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近年来,中国可再生能源实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也付出了代价:补贴缺口亟待填补。除非中国政府解决这个问题,否则绿色电力股,以及中国未来五年在清洁能源方面的宏大目标可能仍会搁浅。


中国安徽省合肥市一块油菜花田旁的太阳能发电站。

Jacky Wong

OR--商业新媒体

近年来,中国可再生能源实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也付出了代价:补贴缺口亟待填补。除非中国政府解决这个问题,否则绿色电力股,以及中国未来五年在清洁能源方面的宏大目标可能仍会搁浅。

据中国政府部门本周发布的一份政策文件草案显示,中国的目标是,到2025年全国风电和光伏发电量占全社会用电量的比重达到16.5%,高于今年要达到的11%。这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5%左右的目标相吻合。


中国已在朝着这个目标大步迈进。去年中国新增风电装机容量7,200万千瓦,几乎是2019年新增装机量的三倍。2020年光伏新增装机量增长60%。装机量激增的一个原因是,政府将逐步取消一直以来扶助该行业的巨额补贴,因此去年开发商都急于在其仍有资格拿补贴的情况下完成项目。以新建的陆上风电场为例,从今年开始,此类项目将不会得到中央政府的任何补贴。随着可再生能源的成本在过去几年大幅下降,中国政府正鼓励一些项目从成本上与化石燃料项目展开竞争。

补贴方面的问题尚待解决:很大一部分补贴还没有支付。政府已设立一个基金,通过对用电征收附加费来支付这些补贴。但由于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的增速远快于电力需求,该基金多年来处于赤字状态。据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估计,到2020年底,该基金累计赤字达人民币3,280亿元(合500亿美元)。

今年早些时候,政府建议企业减补被拖欠的部分补贴,换取建设新项目的配额。这引发了可再生能源发电公司股票遭抛售。中国最大的风力发电生产商龙源电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China Longyuan Power Group Co., 0916.HK, CLPXY, 简称﹕龙源电力)四天内市值蒸发了三分之一。本周公布的最新政策草案不再提及这一建议。

不过,这个问题仍可能继续影响一些电力公司投资新项目的意愿或能力。风力涡轮机和光伏玻璃等上游设备供应商可能是更好的押注。国有企业可能会继续投资新项目,特别是在补贴缩减的情况下,它们更有意愿接受较低的回报。

慷慨的补贴提高了中国可再生能源的产能并降低了价格。这对地球和中国人的肺健康来说是个好消息。不过,对可再生能源开发公司的殷切期望未必会给投资者带来巨大回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补贴缺口问题悬而未决,中国绿色电力股难有起色

发布日期:2021-04-22 13:52
摘要:近年来,中国可再生能源实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也付出了代价:补贴缺口亟待填补。除非中国政府解决这个问题,否则绿色电力股,以及中国未来五年在清洁能源方面的宏大目标可能仍会搁浅。


中国安徽省合肥市一块油菜花田旁的太阳能发电站。

Jacky Wong

OR--商业新媒体

近年来,中国可再生能源实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也付出了代价:补贴缺口亟待填补。除非中国政府解决这个问题,否则绿色电力股,以及中国未来五年在清洁能源方面的宏大目标可能仍会搁浅。

据中国政府部门本周发布的一份政策文件草案显示,中国的目标是,到2025年全国风电和光伏发电量占全社会用电量的比重达到16.5%,高于今年要达到的11%。这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5%左右的目标相吻合。


中国已在朝着这个目标大步迈进。去年中国新增风电装机容量7,200万千瓦,几乎是2019年新增装机量的三倍。2020年光伏新增装机量增长60%。装机量激增的一个原因是,政府将逐步取消一直以来扶助该行业的巨额补贴,因此去年开发商都急于在其仍有资格拿补贴的情况下完成项目。以新建的陆上风电场为例,从今年开始,此类项目将不会得到中央政府的任何补贴。随着可再生能源的成本在过去几年大幅下降,中国政府正鼓励一些项目从成本上与化石燃料项目展开竞争。

补贴方面的问题尚待解决:很大一部分补贴还没有支付。政府已设立一个基金,通过对用电征收附加费来支付这些补贴。但由于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的增速远快于电力需求,该基金多年来处于赤字状态。据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估计,到2020年底,该基金累计赤字达人民币3,280亿元(合500亿美元)。

