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哈佛、耶鲁等名校取消了入学申请中对提交SAT和ACT成绩的硬性要求,引发了前所未有的申请浪潮,颠覆了高校传统的录取评审工作。


3月6日,学生在密歇根大学校园里扔球。

Melissa Korn / Douglas Belkin

OR--商业新媒体

常春藤盟校及其他众多名校宣布取消对2025届学生SAT和ACT标准化考试的考分要求,引发前所未有的大量入学申请如潮水一般涌来,而今年也可能成为二战结束以来美国高校招生评审最混乱的一年。

本月,摆在美国各大名校面前的问题是,申请量大增是否会永久改变高校选拔新生的方式,并最终影响到美国高校学生的构成。

对大学招生官及公立和私立高中辅导员的采访显示,他们在幕后付出了漫长而艰苦的努力,以最快的速度做出艰难的决定。各大高校一般在3月和4月初发出大部分录取通知书,但新生班的具体构成一般要到夏末秋初才能知晓。此外,上个学年推迟入学的学生是否决定在今年入学,也给整体招生情况增添了新的不确定性。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今年秋季的本科生班收到57,000多份入学申请,较上一学年跃升42%。由于入学申请激增,耶鲁大学(Yale)、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和斯坦福大学(Stanford)相继宣布将推迟公布新生录取决定。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收到的入学申请比之前创下的最高纪录还高出7%。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的申请数量突破了10万,比去年增长了17%。


大量研究表明,标准化考试成绩往往与家庭经济情况挂钩,随着大学对标准化考试成绩的关注度降低,这可能意味着将有更多来自资源贫乏高中的低收入家庭的孩子被录取。各高校也表示,没有了SAT或ACT成绩,他们会更加重视教师的推荐和学生的求知欲表现,并根据学生的成长环境做出判断。

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负责招生的副院长兼招生和财务援助办主任李·科芬(Lee Coffin)表示,在对申请者情况进行更全面评估方面, “我们需要做到言行一致”。在今年取消对标准化考试成绩的要求后,该院的入学申请量增加了33%。

科芬表示,他对是否将标准化考试成绩变为非强制性入学条件感到两难。在疫情爆发之前,标准化考试成绩是除平均学分(GPA)、论文和班级排名之外达特茅斯学院最看重的。高分能增加校方对入学者达到这所常春藤盟校要求的信心。“这变成了一个道德问题,”他说,“我不想招收一个难以完成学业的学生。”

对于取消标准化考试成绩要求能否对名校招生产生巨大影响,一些业内资深人士表示怀疑。马萨诸塞州康科德市米德尔塞克斯中学(Middlesex School)升学辅导主任山姆·毕格罗(Sam Bigelow)表示,因为不用再担心标准化考试成绩会拖后腿,以往较少申报名校的那部分学生的申请数量可能增加。

“但我不认为入学门槛和公平性会因此发生根本改变,”他说,“最大的改变是申请人数激增,但总的来说,这只会导致更多学子被拒。”

毕格罗表示,如果申请者不提交标准化考试成绩,而申请的高校又从未录取过其高中母校的学生,那么这所高校可能会认为录取此人风险较高。他指出,普通高中的全A成绩并不等于有能力应付名校繁重的学业。

没有标准化考试成绩作参考并非招生官面临的唯一难题。去年春季学期,以往作为录取关键参考数据的平均学分绩点突然变得复杂起来。当时校内教学突然停课,许多高中对通过网课完成学业的高三学生采取的是及格/不及格评分制。不仅如此,全美各地的体育等课外活动被取消,导致不少学子失去了在入学申请中展现个人领导力的机会。

不过,标准化考试仍是今年高校招生最大的未知因素。由于担心考生聚集会引发公共健康问题,美国许多地方的SAT和ACT考试被取消。因为大批学生无法按计划参加考试,超过1,600所四年制大学停止要求申请者在本轮招生周期提交标准化考试成绩。过去10年来,将标准化考试成绩作为可选项的政策得到了一些名校的支持,而从去年3月以来,又有600多所大学蜂拥加入到这个行列。

包括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和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在内的许多名校已把将标准化考试成绩作为可选项的政策延长了至少一年。大学顾问和一些招生官表示,这一趋势将很难逆转。

随着越来越多的名校取消对标准化考试成绩的硬性要求,成千上万名学生加入到申请名校的行列。在这样一个什么都不确定的年代,一切似乎都有可能——所以管他呢,高中毕业班的学生会想,干嘛不试试申请哈佛?

来自密歇根州迪尔伯恩海茨(Dearborn Heights)的阿迈勒·赛义德(Amal Sayed)申请了今年秋冬季入学的21所大学,靠着一个帮助低收入家庭学生进名校的项目,她获得了学费减免。

赛义德学习成绩优异,被一个吸引了本市三所公立高中优秀学生参加的知名STEM项目录取。她说自己的平均学分绩点有4.2,在班级排名前2%。在两次考试被取消后,去年10月她总算有机会参加SAT考试,结果却令人失望。她说自己没能达到1400分的目标,而在她想要报名申请的斯坦福大学,这个分数还进不了一年级新生的前25%。

她改变了主意,只把SAT成绩提交给她认为能达到高分线的学校,其他申请里则没有填写。她最终申请的学校包括已经录取她的韦恩州立大学(Wayne State University)和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等本地高校,以及哈佛、耶鲁、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和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几家名校。

在无需提供标准化考试成绩的情况下,“申请那些名校要容易得多。”赛义德说,“我不觉得自己不行。为什么不试试呢?”

一流院校的招生官员一直宣称对申请者进行全面的评审,将学业素养放在学生成长的背景中考察。学生是靠勇于挑战最难的课程成才?还是靠低难度课程拿到全优成绩?那些平均学分达到3.9的申请者到底是在毫无干扰的环境中求学?还是得去快餐店兼职,照顾生病的父母,或在校队踢足球?这些都在考察之列。


谁更能配得上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名校名额:一个出身优越、表现优异的学生?还是一个家境贫苦、成绩尚可的孩子?

