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事实上,中美双方在气候领域除合作外,也存在竞争关系。围绕着这次气候峰会,双方都在谋篇布局。



邓聿文

OR--商业新媒体

近日美国总统气候特使克里访华和中美双方意外发表气候联合声明,表明双方确有意在气候领域展开合作,也大概率解除了习近平将出席本周气候峰会的悬念。此前,鉴于美中各领域的对抗在继续加剧,外界对克里访华原本不抱过多期待。这个联合声明的发表,体现了拜登政府多次强调的和中国在“应该竞争的地方竞争,在可以合作的领域合作,在必须对抗的时候对抗”的政策思路。

中方之所以愿意配合克里这次访华,达成联合声明,一个因素是气候问题毕竟攸关全球共同利益,且双方在该领域有许多交集,另外中国也在强调双方之间的合作,虽然明知克里访华意图,但气候是目前双方可以合作的不多的领域之一,甚至是唯一领域。中国藉此可能摸索重新构建双方信任的途径,故而此时不能在气候问题上杯葛美国。除此外,拜登也可能赋予了克里某种使命,在中国关注的敏感议题上做出了某种承诺,或者答应尽快举行双方首脑视讯会议,以换得习近平出席气候峰会。

虽然双方发表了联合声明,表现了合作意愿,但合作能到什么程度,不仅外界没底,就是美中自身亦可能不是十分清楚。对双方来说,这种合作随时有可能被激烈的竞争和对抗所打断,尤其对美国而言,拜登处理对华事务每一步都会受到两党恶斗以及对华不友好的舆论掣肘,共和党和舆论都在拿放大镜检视拜登如何同中国打交道,等着他犯错。而就合作言,拜登政府也重新定义了与中国的合作模式,亦即建立在美国实力和符合美国利益的前提下,换言之,合作可以,但要以美国的方式合作且主导权在美国。这种设定条件的合作其实可理解为另一种形式的竞争或对抗。中国对这样的合作自然会不满,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指出:中美在具体领域的合作不是“温室里的花朵”,必然与整体的中美关系息息相关,不应指望在肆意干涉中国内政、损害中国利益的同时,又要求中国在双边和全球事务中给予理解和支持。

事实上,双方在气候领域除合作外,也存在竞争关系。围绕着这次气候峰会,双方都在谋篇布局。拜登在上任百日内急着举行气候视讯峰会并邀请40国领导人与会,很大程度上就是要重夺美国在气候领域的主导权和领导力。特朗普政府对全球气候变迁的藐视特别是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不仅伤害了美国的道德形象,加深了和盟友在这一问题上的隔阂,也让中国趁虚而入,有主导气候议程和规则制定权的趋势。气候问题不但事关大国的道义担当,而且有着实在的利益,有关气候变化的碳减排、低碳经济和绿色投资等,是一个庞大的产业链,谁主导了这个领域的规则和标准,谁就能够获得最大利益,拜登政府显然不想让中国捷足先登。

因此,拜登召开气候视讯峰会及40国领导人与会,就是要向外界发出信号:美国重新回来了并要领导国际社会抗击气候变迁。拜登政府对盟友的重视已经基本修复了特朗普造成的破坏。假如气候峰会成功举办,美国提出自己的气候目标,不仅对中国形成新的压力,有利于今年6月在英国格拉斯哥举办的联合国气候大会上主导政策议程,还将会增强美国在对中国竞争和对抗时的自信力。

如今在气候问题上,呈现美中欧盟三足鼎立态势。三方中欧盟一向态度最激进和主动,以前的气候谈判欧盟是推进力量。美国的态度则相对消极。美欧虽是盟友,在气候问题上有利益一致的一面,但也有冲突的一面。中国长期对气候问题也比较被动,但近年来变得积极。欧盟要实现气候目标和进程,就必须有赖于同中国的合作。所以去年联大会议习近平宣布中国将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时,得到了大多数国家特别是欧盟方面的欢迎。

