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2021年的教培行业,用四个字形容最贴切:风声鹤唳。



| 王敏

OR--商业新媒体

2021年的教培行业,用四个字形容最贴切:风声鹤唳。

就在近日,一段四川省犍为县教育局局长为高三学生跳霹雳舞减压的视频火了,而这位教育局局长,也下达了让全县81家校外培训机构自4月2日起停业整顿一个月的要求。

这背后,是2021年以来教培行业遭遇的新一轮严格整改。

在四川犍为线下全面停课整顿之前,北京早已从3月开始对线下培训机构实行严格的整顿;而在线上,虽然表面上并没有如同线下停课一般严格,但也面临着监管趋严,在线教育广告投放、主讲老师教师资格证持有情况,都已经遭遇了严查。

3月下旬,多则关于教培行业监管趋严的传闻引发中概股股价大跌,3月31日教育部相关负责人表示,“2021年将把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工作列入重点工作任务”。

有业内人士表示,无论线上还是线下,教培行业正面临新一轮全方位、全流程的整顿,“史上强监管”时代已经到来。

山雨欲来风满楼,教培行业笼罩在一种紧张的氛围当中。深燃了解到,有的企业选择低调,减少春季的营销活动,有的机构暂缓外地开店的计划,扩张速度变慢。但对于整个教培行业来说,很难停止奔跑,线下机构经历了疫情的重创,还处于回血阶段;在线教育企业烧钱多年,竞争的压力也不允许其停止奔跑。

“短期内,教培行业一定是处于阵痛之中,形势不容乐观。”有从业者这样评价,但只有经历了阵痛,这个行业才能走得更长久。

1、线下线上迎来“最强监管”

清明节假期前,北京的家长李迪打算为女儿报一门线下英语课程,给朝阳区一线下少儿英语机构打电话咨询时,课程顾问告诉她,机构于3月接到了“停课令”,目前还没有线下复课,不过孩子可以先来上体验课,等到线下复课之后再来正式上课。

至于线下究竟何时复课,该课程顾问并没有给出清晰的时间点,只是说,目前已经将全部资料提交给了相关部门,包括工作人员接种新冠疫苗情况、办学许可证、消防许可证等等,待相关部门审批通过后就能复课,预计最早要到4月下旬。

另一家机构则告诉李迪,这次整顿范围很广,也很细致:“会检查消防设备,防疫设备,教师资质等等,内容要求有好几页”,教委检查是一部分,消防、街道、防疫等部门也会逐项盘查,只要有一项不合格,就很难复课。有的机构由于员工还尚未接种第二针新冠疫苗而被卡住。

李迪又给附近其他几家少儿英语机构打了电话咨询,得到的结果基本相似,都是可以先来试听体验,而正式线下上课则要等到5月左右。

据这些线下教培机构的反馈,这一轮整改开始于2021年3月10日前后,如今仍在持续。

“没有想到,这次的整顿会如此严格。”多位北京线下教培机构从业者向深燃表达了类似观点。事实上,早在2018年底,线下教培行业便曾经历过一轮整顿,办学许可证、教师资格证、消防、楼层、面积、下课时间等都是整顿的焦点。以海淀黄庄为例,巡查组曾多次到店突击检查。

有从业者指出,2021年这一波整顿的力度,要比2018年更严格。

今年的整顿当中,最受关注的一条当属资金监管。

教培行业“预付费模式”下乱象频生,一些教培机构会挪用家长交的预付费款,用于快速扩张开店等方面,还有一些机构甚至会直接携预付费跑路。这一模式,是导致无数教育机构暴雷,资金链断裂、家长退费无门的本质原因。

2018年的整顿,落实重点在于收费周期,要求培训机构一次性收费不得多于3个月,而2021年这一轮,资金监管的整治则成为了重点之一。北京已经开始试点与银行合作进行资金监管,比如,海淀区教委要求,校外培训机构申请线下复课时,必须提交与银行签订的监管协议,由监管银行按“一课次一消”的原则,将相应课时费划转给培训机构。

根据公开报道,在2021年新一轮整顿下,直到3月底,北京仅有70多家培训机构被允许复课。而2018年开启的那一轮整顿中,北京市教委摸排了的校外培训机构的数量有12681家。按此数量计算,2021年这一次,整顿了近一个月之后,北京得以线下复课的机构不足1%,可以想象整顿力度之严格。

“一些中小机构目前的首要目标,是能够安全退出市场。”一位从业者表示。

线下遭遇强监管的同时,针对在线教育的监管也在加强。

首先,针对在线教育广告乱象,继2021年1月“四家在线教育机构同请一人录制宣传广告”的事件被曝光之后,央视在2月底左右便停播了在线教育品牌广告;在线教育广告素材面临的限制也在增多。“在线教育广告视频因为素材被点名多次,后续有诱导因素的视频都不能过审。”一位教育行业广告投放商告诉深燃。

与此同时,对于在线教育机构主讲老师教师资格证的检查也在变得严格。2月,一批还没有获得教师资格证的主讲教师不再允许对外授课,据悉,大批网校教师的课程已经被下架。除此之外,对于线上的监管要求还在不断细化,比如,线上直播培训活动不得晚于晚上21点。

3月以来,与教培行业监管相关的消息如同雨点一般落下。3月下旬的一个周五,三则传闻可以说一度让整个教培行业陷入混乱。其中最直接的表现是,当日多只教育中概股暴跌。

一、一则网传录音中,北京某区教委执法人员指出,6岁以下学科类培训或将暂停;

二、一份“双减”试点工作座谈会精神的情况汇报透露,校外培训治理将聚焦“三限”,即限培训机构数量、限时间、限价格;

三、雪球上有人爆料“0-6岁在线教育产品将被禁止”。

三条传闻中,一和三还处于传闻阶段,尚未有明确细则落地,至于“双减”政策,虽然教育部辟谣“谨防误传形成不确切信息”,但多位行业人士认为,这并没有否认对于线下教培机构的整顿。

“在限制培训机构数量的趋势下,办学许可证相较此前更难办理,很多地方的办学许可证基本处于阶段性停办状态,在这个阶段,相关部门也在观望政策。”一位行业人士告诉深燃。

3月31日,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表示,“今年教育部把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工作列入重点工作任务”,被认为是明确了2021年是教培行业“监管年”的基调。近日,四川犍为县的停课整顿,或许也预示着全国范围内的线下机构,都将被这一轮监管覆盖到。

从年初的在线监管趋紧到如今的线下全面收紧,政策动向,已然成为教培行业2021年的关键词。

2、从“群魔乱舞”到“选择低调”

“该来的一定会来”,有行业人士感叹,这轮监管如此严厉,也是因为过去几年教培行业跑得太快了。

过去的十年里,线下教培行业从蓝海市场进入血海竞争。龙门教育CEO黄森磊曾将2010年-2020年定义为教育培训行业爆发的黄金十年。

截至2020年底,全国至少有40万家校外培训机构;而在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下,在线教育行业加速进入了风口期。尤其在2020年,在线教育的融资额更是创下历史新高。仅猿辅导、好未来、作业帮、跟谁学四家,2020年融资额便达115.2亿美元,约754亿人民币。高额融资背后,是行业选手的蒙眼狂奔。仅在2020年暑期,头部几家在线大班课在广告投放大战中便砸下了60亿元。

教培行业确实跑得太快了,可以用“群魔乱舞”来形容。即便是在2018年那一轮整顿之后,教培行业依旧暴雷不断、乱象频生。成长保、太傻留学、韦博英语、学霸一对一、朗播网、优胜教育、学霸君等,这些机构无一不曾攀上风口,一度是当时的明星企业,却以倒闭落幕,更遑论无数悄悄倒闭的中小机构。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20年前10个月,教培企业新增47万家,注销13.6万家,在教育行业中,存在经营异常风险提示的企业占到所有教育相关企业的17.8%。

几乎教培行业每一次暴雷,都会让一批家长退费无门。至于暴雷的原因,有疫情冲击、自身发展不佳、融资不顺等等,最直接的是资金链断裂。但不可否认,2018年起的那波对教培行业的整顿,提高了行业门槛,让一批机构转型,也加速淘汰不良机构退出市场。

比如,2018年底针对进校APP的严管政策,倒逼昔日进校APP赛道上的明星企业一起教育科技、小盒科技寻求转型,将变现重心转移到家庭场景的在线大班课上。而曾经年营收达30多亿的优胜教育,资金链断裂的原因之一便是,为了合规,近50%的校区都需要重新选址装修,成本大幅增加。

在监管趋严的形势下,培训行业中很多选手选择先低调下来,不少公司已经有所行动。“一些启蒙英语品牌,减弱了春季的市场动作。”一位行业人士指出。

某线下连锁机构,正打算在广州开设新机构,在得知北京线下机构停课整顿后,立刻向广州当地有关部门咨询关于办学许可证的问题,但持续月余,仍未得到明确回复。在得到确定回复前,这家机构暂缓了开店计划。