在今年申报佐治亚理工学院(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学生中,有37%没有填报标准化考试成绩。负责这所公立大学本科招生的里克·克拉克(Rick Clark)表示,大多数申请者高中三、四年级的高等微积分课程都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因此招生办公室并不只盯着学生的SAT数学成绩。SAT中的数学几乎不涉及前微积分的内容。

“我想会让人吃惊的是我们放弃这些分数的速度。”克拉克说。

在参加过SAT考试的佐治亚理工大学2019年秋季一年级新生中,四分之三以上学生的数学成绩在700分以上(满分800分)。

一些家庭担心,如果一名申请人提交了标准化考试分数,而另一名没有提交,学校是否真的会对两者一视同仁。去年夏秋季,全球各地的学生都在忙不迭地寻找仍开放的标准化考试考场,有些人甚至驱车数小时参加考试,希望高分加持能让自己脱颖而出。招生官员表示,在某些情况下,那些没有提交考分的申请者在多重标准衡量下的竞争力往往较低。

一些学校的前期录取数据也支持了这一理论。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在前期一轮招生中录取了15%的申请者。申请者中约有三分之二提交了标准化考试成绩,而被录取者中这一比例为四分之三。

今年,得益于虚拟宣讲会和线上校园参观,各大高校在扩大招生范围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以往招生官每年只会前往固定的几所高中,或是前往一些国家的首都城市举办招生会,但很少去乡村学校或是以前未曾招录过的高中。

“一旦可以通过Zoom招生,扩大生源的工作就变得容易多了。”纽约大学负责招生管理和学生成功事务的高级副校长 MJ·诺尔·芬恩 (MJ Knoll-Finn)说。今年,来自美国中西部地区以及埃及、肯尼亚和菲律宾等国的申请量猛增,非裔和拉丁裔的申请也是如此。她表示,疫情“推动了我们原本就该做的某些事加速发展”,并补充说,安全旅行一旦恢复,纽约大学将延续线下和线上招生并行的方式。

专业机构全美大学招生咨询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College Admission Counseling首席执行官安格尔·佩雷斯(Angel Pérez)表示,他对大学招生发生根本变革的前景“深感乐观”。目前已经有院校扩大了选择性参考标准化考试成绩的政策,并通过线上交流会接触到艾奥瓦州乡村地区的学生,他为此备受鼓舞。

本月早些时候,该协会宣布成立一个委员会,从招生、录取标准和财务援助等几方面出发,着重解决录取学生的种族多元化问题。

有迹象表明,今年实际上可能会对有着多元化背景的学生不利。根据美国国家大学成就网络National College achieving Network的数据,与去年相比,今年高中毕业生申请联邦财务资助的人数下降了9.1%,在那些学生家庭收入较低的高中以及少数族裔人口较多的学校,下降的幅度更大。

在顶级名校被激增的申请压得喘不过气的同时,地方高校及通常招收低收入家庭学生和家族第一代大学生的高校的新生申请数量却在下降。以加州州立大学多明格兹岗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Dominguez Hills)为例,今年该校的入学申请量下降了13%。在纽约州立大学所谓的附属“大学学院”,入学申请量下降了17%,这些学院通常位于小城市,且不开设博士课程。

美国900多所高校使用的标准入学申请应用程序Common App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1日,全美范围高校收到的申请增长了11% ,但申请人数只增加了2.4%,这意味着同一批学生递交了更多申请。大量申请都集中在名牌大学。

“出于紧张和焦虑,学生们发出了更多申请,他们想‘看看结果到底如何。’”康涅狄格州新迦南高中(New Canaan High School)的辅导老师辛西娅·里维拉(Cynthia Rivera)说。今年该校毕业生平均申请了10所高校,多于去年的8所。

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本科生招生办主任格雷格·罗伯茨(Greg Roberts)担心,报名申请量的激增可能会影响招生人员在审核过程中保持专注。今年该校的申请量增加近17%;43%的申请没有填报标准化考试成绩。

“令人担心的是,在六个月时间里每天阅读这么多申请会让招生人员疲惫不堪,最终的目标变成了一个数字,而不是一个人。”罗伯茨说,“在工作量如此大的情况下,招生人员能否保持原有的审阅方式,做出的决定是否最恰如其分,最深思熟虑?我不知道答案。”

威廉姆斯学院的招生人员分成每两人一组,每天尽量审核45到50份申请。

负责招生和财务援助的院长伊丽莎白·克莱顿(Elizabeth Creighton)会在漫长的审阅过程中做做波比跳:一个深蹲、一个俯卧撑,然后站直——每一个半小时一组。

“我一天下来大约要做50个波比跳,”她说“现在做起来轻松些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美国名校取消标准化考试要求后申请人数激增,录取会更公平吗?

发布日期:2021-03-30 11:34
摘要:哈佛、耶鲁等名校取消了入学申请中对提交SAT和ACT成绩的硬性要求,引发了前所未有的申请浪潮,颠覆了高校传统的录取评审工作。


3月6日,学生在密歇根大学校园里扔球。

Melissa Korn / Douglas Belkin

OR--商业新媒体

常春藤盟校及其他众多名校宣布取消对2025届学生SAT和ACT标准化考试的考分要求,引发前所未有的大量入学申请如潮水一般涌来,而今年也可能成为二战结束以来美国高校招生评审最混乱的一年。

本月,摆在美国各大名校面前的问题是,申请量大增是否会永久改变高校选拔新生的方式,并最终影响到美国高校学生的构成。

对大学招生官及公立和私立高中辅导员的采访显示,他们在幕后付出了漫长而艰苦的努力,以最快的速度做出艰难的决定。各大高校一般在3月和4月初发出大部分录取通知书,但新生班的具体构成一般要到夏末秋初才能知晓。此外,上个学年推迟入学的学生是否决定在今年入学,也给整体招生情况增添了新的不确定性。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今年秋季的本科生班收到57,000多份入学申请,较上一学年跃升42%。由于入学申请激增,耶鲁大学(Yale)、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和斯坦福大学(Stanford)相继宣布将推迟公布新生录取决定。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收到的入学申请比之前创下的最高纪录还高出7%。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的申请数量突破了10万,比去年增长了17%。


大量研究表明,标准化考试成绩往往与家庭经济情况挂钩,随着大学对标准化考试成绩的关注度降低,这可能意味着将有更多来自资源贫乏高中的低收入家庭的孩子被录取。各高校也表示,没有了SAT或ACT成绩,他们会更加重视教师的推荐和学生的求知欲表现,并根据学生的成长环境做出判断。

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负责招生的副院长兼招生和财务援助办主任李·科芬(Lee Coffin)表示,在对申请者情况进行更全面评估方面, “我们需要做到言行一致”。在今年取消对标准化考试成绩的要求后,该院的入学申请量增加了33%。

科芬表示,他对是否将标准化考试成绩变为非强制性入学条件感到两难。在疫情爆发之前,标准化考试成绩是除平均学分(GPA)、论文和班级排名之外达特茅斯学院最看重的。高分能增加校方对入学者达到这所常春藤盟校要求的信心。“这变成了一个道德问题,”他说,“我不想招收一个难以完成学业的学生。”

对于取消标准化考试成绩要求能否对名校招生产生巨大影响,一些业内资深人士表示怀疑。马萨诸塞州康科德市米德尔塞克斯中学(Middlesex School)升学辅导主任山姆·毕格罗(Sam Bigelow)表示,因为不用再担心标准化考试成绩会拖后腿,以往较少申报名校的那部分学生的申请数量可能增加。

