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投资者担心,中国经济从疫情迅速复苏,将促使政府取消刺激措施。资金流入中国债市和股市的动力都减弱,从而降低了人民币需求。



|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本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创下逾一年半来最大跌幅,投资者担心打击借贷可能会减缓中国经济从新冠疫情中的迅速复苏。

今年3月,受到严格监管的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下跌1.4%,至1美元兑6.57元人民币左右,创下自2019年8月华盛顿方面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以来的最大单月跌幅。最近的汇率下跌也抹去了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的全部升值幅度。

此次下跌代表着人民币汇率在2020年的亮眼表现之后出现部分逆转——去年对人民币的需求推动其汇率上涨了6.7%。急于获利于中国经济从新冠疫情中迅速反弹的境外投资者,已向中国债券和股票市场投入了逾1万亿元人民币。

在全球其他地区的经济复苏开始逐渐加速之际,人民币汇率下跌也反映出中国正面临一个两难局面:既然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已经恢复到疫情前的经济增速,那么它是否要取消经济刺激措施?

经济学家表示,中国近期宣布的模糊的“6%以上”2021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目标,给人民币汇率构成了压力。原因在于,这可能预示着,中国可能有意大力压制金融风险,以至于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可能会远低于彭博(Bloomberg)调查的经济学家所预测的8.5%。

“中国经济目前远高于趋势水平,随着政策刺激的取消,中国经济将迎来周期性放缓,而共识预期没有反映这一点。”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研究中国的高级经济学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与此同时,世界其他地区的前景已变得更加光明。”

全球债券市场已经感受到了这种转变。近几周,中国政府债券与美国政府债券之间的收益率差已大幅收窄。分析师表示,这一差距可能会进一步缩小,这将降低中国债券对国际投资者的吸引力,并减弱去年导致资金流入中国的一个主要驱动力。
埃文斯-普里查德表示:“我们认为,到2022年底,中国国债收益率溢价可能会触及十年来低点……去年大幅增长的流入中国的投资组合资金将放缓,甚至出现逆转。”

资金流入可能会增长的一个领域是通过被动投资者——即追踪指数的投资者——流入的资金。周二,富时罗素(FTSE Russell)证实,将从10月份开始将中国国债纳入其基准的全球政府债券指数(World Government Bond index),权重为5.25%。

花旗(Citi)分析师估计,此举将在三年内推动约1050亿美元的被动资金流入中国政府债券。

中国股市也落后于全球股市,这压制了推动全球人民币需求的另一个因素。中国涵盖沪深两市大盘股的沪深300指数(CSI 300 index)已从2月中旬的近期峰值下跌逾15%。

分析师表示,尽管中国央行(PBoC)欢迎人民币汇率在一定程度上走弱——因为这能够帮助提振出口——但很少有人预计人民币对美元会出现失控贬值。

每日为人民币兑美元交易设置中间价的中国央行上周表示,计划提高人民币汇率的灵活性。分析师表示,这一信号往往与贬值相关。

“市场显然会注意到这些措辞。”新加坡银行(Bank of Singapore)首席经济学家曼苏尔•莫希-乌丁(Mansoor Mohi-uddin)表示,“如果市场感到当局不希望(汇率)走高,那么我们就会看到回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创逾一年半来最大单月跌幅

发布日期:2021-04-01 11:53
摘要:投资者担心,中国经济从疫情迅速复苏,将促使政府取消刺激措施。资金流入中国债市和股市的动力都减弱,从而降低了人民币需求。



|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本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创下逾一年半来最大跌幅,投资者担心打击借贷可能会减缓中国经济从新冠疫情中的迅速复苏。

今年3月,受到严格监管的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下跌1.4%,至1美元兑6.57元人民币左右,创下自2019年8月华盛顿方面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以来的最大单月跌幅。最近的汇率下跌也抹去了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的全部升值幅度。

此次下跌代表着人民币汇率在2020年的亮眼表现之后出现部分逆转——去年对人民币的需求推动其汇率上涨了6.7%。急于获利于中国经济从新冠疫情中迅速反弹的境外投资者,已向中国债券和股票市场投入了逾1万亿元人民币。

在全球其他地区的经济复苏开始逐渐加速之际,人民币汇率下跌也反映出中国正面临一个两难局面:既然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已经恢复到疫情前的经济增速,那么它是否要取消经济刺激措施?

