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中国,一项已经为大病患者送去数以十亿美元计救助金的金融科技创新正失去光彩,并引发监管部门的审视,这给该领域最大参与者、马云麾下的蚂蚁集团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 Xie Yu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一项已经为大病患者送去数以十亿美元计救助金的金融科技创新正失去光彩,并引发监管部门的审视,这给该领域最大参与者、马云麾下的蚂蚁集团(Ant Group Co.)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此类网络互助平台已吸引上亿陌生人进行小额捐款,通常相当于每月不到2美元,来资助受重伤或经确诊患有癌症、严重中风和埃博拉等某些疾病的人,一次性资助金额最高可达4.5万美元左右。

过去几年,大病众筹的概念在互联网科技初创企业和巨头当中流行起来。许多公司都视之为一种为造福用户并增强自家应用粘性的方式。这些公司表示,其服务不同于商业健康保险,因为用户不需要预先支付任何款项,而是承诺在未来帮助其他人分摊费用。


金融监管机构并不这么看。大病众筹平台受欢迎程度大幅上升之际,中国银保监会已警告称,该领域具有商业保险的特征,但没有受到相应的监管,可能会给个人和相关公司带来风险。

本周早些时候,中国金融监管机构提出了包括五个方面的蚂蚁集团整改方案。蚂蚁集团将进行整改,并申设为金融控股公司,由中国央行监管。虽然监管机构未直接提到蚂蚁集团的互助服务,但该公司表示将确保金融相关业务接受全面监管。

蚂蚁集团是热门支付和生活方式应用支付宝(Alipay)的所有者。该公司于2018年进入互助业务,并迅猛发展。根据每年向用户提供的数据,截至2020年底,蚂蚁集团互助服务“相互宝” 拥有超过1.05亿用户,但并不盈利。

在用户分摊金额越来越多后,“相互宝”的用户数今年下降了约9.3%。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相互宝”的近11.3万用户总共获得了相当于25亿美元的赔付。

大约一年前,蚂蚁集团估计已有超过1.5亿中国公民注册加入由10多家公司提供的互助服务。该公司预测,到2025年,整个行业的用户数量将增加两倍,达到4.5亿,接近中国人口的三分之一。互助服务的许多用户来自中低收入家庭,生活在中国欠发达和较贫困地区的村镇或城市。

然而最近几个月,几家公司悄然退出了互助业务,中国的保险监管机构对这个行业的无监管状态表示不满。

美团(Meituan, 3690.HK)在1月底关停了互助业务,称要专注于提供餐饮外卖的主营业务和其他在线服务。美团是中国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之一,运营着一款消费应用软件。这家在香港上市的公司曾表示,有超过1,000万人在使用该公司2019年启动的互助服务。美团没有透露该业务总共发放了多少互助金。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时任首席风险官肖远企不久后表示,美团互助偏离美团主业,逆选择风险不断增加。他还表示,银保监会将对网络公司做互助业务进一步关注,再根据情况采取相应的措施。美团不予置评。

科技企业百度(Baidu.com Inc., BIDU, 9888.HK)以及两家由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 简称﹕腾讯)支持的初创企业也关停了互助业务。其中一家名为水滴公司(Waterdrop),已经提供了五年的互助服务,称为21,235个家庭发放了互助金,但没有透露总共发放了多少钱。

水滴的发言人称,其互助服务在关停前运营稳健,并为其用户安排了一家商业保险公司的一年期免费重疾保障。

咨询公司奥纬咨询(Oliver Wyman)驻香港的合伙人Leonard Li表示,竞争正在消退,但一些更基本的挑战正在出现,因为最新的事态发展开始让人对这种业务的可持续性产生怀疑。

他还说,由于监管压力越来越大、成本越来越高,加之公司和用户还面临风险,这个行业的热度没有那么高了。

如果有更多健康状况不佳或经济实力较弱的人加入互助网络,而没有足够的健康及富裕人群帮忙买单,就可能出现逆向选择。根据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所最近的一项研究,这种情况下如果赔付金额急剧上升,在线平台可能会陷入困境。

