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制造业始终是中国实体经济中最重要、最基础的部分;中国决策者越来越注重保持工业经济。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央行顾问表示,中国应尝试阻止任何过早的去工业化,并对制造业在经济中重要性的持续下降保持警惕。

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蔡昉表示,制造业始终是中国实体经济中最重要、最基础的部分,但也是令人忧心的一部分。中国制造业比重自2006年首度下降以来就处于一个趋势性下降状态。

蔡昉3月27日在一个论坛上表示,2019年制造业占GDP的比重为27%,低于2006年约32.5%的峰值。蔡昉近期加入了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他此前曾任中国社科院副院长。

中国决策者越来越注重保持工业经济,既是作为增长动力,又是为了抵御供应链与中国脱钩。在3月发布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中国政府承诺保持制造业比重基本稳定,并继续优先发展实体经济,以推动经济增长。

同时,政府还表示希望推动国内私人消费,这也是推动经济从出口和投资拉动型增长模式转变的一部分。

蔡昉的言论也与近期一些经济学家的观点相似。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钟正生上个月曾警告称,过早去工业化会拖累整体的生产率增速。交通银行的高级宏观分析师刘学智曾在2月份表示,中国还不是高收入国家,仍然需要制造业立国。 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央行顾问蔡昉:中国须阻止制造业比重继续下降

发布日期:2021-03-30 10:32
摘要:制造业始终是中国实体经济中最重要、最基础的部分;中国决策者越来越注重保持工业经济。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央行顾问表示,中国应尝试阻止任何过早的去工业化,并对制造业在经济中重要性的持续下降保持警惕。

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蔡昉表示,制造业始终是中国实体经济中最重要、最基础的部分,但也是令人忧心的一部分。中国制造业比重自2006年首度下降以来就处于一个趋势性下降状态。

蔡昉3月27日在一个论坛上表示,2019年制造业占GDP的比重为27%,低于2006年约32.5%的峰值。蔡昉近期加入了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他此前曾任中国社科院副院长。

中国决策者越来越注重保持工业经济,既是作为增长动力,又是为了抵御供应链与中国脱钩。在3月发布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中国政府承诺保持制造业比重基本稳定,并继续优先发展实体经济,以推动经济增长。

同时,政府还表示希望推动国内私人消费,这也是推动经济从出口和投资拉动型增长模式转变的一部分。

蔡昉的言论也与近期一些经济学家的观点相似。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钟正生上个月曾警告称,过早去工业化会拖累整体的生产率增速。交通银行的高级宏观分析师刘学智曾在2月份表示,中国还不是高收入国家,仍然需要制造业立国。 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制造业始终是中国实体经济中最重要、最基础的部分;中国决策者越来越注重保持工业经济。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央行顾问表示,中国应尝试阻止任何过早的去工业化,并对制造业在经济中重要性的持续下降保持警惕。

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蔡昉表示,制造业始终是中国实体经济中最重要、最基础的部分,但也是令人忧心的一部分。中国制造业比重自2006年首度下降以来就处于一个趋势性下降状态。

蔡昉3月27日在一个论坛上表示,2019年制造业占GDP的比重为27%,低于2006年约32.5%的峰值。蔡昉近期加入了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他此前曾任中国社科院副院长。

中国决策者越来越注重保持工业经济,既是作为增长动力,又是为了抵御供应链与中国脱钩。在3月发布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中国政府承诺保持制造业比重基本稳定,并继续优先发展实体经济,以推动经济增长。

同时,政府还表示希望推动国内私人消费,这也是推动经济从出口和投资拉动型增长模式转变的一部分。

蔡昉的言论也与近期一些经济学家的观点相似。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钟正生上个月曾警告称,过早去工业化会拖累整体的生产率增速。交通银行的高级宏观分析师刘学智曾在2月份表示,中国还不是高收入国家,仍然需要制造业立国。 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央行顾问蔡昉:中国须阻止制造业比重继续下降

发布日期:2021-03-30 10:32
摘要:制造业始终是中国实体经济中最重要、最基础的部分;中国决策者越来越注重保持工业经济。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央行顾问表示,中国应尝试阻止任何过早的去工业化,并对制造业在经济中重要性的持续下降保持警惕。

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蔡昉表示,制造业始终是中国实体经济中最重要、最基础的部分,但也是令人忧心的一部分。中国制造业比重自2006年首度下降以来就处于一个趋势性下降状态。

蔡昉3月27日在一个论坛上表示,2019年制造业占GDP的比重为27%,低于2006年约32.5%的峰值。蔡昉近期加入了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他此前曾任中国社科院副院长。

中国决策者越来越注重保持工业经济,既是作为增长动力,又是为了抵御供应链与中国脱钩。在3月发布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中国政府承诺保持制造业比重基本稳定,并继续优先发展实体经济,以推动经济增长。

同时,政府还表示希望推动国内私人消费,这也是推动经济从出口和投资拉动型增长模式转变的一部分。

蔡昉的言论也与近期一些经济学家的观点相似。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钟正生上个月曾警告称,过早去工业化会拖累整体的生产率增速。交通银行的高级宏观分析师刘学智曾在2月份表示,中国还不是高收入国家,仍然需要制造业立国。 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制造业始终是中国实体经济中最重要、最基础的部分;中国决策者越来越注重保持工业经济。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央行顾问表示,中国应尝试阻止任何过早的去工业化,并对制造业在经济中重要性的持续下降保持警惕。

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蔡昉表示,制造业始终是中国实体经济中最重要、最基础的部分,但也是令人忧心的一部分。中国制造业比重自2006年首度下降以来就处于一个趋势性下降状态。

蔡昉3月27日在一个论坛上表示,2019年制造业占GDP的比重为27%,低于2006年约32.5%的峰值。蔡昉近期加入了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他此前曾任中国社科院副院长。

中国决策者越来越注重保持工业经济,既是作为增长动力,又是为了抵御供应链与中国脱钩。在3月发布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中国政府承诺保持制造业比重基本稳定,并继续优先发展实体经济,以推动经济增长。

同时,政府还表示希望推动国内私人消费,这也是推动经济从出口和投资拉动型增长模式转变的一部分。

蔡昉的言论也与近期一些经济学家的观点相似。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钟正生上个月曾警告称,过早去工业化会拖累整体的生产率增速。交通银行的高级宏观分析师刘学智曾在2月份表示,中国还不是高收入国家,仍然需要制造业立国。 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