一直从事教培行业市场运营的侯悦,3月下旬离开了这个行业。“我对整个行业的发展陷入了焦虑,感觉压力山大。”

在教培行业的紧张氛围中,一些行业人士对短期内教培行业的发展持谨慎甚至有些悲观的态度。

4月1日,睿途教育创始人胡中华发布了一篇题为“如果睿途清零,我得到了什么?”的文章,尽管文中最后明确,公司短时间内不会倒闭,但其对行业环境的悲观情绪不言自明。

“我们新项目在开办过程中,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大家新开店时要谨慎很多了。”教育综合体品牌同学都荟联合创始人王衡说道,“经过2021年这一轮监管,相关政策标准落地时会更加严格,教培行业从业者,尤其是新进的从业者会更加谨慎。”

华夏桃李创始合伙人张爱志认为,本次监管趋严面向整个教培行业,以K12、早幼教为重点,而这两个领域竞争激烈、资金密度大,监管以及政策的调整会造成现有机构增长放缓,行业IPO退出存在更大不确定性,未来一段时间内,估计资本对K12、早幼教领域关注会降低,投资也会锐减。

同样,中国民办教育协会研究会副会长马学雷也持类似态度。“原来预付费的模式下,一些机构会把预付款先花出去进行扩张,但如今因为政策监管,机构所储存的现金流减少之后,发展速度也会放缓。”

“未来的不确定性太大了。”马学雷说,“现在花了大力气、大成本进行合规,之后究竟还会不会因为新的监管政策而受到巨大影响还未可知。合规之后,这个市场的投资和未来收益的不确定性依然很大,也会使得行业投资人比较谨慎。”

3、停不下来的奔跑

尽管在紧张情绪的包围下,一些玩家选择低调,但教培行业的奔跑很难完全停下来。

大多数北京线下机构现在都处于不得不跑的状态。2020年的疫情使得很多中小机构在招新上受到极大的影响,尚处于需要时间恢复元气的状态。在疫情导致线下停摆反复的情况下,线下机构也不得不探索OMO,线下和线上融合。

现在正处于风暴中心的北京线下教培机构,虽然在3月再次遭遇线下停课,但在寒假期间受疫情反弹影响而转在线的背景下,大部分线下机构也还都延续着在线上课,并没有完全停下来。“有了2020年疫情之下两次转在线的经历后,大部分学生对于在线上课都已经熟悉且适应了。”北京某线下K12机构联合创始人告诉深燃。

另一面,在线教育行业或将迎来新一波上市热潮,作业帮、掌门教育、火花思维、美术宝都被传出即将赴美上市,其中作业帮聘请了原欢聚集团金秉为CFO后,更是被解读为加速了上市的脚步。

在以“政策监管”为核心关键词的2021年,这个节点选择上市存在着诸多不确定性。但不可否认,对于2020年吸纳了200亿美金的在线教育机构而言,投注了大量资金的投资人,也不允许其停止奔跑。

可以看见,各大品牌的大规模招聘还在继续。字节跳动旗下教育品牌“大力教育”在2月底曾宣称,将于未来4个月内面向社会招聘1万人,涵盖教研教学、产品、运营等近10类岗位。学而思网校、作业帮的招聘帖依然经常出现。美术宝旗下小熊美术的课程顾问依旧在频繁“骚扰”家长让其报课。

今年的广告投放虽然较去年有所放缓,但是在线教育机构在“转介绍”(老用户转介绍新用户)、拓展本地化等方面开始投注更大的精力。

“2021年,在线教育行业整体的广告投放势头都没有去年那么猛了,大家都在纷纷探索转介绍。”前述教育行业广告投放商说道。与此同时,大力教育、网易有道也已经开始开拓线下体验店,瞄准了线下流量。

对于“不得不奔跑”的教培行业,2021年监管下的合规达标属于不得不经历的阵痛。

“2021年这一波的监管,主要是让大家不再盲目地拼规模、拼速度,在行业强监管下,其实‘良币’的心态还是相对比较稳定的,政策本质上是在引导行业稳扎稳打,往着长期、有序、健康的方向发展。”王衡认为。

伴鱼创始人兼CEO黄河指出,监管趋严,意味着教育行业对更优质的教学效果和更高用户体验提出要求,客观来看,这对行业的积极意义明显。

多位行业人士向深燃表示,短期来看,这个行业正面临强监管,形势不容乐观,但从长远来看,经历了当前的阵痛,这个行业才能走得更加长久。

而在强监管下,头部选手在某种程度上或将迎来一定的发展机遇,换言之,对于已经标准化、系统化发展的头部反而可能更有利。

这些选手在自身管理上原本就相对规范,一些不良机构退出市场后会释放出一定的份额,中型机构可能会放缓扩张速度,头部机构便有机会进一步提升市场占有率。

张爱志也表示,“资金监管对短期现金流影响较大,对现金储备好的头部机构反倒是利好,因为腰部机构竞争力下降较大,行业集中度反倒会加大,细分赛道会加速跑出行业龙头,现在,正是投资行业龙头的机会。”

他认为,未来,线下教培行业或将呈哑铃状发展,头部巨头和尾部小机构的数量增加,而腰部机构的数量或将锐减;而在线上,随着头部在线机构的品牌效应扩大,获客更有优势,在线教育或将呈水滴状发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和风暴赛跑的培训班

发布日期:2021-04-18 08:08
摘要:2021年的教培行业,用四个字形容最贴切:风声鹤唳。



| 王敏

OR--商业新媒体

2021年的教培行业,用四个字形容最贴切:风声鹤唳。

就在近日,一段四川省犍为县教育局局长为高三学生跳霹雳舞减压的视频火了,而这位教育局局长,也下达了让全县81家校外培训机构自4月2日起停业整顿一个月的要求。

这背后,是2021年以来教培行业遭遇的新一轮严格整改。

在四川犍为线下全面停课整顿之前,北京早已从3月开始对线下培训机构实行严格的整顿;而在线上,虽然表面上并没有如同线下停课一般严格,但也面临着监管趋严,在线教育广告投放、主讲老师教师资格证持有情况,都已经遭遇了严查。

3月下旬,多则关于教培行业监管趋严的传闻引发中概股股价大跌,3月31日教育部相关负责人表示,“2021年将把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工作列入重点工作任务”。

有业内人士表示,无论线上还是线下,教培行业正面临新一轮全方位、全流程的整顿,“史上强监管”时代已经到来。

山雨欲来风满楼,教培行业笼罩在一种紧张的氛围当中。深燃了解到,有的企业选择低调,减少春季的营销活动,有的机构暂缓外地开店的计划,扩张速度变慢。但对于整个教培行业来说,很难停止奔跑,线下机构经历了疫情的重创,还处于回血阶段;在线教育企业烧钱多年,竞争的压力也不允许其停止奔跑。

“短期内,教培行业一定是处于阵痛之中,形势不容乐观。”有从业者这样评价,但只有经历了阵痛,这个行业才能走得更长久。

1、线下线上迎来“最强监管”

清明节假期前,北京的家长李迪打算为女儿报一门线下英语课程,给朝阳区一线下少儿英语机构打电话咨询时,课程顾问告诉她,机构于3月接到了“停课令”,目前还没有线下复课,不过孩子可以先来上体验课,等到线下复课之后再来正式上课。

至于线下究竟何时复课,该课程顾问并没有给出清晰的时间点,只是说,目前已经将全部资料提交给了相关部门,包括工作人员接种新冠疫苗情况、办学许可证、消防许可证等等,待相关部门审批通过后就能复课,预计最早要到4月下旬。

另一家机构则告诉李迪,这次整顿范围很广,也很细致:“会检查消防设备,防疫设备,教师资质等等,内容要求有好几页”,教委检查是一部分,消防、街道、防疫等部门也会逐项盘查,只要有一项不合格,就很难复课。有的机构由于员工还尚未接种第二针新冠疫苗而被卡住。

李迪又给附近其他几家少儿英语机构打了电话咨询,得到的结果基本相似,都是可以先来试听体验,而正式线下上课则要等到5月左右。

据这些线下教培机构的反馈,这一轮整改开始于2021年3月10日前后,如今仍在持续。

“没有想到,这次的整顿会如此严格。”多位北京线下教培机构从业者向深燃表达了类似观点。事实上,早在2018年底,线下教培行业便曾经历过一轮整顿,办学许可证、教师资格证、消防、楼层、面积、下课时间等都是整顿的焦点。以海淀黄庄为例,巡查组曾多次到店突击检查。

有从业者指出,2021年这一波整顿的力度,要比2018年更严格。

今年的整顿当中,最受关注的一条当属资金监管。

教培行业“预付费模式”下乱象频生,一些教培机构会挪用家长交的预付费款,用于快速扩张开店等方面,还有一些机构甚至会直接携预付费跑路。这一模式,是导致无数教育机构暴雷,资金链断裂、家长退费无门的本质原因。

