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台湾民进党当局当下正处于相对有利情形,如何处理与大陆的关系,特别是大陆如何与台湾互动,将成为影响两岸乃至中美关系的重大问题。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除了中国围绕新疆问题和欧美之间进行的制裁与反制裁外,一个没有为国际舆论所充分关注的问题就是台湾问题:一是中国领导人上周一在考察福建时,阐述了对台政策的新提法,即“要突出以通促融、以惠促融及以情促融,勇于探索海峡两岸融合发展道路”,这在当前紧张的台海局势下,是大陆对台政策的一次柔性调整。二是上周五美国和台湾签署了美台海巡合作备忘录。这是美台双方签署的正式官方文件,而且是规范双方准军事力量之间合作的,这实际上是美台联手遏制大陆在台海、南海行动的一步,具有高度象征性意义。

鉴于先有中国领导人22日宣布对台湾的柔性政策调整在先,即刻便有26日拜登政府和台湾签署海巡合作备忘录在后,以及之前一天(25日)拜登在记者会上明确表示会让中国大陆在南海和台湾问题上负起责任,并让中国遵守国际规范,这应该理解为拜登政府无意放弃台湾,并将与中国大陆争夺对台湾的影响力,但又不同意台湾独立;于是当前的态势就是:台湾民进党当局当下正处于相对有利的情形,如何处理与大陆的关系,特别是大陆如何与台湾互动,就将成为影响两岸乃至中美关系的重大问题。

谁更占优势?

在大陆和美国都在争取台湾的背景下,谁更占有优势呢?这里的一个根本问题是在于:台湾在中美之间更需要谁?

对台湾来说,美国对台湾的巨大意义主要在于:为台湾的安全提供保护;台湾对外经贸的巨大市场,尤其是台湾在国际市场上占有相当地位的半导体产业,美国非常愿意与之合作,而且在中美经济事实上濒临脱钩、美国在核心高科技方面对中国实行封锁的背景下,意义相当重大;第三是少数台湾政客向台湾民众彰显台湾独立形象、捞取选票的抓手,例如上周美台签署的海巡合作备忘录。虽然这些台湾政客非常清楚美国反对台湾独立,也不支持两岸政治对抗,更反感台湾挑起中美台海冲突,但台湾选票政治下的炒作效应和意义,对台湾的少数政客们依然十分重要、不会放弃。

而中国大陆对台湾的意义与美国对台湾的意义在性质上是一样的,它们都是台湾安全和经贸市场的主要依托。在安全方面,台湾需要的是大陆不武力收回台湾,尤其是因为两岸社会制度和发展道路的不同、多年以来隔阂很深,在这一现实背景下,岛内对与中国大陆统一有疑虑,也正是因为如此,岛内尤其惧怕大陆武力,因此台湾才是真正非常需要大陆为之提供安全保护的。至于两岸经贸方面,经过中国大陆改革开放40年的历史发展,两岸经济的联系早已非常密切,中国大陆市场对台湾经济具有压倒性的意义。同样,台湾少数政客也充分利用大陆对台湾的表态,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因此和美国一样,台湾同样是不能离开中国大陆的。

而当前两岸的一个根本问题是,正如笔者当年采访民进党主席谢长廷时他所预测的:台湾政治实际上已经形成了国民党和民进党的两党制,而在两岸关系上,大陆与台湾两党没有达成指导两岸关系共同的纲领性共识。目前只有国共两党有“九二共识”,而且国民党的正式表述是“一中各表”;大陆和民进党则没有共识。而当前岛内的政治现实是:民进党在岛内的民意基础和政治操作能力明显超过国民党。这才是两岸关系一直难以稳定的根本原因,也是美国在两岸间游刃有余的根本所在。

台海两岸如何互动?

