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近期海运出现集装箱短缺、运费上涨和船期延误问题,促使许多出口商改用陆路运输,中欧班列开行量激增。



| 韩乐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制造商正在寻求通过陆路出口货物以避开船期延误,欧洲的一波需求潮也导致跨洲铁路货运量激增。

中国从疫情中迅速复苏,帮助该国在2020年下半年支配了全球贸易,与此同时,封锁使得外国对中国制造的商品——从电子产品到家用电器——的需求量大增。

但是,据相关企业和机构表示,海运时效和集装箱短缺的压力,让经由俄罗斯和中亚的陆路出口成为了有吸引力的选择。

今年头两个月,超过2000列货运班列从中国开往了欧洲,是去年同期(疫情刚爆发时)的两倍。据官方媒体报道的官方数据,2020年中欧班列总开行量同比增长了50%,较2016年增长了6倍。

义乌一家运动器械公司的销售人员Nina Fang表示,她的出口订单通常走海运。但自去年中期以来海运价格“飙升”,而且运输时间加倍,这导致她改用铁路运输。

“我们的主要客户在欧洲,比如法国和德国。他们抱怨说,运输时效太低,他们可能会考虑改用其他出口商。”她表示,“现在我们的货物主要依靠中欧班列运输。”

根据欧盟统计局(Eurostat)的数据,2020年,中国取代美国成为欧盟最大的商品贸易伙伴,中国输欧商品总额增长6%,至3840亿欧元(合4540亿美元)。

铁路货运在总运输量中仍然只占很小的份额。今年1月,仅靠近上海的洋山港这一个港口就吞吐了近200万个20英尺集装箱,相比之下1月和2月铁路运输的集装箱总量为20.9万个。

不过,近期从东到西的陆路运输量激增,其背景是一艘集装箱船搁浅后阻塞了苏伊士运河(Suez Canal),导致集装箱船运输被严重扰乱。

出人意料的是,陆路运输还受到“一带一路”倡议(BRI)的助推。中国政府的这一国际基础设施战略强调“钢铁骆驼”的象征意义,并鼓励中国各省份补贴跨境铁路运输。

中国国有企业中铁快运(China Railway Express)在2017年增加了通往马德里和伦敦等城市的货运路线,尽管这些城市通常依赖已有路线。

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分析师阿加莎•克拉茨(Agatha Kratz)提到围绕铁路运输的“公关”:“当‘一带一路’(在2013年)推出时,有许多围绕铁路的讨论。”她补充说:“当时它们在运行的唯一原因就是各地方政府的巨额补贴。”

中国各省近期特意对封锁期间需求较高的货物的运输进行了投资。今年2月,一列装载了50个车厢的洗衣机和其他家电的列车从江西省出发,开始了通往莫斯科的15天旅程。

位于上海和深圳这些大型港口城市、为小公司提供出口服务的专业机构表示,它们的一些客户正在改用铁路运输。

常驻上海的经纪人Fiona Wang表示:“如今,封锁期间所需的电子产品、健身器材和新冠相关的产品会选择陆路运输。它们的需求很大、很紧迫。而且它们……不适合空运。”她也提到了船期延误。

她补充说:“尽管中欧班列在不断增加运力,但仍然不够。”

另一名位于深圳的经纪人表示,在她的客户中,20%至30%都已从海运改为铁路运输,而且困扰海运的集装箱短缺也在影响陆路运输。

她补充说,她预计在全球疫情得到控制后,客户最终会回归海运。她表示:“目前的市场不太正常。”

Wang Xueqiao上海,Qianer Liu深圳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欧铁路货运量激增

发布日期:2021-03-29 22:13
摘要:近期海运出现集装箱短缺、运费上涨和船期延误问题,促使许多出口商改用陆路运输,中欧班列开行量激增。



| 韩乐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制造商正在寻求通过陆路出口货物以避开船期延误,欧洲的一波需求潮也导致跨洲铁路货运量激增。

中国从疫情中迅速复苏,帮助该国在2020年下半年支配了全球贸易,与此同时,封锁使得外国对中国制造的商品——从电子产品到家用电器——的需求量大增。

但是,据相关企业和机构表示,海运时效和集装箱短缺的压力,让经由俄罗斯和中亚的陆路出口成为了有吸引力的选择。

今年头两个月,超过2000列货运班列从中国开往了欧洲,是去年同期(疫情刚爆发时)的两倍。据官方媒体报道的官方数据,2020年中欧班列总开行量同比增长了50%,较2016年增长了6倍。