今年早些时候,政府建议企业减补被拖欠的部分补贴,换取建设新项目的配额。这引发了可再生能源发电公司股票遭抛售。中国最大的风力发电生产商龙源电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China Longyuan Power Group Co., 0916.HK, CLPXY, 简称﹕龙源电力)四天内市值蒸发了三分之一。本周公布的最新政策草案不再提及这一建议。

不过,这个问题仍可能继续影响一些电力公司投资新项目的意愿或能力。风力涡轮机和光伏玻璃等上游设备供应商可能是更好的押注。国有企业可能会继续投资新项目,特别是在补贴缩减的情况下,它们更有意愿接受较低的回报。

慷慨的补贴提高了中国可再生能源的产能并降低了价格。这对地球和中国人的肺健康来说是个好消息。不过,对可再生能源开发公司的殷切期望未必会给投资者带来巨大回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近年来,中国可再生能源实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也付出了代价:补贴缺口亟待填补。除非中国政府解决这个问题,否则绿色电力股,以及中国未来五年在清洁能源方面的宏大目标可能仍会搁浅。


中国安徽省合肥市一块油菜花田旁的太阳能发电站。

Jacky Wong

OR--商业新媒体

近年来,中国可再生能源实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也付出了代价:补贴缺口亟待填补。除非中国政府解决这个问题,否则绿色电力股,以及中国未来五年在清洁能源方面的宏大目标可能仍会搁浅。

据中国政府部门本周发布的一份政策文件草案显示,中国的目标是,到2025年全国风电和光伏发电量占全社会用电量的比重达到16.5%,高于今年要达到的11%。这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5%左右的目标相吻合。


中国已在朝着这个目标大步迈进。去年中国新增风电装机容量7,200万千瓦,几乎是2019年新增装机量的三倍。2020年光伏新增装机量增长60%。装机量激增的一个原因是,政府将逐步取消一直以来扶助该行业的巨额补贴,因此去年开发商都急于在其仍有资格拿补贴的情况下完成项目。以新建的陆上风电场为例,从今年开始,此类项目将不会得到中央政府的任何补贴。随着可再生能源的成本在过去几年大幅下降,中国政府正鼓励一些项目从成本上与化石燃料项目展开竞争。

补贴方面的问题尚待解决:很大一部分补贴还没有支付。政府已设立一个基金,通过对用电征收附加费来支付这些补贴。但由于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的增速远快于电力需求,该基金多年来处于赤字状态。据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估计,到2020年底,该基金累计赤字达人民币3,280亿元(合500亿美元)。

今年早些时候,政府建议企业减补被拖欠的部分补贴,换取建设新项目的配额。这引发了可再生能源发电公司股票遭抛售。中国最大的风力发电生产商龙源电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China Longyuan Power Group Co., 0916.HK, CLPXY, 简称﹕龙源电力)四天内市值蒸发了三分之一。本周公布的最新政策草案不再提及这一建议。

不过,这个问题仍可能继续影响一些电力公司投资新项目的意愿或能力。风力涡轮机和光伏玻璃等上游设备供应商可能是更好的押注。国有企业可能会继续投资新项目,特别是在补贴缩减的情况下,它们更有意愿接受较低的回报。

慷慨的补贴提高了中国可再生能源的产能并降低了价格。这对地球和中国人的肺健康来说是个好消息。不过,对可再生能源开发公司的殷切期望未必会给投资者带来巨大回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补贴缺口问题悬而未决,中国绿色电力股难有起色

发布日期:2021-04-22 13:52
摘要:近年来,中国可再生能源实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也付出了代价:补贴缺口亟待填补。除非中国政府解决这个问题,否则绿色电力股,以及中国未来五年在清洁能源方面的宏大目标可能仍会搁浅。


中国安徽省合肥市一块油菜花田旁的太阳能发电站。

Jacky Wong

OR--商业新媒体

近年来,中国可再生能源实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也付出了代价:补贴缺口亟待填补。除非中国政府解决这个问题,否则绿色电力股,以及中国未来五年在清洁能源方面的宏大目标可能仍会搁浅。

据中国政府部门本周发布的一份政策文件草案显示,中国的目标是,到2025年全国风电和光伏发电量占全社会用电量的比重达到16.5%,高于今年要达到的11%。这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5%左右的目标相吻合。


