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当前中国正在使用的几种疫苗是否获得了联合国的认证和推荐?中国在相关国家推广和注射国产疫苗是否获得了相关外国当事国的同意?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本周的国际舆论,仍然在关注上周在中国福建举办的中国与东盟四国和韩国外长的会晤。之所以如此,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中国的疫苗外交已经开始推广和实施了:一是推广中国的疫苗健康码国际互认机制,即“在充分保护个人隐私前提下,实现核酸检测和疫苗接种等信息的相互验证,助力安全有序的人员交往”;二是“春苗行动”,即“积极协助和争取为海外同胞接种国产或外国疫苗”,在具备条件的国家设立国产疫苗地区接种点,为周边国家有需要的同胞提供服务。

但这里的问题在于:当前中国正在使用的几种疫苗是否获得了联合国的认证和推荐?与此相关的是,中国在相关国家推广和注射国产疫苗是否获得了相关外国当事国的同意?这两个问题决定了中国疫苗外交成功的概率和范围,这是一切的前提。

疫苗健康码国际互认的前提

新冠是一种新的流行疾病,作为抗疫的疫苗,全世界都是新研发出来的,副作用和药效都要经过实践的长期检验:各国依据什么、为本国国民选择什么疫苗注射?在这里,世界体系的力量就显示出来了,这就是联合国。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对各国生产出来的疫苗,按照国际惯例的规定,通过自己独立的专家委员会进行认证,获得通过后推荐给联合国并列入联合国和Covax采购名单,由各国政府采购。因此,中国疫苗健康码获得国际互认的前提,是其疫苗产品获得世卫组织和联合国的认可。

然而,目前中国已经在使用的几种疫苗,没有一种被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给联合国作为抗疫推荐疫苗。因此在当前联合国推荐给世界各国使用的疫苗目录中,没有中国疫苗,但中国的上述两项行动,却又是在以外交方式促使各国承认中国疫苗,这事情就非常复杂了。

参与中外外长中国福建会晤的韩国,首先对中国上述外交行动有了初步的反应。韩国保健福祉部发言人孙映莱(属中央事故处理本部)4月4日在韩国“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发布会上针对中韩两国的疫苗交流问题表示:“外交部会就两国外交部长协议的内容与负责预防接种的疾病厅和其他相关部门进行讨论”。他表示:“关于两国互认健康码的问题,将通过讨论制定更明确、具体的方针,用来指导实际工作。”这就是说对韩国来说,一切都还没有确定。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针对未获得韩国认证的科兴、国药等中国国产疫苗接种者是否应该给予疫苗认证的问题,他表示,“科兴等中国产疫苗的接种者是否能够入境,现在我们还未制定出具体的方针”,“相关部门在讨论后作出决定,现在还未制定出具体方案,请大家多多理解”。这同样很不确定,而且也很难给人信心。

与此同时,据笔者从东盟外交权威人士处了解:中国疫苗也没有在东盟国家成为当地政府给民众的推荐用疫苗,因为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没有推荐。例如当前新加坡正在为民众注射的两种疫苗,就不包含中国疫苗。原因很容易理解:在没有得到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背景下,如果外国政府向本国民众推荐中国疫苗,一旦注射后发生问题,该国政府将承担很大的政治责任。

至于到国外为海外中国同胞注射国产疫苗的“春苗计划”,情况就更复杂了:这不仅涉及中国产疫苗的国际承认问题,更涉及跨国行医是否合法的问题,如果国外当事国较真的话;而且,它还会引起负面的政治后果。

长期在世界卫生组织工作的专家告诉笔者:中国产的疫苗都未获得世卫紧急使用授权,推行互认会遭到一些发达国家的抵制,导致自丢颜面,还可能引起外国对中国疫苗进行负面造势;到外国为华人华侨接种疫苗可能违反所在国的法律, 一是外国是否承认中国疫苗的问题,二是国内医护人员到国外涉嫌非法行医的问题。因此对上述行动,“要慎重决策和推行”。

