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不断上涨的原材料价格和无休止的供应链限制促使许多中国出口商上调了出口商品的价格,引发了全球通胀压力可能升温的担忧。



Stella Yifan Xie

OR--商业新媒体

不断上涨的原材料价格和无休止的供应链限制促使许多中国出口商上调了出口商品的价格,引发了全球通胀压力可能升温的担忧。

这种担忧最近几天有所加剧。除了新冠疫情和计算机芯片等商品需求强于预期等因素外,近日一艘集装箱货轮搁浅阻塞苏伊士运河的事件也给全球供应线路带来更大的压力。

位于中国南方城市佛山的户外家具制造商Resysta AV的董事德容(Rene de Jong)说,他准备在今年夏天将新订单价格上调约7%。

这主要是因为,最近几个月来,该公司的中国和印尼工厂用于生产垫子、泡沫和框架的化学品和金属价格上涨得很快。此外,去年6月以来,海运费用也上涨了约90%,不过这部分运费往往是由客户支付的。

他说:“我在中国生活了近25年,从没见过这种事。我从没见过钢铁和铝价一路飙升时,运输成本像现在这样高。”他还表示,公司的利润率面临压力。

提高价格的中国出口商还包括服装企业和一个玩具批发商,后者告诉记者,他的公司从3月初开始就把新订单价格全面上调了10%-15%。

单是中国工厂涨价并不一定能推高美国和其他地区的通胀率。倘若西方零售商选择自己承担额外的成本,而不是转嫁给消费者,那么大部分涨价影响都可以吸收掉,但这么做会挤压零售商的利润。

另外,美国官方通胀率计算的项目也远不止从海外进口的消费品。在疫情爆发前,美国60%以上的消费是发生在外出就餐或旅游等项目,而不是购买消费品。

但话说回来,在木材、钢铁和棉花等商品统统涨价的当下,中国工厂还是给全球价格上涨火上浇油了。一些经济学家和投资者担心,全球释放的数万亿美元刺激资金最终将导致通胀超出决策者的预期,特别是最近的全球供应链瓶颈持续下去的话。不过,对于通胀问题会严重到何种程度,争论仍十分激烈。

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首席国际贸易分析师马罗(Nick Marro)说:“(通胀上升的)风险肯定存在。这不仅仅是出口商的处境,也涉及到方方面面,既包括全球航运面临的瓶颈,也包括刺激计划释放的需求可能超出供应。”可即便如此,“现在就认定将来会出现通胀失控,仍有些为时过早”。

显而易见的是,为全球其他地区生产商品的中国制造商发现控制成本越来越难了,尤其是在去年疫情和抗疫封锁损害了利润之后。过去中国工厂拥有廉价劳动力,是国际市场上牛仔裤、沙发等许多商品价格被压低背后的一个常见原因,但随着工厂自身的成本攀升,这种情况已发生变化。

海运费用是成本的一个方面,最近几个月,受港口瓶颈和集装箱短缺影响,运费出现飙升。在某些情况下,客户会要求中国供应商分担这部分成本。在另一些案例中,中国工厂则不得不支付更多费用来运送进口原材料,比如木材。

与此同时,许多大宗商品价格维持在高位或持续攀升,一些企业选择将这些成本转嫁给客户。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过去一年,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商品价格累计上涨了1.2%,创2012年以来最大涨幅,其中大部分出现在截至2月份的三个月中。

一个有利于美国消费者的因素是,美元汇率依然比许多经济学家的预期更为坚挺,在购买进口商品时,美国消费者的购买力也因此更强。许多美国家庭在新冠疫情期间增加了储蓄,即使进口商品价格略有上涨,支付起来也不吃力。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邢自强(Robin Xing)说,价格上涨主要受需求增加带动。他表示,在这种情况下,制造商会想办法转嫁成本。这不会破坏全球经济复苏。”