中国当然知道拜登政府要求中方进行气候合作的真正含义,因此会抓住欧盟,增加和美国进行气候竞争的砝码。这就是在克里访中同时,中国和法德领导人举行气候视频会议的原因。同美欧相比,中国的减排任务更艰巨。前二者已经是发达国家,而中国前不久才宣布整体脱贫,因此外界很怀疑中国如期实现碳中和目标的可靠性。但也正是这一点,让中欧有紧密合作的空间。中国会最大程度地利用气候牌,去分化美欧在其他议题上针对自己的立场。

相对中国,美国的一个隐患是在气候问题上的立场没有一致性。虽然拜登政府扭转了特朗普政府对气候变化的态度,可假如四年后特朗普卷土重来或者共和党执政,拜登政府在气候问题上的做法届时会不会改变,就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这使得中国看起来比美国在气候问题上更负责,也让欧洲不得不顾及同中国的气候合作,不能在围堵中国上跟得美国太紧。而中国虽然在减排问题上态度积极,但在气候谈判上会坚持以发展中国家代言人的身份,为广大发展中国家争取最有利的条件,以继续赢得它们在其他问题上对中国的支持。

可以说,美中在气候领域争夺主导权和影响力的较量已经铺陈,双方都想打气候牌来实现自己的地缘政治目标。对即将召开的气候峰会,中国会借这个平台,推销自己的气候主张,不会让美国唱独角戏。面对中国的挑战,美国是否确实已经夺回气候领域的领导权,有待峰会揭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美中都在试图用气候达成地缘政治目的

发布日期:2021-04-22 17:14
摘要:事实上,中美双方在气候领域除合作外,也存在竞争关系。围绕着这次气候峰会,双方都在谋篇布局。



邓聿文

OR--商业新媒体

近日美国总统气候特使克里访华和中美双方意外发表气候联合声明,表明双方确有意在气候领域展开合作,也大概率解除了习近平将出席本周气候峰会的悬念。此前,鉴于美中各领域的对抗在继续加剧,外界对克里访华原本不抱过多期待。这个联合声明的发表,体现了拜登政府多次强调的和中国在“应该竞争的地方竞争,在可以合作的领域合作,在必须对抗的时候对抗”的政策思路。

中方之所以愿意配合克里这次访华,达成联合声明,一个因素是气候问题毕竟攸关全球共同利益,且双方在该领域有许多交集,另外中国也在强调双方之间的合作,虽然明知克里访华意图,但气候是目前双方可以合作的不多的领域之一,甚至是唯一领域。中国藉此可能摸索重新构建双方信任的途径,故而此时不能在气候问题上杯葛美国。除此外,拜登也可能赋予了克里某种使命,在中国关注的敏感议题上做出了某种承诺,或者答应尽快举行双方首脑视讯会议,以换得习近平出席气候峰会。

虽然双方发表了联合声明,表现了合作意愿,但合作能到什么程度,不仅外界没底,就是美中自身亦可能不是十分清楚。对双方来说,这种合作随时有可能被激烈的竞争和对抗所打断,尤其对美国而言,拜登处理对华事务每一步都会受到两党恶斗以及对华不友好的舆论掣肘,共和党和舆论都在拿放大镜检视拜登如何同中国打交道,等着他犯错。而就合作言,拜登政府也重新定义了与中国的合作模式,亦即建立在美国实力和符合美国利益的前提下,换言之,合作可以,但要以美国的方式合作且主导权在美国。这种设定条件的合作其实可理解为另一种形式的竞争或对抗。中国对这样的合作自然会不满,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指出:中美在具体领域的合作不是“温室里的花朵”,必然与整体的中美关系息息相关,不应指望在肆意干涉中国内政、损害中国利益的同时,又要求中国在双边和全球事务中给予理解和支持。