2018年的整顿,落实重点在于收费周期,要求培训机构一次性收费不得多于3个月,而2021年这一轮,资金监管的整治则成为了重点之一。北京已经开始试点与银行合作进行资金监管,比如,海淀区教委要求,校外培训机构申请线下复课时,必须提交与银行签订的监管协议,由监管银行按“一课次一消”的原则,将相应课时费划转给培训机构。

根据公开报道,在2021年新一轮整顿下,直到3月底,北京仅有70多家培训机构被允许复课。而2018年开启的那一轮整顿中,北京市教委摸排了的校外培训机构的数量有12681家。按此数量计算,2021年这一次,整顿了近一个月之后,北京得以线下复课的机构不足1%,可以想象整顿力度之严格。

“一些中小机构目前的首要目标,是能够安全退出市场。”一位从业者表示。

线下遭遇强监管的同时,针对在线教育的监管也在加强。

首先,针对在线教育广告乱象,继2021年1月“四家在线教育机构同请一人录制宣传广告”的事件被曝光之后,央视在2月底左右便停播了在线教育品牌广告;在线教育广告素材面临的限制也在增多。“在线教育广告视频因为素材被点名多次,后续有诱导因素的视频都不能过审。”一位教育行业广告投放商告诉深燃。

与此同时,对于在线教育机构主讲老师教师资格证的检查也在变得严格。2月,一批还没有获得教师资格证的主讲教师不再允许对外授课,据悉,大批网校教师的课程已经被下架。除此之外,对于线上的监管要求还在不断细化,比如,线上直播培训活动不得晚于晚上21点。

3月以来,与教培行业监管相关的消息如同雨点一般落下。3月下旬的一个周五,三则传闻可以说一度让整个教培行业陷入混乱。其中最直接的表现是,当日多只教育中概股暴跌。

一、一则网传录音中,北京某区教委执法人员指出,6岁以下学科类培训或将暂停;

二、一份“双减”试点工作座谈会精神的情况汇报透露,校外培训治理将聚焦“三限”,即限培训机构数量、限时间、限价格;

三、雪球上有人爆料“0-6岁在线教育产品将被禁止”。

三条传闻中,一和三还处于传闻阶段,尚未有明确细则落地,至于“双减”政策,虽然教育部辟谣“谨防误传形成不确切信息”,但多位行业人士认为,这并没有否认对于线下教培机构的整顿。

“在限制培训机构数量的趋势下,办学许可证相较此前更难办理,很多地方的办学许可证基本处于阶段性停办状态,在这个阶段,相关部门也在观望政策。”一位行业人士告诉深燃。

3月31日,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表示,“今年教育部把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工作列入重点工作任务”,被认为是明确了2021年是教培行业“监管年”的基调。近日,四川犍为县的停课整顿,或许也预示着全国范围内的线下机构,都将被这一轮监管覆盖到。

从年初的在线监管趋紧到如今的线下全面收紧,政策动向,已然成为教培行业2021年的关键词。

2、从“群魔乱舞”到“选择低调”

“该来的一定会来”,有行业人士感叹,这轮监管如此严厉,也是因为过去几年教培行业跑得太快了。

过去的十年里,线下教培行业从蓝海市场进入血海竞争。龙门教育CEO黄森磊曾将2010年-2020年定义为教育培训行业爆发的黄金十年。

截至2020年底,全国至少有40万家校外培训机构;而在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下,在线教育行业加速进入了风口期。尤其在2020年,在线教育的融资额更是创下历史新高。仅猿辅导、好未来、作业帮、跟谁学四家,2020年融资额便达115.2亿美元,约754亿人民币。高额融资背后,是行业选手的蒙眼狂奔。仅在2020年暑期,头部几家在线大班课在广告投放大战中便砸下了60亿元。

教培行业确实跑得太快了,可以用“群魔乱舞”来形容。即便是在2018年那一轮整顿之后,教培行业依旧暴雷不断、乱象频生。成长保、太傻留学、韦博英语、学霸一对一、朗播网、优胜教育、学霸君等,这些机构无一不曾攀上风口,一度是当时的明星企业,却以倒闭落幕,更遑论无数悄悄倒闭的中小机构。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20年前10个月,教培企业新增47万家,注销13.6万家,在教育行业中,存在经营异常风险提示的企业占到所有教育相关企业的17.8%。

几乎教培行业每一次暴雷,都会让一批家长退费无门。至于暴雷的原因,有疫情冲击、自身发展不佳、融资不顺等等,最直接的是资金链断裂。但不可否认,2018年起的那波对教培行业的整顿,提高了行业门槛,让一批机构转型,也加速淘汰不良机构退出市场。

比如,2018年底针对进校APP的严管政策,倒逼昔日进校APP赛道上的明星企业一起教育科技、小盒科技寻求转型,将变现重心转移到家庭场景的在线大班课上。而曾经年营收达30多亿的优胜教育,资金链断裂的原因之一便是,为了合规,近50%的校区都需要重新选址装修,成本大幅增加。

在监管趋严的形势下,培训行业中很多选手选择先低调下来,不少公司已经有所行动。“一些启蒙英语品牌,减弱了春季的市场动作。”一位行业人士指出。

某线下连锁机构,正打算在广州开设新机构,在得知北京线下机构停课整顿后,立刻向广州当地有关部门咨询关于办学许可证的问题,但持续月余,仍未得到明确回复。在得到确定回复前,这家机构暂缓了开店计划。

一直从事教培行业市场运营的侯悦,3月下旬离开了这个行业。“我对整个行业的发展陷入了焦虑,感觉压力山大。”

在教培行业的紧张氛围中,一些行业人士对短期内教培行业的发展持谨慎甚至有些悲观的态度。

4月1日,睿途教育创始人胡中华发布了一篇题为“如果睿途清零,我得到了什么?”的文章,尽管文中最后明确,公司短时间内不会倒闭,但其对行业环境的悲观情绪不言自明。

“我们新项目在开办过程中,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大家新开店时要谨慎很多了。”教育综合体品牌同学都荟联合创始人王衡说道,“经过2021年这一轮监管,相关政策标准落地时会更加严格,教培行业从业者,尤其是新进的从业者会更加谨慎。”

华夏桃李创始合伙人张爱志认为,本次监管趋严面向整个教培行业,以K12、早幼教为重点,而这两个领域竞争激烈、资金密度大,监管以及政策的调整会造成现有机构增长放缓,行业IPO退出存在更大不确定性,未来一段时间内,估计资本对K12、早幼教领域关注会降低,投资也会锐减。

同样,中国民办教育协会研究会副会长马学雷也持类似态度。“原来预付费的模式下,一些机构会把预付款先花出去进行扩张,但如今因为政策监管,机构所储存的现金流减少之后,发展速度也会放缓。”

“未来的不确定性太大了。”马学雷说,“现在花了大力气、大成本进行合规,之后究竟还会不会因为新的监管政策而受到巨大影响还未可知。合规之后,这个市场的投资和未来收益的不确定性依然很大,也会使得行业投资人比较谨慎。”

3、停不下来的奔跑

尽管在紧张情绪的包围下,一些玩家选择低调,但教培行业的奔跑很难完全停下来。

大多数北京线下机构现在都处于不得不跑的状态。2020年的疫情使得很多中小机构在招新上受到极大的影响,尚处于需要时间恢复元气的状态。在疫情导致线下停摆反复的情况下,线下机构也不得不探索OMO,线下和线上融合。

现在正处于风暴中心的北京线下教培机构,虽然在3月再次遭遇线下停课,但在寒假期间受疫情反弹影响而转在线的背景下,大部分线下机构也还都延续着在线上课,并没有完全停下来。“有了2020年疫情之下两次转在线的经历后,大部分学生对于在线上课都已经熟悉且适应了。”北京某线下K12机构联合创始人告诉深燃。

另一面,在线教育行业或将迎来新一波上市热潮,作业帮、掌门教育、火花思维、美术宝都被传出即将赴美上市,其中作业帮聘请了原欢聚集团金秉为CFO后,更是被解读为加速了上市的脚步。

在以“政策监管”为核心关键词的2021年,这个节点选择上市存在着诸多不确定性。但不可否认,对于2020年吸纳了200亿美金的在线教育机构而言,投注了大量资金的投资人,也不允许其停止奔跑。

可以看见,各大品牌的大规模招聘还在继续。字节跳动旗下教育品牌“大力教育”在2月底曾宣称,将于未来4个月内面向社会招聘1万人,涵盖教研教学、产品、运营等近10类岗位。学而思网校、作业帮的招聘帖依然经常出现。美术宝旗下小熊美术的课程顾问依旧在频繁“骚扰”家长让其报课。

