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央行官员最新在海南博鳌亚洲论坛表示,考虑在更多场景、更多城市来进行数字人民币试点,目前发展重点主要在于推进国内使用;中国也正研究对比特币、稳定币的监管规则。



| 宿泱韫

OR--商业新媒体

在人民币国际化方面,中国央行副行长李波强调这应是自然而然的过程,目标绝不是要取代美元或其它国际货币,而是让市场来做出选择;在数字货币的互操作性问题上,不会急于求成现在就找到解决方案,对实验不同的技术持开放心态。

他在博鳌论坛上用英文发言称,对于数字人民币的推广,“现在还没有一个具体时间表”,向全国推广之前有几件事要做到位,包括增加扩大试点项目的范围,打造数字化人民币生态系统,提升系统安全性和可靠性,并制定相应法律和监管体系。

“我们现在正在考虑在更多的场景、以及更多的城市来进行试点。”李波表示,如在即将到来的北京冬奥会期间,数字人民币不仅能为国内用户所用,也能够为国际用户所用,会继续进行试点,在这一过程中进一步加强生态系统的建设。

全球主要央行都在加大努力自主研发数字货币,推动金融体系现代化,抵御来自加密货币的威胁,并加快国内及国际支付的速度。中国央行推出数字人民币的计划处于领先地位,自2020年4月数字人民币的首个试点应用场景落地,其推广速度与广度超出预期,已累计向公众发放1.5亿元。

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前任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同一场合表示,数字人民币的起始点是做好零售系统,最大的需求也在零售系统,把零售系统效率提高是所有开展其他业务的一个基础。

李波也指出,数字化人民币的发展重点目前主要是推进在国内的使用,目标要建立一个非常扎实健康的国内数字人民币生态系统。

**互操作性问题**

相对于国内的发展,数字人民币的跨境面临更多挑战。周小川在论坛中指出,数字人民币设计的初始动机并非是要跨境支付,跨境还有很多复杂的问题,比如各国央行主权货币的问题;不同央行数字货币的互操作性是“一个比一般想象更加复杂的问题”。

李波表示,数字化人民币国际化方面,中国加入了mCBDC,在探索不同方式实现央行数字货币之间的互操作性,对于互操作性这一复杂问题,“我们并不会急于求成地现在找到一个解决方案,现在我们对选择不同的选项来实验不同的技术都是持开放心态。”

他称,中国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非常扎实的国内数字人民币的生态系统;与此同时,与国际合作伙伴一起合作,希望从长期来说会有跨境支付解决方案。

周小川认为,各国央行数字货币(CBDC)是以本币为基础,有汇率,而且规矩不同,互操作性要考虑这种复杂性,要尊重各国央行的货币主权,在此之下利用数字技术大幅度提高方便性,而不是某一货币一统天下。

国际清算银行总经理奥古斯汀·卡斯滕斯认为,在互操作性上可以考虑,让不同央行数字货币之间彼此实现兼容性,即不同的系统之间可对接互通;另一条道路是打造一个更加闭环的系统,还有一个大刀阔斧的想法就是打造一体化的系统,实现难度较大。

在国际清算银行香港创新中心的支持下,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已和香港金管局、泰国中央银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联合发起了多边央行数字货币桥的研究项目,旨在探索利用分布式账本技术实现央行数字货币对的跨境交易全天候同步交收。

**加密货币必须接受严格监管**

对于加密货币交易,李波指出,比特币是加密资产,是投资的选项,本身不是货币,加密资产将来发挥的主要作用应该是投资工具,中国也正在研究,对加密货币这类用什么监管规则,在此之前保持现在的做法。

他称,很多国家包括中国都在研究,对于比特币这些投资方式应有怎样的监管环境,要确保对这类资产的投机不会造成严重的金融风险。在想出来怎样的监管规则之前,会继续保持现在的做法。

他并强调,任何稳定币如果希望能够成为一个得到广泛使用的支付工具,必须要接受严格监管,“就像银行或者准银行金融机构一样得到严格的监管。”

“金融是要为实体经济服务,不管你是数字货币还是数字资产都应该跟实体经济密切的结合,为实体经济服务。”周小川表示。

数字资产到底对于实体经济的好处究竟是什么?周小川称其对此还有疑问,会持比较谨慎的态度,他举例,经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当时脱离了实体经济,有些金融产品出现了问题。