“但我不认为入学门槛和公平性会因此发生根本改变,”他说,“最大的改变是申请人数激增,但总的来说,这只会导致更多学子被拒。”

毕格罗表示,如果申请者不提交标准化考试成绩,而申请的高校又从未录取过其高中母校的学生,那么这所高校可能会认为录取此人风险较高。他指出,普通高中的全A成绩并不等于有能力应付名校繁重的学业。

没有标准化考试成绩作参考并非招生官面临的唯一难题。去年春季学期,以往作为录取关键参考数据的平均学分绩点突然变得复杂起来。当时校内教学突然停课,许多高中对通过网课完成学业的高三学生采取的是及格/不及格评分制。不仅如此,全美各地的体育等课外活动被取消,导致不少学子失去了在入学申请中展现个人领导力的机会。

不过,标准化考试仍是今年高校招生最大的未知因素。由于担心考生聚集会引发公共健康问题,美国许多地方的SAT和ACT考试被取消。因为大批学生无法按计划参加考试,超过1,600所四年制大学停止要求申请者在本轮招生周期提交标准化考试成绩。过去10年来,将标准化考试成绩作为可选项的政策得到了一些名校的支持,而从去年3月以来,又有600多所大学蜂拥加入到这个行列。

包括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和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在内的许多名校已把将标准化考试成绩作为可选项的政策延长了至少一年。大学顾问和一些招生官表示,这一趋势将很难逆转。

随着越来越多的名校取消对标准化考试成绩的硬性要求,成千上万名学生加入到申请名校的行列。在这样一个什么都不确定的年代,一切似乎都有可能——所以管他呢,高中毕业班的学生会想,干嘛不试试申请哈佛?

来自密歇根州迪尔伯恩海茨(Dearborn Heights)的阿迈勒·赛义德(Amal Sayed)申请了今年秋冬季入学的21所大学,靠着一个帮助低收入家庭学生进名校的项目,她获得了学费减免。

赛义德学习成绩优异,被一个吸引了本市三所公立高中优秀学生参加的知名STEM项目录取。她说自己的平均学分绩点有4.2,在班级排名前2%。在两次考试被取消后,去年10月她总算有机会参加SAT考试,结果却令人失望。她说自己没能达到1400分的目标,而在她想要报名申请的斯坦福大学,这个分数还进不了一年级新生的前25%。

她改变了主意,只把SAT成绩提交给她认为能达到高分线的学校,其他申请里则没有填写。她最终申请的学校包括已经录取她的韦恩州立大学(Wayne State University)和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等本地高校,以及哈佛、耶鲁、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和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几家名校。

在无需提供标准化考试成绩的情况下,“申请那些名校要容易得多。”赛义德说,“我不觉得自己不行。为什么不试试呢?”

一流院校的招生官员一直宣称对申请者进行全面的评审,将学业素养放在学生成长的背景中考察。学生是靠勇于挑战最难的课程成才?还是靠低难度课程拿到全优成绩?那些平均学分达到3.9的申请者到底是在毫无干扰的环境中求学?还是得去快餐店兼职,照顾生病的父母,或在校队踢足球?这些都在考察之列。


谁更能配得上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名校名额:一个出身优越、表现优异的学生?还是一个家境贫苦、成绩尚可的孩子?

在今年申报佐治亚理工学院(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学生中,有37%没有填报标准化考试成绩。负责这所公立大学本科招生的里克·克拉克(Rick Clark)表示,大多数申请者高中三、四年级的高等微积分课程都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因此招生办公室并不只盯着学生的SAT数学成绩。SAT中的数学几乎不涉及前微积分的内容。

“我想会让人吃惊的是我们放弃这些分数的速度。”克拉克说。

在参加过SAT考试的佐治亚理工大学2019年秋季一年级新生中,四分之三以上学生的数学成绩在700分以上(满分800分)。

一些家庭担心,如果一名申请人提交了标准化考试分数,而另一名没有提交,学校是否真的会对两者一视同仁。去年夏秋季,全球各地的学生都在忙不迭地寻找仍开放的标准化考试考场,有些人甚至驱车数小时参加考试,希望高分加持能让自己脱颖而出。招生官员表示,在某些情况下,那些没有提交考分的申请者在多重标准衡量下的竞争力往往较低。

一些学校的前期录取数据也支持了这一理论。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在前期一轮招生中录取了15%的申请者。申请者中约有三分之二提交了标准化考试成绩,而被录取者中这一比例为四分之三。

今年,得益于虚拟宣讲会和线上校园参观,各大高校在扩大招生范围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以往招生官每年只会前往固定的几所高中,或是前往一些国家的首都城市举办招生会,但很少去乡村学校或是以前未曾招录过的高中。

“一旦可以通过Zoom招生,扩大生源的工作就变得容易多了。”纽约大学负责招生管理和学生成功事务的高级副校长 MJ·诺尔·芬恩 (MJ Knoll-Finn)说。今年,来自美国中西部地区以及埃及、肯尼亚和菲律宾等国的申请量猛增,非裔和拉丁裔的申请也是如此。她表示,疫情“推动了我们原本就该做的某些事加速发展”,并补充说,安全旅行一旦恢复,纽约大学将延续线下和线上招生并行的方式。

专业机构全美大学招生咨询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College Admission Counseling首席执行官安格尔·佩雷斯(Angel Pérez)表示,他对大学招生发生根本变革的前景“深感乐观”。目前已经有院校扩大了选择性参考标准化考试成绩的政策,并通过线上交流会接触到艾奥瓦州乡村地区的学生,他为此备受鼓舞。

本月早些时候,该协会宣布成立一个委员会,从招生、录取标准和财务援助等几方面出发,着重解决录取学生的种族多元化问题。

有迹象表明,今年实际上可能会对有着多元化背景的学生不利。根据美国国家大学成就网络National College achieving Network的数据,与去年相比,今年高中毕业生申请联邦财务资助的人数下降了9.1%,在那些学生家庭收入较低的高中以及少数族裔人口较多的学校,下降的幅度更大。

在顶级名校被激增的申请压得喘不过气的同时,地方高校及通常招收低收入家庭学生和家族第一代大学生的高校的新生申请数量却在下降。以加州州立大学多明格兹岗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Dominguez Hills)为例,今年该校的入学申请量下降了13%。在纽约州立大学所谓的附属“大学学院”,入学申请量下降了17%,这些学院通常位于小城市,且不开设博士课程。

