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特朗普离开白宫,但是他在任时针对中国企业的多项制裁政策依然在发挥作用。



BBC

OR--商业新媒体

特朗普离开白宫,但是他在任时针对中国企业的多项制裁政策依然在发挥作用。

回顾过去一年,多家中国科技企业被特朗普政府密集打压,其中被打击力度最大的当属华为、TikTok和中兴。

三月和四月是大企业纷纷发布上一年财报,通过数据不难发现,这些公司都保持正增长,但禁令带来的“后遗症”依然为企业的未来发展投下阴影。

华为现状:靠中国市场撑住短期业绩 长期风险依然巨大

所有受到美国打压的中国企业中,华为面临的制裁,从烈度到频率,无出其右。

美国声称华为的业务构成安全风险,因而采取一系列行动,这种影响还扩展到美国的盟友中——比如去年7月英国表示将在其5G网络建设中排除华为。

对华为更为致命的是美国的全面禁令,使这家科技巨头被排除在全球芯片采购链之外。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告诉记者,“这对我们伤害很大”。

3月底公布的华为2020年财务报告透露出两个看似矛盾的信息——一方面,制裁下华为收入严重受损;与此同时,去年营收却仍然保持了增长。

在美国打压下,2020年是华为近十年来增长率最低的一年。

胡厚崑将2020年描述为充满挑战的一年,手机业务受到重大打击,收入增长放缓,“我们的日子不容易”。

整体上看,去年华为销售收入 8914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3.8%,净利润 646 亿元,同比增长 3.2%,双双实现正增长,在疫情肆虐的年景并不容易。

但仔细分析不难发现,华为利润同比萎缩超过10%,不过由于华为上缴税收大幅降低一半,才使净利润不减反增。

另外一个支撑华为业绩的力量来源于中国市场的强劲表现——从美洲、欧洲,到中东、非洲,华为的业务都经历两位数跌幅,甚至亚太区也下跌8.7%,不过最大的中国市场逆势上涨15.4%,此消彼长下,中国市场已占华为总业务的65.6%。

虽然华为的财务并沒有“崩塌”,但不代表华为的危机结束了。

美国的禁令依然高悬在华为头上——对于152家与华为关联公司,世界上任何公司未经许可都不得向其出售用美国软件或设备制造的芯片。

这条禁令意味着,芯片产业链上的企业理论上无法再向华为销售,华为难以再从商业途径获得芯片。

对于华为的手机业务而言,行业知名的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表示,这一禁令打击力度之大,最好情境为华为市占份额降低,最坏情境为华为退出手机市场。

策略分析公司(Strategy Analytics)的报告也称,如果禁令延续,华为芯片库存用尽后手机业务将呈现崩跌状态,市占率将从最高时全球第一,大幅降低至4.3%,相当于退出领导厂商之列。

过去半年来华为业务还能坚持,源于禁令生效前的突击囤货。上述报告认为,华为芯片库存将在2021年用尽。

一旦囤货用尽,禁令又没有放松,不仅是占华为总营收54.4%的消费者业务受损,其5G等业务也面临全面收缩的风险。因为华为旗下海思设计的服务器芯片鲲鹏系列、5G基站芯片天罡系列、5G终端芯片巴龙系列,以及人工智能芯片昇腾系列都因禁令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因此,中美关系交恶的态势长期持续下去,华为想生存下去,就只能自建"去美国化"的芯片产能。

去年底,华为果断“弃卒”——出售子品牌荣耀,成为开启求存之路的第一步。而被剥离的荣耀,或许可以不受禁令影响而生存,而且为华为带来大量现金,允许其布局自己的求生之路。

中国媒体财新引用一名买方渠道商之一称,这笔交易在400亿美元左右。

华为也确实需要这笔钱。去年美国禁令生效后的一场发布会上,华为曾表示已在芯片领域投资200亿美元。

中兴:逐渐恢复元气 依然在美国打击视线之内



中兴是最早进入特朗普政府制裁范围内的中国科技企业之一。

2018年4月,美国就发布禁令,七年内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销售零部件。禁令导致拥有近8万名员工的中兴“主要经营活动无法进行”——中兴通讯约有20%至30%元器件,包括基带芯片、射频芯片、存储等从美国采购,这些核心元器件几乎找不到替代品。

