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造价1美元的显示驱动是理解这场危机的不错切入点;芯片紧缺源自于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后对形势的误判。


OR--商业新媒体

要理解4500亿美元的半导体行业何以陷入危机,造价1美元的显示驱动是个不错的切入点。

彭博新闻社2021年4月6日报道称,成百上千种不同类型的芯片构成了全球半导体产业,其中最高端的高通和英特尔芯片从100美元到1000美元以上不等。计算机或智能手机的运行都离不开这些芯片。相比之下,显示驱动则显得不那么起眼:唯一功能就是传输基本指令,让手机、显示器或导航系统屏幕亮起来。

芯片行业正面临着显示驱动供应不足的麻烦,而这种困境正波及到诸如汽车生产等科技行业之外的领域。显示驱动生产商跟不上激增的需求,因此售价飙升。这也加剧了供应短缺,并使液晶显示面板、电视、笔记本电脑及汽车、飞机和高端冰箱等产品所需的必要组件成本上涨。

“这不是能将就着对付过去的问题。即便你有其它所有材料,但没有显示驱动,就没法生产产品。”Sanford C. Bernstein研究半导体行业的Stacy Rasgon表示。

现在,少数此类看上去微不足道的零件,例如电源管理芯片,都出现了供应短缺问题,影响正遍及到全球经济。福特汽车、日产汽车和大众汽车等汽车生产商已经为此减产,估计这会导致该行业2021年营收损失超过600亿美元。

情况好转前可能变得更糟。美国得克萨斯州罕见遭遇冬季暴风雪,使美国生产大规模中断。日本一家重要工厂发生火灾,将关闭一个月。三星电子警告称该行业“严重失衡”,台积电表示尽管产能利用率超过100%,仍跟不上需求的增长。

业内领先的显示驱动供应商奇景光电的联合创始人兼执行长吴炳昌表示,公司成立20年来从未见过如此光景,所有应用都缺少芯片。

芯片紧缺源自于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后对形势的误判。许多公司预计形势艰难将导致需求下降。“我下调了所有预测。我是以金融危机作为模型。”Rasgon说道。“但实际上需求很有弹性。”

困在家中的人们开始购买科技产品,为了远程办公而购置更好的计算机,更大的显示器。为了孩子远程学习而购买新笔记本电脑。4K电视、游戏机、奶泡器、空气炸锅和浸入式搅拌器都成了封锁期间的居家必备。新冠疫情变成了加长版的“黑色星期五”在线购物狂欢。

汽车制造商也被蒙蔽了双眼。因需求锐减,他们在防疫封锁期间关闭工厂,告诉供应商停止发送组件,包括对汽车而言日益重要的芯片。

结果2020年年底需求开始回升了。人们想要出门,但又不愿使用公共交通。汽车制造商恢复了生产并恭请台积电和三星等芯片制造商鼎力相助。得到的回应却是:后面排队吧。他们也赶不及生产足够多的芯片。

吴炳昌正经历这场科技行业的动荡。在2021年3月的一个上午,61岁的他同意在台北办公室与记者见面,讲述供应短缺问题以及解决起来如此困难的原因。

他解释了为何不能要求他的工人加班加点来制造更多显示驱动。奇景光电是设计显示驱动,然后由台积电或联华电子等晶圆代工商生产。他的芯片采用了“成熟节点”技术,相关设备至少比先进工艺落后两代。这些机器在硅片上的蚀刻尺寸为16纳米或更宽,而高端芯片仅为5纳米。

这些成熟的芯片生产线正在全力运转,构成了瓶颈。

吴炳昌称,疫情带来的需求之强让生产合作伙伴应接不暇,无法为计算机、电视和游戏机,以及冰箱、智能温度计和汽车娱乐系统等各类新设计出来的面板生产足够多的显示驱动。

汽车系统驱动芯片的供应格外紧缺,因为它们通常是在8英寸硅晶圆上制造,而不是更先进的12英寸晶圆。业内领先的晶圆制造商之一Sumco Corp.表示,2020年8英寸设备生产线的月产能约为5000个晶圆,低于2017年。

没人扩建成熟节点生产线,因为缺乏经济效益。现有生产线已完全折旧并进行了微调,以实现几乎完美的收益,这意味着基本显示驱动的制造成本不到1美元,更高端版本的造价也不会高太多。购买新设备并以更低的收益上马,将意味着更高的支出。