而且在实际操作上,“春苗计划”是否可行也存在很大的问题。

同样以韩国为例,据韩国《中央日报》透露,韩国卫生部门内部认为,中国的“春苗”行动在韩国可能并无意义。因为韩国政府对在韩国居留超过3个月的外国人实行与本国国民同样的疫苗接种标准。也就是说,中国无需在韩国设置接种中心为居留在韩国的本国国民接种中国国产疫苗。

笔者也了解了其他一些国家的情况,发现韩国这种“居留超过3个月的外国人实行和本国国民同样的疫苗接种标准”的做法相当普遍,尤其是欧美发达国家,反倒是中国去年开始在国内接种疫苗时,不给外国在华企业人员注射中国疫苗。如此,就出现了韩国卫生部门官员内部说的“春苗”行动在韩国“可能并无实际意义”的情形;也如此,“春苗计划”可实施的对象国范围就被大大缩小了。

在制定这一计划时,事先是否经过认真、广泛的可操作性调研,难免让人产生疑惑。

主权国家认可即可行得通

综上所述,当前中国疫苗外交障碍的核心是:中国疫苗外交的实施国多以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认证、认可的疫苗作为选择标准,因此关键在于疫苗使用国的立场,只要一个疫苗使用国坚定认可中国疫苗,同样可以达到中国的目的。

但这里有几个关键因素:对疫苗使用国来说,使用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疫苗在政治上可以极大地减轻政府责任,因为毕竟当前全世界使用的所有抗新冠疫苗都是新产品,其副作用和疗效需要等待长期的实践检验,但即便注射后产生不良后果,它也是联合国和世卫组织推荐的;其次,当前全球性抗疫是在联合国这个国际体系下实施的,不在它们推荐名单内的疫苗,操作空间不大。最重要的是:疫苗使用国的民众是有选择权的,一般来说,放弃联合国和世卫组织推荐的疫苗而独选注射中国产疫苗,这不符合政府和公民个人的正常心理。

根据上述客观背景,部分确有实际需要,但又完全没有能力和财力获得联合国和世卫组织推荐疫苗的国家,会使用中国产疫苗,主要是部分非洲和南美等国家。中国可以在这些国家实现疫苗健康码的国际互认机制,并实现“春苗计划”,当然实现范围是相当有限的。

而且,世卫组织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当前正在着力为欠发达国家提供免费和低价疫苗;美国等国为抗衡中国疫苗外交的影响力,也正在出资将疫苗交给像印度这样的医药生产能力强大的国家生产,再低价或捐赠给欠发达国家使用。考虑到上述背景,中国的上述计划还要以快马加鞭之势执行,否则中国的上述两个目标很可能将被实际情况抵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关于当前中国疫苗外交的两个问题

发布日期:2021-04-08 13:33
摘要:当前中国正在使用的几种疫苗是否获得了联合国的认证和推荐?中国在相关国家推广和注射国产疫苗是否获得了相关外国当事国的同意?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本周的国际舆论,仍然在关注上周在中国福建举办的中国与东盟四国和韩国外长的会晤。之所以如此,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中国的疫苗外交已经开始推广和实施了:一是推广中国的疫苗健康码国际互认机制,即“在充分保护个人隐私前提下,实现核酸检测和疫苗接种等信息的相互验证,助力安全有序的人员交往”;二是“春苗行动”,即“积极协助和争取为海外同胞接种国产或外国疫苗”,在具备条件的国家设立国产疫苗地区接种点,为周边国家有需要的同胞提供服务。

但这里的问题在于:当前中国正在使用的几种疫苗是否获得了联合国的认证和推荐?与此相关的是,中国在相关国家推广和注射国产疫苗是否获得了相关外国当事国的同意?这两个问题决定了中国疫苗外交成功的概率和范围,这是一切的前提。

疫苗健康码国际互认的前提

新冠是一种新的流行疾病,作为抗疫的疫苗,全世界都是新研发出来的,副作用和药效都要经过实践的长期检验:各国依据什么、为本国国民选择什么疫苗注射?在这里,世界体系的力量就显示出来了,这就是联合国。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对各国生产出来的疫苗,按照国际惯例的规定,通过自己独立的专家委员会进行认证,获得通过后推荐给联合国并列入联合国和Covax采购名单,由各国政府采购。因此,中国疫苗健康码获得国际互认的前提,是其疫苗产品获得世卫组织和联合国的认可。