义乌一家运动器械公司的销售人员Nina Fang表示,她的出口订单通常走海运。但自去年中期以来海运价格“飙升”,而且运输时间加倍,这导致她改用铁路运输。

“我们的主要客户在欧洲,比如法国和德国。他们抱怨说,运输时效太低,他们可能会考虑改用其他出口商。”她表示,“现在我们的货物主要依靠中欧班列运输。”

根据欧盟统计局(Eurostat)的数据,2020年,中国取代美国成为欧盟最大的商品贸易伙伴,中国输欧商品总额增长6%,至3840亿欧元(合4540亿美元)。

铁路货运在总运输量中仍然只占很小的份额。今年1月,仅靠近上海的洋山港这一个港口就吞吐了近200万个20英尺集装箱,相比之下1月和2月铁路运输的集装箱总量为20.9万个。

不过,近期从东到西的陆路运输量激增,其背景是一艘集装箱船搁浅后阻塞了苏伊士运河(Suez Canal),导致集装箱船运输被严重扰乱。

出人意料的是,陆路运输还受到“一带一路”倡议(BRI)的助推。中国政府的这一国际基础设施战略强调“钢铁骆驼”的象征意义,并鼓励中国各省份补贴跨境铁路运输。

中国国有企业中铁快运(China Railway Express)在2017年增加了通往马德里和伦敦等城市的货运路线,尽管这些城市通常依赖已有路线。

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分析师阿加莎•克拉茨(Agatha Kratz)提到围绕铁路运输的“公关”:“当‘一带一路’(在2013年)推出时,有许多围绕铁路的讨论。”她补充说:“当时它们在运行的唯一原因就是各地方政府的巨额补贴。”

中国各省近期特意对封锁期间需求较高的货物的运输进行了投资。今年2月,一列装载了50个车厢的洗衣机和其他家电的列车从江西省出发,开始了通往莫斯科的15天旅程。

位于上海和深圳这些大型港口城市、为小公司提供出口服务的专业机构表示,它们的一些客户正在改用铁路运输。

常驻上海的经纪人Fiona Wang表示:“如今,封锁期间所需的电子产品、健身器材和新冠相关的产品会选择陆路运输。它们的需求很大、很紧迫。而且它们……不适合空运。”她也提到了船期延误。

她补充说:“尽管中欧班列在不断增加运力,但仍然不够。”

另一名位于深圳的经纪人表示,在她的客户中,20%至30%都已从海运改为铁路运输,而且困扰海运的集装箱短缺也在影响陆路运输。

她补充说,她预计在全球疫情得到控制后,客户最终会回归海运。她表示:“目前的市场不太正常。”

Wang Xueqiao上海,Qianer Liu深圳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近期海运出现集装箱短缺、运费上涨和船期延误问题,促使许多出口商改用陆路运输,中欧班列开行量激增。



| 韩乐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制造商正在寻求通过陆路出口货物以避开船期延误,欧洲的一波需求潮也导致跨洲铁路货运量激增。

中国从疫情中迅速复苏,帮助该国在2020年下半年支配了全球贸易,与此同时,封锁使得外国对中国制造的商品——从电子产品到家用电器——的需求量大增。

但是,据相关企业和机构表示,海运时效和集装箱短缺的压力,让经由俄罗斯和中亚的陆路出口成为了有吸引力的选择。

今年头两个月,超过2000列货运班列从中国开往了欧洲,是去年同期(疫情刚爆发时)的两倍。据官方媒体报道的官方数据,2020年中欧班列总开行量同比增长了50%,较2016年增长了6倍。

义乌一家运动器械公司的销售人员Nina Fang表示,她的出口订单通常走海运。但自去年中期以来海运价格“飙升”,而且运输时间加倍,这导致她改用铁路运输。

“我们的主要客户在欧洲,比如法国和德国。他们抱怨说,运输时效太低,他们可能会考虑改用其他出口商。”她表示,“现在我们的货物主要依靠中欧班列运输。”

根据欧盟统计局(Eurostat)的数据,2020年,中国取代美国成为欧盟最大的商品贸易伙伴,中国输欧商品总额增长6%,至3840亿欧元(合4540亿美元)。

铁路货运在总运输量中仍然只占很小的份额。今年1月,仅靠近上海的洋山港这一个港口就吞吐了近200万个20英尺集装箱,相比之下1月和2月铁路运输的集装箱总量为20.9万个。