吴炳昌称,新建产能太贵了。诸如联咏等同业也面临相似制约。

液晶显示器(LCD)价格飙升彰显了这种供应短缺的影响。从2020年1月到2021年3月,50英寸电视LCD面板价格涨了一倍。彭博行业研究的Matthew Kanterman预测,LCD价格上涨势头将至少保持到第三季度。他表示,这是因为显示驱动芯片“严重短缺”。

玻璃供应不足令情况雪上加霜。主要玻璃制造商最近事故频发,包括Nippon Electric Glass Co.一家工厂在2020年12月停电,AGC Fine Techno Korea一座工厂在2021年1月发生爆炸。显示器行业咨询公司DSCC的联合创始人Yoshio Tamura称,至少到2021年夏季,相关生产都可能继续面临制约。

日本主要计算机外围设备制造商I-O Data Device Inc.在2021年4月1日将26英寸LCD显示器售价平均提高了5000日元,提价幅度为20年前开始销售显示器以来最大。一位发言人称,由于零部件成本上升,不提价就毫无利润可赚。

这一切给奇景光电带来了福音。该公司销量自2020年11月以来激增,股票价格上涨了两倍。

但吴炳昌并没有为此欢欣鼓舞。他的整个业务都是围绕服务客户而建立的,无法在如此关键时刻满足他们的要求令他感到沮丧。他预计供应短缺尤其是汽车部件的短缺不会很快结束。

吴炳昌表示,还没有看到隧道尽头的曙光。撰文/Debby Wu、Takashi Mochizuki 编辑/方李敏

总之 芯片行业正面临着显示驱动供应不足的麻烦,而这种困境正波及到诸如汽车生产等科技行业之外的领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4500亿美元半导体行业何以陷入危机

发布日期:2021-04-06 16:29
摘要:造价1美元的显示驱动是理解这场危机的不错切入点;芯片紧缺源自于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后对形势的误判。


OR--商业新媒体

要理解4500亿美元的半导体行业何以陷入危机,造价1美元的显示驱动是个不错的切入点。

彭博新闻社2021年4月6日报道称,成百上千种不同类型的芯片构成了全球半导体产业,其中最高端的高通和英特尔芯片从100美元到1000美元以上不等。计算机或智能手机的运行都离不开这些芯片。相比之下,显示驱动则显得不那么起眼:唯一功能就是传输基本指令,让手机、显示器或导航系统屏幕亮起来。

芯片行业正面临着显示驱动供应不足的麻烦,而这种困境正波及到诸如汽车生产等科技行业之外的领域。显示驱动生产商跟不上激增的需求,因此售价飙升。这也加剧了供应短缺,并使液晶显示面板、电视、笔记本电脑及汽车、飞机和高端冰箱等产品所需的必要组件成本上涨。

“这不是能将就着对付过去的问题。即便你有其它所有材料,但没有显示驱动,就没法生产产品。”Sanford C. Bernstein研究半导体行业的Stacy Rasgon表示。

现在,少数此类看上去微不足道的零件,例如电源管理芯片,都出现了供应短缺问题,影响正遍及到全球经济。福特汽车、日产汽车和大众汽车等汽车生产商已经为此减产,估计这会导致该行业2021年营收损失超过600亿美元。

情况好转前可能变得更糟。美国得克萨斯州罕见遭遇冬季暴风雪,使美国生产大规模中断。日本一家重要工厂发生火灾,将关闭一个月。三星电子警告称该行业“严重失衡”,台积电表示尽管产能利用率超过100%,仍跟不上需求的增长。

业内领先的显示驱动供应商奇景光电的联合创始人兼执行长吴炳昌表示,公司成立20年来从未见过如此光景,所有应用都缺少芯片。

芯片紧缺源自于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后对形势的误判。许多公司预计形势艰难将导致需求下降。“我下调了所有预测。我是以金融危机作为模型。”Rasgon说道。“但实际上需求很有弹性。”

困在家中的人们开始购买科技产品,为了远程办公而购置更好的计算机,更大的显示器。为了孩子远程学习而购买新笔记本电脑。4K电视、游戏机、奶泡器、空气炸锅和浸入式搅拌器都成了封锁期间的居家必备。新冠疫情变成了加长版的“黑色星期五”在线购物狂欢。