然而,目前中国已经在使用的几种疫苗,没有一种被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给联合国作为抗疫推荐疫苗。因此在当前联合国推荐给世界各国使用的疫苗目录中,没有中国疫苗,但中国的上述两项行动,却又是在以外交方式促使各国承认中国疫苗,这事情就非常复杂了。

参与中外外长中国福建会晤的韩国,首先对中国上述外交行动有了初步的反应。韩国保健福祉部发言人孙映莱(属中央事故处理本部)4月4日在韩国“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发布会上针对中韩两国的疫苗交流问题表示:“外交部会就两国外交部长协议的内容与负责预防接种的疾病厅和其他相关部门进行讨论”。他表示:“关于两国互认健康码的问题,将通过讨论制定更明确、具体的方针,用来指导实际工作。”这就是说对韩国来说,一切都还没有确定。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针对未获得韩国认证的科兴、国药等中国国产疫苗接种者是否应该给予疫苗认证的问题,他表示,“科兴等中国产疫苗的接种者是否能够入境,现在我们还未制定出具体的方针”,“相关部门在讨论后作出决定,现在还未制定出具体方案,请大家多多理解”。这同样很不确定,而且也很难给人信心。

与此同时,据笔者从东盟外交权威人士处了解:中国疫苗也没有在东盟国家成为当地政府给民众的推荐用疫苗,因为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没有推荐。例如当前新加坡正在为民众注射的两种疫苗,就不包含中国疫苗。原因很容易理解:在没有得到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背景下,如果外国政府向本国民众推荐中国疫苗,一旦注射后发生问题,该国政府将承担很大的政治责任。

至于到国外为海外中国同胞注射国产疫苗的“春苗计划”,情况就更复杂了:这不仅涉及中国产疫苗的国际承认问题,更涉及跨国行医是否合法的问题,如果国外当事国较真的话;而且,它还会引起负面的政治后果。

长期在世界卫生组织工作的专家告诉笔者:中国产的疫苗都未获得世卫紧急使用授权,推行互认会遭到一些发达国家的抵制,导致自丢颜面,还可能引起外国对中国疫苗进行负面造势;到外国为华人华侨接种疫苗可能违反所在国的法律, 一是外国是否承认中国疫苗的问题,二是国内医护人员到国外涉嫌非法行医的问题。因此对上述行动,“要慎重决策和推行”。

而且在实际操作上,“春苗计划”是否可行也存在很大的问题。

同样以韩国为例,据韩国《中央日报》透露,韩国卫生部门内部认为,中国的“春苗”行动在韩国可能并无意义。因为韩国政府对在韩国居留超过3个月的外国人实行与本国国民同样的疫苗接种标准。也就是说,中国无需在韩国设置接种中心为居留在韩国的本国国民接种中国国产疫苗。

笔者也了解了其他一些国家的情况,发现韩国这种“居留超过3个月的外国人实行和本国国民同样的疫苗接种标准”的做法相当普遍,尤其是欧美发达国家,反倒是中国去年开始在国内接种疫苗时,不给外国在华企业人员注射中国疫苗。如此,就出现了韩国卫生部门官员内部说的“春苗”行动在韩国“可能并无实际意义”的情形;也如此,“春苗计划”可实施的对象国范围就被大大缩小了。

在制定这一计划时,事先是否经过认真、广泛的可操作性调研,难免让人产生疑惑。

主权国家认可即可行得通

综上所述,当前中国疫苗外交障碍的核心是:中国疫苗外交的实施国多以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认证、认可的疫苗作为选择标准,因此关键在于疫苗使用国的立场,只要一个疫苗使用国坚定认可中国疫苗,同样可以达到中国的目的。

但这里有几个关键因素:对疫苗使用国来说,使用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疫苗在政治上可以极大地减轻政府责任,因为毕竟当前全世界使用的所有抗新冠疫苗都是新产品,其副作用和疗效需要等待长期的实践检验,但即便注射后产生不良后果,它也是联合国和世卫组织推荐的;其次,当前全球性抗疫是在联合国这个国际体系下实施的,不在它们推荐名单内的疫苗,操作空间不大。最重要的是:疫苗使用国的民众是有选择权的,一般来说,放弃联合国和世卫组织推荐的疫苗而独选注射中国产疫苗,这不符合政府和公民个人的正常心理。