为了使美国撤掉这一禁令,中兴付出了巨大代价。禁令发布后的两个月,中兴称已与美国商务部达成《替代的和解协议》,中兴支付14亿美元民事罚款,不仅如此,中兴还必须在30天内更换董事会和管理层,并允许由美国选择的合规小组入驻检查,成本由中兴承担。

禁令的影响也立即提现在财报上。2018年中兴营业收入大幅下降超过20%,净利润也直接从上一年的45.7亿元,跌成亏损69.8亿元。

此后两年,中兴似乎逐渐恢复元气。

不久前公布的2020年财报显示,中兴通讯实现营业收入1014.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42.6亿元。相比禁令前2017年的1088亿元营收和45.7亿元利润,已经基本持平。

然而,中兴依然在美国的打击范围之内。今年3月,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发布了一份“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设备和服务清单”,中兴赫然在列。FCC称这份清单将“确保全国各地下一代网络不会重复过去的错误”。

这也意味着,在美国和其盟国的5G建设中,中兴可能会继续错失不少国际市场。比如,这份禁令下,从前使用中兴通信设备和服务的美国小型运营商,也不得不更换设备,停止与中兴的业务往来。

对于中兴而言,规避国际市场大风险的答案是——政企业务。中兴通讯高级副总裁、首席战略官王翔在公开场合表示,2021年中兴把政企业务列为战略核心。

这种转型在财报上也有体现。去年,中兴在政企业务上的营收112.72亿元,同比增长23.12%,而中国政企业务更是实现超过30%的增长。

TikTok:“雷声大,雨点小”


相比华为和中兴,TikTok的境遇可以形容为“雷声大,雨点小”——禁令来得有严又急,但都没有真正实施。

针对TikTok,特朗普政府总共发出两条行政命令。

第一条是去年8月发出的,分为两个时间点:2020年9月27日起禁止TikTok在美国境内的下载和更新;11月12日起禁止美国互联网运营商为TikTok提供服务。如果全部实施,将意味着TikTok在美国被完全禁止使用。

不过,TikTok随即向华盛顿特区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挑战行政令中关于禁止下载和更新的部分,去年9月27日晚禁令生效的最后时刻,该法院发出禁制令;在费城的诉讼又成功挑战该行政命令中关于禁止互联网运营商提供服务的部分。

至此,特朗普针对TikTok发出的第一条行政命令被法院全部叫停。

第二条行政命令则在去年8月14日发出,依据是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提供的建议。该禁令要求字节跳动在90天内剥离TikTok。不过这项禁令的最终期限,一延再延,至今也没有执行。

据报道,该计划随着特朗普离任,已经无限期搁置。

由于这些禁令都没有真正实施,TikTok的经营状况受影响较小。彭博社引述知情人士称,去年TikTok母公司营收增长超过1倍,达到350亿美元;利润也由40亿美元上涨到70亿美元。

Sensor Tower发布的最新情报数据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非游戏类应用中,TikTok仍霸占全球第一季度收入和下载量榜首。

TikTok虽然在美国法院中屡屡获胜,但在其他国家,这家近年来发展最快的社交媒体则面临多重法律挑战。

比如,今年2月,TikTok遭到欧盟消费者团体的多项投诉,指责其涉嫌违反欧盟的消费者法律,并且未能保护儿童免受隐藏广告和不当内容的侵害,在处理用户个人资料的作法也具有误导效果。此外,15个国家的消费者组织也向当地监管机关提出警示,呼吁采取行动。

而在法国、美国、英国,也出现用户起诉TikTok的现象。最极端的案例发生在印度,印度不仅直接"一刀切"封禁TikTok,而且印度当局以逃税为由冻结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的银行账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华为中兴TikTok:被特朗普打压的中国公司境遇迥异