汽车制造商也被蒙蔽了双眼。因需求锐减,他们在防疫封锁期间关闭工厂,告诉供应商停止发送组件,包括对汽车而言日益重要的芯片。

结果2020年年底需求开始回升了。人们想要出门,但又不愿使用公共交通。汽车制造商恢复了生产并恭请台积电和三星等芯片制造商鼎力相助。得到的回应却是:后面排队吧。他们也赶不及生产足够多的芯片。

吴炳昌正经历这场科技行业的动荡。在2021年3月的一个上午,61岁的他同意在台北办公室与记者见面,讲述供应短缺问题以及解决起来如此困难的原因。

他解释了为何不能要求他的工人加班加点来制造更多显示驱动。奇景光电是设计显示驱动,然后由台积电或联华电子等晶圆代工商生产。他的芯片采用了“成熟节点”技术,相关设备至少比先进工艺落后两代。这些机器在硅片上的蚀刻尺寸为16纳米或更宽,而高端芯片仅为5纳米。

这些成熟的芯片生产线正在全力运转,构成了瓶颈。

吴炳昌称,疫情带来的需求之强让生产合作伙伴应接不暇,无法为计算机、电视和游戏机,以及冰箱、智能温度计和汽车娱乐系统等各类新设计出来的面板生产足够多的显示驱动。

汽车系统驱动芯片的供应格外紧缺,因为它们通常是在8英寸硅晶圆上制造,而不是更先进的12英寸晶圆。业内领先的晶圆制造商之一Sumco Corp.表示,2020年8英寸设备生产线的月产能约为5000个晶圆,低于2017年。

没人扩建成熟节点生产线,因为缺乏经济效益。现有生产线已完全折旧并进行了微调,以实现几乎完美的收益,这意味着基本显示驱动的制造成本不到1美元,更高端版本的造价也不会高太多。购买新设备并以更低的收益上马,将意味着更高的支出。

吴炳昌称,新建产能太贵了。诸如联咏等同业也面临相似制约。

液晶显示器(LCD)价格飙升彰显了这种供应短缺的影响。从2020年1月到2021年3月,50英寸电视LCD面板价格涨了一倍。彭博行业研究的Matthew Kanterman预测,LCD价格上涨势头将至少保持到第三季度。他表示,这是因为显示驱动芯片“严重短缺”。

玻璃供应不足令情况雪上加霜。主要玻璃制造商最近事故频发,包括Nippon Electric Glass Co.一家工厂在2020年12月停电,AGC Fine Techno Korea一座工厂在2021年1月发生爆炸。显示器行业咨询公司DSCC的联合创始人Yoshio Tamura称,至少到2021年夏季,相关生产都可能继续面临制约。

日本主要计算机外围设备制造商I-O Data Device Inc.在2021年4月1日将26英寸LCD显示器售价平均提高了5000日元,提价幅度为20年前开始销售显示器以来最大。一位发言人称,由于零部件成本上升,不提价就毫无利润可赚。

这一切给奇景光电带来了福音。该公司销量自2020年11月以来激增,股票价格上涨了两倍。

但吴炳昌并没有为此欢欣鼓舞。他的整个业务都是围绕服务客户而建立的,无法在如此关键时刻满足他们的要求令他感到沮丧。他预计供应短缺尤其是汽车部件的短缺不会很快结束。

吴炳昌表示,还没有看到隧道尽头的曙光。撰文/Debby Wu、Takashi Mochizuki 编辑/方李敏

总之 芯片行业正面临着显示驱动供应不足的麻烦,而这种困境正波及到诸如汽车生产等科技行业之外的领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造价1美元的显示驱动是理解这场危机的不错切入点;芯片紧缺源自于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后对形势的误判。


OR--商业新媒体

要理解4500亿美元的半导体行业何以陷入危机,造价1美元的显示驱动是个不错的切入点。

彭博新闻社2021年4月6日报道称,成百上千种不同类型的芯片构成了全球半导体产业,其中最高端的高通和英特尔芯片从100美元到1000美元以上不等。计算机或智能手机的运行都离不开这些芯片。相比之下,显示驱动则显得不那么起眼:唯一功能就是传输基本指令,让手机、显示器或导航系统屏幕亮起来。

芯片行业正面临着显示驱动供应不足的麻烦,而这种困境正波及到诸如汽车生产等科技行业之外的领域。显示驱动生产商跟不上激增的需求,因此售价飙升。这也加剧了供应短缺,并使液晶显示面板、电视、笔记本电脑及汽车、飞机和高端冰箱等产品所需的必要组件成本上涨。