事实上,双方在气候领域除合作外,也存在竞争关系。围绕着这次气候峰会,双方都在谋篇布局。拜登在上任百日内急着举行气候视讯峰会并邀请40国领导人与会,很大程度上就是要重夺美国在气候领域的主导权和领导力。特朗普政府对全球气候变迁的藐视特别是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不仅伤害了美国的道德形象,加深了和盟友在这一问题上的隔阂,也让中国趁虚而入,有主导气候议程和规则制定权的趋势。气候问题不但事关大国的道义担当,而且有着实在的利益,有关气候变化的碳减排、低碳经济和绿色投资等,是一个庞大的产业链,谁主导了这个领域的规则和标准,谁就能够获得最大利益,拜登政府显然不想让中国捷足先登。

因此,拜登召开气候视讯峰会及40国领导人与会,就是要向外界发出信号:美国重新回来了并要领导国际社会抗击气候变迁。拜登政府对盟友的重视已经基本修复了特朗普造成的破坏。假如气候峰会成功举办,美国提出自己的气候目标,不仅对中国形成新的压力,有利于今年6月在英国格拉斯哥举办的联合国气候大会上主导政策议程,还将会增强美国在对中国竞争和对抗时的自信力。

如今在气候问题上,呈现美中欧盟三足鼎立态势。三方中欧盟一向态度最激进和主动,以前的气候谈判欧盟是推进力量。美国的态度则相对消极。美欧虽是盟友,在气候问题上有利益一致的一面,但也有冲突的一面。中国长期对气候问题也比较被动,但近年来变得积极。欧盟要实现气候目标和进程,就必须有赖于同中国的合作。所以去年联大会议习近平宣布中国将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时,得到了大多数国家特别是欧盟方面的欢迎。

中国当然知道拜登政府要求中方进行气候合作的真正含义,因此会抓住欧盟,增加和美国进行气候竞争的砝码。这就是在克里访中同时,中国和法德领导人举行气候视频会议的原因。同美欧相比,中国的减排任务更艰巨。前二者已经是发达国家,而中国前不久才宣布整体脱贫,因此外界很怀疑中国如期实现碳中和目标的可靠性。但也正是这一点,让中欧有紧密合作的空间。中国会最大程度地利用气候牌,去分化美欧在其他议题上针对自己的立场。

相对中国,美国的一个隐患是在气候问题上的立场没有一致性。虽然拜登政府扭转了特朗普政府对气候变化的态度,可假如四年后特朗普卷土重来或者共和党执政,拜登政府在气候问题上的做法届时会不会改变,就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这使得中国看起来比美国在气候问题上更负责,也让欧洲不得不顾及同中国的气候合作,不能在围堵中国上跟得美国太紧。而中国虽然在减排问题上态度积极,但在气候谈判上会坚持以发展中国家代言人的身份,为广大发展中国家争取最有利的条件,以继续赢得它们在其他问题上对中国的支持。

可以说,美中在气候领域争夺主导权和影响力的较量已经铺陈,双方都想打气候牌来实现自己的地缘政治目标。对即将召开的气候峰会,中国会借这个平台,推销自己的气候主张,不会让美国唱独角戏。面对中国的挑战,美国是否确实已经夺回气候领域的领导权,有待峰会揭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事实上,中美双方在气候领域除合作外,也存在竞争关系。围绕着这次气候峰会,双方都在谋篇布局。



邓聿文

OR--商业新媒体

近日美国总统气候特使克里访华和中美双方意外发表气候联合声明,表明双方确有意在气候领域展开合作,也大概率解除了习近平将出席本周气候峰会的悬念。此前,鉴于美中各领域的对抗在继续加剧,外界对克里访华原本不抱过多期待。这个联合声明的发表,体现了拜登政府多次强调的和中国在“应该竞争的地方竞争,在可以合作的领域合作,在必须对抗的时候对抗”的政策思路。