一些消费者因分摊金额上升打了退堂鼓。2020年初加入蚂蚁相互宝服务的21岁大学生Fan Xiao说,3月底时每月两次的分摊金额增加了一倍多,达到相当于97美分左右。

Fan Xiao说,她当初注册蚂蚁这项服务时,觉得自己是在为需要帮助的人做好事,希望如果自己遭遇类似的不幸也能得到回报。分摊金额上升可能会让她重新考虑此事。“如果每年收费几百元,我会再考虑考虑,”她说。

中国银保监会去年秋季发布研究报告,指出在线互助平台(包括蚂蚁和水滴筹运营的平台)利益相关者面临的风险,这些平台拥有大量用户,但不受任何监管部门监督,也没有行业标准加以制约。

蚂蚁发言人不予置评,只是说该公司去年夏季申请IPO时对该业务进行了披露。蚂蚁集团IPO后来被叫停。

蚂蚁集团在募股说明书中表示,该互助服务可能会受到监管部门的监督,并被视为一种保险产品。该公司还表示,如果互助金支出增加,一些参与者可能拒绝支付分摊的互助金金额,相互宝需要额外的资金支持以支付互助金申请。如果参与者分摊的年费持续增加,部分参与者可能决定退出该项目,从而对相互宝的运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蚂蚁表示,如果互助业务不符合监管要求、公司无法维持业务运营,可能会剥离该项业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蚂蚁等涉足的医疗众筹红极一时,如今被监管部门盯上

发布日期:2021-04-16 16:24
摘要:在中国,一项已经为大病患者送去数以十亿美元计救助金的金融科技创新正失去光彩,并引发监管部门的审视,这给该领域最大参与者、马云麾下的蚂蚁集团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 Xie Yu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一项已经为大病患者送去数以十亿美元计救助金的金融科技创新正失去光彩,并引发监管部门的审视,这给该领域最大参与者、马云麾下的蚂蚁集团(Ant Group Co.)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此类网络互助平台已吸引上亿陌生人进行小额捐款,通常相当于每月不到2美元,来资助受重伤或经确诊患有癌症、严重中风和埃博拉等某些疾病的人,一次性资助金额最高可达4.5万美元左右。

过去几年,大病众筹的概念在互联网科技初创企业和巨头当中流行起来。许多公司都视之为一种为造福用户并增强自家应用粘性的方式。这些公司表示,其服务不同于商业健康保险,因为用户不需要预先支付任何款项,而是承诺在未来帮助其他人分摊费用。


金融监管机构并不这么看。大病众筹平台受欢迎程度大幅上升之际,中国银保监会已警告称,该领域具有商业保险的特征,但没有受到相应的监管,可能会给个人和相关公司带来风险。

本周早些时候,中国金融监管机构提出了包括五个方面的蚂蚁集团整改方案。蚂蚁集团将进行整改,并申设为金融控股公司,由中国央行监管。虽然监管机构未直接提到蚂蚁集团的互助服务,但该公司表示将确保金融相关业务接受全面监管。

蚂蚁集团是热门支付和生活方式应用支付宝(Alipay)的所有者。该公司于2018年进入互助业务,并迅猛发展。根据每年向用户提供的数据,截至2020年底,蚂蚁集团互助服务“相互宝” 拥有超过1.05亿用户,但并不盈利。

在用户分摊金额越来越多后,“相互宝”的用户数今年下降了约9.3%。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相互宝”的近11.3万用户总共获得了相当于25亿美元的赔付。

大约一年前,蚂蚁集团估计已有超过1.5亿中国公民注册加入由10多家公司提供的互助服务。该公司预测,到2025年,整个行业的用户数量将增加两倍,达到4.5亿,接近中国人口的三分之一。互助服务的许多用户来自中低收入家庭,生活在中国欠发达和较贫困地区的村镇或城市。