一切都应该回到事情的源头,如此则豁然开朗。当年两岸“九二共识”的正式表述是:“在海峡两岸共同努力谋求国家统一的过程中,双方虽均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但对于一个中国的涵义,认知各有不同。”很显然,当年国民党是依据《中华民国宪法》做出的“一个中国”的表态,因为这部法律对国家疆土的表述,是“一个中国”原则。如此,回到这个出发点,则大陆与民进党之间有望找到指导两岸关系共同的纲领性共识,因为民进党不是通过武力推翻国民党政权上台执政的,而也是通过选举获胜并在这部法律下宣誓效忠而执政的。

不仅如此,笔者过去接触过的多位前民进党主席,包括许信良、谢长廷、陈忠信等人,也均主张在“中华民国宪法”下,寻找两岸可以接受的共同点,这说明即便在民进党内,这一主张也是有基本受众的。因此,大陆与民进党可在这一框架下处理“一个中国”的原则。

其次,鉴于台湾政治上已经形成两党制,且各有基本支持者,在确立指导两岸关系共同的纲领性共识时,可以允许在“中华民国宪法”和“一个中国”原则的框架内有不同的表述方式,可以是“九二共识”,也可以是其它“共识”,只要是“一个中国”原则即可。

因此,当前两岸间不需要台湾陆委会主委邱太三上周提出的“建设性模糊”,因为即便对民进党来说,“中华民国宪法”关于两岸定位的描述也并不“模糊”,而是非常清晰。如果民进党连这部法律都不承认,则由其在岛内、两岸和国际上承担全部政治责任。

在上述前提下,两岸可以共同发展,探索实施中国领导人上周提出的“两岸经济社会融合发展之路”。

最后,笔者认为如果未来时宜得当,中国大陆与台湾未必不可以探讨两岸联邦制模式。

总之,上周两岸局势都出现了新变化,这显然与美国不愿意因台湾问题在台海与中国发生冲突、反对台湾独立、也反对两岸武力冲突有关,现在中国领导人已经通过视察福建的讲话对台湾表达了善意,客观地讲,当前主要责任在台湾蔡英文一边,如果等到政敌把“宪法一中”的话抛出来,被动的就是是她自己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台海局势正出现新变化

发布日期:2021-03-29 16:37
摘要:台湾民进党当局当下正处于相对有利情形,如何处理与大陆的关系,特别是大陆如何与台湾互动,将成为影响两岸乃至中美关系的重大问题。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除了中国围绕新疆问题和欧美之间进行的制裁与反制裁外,一个没有为国际舆论所充分关注的问题就是台湾问题:一是中国领导人上周一在考察福建时,阐述了对台政策的新提法,即“要突出以通促融、以惠促融及以情促融,勇于探索海峡两岸融合发展道路”,这在当前紧张的台海局势下,是大陆对台政策的一次柔性调整。二是上周五美国和台湾签署了美台海巡合作备忘录。这是美台双方签署的正式官方文件,而且是规范双方准军事力量之间合作的,这实际上是美台联手遏制大陆在台海、南海行动的一步,具有高度象征性意义。

鉴于先有中国领导人22日宣布对台湾的柔性政策调整在先,即刻便有26日拜登政府和台湾签署海巡合作备忘录在后,以及之前一天(25日)拜登在记者会上明确表示会让中国大陆在南海和台湾问题上负起责任,并让中国遵守国际规范,这应该理解为拜登政府无意放弃台湾,并将与中国大陆争夺对台湾的影响力,但又不同意台湾独立;于是当前的态势就是:台湾民进党当局当下正处于相对有利的情形,如何处理与大陆的关系,特别是大陆如何与台湾互动,就将成为影响两岸乃至中美关系的重大问题。

谁更占优势?

在大陆和美国都在争取台湾的背景下,谁更占有优势呢?这里的一个根本问题是在于:台湾在中美之间更需要谁?

对台湾来说,美国对台湾的巨大意义主要在于:为台湾的安全提供保护;台湾对外经贸的巨大市场,尤其是台湾在国际市场上占有相当地位的半导体产业,美国非常愿意与之合作,而且在中美经济事实上濒临脱钩、美国在核心高科技方面对中国实行封锁的背景下,意义相当重大;第三是少数台湾政客向台湾民众彰显台湾独立形象、捞取选票的抓手,例如上周美台签署的海巡合作备忘录。虽然这些台湾政客非常清楚美国反对台湾独立,也不支持两岸政治对抗,更反感台湾挑起中美台海冲突,但台湾选票政治下的炒作效应和意义,对台湾的少数政客们依然十分重要、不会放弃。