中国已在朝着这个目标大步迈进。去年中国新增风电装机容量7,200万千瓦,几乎是2019年新增装机量的三倍。2020年光伏新增装机量增长60%。装机量激增的一个原因是,政府将逐步取消一直以来扶助该行业的巨额补贴,因此去年开发商都急于在其仍有资格拿补贴的情况下完成项目。以新建的陆上风电场为例,从今年开始,此类项目将不会得到中央政府的任何补贴。随着可再生能源的成本在过去几年大幅下降,中国政府正鼓励一些项目从成本上与化石燃料项目展开竞争。

补贴方面的问题尚待解决:很大一部分补贴还没有支付。政府已设立一个基金,通过对用电征收附加费来支付这些补贴。但由于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的增速远快于电力需求,该基金多年来处于赤字状态。据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估计,到2020年底,该基金累计赤字达人民币3,280亿元(合500亿美元)。

今年早些时候,政府建议企业减补被拖欠的部分补贴,换取建设新项目的配额。这引发了可再生能源发电公司股票遭抛售。中国最大的风力发电生产商龙源电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China Longyuan Power Group Co., 0916.HK, CLPXY, 简称﹕龙源电力)四天内市值蒸发了三分之一。本周公布的最新政策草案不再提及这一建议。

不过,这个问题仍可能继续影响一些电力公司投资新项目的意愿或能力。风力涡轮机和光伏玻璃等上游设备供应商可能是更好的押注。国有企业可能会继续投资新项目,特别是在补贴缩减的情况下,它们更有意愿接受较低的回报。

慷慨的补贴提高了中国可再生能源的产能并降低了价格。这对地球和中国人的肺健康来说是个好消息。不过,对可再生能源开发公司的殷切期望未必会给投资者带来巨大回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近年来,中国可再生能源实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也付出了代价:补贴缺口亟待填补。除非中国政府解决这个问题,否则绿色电力股,以及中国未来五年在清洁能源方面的宏大目标可能仍会搁浅。


中国安徽省合肥市一块油菜花田旁的太阳能发电站。

Jacky Wong

OR--商业新媒体

近年来,中国可再生能源实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也付出了代价:补贴缺口亟待填补。除非中国政府解决这个问题,否则绿色电力股,以及中国未来五年在清洁能源方面的宏大目标可能仍会搁浅。

据中国政府部门本周发布的一份政策文件草案显示,中国的目标是,到2025年全国风电和光伏发电量占全社会用电量的比重达到16.5%,高于今年要达到的11%。这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5%左右的目标相吻合。


中国已在朝着这个目标大步迈进。去年中国新增风电装机容量7,200万千瓦,几乎是2019年新增装机量的三倍。2020年光伏新增装机量增长60%。装机量激增的一个原因是,政府将逐步取消一直以来扶助该行业的巨额补贴,因此去年开发商都急于在其仍有资格拿补贴的情况下完成项目。以新建的陆上风电场为例,从今年开始,此类项目将不会得到中央政府的任何补贴。随着可再生能源的成本在过去几年大幅下降,中国政府正鼓励一些项目从成本上与化石燃料项目展开竞争。

补贴方面的问题尚待解决:很大一部分补贴还没有支付。政府已设立一个基金,通过对用电征收附加费来支付这些补贴。但由于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的增速远快于电力需求,该基金多年来处于赤字状态。据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估计,到2020年底,该基金累计赤字达人民币3,280亿元(合500亿美元)。

今年早些时候,政府建议企业减补被拖欠的部分补贴,换取建设新项目的配额。这引发了可再生能源发电公司股票遭抛售。中国最大的风力发电生产商龙源电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China Longyuan Power Group Co., 0916.HK, CLPXY, 简称﹕龙源电力)四天内市值蒸发了三分之一。本周公布的最新政策草案不再提及这一建议。

不过,这个问题仍可能继续影响一些电力公司投资新项目的意愿或能力。风力涡轮机和光伏玻璃等上游设备供应商可能是更好的押注。国有企业可能会继续投资新项目,特别是在补贴缩减的情况下,它们更有意愿接受较低的回报。

慷慨的补贴提高了中国可再生能源的产能并降低了价格。这对地球和中国人的肺健康来说是个好消息。不过,对可再生能源开发公司的殷切期望未必会给投资者带来巨大回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OR热门排行榜
横向滑动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