此外,在被问及蚂蚁集团的整改时,李波表示,央行希望看到对金融科技公司监管的改革,让有关部门来监管。

根据一名熟悉监管者想法及两名与公司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蚂蚁集团正在研究让创办人马云剥离持股及放弃控制权的各种选项,因中国监管当局的约谈暗示,这么做或可使当局针对蚂蚁的业务整改告一段落。


又讯:金融科技助力中国小微企业融资 但民间融资仍有问题待解
路透

在小微企业融资难方面,中国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周日表示,金融科技的发展解决了相当多的小微企业融资问题,但民间融资、合作金融等还需要进一步完善。

他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表示,从经济学角度看,平台经济有可能是未来主要的生态形态。平台直接把供求双方连在一起了,又和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新科技密切联系在一起。“我一直是研究小微企业融资的,这恐怕是最根本的出路。”

“小微企业发展问题、融资问题年年谈,中国自从金融科技发展之后解决了相当多的问题,但是像民间融资、合作金融的问题是需要再进一步解决的。”李扬表示。

他指出,这几年中国的金融科技发展非常快,传统的金融体系顶多覆盖20%的人群,80%是覆盖不到的,但是现在用金融科技的手段可以覆盖。

金融科技使得人们接触金融资源非常便利、且起点低、成本低,所以这次新冠疫情中,金融科技在普惠方面的功能得到充分彰显。现在中国金融科技,特别在支持小微企业方面,是走在世界前列的。

在民间借贷方面,去年高法大幅降低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他指出,通过针对企业需求、成本以及资金运作的模式的分析,此事恐怕不能那么僵硬。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去年9月发布新规,大幅度降低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将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4倍为标准,确定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取代此前“以24%和36%为基准的两线三区”的规定。

他认为,近些年平台融资的发展很重要,平台可能是一个企业、一个空间或者一个安排,供求双方都可以在上面显示自己。比如滴滴约车,让司机个体去开拓市场是很困难的,但通过平台就能把供应者、需求者有效地结合起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扎实推进数字货币探索 央行官员称将扩大数字人民币试点

发布日期:2021-04-19 16:48
摘要:中国央行官员最新在海南博鳌亚洲论坛表示,考虑在更多场景、更多城市来进行数字人民币试点,目前发展重点主要在于推进国内使用;中国也正研究对比特币、稳定币的监管规则。



| 宿泱韫

OR--商业新媒体

在人民币国际化方面,中国央行副行长李波强调这应是自然而然的过程,目标绝不是要取代美元或其它国际货币,而是让市场来做出选择;在数字货币的互操作性问题上,不会急于求成现在就找到解决方案,对实验不同的技术持开放心态。

他在博鳌论坛上用英文发言称,对于数字人民币的推广,“现在还没有一个具体时间表”,向全国推广之前有几件事要做到位,包括增加扩大试点项目的范围,打造数字化人民币生态系统,提升系统安全性和可靠性,并制定相应法律和监管体系。

“我们现在正在考虑在更多的场景、以及更多的城市来进行试点。”李波表示,如在即将到来的北京冬奥会期间,数字人民币不仅能为国内用户所用,也能够为国际用户所用,会继续进行试点,在这一过程中进一步加强生态系统的建设。

全球主要央行都在加大努力自主研发数字货币,推动金融体系现代化,抵御来自加密货币的威胁,并加快国内及国际支付的速度。中国央行推出数字人民币的计划处于领先地位,自2020年4月数字人民币的首个试点应用场景落地,其推广速度与广度超出预期,已累计向公众发放1.5亿元。

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前任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同一场合表示,数字人民币的起始点是做好零售系统,最大的需求也在零售系统,把零售系统效率提高是所有开展其他业务的一个基础。

李波也指出,数字化人民币的发展重点目前主要是推进在国内的使用,目标要建立一个非常扎实健康的国内数字人民币生态系统。

**互操作性问题**

相对于国内的发展,数字人民币的跨境面临更多挑战。周小川在论坛中指出,数字人民币设计的初始动机并非是要跨境支付,跨境还有很多复杂的问题,比如各国央行主权货币的问题;不同央行数字货币的互操作性是“一个比一般想象更加复杂的问题”。