中方之所以愿意配合克里这次访华,达成联合声明,一个因素是气候问题毕竟攸关全球共同利益,且双方在该领域有许多交集,另外中国也在强调双方之间的合作,虽然明知克里访华意图,但气候是目前双方可以合作的不多的领域之一,甚至是唯一领域。中国藉此可能摸索重新构建双方信任的途径,故而此时不能在气候问题上杯葛美国。除此外,拜登也可能赋予了克里某种使命,在中国关注的敏感议题上做出了某种承诺,或者答应尽快举行双方首脑视讯会议,以换得习近平出席气候峰会。

虽然双方发表了联合声明,表现了合作意愿,但合作能到什么程度,不仅外界没底,就是美中自身亦可能不是十分清楚。对双方来说,这种合作随时有可能被激烈的竞争和对抗所打断,尤其对美国而言,拜登处理对华事务每一步都会受到两党恶斗以及对华不友好的舆论掣肘,共和党和舆论都在拿放大镜检视拜登如何同中国打交道,等着他犯错。而就合作言,拜登政府也重新定义了与中国的合作模式,亦即建立在美国实力和符合美国利益的前提下,换言之,合作可以,但要以美国的方式合作且主导权在美国。这种设定条件的合作其实可理解为另一种形式的竞争或对抗。中国对这样的合作自然会不满,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指出:中美在具体领域的合作不是“温室里的花朵”,必然与整体的中美关系息息相关,不应指望在肆意干涉中国内政、损害中国利益的同时,又要求中国在双边和全球事务中给予理解和支持。

事实上,双方在气候领域除合作外,也存在竞争关系。围绕着这次气候峰会,双方都在谋篇布局。拜登在上任百日内急着举行气候视讯峰会并邀请40国领导人与会,很大程度上就是要重夺美国在气候领域的主导权和领导力。特朗普政府对全球气候变迁的藐视特别是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不仅伤害了美国的道德形象,加深了和盟友在这一问题上的隔阂,也让中国趁虚而入,有主导气候议程和规则制定权的趋势。气候问题不但事关大国的道义担当,而且有着实在的利益,有关气候变化的碳减排、低碳经济和绿色投资等,是一个庞大的产业链,谁主导了这个领域的规则和标准,谁就能够获得最大利益,拜登政府显然不想让中国捷足先登。

因此,拜登召开气候视讯峰会及40国领导人与会,就是要向外界发出信号:美国重新回来了并要领导国际社会抗击气候变迁。拜登政府对盟友的重视已经基本修复了特朗普造成的破坏。假如气候峰会成功举办,美国提出自己的气候目标,不仅对中国形成新的压力,有利于今年6月在英国格拉斯哥举办的联合国气候大会上主导政策议程,还将会增强美国在对中国竞争和对抗时的自信力。

如今在气候问题上,呈现美中欧盟三足鼎立态势。三方中欧盟一向态度最激进和主动,以前的气候谈判欧盟是推进力量。美国的态度则相对消极。美欧虽是盟友,在气候问题上有利益一致的一面,但也有冲突的一面。中国长期对气候问题也比较被动,但近年来变得积极。欧盟要实现气候目标和进程,就必须有赖于同中国的合作。所以去年联大会议习近平宣布中国将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时,得到了大多数国家特别是欧盟方面的欢迎。

中国当然知道拜登政府要求中方进行气候合作的真正含义,因此会抓住欧盟,增加和美国进行气候竞争的砝码。这就是在克里访中同时,中国和法德领导人举行气候视频会议的原因。同美欧相比,中国的减排任务更艰巨。前二者已经是发达国家,而中国前不久才宣布整体脱贫,因此外界很怀疑中国如期实现碳中和目标的可靠性。但也正是这一点,让中欧有紧密合作的空间。中国会最大程度地利用气候牌,去分化美欧在其他议题上针对自己的立场。