根据上述客观背景,部分确有实际需要,但又完全没有能力和财力获得联合国和世卫组织推荐疫苗的国家,会使用中国产疫苗,主要是部分非洲和南美等国家。中国可以在这些国家实现疫苗健康码的国际互认机制,并实现“春苗计划”,当然实现范围是相当有限的。

而且,世卫组织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当前正在着力为欠发达国家提供免费和低价疫苗;美国等国为抗衡中国疫苗外交的影响力,也正在出资将疫苗交给像印度这样的医药生产能力强大的国家生产,再低价或捐赠给欠发达国家使用。考虑到上述背景,中国的上述计划还要以快马加鞭之势执行,否则中国的上述两个目标很可能将被实际情况抵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当前中国正在使用的几种疫苗是否获得了联合国的认证和推荐?中国在相关国家推广和注射国产疫苗是否获得了相关外国当事国的同意?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本周的国际舆论,仍然在关注上周在中国福建举办的中国与东盟四国和韩国外长的会晤。之所以如此,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中国的疫苗外交已经开始推广和实施了:一是推广中国的疫苗健康码国际互认机制,即“在充分保护个人隐私前提下,实现核酸检测和疫苗接种等信息的相互验证,助力安全有序的人员交往”;二是“春苗行动”,即“积极协助和争取为海外同胞接种国产或外国疫苗”,在具备条件的国家设立国产疫苗地区接种点,为周边国家有需要的同胞提供服务。

但这里的问题在于:当前中国正在使用的几种疫苗是否获得了联合国的认证和推荐?与此相关的是,中国在相关国家推广和注射国产疫苗是否获得了相关外国当事国的同意?这两个问题决定了中国疫苗外交成功的概率和范围,这是一切的前提。

疫苗健康码国际互认的前提

新冠是一种新的流行疾病,作为抗疫的疫苗,全世界都是新研发出来的,副作用和药效都要经过实践的长期检验:各国依据什么、为本国国民选择什么疫苗注射?在这里,世界体系的力量就显示出来了,这就是联合国。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对各国生产出来的疫苗,按照国际惯例的规定,通过自己独立的专家委员会进行认证,获得通过后推荐给联合国并列入联合国和Covax采购名单,由各国政府采购。因此,中国疫苗健康码获得国际互认的前提,是其疫苗产品获得世卫组织和联合国的认可。

然而,目前中国已经在使用的几种疫苗,没有一种被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给联合国作为抗疫推荐疫苗。因此在当前联合国推荐给世界各国使用的疫苗目录中,没有中国疫苗,但中国的上述两项行动,却又是在以外交方式促使各国承认中国疫苗,这事情就非常复杂了。

参与中外外长中国福建会晤的韩国,首先对中国上述外交行动有了初步的反应。韩国保健福祉部发言人孙映莱(属中央事故处理本部)4月4日在韩国“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发布会上针对中韩两国的疫苗交流问题表示:“外交部会就两国外交部长协议的内容与负责预防接种的疾病厅和其他相关部门进行讨论”。他表示:“关于两国互认健康码的问题,将通过讨论制定更明确、具体的方针,用来指导实际工作。”这就是说对韩国来说,一切都还没有确定。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针对未获得韩国认证的科兴、国药等中国国产疫苗接种者是否应该给予疫苗认证的问题,他表示,“科兴等中国产疫苗的接种者是否能够入境,现在我们还未制定出具体的方针”,“相关部门在讨论后作出决定,现在还未制定出具体方案,请大家多多理解”。这同样很不确定,而且也很难给人信心。

与此同时,据笔者从东盟外交权威人士处了解:中国疫苗也没有在东盟国家成为当地政府给民众的推荐用疫苗,因为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没有推荐。例如当前新加坡正在为民众注射的两种疫苗,就不包含中国疫苗。原因很容易理解:在没有得到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背景下,如果外国政府向本国民众推荐中国疫苗,一旦注射后发生问题,该国政府将承担很大的政治责任。