李波表示,数字化人民币国际化方面,中国加入了mCBDC,在探索不同方式实现央行数字货币之间的互操作性,对于互操作性这一复杂问题,“我们并不会急于求成地现在找到一个解决方案,现在我们对选择不同的选项来实验不同的技术都是持开放心态。”

他称,中国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非常扎实的国内数字人民币的生态系统;与此同时,与国际合作伙伴一起合作,希望从长期来说会有跨境支付解决方案。

周小川认为,各国央行数字货币(CBDC)是以本币为基础,有汇率,而且规矩不同,互操作性要考虑这种复杂性,要尊重各国央行的货币主权,在此之下利用数字技术大幅度提高方便性,而不是某一货币一统天下。

国际清算银行总经理奥古斯汀·卡斯滕斯认为,在互操作性上可以考虑,让不同央行数字货币之间彼此实现兼容性,即不同的系统之间可对接互通;另一条道路是打造一个更加闭环的系统,还有一个大刀阔斧的想法就是打造一体化的系统,实现难度较大。

在国际清算银行香港创新中心的支持下,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已和香港金管局、泰国中央银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联合发起了多边央行数字货币桥的研究项目,旨在探索利用分布式账本技术实现央行数字货币对的跨境交易全天候同步交收。

**加密货币必须接受严格监管**

对于加密货币交易,李波指出,比特币是加密资产,是投资的选项,本身不是货币,加密资产将来发挥的主要作用应该是投资工具,中国也正在研究,对加密货币这类用什么监管规则,在此之前保持现在的做法。

他称,很多国家包括中国都在研究,对于比特币这些投资方式应有怎样的监管环境,要确保对这类资产的投机不会造成严重的金融风险。在想出来怎样的监管规则之前,会继续保持现在的做法。

他并强调,任何稳定币如果希望能够成为一个得到广泛使用的支付工具,必须要接受严格监管,“就像银行或者准银行金融机构一样得到严格的监管。”

“金融是要为实体经济服务,不管你是数字货币还是数字资产都应该跟实体经济密切的结合,为实体经济服务。”周小川表示。

数字资产到底对于实体经济的好处究竟是什么?周小川称其对此还有疑问,会持比较谨慎的态度,他举例,经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当时脱离了实体经济,有些金融产品出现了问题。

此外,在被问及蚂蚁集团的整改时,李波表示,央行希望看到对金融科技公司监管的改革,让有关部门来监管。

根据一名熟悉监管者想法及两名与公司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蚂蚁集团正在研究让创办人马云剥离持股及放弃控制权的各种选项,因中国监管当局的约谈暗示,这么做或可使当局针对蚂蚁的业务整改告一段落。


又讯:金融科技助力中国小微企业融资 但民间融资仍有问题待解
路透

在小微企业融资难方面,中国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周日表示,金融科技的发展解决了相当多的小微企业融资问题,但民间融资、合作金融等还需要进一步完善。

他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表示,从经济学角度看,平台经济有可能是未来主要的生态形态。平台直接把供求双方连在一起了,又和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新科技密切联系在一起。“我一直是研究小微企业融资的,这恐怕是最根本的出路。”

“小微企业发展问题、融资问题年年谈,中国自从金融科技发展之后解决了相当多的问题,但是像民间融资、合作金融的问题是需要再进一步解决的。”李扬表示。

他指出,这几年中国的金融科技发展非常快,传统的金融体系顶多覆盖20%的人群,80%是覆盖不到的,但是现在用金融科技的手段可以覆盖。

金融科技使得人们接触金融资源非常便利、且起点低、成本低,所以这次新冠疫情中,金融科技在普惠方面的功能得到充分彰显。现在中国金融科技,特别在支持小微企业方面,是走在世界前列的。

在民间借贷方面,去年高法大幅降低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他指出,通过针对企业需求、成本以及资金运作的模式的分析,此事恐怕不能那么僵硬。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去年9月发布新规,大幅度降低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将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4倍为标准,确定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取代此前“以24%和36%为基准的两线三区”的规定。