与此同时,一些中国制造商表示,由于担心失去市场份额,他们不太愿意涨价,他们也预计原材料成本会降温。

但目前几乎没有迹象表明,推动中国成本上升的因素会很快得到缓解。

位于江西省的吉安市华尔鑫鞋业有限公司(Ji'an Huaerxin Shoes Co.)的经理倪方表示,2月份中国春节假期过后,该公司开始收到供应商的涨价通知,对生产工装靴和包装所需要的原材料涨价10%-30%,其中包括聚氨酯、钢和纸等。华尔鑫鞋业是工装靴生产商,产品主要销往欧洲和东南亚。

华尔鑫鞋业在2月末对原材料涨价做出反应,将大部分产品价格提高了5%左右。

倪方说,这一轮原材料成本飙升把公司逼到几乎无法承受的地步。她指出,由于担心涨价会导致太多客户流失,公司自己仍要承担成本上涨的一部分。

其他一些因素也可能导致了中国生产成本的上升。中国有关部门正试图限制化石燃料的使用,帮助实现减排目标,这可能使钢铁和其他行业更难增加产量。尽管随着经济复苏,预计今年钢铁需求将增加,但中国官员1月份重申了确保2021年粗钢产量同比下降的目标。

一些工厂老板和经济学家表示,他们还怀疑有部分买家在囤积商品,加剧了价格压力。

江苏省一家国有纺织公司的贸易人员Chen Yang称,一些上游供应商春节前开始囤积棉花,而且告诉Chen,他们预计美国最新的1.9万亿美元刺激法案将全面推升大宗商品价格。Chen说,3月初棉花价格跳涨至每吨2,600美元左右,相比之下,2月中旬为每吨1,990美元左右。

考虑到这种情况,他所在的纺织公司不得不相应提高产品价格,因为原材料占到总成本的70%-80%左右。

Chen表示,他几乎每天都会接到客户的询价电话,但真正下订单的很少。Chen说,这些客户都想等价格降温,但他们迟早要下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出口商迫于成本压力涨价

发布日期:2021-03-30 11:05
摘要:不断上涨的原材料价格和无休止的供应链限制促使许多中国出口商上调了出口商品的价格,引发了全球通胀压力可能升温的担忧。



Stella Yifan Xie

OR--商业新媒体

不断上涨的原材料价格和无休止的供应链限制促使许多中国出口商上调了出口商品的价格,引发了全球通胀压力可能升温的担忧。

这种担忧最近几天有所加剧。除了新冠疫情和计算机芯片等商品需求强于预期等因素外,近日一艘集装箱货轮搁浅阻塞苏伊士运河的事件也给全球供应线路带来更大的压力。

位于中国南方城市佛山的户外家具制造商Resysta AV的董事德容(Rene de Jong)说,他准备在今年夏天将新订单价格上调约7%。

这主要是因为,最近几个月来,该公司的中国和印尼工厂用于生产垫子、泡沫和框架的化学品和金属价格上涨得很快。此外,去年6月以来,海运费用也上涨了约90%,不过这部分运费往往是由客户支付的。

他说:“我在中国生活了近25年,从没见过这种事。我从没见过钢铁和铝价一路飙升时,运输成本像现在这样高。”他还表示,公司的利润率面临压力。

提高价格的中国出口商还包括服装企业和一个玩具批发商,后者告诉记者,他的公司从3月初开始就把新订单价格全面上调了10%-15%。

单是中国工厂涨价并不一定能推高美国和其他地区的通胀率。倘若西方零售商选择自己承担额外的成本,而不是转嫁给消费者,那么大部分涨价影响都可以吸收掉,但这么做会挤压零售商的利润。

另外,美国官方通胀率计算的项目也远不止从海外进口的消费品。在疫情爆发前,美国60%以上的消费是发生在外出就餐或旅游等项目,而不是购买消费品。

但话说回来,在木材、钢铁和棉花等商品统统涨价的当下,中国工厂还是给全球价格上涨火上浇油了。一些经济学家和投资者担心,全球释放的数万亿美元刺激资金最终将导致通胀超出决策者的预期,特别是最近的全球供应链瓶颈持续下去的话。不过,对于通胀问题会严重到何种程度,争论仍十分激烈。