然而最近几个月,几家公司悄然退出了互助业务,中国的保险监管机构对这个行业的无监管状态表示不满。

美团(Meituan, 3690.HK)在1月底关停了互助业务,称要专注于提供餐饮外卖的主营业务和其他在线服务。美团是中国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之一,运营着一款消费应用软件。这家在香港上市的公司曾表示,有超过1,000万人在使用该公司2019年启动的互助服务。美团没有透露该业务总共发放了多少互助金。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时任首席风险官肖远企不久后表示,美团互助偏离美团主业,逆选择风险不断增加。他还表示,银保监会将对网络公司做互助业务进一步关注,再根据情况采取相应的措施。美团不予置评。

科技企业百度(Baidu.com Inc., BIDU, 9888.HK)以及两家由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 简称﹕腾讯)支持的初创企业也关停了互助业务。其中一家名为水滴公司(Waterdrop),已经提供了五年的互助服务,称为21,235个家庭发放了互助金,但没有透露总共发放了多少钱。

水滴的发言人称,其互助服务在关停前运营稳健,并为其用户安排了一家商业保险公司的一年期免费重疾保障。

咨询公司奥纬咨询(Oliver Wyman)驻香港的合伙人Leonard Li表示,竞争正在消退,但一些更基本的挑战正在出现,因为最新的事态发展开始让人对这种业务的可持续性产生怀疑。

他还说,由于监管压力越来越大、成本越来越高,加之公司和用户还面临风险,这个行业的热度没有那么高了。

如果有更多健康状况不佳或经济实力较弱的人加入互助网络,而没有足够的健康及富裕人群帮忙买单,就可能出现逆向选择。根据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所最近的一项研究,这种情况下如果赔付金额急剧上升,在线平台可能会陷入困境。

一些消费者因分摊金额上升打了退堂鼓。2020年初加入蚂蚁相互宝服务的21岁大学生Fan Xiao说,3月底时每月两次的分摊金额增加了一倍多,达到相当于97美分左右。

Fan Xiao说,她当初注册蚂蚁这项服务时,觉得自己是在为需要帮助的人做好事,希望如果自己遭遇类似的不幸也能得到回报。分摊金额上升可能会让她重新考虑此事。“如果每年收费几百元,我会再考虑考虑,”她说。

中国银保监会去年秋季发布研究报告,指出在线互助平台(包括蚂蚁和水滴筹运营的平台)利益相关者面临的风险,这些平台拥有大量用户,但不受任何监管部门监督,也没有行业标准加以制约。

蚂蚁发言人不予置评,只是说该公司去年夏季申请IPO时对该业务进行了披露。蚂蚁集团IPO后来被叫停。

蚂蚁集团在募股说明书中表示,该互助服务可能会受到监管部门的监督,并被视为一种保险产品。该公司还表示,如果互助金支出增加,一些参与者可能拒绝支付分摊的互助金金额,相互宝需要额外的资金支持以支付互助金申请。如果参与者分摊的年费持续增加,部分参与者可能决定退出该项目,从而对相互宝的运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蚂蚁表示,如果互助业务不符合监管要求、公司无法维持业务运营,可能会剥离该项业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在中国,一项已经为大病患者送去数以十亿美元计救助金的金融科技创新正失去光彩,并引发监管部门的审视,这给该领域最大参与者、马云麾下的蚂蚁集团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 Xie Yu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一项已经为大病患者送去数以十亿美元计救助金的金融科技创新正失去光彩,并引发监管部门的审视,这给该领域最大参与者、马云麾下的蚂蚁集团(Ant Group Co.)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此类网络互助平台已吸引上亿陌生人进行小额捐款,通常相当于每月不到2美元,来资助受重伤或经确诊患有癌症、严重中风和埃博拉等某些疾病的人,一次性资助金额最高可达4.5万美元左右。