今年的广告投放虽然较去年有所放缓,但是在线教育机构在“转介绍”(老用户转介绍新用户)、拓展本地化等方面开始投注更大的精力。

“2021年,在线教育行业整体的广告投放势头都没有去年那么猛了,大家都在纷纷探索转介绍。”前述教育行业广告投放商说道。与此同时,大力教育、网易有道也已经开始开拓线下体验店,瞄准了线下流量。

对于“不得不奔跑”的教培行业,2021年监管下的合规达标属于不得不经历的阵痛。

“2021年这一波的监管,主要是让大家不再盲目地拼规模、拼速度,在行业强监管下,其实‘良币’的心态还是相对比较稳定的,政策本质上是在引导行业稳扎稳打,往着长期、有序、健康的方向发展。”王衡认为。

伴鱼创始人兼CEO黄河指出,监管趋严,意味着教育行业对更优质的教学效果和更高用户体验提出要求,客观来看,这对行业的积极意义明显。

多位行业人士向深燃表示,短期来看,这个行业正面临强监管,形势不容乐观,但从长远来看,经历了当前的阵痛,这个行业才能走得更加长久。

而在强监管下,头部选手在某种程度上或将迎来一定的发展机遇,换言之,对于已经标准化、系统化发展的头部反而可能更有利。

这些选手在自身管理上原本就相对规范,一些不良机构退出市场后会释放出一定的份额,中型机构可能会放缓扩张速度,头部机构便有机会进一步提升市场占有率。

张爱志也表示,“资金监管对短期现金流影响较大,对现金储备好的头部机构反倒是利好,因为腰部机构竞争力下降较大,行业集中度反倒会加大,细分赛道会加速跑出行业龙头,现在,正是投资行业龙头的机会。”

他认为,未来,线下教培行业或将呈哑铃状发展,头部巨头和尾部小机构的数量增加,而腰部机构的数量或将锐减;而在线上,随着头部在线机构的品牌效应扩大,获客更有优势,在线教育或将呈水滴状发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2021年的教培行业,用四个字形容最贴切:风声鹤唳。



| 王敏

OR--商业新媒体

2021年的教培行业,用四个字形容最贴切:风声鹤唳。

就在近日,一段四川省犍为县教育局局长为高三学生跳霹雳舞减压的视频火了,而这位教育局局长,也下达了让全县81家校外培训机构自4月2日起停业整顿一个月的要求。

这背后,是2021年以来教培行业遭遇的新一轮严格整改。

在四川犍为线下全面停课整顿之前,北京早已从3月开始对线下培训机构实行严格的整顿;而在线上,虽然表面上并没有如同线下停课一般严格,但也面临着监管趋严,在线教育广告投放、主讲老师教师资格证持有情况,都已经遭遇了严查。

3月下旬,多则关于教培行业监管趋严的传闻引发中概股股价大跌,3月31日教育部相关负责人表示,“2021年将把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工作列入重点工作任务”。

有业内人士表示,无论线上还是线下,教培行业正面临新一轮全方位、全流程的整顿,“史上强监管”时代已经到来。

山雨欲来风满楼,教培行业笼罩在一种紧张的氛围当中。深燃了解到,有的企业选择低调,减少春季的营销活动,有的机构暂缓外地开店的计划,扩张速度变慢。但对于整个教培行业来说,很难停止奔跑,线下机构经历了疫情的重创,还处于回血阶段;在线教育企业烧钱多年,竞争的压力也不允许其停止奔跑。

“短期内,教培行业一定是处于阵痛之中,形势不容乐观。”有从业者这样评价,但只有经历了阵痛,这个行业才能走得更长久。

1、线下线上迎来“最强监管”

清明节假期前,北京的家长李迪打算为女儿报一门线下英语课程,给朝阳区一线下少儿英语机构打电话咨询时,课程顾问告诉她,机构于3月接到了“停课令”,目前还没有线下复课,不过孩子可以先来上体验课,等到线下复课之后再来正式上课。

至于线下究竟何时复课,该课程顾问并没有给出清晰的时间点,只是说,目前已经将全部资料提交给了相关部门,包括工作人员接种新冠疫苗情况、办学许可证、消防许可证等等,待相关部门审批通过后就能复课,预计最早要到4月下旬。

另一家机构则告诉李迪,这次整顿范围很广,也很细致:“会检查消防设备,防疫设备,教师资质等等,内容要求有好几页”,教委检查是一部分,消防、街道、防疫等部门也会逐项盘查,只要有一项不合格,就很难复课。有的机构由于员工还尚未接种第二针新冠疫苗而被卡住。

李迪又给附近其他几家少儿英语机构打了电话咨询,得到的结果基本相似,都是可以先来试听体验,而正式线下上课则要等到5月左右。

据这些线下教培机构的反馈,这一轮整改开始于2021年3月10日前后,如今仍在持续。

“没有想到,这次的整顿会如此严格。”多位北京线下教培机构从业者向深燃表达了类似观点。事实上,早在2018年底,线下教培行业便曾经历过一轮整顿,办学许可证、教师资格证、消防、楼层、面积、下课时间等都是整顿的焦点。以海淀黄庄为例,巡查组曾多次到店突击检查。

有从业者指出,2021年这一波整顿的力度,要比2018年更严格。

今年的整顿当中,最受关注的一条当属资金监管。

教培行业“预付费模式”下乱象频生,一些教培机构会挪用家长交的预付费款,用于快速扩张开店等方面,还有一些机构甚至会直接携预付费跑路。这一模式,是导致无数教育机构暴雷,资金链断裂、家长退费无门的本质原因。

2018年的整顿,落实重点在于收费周期,要求培训机构一次性收费不得多于3个月,而2021年这一轮,资金监管的整治则成为了重点之一。北京已经开始试点与银行合作进行资金监管,比如,海淀区教委要求,校外培训机构申请线下复课时,必须提交与银行签订的监管协议,由监管银行按“一课次一消”的原则,将相应课时费划转给培训机构。

根据公开报道,在2021年新一轮整顿下,直到3月底,北京仅有70多家培训机构被允许复课。而2018年开启的那一轮整顿中,北京市教委摸排了的校外培训机构的数量有12681家。按此数量计算,2021年这一次,整顿了近一个月之后,北京得以线下复课的机构不足1%,可以想象整顿力度之严格。

“一些中小机构目前的首要目标,是能够安全退出市场。”一位从业者表示。

线下遭遇强监管的同时,针对在线教育的监管也在加强。

首先,针对在线教育广告乱象,继2021年1月“四家在线教育机构同请一人录制宣传广告”的事件被曝光之后,央视在2月底左右便停播了在线教育品牌广告;在线教育广告素材面临的限制也在增多。“在线教育广告视频因为素材被点名多次,后续有诱导因素的视频都不能过审。”一位教育行业广告投放商告诉深燃。

与此同时,对于在线教育机构主讲老师教师资格证的检查也在变得严格。2月,一批还没有获得教师资格证的主讲教师不再允许对外授课,据悉,大批网校教师的课程已经被下架。除此之外,对于线上的监管要求还在不断细化,比如,线上直播培训活动不得晚于晚上21点。

3月以来,与教培行业监管相关的消息如同雨点一般落下。3月下旬的一个周五,三则传闻可以说一度让整个教培行业陷入混乱。其中最直接的表现是,当日多只教育中概股暴跌。

一、一则网传录音中,北京某区教委执法人员指出,6岁以下学科类培训或将暂停;

二、一份“双减”试点工作座谈会精神的情况汇报透露,校外培训治理将聚焦“三限”,即限培训机构数量、限时间、限价格;

三、雪球上有人爆料“0-6岁在线教育产品将被禁止”。

三条传闻中,一和三还处于传闻阶段,尚未有明确细则落地,至于“双减”政策,虽然教育部辟谣“谨防误传形成不确切信息”,但多位行业人士认为,这并没有否认对于线下教培机构的整顿。

“在限制培训机构数量的趋势下,办学许可证相较此前更难办理,很多地方的办学许可证基本处于阶段性停办状态,在这个阶段,相关部门也在观望政策。”一位行业人士告诉深燃。

3月31日,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表示,“今年教育部把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工作列入重点工作任务”,被认为是明确了2021年是教培行业“监管年”的基调。近日,四川犍为县的停课整顿,或许也预示着全国范围内的线下机构,都将被这一轮监管覆盖到。

从年初的在线监管趋紧到如今的线下全面收紧,政策动向,已然成为教培行业2021年的关键词。

2、从“群魔乱舞”到“选择低调”

“该来的一定会来”,有行业人士感叹,这轮监管如此严厉,也是因为过去几年教培行业跑得太快了。

过去的十年里,线下教培行业从蓝海市场进入血海竞争。龙门教育CEO黄森磊曾将2010年-2020年定义为教育培训行业爆发的黄金十年。

截至2020年底,全国至少有40万家校外培训机构;而在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下,在线教育行业加速进入了风口期。尤其在2020年,在线教育的融资额更是创下历史新高。仅猿辅导、好未来、作业帮、跟谁学四家,2020年融资额便达115.2亿美元,约754亿人民币。高额融资背后,是行业选手的蒙眼狂奔。仅在2020年暑期,头部几家在线大班课在广告投放大战中便砸下了60亿元。