至于到国外为海外中国同胞注射国产疫苗的“春苗计划”,情况就更复杂了:这不仅涉及中国产疫苗的国际承认问题,更涉及跨国行医是否合法的问题,如果国外当事国较真的话;而且,它还会引起负面的政治后果。

长期在世界卫生组织工作的专家告诉笔者:中国产的疫苗都未获得世卫紧急使用授权,推行互认会遭到一些发达国家的抵制,导致自丢颜面,还可能引起外国对中国疫苗进行负面造势;到外国为华人华侨接种疫苗可能违反所在国的法律, 一是外国是否承认中国疫苗的问题,二是国内医护人员到国外涉嫌非法行医的问题。因此对上述行动,“要慎重决策和推行”。

而且在实际操作上,“春苗计划”是否可行也存在很大的问题。

同样以韩国为例,据韩国《中央日报》透露,韩国卫生部门内部认为,中国的“春苗”行动在韩国可能并无意义。因为韩国政府对在韩国居留超过3个月的外国人实行与本国国民同样的疫苗接种标准。也就是说,中国无需在韩国设置接种中心为居留在韩国的本国国民接种中国国产疫苗。

笔者也了解了其他一些国家的情况,发现韩国这种“居留超过3个月的外国人实行和本国国民同样的疫苗接种标准”的做法相当普遍,尤其是欧美发达国家,反倒是中国去年开始在国内接种疫苗时,不给外国在华企业人员注射中国疫苗。如此,就出现了韩国卫生部门官员内部说的“春苗”行动在韩国“可能并无实际意义”的情形;也如此,“春苗计划”可实施的对象国范围就被大大缩小了。

在制定这一计划时,事先是否经过认真、广泛的可操作性调研,难免让人产生疑惑。

主权国家认可即可行得通

综上所述,当前中国疫苗外交障碍的核心是:中国疫苗外交的实施国多以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认证、认可的疫苗作为选择标准,因此关键在于疫苗使用国的立场,只要一个疫苗使用国坚定认可中国疫苗,同样可以达到中国的目的。

但这里有几个关键因素:对疫苗使用国来说,使用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疫苗在政治上可以极大地减轻政府责任,因为毕竟当前全世界使用的所有抗新冠疫苗都是新产品,其副作用和疗效需要等待长期的实践检验,但即便注射后产生不良后果,它也是联合国和世卫组织推荐的;其次,当前全球性抗疫是在联合国这个国际体系下实施的,不在它们推荐名单内的疫苗,操作空间不大。最重要的是:疫苗使用国的民众是有选择权的,一般来说,放弃联合国和世卫组织推荐的疫苗而独选注射中国产疫苗,这不符合政府和公民个人的正常心理。

根据上述客观背景,部分确有实际需要,但又完全没有能力和财力获得联合国和世卫组织推荐疫苗的国家,会使用中国产疫苗,主要是部分非洲和南美等国家。中国可以在这些国家实现疫苗健康码的国际互认机制,并实现“春苗计划”,当然实现范围是相当有限的。

而且,世卫组织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当前正在着力为欠发达国家提供免费和低价疫苗;美国等国为抗衡中国疫苗外交的影响力,也正在出资将疫苗交给像印度这样的医药生产能力强大的国家生产,再低价或捐赠给欠发达国家使用。考虑到上述背景,中国的上述计划还要以快马加鞭之势执行,否则中国的上述两个目标很可能将被实际情况抵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关于当前中国疫苗外交的两个问题

发布日期:2021-04-08 13:33
摘要:当前中国正在使用的几种疫苗是否获得了联合国的认证和推荐?中国在相关国家推广和注射国产疫苗是否获得了相关外国当事国的同意?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本周的国际舆论,仍然在关注上周在中国福建举办的中国与东盟四国和韩国外长的会晤。之所以如此,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中国的疫苗外交已经开始推广和实施了:一是推广中国的疫苗健康码国际互认机制,即“在充分保护个人隐私前提下,实现核酸检测和疫苗接种等信息的相互验证,助力安全有序的人员交往”;二是“春苗行动”,即“积极协助和争取为海外同胞接种国产或外国疫苗”,在具备条件的国家设立国产疫苗地区接种点,为周边国家有需要的同胞提供服务。