他认为,近些年平台融资的发展很重要,平台可能是一个企业、一个空间或者一个安排,供求双方都可以在上面显示自己。比如滴滴约车,让司机个体去开拓市场是很困难的,但通过平台就能把供应者、需求者有效地结合起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央行官员最新在海南博鳌亚洲论坛表示,考虑在更多场景、更多城市来进行数字人民币试点,目前发展重点主要在于推进国内使用;中国也正研究对比特币、稳定币的监管规则。



| 宿泱韫

OR--商业新媒体

在人民币国际化方面,中国央行副行长李波强调这应是自然而然的过程,目标绝不是要取代美元或其它国际货币,而是让市场来做出选择;在数字货币的互操作性问题上,不会急于求成现在就找到解决方案,对实验不同的技术持开放心态。

他在博鳌论坛上用英文发言称,对于数字人民币的推广,“现在还没有一个具体时间表”,向全国推广之前有几件事要做到位,包括增加扩大试点项目的范围,打造数字化人民币生态系统,提升系统安全性和可靠性,并制定相应法律和监管体系。

“我们现在正在考虑在更多的场景、以及更多的城市来进行试点。”李波表示,如在即将到来的北京冬奥会期间,数字人民币不仅能为国内用户所用,也能够为国际用户所用,会继续进行试点,在这一过程中进一步加强生态系统的建设。

全球主要央行都在加大努力自主研发数字货币,推动金融体系现代化,抵御来自加密货币的威胁,并加快国内及国际支付的速度。中国央行推出数字人民币的计划处于领先地位,自2020年4月数字人民币的首个试点应用场景落地,其推广速度与广度超出预期,已累计向公众发放1.5亿元。

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前任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同一场合表示,数字人民币的起始点是做好零售系统,最大的需求也在零售系统,把零售系统效率提高是所有开展其他业务的一个基础。

李波也指出,数字化人民币的发展重点目前主要是推进在国内的使用,目标要建立一个非常扎实健康的国内数字人民币生态系统。

**互操作性问题**

相对于国内的发展,数字人民币的跨境面临更多挑战。周小川在论坛中指出,数字人民币设计的初始动机并非是要跨境支付,跨境还有很多复杂的问题,比如各国央行主权货币的问题;不同央行数字货币的互操作性是“一个比一般想象更加复杂的问题”。

李波表示,数字化人民币国际化方面,中国加入了mCBDC,在探索不同方式实现央行数字货币之间的互操作性,对于互操作性这一复杂问题,“我们并不会急于求成地现在找到一个解决方案,现在我们对选择不同的选项来实验不同的技术都是持开放心态。”

他称,中国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非常扎实的国内数字人民币的生态系统;与此同时,与国际合作伙伴一起合作,希望从长期来说会有跨境支付解决方案。

周小川认为,各国央行数字货币(CBDC)是以本币为基础,有汇率,而且规矩不同,互操作性要考虑这种复杂性,要尊重各国央行的货币主权,在此之下利用数字技术大幅度提高方便性,而不是某一货币一统天下。

国际清算银行总经理奥古斯汀·卡斯滕斯认为,在互操作性上可以考虑,让不同央行数字货币之间彼此实现兼容性,即不同的系统之间可对接互通;另一条道路是打造一个更加闭环的系统,还有一个大刀阔斧的想法就是打造一体化的系统,实现难度较大。

在国际清算银行香港创新中心的支持下,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已和香港金管局、泰国中央银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联合发起了多边央行数字货币桥的研究项目,旨在探索利用分布式账本技术实现央行数字货币对的跨境交易全天候同步交收。

**加密货币必须接受严格监管**

对于加密货币交易,李波指出,比特币是加密资产,是投资的选项,本身不是货币,加密资产将来发挥的主要作用应该是投资工具,中国也正在研究,对加密货币这类用什么监管规则,在此之前保持现在的做法。

他称,很多国家包括中国都在研究,对于比特币这些投资方式应有怎样的监管环境,要确保对这类资产的投机不会造成严重的金融风险。在想出来怎样的监管规则之前,会继续保持现在的做法。

他并强调,任何稳定币如果希望能够成为一个得到广泛使用的支付工具,必须要接受严格监管,“就像银行或者准银行金融机构一样得到严格的监管。”

“金融是要为实体经济服务,不管你是数字货币还是数字资产都应该跟实体经济密切的结合,为实体经济服务。”周小川表示。

数字资产到底对于实体经济的好处究竟是什么?周小川称其对此还有疑问,会持比较谨慎的态度,他举例,经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当时脱离了实体经济,有些金融产品出现了问题。