教培行业确实跑得太快了,可以用“群魔乱舞”来形容。即便是在2018年那一轮整顿之后,教培行业依旧暴雷不断、乱象频生。成长保、太傻留学、韦博英语、学霸一对一、朗播网、优胜教育、学霸君等,这些机构无一不曾攀上风口,一度是当时的明星企业,却以倒闭落幕,更遑论无数悄悄倒闭的中小机构。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20年前10个月,教培企业新增47万家,注销13.6万家,在教育行业中,存在经营异常风险提示的企业占到所有教育相关企业的17.8%。

几乎教培行业每一次暴雷,都会让一批家长退费无门。至于暴雷的原因,有疫情冲击、自身发展不佳、融资不顺等等,最直接的是资金链断裂。但不可否认,2018年起的那波对教培行业的整顿,提高了行业门槛,让一批机构转型,也加速淘汰不良机构退出市场。

比如,2018年底针对进校APP的严管政策,倒逼昔日进校APP赛道上的明星企业一起教育科技、小盒科技寻求转型,将变现重心转移到家庭场景的在线大班课上。而曾经年营收达30多亿的优胜教育,资金链断裂的原因之一便是,为了合规,近50%的校区都需要重新选址装修,成本大幅增加。

在监管趋严的形势下,培训行业中很多选手选择先低调下来,不少公司已经有所行动。“一些启蒙英语品牌,减弱了春季的市场动作。”一位行业人士指出。

某线下连锁机构,正打算在广州开设新机构,在得知北京线下机构停课整顿后,立刻向广州当地有关部门咨询关于办学许可证的问题,但持续月余,仍未得到明确回复。在得到确定回复前,这家机构暂缓了开店计划。

一直从事教培行业市场运营的侯悦,3月下旬离开了这个行业。“我对整个行业的发展陷入了焦虑,感觉压力山大。”

在教培行业的紧张氛围中,一些行业人士对短期内教培行业的发展持谨慎甚至有些悲观的态度。

4月1日,睿途教育创始人胡中华发布了一篇题为“如果睿途清零,我得到了什么?”的文章,尽管文中最后明确,公司短时间内不会倒闭,但其对行业环境的悲观情绪不言自明。

“我们新项目在开办过程中,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大家新开店时要谨慎很多了。”教育综合体品牌同学都荟联合创始人王衡说道,“经过2021年这一轮监管,相关政策标准落地时会更加严格,教培行业从业者,尤其是新进的从业者会更加谨慎。”

华夏桃李创始合伙人张爱志认为,本次监管趋严面向整个教培行业,以K12、早幼教为重点,而这两个领域竞争激烈、资金密度大,监管以及政策的调整会造成现有机构增长放缓,行业IPO退出存在更大不确定性,未来一段时间内,估计资本对K12、早幼教领域关注会降低,投资也会锐减。

同样,中国民办教育协会研究会副会长马学雷也持类似态度。“原来预付费的模式下,一些机构会把预付款先花出去进行扩张,但如今因为政策监管,机构所储存的现金流减少之后,发展速度也会放缓。”

“未来的不确定性太大了。”马学雷说,“现在花了大力气、大成本进行合规,之后究竟还会不会因为新的监管政策而受到巨大影响还未可知。合规之后,这个市场的投资和未来收益的不确定性依然很大,也会使得行业投资人比较谨慎。”

3、停不下来的奔跑

尽管在紧张情绪的包围下,一些玩家选择低调,但教培行业的奔跑很难完全停下来。

大多数北京线下机构现在都处于不得不跑的状态。2020年的疫情使得很多中小机构在招新上受到极大的影响,尚处于需要时间恢复元气的状态。在疫情导致线下停摆反复的情况下,线下机构也不得不探索OMO,线下和线上融合。

现在正处于风暴中心的北京线下教培机构,虽然在3月再次遭遇线下停课,但在寒假期间受疫情反弹影响而转在线的背景下,大部分线下机构也还都延续着在线上课,并没有完全停下来。“有了2020年疫情之下两次转在线的经历后,大部分学生对于在线上课都已经熟悉且适应了。”北京某线下K12机构联合创始人告诉深燃。

另一面,在线教育行业或将迎来新一波上市热潮,作业帮、掌门教育、火花思维、美术宝都被传出即将赴美上市,其中作业帮聘请了原欢聚集团金秉为CFO后,更是被解读为加速了上市的脚步。

在以“政策监管”为核心关键词的2021年,这个节点选择上市存在着诸多不确定性。但不可否认,对于2020年吸纳了200亿美金的在线教育机构而言,投注了大量资金的投资人,也不允许其停止奔跑。

可以看见,各大品牌的大规模招聘还在继续。字节跳动旗下教育品牌“大力教育”在2月底曾宣称,将于未来4个月内面向社会招聘1万人,涵盖教研教学、产品、运营等近10类岗位。学而思网校、作业帮的招聘帖依然经常出现。美术宝旗下小熊美术的课程顾问依旧在频繁“骚扰”家长让其报课。

今年的广告投放虽然较去年有所放缓,但是在线教育机构在“转介绍”(老用户转介绍新用户)、拓展本地化等方面开始投注更大的精力。

“2021年,在线教育行业整体的广告投放势头都没有去年那么猛了,大家都在纷纷探索转介绍。”前述教育行业广告投放商说道。与此同时,大力教育、网易有道也已经开始开拓线下体验店,瞄准了线下流量。

对于“不得不奔跑”的教培行业,2021年监管下的合规达标属于不得不经历的阵痛。

“2021年这一波的监管,主要是让大家不再盲目地拼规模、拼速度,在行业强监管下,其实‘良币’的心态还是相对比较稳定的,政策本质上是在引导行业稳扎稳打,往着长期、有序、健康的方向发展。”王衡认为。

伴鱼创始人兼CEO黄河指出,监管趋严,意味着教育行业对更优质的教学效果和更高用户体验提出要求,客观来看,这对行业的积极意义明显。

多位行业人士向深燃表示,短期来看,这个行业正面临强监管,形势不容乐观,但从长远来看,经历了当前的阵痛,这个行业才能走得更加长久。

而在强监管下,头部选手在某种程度上或将迎来一定的发展机遇,换言之,对于已经标准化、系统化发展的头部反而可能更有利。

这些选手在自身管理上原本就相对规范,一些不良机构退出市场后会释放出一定的份额,中型机构可能会放缓扩张速度,头部机构便有机会进一步提升市场占有率。

张爱志也表示,“资金监管对短期现金流影响较大,对现金储备好的头部机构反倒是利好,因为腰部机构竞争力下降较大,行业集中度反倒会加大,细分赛道会加速跑出行业龙头,现在,正是投资行业龙头的机会。”

他认为,未来,线下教培行业或将呈哑铃状发展,头部巨头和尾部小机构的数量增加,而腰部机构的数量或将锐减;而在线上,随着头部在线机构的品牌效应扩大,获客更有优势,在线教育或将呈水滴状发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和风暴赛跑的培训班

发布日期:2021-04-18 08:08
摘要:2021年的教培行业,用四个字形容最贴切:风声鹤唳。



| 王敏

OR--商业新媒体

2021年的教培行业,用四个字形容最贴切:风声鹤唳。

就在近日,一段四川省犍为县教育局局长为高三学生跳霹雳舞减压的视频火了,而这位教育局局长,也下达了让全县81家校外培训机构自4月2日起停业整顿一个月的要求。

这背后,是2021年以来教培行业遭遇的新一轮严格整改。

在四川犍为线下全面停课整顿之前,北京早已从3月开始对线下培训机构实行严格的整顿;而在线上,虽然表面上并没有如同线下停课一般严格,但也面临着监管趋严,在线教育广告投放、主讲老师教师资格证持有情况,都已经遭遇了严查。

3月下旬,多则关于教培行业监管趋严的传闻引发中概股股价大跌,3月31日教育部相关负责人表示,“2021年将把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工作列入重点工作任务”。

有业内人士表示,无论线上还是线下,教培行业正面临新一轮全方位、全流程的整顿,“史上强监管”时代已经到来。

山雨欲来风满楼,教培行业笼罩在一种紧张的氛围当中。深燃了解到,有的企业选择低调,减少春季的营销活动,有的机构暂缓外地开店的计划,扩张速度变慢。但对于整个教培行业来说,很难停止奔跑,线下机构经历了疫情的重创,还处于回血阶段;在线教育企业烧钱多年,竞争的压力也不允许其停止奔跑。

“短期内,教培行业一定是处于阵痛之中,形势不容乐观。”有从业者这样评价,但只有经历了阵痛,这个行业才能走得更长久。

1、线下线上迎来“最强监管”