但这里的问题在于:当前中国正在使用的几种疫苗是否获得了联合国的认证和推荐?与此相关的是,中国在相关国家推广和注射国产疫苗是否获得了相关外国当事国的同意?这两个问题决定了中国疫苗外交成功的概率和范围,这是一切的前提。

疫苗健康码国际互认的前提

新冠是一种新的流行疾病,作为抗疫的疫苗,全世界都是新研发出来的,副作用和药效都要经过实践的长期检验:各国依据什么、为本国国民选择什么疫苗注射?在这里,世界体系的力量就显示出来了,这就是联合国。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对各国生产出来的疫苗,按照国际惯例的规定,通过自己独立的专家委员会进行认证,获得通过后推荐给联合国并列入联合国和Covax采购名单,由各国政府采购。因此,中国疫苗健康码获得国际互认的前提,是其疫苗产品获得世卫组织和联合国的认可。

然而,目前中国已经在使用的几种疫苗,没有一种被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给联合国作为抗疫推荐疫苗。因此在当前联合国推荐给世界各国使用的疫苗目录中,没有中国疫苗,但中国的上述两项行动,却又是在以外交方式促使各国承认中国疫苗,这事情就非常复杂了。

参与中外外长中国福建会晤的韩国,首先对中国上述外交行动有了初步的反应。韩国保健福祉部发言人孙映莱(属中央事故处理本部)4月4日在韩国“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发布会上针对中韩两国的疫苗交流问题表示:“外交部会就两国外交部长协议的内容与负责预防接种的疾病厅和其他相关部门进行讨论”。他表示:“关于两国互认健康码的问题,将通过讨论制定更明确、具体的方针,用来指导实际工作。”这就是说对韩国来说,一切都还没有确定。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针对未获得韩国认证的科兴、国药等中国国产疫苗接种者是否应该给予疫苗认证的问题,他表示,“科兴等中国产疫苗的接种者是否能够入境,现在我们还未制定出具体的方针”,“相关部门在讨论后作出决定,现在还未制定出具体方案,请大家多多理解”。这同样很不确定,而且也很难给人信心。

与此同时,据笔者从东盟外交权威人士处了解:中国疫苗也没有在东盟国家成为当地政府给民众的推荐用疫苗,因为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没有推荐。例如当前新加坡正在为民众注射的两种疫苗,就不包含中国疫苗。原因很容易理解:在没有得到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背景下,如果外国政府向本国民众推荐中国疫苗,一旦注射后发生问题,该国政府将承担很大的政治责任。

至于到国外为海外中国同胞注射国产疫苗的“春苗计划”,情况就更复杂了:这不仅涉及中国产疫苗的国际承认问题,更涉及跨国行医是否合法的问题,如果国外当事国较真的话;而且,它还会引起负面的政治后果。

长期在世界卫生组织工作的专家告诉笔者:中国产的疫苗都未获得世卫紧急使用授权,推行互认会遭到一些发达国家的抵制,导致自丢颜面,还可能引起外国对中国疫苗进行负面造势;到外国为华人华侨接种疫苗可能违反所在国的法律, 一是外国是否承认中国疫苗的问题,二是国内医护人员到国外涉嫌非法行医的问题。因此对上述行动,“要慎重决策和推行”。

而且在实际操作上,“春苗计划”是否可行也存在很大的问题。

同样以韩国为例,据韩国《中央日报》透露,韩国卫生部门内部认为,中国的“春苗”行动在韩国可能并无意义。因为韩国政府对在韩国居留超过3个月的外国人实行与本国国民同样的疫苗接种标准。也就是说,中国无需在韩国设置接种中心为居留在韩国的本国国民接种中国国产疫苗。

笔者也了解了其他一些国家的情况,发现韩国这种“居留超过3个月的外国人实行和本国国民同样的疫苗接种标准”的做法相当普遍,尤其是欧美发达国家,反倒是中国去年开始在国内接种疫苗时,不给外国在华企业人员注射中国疫苗。如此,就出现了韩国卫生部门官员内部说的“春苗”行动在韩国“可能并无实际意义”的情形;也如此,“春苗计划”可实施的对象国范围就被大大缩小了。