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首席国际贸易分析师马罗(Nick Marro)说:“(通胀上升的)风险肯定存在。这不仅仅是出口商的处境,也涉及到方方面面,既包括全球航运面临的瓶颈,也包括刺激计划释放的需求可能超出供应。”可即便如此,“现在就认定将来会出现通胀失控,仍有些为时过早”。

显而易见的是,为全球其他地区生产商品的中国制造商发现控制成本越来越难了,尤其是在去年疫情和抗疫封锁损害了利润之后。过去中国工厂拥有廉价劳动力,是国际市场上牛仔裤、沙发等许多商品价格被压低背后的一个常见原因,但随着工厂自身的成本攀升,这种情况已发生变化。

海运费用是成本的一个方面,最近几个月,受港口瓶颈和集装箱短缺影响,运费出现飙升。在某些情况下,客户会要求中国供应商分担这部分成本。在另一些案例中,中国工厂则不得不支付更多费用来运送进口原材料,比如木材。

与此同时,许多大宗商品价格维持在高位或持续攀升,一些企业选择将这些成本转嫁给客户。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过去一年,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商品价格累计上涨了1.2%,创2012年以来最大涨幅,其中大部分出现在截至2月份的三个月中。

一个有利于美国消费者的因素是,美元汇率依然比许多经济学家的预期更为坚挺,在购买进口商品时,美国消费者的购买力也因此更强。许多美国家庭在新冠疫情期间增加了储蓄,即使进口商品价格略有上涨,支付起来也不吃力。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邢自强(Robin Xing)说,价格上涨主要受需求增加带动。他表示,在这种情况下,制造商会想办法转嫁成本。这不会破坏全球经济复苏。”

与此同时,一些中国制造商表示,由于担心失去市场份额,他们不太愿意涨价,他们也预计原材料成本会降温。

但目前几乎没有迹象表明,推动中国成本上升的因素会很快得到缓解。

位于江西省的吉安市华尔鑫鞋业有限公司(Ji'an Huaerxin Shoes Co.)的经理倪方表示,2月份中国春节假期过后,该公司开始收到供应商的涨价通知,对生产工装靴和包装所需要的原材料涨价10%-30%,其中包括聚氨酯、钢和纸等。华尔鑫鞋业是工装靴生产商,产品主要销往欧洲和东南亚。

华尔鑫鞋业在2月末对原材料涨价做出反应,将大部分产品价格提高了5%左右。

倪方说,这一轮原材料成本飙升把公司逼到几乎无法承受的地步。她指出,由于担心涨价会导致太多客户流失,公司自己仍要承担成本上涨的一部分。

其他一些因素也可能导致了中国生产成本的上升。中国有关部门正试图限制化石燃料的使用,帮助实现减排目标,这可能使钢铁和其他行业更难增加产量。尽管随着经济复苏,预计今年钢铁需求将增加,但中国官员1月份重申了确保2021年粗钢产量同比下降的目标。

一些工厂老板和经济学家表示,他们还怀疑有部分买家在囤积商品,加剧了价格压力。

江苏省一家国有纺织公司的贸易人员Chen Yang称,一些上游供应商春节前开始囤积棉花,而且告诉Chen,他们预计美国最新的1.9万亿美元刺激法案将全面推升大宗商品价格。Chen说,3月初棉花价格跳涨至每吨2,600美元左右,相比之下,2月中旬为每吨1,990美元左右。

考虑到这种情况,他所在的纺织公司不得不相应提高产品价格,因为原材料占到总成本的70%-80%左右。

Chen表示,他几乎每天都会接到客户的询价电话,但真正下订单的很少。Chen说,这些客户都想等价格降温,但他们迟早要下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不断上涨的原材料价格和无休止的供应链限制促使许多中国出口商上调了出口商品的价格,引发了全球通胀压力可能升温的担忧。



