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政府计划任命经验丰富的外交官秦刚担任下一任驻华盛顿大使;外界普遍预计华盛顿将任命曾在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府中任职的资深外交官R. Nicholas Burns为驻华大使。



Lingling Wei|Bob Davis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和美国即将任命新的驻美大使和驻华大使,同时这两个世界大国在争夺全球领导地位方面的竞争越来越激烈。

据知情官员透露,中国政府计划任命经验丰富的外交官秦刚担任下一任驻美大使。秦刚曾担任中国外交部礼宾司司长。

熟悉美国政府决策的人士说,外界普遍预计华盛顿将任命曾在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府中任职的资深外交官R. Nicholas Burns为驻华大使。

这些预期的任命正值中美双边关系在特朗普执政期间急剧降温后仍然紧张之际。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一直试图建立联盟以对抗日益自信、强硬的中国,而中国打算将两国关系重塑为两个正面竞争对手之间的关系。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暂未回复置评请求。美国国务院和白宫发言人均未置评。Burns暂未回应置评请求。

在周二的一次发言中,习近平似乎对美国在全球扮演的领导角色提出了质疑,不过并未点出美国的名字。他出席博鳌亚洲论坛时表示:“不能把一个或几个国家制定的规则强加于人,也不能由个别国家的单边主义给整个世界‘带节奏’。”博鳌亚洲论坛在中国海南岛举办,是政府领导人、企业高管和学者的年度聚会。

若秦刚被任命为驻美大使,则将显示出中国领导层希望有一位专业技巧娴熟的外交官来帮助恢复美中高级别定期会晤。

这种所谓的战略对话机制最早是在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任内实行的,但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认为该机制只是把美国拖进毫无结果的讨论,于是将其废除了。在中美关系中的竞争性日益增强之际,中方把中美战略对话机制视为一种稳定器,有助于降低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到目前为止,拜登团队尚未表现出对重启该机制的兴趣。

现年55岁的秦刚风度翩翩,在外界看来是一位擅于把握分寸的职业外交官,不同于国际社会印象中那种犹如斗志昂扬的战士般的中国外交官形象。

秦刚1988年加入外交部,从较低职位做起,后来升任外交部发言人、负责欧洲事务和新闻的外交部副部长,并负责为习近平规划活动。近年来,他曾多次陪同习近平出访,成为深得这位领导人信任的助手。

2016年习近平在中国东部城市杭州主持二十国集团(Group of 20)领导人峰会期间,秦刚协助安排了相关会议和活动。习近平有一次半开玩笑地对秦刚说,自己能否在接连不断的活动日程中抽点时间休息一下。据当时参与峰会的人士转述,这番对话引起了笑声,活跃了气氛。

秦刚面临的一大挑战是既要能代表北京方面的立场,同时仍要构建中美之间的桥梁。当前美国两党在对华强硬立场方面展现了少有的团结。

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负责国际事务的薄迈伦(Myron Brilliant)说,要在当前充满挑战的环境下取得成功,中国这位即将上任的大使必须要付出更多时间精力,才能被视为两国关系的可信桥梁,而不仅仅是中方政策的传声筒。

薄迈伦认为,即使在美国对中国态度日趋强硬的情况下,崔天凯也在美国政界建立了关系。崔天凯自2013年起担任中国驻美大使。

例如,在美中贸易战最激烈的时候,崔天凯利用他与时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的关系,帮助两国在2020年初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崔天凯还通过接受美国电视节目采访的方式向美国观众传达中国的信息。

今年65岁的Burns曾在克林顿(Bill Clinton)政府时期担任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和美国驻希腊大使。他还曾在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时期担任美国驻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简称:北约)代表,并帮助组织了北约对9·11恐怖袭击事件的应对行动。之后,他在布什政府时期担任负责政治事务的国务院副国务卿,直至退休。

曾在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时期担任美国财政部驻华特使的杜大伟(David Dollar)说,这可能是向中国发出的一个积极信号,显示拜登将认真对待两国之间的互动。杜大伟表示,他不只是一个政治人物,还有政策方面的背景。