发布日期:2021-04-14 21:05
摘要:特朗普离开白宫,但是他在任时针对中国企业的多项制裁政策依然在发挥作用。



BBC

OR--商业新媒体

特朗普离开白宫,但是他在任时针对中国企业的多项制裁政策依然在发挥作用。

回顾过去一年,多家中国科技企业被特朗普政府密集打压,其中被打击力度最大的当属华为、TikTok和中兴。

三月和四月是大企业纷纷发布上一年财报,通过数据不难发现,这些公司都保持正增长,但禁令带来的“后遗症”依然为企业的未来发展投下阴影。

华为现状:靠中国市场撑住短期业绩 长期风险依然巨大

所有受到美国打压的中国企业中,华为面临的制裁,从烈度到频率,无出其右。

美国声称华为的业务构成安全风险,因而采取一系列行动,这种影响还扩展到美国的盟友中——比如去年7月英国表示将在其5G网络建设中排除华为。

对华为更为致命的是美国的全面禁令,使这家科技巨头被排除在全球芯片采购链之外。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告诉记者,“这对我们伤害很大”。

3月底公布的华为2020年财务报告透露出两个看似矛盾的信息——一方面,制裁下华为收入严重受损;与此同时,去年营收却仍然保持了增长。

在美国打压下,2020年是华为近十年来增长率最低的一年。

胡厚崑将2020年描述为充满挑战的一年,手机业务受到重大打击,收入增长放缓,“我们的日子不容易”。

整体上看,去年华为销售收入 8914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3.8%,净利润 646 亿元,同比增长 3.2%,双双实现正增长,在疫情肆虐的年景并不容易。

但仔细分析不难发现,华为利润同比萎缩超过10%,不过由于华为上缴税收大幅降低一半,才使净利润不减反增。

另外一个支撑华为业绩的力量来源于中国市场的强劲表现——从美洲、欧洲,到中东、非洲,华为的业务都经历两位数跌幅,甚至亚太区也下跌8.7%,不过最大的中国市场逆势上涨15.4%,此消彼长下,中国市场已占华为总业务的65.6%。

虽然华为的财务并沒有“崩塌”,但不代表华为的危机结束了。

美国的禁令依然高悬在华为头上——对于152家与华为关联公司,世界上任何公司未经许可都不得向其出售用美国软件或设备制造的芯片。

这条禁令意味着,芯片产业链上的企业理论上无法再向华为销售,华为难以再从商业途径获得芯片。

对于华为的手机业务而言,行业知名的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表示,这一禁令打击力度之大,最好情境为华为市占份额降低,最坏情境为华为退出手机市场。

策略分析公司(Strategy Analytics)的报告也称,如果禁令延续,华为芯片库存用尽后手机业务将呈现崩跌状态,市占率将从最高时全球第一,大幅降低至4.3%,相当于退出领导厂商之列。

过去半年来华为业务还能坚持,源于禁令生效前的突击囤货。上述报告认为,华为芯片库存将在2021年用尽。

一旦囤货用尽,禁令又没有放松,不仅是占华为总营收54.4%的消费者业务受损,其5G等业务也面临全面收缩的风险。因为华为旗下海思设计的服务器芯片鲲鹏系列、5G基站芯片天罡系列、5G终端芯片巴龙系列,以及人工智能芯片昇腾系列都因禁令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因此,中美关系交恶的态势长期持续下去,华为想生存下去,就只能自建"去美国化"的芯片产能。

去年底,华为果断“弃卒”——出售子品牌荣耀,成为开启求存之路的第一步。而被剥离的荣耀,或许可以不受禁令影响而生存,而且为华为带来大量现金,允许其布局自己的求生之路。

中国媒体财新引用一名买方渠道商之一称,这笔交易在400亿美元左右。

华为也确实需要这笔钱。去年美国禁令生效后的一场发布会上,华为曾表示已在芯片领域投资200亿美元。

中兴:逐渐恢复元气 依然在美国打击视线之内



中兴是最早进入特朗普政府制裁范围内的中国科技企业之一。

2018年4月,美国就发布禁令,七年内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销售零部件。禁令导致拥有近8万名员工的中兴“主要经营活动无法进行”——中兴通讯约有20%至30%元器件,包括基带芯片、射频芯片、存储等从美国采购,这些核心元器件几乎找不到替代品。