过去几年,大病众筹的概念在互联网科技初创企业和巨头当中流行起来。许多公司都视之为一种为造福用户并增强自家应用粘性的方式。这些公司表示,其服务不同于商业健康保险,因为用户不需要预先支付任何款项,而是承诺在未来帮助其他人分摊费用。


金融监管机构并不这么看。大病众筹平台受欢迎程度大幅上升之际,中国银保监会已警告称,该领域具有商业保险的特征,但没有受到相应的监管,可能会给个人和相关公司带来风险。

本周早些时候,中国金融监管机构提出了包括五个方面的蚂蚁集团整改方案。蚂蚁集团将进行整改,并申设为金融控股公司,由中国央行监管。虽然监管机构未直接提到蚂蚁集团的互助服务,但该公司表示将确保金融相关业务接受全面监管。

蚂蚁集团是热门支付和生活方式应用支付宝(Alipay)的所有者。该公司于2018年进入互助业务,并迅猛发展。根据每年向用户提供的数据,截至2020年底,蚂蚁集团互助服务“相互宝” 拥有超过1.05亿用户,但并不盈利。

在用户分摊金额越来越多后,“相互宝”的用户数今年下降了约9.3%。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相互宝”的近11.3万用户总共获得了相当于25亿美元的赔付。

大约一年前,蚂蚁集团估计已有超过1.5亿中国公民注册加入由10多家公司提供的互助服务。该公司预测,到2025年,整个行业的用户数量将增加两倍,达到4.5亿,接近中国人口的三分之一。互助服务的许多用户来自中低收入家庭,生活在中国欠发达和较贫困地区的村镇或城市。

然而最近几个月,几家公司悄然退出了互助业务,中国的保险监管机构对这个行业的无监管状态表示不满。

美团(Meituan, 3690.HK)在1月底关停了互助业务,称要专注于提供餐饮外卖的主营业务和其他在线服务。美团是中国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之一,运营着一款消费应用软件。这家在香港上市的公司曾表示,有超过1,000万人在使用该公司2019年启动的互助服务。美团没有透露该业务总共发放了多少互助金。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时任首席风险官肖远企不久后表示,美团互助偏离美团主业,逆选择风险不断增加。他还表示,银保监会将对网络公司做互助业务进一步关注,再根据情况采取相应的措施。美团不予置评。

科技企业百度(Baidu.com Inc., BIDU, 9888.HK)以及两家由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 简称﹕腾讯)支持的初创企业也关停了互助业务。其中一家名为水滴公司(Waterdrop),已经提供了五年的互助服务,称为21,235个家庭发放了互助金,但没有透露总共发放了多少钱。

水滴的发言人称,其互助服务在关停前运营稳健,并为其用户安排了一家商业保险公司的一年期免费重疾保障。

咨询公司奥纬咨询(Oliver Wyman)驻香港的合伙人Leonard Li表示,竞争正在消退,但一些更基本的挑战正在出现,因为最新的事态发展开始让人对这种业务的可持续性产生怀疑。

他还说,由于监管压力越来越大、成本越来越高,加之公司和用户还面临风险,这个行业的热度没有那么高了。

如果有更多健康状况不佳或经济实力较弱的人加入互助网络,而没有足够的健康及富裕人群帮忙买单,就可能出现逆向选择。根据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所最近的一项研究,这种情况下如果赔付金额急剧上升,在线平台可能会陷入困境。

一些消费者因分摊金额上升打了退堂鼓。2020年初加入蚂蚁相互宝服务的21岁大学生Fan Xiao说,3月底时每月两次的分摊金额增加了一倍多,达到相当于97美分左右。

Fan Xiao说,她当初注册蚂蚁这项服务时,觉得自己是在为需要帮助的人做好事,希望如果自己遭遇类似的不幸也能得到回报。分摊金额上升可能会让她重新考虑此事。“如果每年收费几百元,我会再考虑考虑,”她说。