美国900多所高校使用的标准入学申请应用程序Common App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1日,全美范围高校收到的申请增长了11% ,但申请人数只增加了2.4%,这意味着同一批学生递交了更多申请。大量申请都集中在名牌大学。

“出于紧张和焦虑,学生们发出了更多申请,他们想‘看看结果到底如何。’”康涅狄格州新迦南高中(New Canaan High School)的辅导老师辛西娅·里维拉(Cynthia Rivera)说。今年该校毕业生平均申请了10所高校,多于去年的8所。

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本科生招生办主任格雷格·罗伯茨(Greg Roberts)担心,报名申请量的激增可能会影响招生人员在审核过程中保持专注。今年该校的申请量增加近17%;43%的申请没有填报标准化考试成绩。

“令人担心的是,在六个月时间里每天阅读这么多申请会让招生人员疲惫不堪,最终的目标变成了一个数字,而不是一个人。”罗伯茨说,“在工作量如此大的情况下,招生人员能否保持原有的审阅方式,做出的决定是否最恰如其分,最深思熟虑?我不知道答案。”

威廉姆斯学院的招生人员分成每两人一组,每天尽量审核45到50份申请。

负责招生和财务援助的院长伊丽莎白·克莱顿(Elizabeth Creighton)会在漫长的审阅过程中做做波比跳:一个深蹲、一个俯卧撑,然后站直——每一个半小时一组。

“我一天下来大约要做50个波比跳,”她说“现在做起来轻松些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哈佛、耶鲁等名校取消了入学申请中对提交SAT和ACT成绩的硬性要求,引发了前所未有的申请浪潮,颠覆了高校传统的录取评审工作。


3月6日,学生在密歇根大学校园里扔球。

Melissa Korn / Douglas Belkin

OR--商业新媒体

常春藤盟校及其他众多名校宣布取消对2025届学生SAT和ACT标准化考试的考分要求,引发前所未有的大量入学申请如潮水一般涌来,而今年也可能成为二战结束以来美国高校招生评审最混乱的一年。

本月,摆在美国各大名校面前的问题是,申请量大增是否会永久改变高校选拔新生的方式,并最终影响到美国高校学生的构成。

对大学招生官及公立和私立高中辅导员的采访显示,他们在幕后付出了漫长而艰苦的努力,以最快的速度做出艰难的决定。各大高校一般在3月和4月初发出大部分录取通知书,但新生班的具体构成一般要到夏末秋初才能知晓。此外,上个学年推迟入学的学生是否决定在今年入学,也给整体招生情况增添了新的不确定性。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今年秋季的本科生班收到57,000多份入学申请,较上一学年跃升42%。由于入学申请激增,耶鲁大学(Yale)、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和斯坦福大学(Stanford)相继宣布将推迟公布新生录取决定。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收到的入学申请比之前创下的最高纪录还高出7%。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的申请数量突破了10万,比去年增长了17%。


大量研究表明,标准化考试成绩往往与家庭经济情况挂钩,随着大学对标准化考试成绩的关注度降低,这可能意味着将有更多来自资源贫乏高中的低收入家庭的孩子被录取。各高校也表示,没有了SAT或ACT成绩,他们会更加重视教师的推荐和学生的求知欲表现,并根据学生的成长环境做出判断。

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负责招生的副院长兼招生和财务援助办主任李·科芬(Lee Coffin)表示,在对申请者情况进行更全面评估方面, “我们需要做到言行一致”。在今年取消对标准化考试成绩的要求后,该院的入学申请量增加了33%。

科芬表示,他对是否将标准化考试成绩变为非强制性入学条件感到两难。在疫情爆发之前,标准化考试成绩是除平均学分(GPA)、论文和班级排名之外达特茅斯学院最看重的。高分能增加校方对入学者达到这所常春藤盟校要求的信心。“这变成了一个道德问题,”他说,“我不想招收一个难以完成学业的学生。”

对于取消标准化考试成绩要求能否对名校招生产生巨大影响,一些业内资深人士表示怀疑。马萨诸塞州康科德市米德尔塞克斯中学(Middlesex School)升学辅导主任山姆·毕格罗(Sam Bigelow)表示,因为不用再担心标准化考试成绩会拖后腿,以往较少申报名校的那部分学生的申请数量可能增加。

“但我不认为入学门槛和公平性会因此发生根本改变,”他说,“最大的改变是申请人数激增,但总的来说,这只会导致更多学子被拒。”

毕格罗表示,如果申请者不提交标准化考试成绩,而申请的高校又从未录取过其高中母校的学生,那么这所高校可能会认为录取此人风险较高。他指出,普通高中的全A成绩并不等于有能力应付名校繁重的学业。

没有标准化考试成绩作参考并非招生官面临的唯一难题。去年春季学期,以往作为录取关键参考数据的平均学分绩点突然变得复杂起来。当时校内教学突然停课,许多高中对通过网课完成学业的高三学生采取的是及格/不及格评分制。不仅如此,全美各地的体育等课外活动被取消,导致不少学子失去了在入学申请中展现个人领导力的机会。

不过,标准化考试仍是今年高校招生最大的未知因素。由于担心考生聚集会引发公共健康问题,美国许多地方的SAT和ACT考试被取消。因为大批学生无法按计划参加考试,超过1,600所四年制大学停止要求申请者在本轮招生周期提交标准化考试成绩。过去10年来,将标准化考试成绩作为可选项的政策得到了一些名校的支持,而从去年3月以来,又有600多所大学蜂拥加入到这个行列。

包括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和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在内的许多名校已把将标准化考试成绩作为可选项的政策延长了至少一年。大学顾问和一些招生官表示,这一趋势将很难逆转。

随着越来越多的名校取消对标准化考试成绩的硬性要求,成千上万名学生加入到申请名校的行列。在这样一个什么都不确定的年代,一切似乎都有可能——所以管他呢,高中毕业班的学生会想,干嘛不试试申请哈佛?

来自密歇根州迪尔伯恩海茨(Dearborn Heights)的阿迈勒·赛义德(Amal Sayed)申请了今年秋冬季入学的21所大学,靠着一个帮助低收入家庭学生进名校的项目,她获得了学费减免。

赛义德学习成绩优异,被一个吸引了本市三所公立高中优秀学生参加的知名STEM项目录取。她说自己的平均学分绩点有4.2,在班级排名前2%。在两次考试被取消后,去年10月她总算有机会参加SAT考试,结果却令人失望。她说自己没能达到1400分的目标,而在她想要报名申请的斯坦福大学,这个分数还进不了一年级新生的前25%。

她改变了主意,只把SAT成绩提交给她认为能达到高分线的学校,其他申请里则没有填写。她最终申请的学校包括已经录取她的韦恩州立大学(Wayne State University)和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等本地高校,以及哈佛、耶鲁、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和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几家名校。

在无需提供标准化考试成绩的情况下,“申请那些名校要容易得多。”赛义德说,“我不觉得自己不行。为什么不试试呢?”