“这不是能将就着对付过去的问题。即便你有其它所有材料,但没有显示驱动,就没法生产产品。”Sanford C. Bernstein研究半导体行业的Stacy Rasgon表示。

现在,少数此类看上去微不足道的零件,例如电源管理芯片,都出现了供应短缺问题,影响正遍及到全球经济。福特汽车、日产汽车和大众汽车等汽车生产商已经为此减产,估计这会导致该行业2021年营收损失超过600亿美元。

情况好转前可能变得更糟。美国得克萨斯州罕见遭遇冬季暴风雪,使美国生产大规模中断。日本一家重要工厂发生火灾,将关闭一个月。三星电子警告称该行业“严重失衡”,台积电表示尽管产能利用率超过100%,仍跟不上需求的增长。

业内领先的显示驱动供应商奇景光电的联合创始人兼执行长吴炳昌表示,公司成立20年来从未见过如此光景,所有应用都缺少芯片。

芯片紧缺源自于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后对形势的误判。许多公司预计形势艰难将导致需求下降。“我下调了所有预测。我是以金融危机作为模型。”Rasgon说道。“但实际上需求很有弹性。”

困在家中的人们开始购买科技产品,为了远程办公而购置更好的计算机,更大的显示器。为了孩子远程学习而购买新笔记本电脑。4K电视、游戏机、奶泡器、空气炸锅和浸入式搅拌器都成了封锁期间的居家必备。新冠疫情变成了加长版的“黑色星期五”在线购物狂欢。

汽车制造商也被蒙蔽了双眼。因需求锐减,他们在防疫封锁期间关闭工厂,告诉供应商停止发送组件,包括对汽车而言日益重要的芯片。

结果2020年年底需求开始回升了。人们想要出门,但又不愿使用公共交通。汽车制造商恢复了生产并恭请台积电和三星等芯片制造商鼎力相助。得到的回应却是:后面排队吧。他们也赶不及生产足够多的芯片。

吴炳昌正经历这场科技行业的动荡。在2021年3月的一个上午,61岁的他同意在台北办公室与记者见面,讲述供应短缺问题以及解决起来如此困难的原因。

他解释了为何不能要求他的工人加班加点来制造更多显示驱动。奇景光电是设计显示驱动,然后由台积电或联华电子等晶圆代工商生产。他的芯片采用了“成熟节点”技术,相关设备至少比先进工艺落后两代。这些机器在硅片上的蚀刻尺寸为16纳米或更宽,而高端芯片仅为5纳米。

这些成熟的芯片生产线正在全力运转,构成了瓶颈。

吴炳昌称,疫情带来的需求之强让生产合作伙伴应接不暇,无法为计算机、电视和游戏机,以及冰箱、智能温度计和汽车娱乐系统等各类新设计出来的面板生产足够多的显示驱动。

汽车系统驱动芯片的供应格外紧缺,因为它们通常是在8英寸硅晶圆上制造,而不是更先进的12英寸晶圆。业内领先的晶圆制造商之一Sumco Corp.表示,2020年8英寸设备生产线的月产能约为5000个晶圆,低于2017年。

没人扩建成熟节点生产线,因为缺乏经济效益。现有生产线已完全折旧并进行了微调,以实现几乎完美的收益,这意味着基本显示驱动的制造成本不到1美元,更高端版本的造价也不会高太多。购买新设备并以更低的收益上马,将意味着更高的支出。

吴炳昌称,新建产能太贵了。诸如联咏等同业也面临相似制约。

液晶显示器(LCD)价格飙升彰显了这种供应短缺的影响。从2020年1月到2021年3月,50英寸电视LCD面板价格涨了一倍。彭博行业研究的Matthew Kanterman预测,LCD价格上涨势头将至少保持到第三季度。他表示,这是因为显示驱动芯片“严重短缺”。

玻璃供应不足令情况雪上加霜。主要玻璃制造商最近事故频发,包括Nippon Electric Glass Co.一家工厂在2020年12月停电,AGC Fine Techno Korea一座工厂在2021年1月发生爆炸。显示器行业咨询公司DSCC的联合创始人Yoshio Tamura称,至少到2021年夏季,相关生产都可能继续面临制约。