清明节假期前,北京的家长李迪打算为女儿报一门线下英语课程,给朝阳区一线下少儿英语机构打电话咨询时,课程顾问告诉她,机构于3月接到了“停课令”,目前还没有线下复课,不过孩子可以先来上体验课,等到线下复课之后再来正式上课。

至于线下究竟何时复课,该课程顾问并没有给出清晰的时间点,只是说,目前已经将全部资料提交给了相关部门,包括工作人员接种新冠疫苗情况、办学许可证、消防许可证等等,待相关部门审批通过后就能复课,预计最早要到4月下旬。

另一家机构则告诉李迪,这次整顿范围很广,也很细致:“会检查消防设备,防疫设备,教师资质等等,内容要求有好几页”,教委检查是一部分,消防、街道、防疫等部门也会逐项盘查,只要有一项不合格,就很难复课。有的机构由于员工还尚未接种第二针新冠疫苗而被卡住。

李迪又给附近其他几家少儿英语机构打了电话咨询,得到的结果基本相似,都是可以先来试听体验,而正式线下上课则要等到5月左右。

据这些线下教培机构的反馈,这一轮整改开始于2021年3月10日前后,如今仍在持续。

“没有想到,这次的整顿会如此严格。”多位北京线下教培机构从业者向深燃表达了类似观点。事实上,早在2018年底,线下教培行业便曾经历过一轮整顿,办学许可证、教师资格证、消防、楼层、面积、下课时间等都是整顿的焦点。以海淀黄庄为例,巡查组曾多次到店突击检查。

有从业者指出,2021年这一波整顿的力度,要比2018年更严格。

今年的整顿当中,最受关注的一条当属资金监管。

教培行业“预付费模式”下乱象频生,一些教培机构会挪用家长交的预付费款,用于快速扩张开店等方面,还有一些机构甚至会直接携预付费跑路。这一模式,是导致无数教育机构暴雷,资金链断裂、家长退费无门的本质原因。

2018年的整顿,落实重点在于收费周期,要求培训机构一次性收费不得多于3个月,而2021年这一轮,资金监管的整治则成为了重点之一。北京已经开始试点与银行合作进行资金监管,比如,海淀区教委要求,校外培训机构申请线下复课时,必须提交与银行签订的监管协议,由监管银行按“一课次一消”的原则,将相应课时费划转给培训机构。

根据公开报道,在2021年新一轮整顿下,直到3月底,北京仅有70多家培训机构被允许复课。而2018年开启的那一轮整顿中,北京市教委摸排了的校外培训机构的数量有12681家。按此数量计算,2021年这一次,整顿了近一个月之后,北京得以线下复课的机构不足1%,可以想象整顿力度之严格。

“一些中小机构目前的首要目标,是能够安全退出市场。”一位从业者表示。

线下遭遇强监管的同时,针对在线教育的监管也在加强。

首先,针对在线教育广告乱象,继2021年1月“四家在线教育机构同请一人录制宣传广告”的事件被曝光之后,央视在2月底左右便停播了在线教育品牌广告;在线教育广告素材面临的限制也在增多。“在线教育广告视频因为素材被点名多次,后续有诱导因素的视频都不能过审。”一位教育行业广告投放商告诉深燃。

与此同时,对于在线教育机构主讲老师教师资格证的检查也在变得严格。2月,一批还没有获得教师资格证的主讲教师不再允许对外授课,据悉,大批网校教师的课程已经被下架。除此之外,对于线上的监管要求还在不断细化,比如,线上直播培训活动不得晚于晚上21点。

3月以来,与教培行业监管相关的消息如同雨点一般落下。3月下旬的一个周五,三则传闻可以说一度让整个教培行业陷入混乱。其中最直接的表现是,当日多只教育中概股暴跌。

一、一则网传录音中,北京某区教委执法人员指出,6岁以下学科类培训或将暂停;

二、一份“双减”试点工作座谈会精神的情况汇报透露,校外培训治理将聚焦“三限”,即限培训机构数量、限时间、限价格;

三、雪球上有人爆料“0-6岁在线教育产品将被禁止”。

三条传闻中,一和三还处于传闻阶段,尚未有明确细则落地,至于“双减”政策,虽然教育部辟谣“谨防误传形成不确切信息”,但多位行业人士认为,这并没有否认对于线下教培机构的整顿。

“在限制培训机构数量的趋势下,办学许可证相较此前更难办理,很多地方的办学许可证基本处于阶段性停办状态,在这个阶段,相关部门也在观望政策。”一位行业人士告诉深燃。

3月31日,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表示,“今年教育部把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工作列入重点工作任务”,被认为是明确了2021年是教培行业“监管年”的基调。近日,四川犍为县的停课整顿,或许也预示着全国范围内的线下机构,都将被这一轮监管覆盖到。

从年初的在线监管趋紧到如今的线下全面收紧,政策动向,已然成为教培行业2021年的关键词。

2、从“群魔乱舞”到“选择低调”

“该来的一定会来”,有行业人士感叹,这轮监管如此严厉,也是因为过去几年教培行业跑得太快了。

过去的十年里,线下教培行业从蓝海市场进入血海竞争。龙门教育CEO黄森磊曾将2010年-2020年定义为教育培训行业爆发的黄金十年。

截至2020年底,全国至少有40万家校外培训机构;而在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下,在线教育行业加速进入了风口期。尤其在2020年,在线教育的融资额更是创下历史新高。仅猿辅导、好未来、作业帮、跟谁学四家,2020年融资额便达115.2亿美元,约754亿人民币。高额融资背后,是行业选手的蒙眼狂奔。仅在2020年暑期,头部几家在线大班课在广告投放大战中便砸下了60亿元。

教培行业确实跑得太快了,可以用“群魔乱舞”来形容。即便是在2018年那一轮整顿之后,教培行业依旧暴雷不断、乱象频生。成长保、太傻留学、韦博英语、学霸一对一、朗播网、优胜教育、学霸君等,这些机构无一不曾攀上风口,一度是当时的明星企业,却以倒闭落幕,更遑论无数悄悄倒闭的中小机构。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20年前10个月,教培企业新增47万家,注销13.6万家,在教育行业中,存在经营异常风险提示的企业占到所有教育相关企业的17.8%。

几乎教培行业每一次暴雷,都会让一批家长退费无门。至于暴雷的原因,有疫情冲击、自身发展不佳、融资不顺等等,最直接的是资金链断裂。但不可否认,2018年起的那波对教培行业的整顿,提高了行业门槛,让一批机构转型,也加速淘汰不良机构退出市场。

比如,2018年底针对进校APP的严管政策,倒逼昔日进校APP赛道上的明星企业一起教育科技、小盒科技寻求转型,将变现重心转移到家庭场景的在线大班课上。而曾经年营收达30多亿的优胜教育,资金链断裂的原因之一便是,为了合规,近50%的校区都需要重新选址装修,成本大幅增加。

在监管趋严的形势下,培训行业中很多选手选择先低调下来,不少公司已经有所行动。“一些启蒙英语品牌,减弱了春季的市场动作。”一位行业人士指出。

某线下连锁机构,正打算在广州开设新机构,在得知北京线下机构停课整顿后,立刻向广州当地有关部门咨询关于办学许可证的问题,但持续月余,仍未得到明确回复。在得到确定回复前,这家机构暂缓了开店计划。

一直从事教培行业市场运营的侯悦,3月下旬离开了这个行业。“我对整个行业的发展陷入了焦虑,感觉压力山大。”

在教培行业的紧张氛围中,一些行业人士对短期内教培行业的发展持谨慎甚至有些悲观的态度。

4月1日,睿途教育创始人胡中华发布了一篇题为“如果睿途清零,我得到了什么?”的文章,尽管文中最后明确,公司短时间内不会倒闭,但其对行业环境的悲观情绪不言自明。

“我们新项目在开办过程中,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大家新开店时要谨慎很多了。”教育综合体品牌同学都荟联合创始人王衡说道,“经过2021年这一轮监管,相关政策标准落地时会更加严格,教培行业从业者,尤其是新进的从业者会更加谨慎。”

华夏桃李创始合伙人张爱志认为,本次监管趋严面向整个教培行业,以K12、早幼教为重点,而这两个领域竞争激烈、资金密度大,监管以及政策的调整会造成现有机构增长放缓,行业IPO退出存在更大不确定性,未来一段时间内,估计资本对K12、早幼教领域关注会降低,投资也会锐减。

同样,中国民办教育协会研究会副会长马学雷也持类似态度。“原来预付费的模式下,一些机构会把预付款先花出去进行扩张,但如今因为政策监管,机构所储存的现金流减少之后,发展速度也会放缓。”

“未来的不确定性太大了。”马学雷说,“现在花了大力气、大成本进行合规,之后究竟还会不会因为新的监管政策而受到巨大影响还未可知。合规之后,这个市场的投资和未来收益的不确定性依然很大,也会使得行业投资人比较谨慎。”