为了使美国撤掉这一禁令,中兴付出了巨大代价。禁令发布后的两个月,中兴称已与美国商务部达成《替代的和解协议》,中兴支付14亿美元民事罚款,不仅如此,中兴还必须在30天内更换董事会和管理层,并允许由美国选择的合规小组入驻检查,成本由中兴承担。

禁令的影响也立即提现在财报上。2018年中兴营业收入大幅下降超过20%,净利润也直接从上一年的45.7亿元,跌成亏损69.8亿元。

此后两年,中兴似乎逐渐恢复元气。

不久前公布的2020年财报显示,中兴通讯实现营业收入1014.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42.6亿元。相比禁令前2017年的1088亿元营收和45.7亿元利润,已经基本持平。

然而,中兴依然在美国的打击范围之内。今年3月,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发布了一份“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设备和服务清单”,中兴赫然在列。FCC称这份清单将“确保全国各地下一代网络不会重复过去的错误”。

这也意味着,在美国和其盟国的5G建设中,中兴可能会继续错失不少国际市场。比如,这份禁令下,从前使用中兴通信设备和服务的美国小型运营商,也不得不更换设备,停止与中兴的业务往来。

对于中兴而言,规避国际市场大风险的答案是——政企业务。中兴通讯高级副总裁、首席战略官王翔在公开场合表示,2021年中兴把政企业务列为战略核心。

这种转型在财报上也有体现。去年,中兴在政企业务上的营收112.72亿元,同比增长23.12%,而中国政企业务更是实现超过30%的增长。

TikTok:“雷声大,雨点小”


相比华为和中兴,TikTok的境遇可以形容为“雷声大,雨点小”——禁令来得有严又急,但都没有真正实施。

针对TikTok,特朗普政府总共发出两条行政命令。

第一条是去年8月发出的,分为两个时间点:2020年9月27日起禁止TikTok在美国境内的下载和更新;11月12日起禁止美国互联网运营商为TikTok提供服务。如果全部实施,将意味着TikTok在美国被完全禁止使用。

不过,TikTok随即向华盛顿特区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挑战行政令中关于禁止下载和更新的部分,去年9月27日晚禁令生效的最后时刻,该法院发出禁制令;在费城的诉讼又成功挑战该行政命令中关于禁止互联网运营商提供服务的部分。

至此,特朗普针对TikTok发出的第一条行政命令被法院全部叫停。

第二条行政命令则在去年8月14日发出,依据是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提供的建议。该禁令要求字节跳动在90天内剥离TikTok。不过这项禁令的最终期限,一延再延,至今也没有执行。

据报道,该计划随着特朗普离任,已经无限期搁置。

由于这些禁令都没有真正实施,TikTok的经营状况受影响较小。彭博社引述知情人士称,去年TikTok母公司营收增长超过1倍,达到350亿美元;利润也由40亿美元上涨到70亿美元。

Sensor Tower发布的最新情报数据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非游戏类应用中,TikTok仍霸占全球第一季度收入和下载量榜首。

TikTok虽然在美国法院中屡屡获胜,但在其他国家,这家近年来发展最快的社交媒体则面临多重法律挑战。

比如,今年2月,TikTok遭到欧盟消费者团体的多项投诉,指责其涉嫌违反欧盟的消费者法律,并且未能保护儿童免受隐藏广告和不当内容的侵害,在处理用户个人资料的作法也具有误导效果。此外,15个国家的消费者组织也向当地监管机关提出警示,呼吁采取行动。

而在法国、美国、英国,也出现用户起诉TikTok的现象。最极端的案例发生在印度,印度不仅直接"一刀切"封禁TikTok,而且印度当局以逃税为由冻结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的银行账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特朗普离开白宫,但是他在任时针对中国企业的多项制裁政策依然在发挥作用。