一流院校的招生官员一直宣称对申请者进行全面的评审,将学业素养放在学生成长的背景中考察。学生是靠勇于挑战最难的课程成才?还是靠低难度课程拿到全优成绩?那些平均学分达到3.9的申请者到底是在毫无干扰的环境中求学?还是得去快餐店兼职,照顾生病的父母,或在校队踢足球?这些都在考察之列。


谁更能配得上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名校名额:一个出身优越、表现优异的学生?还是一个家境贫苦、成绩尚可的孩子?

在今年申报佐治亚理工学院(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学生中,有37%没有填报标准化考试成绩。负责这所公立大学本科招生的里克·克拉克(Rick Clark)表示,大多数申请者高中三、四年级的高等微积分课程都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因此招生办公室并不只盯着学生的SAT数学成绩。SAT中的数学几乎不涉及前微积分的内容。

“我想会让人吃惊的是我们放弃这些分数的速度。”克拉克说。

在参加过SAT考试的佐治亚理工大学2019年秋季一年级新生中,四分之三以上学生的数学成绩在700分以上(满分800分)。

一些家庭担心,如果一名申请人提交了标准化考试分数,而另一名没有提交,学校是否真的会对两者一视同仁。去年夏秋季,全球各地的学生都在忙不迭地寻找仍开放的标准化考试考场,有些人甚至驱车数小时参加考试,希望高分加持能让自己脱颖而出。招生官员表示,在某些情况下,那些没有提交考分的申请者在多重标准衡量下的竞争力往往较低。

一些学校的前期录取数据也支持了这一理论。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在前期一轮招生中录取了15%的申请者。申请者中约有三分之二提交了标准化考试成绩,而被录取者中这一比例为四分之三。

今年,得益于虚拟宣讲会和线上校园参观,各大高校在扩大招生范围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以往招生官每年只会前往固定的几所高中,或是前往一些国家的首都城市举办招生会,但很少去乡村学校或是以前未曾招录过的高中。

“一旦可以通过Zoom招生,扩大生源的工作就变得容易多了。”纽约大学负责招生管理和学生成功事务的高级副校长 MJ·诺尔·芬恩 (MJ Knoll-Finn)说。今年,来自美国中西部地区以及埃及、肯尼亚和菲律宾等国的申请量猛增,非裔和拉丁裔的申请也是如此。她表示,疫情“推动了我们原本就该做的某些事加速发展”,并补充说,安全旅行一旦恢复,纽约大学将延续线下和线上招生并行的方式。

专业机构全美大学招生咨询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College Admission Counseling首席执行官安格尔·佩雷斯(Angel Pérez)表示,他对大学招生发生根本变革的前景“深感乐观”。目前已经有院校扩大了选择性参考标准化考试成绩的政策,并通过线上交流会接触到艾奥瓦州乡村地区的学生,他为此备受鼓舞。

本月早些时候,该协会宣布成立一个委员会,从招生、录取标准和财务援助等几方面出发,着重解决录取学生的种族多元化问题。

有迹象表明,今年实际上可能会对有着多元化背景的学生不利。根据美国国家大学成就网络National College achieving Network的数据,与去年相比,今年高中毕业生申请联邦财务资助的人数下降了9.1%,在那些学生家庭收入较低的高中以及少数族裔人口较多的学校,下降的幅度更大。

在顶级名校被激增的申请压得喘不过气的同时,地方高校及通常招收低收入家庭学生和家族第一代大学生的高校的新生申请数量却在下降。以加州州立大学多明格兹岗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Dominguez Hills)为例,今年该校的入学申请量下降了13%。在纽约州立大学所谓的附属“大学学院”,入学申请量下降了17%,这些学院通常位于小城市,且不开设博士课程。

美国900多所高校使用的标准入学申请应用程序Common App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1日,全美范围高校收到的申请增长了11% ,但申请人数只增加了2.4%,这意味着同一批学生递交了更多申请。大量申请都集中在名牌大学。

“出于紧张和焦虑,学生们发出了更多申请,他们想‘看看结果到底如何。’”康涅狄格州新迦南高中(New Canaan High School)的辅导老师辛西娅·里维拉(Cynthia Rivera)说。今年该校毕业生平均申请了10所高校,多于去年的8所。

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本科生招生办主任格雷格·罗伯茨(Greg Roberts)担心,报名申请量的激增可能会影响招生人员在审核过程中保持专注。今年该校的申请量增加近17%;43%的申请没有填报标准化考试成绩。

“令人担心的是,在六个月时间里每天阅读这么多申请会让招生人员疲惫不堪,最终的目标变成了一个数字,而不是一个人。”罗伯茨说,“在工作量如此大的情况下,招生人员能否保持原有的审阅方式,做出的决定是否最恰如其分,最深思熟虑?我不知道答案。”

威廉姆斯学院的招生人员分成每两人一组,每天尽量审核45到50份申请。

负责招生和财务援助的院长伊丽莎白·克莱顿(Elizabeth Creighton)会在漫长的审阅过程中做做波比跳:一个深蹲、一个俯卧撑,然后站直——每一个半小时一组。

“我一天下来大约要做50个波比跳,”她说“现在做起来轻松些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美国名校取消标准化考试要求后申请人数激增,录取会更公平吗?

发布日期:2021-03-30 11:34
摘要:哈佛、耶鲁等名校取消了入学申请中对提交SAT和ACT成绩的硬性要求,引发了前所未有的申请浪潮,颠覆了高校传统的录取评审工作。


3月6日,学生在密歇根大学校园里扔球。

Melissa Korn / Douglas Belkin

OR--商业新媒体

常春藤盟校及其他众多名校宣布取消对2025届学生SAT和ACT标准化考试的考分要求,引发前所未有的大量入学申请如潮水一般涌来,而今年也可能成为二战结束以来美国高校招生评审最混乱的一年。

本月,摆在美国各大名校面前的问题是,申请量大增是否会永久改变高校选拔新生的方式,并最终影响到美国高校学生的构成。

对大学招生官及公立和私立高中辅导员的采访显示,他们在幕后付出了漫长而艰苦的努力,以最快的速度做出艰难的决定。各大高校一般在3月和4月初发出大部分录取通知书,但新生班的具体构成一般要到夏末秋初才能知晓。此外,上个学年推迟入学的学生是否决定在今年入学,也给整体招生情况增添了新的不确定性。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今年秋季的本科生班收到57,000多份入学申请,较上一学年跃升42%。由于入学申请激增,耶鲁大学(Yale)、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和斯坦福大学(Stanford)相继宣布将推迟公布新生录取决定。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收到的入学申请比之前创下的最高纪录还高出7%。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的申请数量突破了10万,比去年增长了17%。