而中国大陆对台湾的意义与美国对台湾的意义在性质上是一样的,它们都是台湾安全和经贸市场的主要依托。在安全方面,台湾需要的是大陆不武力收回台湾,尤其是因为两岸社会制度和发展道路的不同、多年以来隔阂很深,在这一现实背景下,岛内对与中国大陆统一有疑虑,也正是因为如此,岛内尤其惧怕大陆武力,因此台湾才是真正非常需要大陆为之提供安全保护的。至于两岸经贸方面,经过中国大陆改革开放40年的历史发展,两岸经济的联系早已非常密切,中国大陆市场对台湾经济具有压倒性的意义。同样,台湾少数政客也充分利用大陆对台湾的表态,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因此和美国一样,台湾同样是不能离开中国大陆的。

而当前两岸的一个根本问题是,正如笔者当年采访民进党主席谢长廷时他所预测的:台湾政治实际上已经形成了国民党和民进党的两党制,而在两岸关系上,大陆与台湾两党没有达成指导两岸关系共同的纲领性共识。目前只有国共两党有“九二共识”,而且国民党的正式表述是“一中各表”;大陆和民进党则没有共识。而当前岛内的政治现实是:民进党在岛内的民意基础和政治操作能力明显超过国民党。这才是两岸关系一直难以稳定的根本原因,也是美国在两岸间游刃有余的根本所在。

台海两岸如何互动?

一切都应该回到事情的源头,如此则豁然开朗。当年两岸“九二共识”的正式表述是:“在海峡两岸共同努力谋求国家统一的过程中,双方虽均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但对于一个中国的涵义,认知各有不同。”很显然,当年国民党是依据《中华民国宪法》做出的“一个中国”的表态,因为这部法律对国家疆土的表述,是“一个中国”原则。如此,回到这个出发点,则大陆与民进党之间有望找到指导两岸关系共同的纲领性共识,因为民进党不是通过武力推翻国民党政权上台执政的,而也是通过选举获胜并在这部法律下宣誓效忠而执政的。

不仅如此,笔者过去接触过的多位前民进党主席,包括许信良、谢长廷、陈忠信等人,也均主张在“中华民国宪法”下,寻找两岸可以接受的共同点,这说明即便在民进党内,这一主张也是有基本受众的。因此,大陆与民进党可在这一框架下处理“一个中国”的原则。

其次,鉴于台湾政治上已经形成两党制,且各有基本支持者,在确立指导两岸关系共同的纲领性共识时,可以允许在“中华民国宪法”和“一个中国”原则的框架内有不同的表述方式,可以是“九二共识”,也可以是其它“共识”,只要是“一个中国”原则即可。

因此,当前两岸间不需要台湾陆委会主委邱太三上周提出的“建设性模糊”,因为即便对民进党来说,“中华民国宪法”关于两岸定位的描述也并不“模糊”,而是非常清晰。如果民进党连这部法律都不承认,则由其在岛内、两岸和国际上承担全部政治责任。

在上述前提下,两岸可以共同发展,探索实施中国领导人上周提出的“两岸经济社会融合发展之路”。

最后,笔者认为如果未来时宜得当,中国大陆与台湾未必不可以探讨两岸联邦制模式。

总之,上周两岸局势都出现了新变化,这显然与美国不愿意因台湾问题在台海与中国发生冲突、反对台湾独立、也反对两岸武力冲突有关,现在中国领导人已经通过视察福建的讲话对台湾表达了善意,客观地讲,当前主要责任在台湾蔡英文一边,如果等到政敌把“宪法一中”的话抛出来,被动的就是是她自己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台湾民进党当局当下正处于相对有利情形,如何处理与大陆的关系,特别是大陆如何与台湾互动,将成为影响两岸乃至中美关系的重大问题。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除了中国围绕新疆问题和欧美之间进行的制裁与反制裁外,一个没有为国际舆论所充分关注的问题就是台湾问题:一是中国领导人上周一在考察福建时,阐述了对台政策的新提法,即“要突出以通促融、以惠促融及以情促融,勇于探索海峡两岸融合发展道路”,这在当前紧张的台海局势下,是大陆对台政策的一次柔性调整。二是上周五美国和台湾签署了美台海巡合作备忘录。这是美台双方签署的正式官方文件,而且是规范双方准军事力量之间合作的,这实际上是美台联手遏制大陆在台海、南海行动的一步,具有高度象征性意义。

鉴于先有中国领导人22日宣布对台湾的柔性政策调整在先,即刻便有26日拜登政府和台湾签署海巡合作备忘录在后,以及之前一天(25日)拜登在记者会上明确表示会让中国大陆在南海和台湾问题上负起责任,并让中国遵守国际规范,这应该理解为拜登政府无意放弃台湾,并将与中国大陆争夺对台湾的影响力,但又不同意台湾独立;于是当前的态势就是:台湾民进党当局当下正处于相对有利的情形,如何处理与大陆的关系,特别是大陆如何与台湾互动,就将成为影响两岸乃至中美关系的重大问题。

谁更占优势?