BBC

OR--商业新媒体

特朗普离开白宫,但是他在任时针对中国企业的多项制裁政策依然在发挥作用。

回顾过去一年,多家中国科技企业被特朗普政府密集打压,其中被打击力度最大的当属华为、TikTok和中兴。

三月和四月是大企业纷纷发布上一年财报,通过数据不难发现,这些公司都保持正增长,但禁令带来的“后遗症”依然为企业的未来发展投下阴影。

华为现状:靠中国市场撑住短期业绩 长期风险依然巨大

所有受到美国打压的中国企业中,华为面临的制裁,从烈度到频率,无出其右。

美国声称华为的业务构成安全风险,因而采取一系列行动,这种影响还扩展到美国的盟友中——比如去年7月英国表示将在其5G网络建设中排除华为。

对华为更为致命的是美国的全面禁令,使这家科技巨头被排除在全球芯片采购链之外。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告诉记者,“这对我们伤害很大”。

3月底公布的华为2020年财务报告透露出两个看似矛盾的信息——一方面,制裁下华为收入严重受损;与此同时,去年营收却仍然保持了增长。

在美国打压下,2020年是华为近十年来增长率最低的一年。

胡厚崑将2020年描述为充满挑战的一年,手机业务受到重大打击,收入增长放缓,“我们的日子不容易”。

整体上看,去年华为销售收入 8914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3.8%,净利润 646 亿元,同比增长 3.2%,双双实现正增长,在疫情肆虐的年景并不容易。

但仔细分析不难发现,华为利润同比萎缩超过10%,不过由于华为上缴税收大幅降低一半,才使净利润不减反增。

另外一个支撑华为业绩的力量来源于中国市场的强劲表现——从美洲、欧洲,到中东、非洲,华为的业务都经历两位数跌幅,甚至亚太区也下跌8.7%,不过最大的中国市场逆势上涨15.4%,此消彼长下,中国市场已占华为总业务的65.6%。

虽然华为的财务并沒有“崩塌”,但不代表华为的危机结束了。

美国的禁令依然高悬在华为头上——对于152家与华为关联公司,世界上任何公司未经许可都不得向其出售用美国软件或设备制造的芯片。

这条禁令意味着,芯片产业链上的企业理论上无法再向华为销售,华为难以再从商业途径获得芯片。

对于华为的手机业务而言,行业知名的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表示,这一禁令打击力度之大,最好情境为华为市占份额降低,最坏情境为华为退出手机市场。

策略分析公司(Strategy Analytics)的报告也称,如果禁令延续,华为芯片库存用尽后手机业务将呈现崩跌状态,市占率将从最高时全球第一,大幅降低至4.3%,相当于退出领导厂商之列。

过去半年来华为业务还能坚持,源于禁令生效前的突击囤货。上述报告认为,华为芯片库存将在2021年用尽。

一旦囤货用尽,禁令又没有放松,不仅是占华为总营收54.4%的消费者业务受损,其5G等业务也面临全面收缩的风险。因为华为旗下海思设计的服务器芯片鲲鹏系列、5G基站芯片天罡系列、5G终端芯片巴龙系列,以及人工智能芯片昇腾系列都因禁令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因此,中美关系交恶的态势长期持续下去,华为想生存下去,就只能自建"去美国化"的芯片产能。

去年底,华为果断“弃卒”——出售子品牌荣耀,成为开启求存之路的第一步。而被剥离的荣耀,或许可以不受禁令影响而生存,而且为华为带来大量现金,允许其布局自己的求生之路。

中国媒体财新引用一名买方渠道商之一称,这笔交易在400亿美元左右。

华为也确实需要这笔钱。去年美国禁令生效后的一场发布会上,华为曾表示已在芯片领域投资200亿美元。

中兴:逐渐恢复元气 依然在美国打击视线之内



中兴是最早进入特朗普政府制裁范围内的中国科技企业之一。

2018年4月,美国就发布禁令,七年内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销售零部件。禁令导致拥有近8万名员工的中兴“主要经营活动无法进行”——中兴通讯约有20%至30%元器件,包括基带芯片、射频芯片、存储等从美国采购,这些核心元器件几乎找不到替代品。