Stella Yifan Xie

OR--商业新媒体

不断上涨的原材料价格和无休止的供应链限制促使许多中国出口商上调了出口商品的价格,引发了全球通胀压力可能升温的担忧。

这种担忧最近几天有所加剧。除了新冠疫情和计算机芯片等商品需求强于预期等因素外,近日一艘集装箱货轮搁浅阻塞苏伊士运河的事件也给全球供应线路带来更大的压力。

位于中国南方城市佛山的户外家具制造商Resysta AV的董事德容(Rene de Jong)说,他准备在今年夏天将新订单价格上调约7%。

这主要是因为,最近几个月来,该公司的中国和印尼工厂用于生产垫子、泡沫和框架的化学品和金属价格上涨得很快。此外,去年6月以来,海运费用也上涨了约90%,不过这部分运费往往是由客户支付的。

他说:“我在中国生活了近25年,从没见过这种事。我从没见过钢铁和铝价一路飙升时,运输成本像现在这样高。”他还表示,公司的利润率面临压力。

提高价格的中国出口商还包括服装企业和一个玩具批发商,后者告诉记者,他的公司从3月初开始就把新订单价格全面上调了10%-15%。

单是中国工厂涨价并不一定能推高美国和其他地区的通胀率。倘若西方零售商选择自己承担额外的成本,而不是转嫁给消费者,那么大部分涨价影响都可以吸收掉,但这么做会挤压零售商的利润。

另外,美国官方通胀率计算的项目也远不止从海外进口的消费品。在疫情爆发前,美国60%以上的消费是发生在外出就餐或旅游等项目,而不是购买消费品。

但话说回来,在木材、钢铁和棉花等商品统统涨价的当下,中国工厂还是给全球价格上涨火上浇油了。一些经济学家和投资者担心,全球释放的数万亿美元刺激资金最终将导致通胀超出决策者的预期,特别是最近的全球供应链瓶颈持续下去的话。不过,对于通胀问题会严重到何种程度,争论仍十分激烈。

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首席国际贸易分析师马罗(Nick Marro)说:“(通胀上升的)风险肯定存在。这不仅仅是出口商的处境,也涉及到方方面面,既包括全球航运面临的瓶颈,也包括刺激计划释放的需求可能超出供应。”可即便如此,“现在就认定将来会出现通胀失控,仍有些为时过早”。

显而易见的是,为全球其他地区生产商品的中国制造商发现控制成本越来越难了,尤其是在去年疫情和抗疫封锁损害了利润之后。过去中国工厂拥有廉价劳动力,是国际市场上牛仔裤、沙发等许多商品价格被压低背后的一个常见原因,但随着工厂自身的成本攀升,这种情况已发生变化。

海运费用是成本的一个方面,最近几个月,受港口瓶颈和集装箱短缺影响,运费出现飙升。在某些情况下,客户会要求中国供应商分担这部分成本。在另一些案例中,中国工厂则不得不支付更多费用来运送进口原材料,比如木材。

与此同时,许多大宗商品价格维持在高位或持续攀升,一些企业选择将这些成本转嫁给客户。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过去一年,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商品价格累计上涨了1.2%,创2012年以来最大涨幅,其中大部分出现在截至2月份的三个月中。

一个有利于美国消费者的因素是,美元汇率依然比许多经济学家的预期更为坚挺,在购买进口商品时,美国消费者的购买力也因此更强。许多美国家庭在新冠疫情期间增加了储蓄,即使进口商品价格略有上涨,支付起来也不吃力。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邢自强(Robin Xing)说,价格上涨主要受需求增加带动。他表示,在这种情况下,制造商会想办法转嫁成本。这不会破坏全球经济复苏。”