相对中国,美国的一个隐患是在气候问题上的立场没有一致性。虽然拜登政府扭转了特朗普政府对气候变化的态度,可假如四年后特朗普卷土重来或者共和党执政,拜登政府在气候问题上的做法届时会不会改变,就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这使得中国看起来比美国在气候问题上更负责,也让欧洲不得不顾及同中国的气候合作,不能在围堵中国上跟得美国太紧。而中国虽然在减排问题上态度积极,但在气候谈判上会坚持以发展中国家代言人的身份,为广大发展中国家争取最有利的条件,以继续赢得它们在其他问题上对中国的支持。

可以说,美中在气候领域争夺主导权和影响力的较量已经铺陈,双方都想打气候牌来实现自己的地缘政治目标。对即将召开的气候峰会,中国会借这个平台,推销自己的气候主张,不会让美国唱独角戏。面对中国的挑战,美国是否确实已经夺回气候领域的领导权,有待峰会揭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美中都在试图用气候达成地缘政治目的

发布日期:2021-04-22 17:14
摘要:事实上,中美双方在气候领域除合作外,也存在竞争关系。围绕着这次气候峰会,双方都在谋篇布局。



邓聿文

OR--商业新媒体

近日美国总统气候特使克里访华和中美双方意外发表气候联合声明,表明双方确有意在气候领域展开合作,也大概率解除了习近平将出席本周气候峰会的悬念。此前,鉴于美中各领域的对抗在继续加剧,外界对克里访华原本不抱过多期待。这个联合声明的发表,体现了拜登政府多次强调的和中国在“应该竞争的地方竞争,在可以合作的领域合作,在必须对抗的时候对抗”的政策思路。

中方之所以愿意配合克里这次访华,达成联合声明,一个因素是气候问题毕竟攸关全球共同利益,且双方在该领域有许多交集,另外中国也在强调双方之间的合作,虽然明知克里访华意图,但气候是目前双方可以合作的不多的领域之一,甚至是唯一领域。中国藉此可能摸索重新构建双方信任的途径,故而此时不能在气候问题上杯葛美国。除此外,拜登也可能赋予了克里某种使命,在中国关注的敏感议题上做出了某种承诺,或者答应尽快举行双方首脑视讯会议,以换得习近平出席气候峰会。

虽然双方发表了联合声明,表现了合作意愿,但合作能到什么程度,不仅外界没底,就是美中自身亦可能不是十分清楚。对双方来说,这种合作随时有可能被激烈的竞争和对抗所打断,尤其对美国而言,拜登处理对华事务每一步都会受到两党恶斗以及对华不友好的舆论掣肘,共和党和舆论都在拿放大镜检视拜登如何同中国打交道,等着他犯错。而就合作言,拜登政府也重新定义了与中国的合作模式,亦即建立在美国实力和符合美国利益的前提下,换言之,合作可以,但要以美国的方式合作且主导权在美国。这种设定条件的合作其实可理解为另一种形式的竞争或对抗。中国对这样的合作自然会不满,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指出:中美在具体领域的合作不是“温室里的花朵”,必然与整体的中美关系息息相关,不应指望在肆意干涉中国内政、损害中国利益的同时,又要求中国在双边和全球事务中给予理解和支持。

事实上,双方在气候领域除合作外,也存在竞争关系。围绕着这次气候峰会,双方都在谋篇布局。拜登在上任百日内急着举行气候视讯峰会并邀请40国领导人与会,很大程度上就是要重夺美国在气候领域的主导权和领导力。特朗普政府对全球气候变迁的藐视特别是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不仅伤害了美国的道德形象,加深了和盟友在这一问题上的隔阂,也让中国趁虚而入,有主导气候议程和规则制定权的趋势。气候问题不但事关大国的道义担当,而且有着实在的利益,有关气候变化的碳减排、低碳经济和绿色投资等,是一个庞大的产业链,谁主导了这个领域的规则和标准,谁就能够获得最大利益,拜登政府显然不想让中国捷足先登。