为了使美国撤掉这一禁令,中兴付出了巨大代价。禁令发布后的两个月,中兴称已与美国商务部达成《替代的和解协议》,中兴支付14亿美元民事罚款,不仅如此,中兴还必须在30天内更换董事会和管理层,并允许由美国选择的合规小组入驻检查,成本由中兴承担。

禁令的影响也立即提现在财报上。2018年中兴营业收入大幅下降超过20%,净利润也直接从上一年的45.7亿元,跌成亏损69.8亿元。

此后两年,中兴似乎逐渐恢复元气。

不久前公布的2020年财报显示,中兴通讯实现营业收入1014.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42.6亿元。相比禁令前2017年的1088亿元营收和45.7亿元利润,已经基本持平。

然而,中兴依然在美国的打击范围之内。今年3月,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发布了一份“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设备和服务清单”,中兴赫然在列。FCC称这份清单将“确保全国各地下一代网络不会重复过去的错误”。

这也意味着,在美国和其盟国的5G建设中,中兴可能会继续错失不少国际市场。比如,这份禁令下,从前使用中兴通信设备和服务的美国小型运营商,也不得不更换设备,停止与中兴的业务往来。

对于中兴而言,规避国际市场大风险的答案是——政企业务。中兴通讯高级副总裁、首席战略官王翔在公开场合表示,2021年中兴把政企业务列为战略核心。

这种转型在财报上也有体现。去年,中兴在政企业务上的营收112.72亿元,同比增长23.12%,而中国政企业务更是实现超过30%的增长。

TikTok:“雷声大,雨点小”


相比华为和中兴,TikTok的境遇可以形容为“雷声大,雨点小”——禁令来得有严又急,但都没有真正实施。

针对TikTok,特朗普政府总共发出两条行政命令。

第一条是去年8月发出的,分为两个时间点:2020年9月27日起禁止TikTok在美国境内的下载和更新;11月12日起禁止美国互联网运营商为TikTok提供服务。如果全部实施,将意味着TikTok在美国被完全禁止使用。

不过,TikTok随即向华盛顿特区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挑战行政令中关于禁止下载和更新的部分,去年9月27日晚禁令生效的最后时刻,该法院发出禁制令;在费城的诉讼又成功挑战该行政命令中关于禁止互联网运营商提供服务的部分。

至此,特朗普针对TikTok发出的第一条行政命令被法院全部叫停。

第二条行政命令则在去年8月14日发出,依据是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提供的建议。该禁令要求字节跳动在90天内剥离TikTok。不过这项禁令的最终期限,一延再延,至今也没有执行。

据报道,该计划随着特朗普离任,已经无限期搁置。

由于这些禁令都没有真正实施,TikTok的经营状况受影响较小。彭博社引述知情人士称,去年TikTok母公司营收增长超过1倍,达到350亿美元;利润也由40亿美元上涨到70亿美元。

Sensor Tower发布的最新情报数据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非游戏类应用中,TikTok仍霸占全球第一季度收入和下载量榜首。

TikTok虽然在美国法院中屡屡获胜,但在其他国家,这家近年来发展最快的社交媒体则面临多重法律挑战。

比如,今年2月,TikTok遭到欧盟消费者团体的多项投诉,指责其涉嫌违反欧盟的消费者法律,并且未能保护儿童免受隐藏广告和不当内容的侵害,在处理用户个人资料的作法也具有误导效果。此外,15个国家的消费者组织也向当地监管机关提出警示,呼吁采取行动。

而在法国、美国、英国,也出现用户起诉TikTok的现象。最极端的案例发生在印度,印度不仅直接"一刀切"封禁TikTok,而且印度当局以逃税为由冻结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的银行账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华为中兴TikTok:被特朗普打压的中国公司境遇迥异