与此同时,一些中国制造商表示,由于担心失去市场份额,他们不太愿意涨价,他们也预计原材料成本会降温。

但目前几乎没有迹象表明,推动中国成本上升的因素会很快得到缓解。

位于江西省的吉安市华尔鑫鞋业有限公司(Ji'an Huaerxin Shoes Co.)的经理倪方表示,2月份中国春节假期过后,该公司开始收到供应商的涨价通知,对生产工装靴和包装所需要的原材料涨价10%-30%,其中包括聚氨酯、钢和纸等。华尔鑫鞋业是工装靴生产商,产品主要销往欧洲和东南亚。

华尔鑫鞋业在2月末对原材料涨价做出反应,将大部分产品价格提高了5%左右。

倪方说,这一轮原材料成本飙升把公司逼到几乎无法承受的地步。她指出,由于担心涨价会导致太多客户流失,公司自己仍要承担成本上涨的一部分。

其他一些因素也可能导致了中国生产成本的上升。中国有关部门正试图限制化石燃料的使用,帮助实现减排目标,这可能使钢铁和其他行业更难增加产量。尽管随着经济复苏,预计今年钢铁需求将增加,但中国官员1月份重申了确保2021年粗钢产量同比下降的目标。

一些工厂老板和经济学家表示,他们还怀疑有部分买家在囤积商品,加剧了价格压力。

江苏省一家国有纺织公司的贸易人员Chen Yang称,一些上游供应商春节前开始囤积棉花,而且告诉Chen,他们预计美国最新的1.9万亿美元刺激法案将全面推升大宗商品价格。Chen说,3月初棉花价格跳涨至每吨2,600美元左右,相比之下,2月中旬为每吨1,990美元左右。

考虑到这种情况,他所在的纺织公司不得不相应提高产品价格,因为原材料占到总成本的70%-80%左右。

Chen表示,他几乎每天都会接到客户的询价电话,但真正下订单的很少。Chen说,这些客户都想等价格降温,但他们迟早要下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出口商迫于成本压力涨价

发布日期:2021-03-30 11:05
摘要:不断上涨的原材料价格和无休止的供应链限制促使许多中国出口商上调了出口商品的价格,引发了全球通胀压力可能升温的担忧。



Stella Yifan Xie

OR--商业新媒体

不断上涨的原材料价格和无休止的供应链限制促使许多中国出口商上调了出口商品的价格,引发了全球通胀压力可能升温的担忧。

这种担忧最近几天有所加剧。除了新冠疫情和计算机芯片等商品需求强于预期等因素外,近日一艘集装箱货轮搁浅阻塞苏伊士运河的事件也给全球供应线路带来更大的压力。

位于中国南方城市佛山的户外家具制造商Resysta AV的董事德容(Rene de Jong)说,他准备在今年夏天将新订单价格上调约7%。

这主要是因为,最近几个月来,该公司的中国和印尼工厂用于生产垫子、泡沫和框架的化学品和金属价格上涨得很快。此外,去年6月以来,海运费用也上涨了约90%,不过这部分运费往往是由客户支付的。

他说:“我在中国生活了近25年,从没见过这种事。我从没见过钢铁和铝价一路飙升时,运输成本像现在这样高。”他还表示,公司的利润率面临压力。

提高价格的中国出口商还包括服装企业和一个玩具批发商,后者告诉记者,他的公司从3月初开始就把新订单价格全面上调了10%-15%。

单是中国工厂涨价并不一定能推高美国和其他地区的通胀率。倘若西方零售商选择自己承担额外的成本,而不是转嫁给消费者,那么大部分涨价影响都可以吸收掉,但这么做会挤压零售商的利润。

另外,美国官方通胀率计算的项目也远不止从海外进口的消费品。在疫情爆发前,美国60%以上的消费是发生在外出就餐或旅游等项目,而不是购买消费品。

但话说回来,在木材、钢铁和棉花等商品统统涨价的当下,中国工厂还是给全球价格上涨火上浇油了。一些经济学家和投资者担心,全球释放的数万亿美元刺激资金最终将导致通胀超出决策者的预期,特别是最近的全球供应链瓶颈持续下去的话。不过,对于通胀问题会严重到何种程度,争论仍十分激烈。