中国银保监会去年秋季发布研究报告,指出在线互助平台(包括蚂蚁和水滴筹运营的平台)利益相关者面临的风险,这些平台拥有大量用户,但不受任何监管部门监督,也没有行业标准加以制约。

蚂蚁发言人不予置评,只是说该公司去年夏季申请IPO时对该业务进行了披露。蚂蚁集团IPO后来被叫停。

蚂蚁集团在募股说明书中表示,该互助服务可能会受到监管部门的监督,并被视为一种保险产品。该公司还表示,如果互助金支出增加,一些参与者可能拒绝支付分摊的互助金金额,相互宝需要额外的资金支持以支付互助金申请。如果参与者分摊的年费持续增加,部分参与者可能决定退出该项目,从而对相互宝的运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蚂蚁表示,如果互助业务不符合监管要求、公司无法维持业务运营,可能会剥离该项业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蚂蚁等涉足的医疗众筹红极一时,如今被监管部门盯上

发布日期:2021-04-16 16:24
摘要:在中国,一项已经为大病患者送去数以十亿美元计救助金的金融科技创新正失去光彩,并引发监管部门的审视,这给该领域最大参与者、马云麾下的蚂蚁集团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 Xie Yu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一项已经为大病患者送去数以十亿美元计救助金的金融科技创新正失去光彩,并引发监管部门的审视,这给该领域最大参与者、马云麾下的蚂蚁集团(Ant Group Co.)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此类网络互助平台已吸引上亿陌生人进行小额捐款,通常相当于每月不到2美元,来资助受重伤或经确诊患有癌症、严重中风和埃博拉等某些疾病的人,一次性资助金额最高可达4.5万美元左右。

过去几年,大病众筹的概念在互联网科技初创企业和巨头当中流行起来。许多公司都视之为一种为造福用户并增强自家应用粘性的方式。这些公司表示,其服务不同于商业健康保险,因为用户不需要预先支付任何款项,而是承诺在未来帮助其他人分摊费用。


金融监管机构并不这么看。大病众筹平台受欢迎程度大幅上升之际,中国银保监会已警告称,该领域具有商业保险的特征,但没有受到相应的监管,可能会给个人和相关公司带来风险。

本周早些时候,中国金融监管机构提出了包括五个方面的蚂蚁集团整改方案。蚂蚁集团将进行整改,并申设为金融控股公司,由中国央行监管。虽然监管机构未直接提到蚂蚁集团的互助服务,但该公司表示将确保金融相关业务接受全面监管。

蚂蚁集团是热门支付和生活方式应用支付宝(Alipay)的所有者。该公司于2018年进入互助业务,并迅猛发展。根据每年向用户提供的数据,截至2020年底,蚂蚁集团互助服务“相互宝” 拥有超过1.05亿用户,但并不盈利。

在用户分摊金额越来越多后,“相互宝”的用户数今年下降了约9.3%。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相互宝”的近11.3万用户总共获得了相当于25亿美元的赔付。

大约一年前,蚂蚁集团估计已有超过1.5亿中国公民注册加入由10多家公司提供的互助服务。该公司预测,到2025年,整个行业的用户数量将增加两倍,达到4.5亿,接近中国人口的三分之一。互助服务的许多用户来自中低收入家庭,生活在中国欠发达和较贫困地区的村镇或城市。

然而最近几个月,几家公司悄然退出了互助业务,中国的保险监管机构对这个行业的无监管状态表示不满。

美团(Meituan, 3690.HK)在1月底关停了互助业务,称要专注于提供餐饮外卖的主营业务和其他在线服务。美团是中国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之一,运营着一款消费应用软件。这家在香港上市的公司曾表示,有超过1,000万人在使用该公司2019年启动的互助服务。美团没有透露该业务总共发放了多少互助金。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时任首席风险官肖远企不久后表示,美团互助偏离美团主业,逆选择风险不断增加。他还表示,银保监会将对网络公司做互助业务进一步关注,再根据情况采取相应的措施。美团不予置评。