发布日期:2021-04-14 21:05
摘要:特朗普离开白宫,但是他在任时针对中国企业的多项制裁政策依然在发挥作用。



BBC

OR--商业新媒体

特朗普离开白宫,但是他在任时针对中国企业的多项制裁政策依然在发挥作用。

回顾过去一年,多家中国科技企业被特朗普政府密集打压,其中被打击力度最大的当属华为、TikTok和中兴。

三月和四月是大企业纷纷发布上一年财报,通过数据不难发现,这些公司都保持正增长,但禁令带来的“后遗症”依然为企业的未来发展投下阴影。

华为现状:靠中国市场撑住短期业绩 长期风险依然巨大

所有受到美国打压的中国企业中,华为面临的制裁,从烈度到频率,无出其右。

美国声称华为的业务构成安全风险,因而采取一系列行动,这种影响还扩展到美国的盟友中——比如去年7月英国表示将在其5G网络建设中排除华为。

对华为更为致命的是美国的全面禁令,使这家科技巨头被排除在全球芯片采购链之外。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告诉记者,“这对我们伤害很大”。

3月底公布的华为2020年财务报告透露出两个看似矛盾的信息——一方面,制裁下华为收入严重受损;与此同时,去年营收却仍然保持了增长。

在美国打压下,2020年是华为近十年来增长率最低的一年。

胡厚崑将2020年描述为充满挑战的一年,手机业务受到重大打击,收入增长放缓,“我们的日子不容易”。

整体上看,去年华为销售收入 8914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3.8%,净利润 646 亿元,同比增长 3.2%,双双实现正增长,在疫情肆虐的年景并不容易。

但仔细分析不难发现,华为利润同比萎缩超过10%,不过由于华为上缴税收大幅降低一半,才使净利润不减反增。

另外一个支撑华为业绩的力量来源于中国市场的强劲表现——从美洲、欧洲,到中东、非洲,华为的业务都经历两位数跌幅,甚至亚太区也下跌8.7%,不过最大的中国市场逆势上涨15.4%,此消彼长下,中国市场已占华为总业务的65.6%。

虽然华为的财务并沒有“崩塌”,但不代表华为的危机结束了。

美国的禁令依然高悬在华为头上——对于152家与华为关联公司,世界上任何公司未经许可都不得向其出售用美国软件或设备制造的芯片。

这条禁令意味着,芯片产业链上的企业理论上无法再向华为销售,华为难以再从商业途径获得芯片。

对于华为的手机业务而言,行业知名的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表示,这一禁令打击力度之大,最好情境为华为市占份额降低,最坏情境为华为退出手机市场。

策略分析公司(Strategy Analytics)的报告也称,如果禁令延续,华为芯片库存用尽后手机业务将呈现崩跌状态,市占率将从最高时全球第一,大幅降低至4.3%,相当于退出领导厂商之列。

过去半年来华为业务还能坚持,源于禁令生效前的突击囤货。上述报告认为,华为芯片库存将在2021年用尽。

一旦囤货用尽,禁令又没有放松,不仅是占华为总营收54.4%的消费者业务受损,其5G等业务也面临全面收缩的风险。因为华为旗下海思设计的服务器芯片鲲鹏系列、5G基站芯片天罡系列、5G终端芯片巴龙系列,以及人工智能芯片昇腾系列都因禁令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因此,中美关系交恶的态势长期持续下去,华为想生存下去,就只能自建"去美国化"的芯片产能。

去年底,华为果断“弃卒”——出售子品牌荣耀,成为开启求存之路的第一步。而被剥离的荣耀,或许可以不受禁令影响而生存,而且为华为带来大量现金,允许其布局自己的求生之路。

中国媒体财新引用一名买方渠道商之一称,这笔交易在400亿美元左右。

华为也确实需要这笔钱。去年美国禁令生效后的一场发布会上,华为曾表示已在芯片领域投资200亿美元。

中兴:逐渐恢复元气 依然在美国打击视线之内



中兴是最早进入特朗普政府制裁范围内的中国科技企业之一。

2018年4月,美国就发布禁令,七年内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销售零部件。禁令导致拥有近8万名员工的中兴“主要经营活动无法进行”——中兴通讯约有20%至30%元器件,包括基带芯片、射频芯片、存储等从美国采购,这些核心元器件几乎找不到替代品。