大量研究表明,标准化考试成绩往往与家庭经济情况挂钩,随着大学对标准化考试成绩的关注度降低,这可能意味着将有更多来自资源贫乏高中的低收入家庭的孩子被录取。各高校也表示,没有了SAT或ACT成绩,他们会更加重视教师的推荐和学生的求知欲表现,并根据学生的成长环境做出判断。

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负责招生的副院长兼招生和财务援助办主任李·科芬(Lee Coffin)表示,在对申请者情况进行更全面评估方面, “我们需要做到言行一致”。在今年取消对标准化考试成绩的要求后,该院的入学申请量增加了33%。

科芬表示,他对是否将标准化考试成绩变为非强制性入学条件感到两难。在疫情爆发之前,标准化考试成绩是除平均学分(GPA)、论文和班级排名之外达特茅斯学院最看重的。高分能增加校方对入学者达到这所常春藤盟校要求的信心。“这变成了一个道德问题,”他说,“我不想招收一个难以完成学业的学生。”

对于取消标准化考试成绩要求能否对名校招生产生巨大影响,一些业内资深人士表示怀疑。马萨诸塞州康科德市米德尔塞克斯中学(Middlesex School)升学辅导主任山姆·毕格罗(Sam Bigelow)表示,因为不用再担心标准化考试成绩会拖后腿,以往较少申报名校的那部分学生的申请数量可能增加。

“但我不认为入学门槛和公平性会因此发生根本改变,”他说,“最大的改变是申请人数激增,但总的来说,这只会导致更多学子被拒。”

毕格罗表示,如果申请者不提交标准化考试成绩,而申请的高校又从未录取过其高中母校的学生,那么这所高校可能会认为录取此人风险较高。他指出,普通高中的全A成绩并不等于有能力应付名校繁重的学业。

没有标准化考试成绩作参考并非招生官面临的唯一难题。去年春季学期,以往作为录取关键参考数据的平均学分绩点突然变得复杂起来。当时校内教学突然停课,许多高中对通过网课完成学业的高三学生采取的是及格/不及格评分制。不仅如此,全美各地的体育等课外活动被取消,导致不少学子失去了在入学申请中展现个人领导力的机会。

不过,标准化考试仍是今年高校招生最大的未知因素。由于担心考生聚集会引发公共健康问题,美国许多地方的SAT和ACT考试被取消。因为大批学生无法按计划参加考试,超过1,600所四年制大学停止要求申请者在本轮招生周期提交标准化考试成绩。过去10年来,将标准化考试成绩作为可选项的政策得到了一些名校的支持,而从去年3月以来,又有600多所大学蜂拥加入到这个行列。

包括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和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在内的许多名校已把将标准化考试成绩作为可选项的政策延长了至少一年。大学顾问和一些招生官表示,这一趋势将很难逆转。

随着越来越多的名校取消对标准化考试成绩的硬性要求,成千上万名学生加入到申请名校的行列。在这样一个什么都不确定的年代,一切似乎都有可能——所以管他呢,高中毕业班的学生会想,干嘛不试试申请哈佛?

来自密歇根州迪尔伯恩海茨(Dearborn Heights)的阿迈勒·赛义德(Amal Sayed)申请了今年秋冬季入学的21所大学,靠着一个帮助低收入家庭学生进名校的项目,她获得了学费减免。

赛义德学习成绩优异,被一个吸引了本市三所公立高中优秀学生参加的知名STEM项目录取。她说自己的平均学分绩点有4.2,在班级排名前2%。在两次考试被取消后,去年10月她总算有机会参加SAT考试,结果却令人失望。她说自己没能达到1400分的目标,而在她想要报名申请的斯坦福大学,这个分数还进不了一年级新生的前25%。

她改变了主意,只把SAT成绩提交给她认为能达到高分线的学校,其他申请里则没有填写。她最终申请的学校包括已经录取她的韦恩州立大学(Wayne State University)和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等本地高校,以及哈佛、耶鲁、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和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几家名校。

在无需提供标准化考试成绩的情况下,“申请那些名校要容易得多。”赛义德说,“我不觉得自己不行。为什么不试试呢?”

一流院校的招生官员一直宣称对申请者进行全面的评审,将学业素养放在学生成长的背景中考察。学生是靠勇于挑战最难的课程成才?还是靠低难度课程拿到全优成绩?那些平均学分达到3.9的申请者到底是在毫无干扰的环境中求学?还是得去快餐店兼职,照顾生病的父母,或在校队踢足球?这些都在考察之列。


谁更能配得上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名校名额:一个出身优越、表现优异的学生?还是一个家境贫苦、成绩尚可的孩子?

在今年申报佐治亚理工学院(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学生中,有37%没有填报标准化考试成绩。负责这所公立大学本科招生的里克·克拉克(Rick Clark)表示,大多数申请者高中三、四年级的高等微积分课程都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因此招生办公室并不只盯着学生的SAT数学成绩。SAT中的数学几乎不涉及前微积分的内容。

“我想会让人吃惊的是我们放弃这些分数的速度。”克拉克说。

在参加过SAT考试的佐治亚理工大学2019年秋季一年级新生中,四分之三以上学生的数学成绩在700分以上(满分800分)。

一些家庭担心,如果一名申请人提交了标准化考试分数,而另一名没有提交,学校是否真的会对两者一视同仁。去年夏秋季,全球各地的学生都在忙不迭地寻找仍开放的标准化考试考场,有些人甚至驱车数小时参加考试,希望高分加持能让自己脱颖而出。招生官员表示,在某些情况下,那些没有提交考分的申请者在多重标准衡量下的竞争力往往较低。

一些学校的前期录取数据也支持了这一理论。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在前期一轮招生中录取了15%的申请者。申请者中约有三分之二提交了标准化考试成绩,而被录取者中这一比例为四分之三。

今年,得益于虚拟宣讲会和线上校园参观,各大高校在扩大招生范围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以往招生官每年只会前往固定的几所高中,或是前往一些国家的首都城市举办招生会,但很少去乡村学校或是以前未曾招录过的高中。

“一旦可以通过Zoom招生,扩大生源的工作就变得容易多了。”纽约大学负责招生管理和学生成功事务的高级副校长 MJ·诺尔·芬恩 (MJ Knoll-Finn)说。今年,来自美国中西部地区以及埃及、肯尼亚和菲律宾等国的申请量猛增,非裔和拉丁裔的申请也是如此。她表示,疫情“推动了我们原本就该做的某些事加速发展”,并补充说,安全旅行一旦恢复,纽约大学将延续线下和线上招生并行的方式。