在大陆和美国都在争取台湾的背景下,谁更占有优势呢?这里的一个根本问题是在于:台湾在中美之间更需要谁?

对台湾来说,美国对台湾的巨大意义主要在于:为台湾的安全提供保护;台湾对外经贸的巨大市场,尤其是台湾在国际市场上占有相当地位的半导体产业,美国非常愿意与之合作,而且在中美经济事实上濒临脱钩、美国在核心高科技方面对中国实行封锁的背景下,意义相当重大;第三是少数台湾政客向台湾民众彰显台湾独立形象、捞取选票的抓手,例如上周美台签署的海巡合作备忘录。虽然这些台湾政客非常清楚美国反对台湾独立,也不支持两岸政治对抗,更反感台湾挑起中美台海冲突,但台湾选票政治下的炒作效应和意义,对台湾的少数政客们依然十分重要、不会放弃。

而中国大陆对台湾的意义与美国对台湾的意义在性质上是一样的,它们都是台湾安全和经贸市场的主要依托。在安全方面,台湾需要的是大陆不武力收回台湾,尤其是因为两岸社会制度和发展道路的不同、多年以来隔阂很深,在这一现实背景下,岛内对与中国大陆统一有疑虑,也正是因为如此,岛内尤其惧怕大陆武力,因此台湾才是真正非常需要大陆为之提供安全保护的。至于两岸经贸方面,经过中国大陆改革开放40年的历史发展,两岸经济的联系早已非常密切,中国大陆市场对台湾经济具有压倒性的意义。同样,台湾少数政客也充分利用大陆对台湾的表态,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因此和美国一样,台湾同样是不能离开中国大陆的。

而当前两岸的一个根本问题是,正如笔者当年采访民进党主席谢长廷时他所预测的:台湾政治实际上已经形成了国民党和民进党的两党制,而在两岸关系上,大陆与台湾两党没有达成指导两岸关系共同的纲领性共识。目前只有国共两党有“九二共识”,而且国民党的正式表述是“一中各表”;大陆和民进党则没有共识。而当前岛内的政治现实是:民进党在岛内的民意基础和政治操作能力明显超过国民党。这才是两岸关系一直难以稳定的根本原因,也是美国在两岸间游刃有余的根本所在。

台海两岸如何互动?

一切都应该回到事情的源头,如此则豁然开朗。当年两岸“九二共识”的正式表述是:“在海峡两岸共同努力谋求国家统一的过程中,双方虽均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但对于一个中国的涵义,认知各有不同。”很显然,当年国民党是依据《中华民国宪法》做出的“一个中国”的表态,因为这部法律对国家疆土的表述,是“一个中国”原则。如此,回到这个出发点,则大陆与民进党之间有望找到指导两岸关系共同的纲领性共识,因为民进党不是通过武力推翻国民党政权上台执政的,而也是通过选举获胜并在这部法律下宣誓效忠而执政的。

不仅如此,笔者过去接触过的多位前民进党主席,包括许信良、谢长廷、陈忠信等人,也均主张在“中华民国宪法”下,寻找两岸可以接受的共同点,这说明即便在民进党内,这一主张也是有基本受众的。因此,大陆与民进党可在这一框架下处理“一个中国”的原则。

其次,鉴于台湾政治上已经形成两党制,且各有基本支持者,在确立指导两岸关系共同的纲领性共识时,可以允许在“中华民国宪法”和“一个中国”原则的框架内有不同的表述方式,可以是“九二共识”,也可以是其它“共识”,只要是“一个中国”原则即可。

因此,当前两岸间不需要台湾陆委会主委邱太三上周提出的“建设性模糊”,因为即便对民进党来说,“中华民国宪法”关于两岸定位的描述也并不“模糊”,而是非常清晰。如果民进党连这部法律都不承认,则由其在岛内、两岸和国际上承担全部政治责任。

