成立,才需要向监狱报告。
官方出版物《法制日报》率先报道了这起案件。

信鸽大奖赛的规则要求鸽子在上海的鸽舍里养到一岁。在这次比赛中,这些一岁大的鸟从河南商丘放飞。商丘位于上海西北,公路距离462英里(约合745公里),鸽子飞行的距离是405英里(约合650公里)。

这两个人想出了一个几乎可以与马克·吐温著名的短篇小说《卡县名蛙》(The Celebrated Jumping Frog of Calaveras County)相媲美的计策。但是这一鸽子计谋没有得逞。

这个计划的重点是训练鸽子,使它们相信自己有两个家。这些鸽子在上海和商丘两地被秘密饲养。
当去年春天举行比赛的时候,上海鸽子协会把所有的参赛鸽子从上海带到商丘放飞。大多数鸽子开始飞回上海。

但这四只经过特别饲养的鸽子却飞回了商丘的第二个家。法庭认为,两名男子在那里抓住这些鸽子,然后把它们藏在牛奶盒里,用高铁运回了上海(中国禁止把活体动物带上高铁)。

当这两人到达上海时,他们放飞了鸽子。鸽子迅速地飞到它们在上海的鸽笼,似乎赢得了比赛。但之后麻烦开始了。

这两人过早地放飞了这些鸟,打破了比赛纪录。从商丘开车到上海,距离大约相当于纽约到北卡罗来纳州的罗利。赛鸽通常需要飞差不多8个小时的时间。但是高铁只需3小时18分钟。

其他的赛鸽手直喊犯规。这一结果似乎与罗茜·鲁伊斯(Rosie Ruiz)近40年前在波士顿马拉松赛(Boston Marathon)上的著名胜利如出一辙。在有证据表明她只跑了一部分赛程后,她的冠军头衔被取消。

代表两人的上海润申律师事务所律师石彬表示,法院在判处缓期执行判决时表现得很宽容,因为他的客户在其他参赛者质疑判决结果,警方展开正式调查之前就自首了。

上海的法院称,这两人毁灭了证据,把鸽子们摔死在地上。但接着他们也做了一个好决定:他们决定不领比赛给冠军的奖金。

法院表示,如果他们接受了这笔钱,这种欺诈行为就会被认定为一种严重得多的犯罪,两人可能都要在监狱里关10年以上。



撰文 / KEITH BRADSHER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带信鸽坐高铁,两名男子在赛鸟中作弊获刑

发布日期:2018-08-30 16:35
摘要」为了得到16万美元的奖金,他们把信鸽藏在牛奶盒里,用高铁从河南运到上海,打破了比赛纪录。但由于用时过短,这一作弊计谋没有得逞。鸽子被杀死,他们被判诈骗罪。



「或者 *OR」--如果你曾试图在信鸽比赛中作弊,请记住这一点:高铁列车远远快于信鸽。

中国的两名男子在惨痛的教训中学到了这一课——为了16万美元的奖金,他们试图在一场赛鸟中作弊。两人都被判诈骗罪。他们的鸽子也没有活下来。

信鸽比赛是一项至少可以追溯到19世纪的运动。鸽子被养在鸽笼里,然后被带到几百英里以外的地方放飞。第一只飞回鸽笼的鸽子赢得比赛。

鸽子在短距离内的飞行速度能超过每小时100英里(约合160公里),能以每小时超过80英里(约合130公里)的速度飞行数百英里。它们的速度和耐力使得人们很难作弊,哪怕用汽车将赛鸽偷偷带到终点线也不可行。

但在信鸽比赛仍然很受欢迎的中国,政府一直在狂热地建设高速铁路网,列车时速可达近200英里(约合320公里)。

本周,上海一家法院宣布给两名男子定罪,他们利用欺诈手段赢得了上海市信鸽协会的年度大奖赛。法庭判两人各三年徒刑,但缓期执行。只有他们再被判一项罪名成立,才需要向监狱报告。
官方出版物《法制日报》率先报道了这起案件。

信鸽大奖赛的规则要求鸽子在上海的鸽舍里养到一岁。在这次比赛中,这些一岁大的鸟从河南商丘放飞。商丘位于上海西北,公路距离462英里(约合745公里),鸽子飞行的距离是405英里(约合650公里)。

这两个人想出了一个几乎可以与马克·吐温著名的短篇小说《卡县名蛙》(The Celebrated Jumping Frog of Calaveras County)相媲美的计策。但是这一鸽子计谋没有得逞。

这个计划的重点是训练鸽子,使它们相信自己有两个家。这些鸽子在上海和商丘两地被秘密饲养。
当去年春天举行比赛的时候,上海鸽子协会把所有的参赛鸽子从上海带到商丘放飞。大多数鸽子开始飞回上海。