日本主要计算机外围设备制造商I-O Data Device Inc.在2021年4月1日将26英寸LCD显示器售价平均提高了5000日元,提价幅度为20年前开始销售显示器以来最大。一位发言人称,由于零部件成本上升,不提价就毫无利润可赚。

这一切给奇景光电带来了福音。该公司销量自2020年11月以来激增,股票价格上涨了两倍。

但吴炳昌并没有为此欢欣鼓舞。他的整个业务都是围绕服务客户而建立的,无法在如此关键时刻满足他们的要求令他感到沮丧。他预计供应短缺尤其是汽车部件的短缺不会很快结束。

吴炳昌表示,还没有看到隧道尽头的曙光。撰文/Debby Wu、Takashi Mochizuki 编辑/方李敏

总之 芯片行业正面临着显示驱动供应不足的麻烦,而这种困境正波及到诸如汽车生产等科技行业之外的领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4500亿美元半导体行业何以陷入危机

发布日期:2021-04-06 16:29
摘要:造价1美元的显示驱动是理解这场危机的不错切入点;芯片紧缺源自于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后对形势的误判。


OR--商业新媒体

要理解4500亿美元的半导体行业何以陷入危机,造价1美元的显示驱动是个不错的切入点。

彭博新闻社2021年4月6日报道称,成百上千种不同类型的芯片构成了全球半导体产业,其中最高端的高通和英特尔芯片从100美元到1000美元以上不等。计算机或智能手机的运行都离不开这些芯片。相比之下,显示驱动则显得不那么起眼:唯一功能就是传输基本指令,让手机、显示器或导航系统屏幕亮起来。

芯片行业正面临着显示驱动供应不足的麻烦,而这种困境正波及到诸如汽车生产等科技行业之外的领域。显示驱动生产商跟不上激增的需求,因此售价飙升。这也加剧了供应短缺,并使液晶显示面板、电视、笔记本电脑及汽车、飞机和高端冰箱等产品所需的必要组件成本上涨。

“这不是能将就着对付过去的问题。即便你有其它所有材料,但没有显示驱动,就没法生产产品。”Sanford C. Bernstein研究半导体行业的Stacy Rasgon表示。

现在,少数此类看上去微不足道的零件,例如电源管理芯片,都出现了供应短缺问题,影响正遍及到全球经济。福特汽车、日产汽车和大众汽车等汽车生产商已经为此减产,估计这会导致该行业2021年营收损失超过600亿美元。

情况好转前可能变得更糟。美国得克萨斯州罕见遭遇冬季暴风雪,使美国生产大规模中断。日本一家重要工厂发生火灾,将关闭一个月。三星电子警告称该行业“严重失衡”,台积电表示尽管产能利用率超过100%,仍跟不上需求的增长。

业内领先的显示驱动供应商奇景光电的联合创始人兼执行长吴炳昌表示,公司成立20年来从未见过如此光景,所有应用都缺少芯片。

芯片紧缺源自于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后对形势的误判。许多公司预计形势艰难将导致需求下降。“我下调了所有预测。我是以金融危机作为模型。”Rasgon说道。“但实际上需求很有弹性。”

困在家中的人们开始购买科技产品,为了远程办公而购置更好的计算机,更大的显示器。为了孩子远程学习而购买新笔记本电脑。4K电视、游戏机、奶泡器、空气炸锅和浸入式搅拌器都成了封锁期间的居家必备。新冠疫情变成了加长版的“黑色星期五”在线购物狂欢。

汽车制造商也被蒙蔽了双眼。因需求锐减,他们在防疫封锁期间关闭工厂,告诉供应商停止发送组件,包括对汽车而言日益重要的芯片。

结果2020年年底需求开始回升了。人们想要出门,但又不愿使用公共交通。汽车制造商恢复了生产并恭请台积电和三星等芯片制造商鼎力相助。得到的回应却是:后面排队吧。他们也赶不及生产足够多的芯片。

吴炳昌正经历这场科技行业的动荡。在2021年3月的一个上午,61岁的他同意在台北办公室与记者见面,讲述供应短缺问题以及解决起来如此困难的原因。

他解释了为何不能要求他的工人加班加点来制造更多显示驱动。奇景光电是设计显示驱动,然后由台积电或联华电子等晶圆代工商生产。他的芯片采用了“成熟节点”技术,相关设备至少比先进工艺落后两代。这些机器在硅片上的蚀刻尺寸为16纳米或更宽,而高端芯片仅为5纳米。