上世纪80年代末曾任美国驻中国大使的Winston Lord表示,随着美中关系恶化,大使这一角色已变得更加艰难。他说,中国的约束政策使得与广大民众交谈和在中国各地旅行变得困难。

Lord称,大使对美国政策设定的影响力可能有限。他表示,由于美中关系具有高度重要性,并且涉及到美国诸多利益,因此对华政策不可避免地将是华盛顿方面说了算,几乎肯定会由白宫制定。

迄今为止,在拜登政府中,美国国务院和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在制定对华政策方面的作用最大。在美国财政部、美国商务部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等经济机构,仍有许多国际经济高层职位没有提名候选人或者是提名人选尚未获得参议院确认。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竞争加剧之际,中美即将任命新大使

发布日期:2021-04-21 08:59
摘要:中国政府计划任命经验丰富的外交官秦刚担任下一任驻华盛顿大使;外界普遍预计华盛顿将任命曾在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府中任职的资深外交官R. Nicholas Burns为驻华大使。



Lingling Wei|Bob Davis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和美国即将任命新的驻美大使和驻华大使,同时这两个世界大国在争夺全球领导地位方面的竞争越来越激烈。

据知情官员透露,中国政府计划任命经验丰富的外交官秦刚担任下一任驻美大使。秦刚曾担任中国外交部礼宾司司长。

熟悉美国政府决策的人士说,外界普遍预计华盛顿将任命曾在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府中任职的资深外交官R. Nicholas Burns为驻华大使。

这些预期的任命正值中美双边关系在特朗普执政期间急剧降温后仍然紧张之际。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一直试图建立联盟以对抗日益自信、强硬的中国,而中国打算将两国关系重塑为两个正面竞争对手之间的关系。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暂未回复置评请求。美国国务院和白宫发言人均未置评。Burns暂未回应置评请求。

在周二的一次发言中,习近平似乎对美国在全球扮演的领导角色提出了质疑,不过并未点出美国的名字。他出席博鳌亚洲论坛时表示:“不能把一个或几个国家制定的规则强加于人,也不能由个别国家的单边主义给整个世界‘带节奏’。”博鳌亚洲论坛在中国海南岛举办,是政府领导人、企业高管和学者的年度聚会。

若秦刚被任命为驻美大使,则将显示出中国领导层希望有一位专业技巧娴熟的外交官来帮助恢复美中高级别定期会晤。

这种所谓的战略对话机制最早是在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任内实行的,但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认为该机制只是把美国拖进毫无结果的讨论,于是将其废除了。在中美关系中的竞争性日益增强之际,中方把中美战略对话机制视为一种稳定器,有助于降低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到目前为止,拜登团队尚未表现出对重启该机制的兴趣。

现年55岁的秦刚风度翩翩,在外界看来是一位擅于把握分寸的职业外交官,不同于国际社会印象中那种犹如斗志昂扬的战士般的中国外交官形象。

秦刚1988年加入外交部,从较低职位做起,后来升任外交部发言人、负责欧洲事务和新闻的外交部副部长,并负责为习近平规划活动。近年来,他曾多次陪同习近平出访,成为深得这位领导人信任的助手。

2016年习近平在中国东部城市杭州主持二十国集团(Group of 20)领导人峰会期间,秦刚协助安排了相关会议和活动。习近平有一次半开玩笑地对秦刚说,自己能否在接连不断的活动日程中抽点时间休息一下。据当时参与峰会的人士转述,这番对话引起了笑声,活跃了气氛。

秦刚面临的一大挑战是既要能代表北京方面的立场,同时仍要构建中美之间的桥梁。当前美国两党在对华强硬立场方面展现了少有的团结。

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负责国际事务的薄迈伦(Myron Brilliant)说,要在当前充满挑战的环境下取得成功,中国这位即将上任的大使必须要付出更多时间精力,才能被视为两国关系的可信桥梁,而不仅仅是中方政策的传声筒。