3、停不下来的奔跑

尽管在紧张情绪的包围下,一些玩家选择低调,但教培行业的奔跑很难完全停下来。

大多数北京线下机构现在都处于不得不跑的状态。2020年的疫情使得很多中小机构在招新上受到极大的影响,尚处于需要时间恢复元气的状态。在疫情导致线下停摆反复的情况下,线下机构也不得不探索OMO,线下和线上融合。

现在正处于风暴中心的北京线下教培机构,虽然在3月再次遭遇线下停课,但在寒假期间受疫情反弹影响而转在线的背景下,大部分线下机构也还都延续着在线上课,并没有完全停下来。“有了2020年疫情之下两次转在线的经历后,大部分学生对于在线上课都已经熟悉且适应了。”北京某线下K12机构联合创始人告诉深燃。

另一面,在线教育行业或将迎来新一波上市热潮,作业帮、掌门教育、火花思维、美术宝都被传出即将赴美上市,其中作业帮聘请了原欢聚集团金秉为CFO后,更是被解读为加速了上市的脚步。

在以“政策监管”为核心关键词的2021年,这个节点选择上市存在着诸多不确定性。但不可否认,对于2020年吸纳了200亿美金的在线教育机构而言,投注了大量资金的投资人,也不允许其停止奔跑。

可以看见,各大品牌的大规模招聘还在继续。字节跳动旗下教育品牌“大力教育”在2月底曾宣称,将于未来4个月内面向社会招聘1万人,涵盖教研教学、产品、运营等近10类岗位。学而思网校、作业帮的招聘帖依然经常出现。美术宝旗下小熊美术的课程顾问依旧在频繁“骚扰”家长让其报课。

今年的广告投放虽然较去年有所放缓,但是在线教育机构在“转介绍”(老用户转介绍新用户)、拓展本地化等方面开始投注更大的精力。

“2021年,在线教育行业整体的广告投放势头都没有去年那么猛了,大家都在纷纷探索转介绍。”前述教育行业广告投放商说道。与此同时,大力教育、网易有道也已经开始开拓线下体验店,瞄准了线下流量。

对于“不得不奔跑”的教培行业,2021年监管下的合规达标属于不得不经历的阵痛。

“2021年这一波的监管,主要是让大家不再盲目地拼规模、拼速度,在行业强监管下,其实‘良币’的心态还是相对比较稳定的,政策本质上是在引导行业稳扎稳打,往着长期、有序、健康的方向发展。”王衡认为。

伴鱼创始人兼CEO黄河指出,监管趋严,意味着教育行业对更优质的教学效果和更高用户体验提出要求,客观来看,这对行业的积极意义明显。

多位行业人士向深燃表示,短期来看,这个行业正面临强监管,形势不容乐观,但从长远来看,经历了当前的阵痛,这个行业才能走得更加长久。

而在强监管下,头部选手在某种程度上或将迎来一定的发展机遇,换言之,对于已经标准化、系统化发展的头部反而可能更有利。

这些选手在自身管理上原本就相对规范,一些不良机构退出市场后会释放出一定的份额,中型机构可能会放缓扩张速度,头部机构便有机会进一步提升市场占有率。

张爱志也表示,“资金监管对短期现金流影响较大,对现金储备好的头部机构反倒是利好,因为腰部机构竞争力下降较大,行业集中度反倒会加大,细分赛道会加速跑出行业龙头,现在,正是投资行业龙头的机会。”

他认为,未来,线下教培行业或将呈哑铃状发展,头部巨头和尾部小机构的数量增加,而腰部机构的数量或将锐减;而在线上,随着头部在线机构的品牌效应扩大,获客更有优势,在线教育或将呈水滴状发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2021年的教培行业,用四个字形容最贴切:风声鹤唳。



| 王敏

OR--商业新媒体

2021年的教培行业,用四个字形容最贴切:风声鹤唳。

就在近日,一段四川省犍为县教育局局长为高三学生跳霹雳舞减压的视频火了,而这位教育局局长,也下达了让全县81家校外培训机构自4月2日起停业整顿一个月的要求。

这背后,是2021年以来教培行业遭遇的新一轮严格整改。

在四川犍为线下全面停课整顿之前,北京早已从3月开始对线下培训机构实行严格的整顿;而在线上,虽然表面上并没有如同线下停课一般严格,但也面临着监管趋严,在线教育广告投放、主讲老师教师资格证持有情况,都已经遭遇了严查。

3月下旬,多则关于教培行业监管趋严的传闻引发中概股股价大跌,3月31日教育部相关负责人表示,“2021年将把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工作列入重点工作任务”。

有业内人士表示,无论线上还是线下,教培行业正面临新一轮全方位、全流程的整顿,“史上强监管”时代已经到来。

山雨欲来风满楼,教培行业笼罩在一种紧张的氛围当中。深燃了解到,有的企业选择低调,减少春季的营销活动,有的机构暂缓外地开店的计划,扩张速度变慢。但对于整个教培行业来说,很难停止奔跑,线下机构经历了疫情的重创,还处于回血阶段;在线教育企业烧钱多年,竞争的压力也不允许其停止奔跑。

“短期内,教培行业一定是处于阵痛之中,形势不容乐观。”有从业者这样评价,但只有经历了阵痛,这个行业才能走得更长久。

1、线下线上迎来“最强监管”

清明节假期前,北京的家长李迪打算为女儿报一门线下英语课程,给朝阳区一线下少儿英语机构打电话咨询时,课程顾问告诉她,机构于3月接到了“停课令”,目前还没有线下复课,不过孩子可以先来上体验课,等到线下复课之后再来正式上课。

至于线下究竟何时复课,该课程顾问并没有给出清晰的时间点,只是说,目前已经将全部资料提交给了相关部门,包括工作人员接种新冠疫苗情况、办学许可证、消防许可证等等,待相关部门审批通过后就能复课,预计最早要到4月下旬。

另一家机构则告诉李迪,这次整顿范围很广,也很细致:“会检查消防设备,防疫设备,教师资质等等,内容要求有好几页”,教委检查是一部分,消防、街道、防疫等部门也会逐项盘查,只要有一项不合格,就很难复课。有的机构由于员工还尚未接种第二针新冠疫苗而被卡住。

李迪又给附近其他几家少儿英语机构打了电话咨询,得到的结果基本相似,都是可以先来试听体验,而正式线下上课则要等到5月左右。

据这些线下教培机构的反馈,这一轮整改开始于2021年3月10日前后,如今仍在持续。

“没有想到,这次的整顿会如此严格。”多位北京线下教培机构从业者向深燃表达了类似观点。事实上,早在2018年底,线下教培行业便曾经历过一轮整顿,办学许可证、教师资格证、消防、楼层、面积、下课时间等都是整顿的焦点。以海淀黄庄为例,巡查组曾多次到店突击检查。

有从业者指出,2021年这一波整顿的力度,要比2018年更严格。

今年的整顿当中,最受关注的一条当属资金监管。

教培行业“预付费模式”下乱象频生,一些教培机构会挪用家长交的预付费款,用于快速扩张开店等方面,还有一些机构甚至会直接携预付费跑路。这一模式,是导致无数教育机构暴雷,资金链断裂、家长退费无门的本质原因。

2018年的整顿,落实重点在于收费周期,要求培训机构一次性收费不得多于3个月,而2021年这一轮,资金监管的整治则成为了重点之一。北京已经开始试点与银行合作进行资金监管,比如,海淀区教委要求,校外培训机构申请线下复课时,必须提交与银行签订的监管协议,由监管银行按“一课次一消”的原则,将相应课时费划转给培训机构。

根据公开报道,在2021年新一轮整顿下,直到3月底,北京仅有70多家培训机构被允许复课。而2018年开启的那一轮整顿中,北京市教委摸排了的校外培训机构的数量有12681家。按此数量计算,2021年这一次,整顿了近一个月之后,北京得以线下复课的机构不足1%,可以想象整顿力度之严格。

“一些中小机构目前的首要目标,是能够安全退出市场。”一位从业者表示。

线下遭遇强监管的同时,针对在线教育的监管也在加强。

首先,针对在线教育广告乱象,继2021年1月“四家在线教育机构同请一人录制宣传广告”的事件被曝光之后,央视在2月底左右便停播了在线教育品牌广告;在线教育广告素材面临的限制也在增多。“在线教育广告视频因为素材被点名多次,后续有诱导因素的视频都不能过审。”一位教育行业广告投放商告诉深燃。

与此同时,对于在线教育机构主讲老师教师资格证的检查也在变得严格。2月,一批还没有获得教师资格证的主讲教师不再允许对外授课,据悉,大批网校教师的课程已经被下架。除此之外,对于线上的监管要求还在不断细化,比如,线上直播培训活动不得晚于晚上21点。

3月以来,与教培行业监管相关的消息如同雨点一般落下。3月下旬的一个周五,三则传闻可以说一度让整个教培行业陷入混乱。其中最直接的表现是,当日多只教育中概股暴跌。

一、一则网传录音中,北京某区教委执法人员指出,6岁以下学科类培训或将暂停;