经济学家表示,中国近期宣布的模糊的“6%以上”2021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目标,给人民币汇率构成了压力。原因在于,这可能预示着,中国可能有意大力压制金融风险,以至于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可能会远低于彭博(Bloomberg)调查的经济学家所预测的8.5%。

“中国经济目前远高于趋势水平,随着政策刺激的取消,中国经济将迎来周期性放缓,而共识预期没有反映这一点。”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研究中国的高级经济学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与此同时,世界其他地区的前景已变得更加光明。”

全球债券市场已经感受到了这种转变。近几周,中国政府债券与美国政府债券之间的收益率差已大幅收窄。分析师表示,这一差距可能会进一步缩小,这将降低中国债券对国际投资者的吸引力,并减弱去年导致资金流入中国的一个主要驱动力。
埃文斯-普里查德表示:“我们认为,到2022年底,中国国债收益率溢价可能会触及十年来低点……去年大幅增长的流入中国的投资组合资金将放缓,甚至出现逆转。”

资金流入可能会增长的一个领域是通过被动投资者——即追踪指数的投资者——流入的资金。周二,富时罗素(FTSE Russell)证实,将从10月份开始将中国国债纳入其基准的全球政府债券指数(World Government Bond index),权重为5.25%。

花旗(Citi)分析师估计,此举将在三年内推动约1050亿美元的被动资金流入中国政府债券。

中国股市也落后于全球股市,这压制了推动全球人民币需求的另一个因素。中国涵盖沪深两市大盘股的沪深300指数(CSI 300 index)已从2月中旬的近期峰值下跌逾15%。

分析师表示,尽管中国央行(PBoC)欢迎人民币汇率在一定程度上走弱——因为这能够帮助提振出口——但很少有人预计人民币对美元会出现失控贬值。

每日为人民币兑美元交易设置中间价的中国央行上周表示,计划提高人民币汇率的灵活性。分析师表示,这一信号往往与贬值相关。

“市场显然会注意到这些措辞。”新加坡银行(Bank of Singapore)首席经济学家曼苏尔•莫希-乌丁(Mansoor Mohi-uddin)表示,“如果市场感到当局不希望(汇率)走高,那么我们就会看到回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投资者担心,中国经济从疫情迅速复苏,将促使政府取消刺激措施。资金流入中国债市和股市的动力都减弱,从而降低了人民币需求。



|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本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创下逾一年半来最大跌幅,投资者担心打击借贷可能会减缓中国经济从新冠疫情中的迅速复苏。

今年3月,受到严格监管的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下跌1.4%,至1美元兑6.57元人民币左右,创下自2019年8月华盛顿方面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以来的最大单月跌幅。最近的汇率下跌也抹去了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的全部升值幅度。

此次下跌代表着人民币汇率在2020年的亮眼表现之后出现部分逆转——去年对人民币的需求推动其汇率上涨了6.7%。急于获利于中国经济从新冠疫情中迅速反弹的境外投资者,已向中国债券和股票市场投入了逾1万亿元人民币。

在全球其他地区的经济复苏开始逐渐加速之际,人民币汇率下跌也反映出中国正面临一个两难局面:既然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已经恢复到疫情前的经济增速,那么它是否要取消经济刺激措施?