科技企业百度(Baidu.com Inc., BIDU, 9888.HK)以及两家由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 简称﹕腾讯)支持的初创企业也关停了互助业务。其中一家名为水滴公司(Waterdrop),已经提供了五年的互助服务,称为21,235个家庭发放了互助金,但没有透露总共发放了多少钱。

水滴的发言人称,其互助服务在关停前运营稳健,并为其用户安排了一家商业保险公司的一年期免费重疾保障。

咨询公司奥纬咨询(Oliver Wyman)驻香港的合伙人Leonard Li表示,竞争正在消退,但一些更基本的挑战正在出现,因为最新的事态发展开始让人对这种业务的可持续性产生怀疑。

他还说,由于监管压力越来越大、成本越来越高,加之公司和用户还面临风险,这个行业的热度没有那么高了。

如果有更多健康状况不佳或经济实力较弱的人加入互助网络,而没有足够的健康及富裕人群帮忙买单,就可能出现逆向选择。根据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所最近的一项研究,这种情况下如果赔付金额急剧上升,在线平台可能会陷入困境。

一些消费者因分摊金额上升打了退堂鼓。2020年初加入蚂蚁相互宝服务的21岁大学生Fan Xiao说,3月底时每月两次的分摊金额增加了一倍多,达到相当于97美分左右。

Fan Xiao说,她当初注册蚂蚁这项服务时,觉得自己是在为需要帮助的人做好事,希望如果自己遭遇类似的不幸也能得到回报。分摊金额上升可能会让她重新考虑此事。“如果每年收费几百元,我会再考虑考虑,”她说。

中国银保监会去年秋季发布研究报告,指出在线互助平台(包括蚂蚁和水滴筹运营的平台)利益相关者面临的风险,这些平台拥有大量用户,但不受任何监管部门监督,也没有行业标准加以制约。

蚂蚁发言人不予置评,只是说该公司去年夏季申请IPO时对该业务进行了披露。蚂蚁集团IPO后来被叫停。

蚂蚁集团在募股说明书中表示,该互助服务可能会受到监管部门的监督,并被视为一种保险产品。该公司还表示,如果互助金支出增加,一些参与者可能拒绝支付分摊的互助金金额,相互宝需要额外的资金支持以支付互助金申请。如果参与者分摊的年费持续增加,部分参与者可能决定退出该项目,从而对相互宝的运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蚂蚁表示,如果互助业务不符合监管要求、公司无法维持业务运营,可能会剥离该项业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在中国,一项已经为大病患者送去数以十亿美元计救助金的金融科技创新正失去光彩,并引发监管部门的审视,这给该领域最大参与者、马云麾下的蚂蚁集团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 Xie Yu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一项已经为大病患者送去数以十亿美元计救助金的金融科技创新正失去光彩,并引发监管部门的审视,这给该领域最大参与者、马云麾下的蚂蚁集团(Ant Group Co.)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此类网络互助平台已吸引上亿陌生人进行小额捐款,通常相当于每月不到2美元,来资助受重伤或经确诊患有癌症、严重中风和埃博拉等某些疾病的人,一次性资助金额最高可达4.5万美元左右。

过去几年,大病众筹的概念在互联网科技初创企业和巨头当中流行起来。许多公司都视之为一种为造福用户并增强自家应用粘性的方式。这些公司表示,其服务不同于商业健康保险,因为用户不需要预先支付任何款项,而是承诺在未来帮助其他人分摊费用。


金融监管机构并不这么看。大病众筹平台受欢迎程度大幅上升之际,中国银保监会已警告称,该领域具有商业保险的特征,但没有受到相应的监管,可能会给个人和相关公司带来风险。

本周早些时候,中国金融监管机构提出了包括五个方面的蚂蚁集团整改方案。蚂蚁集团将进行整改,并申设为金融控股公司,由中国央行监管。虽然监管机构未直接提到蚂蚁集团的互助服务,但该公司表示将确保金融相关业务接受全面监管。