二、一份“双减”试点工作座谈会精神的情况汇报透露,校外培训治理将聚焦“三限”,即限培训机构数量、限时间、限价格;

三、雪球上有人爆料“0-6岁在线教育产品将被禁止”。

三条传闻中,一和三还处于传闻阶段,尚未有明确细则落地,至于“双减”政策,虽然教育部辟谣“谨防误传形成不确切信息”,但多位行业人士认为,这并没有否认对于线下教培机构的整顿。

“在限制培训机构数量的趋势下,办学许可证相较此前更难办理,很多地方的办学许可证基本处于阶段性停办状态,在这个阶段,相关部门也在观望政策。”一位行业人士告诉深燃。

3月31日,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表示,“今年教育部把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工作列入重点工作任务”,被认为是明确了2021年是教培行业“监管年”的基调。近日,四川犍为县的停课整顿,或许也预示着全国范围内的线下机构,都将被这一轮监管覆盖到。

从年初的在线监管趋紧到如今的线下全面收紧,政策动向,已然成为教培行业2021年的关键词。

2、从“群魔乱舞”到“选择低调”

“该来的一定会来”,有行业人士感叹,这轮监管如此严厉,也是因为过去几年教培行业跑得太快了。

过去的十年里,线下教培行业从蓝海市场进入血海竞争。龙门教育CEO黄森磊曾将2010年-2020年定义为教育培训行业爆发的黄金十年。

截至2020年底,全国至少有40万家校外培训机构;而在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下,在线教育行业加速进入了风口期。尤其在2020年,在线教育的融资额更是创下历史新高。仅猿辅导、好未来、作业帮、跟谁学四家,2020年融资额便达115.2亿美元,约754亿人民币。高额融资背后,是行业选手的蒙眼狂奔。仅在2020年暑期,头部几家在线大班课在广告投放大战中便砸下了60亿元。

教培行业确实跑得太快了,可以用“群魔乱舞”来形容。即便是在2018年那一轮整顿之后,教培行业依旧暴雷不断、乱象频生。成长保、太傻留学、韦博英语、学霸一对一、朗播网、优胜教育、学霸君等,这些机构无一不曾攀上风口,一度是当时的明星企业,却以倒闭落幕,更遑论无数悄悄倒闭的中小机构。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20年前10个月,教培企业新增47万家,注销13.6万家,在教育行业中,存在经营异常风险提示的企业占到所有教育相关企业的17.8%。

几乎教培行业每一次暴雷,都会让一批家长退费无门。至于暴雷的原因,有疫情冲击、自身发展不佳、融资不顺等等,最直接的是资金链断裂。但不可否认,2018年起的那波对教培行业的整顿,提高了行业门槛,让一批机构转型,也加速淘汰不良机构退出市场。

比如,2018年底针对进校APP的严管政策,倒逼昔日进校APP赛道上的明星企业一起教育科技、小盒科技寻求转型,将变现重心转移到家庭场景的在线大班课上。而曾经年营收达30多亿的优胜教育,资金链断裂的原因之一便是,为了合规,近50%的校区都需要重新选址装修,成本大幅增加。

在监管趋严的形势下,培训行业中很多选手选择先低调下来,不少公司已经有所行动。“一些启蒙英语品牌,减弱了春季的市场动作。”一位行业人士指出。

某线下连锁机构,正打算在广州开设新机构,在得知北京线下机构停课整顿后,立刻向广州当地有关部门咨询关于办学许可证的问题,但持续月余,仍未得到明确回复。在得到确定回复前,这家机构暂缓了开店计划。

一直从事教培行业市场运营的侯悦,3月下旬离开了这个行业。“我对整个行业的发展陷入了焦虑,感觉压力山大。”

在教培行业的紧张氛围中,一些行业人士对短期内教培行业的发展持谨慎甚至有些悲观的态度。

4月1日,睿途教育创始人胡中华发布了一篇题为“如果睿途清零,我得到了什么?”的文章,尽管文中最后明确,公司短时间内不会倒闭,但其对行业环境的悲观情绪不言自明。

“我们新项目在开办过程中,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大家新开店时要谨慎很多了。”教育综合体品牌同学都荟联合创始人王衡说道,“经过2021年这一轮监管,相关政策标准落地时会更加严格,教培行业从业者,尤其是新进的从业者会更加谨慎。”

华夏桃李创始合伙人张爱志认为,本次监管趋严面向整个教培行业,以K12、早幼教为重点,而这两个领域竞争激烈、资金密度大,监管以及政策的调整会造成现有机构增长放缓,行业IPO退出存在更大不确定性,未来一段时间内,估计资本对K12、早幼教领域关注会降低,投资也会锐减。

同样,中国民办教育协会研究会副会长马学雷也持类似态度。“原来预付费的模式下,一些机构会把预付款先花出去进行扩张,但如今因为政策监管,机构所储存的现金流减少之后,发展速度也会放缓。”

“未来的不确定性太大了。”马学雷说,“现在花了大力气、大成本进行合规,之后究竟还会不会因为新的监管政策而受到巨大影响还未可知。合规之后,这个市场的投资和未来收益的不确定性依然很大,也会使得行业投资人比较谨慎。”

3、停不下来的奔跑

尽管在紧张情绪的包围下,一些玩家选择低调,但教培行业的奔跑很难完全停下来。

大多数北京线下机构现在都处于不得不跑的状态。2020年的疫情使得很多中小机构在招新上受到极大的影响,尚处于需要时间恢复元气的状态。在疫情导致线下停摆反复的情况下,线下机构也不得不探索OMO,线下和线上融合。

现在正处于风暴中心的北京线下教培机构,虽然在3月再次遭遇线下停课,但在寒假期间受疫情反弹影响而转在线的背景下,大部分线下机构也还都延续着在线上课,并没有完全停下来。“有了2020年疫情之下两次转在线的经历后,大部分学生对于在线上课都已经熟悉且适应了。”北京某线下K12机构联合创始人告诉深燃。

另一面,在线教育行业或将迎来新一波上市热潮,作业帮、掌门教育、火花思维、美术宝都被传出即将赴美上市,其中作业帮聘请了原欢聚集团金秉为CFO后,更是被解读为加速了上市的脚步。

在以“政策监管”为核心关键词的2021年,这个节点选择上市存在着诸多不确定性。但不可否认,对于2020年吸纳了200亿美金的在线教育机构而言,投注了大量资金的投资人,也不允许其停止奔跑。

可以看见,各大品牌的大规模招聘还在继续。字节跳动旗下教育品牌“大力教育”在2月底曾宣称,将于未来4个月内面向社会招聘1万人,涵盖教研教学、产品、运营等近10类岗位。学而思网校、作业帮的招聘帖依然经常出现。美术宝旗下小熊美术的课程顾问依旧在频繁“骚扰”家长让其报课。

今年的广告投放虽然较去年有所放缓,但是在线教育机构在“转介绍”(老用户转介绍新用户)、拓展本地化等方面开始投注更大的精力。

“2021年,在线教育行业整体的广告投放势头都没有去年那么猛了,大家都在纷纷探索转介绍。”前述教育行业广告投放商说道。与此同时,大力教育、网易有道也已经开始开拓线下体验店,瞄准了线下流量。

对于“不得不奔跑”的教培行业,2021年监管下的合规达标属于不得不经历的阵痛。

“2021年这一波的监管,主要是让大家不再盲目地拼规模、拼速度,在行业强监管下,其实‘良币’的心态还是相对比较稳定的,政策本质上是在引导行业稳扎稳打,往着长期、有序、健康的方向发展。”王衡认为。

伴鱼创始人兼CEO黄河指出,监管趋严,意味着教育行业对更优质的教学效果和更高用户体验提出要求,客观来看,这对行业的积极意义明显。

多位行业人士向深燃表示,短期来看,这个行业正面临强监管,形势不容乐观,但从长远来看,经历了当前的阵痛,这个行业才能走得更加长久。

而在强监管下,头部选手在某种程度上或将迎来一定的发展机遇,换言之,对于已经标准化、系统化发展的头部反而可能更有利。

这些选手在自身管理上原本就相对规范,一些不良机构退出市场后会释放出一定的份额,中型机构可能会放缓扩张速度,头部机构便有机会进一步提升市场占有率。

张爱志也表示,“资金监管对短期现金流影响较大,对现金储备好的头部机构反倒是利好,因为腰部机构竞争力下降较大,行业集中度反倒会加大,细分赛道会加速跑出行业龙头,现在,正是投资行业龙头的机会。”

他认为,未来,线下教培行业或将呈哑铃状发展,头部巨头和尾部小机构的数量增加,而腰部机构的数量或将锐减;而在线上,随着头部在线机构的品牌效应扩大,获客更有优势,在线教育或将呈水滴状发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OR热门排行榜
横向滑动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