在制定这一计划时,事先是否经过认真、广泛的可操作性调研,难免让人产生疑惑。

主权国家认可即可行得通

综上所述,当前中国疫苗外交障碍的核心是:中国疫苗外交的实施国多以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认证、认可的疫苗作为选择标准,因此关键在于疫苗使用国的立场,只要一个疫苗使用国坚定认可中国疫苗,同样可以达到中国的目的。

但这里有几个关键因素:对疫苗使用国来说,使用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疫苗在政治上可以极大地减轻政府责任,因为毕竟当前全世界使用的所有抗新冠疫苗都是新产品,其副作用和疗效需要等待长期的实践检验,但即便注射后产生不良后果,它也是联合国和世卫组织推荐的;其次,当前全球性抗疫是在联合国这个国际体系下实施的,不在它们推荐名单内的疫苗,操作空间不大。最重要的是:疫苗使用国的民众是有选择权的,一般来说,放弃联合国和世卫组织推荐的疫苗而独选注射中国产疫苗,这不符合政府和公民个人的正常心理。

根据上述客观背景,部分确有实际需要,但又完全没有能力和财力获得联合国和世卫组织推荐疫苗的国家,会使用中国产疫苗,主要是部分非洲和南美等国家。中国可以在这些国家实现疫苗健康码的国际互认机制,并实现“春苗计划”,当然实现范围是相当有限的。

而且,世卫组织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当前正在着力为欠发达国家提供免费和低价疫苗;美国等国为抗衡中国疫苗外交的影响力,也正在出资将疫苗交给像印度这样的医药生产能力强大的国家生产,再低价或捐赠给欠发达国家使用。考虑到上述背景,中国的上述计划还要以快马加鞭之势执行,否则中国的上述两个目标很可能将被实际情况抵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当前中国正在使用的几种疫苗是否获得了联合国的认证和推荐?中国在相关国家推广和注射国产疫苗是否获得了相关外国当事国的同意?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本周的国际舆论,仍然在关注上周在中国福建举办的中国与东盟四国和韩国外长的会晤。之所以如此,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中国的疫苗外交已经开始推广和实施了:一是推广中国的疫苗健康码国际互认机制,即“在充分保护个人隐私前提下,实现核酸检测和疫苗接种等信息的相互验证,助力安全有序的人员交往”;二是“春苗行动”,即“积极协助和争取为海外同胞接种国产或外国疫苗”,在具备条件的国家设立国产疫苗地区接种点,为周边国家有需要的同胞提供服务。

但这里的问题在于:当前中国正在使用的几种疫苗是否获得了联合国的认证和推荐?与此相关的是,中国在相关国家推广和注射国产疫苗是否获得了相关外国当事国的同意?这两个问题决定了中国疫苗外交成功的概率和范围,这是一切的前提。

疫苗健康码国际互认的前提

新冠是一种新的流行疾病,作为抗疫的疫苗,全世界都是新研发出来的,副作用和药效都要经过实践的长期检验:各国依据什么、为本国国民选择什么疫苗注射?在这里,世界体系的力量就显示出来了,这就是联合国。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对各国生产出来的疫苗,按照国际惯例的规定,通过自己独立的专家委员会进行认证,获得通过后推荐给联合国并列入联合国和Covax采购名单,由各国政府采购。因此,中国疫苗健康码获得国际互认的前提,是其疫苗产品获得世卫组织和联合国的认可。

然而,目前中国已经在使用的几种疫苗,没有一种被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给联合国作为抗疫推荐疫苗。因此在当前联合国推荐给世界各国使用的疫苗目录中,没有中国疫苗,但中国的上述两项行动,却又是在以外交方式促使各国承认中国疫苗,这事情就非常复杂了。

参与中外外长中国福建会晤的韩国,首先对中国上述外交行动有了初步的反应。韩国保健福祉部发言人孙映莱(属中央事故处理本部)4月4日在韩国“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发布会上针对中韩两国的疫苗交流问题表示:“外交部会就两国外交部长协议的内容与负责预防接种的疾病厅和其他相关部门进行讨论”。他表示:“关于两国互认健康码的问题,将通过讨论制定更明确、具体的方针,用来指导实际工作。”这就是说对韩国来说,一切都还没有确定。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针对未获得韩国认证的科兴、国药等中国国产疫苗接种者是否应该给予疫苗认证的问题,他表示,“科兴等中国产疫苗的接种者是否能够入境,现在我们还未制定出具体的方针”,“相关部门在讨论后作出决定,现在还未制定出具体方案,请大家多多理解”。这同样很不确定,而且也很难给人信心。