这些成熟的芯片生产线正在全力运转,构成了瓶颈。

吴炳昌称,疫情带来的需求之强让生产合作伙伴应接不暇,无法为计算机、电视和游戏机,以及冰箱、智能温度计和汽车娱乐系统等各类新设计出来的面板生产足够多的显示驱动。

汽车系统驱动芯片的供应格外紧缺,因为它们通常是在8英寸硅晶圆上制造,而不是更先进的12英寸晶圆。业内领先的晶圆制造商之一Sumco Corp.表示,2020年8英寸设备生产线的月产能约为5000个晶圆,低于2017年。

没人扩建成熟节点生产线,因为缺乏经济效益。现有生产线已完全折旧并进行了微调,以实现几乎完美的收益,这意味着基本显示驱动的制造成本不到1美元,更高端版本的造价也不会高太多。购买新设备并以更低的收益上马,将意味着更高的支出。

吴炳昌称,新建产能太贵了。诸如联咏等同业也面临相似制约。

液晶显示器(LCD)价格飙升彰显了这种供应短缺的影响。从2020年1月到2021年3月,50英寸电视LCD面板价格涨了一倍。彭博行业研究的Matthew Kanterman预测,LCD价格上涨势头将至少保持到第三季度。他表示,这是因为显示驱动芯片“严重短缺”。

玻璃供应不足令情况雪上加霜。主要玻璃制造商最近事故频发,包括Nippon Electric Glass Co.一家工厂在2020年12月停电,AGC Fine Techno Korea一座工厂在2021年1月发生爆炸。显示器行业咨询公司DSCC的联合创始人Yoshio Tamura称,至少到2021年夏季,相关生产都可能继续面临制约。

日本主要计算机外围设备制造商I-O Data Device Inc.在2021年4月1日将26英寸LCD显示器售价平均提高了5000日元,提价幅度为20年前开始销售显示器以来最大。一位发言人称,由于零部件成本上升,不提价就毫无利润可赚。

这一切给奇景光电带来了福音。该公司销量自2020年11月以来激增,股票价格上涨了两倍。

但吴炳昌并没有为此欢欣鼓舞。他的整个业务都是围绕服务客户而建立的,无法在如此关键时刻满足他们的要求令他感到沮丧。他预计供应短缺尤其是汽车部件的短缺不会很快结束。

吴炳昌表示,还没有看到隧道尽头的曙光。撰文/Debby Wu、Takashi Mochizuki 编辑/方李敏

总之 芯片行业正面临着显示驱动供应不足的麻烦,而这种困境正波及到诸如汽车生产等科技行业之外的领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造价1美元的显示驱动是理解这场危机的不错切入点;芯片紧缺源自于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后对形势的误判。


OR--商业新媒体

要理解4500亿美元的半导体行业何以陷入危机,造价1美元的显示驱动是个不错的切入点。

彭博新闻社2021年4月6日报道称,成百上千种不同类型的芯片构成了全球半导体产业,其中最高端的高通和英特尔芯片从100美元到1000美元以上不等。计算机或智能手机的运行都离不开这些芯片。相比之下,显示驱动则显得不那么起眼:唯一功能就是传输基本指令,让手机、显示器或导航系统屏幕亮起来。

芯片行业正面临着显示驱动供应不足的麻烦,而这种困境正波及到诸如汽车生产等科技行业之外的领域。显示驱动生产商跟不上激增的需求,因此售价飙升。这也加剧了供应短缺,并使液晶显示面板、电视、笔记本电脑及汽车、飞机和高端冰箱等产品所需的必要组件成本上涨。

“这不是能将就着对付过去的问题。即便你有其它所有材料,但没有显示驱动,就没法生产产品。”Sanford C. Bernstein研究半导体行业的Stacy Rasgon表示。

现在,少数此类看上去微不足道的零件,例如电源管理芯片,都出现了供应短缺问题,影响正遍及到全球经济。福特汽车、日产汽车和大众汽车等汽车生产商已经为此减产,估计这会导致该行业2021年营收损失超过600亿美元。

情况好转前可能变得更糟。美国得克萨斯州罕见遭遇冬季暴风雪,使美国生产大规模中断。日本一家重要工厂发生火灾,将关闭一个月。三星电子警告称该行业“严重失衡”,台积电表示尽管产能利用率超过100%,仍跟不上需求的增长。