薄迈伦认为,即使在美国对中国态度日趋强硬的情况下,崔天凯也在美国政界建立了关系。崔天凯自2013年起担任中国驻美大使。

例如,在美中贸易战最激烈的时候,崔天凯利用他与时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的关系,帮助两国在2020年初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崔天凯还通过接受美国电视节目采访的方式向美国观众传达中国的信息。

今年65岁的Burns曾在克林顿(Bill Clinton)政府时期担任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和美国驻希腊大使。他还曾在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时期担任美国驻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简称:北约)代表,并帮助组织了北约对9·11恐怖袭击事件的应对行动。之后,他在布什政府时期担任负责政治事务的国务院副国务卿,直至退休。

曾在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时期担任美国财政部驻华特使的杜大伟(David Dollar)说,这可能是向中国发出的一个积极信号,显示拜登将认真对待两国之间的互动。杜大伟表示,他不只是一个政治人物,还有政策方面的背景。

上世纪80年代末曾任美国驻中国大使的Winston Lord表示,随着美中关系恶化,大使这一角色已变得更加艰难。他说,中国的约束政策使得与广大民众交谈和在中国各地旅行变得困难。

Lord称,大使对美国政策设定的影响力可能有限。他表示,由于美中关系具有高度重要性,并且涉及到美国诸多利益,因此对华政策不可避免地将是华盛顿方面说了算,几乎肯定会由白宫制定。

迄今为止,在拜登政府中,美国国务院和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在制定对华政策方面的作用最大。在美国财政部、美国商务部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等经济机构,仍有许多国际经济高层职位没有提名候选人或者是提名人选尚未获得参议院确认。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政府计划任命经验丰富的外交官秦刚担任下一任驻华盛顿大使;外界普遍预计华盛顿将任命曾在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府中任职的资深外交官R. Nicholas Burns为驻华大使。



Lingling Wei|Bob Davis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和美国即将任命新的驻美大使和驻华大使,同时这两个世界大国在争夺全球领导地位方面的竞争越来越激烈。

据知情官员透露,中国政府计划任命经验丰富的外交官秦刚担任下一任驻美大使。秦刚曾担任中国外交部礼宾司司长。

熟悉美国政府决策的人士说,外界普遍预计华盛顿将任命曾在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府中任职的资深外交官R. Nicholas Burns为驻华大使。

这些预期的任命正值中美双边关系在特朗普执政期间急剧降温后仍然紧张之际。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一直试图建立联盟以对抗日益自信、强硬的中国,而中国打算将两国关系重塑为两个正面竞争对手之间的关系。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暂未回复置评请求。美国国务院和白宫发言人均未置评。Burns暂未回应置评请求。

在周二的一次发言中,习近平似乎对美国在全球扮演的领导角色提出了质疑,不过并未点出美国的名字。他出席博鳌亚洲论坛时表示:“不能把一个或几个国家制定的规则强加于人,也不能由个别国家的单边主义给整个世界‘带节奏’。”博鳌亚洲论坛在中国海南岛举办,是政府领导人、企业高管和学者的年度聚会。

若秦刚被任命为驻美大使,则将显示出中国领导层希望有一位专业技巧娴熟的外交官来帮助恢复美中高级别定期会晤。

这种所谓的战略对话机制最早是在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任内实行的,但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认为该机制只是把美国拖进毫无结果的讨论,于是将其废除了。在中美关系中的竞争性日益增强之际,中方把中美战略对话机制视为一种稳定器,有助于降低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到目前为止,拜登团队尚未表现出对重启该机制的兴趣。

现年55岁的秦刚风度翩翩,在外界看来是一位擅于把握分寸的职业外交官,不同于国际社会印象中那种犹如斗志昂扬的战士般的中国外交官形象。

秦刚1988年加入外交部,从较低职位做起,后来升任外交部发言人、负责欧洲事务和新闻的外交部副部长,并负责为习近平规划活动。近年来,他曾多次陪同习近平出访,成为深得这位领导人信任的助手。