与此同时,据笔者从东盟外交权威人士处了解:中国疫苗也没有在东盟国家成为当地政府给民众的推荐用疫苗,因为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没有推荐。例如当前新加坡正在为民众注射的两种疫苗,就不包含中国疫苗。原因很容易理解:在没有得到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背景下,如果外国政府向本国民众推荐中国疫苗,一旦注射后发生问题,该国政府将承担很大的政治责任。

至于到国外为海外中国同胞注射国产疫苗的“春苗计划”,情况就更复杂了:这不仅涉及中国产疫苗的国际承认问题,更涉及跨国行医是否合法的问题,如果国外当事国较真的话;而且,它还会引起负面的政治后果。

长期在世界卫生组织工作的专家告诉笔者:中国产的疫苗都未获得世卫紧急使用授权,推行互认会遭到一些发达国家的抵制,导致自丢颜面,还可能引起外国对中国疫苗进行负面造势;到外国为华人华侨接种疫苗可能违反所在国的法律, 一是外国是否承认中国疫苗的问题,二是国内医护人员到国外涉嫌非法行医的问题。因此对上述行动,“要慎重决策和推行”。

而且在实际操作上,“春苗计划”是否可行也存在很大的问题。

同样以韩国为例,据韩国《中央日报》透露,韩国卫生部门内部认为,中国的“春苗”行动在韩国可能并无意义。因为韩国政府对在韩国居留超过3个月的外国人实行与本国国民同样的疫苗接种标准。也就是说,中国无需在韩国设置接种中心为居留在韩国的本国国民接种中国国产疫苗。

笔者也了解了其他一些国家的情况,发现韩国这种“居留超过3个月的外国人实行和本国国民同样的疫苗接种标准”的做法相当普遍,尤其是欧美发达国家,反倒是中国去年开始在国内接种疫苗时,不给外国在华企业人员注射中国疫苗。如此,就出现了韩国卫生部门官员内部说的“春苗”行动在韩国“可能并无实际意义”的情形;也如此,“春苗计划”可实施的对象国范围就被大大缩小了。

在制定这一计划时,事先是否经过认真、广泛的可操作性调研,难免让人产生疑惑。

主权国家认可即可行得通

综上所述,当前中国疫苗外交障碍的核心是:中国疫苗外交的实施国多以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认证、认可的疫苗作为选择标准,因此关键在于疫苗使用国的立场,只要一个疫苗使用国坚定认可中国疫苗,同样可以达到中国的目的。

但这里有几个关键因素:对疫苗使用国来说,使用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疫苗在政治上可以极大地减轻政府责任,因为毕竟当前全世界使用的所有抗新冠疫苗都是新产品,其副作用和疗效需要等待长期的实践检验,但即便注射后产生不良后果,它也是联合国和世卫组织推荐的;其次,当前全球性抗疫是在联合国这个国际体系下实施的,不在它们推荐名单内的疫苗,操作空间不大。最重要的是:疫苗使用国的民众是有选择权的,一般来说,放弃联合国和世卫组织推荐的疫苗而独选注射中国产疫苗,这不符合政府和公民个人的正常心理。

根据上述客观背景,部分确有实际需要,但又完全没有能力和财力获得联合国和世卫组织推荐疫苗的国家,会使用中国产疫苗,主要是部分非洲和南美等国家。中国可以在这些国家实现疫苗健康码的国际互认机制,并实现“春苗计划”,当然实现范围是相当有限的。

而且,世卫组织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当前正在着力为欠发达国家提供免费和低价疫苗;美国等国为抗衡中国疫苗外交的影响力,也正在出资将疫苗交给像印度这样的医药生产能力强大的国家生产,再低价或捐赠给欠发达国家使用。考虑到上述背景,中国的上述计划还要以快马加鞭之势执行,否则中国的上述两个目标很可能将被实际情况抵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