业内领先的显示驱动供应商奇景光电的联合创始人兼执行长吴炳昌表示,公司成立20年来从未见过如此光景,所有应用都缺少芯片。

芯片紧缺源自于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后对形势的误判。许多公司预计形势艰难将导致需求下降。“我下调了所有预测。我是以金融危机作为模型。”Rasgon说道。“但实际上需求很有弹性。”

困在家中的人们开始购买科技产品,为了远程办公而购置更好的计算机,更大的显示器。为了孩子远程学习而购买新笔记本电脑。4K电视、游戏机、奶泡器、空气炸锅和浸入式搅拌器都成了封锁期间的居家必备。新冠疫情变成了加长版的“黑色星期五”在线购物狂欢。

汽车制造商也被蒙蔽了双眼。因需求锐减,他们在防疫封锁期间关闭工厂,告诉供应商停止发送组件,包括对汽车而言日益重要的芯片。

结果2020年年底需求开始回升了。人们想要出门,但又不愿使用公共交通。汽车制造商恢复了生产并恭请台积电和三星等芯片制造商鼎力相助。得到的回应却是:后面排队吧。他们也赶不及生产足够多的芯片。

吴炳昌正经历这场科技行业的动荡。在2021年3月的一个上午,61岁的他同意在台北办公室与记者见面,讲述供应短缺问题以及解决起来如此困难的原因。

他解释了为何不能要求他的工人加班加点来制造更多显示驱动。奇景光电是设计显示驱动,然后由台积电或联华电子等晶圆代工商生产。他的芯片采用了“成熟节点”技术,相关设备至少比先进工艺落后两代。这些机器在硅片上的蚀刻尺寸为16纳米或更宽,而高端芯片仅为5纳米。

这些成熟的芯片生产线正在全力运转,构成了瓶颈。

吴炳昌称,疫情带来的需求之强让生产合作伙伴应接不暇,无法为计算机、电视和游戏机,以及冰箱、智能温度计和汽车娱乐系统等各类新设计出来的面板生产足够多的显示驱动。

汽车系统驱动芯片的供应格外紧缺,因为它们通常是在8英寸硅晶圆上制造,而不是更先进的12英寸晶圆。业内领先的晶圆制造商之一Sumco Corp.表示,2020年8英寸设备生产线的月产能约为5000个晶圆,低于2017年。

没人扩建成熟节点生产线,因为缺乏经济效益。现有生产线已完全折旧并进行了微调,以实现几乎完美的收益,这意味着基本显示驱动的制造成本不到1美元,更高端版本的造价也不会高太多。购买新设备并以更低的收益上马,将意味着更高的支出。

吴炳昌称,新建产能太贵了。诸如联咏等同业也面临相似制约。

液晶显示器(LCD)价格飙升彰显了这种供应短缺的影响。从2020年1月到2021年3月,50英寸电视LCD面板价格涨了一倍。彭博行业研究的Matthew Kanterman预测,LCD价格上涨势头将至少保持到第三季度。他表示,这是因为显示驱动芯片“严重短缺”。

玻璃供应不足令情况雪上加霜。主要玻璃制造商最近事故频发,包括Nippon Electric Glass Co.一家工厂在2020年12月停电,AGC Fine Techno Korea一座工厂在2021年1月发生爆炸。显示器行业咨询公司DSCC的联合创始人Yoshio Tamura称,至少到2021年夏季,相关生产都可能继续面临制约。

日本主要计算机外围设备制造商I-O Data Device Inc.在2021年4月1日将26英寸LCD显示器售价平均提高了5000日元,提价幅度为20年前开始销售显示器以来最大。一位发言人称,由于零部件成本上升,不提价就毫无利润可赚。

这一切给奇景光电带来了福音。该公司销量自2020年11月以来激增,股票价格上涨了两倍。

但吴炳昌并没有为此欢欣鼓舞。他的整个业务都是围绕服务客户而建立的,无法在如此关键时刻满足他们的要求令他感到沮丧。他预计供应短缺尤其是汽车部件的短缺不会很快结束。

吴炳昌表示,还没有看到隧道尽头的曙光。撰文/Debby Wu、Takashi Mochizuki 编辑/方李敏

总之 芯片行业正面临着显示驱动供应不足的麻烦,而这种困境正波及到诸如汽车生产等科技行业之外的领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