为了使美国撤掉这一禁令,中兴付出了巨大代价。禁令发布后的两个月,中兴称已与美国商务部达成《替代的和解协议》,中兴支付14亿美元民事罚款,不仅如此,中兴还必须在30天内更换董事会和管理层,并允许由美国选择的合规小组入驻检查,成本由中兴承担。

禁令的影响也立即提现在财报上。2018年中兴营业收入大幅下降超过20%,净利润也直接从上一年的45.7亿元,跌成亏损69.8亿元。

此后两年,中兴似乎逐渐恢复元气。

不久前公布的2020年财报显示,中兴通讯实现营业收入1014.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42.6亿元。相比禁令前2017年的1088亿元营收和45.7亿元利润,已经基本持平。

然而,中兴依然在美国的打击范围之内。今年3月,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发布了一份“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设备和服务清单”,中兴赫然在列。FCC称这份清单将“确保全国各地下一代网络不会重复过去的错误”。

这也意味着,在美国和其盟国的5G建设中,中兴可能会继续错失不少国际市场。比如,这份禁令下,从前使用中兴通信设备和服务的美国小型运营商,也不得不更换设备,停止与中兴的业务往来。

对于中兴而言,规避国际市场大风险的答案是——政企业务。中兴通讯高级副总裁、首席战略官王翔在公开场合表示,2021年中兴把政企业务列为战略核心。

这种转型在财报上也有体现。去年,中兴在政企业务上的营收112.72亿元,同比增长23.12%,而中国政企业务更是实现超过30%的增长。

TikTok:“雷声大,雨点小”


相比华为和中兴,TikTok的境遇可以形容为“雷声大,雨点小”——禁令来得有严又急,但都没有真正实施。

针对TikTok,特朗普政府总共发出两条行政命令。

第一条是去年8月发出的,分为两个时间点:2020年9月27日起禁止TikTok在美国境内的下载和更新;11月12日起禁止美国互联网运营商为TikTok提供服务。如果全部实施,将意味着TikTok在美国被完全禁止使用。

不过,TikTok随即向华盛顿特区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挑战行政令中关于禁止下载和更新的部分,去年9月27日晚禁令生效的最后时刻,该法院发出禁制令;在费城的诉讼又成功挑战该行政命令中关于禁止互联网运营商提供服务的部分。

至此,特朗普针对TikTok发出的第一条行政命令被法院全部叫停。

第二条行政命令则在去年8月14日发出,依据是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提供的建议。该禁令要求字节跳动在90天内剥离TikTok。不过这项禁令的最终期限,一延再延,至今也没有执行。

据报道,该计划随着特朗普离任,已经无限期搁置。

由于这些禁令都没有真正实施,TikTok的经营状况受影响较小。彭博社引述知情人士称,去年TikTok母公司营收增长超过1倍,达到350亿美元;利润也由40亿美元上涨到70亿美元。

Sensor Tower发布的最新情报数据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非游戏类应用中,TikTok仍霸占全球第一季度收入和下载量榜首。

TikTok虽然在美国法院中屡屡获胜,但在其他国家,这家近年来发展最快的社交媒体则面临多重法律挑战。

比如,今年2月,TikTok遭到欧盟消费者团体的多项投诉,指责其涉嫌违反欧盟的消费者法律,并且未能保护儿童免受隐藏广告和不当内容的侵害,在处理用户个人资料的作法也具有误导效果。此外,15个国家的消费者组织也向当地监管机关提出警示,呼吁采取行动。

而在法国、美国、英国,也出现用户起诉TikTok的现象。最极端的案例发生在印度,印度不仅直接"一刀切"封禁TikTok,而且印度当局以逃税为由冻结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的银行账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