此外,在被问及蚂蚁集团的整改时,李波表示,央行希望看到对金融科技公司监管的改革,让有关部门来监管。

根据一名熟悉监管者想法及两名与公司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蚂蚁集团正在研究让创办人马云剥离持股及放弃控制权的各种选项,因中国监管当局的约谈暗示,这么做或可使当局针对蚂蚁的业务整改告一段落。


又讯:金融科技助力中国小微企业融资 但民间融资仍有问题待解
路透

在小微企业融资难方面,中国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周日表示,金融科技的发展解决了相当多的小微企业融资问题,但民间融资、合作金融等还需要进一步完善。

他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表示,从经济学角度看,平台经济有可能是未来主要的生态形态。平台直接把供求双方连在一起了,又和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新科技密切联系在一起。“我一直是研究小微企业融资的,这恐怕是最根本的出路。”

“小微企业发展问题、融资问题年年谈,中国自从金融科技发展之后解决了相当多的问题,但是像民间融资、合作金融的问题是需要再进一步解决的。”李扬表示。

他指出,这几年中国的金融科技发展非常快,传统的金融体系顶多覆盖20%的人群,80%是覆盖不到的,但是现在用金融科技的手段可以覆盖。

金融科技使得人们接触金融资源非常便利、且起点低、成本低,所以这次新冠疫情中,金融科技在普惠方面的功能得到充分彰显。现在中国金融科技,特别在支持小微企业方面,是走在世界前列的。

在民间借贷方面,去年高法大幅降低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他指出,通过针对企业需求、成本以及资金运作的模式的分析,此事恐怕不能那么僵硬。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去年9月发布新规,大幅度降低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将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4倍为标准,确定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取代此前“以24%和36%为基准的两线三区”的规定。

他认为,近些年平台融资的发展很重要,平台可能是一个企业、一个空间或者一个安排,供求双方都可以在上面显示自己。比如滴滴约车,让司机个体去开拓市场是很困难的,但通过平台就能把供应者、需求者有效地结合起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扎实推进数字货币探索 央行官员称将扩大数字人民币试点

发布日期:2021-04-19 16:48
摘要:中国央行官员最新在海南博鳌亚洲论坛表示,考虑在更多场景、更多城市来进行数字人民币试点,目前发展重点主要在于推进国内使用;中国也正研究对比特币、稳定币的监管规则。



| 宿泱韫

OR--商业新媒体

在人民币国际化方面,中国央行副行长李波强调这应是自然而然的过程,目标绝不是要取代美元或其它国际货币,而是让市场来做出选择;在数字货币的互操作性问题上,不会急于求成现在就找到解决方案,对实验不同的技术持开放心态。

他在博鳌论坛上用英文发言称,对于数字人民币的推广,“现在还没有一个具体时间表”,向全国推广之前有几件事要做到位,包括增加扩大试点项目的范围,打造数字化人民币生态系统,提升系统安全性和可靠性,并制定相应法律和监管体系。

“我们现在正在考虑在更多的场景、以及更多的城市来进行试点。”李波表示,如在即将到来的北京冬奥会期间,数字人民币不仅能为国内用户所用,也能够为国际用户所用,会继续进行试点,在这一过程中进一步加强生态系统的建设。

全球主要央行都在加大努力自主研发数字货币,推动金融体系现代化,抵御来自加密货币的威胁,并加快国内及国际支付的速度。中国央行推出数字人民币的计划处于领先地位,自2020年4月数字人民币的首个试点应用场景落地,其推广速度与广度超出预期,已累计向公众发放1.5亿元。

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前任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同一场合表示,数字人民币的起始点是做好零售系统,最大的需求也在零售系统,把零售系统效率提高是所有开展其他业务的一个基础。

李波也指出,数字化人民币的发展重点目前主要是推进在国内的使用,目标要建立一个非常扎实健康的国内数字人民币生态系统。

**互操作性问题**

相对于国内的发展,数字人民币的跨境面临更多挑战。周小川在论坛中指出,数字人民币设计的初始动机并非是要跨境支付,跨境还有很多复杂的问题,比如各国央行主权货币的问题;不同央行数字货币的互操作性是“一个比一般想象更加复杂的问题”。