2016年习近平在中国东部城市杭州主持二十国集团(Group of 20)领导人峰会期间,秦刚协助安排了相关会议和活动。习近平有一次半开玩笑地对秦刚说,自己能否在接连不断的活动日程中抽点时间休息一下。据当时参与峰会的人士转述,这番对话引起了笑声,活跃了气氛。

秦刚面临的一大挑战是既要能代表北京方面的立场,同时仍要构建中美之间的桥梁。当前美国两党在对华强硬立场方面展现了少有的团结。

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负责国际事务的薄迈伦(Myron Brilliant)说,要在当前充满挑战的环境下取得成功,中国这位即将上任的大使必须要付出更多时间精力,才能被视为两国关系的可信桥梁,而不仅仅是中方政策的传声筒。

薄迈伦认为,即使在美国对中国态度日趋强硬的情况下,崔天凯也在美国政界建立了关系。崔天凯自2013年起担任中国驻美大使。

例如,在美中贸易战最激烈的时候,崔天凯利用他与时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的关系,帮助两国在2020年初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崔天凯还通过接受美国电视节目采访的方式向美国观众传达中国的信息。

今年65岁的Burns曾在克林顿(Bill Clinton)政府时期担任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和美国驻希腊大使。他还曾在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时期担任美国驻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简称:北约)代表,并帮助组织了北约对9·11恐怖袭击事件的应对行动。之后,他在布什政府时期担任负责政治事务的国务院副国务卿,直至退休。

曾在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时期担任美国财政部驻华特使的杜大伟(David Dollar)说,这可能是向中国发出的一个积极信号,显示拜登将认真对待两国之间的互动。杜大伟表示,他不只是一个政治人物,还有政策方面的背景。

上世纪80年代末曾任美国驻中国大使的Winston Lord表示,随着美中关系恶化,大使这一角色已变得更加艰难。他说,中国的约束政策使得与广大民众交谈和在中国各地旅行变得困难。

Lord称,大使对美国政策设定的影响力可能有限。他表示,由于美中关系具有高度重要性,并且涉及到美国诸多利益,因此对华政策不可避免地将是华盛顿方面说了算,几乎肯定会由白宫制定。

迄今为止,在拜登政府中,美国国务院和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在制定对华政策方面的作用最大。在美国财政部、美国商务部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等经济机构,仍有许多国际经济高层职位没有提名候选人或者是提名人选尚未获得参议院确认。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竞争加剧之际,中美即将任命新大使

发布日期:2021-04-21 08:59
摘要:中国政府计划任命经验丰富的外交官秦刚担任下一任驻华盛顿大使;外界普遍预计华盛顿将任命曾在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府中任职的资深外交官R. Nicholas Burns为驻华大使。



Lingling Wei|Bob Davis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和美国即将任命新的驻美大使和驻华大使,同时这两个世界大国在争夺全球领导地位方面的竞争越来越激烈。

据知情官员透露,中国政府计划任命经验丰富的外交官秦刚担任下一任驻美大使。秦刚曾担任中国外交部礼宾司司长。

熟悉美国政府决策的人士说,外界普遍预计华盛顿将任命曾在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府中任职的资深外交官R. Nicholas Burns为驻华大使。

这些预期的任命正值中美双边关系在特朗普执政期间急剧降温后仍然紧张之际。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一直试图建立联盟以对抗日益自信、强硬的中国,而中国打算将两国关系重塑为两个正面竞争对手之间的关系。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暂未回复置评请求。美国国务院和白宫发言人均未置评。Burns暂未回应置评请求。

在周二的一次发言中,习近平似乎对美国在全球扮演的领导角色提出了质疑,不过并未点出美国的名字。他出席博鳌亚洲论坛时表示:“不能把一个或几个国家制定的规则强加于人,也不能由个别国家的单边主义给整个世界‘带节奏’。”博鳌亚洲论坛在中国海南岛举办,是政府领导人、企业高管和学者的年度聚会。