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首席国际贸易分析师马罗(Nick Marro)说:“(通胀上升的)风险肯定存在。这不仅仅是出口商的处境,也涉及到方方面面,既包括全球航运面临的瓶颈,也包括刺激计划释放的需求可能超出供应。”可即便如此,“现在就认定将来会出现通胀失控,仍有些为时过早”。

显而易见的是,为全球其他地区生产商品的中国制造商发现控制成本越来越难了,尤其是在去年疫情和抗疫封锁损害了利润之后。过去中国工厂拥有廉价劳动力,是国际市场上牛仔裤、沙发等许多商品价格被压低背后的一个常见原因,但随着工厂自身的成本攀升,这种情况已发生变化。

海运费用是成本的一个方面,最近几个月,受港口瓶颈和集装箱短缺影响,运费出现飙升。在某些情况下,客户会要求中国供应商分担这部分成本。在另一些案例中,中国工厂则不得不支付更多费用来运送进口原材料,比如木材。

与此同时,许多大宗商品价格维持在高位或持续攀升,一些企业选择将这些成本转嫁给客户。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过去一年,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商品价格累计上涨了1.2%,创2012年以来最大涨幅,其中大部分出现在截至2月份的三个月中。

一个有利于美国消费者的因素是,美元汇率依然比许多经济学家的预期更为坚挺,在购买进口商品时,美国消费者的购买力也因此更强。许多美国家庭在新冠疫情期间增加了储蓄,即使进口商品价格略有上涨,支付起来也不吃力。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邢自强(Robin Xing)说,价格上涨主要受需求增加带动。他表示,在这种情况下,制造商会想办法转嫁成本。这不会破坏全球经济复苏。”

与此同时,一些中国制造商表示,由于担心失去市场份额,他们不太愿意涨价,他们也预计原材料成本会降温。

但目前几乎没有迹象表明,推动中国成本上升的因素会很快得到缓解。

位于江西省的吉安市华尔鑫鞋业有限公司(Ji'an Huaerxin Shoes Co.)的经理倪方表示,2月份中国春节假期过后,该公司开始收到供应商的涨价通知,对生产工装靴和包装所需要的原材料涨价10%-30%,其中包括聚氨酯、钢和纸等。华尔鑫鞋业是工装靴生产商,产品主要销往欧洲和东南亚。

华尔鑫鞋业在2月末对原材料涨价做出反应,将大部分产品价格提高了5%左右。

倪方说,这一轮原材料成本飙升把公司逼到几乎无法承受的地步。她指出,由于担心涨价会导致太多客户流失,公司自己仍要承担成本上涨的一部分。

其他一些因素也可能导致了中国生产成本的上升。中国有关部门正试图限制化石燃料的使用,帮助实现减排目标,这可能使钢铁和其他行业更难增加产量。尽管随着经济复苏,预计今年钢铁需求将增加,但中国官员1月份重申了确保2021年粗钢产量同比下降的目标。

一些工厂老板和经济学家表示,他们还怀疑有部分买家在囤积商品,加剧了价格压力。

江苏省一家国有纺织公司的贸易人员Chen Yang称,一些上游供应商春节前开始囤积棉花,而且告诉Chen,他们预计美国最新的1.9万亿美元刺激法案将全面推升大宗商品价格。Chen说,3月初棉花价格跳涨至每吨2,600美元左右,相比之下,2月中旬为每吨1,990美元左右。

考虑到这种情况,他所在的纺织公司不得不相应提高产品价格,因为原材料占到总成本的70%-80%左右。

Chen表示,他几乎每天都会接到客户的询价电话,但真正下订单的很少。Chen说,这些客户都想等价格降温,但他们迟早要下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