因此,拜登召开气候视讯峰会及40国领导人与会,就是要向外界发出信号:美国重新回来了并要领导国际社会抗击气候变迁。拜登政府对盟友的重视已经基本修复了特朗普造成的破坏。假如气候峰会成功举办,美国提出自己的气候目标,不仅对中国形成新的压力,有利于今年6月在英国格拉斯哥举办的联合国气候大会上主导政策议程,还将会增强美国在对中国竞争和对抗时的自信力。

如今在气候问题上,呈现美中欧盟三足鼎立态势。三方中欧盟一向态度最激进和主动,以前的气候谈判欧盟是推进力量。美国的态度则相对消极。美欧虽是盟友,在气候问题上有利益一致的一面,但也有冲突的一面。中国长期对气候问题也比较被动,但近年来变得积极。欧盟要实现气候目标和进程,就必须有赖于同中国的合作。所以去年联大会议习近平宣布中国将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时,得到了大多数国家特别是欧盟方面的欢迎。

中国当然知道拜登政府要求中方进行气候合作的真正含义,因此会抓住欧盟,增加和美国进行气候竞争的砝码。这就是在克里访中同时,中国和法德领导人举行气候视频会议的原因。同美欧相比,中国的减排任务更艰巨。前二者已经是发达国家,而中国前不久才宣布整体脱贫,因此外界很怀疑中国如期实现碳中和目标的可靠性。但也正是这一点,让中欧有紧密合作的空间。中国会最大程度地利用气候牌,去分化美欧在其他议题上针对自己的立场。

相对中国,美国的一个隐患是在气候问题上的立场没有一致性。虽然拜登政府扭转了特朗普政府对气候变化的态度,可假如四年后特朗普卷土重来或者共和党执政,拜登政府在气候问题上的做法届时会不会改变,就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这使得中国看起来比美国在气候问题上更负责,也让欧洲不得不顾及同中国的气候合作,不能在围堵中国上跟得美国太紧。而中国虽然在减排问题上态度积极,但在气候谈判上会坚持以发展中国家代言人的身份,为广大发展中国家争取最有利的条件,以继续赢得它们在其他问题上对中国的支持。

可以说,美中在气候领域争夺主导权和影响力的较量已经铺陈,双方都想打气候牌来实现自己的地缘政治目标。对即将召开的气候峰会,中国会借这个平台,推销自己的气候主张,不会让美国唱独角戏。面对中国的挑战,美国是否确实已经夺回气候领域的领导权,有待峰会揭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事实上,中美双方在气候领域除合作外,也存在竞争关系。围绕着这次气候峰会,双方都在谋篇布局。



邓聿文

OR--商业新媒体

近日美国总统气候特使克里访华和中美双方意外发表气候联合声明,表明双方确有意在气候领域展开合作,也大概率解除了习近平将出席本周气候峰会的悬念。此前,鉴于美中各领域的对抗在继续加剧,外界对克里访华原本不抱过多期待。这个联合声明的发表,体现了拜登政府多次强调的和中国在“应该竞争的地方竞争,在可以合作的领域合作,在必须对抗的时候对抗”的政策思路。

中方之所以愿意配合克里这次访华,达成联合声明,一个因素是气候问题毕竟攸关全球共同利益,且双方在该领域有许多交集,另外中国也在强调双方之间的合作,虽然明知克里访华意图,但气候是目前双方可以合作的不多的领域之一,甚至是唯一领域。中国藉此可能摸索重新构建双方信任的途径,故而此时不能在气候问题上杯葛美国。除此外,拜登也可能赋予了克里某种使命,在中国关注的敏感议题上做出了某种承诺,或者答应尽快举行双方首脑视讯会议,以换得习近平出席气候峰会。