经济学家表示,中国近期宣布的模糊的“6%以上”2021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目标,给人民币汇率构成了压力。原因在于,这可能预示着,中国可能有意大力压制金融风险,以至于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可能会远低于彭博(Bloomberg)调查的经济学家所预测的8.5%。

“中国经济目前远高于趋势水平,随着政策刺激的取消,中国经济将迎来周期性放缓,而共识预期没有反映这一点。”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研究中国的高级经济学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与此同时,世界其他地区的前景已变得更加光明。”

全球债券市场已经感受到了这种转变。近几周,中国政府债券与美国政府债券之间的收益率差已大幅收窄。分析师表示,这一差距可能会进一步缩小,这将降低中国债券对国际投资者的吸引力,并减弱去年导致资金流入中国的一个主要驱动力。
埃文斯-普里查德表示:“我们认为,到2022年底,中国国债收益率溢价可能会触及十年来低点……去年大幅增长的流入中国的投资组合资金将放缓,甚至出现逆转。”

资金流入可能会增长的一个领域是通过被动投资者——即追踪指数的投资者——流入的资金。周二,富时罗素(FTSE Russell)证实,将从10月份开始将中国国债纳入其基准的全球政府债券指数(World Government Bond index),权重为5.25%。

花旗(Citi)分析师估计,此举将在三年内推动约1050亿美元的被动资金流入中国政府债券。

中国股市也落后于全球股市,这压制了推动全球人民币需求的另一个因素。中国涵盖沪深两市大盘股的沪深300指数(CSI 300 index)已从2月中旬的近期峰值下跌逾15%。

分析师表示,尽管中国央行(PBoC)欢迎人民币汇率在一定程度上走弱——因为这能够帮助提振出口——但很少有人预计人民币对美元会出现失控贬值。

每日为人民币兑美元交易设置中间价的中国央行上周表示,计划提高人民币汇率的灵活性。分析师表示,这一信号往往与贬值相关。

“市场显然会注意到这些措辞。”新加坡银行(Bank of Singapore)首席经济学家曼苏尔•莫希-乌丁(Mansoor Mohi-uddin)表示,“如果市场感到当局不希望(汇率)走高,那么我们就会看到回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创逾一年半来最大单月跌幅

发布日期:2021-04-01 11:53
摘要:投资者担心,中国经济从疫情迅速复苏,将促使政府取消刺激措施。资金流入中国债市和股市的动力都减弱,从而降低了人民币需求。



|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本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创下逾一年半来最大跌幅,投资者担心打击借贷可能会减缓中国经济从新冠疫情中的迅速复苏。

今年3月,受到严格监管的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下跌1.4%,至1美元兑6.57元人民币左右,创下自2019年8月华盛顿方面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以来的最大单月跌幅。最近的汇率下跌也抹去了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的全部升值幅度。

此次下跌代表着人民币汇率在2020年的亮眼表现之后出现部分逆转——去年对人民币的需求推动其汇率上涨了6.7%。急于获利于中国经济从新冠疫情中迅速反弹的境外投资者,已向中国债券和股票市场投入了逾1万亿元人民币。

在全球其他地区的经济复苏开始逐渐加速之际,人民币汇率下跌也反映出中国正面临一个两难局面:既然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已经恢复到疫情前的经济增速,那么它是否要取消经济刺激措施?

经济学家表示,中国近期宣布的模糊的“6%以上”2021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目标,给人民币汇率构成了压力。原因在于,这可能预示着,中国可能有意大力压制金融风险,以至于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可能会远低于彭博(Bloomberg)调查的经济学家所预测的8.5%。

“中国经济目前远高于趋势水平,随着政策刺激的取消,中国经济将迎来周期性放缓,而共识预期没有反映这一点。”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研究中国的高级经济学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与此同时,世界其他地区的前景已变得更加光明。”

全球债券市场已经感受到了这种转变。近几周,中国政府债券与美国政府债券之间的收益率差已大幅收窄。分析师表示,这一差距可能会进一步缩小,这将降低中国债券对国际投资者的吸引力,并减弱去年导致资金流入中国的一个主要驱动力。
埃文斯-普里查德表示:“我们认为,到2022年底,中国国债收益率溢价可能会触及十年来低点……去年大幅增长的流入中国的投资组合资金将放缓,甚至出现逆转。”

资金流入可能会增长的一个领域是通过被动投资者——即追踪指数的投资者——流入的资金。周二,富时罗素(FTSE Russell)证实,将从10月份开始将中国国债纳入其基准的全球政府债券指数(World Government Bond index),权重为5.25%。