若秦刚被任命为驻美大使,则将显示出中国领导层希望有一位专业技巧娴熟的外交官来帮助恢复美中高级别定期会晤。

这种所谓的战略对话机制最早是在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任内实行的,但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认为该机制只是把美国拖进毫无结果的讨论,于是将其废除了。在中美关系中的竞争性日益增强之际,中方把中美战略对话机制视为一种稳定器,有助于降低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到目前为止,拜登团队尚未表现出对重启该机制的兴趣。

现年55岁的秦刚风度翩翩,在外界看来是一位擅于把握分寸的职业外交官,不同于国际社会印象中那种犹如斗志昂扬的战士般的中国外交官形象。

秦刚1988年加入外交部,从较低职位做起,后来升任外交部发言人、负责欧洲事务和新闻的外交部副部长,并负责为习近平规划活动。近年来,他曾多次陪同习近平出访,成为深得这位领导人信任的助手。

2016年习近平在中国东部城市杭州主持二十国集团(Group of 20)领导人峰会期间,秦刚协助安排了相关会议和活动。习近平有一次半开玩笑地对秦刚说,自己能否在接连不断的活动日程中抽点时间休息一下。据当时参与峰会的人士转述,这番对话引起了笑声,活跃了气氛。

秦刚面临的一大挑战是既要能代表北京方面的立场,同时仍要构建中美之间的桥梁。当前美国两党在对华强硬立场方面展现了少有的团结。

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负责国际事务的薄迈伦(Myron Brilliant)说,要在当前充满挑战的环境下取得成功,中国这位即将上任的大使必须要付出更多时间精力,才能被视为两国关系的可信桥梁,而不仅仅是中方政策的传声筒。

薄迈伦认为,即使在美国对中国态度日趋强硬的情况下,崔天凯也在美国政界建立了关系。崔天凯自2013年起担任中国驻美大使。

例如,在美中贸易战最激烈的时候,崔天凯利用他与时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的关系,帮助两国在2020年初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崔天凯还通过接受美国电视节目采访的方式向美国观众传达中国的信息。

今年65岁的Burns曾在克林顿(Bill Clinton)政府时期担任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和美国驻希腊大使。他还曾在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时期担任美国驻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简称:北约)代表,并帮助组织了北约对9·11恐怖袭击事件的应对行动。之后,他在布什政府时期担任负责政治事务的国务院副国务卿,直至退休。

曾在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时期担任美国财政部驻华特使的杜大伟(David Dollar)说,这可能是向中国发出的一个积极信号,显示拜登将认真对待两国之间的互动。杜大伟表示,他不只是一个政治人物,还有政策方面的背景。

上世纪80年代末曾任美国驻中国大使的Winston Lord表示,随着美中关系恶化,大使这一角色已变得更加艰难。他说,中国的约束政策使得与广大民众交谈和在中国各地旅行变得困难。

Lord称,大使对美国政策设定的影响力可能有限。他表示,由于美中关系具有高度重要性,并且涉及到美国诸多利益,因此对华政策不可避免地将是华盛顿方面说了算,几乎肯定会由白宫制定。

迄今为止,在拜登政府中,美国国务院和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在制定对华政策方面的作用最大。在美国财政部、美国商务部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等经济机构,仍有许多国际经济高层职位没有提名候选人或者是提名人选尚未获得参议院确认。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政府计划任命经验丰富的外交官秦刚担任下一任驻华盛顿大使;外界普遍预计华盛顿将任命曾在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府中任职的资深外交官R. Nicholas Burns为驻华大使。



Lingling Wei|Bob Davis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和美国即将任命新的驻美大使和驻华大使,同时这两个世界大国在争夺全球领导地位方面的竞争越来越激烈。

据知情官员透露,中国政府计划任命经验丰富的外交官秦刚担任下一任驻美大使。秦刚曾担任中国外交部礼宾司司长。

熟悉美国政府决策的人士说,外界普遍预计华盛顿将任命曾在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府中任职的资深外交官R. Nicholas Burns为驻华大使。