李波表示,数字化人民币国际化方面,中国加入了mCBDC,在探索不同方式实现央行数字货币之间的互操作性,对于互操作性这一复杂问题,“我们并不会急于求成地现在找到一个解决方案,现在我们对选择不同的选项来实验不同的技术都是持开放心态。”

他称,中国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非常扎实的国内数字人民币的生态系统;与此同时,与国际合作伙伴一起合作,希望从长期来说会有跨境支付解决方案。

周小川认为,各国央行数字货币(CBDC)是以本币为基础,有汇率,而且规矩不同,互操作性要考虑这种复杂性,要尊重各国央行的货币主权,在此之下利用数字技术大幅度提高方便性,而不是某一货币一统天下。

国际清算银行总经理奥古斯汀·卡斯滕斯认为,在互操作性上可以考虑,让不同央行数字货币之间彼此实现兼容性,即不同的系统之间可对接互通;另一条道路是打造一个更加闭环的系统,还有一个大刀阔斧的想法就是打造一体化的系统,实现难度较大。

在国际清算银行香港创新中心的支持下,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已和香港金管局、泰国中央银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联合发起了多边央行数字货币桥的研究项目,旨在探索利用分布式账本技术实现央行数字货币对的跨境交易全天候同步交收。

**加密货币必须接受严格监管**

对于加密货币交易,李波指出,比特币是加密资产,是投资的选项,本身不是货币,加密资产将来发挥的主要作用应该是投资工具,中国也正在研究,对加密货币这类用什么监管规则,在此之前保持现在的做法。

他称,很多国家包括中国都在研究,对于比特币这些投资方式应有怎样的监管环境,要确保对这类资产的投机不会造成严重的金融风险。在想出来怎样的监管规则之前,会继续保持现在的做法。

他并强调,任何稳定币如果希望能够成为一个得到广泛使用的支付工具,必须要接受严格监管,“就像银行或者准银行金融机构一样得到严格的监管。”

“金融是要为实体经济服务,不管你是数字货币还是数字资产都应该跟实体经济密切的结合,为实体经济服务。”周小川表示。

数字资产到底对于实体经济的好处究竟是什么?周小川称其对此还有疑问,会持比较谨慎的态度,他举例,经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当时脱离了实体经济,有些金融产品出现了问题。

此外,在被问及蚂蚁集团的整改时,李波表示,央行希望看到对金融科技公司监管的改革,让有关部门来监管。

根据一名熟悉监管者想法及两名与公司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蚂蚁集团正在研究让创办人马云剥离持股及放弃控制权的各种选项,因中国监管当局的约谈暗示,这么做或可使当局针对蚂蚁的业务整改告一段落。


又讯:金融科技助力中国小微企业融资 但民间融资仍有问题待解
路透

在小微企业融资难方面,中国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周日表示,金融科技的发展解决了相当多的小微企业融资问题,但民间融资、合作金融等还需要进一步完善。

他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表示,从经济学角度看,平台经济有可能是未来主要的生态形态。平台直接把供求双方连在一起了,又和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新科技密切联系在一起。“我一直是研究小微企业融资的,这恐怕是最根本的出路。”

“小微企业发展问题、融资问题年年谈,中国自从金融科技发展之后解决了相当多的问题,但是像民间融资、合作金融的问题是需要再进一步解决的。”李扬表示。

他指出,这几年中国的金融科技发展非常快,传统的金融体系顶多覆盖20%的人群,80%是覆盖不到的,但是现在用金融科技的手段可以覆盖。

金融科技使得人们接触金融资源非常便利、且起点低、成本低,所以这次新冠疫情中,金融科技在普惠方面的功能得到充分彰显。现在中国金融科技,特别在支持小微企业方面,是走在世界前列的。

在民间借贷方面,去年高法大幅降低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他指出,通过针对企业需求、成本以及资金运作的模式的分析,此事恐怕不能那么僵硬。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去年9月发布新规,大幅度降低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将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4倍为标准,确定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取代此前“以24%和36%为基准的两线三区”的规定。

他认为,近些年平台融资的发展很重要,平台可能是一个企业、一个空间或者一个安排,供求双方都可以在上面显示自己。比如滴滴约车,让司机个体去开拓市场是很困难的,但通过平台就能把供应者、需求者有效地结合起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