花旗(Citi)分析师估计,此举将在三年内推动约1050亿美元的被动资金流入中国政府债券。

中国股市也落后于全球股市,这压制了推动全球人民币需求的另一个因素。中国涵盖沪深两市大盘股的沪深300指数(CSI 300 index)已从2月中旬的近期峰值下跌逾15%。

分析师表示,尽管中国央行(PBoC)欢迎人民币汇率在一定程度上走弱——因为这能够帮助提振出口——但很少有人预计人民币对美元会出现失控贬值。

每日为人民币兑美元交易设置中间价的中国央行上周表示,计划提高人民币汇率的灵活性。分析师表示,这一信号往往与贬值相关。

“市场显然会注意到这些措辞。”新加坡银行(Bank of Singapore)首席经济学家曼苏尔•莫希-乌丁(Mansoor Mohi-uddin)表示,“如果市场感到当局不希望(汇率)走高,那么我们就会看到回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投资者担心,中国经济从疫情迅速复苏,将促使政府取消刺激措施。资金流入中国债市和股市的动力都减弱,从而降低了人民币需求。



|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本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创下逾一年半来最大跌幅,投资者担心打击借贷可能会减缓中国经济从新冠疫情中的迅速复苏。

今年3月,受到严格监管的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下跌1.4%,至1美元兑6.57元人民币左右,创下自2019年8月华盛顿方面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以来的最大单月跌幅。最近的汇率下跌也抹去了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的全部升值幅度。

此次下跌代表着人民币汇率在2020年的亮眼表现之后出现部分逆转——去年对人民币的需求推动其汇率上涨了6.7%。急于获利于中国经济从新冠疫情中迅速反弹的境外投资者,已向中国债券和股票市场投入了逾1万亿元人民币。

在全球其他地区的经济复苏开始逐渐加速之际,人民币汇率下跌也反映出中国正面临一个两难局面:既然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已经恢复到疫情前的经济增速,那么它是否要取消经济刺激措施?

经济学家表示,中国近期宣布的模糊的“6%以上”2021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目标,给人民币汇率构成了压力。原因在于,这可能预示着,中国可能有意大力压制金融风险,以至于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可能会远低于彭博(Bloomberg)调查的经济学家所预测的8.5%。

“中国经济目前远高于趋势水平,随着政策刺激的取消,中国经济将迎来周期性放缓,而共识预期没有反映这一点。”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研究中国的高级经济学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与此同时,世界其他地区的前景已变得更加光明。”

全球债券市场已经感受到了这种转变。近几周,中国政府债券与美国政府债券之间的收益率差已大幅收窄。分析师表示,这一差距可能会进一步缩小,这将降低中国债券对国际投资者的吸引力,并减弱去年导致资金流入中国的一个主要驱动力。
埃文斯-普里查德表示:“我们认为,到2022年底,中国国债收益率溢价可能会触及十年来低点……去年大幅增长的流入中国的投资组合资金将放缓,甚至出现逆转。”

资金流入可能会增长的一个领域是通过被动投资者——即追踪指数的投资者——流入的资金。周二,富时罗素(FTSE Russell)证实,将从10月份开始将中国国债纳入其基准的全球政府债券指数(World Government Bond index),权重为5.25%。

花旗(Citi)分析师估计,此举将在三年内推动约1050亿美元的被动资金流入中国政府债券。

中国股市也落后于全球股市,这压制了推动全球人民币需求的另一个因素。中国涵盖沪深两市大盘股的沪深300指数(CSI 300 index)已从2月中旬的近期峰值下跌逾15%。

分析师表示,尽管中国央行(PBoC)欢迎人民币汇率在一定程度上走弱——因为这能够帮助提振出口——但很少有人预计人民币对美元会出现失控贬值。

每日为人民币兑美元交易设置中间价的中国央行上周表示,计划提高人民币汇率的灵活性。分析师表示,这一信号往往与贬值相关。

“市场显然会注意到这些措辞。”新加坡银行(Bank of Singapore)首席经济学家曼苏尔•莫希-乌丁(Mansoor Mohi-uddin)表示,“如果市场感到当局不希望(汇率)走高,那么我们就会看到回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OR热门排行榜
横向滑动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