这些预期的任命正值中美双边关系在特朗普执政期间急剧降温后仍然紧张之际。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一直试图建立联盟以对抗日益自信、强硬的中国,而中国打算将两国关系重塑为两个正面竞争对手之间的关系。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暂未回复置评请求。美国国务院和白宫发言人均未置评。Burns暂未回应置评请求。

在周二的一次发言中,习近平似乎对美国在全球扮演的领导角色提出了质疑,不过并未点出美国的名字。他出席博鳌亚洲论坛时表示:“不能把一个或几个国家制定的规则强加于人,也不能由个别国家的单边主义给整个世界‘带节奏’。”博鳌亚洲论坛在中国海南岛举办,是政府领导人、企业高管和学者的年度聚会。

若秦刚被任命为驻美大使,则将显示出中国领导层希望有一位专业技巧娴熟的外交官来帮助恢复美中高级别定期会晤。

这种所谓的战略对话机制最早是在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任内实行的,但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认为该机制只是把美国拖进毫无结果的讨论,于是将其废除了。在中美关系中的竞争性日益增强之际,中方把中美战略对话机制视为一种稳定器,有助于降低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到目前为止,拜登团队尚未表现出对重启该机制的兴趣。

现年55岁的秦刚风度翩翩,在外界看来是一位擅于把握分寸的职业外交官,不同于国际社会印象中那种犹如斗志昂扬的战士般的中国外交官形象。

秦刚1988年加入外交部,从较低职位做起,后来升任外交部发言人、负责欧洲事务和新闻的外交部副部长,并负责为习近平规划活动。近年来,他曾多次陪同习近平出访,成为深得这位领导人信任的助手。

2016年习近平在中国东部城市杭州主持二十国集团(Group of 20)领导人峰会期间,秦刚协助安排了相关会议和活动。习近平有一次半开玩笑地对秦刚说,自己能否在接连不断的活动日程中抽点时间休息一下。据当时参与峰会的人士转述,这番对话引起了笑声,活跃了气氛。

秦刚面临的一大挑战是既要能代表北京方面的立场,同时仍要构建中美之间的桥梁。当前美国两党在对华强硬立场方面展现了少有的团结。

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负责国际事务的薄迈伦(Myron Brilliant)说,要在当前充满挑战的环境下取得成功,中国这位即将上任的大使必须要付出更多时间精力,才能被视为两国关系的可信桥梁,而不仅仅是中方政策的传声筒。

薄迈伦认为,即使在美国对中国态度日趋强硬的情况下,崔天凯也在美国政界建立了关系。崔天凯自2013年起担任中国驻美大使。

例如,在美中贸易战最激烈的时候,崔天凯利用他与时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的关系,帮助两国在2020年初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崔天凯还通过接受美国电视节目采访的方式向美国观众传达中国的信息。

今年65岁的Burns曾在克林顿(Bill Clinton)政府时期担任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和美国驻希腊大使。他还曾在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时期担任美国驻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简称:北约)代表,并帮助组织了北约对9·11恐怖袭击事件的应对行动。之后,他在布什政府时期担任负责政治事务的国务院副国务卿,直至退休。

曾在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时期担任美国财政部驻华特使的杜大伟(David Dollar)说,这可能是向中国发出的一个积极信号,显示拜登将认真对待两国之间的互动。杜大伟表示,他不只是一个政治人物,还有政策方面的背景。

上世纪80年代末曾任美国驻中国大使的Winston Lord表示,随着美中关系恶化,大使这一角色已变得更加艰难。他说,中国的约束政策使得与广大民众交谈和在中国各地旅行变得困难。

Lord称,大使对美国政策设定的影响力可能有限。他表示,由于美中关系具有高度重要性,并且涉及到美国诸多利益,因此对华政策不可避免地将是华盛顿方面说了算,几乎肯定会由白宫制定。

迄今为止,在拜登政府中,美国国务院和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在制定对华政策方面的作用最大。在美国财政部、美国商务部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等经济机构,仍有许多国际经济高层职位没有提名候选人或者是提名人选尚未获得参议院确认。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OR热门排行榜
横向滑动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