专业机构全美大学招生咨询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College Admission Counseling首席执行官安格尔·佩雷斯(Angel Pérez)表示,他对大学招生发生根本变革的前景“深感乐观”。目前已经有院校扩大了选择性参考标准化考试成绩的政策,并通过线上交流会接触到艾奥瓦州乡村地区的学生,他为此备受鼓舞。

本月早些时候,该协会宣布成立一个委员会,从招生、录取标准和财务援助等几方面出发,着重解决录取学生的种族多元化问题。

有迹象表明,今年实际上可能会对有着多元化背景的学生不利。根据美国国家大学成就网络National College achieving Network的数据,与去年相比,今年高中毕业生申请联邦财务资助的人数下降了9.1%,在那些学生家庭收入较低的高中以及少数族裔人口较多的学校,下降的幅度更大。

在顶级名校被激增的申请压得喘不过气的同时,地方高校及通常招收低收入家庭学生和家族第一代大学生的高校的新生申请数量却在下降。以加州州立大学多明格兹岗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Dominguez Hills)为例,今年该校的入学申请量下降了13%。在纽约州立大学所谓的附属“大学学院”,入学申请量下降了17%,这些学院通常位于小城市,且不开设博士课程。

美国900多所高校使用的标准入学申请应用程序Common App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1日,全美范围高校收到的申请增长了11% ,但申请人数只增加了2.4%,这意味着同一批学生递交了更多申请。大量申请都集中在名牌大学。

“出于紧张和焦虑,学生们发出了更多申请,他们想‘看看结果到底如何。’”康涅狄格州新迦南高中(New Canaan High School)的辅导老师辛西娅·里维拉(Cynthia Rivera)说。今年该校毕业生平均申请了10所高校,多于去年的8所。

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本科生招生办主任格雷格·罗伯茨(Greg Roberts)担心,报名申请量的激增可能会影响招生人员在审核过程中保持专注。今年该校的申请量增加近17%;43%的申请没有填报标准化考试成绩。

“令人担心的是,在六个月时间里每天阅读这么多申请会让招生人员疲惫不堪,最终的目标变成了一个数字,而不是一个人。”罗伯茨说,“在工作量如此大的情况下,招生人员能否保持原有的审阅方式,做出的决定是否最恰如其分,最深思熟虑?我不知道答案。”

威廉姆斯学院的招生人员分成每两人一组,每天尽量审核45到50份申请。

负责招生和财务援助的院长伊丽莎白·克莱顿(Elizabeth Creighton)会在漫长的审阅过程中做做波比跳:一个深蹲、一个俯卧撑,然后站直——每一个半小时一组。

“我一天下来大约要做50个波比跳,”她说“现在做起来轻松些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哈佛、耶鲁等名校取消了入学申请中对提交SAT和ACT成绩的硬性要求,引发了前所未有的申请浪潮,颠覆了高校传统的录取评审工作。


3月6日,学生在密歇根大学校园里扔球。

Melissa Korn / Douglas Belkin

OR--商业新媒体

常春藤盟校及其他众多名校宣布取消对2025届学生SAT和ACT标准化考试的考分要求,引发前所未有的大量入学申请如潮水一般涌来,而今年也可能成为二战结束以来美国高校招生评审最混乱的一年。

本月,摆在美国各大名校面前的问题是,申请量大增是否会永久改变高校选拔新生的方式,并最终影响到美国高校学生的构成。

对大学招生官及公立和私立高中辅导员的采访显示,他们在幕后付出了漫长而艰苦的努力,以最快的速度做出艰难的决定。各大高校一般在3月和4月初发出大部分录取通知书,但新生班的具体构成一般要到夏末秋初才能知晓。此外,上个学年推迟入学的学生是否决定在今年入学,也给整体招生情况增添了新的不确定性。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今年秋季的本科生班收到57,000多份入学申请,较上一学年跃升42%。由于入学申请激增,耶鲁大学(Yale)、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和斯坦福大学(Stanford)相继宣布将推迟公布新生录取决定。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收到的入学申请比之前创下的最高纪录还高出7%。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的申请数量突破了10万,比去年增长了17%。


大量研究表明,标准化考试成绩往往与家庭经济情况挂钩,随着大学对标准化考试成绩的关注度降低,这可能意味着将有更多来自资源贫乏高中的低收入家庭的孩子被录取。各高校也表示,没有了SAT或ACT成绩,他们会更加重视教师的推荐和学生的求知欲表现,并根据学生的成长环境做出判断。

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负责招生的副院长兼招生和财务援助办主任李·科芬(Lee Coffin)表示,在对申请者情况进行更全面评估方面, “我们需要做到言行一致”。在今年取消对标准化考试成绩的要求后,该院的入学申请量增加了33%。

科芬表示,他对是否将标准化考试成绩变为非强制性入学条件感到两难。在疫情爆发之前,标准化考试成绩是除平均学分(GPA)、论文和班级排名之外达特茅斯学院最看重的。高分能增加校方对入学者达到这所常春藤盟校要求的信心。“这变成了一个道德问题,”他说,“我不想招收一个难以完成学业的学生。”

对于取消标准化考试成绩要求能否对名校招生产生巨大影响,一些业内资深人士表示怀疑。马萨诸塞州康科德市米德尔塞克斯中学(Middlesex School)升学辅导主任山姆·毕格罗(Sam Bigelow)表示,因为不用再担心标准化考试成绩会拖后腿,以往较少申报名校的那部分学生的申请数量可能增加。

“但我不认为入学门槛和公平性会因此发生根本改变,”他说,“最大的改变是申请人数激增,但总的来说,这只会导致更多学子被拒。”

毕格罗表示,如果申请者不提交标准化考试成绩,而申请的高校又从未录取过其高中母校的学生,那么这所高校可能会认为录取此人风险较高。他指出,普通高中的全A成绩并不等于有能力应付名校繁重的学业。

没有标准化考试成绩作参考并非招生官面临的唯一难题。去年春季学期,以往作为录取关键参考数据的平均学分绩点突然变得复杂起来。当时校内教学突然停课,许多高中对通过网课完成学业的高三学生采取的是及格/不及格评分制。不仅如此,全美各地的体育等课外活动被取消,导致不少学子失去了在入学申请中展现个人领导力的机会。

不过,标准化考试仍是今年高校招生最大的未知因素。由于担心考生聚集会引发公共健康问题,美国许多地方的SAT和ACT考试被取消。因为大批学生无法按计划参加考试,超过1,600所四年制大学停止要求申请者在本轮招生周期提交标准化考试成绩。过去10年来,将标准化考试成绩作为可选项的政策得到了一些名校的支持,而从去年3月以来,又有600多所大学蜂拥加入到这个行列。

包括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和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在内的许多名校已把将标准化考试成绩作为可选项的政策延长了至少一年。大学顾问和一些招生官表示,这一趋势将很难逆转。

随着越来越多的名校取消对标准化考试成绩的硬性要求,成千上万名学生加入到申请名校的行列。在这样一个什么都不确定的年代,一切似乎都有可能——所以管他呢,高中毕业班的学生会想,干嘛不试试申请哈佛?