但这四只经过特别饲养的鸽子却飞回了商丘的第二个家。法庭认为,两名男子在那里抓住这些鸽子,然后把它们藏在牛奶盒里,用高铁运回了上海(中国禁止把活体动物带上高铁)。

当这两人到达上海时,他们放飞了鸽子。鸽子迅速地飞到它们在上海的鸽笼,似乎赢得了比赛。但之后麻烦开始了。

这两人过早地放飞了这些鸟,打破了比赛纪录。从商丘开车到上海,距离大约相当于纽约到北卡罗来纳州的罗利。赛鸽通常需要飞差不多8个小时的时间。但是高铁只需3小时18分钟。

其他的赛鸽手直喊犯规。这一结果似乎与罗茜·鲁伊斯(Rosie Ruiz)近40年前在波士顿马拉松赛(Boston Marathon)上的著名胜利如出一辙。在有证据表明她只跑了一部分赛程后,她的冠军头衔被取消。

代表两人的上海润申律师事务所律师石彬表示,法院在判处缓期执行判决时表现得很宽容,因为他的客户在其他参赛者质疑判决结果,警方展开正式调查之前就自首了。

上海的法院称,这两人毁灭了证据,把鸽子们摔死在地上。但接着他们也做了一个好决定:他们决定不领比赛给冠军的奖金。

法院表示,如果他们接受了这笔钱,这种欺诈行为就会被认定为一种严重得多的犯罪,两人可能都要在监狱里关10年以上。



撰文 / KEITH BRADSHER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为了得到16万美元的奖金,他们把信鸽藏在牛奶盒里,用高铁从河南运到上海,打破了比赛纪录。但由于用时过短,这一作弊计谋没有得逞。鸽子被杀死,他们被判诈骗罪。



「或者 *OR」--如果你曾试图在信鸽比赛中作弊,请记住这一点:高铁列车远远快于信鸽。

中国的两名男子在惨痛的教训中学到了这一课——为了16万美元的奖金,他们试图在一场赛鸟中作弊。两人都被判诈骗罪。他们的鸽子也没有活下来。

信鸽比赛是一项至少可以追溯到19世纪的运动。鸽子被养在鸽笼里,然后被带到几百英里以外的地方放飞。第一只飞回鸽笼的鸽子赢得比赛。

鸽子在短距离内的飞行速度能超过每小时100英里(约合160公里),能以每小时超过80英里(约合130公里)的速度飞行数百英里。它们的速度和耐力使得人们很难作弊,哪怕用汽车将赛鸽偷偷带到终点线也不可行。

但在信鸽比赛仍然很受欢迎的中国,政府一直在狂热地建设高速铁路网,列车时速可达近200英里(约合320公里)。

本周,上海一家法院宣布给两名男子定罪,他们利用欺诈手段赢得了上海市信鸽协会的年度大奖赛。法庭判两人各三年徒刑,但缓期执行。只有他们再被判一项罪名成立,才需要向监狱报告。
官方出版物《法制日报》率先报道了这起案件。

信鸽大奖赛的规则要求鸽子在上海的鸽舍里养到一岁。在这次比赛中,这些一岁大的鸟从河南商丘放飞。商丘位于上海西北,公路距离462英里(约合745公里),鸽子飞行的距离是405英里(约合650公里)。

这两个人想出了一个几乎可以与马克·吐温著名的短篇小说《卡县名蛙》(The Celebrated Jumping Frog of Calaveras County)相媲美的计策。但是这一鸽子计谋没有得逞。

这个计划的重点是训练鸽子,使它们相信自己有两个家。这些鸽子在上海和商丘两地被秘密饲养。
当去年春天举行比赛的时候,上海鸽子协会把所有的参赛鸽子从上海带到商丘放飞。大多数鸽子开始飞回上海。

但这四只经过特别饲养的鸽子却飞回了商丘的第二个家。法庭认为,两名男子在那里抓住这些鸽子,然后把它们藏在牛奶盒里,用高铁运回了上海(中国禁止把活体动物带上高铁)。

当这两人到达上海时,他们放飞了鸽子。鸽子迅速地飞到它们在上海的鸽笼,似乎赢得了比赛。但之后麻烦开始了。

这两人过早地放飞了这些鸟,打破了比赛纪录。从商丘开车到上海,距离大约相当于纽约到北卡罗来纳州的罗利。赛鸽通常需要飞差不多8个小时的时间。但是高铁只需3小时18分钟。

其他的赛鸽手直喊犯规。这一结果似乎与罗茜·鲁伊斯(Rosie Ruiz)近40年前在波士顿马拉松赛(Boston Marathon)上的著名胜利如出一辙。在有证据表明她只跑了一部分赛程后,她的冠军头衔被取消。

代表两人的上海润申律师事务所律师石彬表示,法院在判处缓期执行判决时表现得很宽容,因为他的客户在其他参赛者质疑判决结果,警方展开正式调查之前就自首了。

上海的法院称,这两人毁灭了证据,把鸽子们摔死在地上。但接着他们也做了一个好决定:他们决定不领比赛给冠军的奖金。

法院表示,如果他们接受了这笔钱,这种欺诈行为就会被认定为一种严重得多的犯罪,两人可能都要在监狱里关10年以上。



撰文 / KEITH BRADSHER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