不过,近期从东到西的陆路运输量激增,其背景是一艘集装箱船搁浅后阻塞了苏伊士运河(Suez Canal),导致集装箱船运输被严重扰乱。

出人意料的是,陆路运输还受到“一带一路”倡议(BRI)的助推。中国政府的这一国际基础设施战略强调“钢铁骆驼”的象征意义,并鼓励中国各省份补贴跨境铁路运输。

中国国有企业中铁快运(China Railway Express)在2017年增加了通往马德里和伦敦等城市的货运路线,尽管这些城市通常依赖已有路线。

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分析师阿加莎•克拉茨(Agatha Kratz)提到围绕铁路运输的“公关”:“当‘一带一路’(在2013年)推出时,有许多围绕铁路的讨论。”她补充说:“当时它们在运行的唯一原因就是各地方政府的巨额补贴。”

中国各省近期特意对封锁期间需求较高的货物的运输进行了投资。今年2月,一列装载了50个车厢的洗衣机和其他家电的列车从江西省出发,开始了通往莫斯科的15天旅程。

位于上海和深圳这些大型港口城市、为小公司提供出口服务的专业机构表示,它们的一些客户正在改用铁路运输。

常驻上海的经纪人Fiona Wang表示:“如今,封锁期间所需的电子产品、健身器材和新冠相关的产品会选择陆路运输。它们的需求很大、很紧迫。而且它们……不适合空运。”她也提到了船期延误。

她补充说:“尽管中欧班列在不断增加运力,但仍然不够。”

另一名位于深圳的经纪人表示,在她的客户中,20%至30%都已从海运改为铁路运输,而且困扰海运的集装箱短缺也在影响陆路运输。

她补充说,她预计在全球疫情得到控制后,客户最终会回归海运。她表示:“目前的市场不太正常。”

Wang Xueqiao上海,Qianer Liu深圳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欧铁路货运量激增

发布日期:2021-03-29 22:13
摘要:近期海运出现集装箱短缺、运费上涨和船期延误问题,促使许多出口商改用陆路运输,中欧班列开行量激增。



| 韩乐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制造商正在寻求通过陆路出口货物以避开船期延误,欧洲的一波需求潮也导致跨洲铁路货运量激增。

中国从疫情中迅速复苏,帮助该国在2020年下半年支配了全球贸易,与此同时,封锁使得外国对中国制造的商品——从电子产品到家用电器——的需求量大增。

但是,据相关企业和机构表示,海运时效和集装箱短缺的压力,让经由俄罗斯和中亚的陆路出口成为了有吸引力的选择。

今年头两个月,超过2000列货运班列从中国开往了欧洲,是去年同期(疫情刚爆发时)的两倍。据官方媒体报道的官方数据,2020年中欧班列总开行量同比增长了50%,较2016年增长了6倍。

义乌一家运动器械公司的销售人员Nina Fang表示,她的出口订单通常走海运。但自去年中期以来海运价格“飙升”,而且运输时间加倍,这导致她改用铁路运输。

“我们的主要客户在欧洲,比如法国和德国。他们抱怨说,运输时效太低,他们可能会考虑改用其他出口商。”她表示,“现在我们的货物主要依靠中欧班列运输。”

根据欧盟统计局(Eurostat)的数据,2020年,中国取代美国成为欧盟最大的商品贸易伙伴,中国输欧商品总额增长6%,至3840亿欧元(合4540亿美元)。

铁路货运在总运输量中仍然只占很小的份额。今年1月,仅靠近上海的洋山港这一个港口就吞吐了近200万个20英尺集装箱,相比之下1月和2月铁路运输的集装箱总量为20.9万个。

不过,近期从东到西的陆路运输量激增,其背景是一艘集装箱船搁浅后阻塞了苏伊士运河(Suez Canal),导致集装箱船运输被严重扰乱。

出人意料的是,陆路运输还受到“一带一路”倡议(BRI)的助推。中国政府的这一国际基础设施战略强调“钢铁骆驼”的象征意义,并鼓励中国各省份补贴跨境铁路运输。

中国国有企业中铁快运(China Railway Express)在2017年增加了通往马德里和伦敦等城市的货运路线,尽管这些城市通常依赖已有路线。

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分析师阿加莎•克拉茨(Agatha Kratz)提到围绕铁路运输的“公关”:“当‘一带一路’(在2013年)推出时,有许多围绕铁路的讨论。”她补充说:“当时它们在运行的唯一原因就是各地方政府的巨额补贴。”