来自密歇根州迪尔伯恩海茨(Dearborn Heights)的阿迈勒·赛义德(Amal Sayed)申请了今年秋冬季入学的21所大学,靠着一个帮助低收入家庭学生进名校的项目,她获得了学费减免。

赛义德学习成绩优异,被一个吸引了本市三所公立高中优秀学生参加的知名STEM项目录取。她说自己的平均学分绩点有4.2,在班级排名前2%。在两次考试被取消后,去年10月她总算有机会参加SAT考试,结果却令人失望。她说自己没能达到1400分的目标,而在她想要报名申请的斯坦福大学,这个分数还进不了一年级新生的前25%。

她改变了主意,只把SAT成绩提交给她认为能达到高分线的学校,其他申请里则没有填写。她最终申请的学校包括已经录取她的韦恩州立大学(Wayne State University)和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等本地高校,以及哈佛、耶鲁、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和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几家名校。

在无需提供标准化考试成绩的情况下,“申请那些名校要容易得多。”赛义德说,“我不觉得自己不行。为什么不试试呢?”

一流院校的招生官员一直宣称对申请者进行全面的评审,将学业素养放在学生成长的背景中考察。学生是靠勇于挑战最难的课程成才?还是靠低难度课程拿到全优成绩?那些平均学分达到3.9的申请者到底是在毫无干扰的环境中求学?还是得去快餐店兼职,照顾生病的父母,或在校队踢足球?这些都在考察之列。


谁更能配得上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名校名额:一个出身优越、表现优异的学生?还是一个家境贫苦、成绩尚可的孩子?

在今年申报佐治亚理工学院(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学生中,有37%没有填报标准化考试成绩。负责这所公立大学本科招生的里克·克拉克(Rick Clark)表示,大多数申请者高中三、四年级的高等微积分课程都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因此招生办公室并不只盯着学生的SAT数学成绩。SAT中的数学几乎不涉及前微积分的内容。

“我想会让人吃惊的是我们放弃这些分数的速度。”克拉克说。

在参加过SAT考试的佐治亚理工大学2019年秋季一年级新生中,四分之三以上学生的数学成绩在700分以上(满分800分)。

一些家庭担心,如果一名申请人提交了标准化考试分数,而另一名没有提交,学校是否真的会对两者一视同仁。去年夏秋季,全球各地的学生都在忙不迭地寻找仍开放的标准化考试考场,有些人甚至驱车数小时参加考试,希望高分加持能让自己脱颖而出。招生官员表示,在某些情况下,那些没有提交考分的申请者在多重标准衡量下的竞争力往往较低。

一些学校的前期录取数据也支持了这一理论。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在前期一轮招生中录取了15%的申请者。申请者中约有三分之二提交了标准化考试成绩,而被录取者中这一比例为四分之三。

今年,得益于虚拟宣讲会和线上校园参观,各大高校在扩大招生范围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以往招生官每年只会前往固定的几所高中,或是前往一些国家的首都城市举办招生会,但很少去乡村学校或是以前未曾招录过的高中。

“一旦可以通过Zoom招生,扩大生源的工作就变得容易多了。”纽约大学负责招生管理和学生成功事务的高级副校长 MJ·诺尔·芬恩 (MJ Knoll-Finn)说。今年,来自美国中西部地区以及埃及、肯尼亚和菲律宾等国的申请量猛增,非裔和拉丁裔的申请也是如此。她表示,疫情“推动了我们原本就该做的某些事加速发展”,并补充说,安全旅行一旦恢复,纽约大学将延续线下和线上招生并行的方式。

专业机构全美大学招生咨询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College Admission Counseling首席执行官安格尔·佩雷斯(Angel Pérez)表示,他对大学招生发生根本变革的前景“深感乐观”。目前已经有院校扩大了选择性参考标准化考试成绩的政策,并通过线上交流会接触到艾奥瓦州乡村地区的学生,他为此备受鼓舞。

本月早些时候,该协会宣布成立一个委员会,从招生、录取标准和财务援助等几方面出发,着重解决录取学生的种族多元化问题。

有迹象表明,今年实际上可能会对有着多元化背景的学生不利。根据美国国家大学成就网络National College achieving Network的数据,与去年相比,今年高中毕业生申请联邦财务资助的人数下降了9.1%,在那些学生家庭收入较低的高中以及少数族裔人口较多的学校,下降的幅度更大。

在顶级名校被激增的申请压得喘不过气的同时,地方高校及通常招收低收入家庭学生和家族第一代大学生的高校的新生申请数量却在下降。以加州州立大学多明格兹岗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Dominguez Hills)为例,今年该校的入学申请量下降了13%。在纽约州立大学所谓的附属“大学学院”,入学申请量下降了17%,这些学院通常位于小城市,且不开设博士课程。

美国900多所高校使用的标准入学申请应用程序Common App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1日,全美范围高校收到的申请增长了11% ,但申请人数只增加了2.4%,这意味着同一批学生递交了更多申请。大量申请都集中在名牌大学。

“出于紧张和焦虑,学生们发出了更多申请,他们想‘看看结果到底如何。’”康涅狄格州新迦南高中(New Canaan High School)的辅导老师辛西娅·里维拉(Cynthia Rivera)说。今年该校毕业生平均申请了10所高校,多于去年的8所。

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本科生招生办主任格雷格·罗伯茨(Greg Roberts)担心,报名申请量的激增可能会影响招生人员在审核过程中保持专注。今年该校的申请量增加近17%;43%的申请没有填报标准化考试成绩。

“令人担心的是,在六个月时间里每天阅读这么多申请会让招生人员疲惫不堪,最终的目标变成了一个数字,而不是一个人。”罗伯茨说,“在工作量如此大的情况下,招生人员能否保持原有的审阅方式,做出的决定是否最恰如其分,最深思熟虑?我不知道答案。”

威廉姆斯学院的招生人员分成每两人一组,每天尽量审核45到50份申请。

负责招生和财务援助的院长伊丽莎白·克莱顿(Elizabeth Creighton)会在漫长的审阅过程中做做波比跳:一个深蹲、一个俯卧撑,然后站直——每一个半小时一组。

“我一天下来大约要做50个波比跳,”她说“现在做起来轻松些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