蚂蚁集团是热门支付和生活方式应用支付宝(Alipay)的所有者。该公司于2018年进入互助业务,并迅猛发展。根据每年向用户提供的数据,截至2020年底,蚂蚁集团互助服务“相互宝” 拥有超过1.05亿用户,但并不盈利。

在用户分摊金额越来越多后,“相互宝”的用户数今年下降了约9.3%。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相互宝”的近11.3万用户总共获得了相当于25亿美元的赔付。

大约一年前,蚂蚁集团估计已有超过1.5亿中国公民注册加入由10多家公司提供的互助服务。该公司预测,到2025年,整个行业的用户数量将增加两倍,达到4.5亿,接近中国人口的三分之一。互助服务的许多用户来自中低收入家庭,生活在中国欠发达和较贫困地区的村镇或城市。

然而最近几个月,几家公司悄然退出了互助业务,中国的保险监管机构对这个行业的无监管状态表示不满。

美团(Meituan, 3690.HK)在1月底关停了互助业务,称要专注于提供餐饮外卖的主营业务和其他在线服务。美团是中国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之一,运营着一款消费应用软件。这家在香港上市的公司曾表示,有超过1,000万人在使用该公司2019年启动的互助服务。美团没有透露该业务总共发放了多少互助金。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时任首席风险官肖远企不久后表示,美团互助偏离美团主业,逆选择风险不断增加。他还表示,银保监会将对网络公司做互助业务进一步关注,再根据情况采取相应的措施。美团不予置评。

科技企业百度(Baidu.com Inc., BIDU, 9888.HK)以及两家由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 简称﹕腾讯)支持的初创企业也关停了互助业务。其中一家名为水滴公司(Waterdrop),已经提供了五年的互助服务,称为21,235个家庭发放了互助金,但没有透露总共发放了多少钱。

水滴的发言人称,其互助服务在关停前运营稳健,并为其用户安排了一家商业保险公司的一年期免费重疾保障。

咨询公司奥纬咨询(Oliver Wyman)驻香港的合伙人Leonard Li表示,竞争正在消退,但一些更基本的挑战正在出现,因为最新的事态发展开始让人对这种业务的可持续性产生怀疑。

他还说,由于监管压力越来越大、成本越来越高,加之公司和用户还面临风险,这个行业的热度没有那么高了。

如果有更多健康状况不佳或经济实力较弱的人加入互助网络,而没有足够的健康及富裕人群帮忙买单,就可能出现逆向选择。根据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所最近的一项研究,这种情况下如果赔付金额急剧上升,在线平台可能会陷入困境。

一些消费者因分摊金额上升打了退堂鼓。2020年初加入蚂蚁相互宝服务的21岁大学生Fan Xiao说,3月底时每月两次的分摊金额增加了一倍多,达到相当于97美分左右。

Fan Xiao说,她当初注册蚂蚁这项服务时,觉得自己是在为需要帮助的人做好事,希望如果自己遭遇类似的不幸也能得到回报。分摊金额上升可能会让她重新考虑此事。“如果每年收费几百元,我会再考虑考虑,”她说。

中国银保监会去年秋季发布研究报告,指出在线互助平台(包括蚂蚁和水滴筹运营的平台)利益相关者面临的风险,这些平台拥有大量用户,但不受任何监管部门监督,也没有行业标准加以制约。

蚂蚁发言人不予置评,只是说该公司去年夏季申请IPO时对该业务进行了披露。蚂蚁集团IPO后来被叫停。

蚂蚁集团在募股说明书中表示,该互助服务可能会受到监管部门的监督,并被视为一种保险产品。该公司还表示,如果互助金支出增加,一些参与者可能拒绝支付分摊的互助金金额,相互宝需要额外的资金支持以支付互助金申请。如果参与者分摊的年费持续增加,部分参与者可能决定退出该项目,从而对相互宝的运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蚂蚁表示,如果互助业务不符合监管要求、公司无法维持业务运营,可能会剥离该项业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