虽然双方发表了联合声明,表现了合作意愿,但合作能到什么程度,不仅外界没底,就是美中自身亦可能不是十分清楚。对双方来说,这种合作随时有可能被激烈的竞争和对抗所打断,尤其对美国而言,拜登处理对华事务每一步都会受到两党恶斗以及对华不友好的舆论掣肘,共和党和舆论都在拿放大镜检视拜登如何同中国打交道,等着他犯错。而就合作言,拜登政府也重新定义了与中国的合作模式,亦即建立在美国实力和符合美国利益的前提下,换言之,合作可以,但要以美国的方式合作且主导权在美国。这种设定条件的合作其实可理解为另一种形式的竞争或对抗。中国对这样的合作自然会不满,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指出:中美在具体领域的合作不是“温室里的花朵”,必然与整体的中美关系息息相关,不应指望在肆意干涉中国内政、损害中国利益的同时,又要求中国在双边和全球事务中给予理解和支持。

事实上,双方在气候领域除合作外,也存在竞争关系。围绕着这次气候峰会,双方都在谋篇布局。拜登在上任百日内急着举行气候视讯峰会并邀请40国领导人与会,很大程度上就是要重夺美国在气候领域的主导权和领导力。特朗普政府对全球气候变迁的藐视特别是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不仅伤害了美国的道德形象,加深了和盟友在这一问题上的隔阂,也让中国趁虚而入,有主导气候议程和规则制定权的趋势。气候问题不但事关大国的道义担当,而且有着实在的利益,有关气候变化的碳减排、低碳经济和绿色投资等,是一个庞大的产业链,谁主导了这个领域的规则和标准,谁就能够获得最大利益,拜登政府显然不想让中国捷足先登。

因此,拜登召开气候视讯峰会及40国领导人与会,就是要向外界发出信号:美国重新回来了并要领导国际社会抗击气候变迁。拜登政府对盟友的重视已经基本修复了特朗普造成的破坏。假如气候峰会成功举办,美国提出自己的气候目标,不仅对中国形成新的压力,有利于今年6月在英国格拉斯哥举办的联合国气候大会上主导政策议程,还将会增强美国在对中国竞争和对抗时的自信力。

如今在气候问题上,呈现美中欧盟三足鼎立态势。三方中欧盟一向态度最激进和主动,以前的气候谈判欧盟是推进力量。美国的态度则相对消极。美欧虽是盟友,在气候问题上有利益一致的一面,但也有冲突的一面。中国长期对气候问题也比较被动,但近年来变得积极。欧盟要实现气候目标和进程,就必须有赖于同中国的合作。所以去年联大会议习近平宣布中国将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时,得到了大多数国家特别是欧盟方面的欢迎。

中国当然知道拜登政府要求中方进行气候合作的真正含义,因此会抓住欧盟,增加和美国进行气候竞争的砝码。这就是在克里访中同时,中国和法德领导人举行气候视频会议的原因。同美欧相比,中国的减排任务更艰巨。前二者已经是发达国家,而中国前不久才宣布整体脱贫,因此外界很怀疑中国如期实现碳中和目标的可靠性。但也正是这一点,让中欧有紧密合作的空间。中国会最大程度地利用气候牌,去分化美欧在其他议题上针对自己的立场。

相对中国,美国的一个隐患是在气候问题上的立场没有一致性。虽然拜登政府扭转了特朗普政府对气候变化的态度,可假如四年后特朗普卷土重来或者共和党执政,拜登政府在气候问题上的做法届时会不会改变,就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这使得中国看起来比美国在气候问题上更负责,也让欧洲不得不顾及同中国的气候合作,不能在围堵中国上跟得美国太紧。而中国虽然在减排问题上态度积极,但在气候谈判上会坚持以发展中国家代言人的身份,为广大发展中国家争取最有利的条件,以继续赢得它们在其他问题上对中国的支持。

可以说,美中在气候领域争夺主导权和影响力的较量已经铺陈,双方都想打气候牌来实现自己的地缘政治目标。对即将召开的气候峰会,中国会借这个平台,推销自己的气候主张,不会让美国唱独角戏。面对中国的挑战,美国是否确实已经夺回气候领域的领导权,有待峰会揭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OR热门排行榜
横向滑动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