中国各省近期特意对封锁期间需求较高的货物的运输进行了投资。今年2月,一列装载了50个车厢的洗衣机和其他家电的列车从江西省出发,开始了通往莫斯科的15天旅程。

位于上海和深圳这些大型港口城市、为小公司提供出口服务的专业机构表示,它们的一些客户正在改用铁路运输。

常驻上海的经纪人Fiona Wang表示:“如今,封锁期间所需的电子产品、健身器材和新冠相关的产品会选择陆路运输。它们的需求很大、很紧迫。而且它们……不适合空运。”她也提到了船期延误。

她补充说:“尽管中欧班列在不断增加运力,但仍然不够。”

另一名位于深圳的经纪人表示,在她的客户中,20%至30%都已从海运改为铁路运输,而且困扰海运的集装箱短缺也在影响陆路运输。

她补充说,她预计在全球疫情得到控制后,客户最终会回归海运。她表示:“目前的市场不太正常。”

Wang Xueqiao上海,Qianer Liu深圳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近期海运出现集装箱短缺、运费上涨和船期延误问题,促使许多出口商改用陆路运输,中欧班列开行量激增。



| 韩乐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制造商正在寻求通过陆路出口货物以避开船期延误,欧洲的一波需求潮也导致跨洲铁路货运量激增。

中国从疫情中迅速复苏,帮助该国在2020年下半年支配了全球贸易,与此同时,封锁使得外国对中国制造的商品——从电子产品到家用电器——的需求量大增。

但是,据相关企业和机构表示,海运时效和集装箱短缺的压力,让经由俄罗斯和中亚的陆路出口成为了有吸引力的选择。

今年头两个月,超过2000列货运班列从中国开往了欧洲,是去年同期(疫情刚爆发时)的两倍。据官方媒体报道的官方数据,2020年中欧班列总开行量同比增长了50%,较2016年增长了6倍。

义乌一家运动器械公司的销售人员Nina Fang表示,她的出口订单通常走海运。但自去年中期以来海运价格“飙升”,而且运输时间加倍,这导致她改用铁路运输。

“我们的主要客户在欧洲,比如法国和德国。他们抱怨说,运输时效太低,他们可能会考虑改用其他出口商。”她表示,“现在我们的货物主要依靠中欧班列运输。”

根据欧盟统计局(Eurostat)的数据,2020年,中国取代美国成为欧盟最大的商品贸易伙伴,中国输欧商品总额增长6%,至3840亿欧元(合4540亿美元)。

铁路货运在总运输量中仍然只占很小的份额。今年1月,仅靠近上海的洋山港这一个港口就吞吐了近200万个20英尺集装箱,相比之下1月和2月铁路运输的集装箱总量为20.9万个。

不过,近期从东到西的陆路运输量激增,其背景是一艘集装箱船搁浅后阻塞了苏伊士运河(Suez Canal),导致集装箱船运输被严重扰乱。

出人意料的是,陆路运输还受到“一带一路”倡议(BRI)的助推。中国政府的这一国际基础设施战略强调“钢铁骆驼”的象征意义,并鼓励中国各省份补贴跨境铁路运输。

中国国有企业中铁快运(China Railway Express)在2017年增加了通往马德里和伦敦等城市的货运路线,尽管这些城市通常依赖已有路线。

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分析师阿加莎•克拉茨(Agatha Kratz)提到围绕铁路运输的“公关”:“当‘一带一路’(在2013年)推出时,有许多围绕铁路的讨论。”她补充说:“当时它们在运行的唯一原因就是各地方政府的巨额补贴。”

中国各省近期特意对封锁期间需求较高的货物的运输进行了投资。今年2月,一列装载了50个车厢的洗衣机和其他家电的列车从江西省出发,开始了通往莫斯科的15天旅程。

位于上海和深圳这些大型港口城市、为小公司提供出口服务的专业机构表示,它们的一些客户正在改用铁路运输。

常驻上海的经纪人Fiona Wang表示:“如今,封锁期间所需的电子产品、健身器材和新冠相关的产品会选择陆路运输。它们的需求很大、很紧迫。而且它们……不适合空运。”她也提到了船期延误。

她补充说:“尽管中欧班列在不断增加运力,但仍然不够。”

另一名位于深圳的经纪人表示,在她的客户中,20%至30%都已从海运改为铁路运输,而且困扰海运的集装箱短缺也在影响陆路运输。

她补充说,她预计在全球疫情得到控制后,客户最终会回归海运。她表示:“目前的市场不太正常。”

Wang Xueqiao上海,Qianer Liu深圳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OR热门排行榜
横向滑动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