在上述前提下,两岸可以共同发展,探索实施中国领导人上周提出的“两岸经济社会融合发展之路”。

最后,笔者认为如果未来时宜得当,中国大陆与台湾未必不可以探讨两岸联邦制模式。

总之,上周两岸局势都出现了新变化,这显然与美国不愿意因台湾问题在台海与中国发生冲突、反对台湾独立、也反对两岸武力冲突有关,现在中国领导人已经通过视察福建的讲话对台湾表达了善意,客观地讲,当前主要责任在台湾蔡英文一边,如果等到政敌把“宪法一中”的话抛出来,被动的就是是她自己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台海局势正出现新变化

发布日期:2021-03-29 16:37
摘要:台湾民进党当局当下正处于相对有利情形,如何处理与大陆的关系,特别是大陆如何与台湾互动,将成为影响两岸乃至中美关系的重大问题。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除了中国围绕新疆问题和欧美之间进行的制裁与反制裁外,一个没有为国际舆论所充分关注的问题就是台湾问题:一是中国领导人上周一在考察福建时,阐述了对台政策的新提法,即“要突出以通促融、以惠促融及以情促融,勇于探索海峡两岸融合发展道路”,这在当前紧张的台海局势下,是大陆对台政策的一次柔性调整。二是上周五美国和台湾签署了美台海巡合作备忘录。这是美台双方签署的正式官方文件,而且是规范双方准军事力量之间合作的,这实际上是美台联手遏制大陆在台海、南海行动的一步,具有高度象征性意义。

鉴于先有中国领导人22日宣布对台湾的柔性政策调整在先,即刻便有26日拜登政府和台湾签署海巡合作备忘录在后,以及之前一天(25日)拜登在记者会上明确表示会让中国大陆在南海和台湾问题上负起责任,并让中国遵守国际规范,这应该理解为拜登政府无意放弃台湾,并将与中国大陆争夺对台湾的影响力,但又不同意台湾独立;于是当前的态势就是:台湾民进党当局当下正处于相对有利的情形,如何处理与大陆的关系,特别是大陆如何与台湾互动,就将成为影响两岸乃至中美关系的重大问题。

谁更占优势?

在大陆和美国都在争取台湾的背景下,谁更占有优势呢?这里的一个根本问题是在于:台湾在中美之间更需要谁?

对台湾来说,美国对台湾的巨大意义主要在于:为台湾的安全提供保护;台湾对外经贸的巨大市场,尤其是台湾在国际市场上占有相当地位的半导体产业,美国非常愿意与之合作,而且在中美经济事实上濒临脱钩、美国在核心高科技方面对中国实行封锁的背景下,意义相当重大;第三是少数台湾政客向台湾民众彰显台湾独立形象、捞取选票的抓手,例如上周美台签署的海巡合作备忘录。虽然这些台湾政客非常清楚美国反对台湾独立,也不支持两岸政治对抗,更反感台湾挑起中美台海冲突,但台湾选票政治下的炒作效应和意义,对台湾的少数政客们依然十分重要、不会放弃。

而中国大陆对台湾的意义与美国对台湾的意义在性质上是一样的,它们都是台湾安全和经贸市场的主要依托。在安全方面,台湾需要的是大陆不武力收回台湾,尤其是因为两岸社会制度和发展道路的不同、多年以来隔阂很深,在这一现实背景下,岛内对与中国大陆统一有疑虑,也正是因为如此,岛内尤其惧怕大陆武力,因此台湾才是真正非常需要大陆为之提供安全保护的。至于两岸经贸方面,经过中国大陆改革开放40年的历史发展,两岸经济的联系早已非常密切,中国大陆市场对台湾经济具有压倒性的意义。同样,台湾少数政客也充分利用大陆对台湾的表态,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因此和美国一样,台湾同样是不能离开中国大陆的。

而当前两岸的一个根本问题是,正如笔者当年采访民进党主席谢长廷时他所预测的:台湾政治实际上已经形成了国民党和民进党的两党制,而在两岸关系上,大陆与台湾两党没有达成指导两岸关系共同的纲领性共识。目前只有国共两党有“九二共识”,而且国民党的正式表述是“一中各表”;大陆和民进党则没有共识。而当前岛内的政治现实是:民进党在岛内的民意基础和政治操作能力明显超过国民党。这才是两岸关系一直难以稳定的根本原因,也是美国在两岸间游刃有余的根本所在。

台海两岸如何互动?

一切都应该回到事情的源头,如此则豁然开朗。当年两岸“九二共识”的正式表述是:“在海峡两岸共同努力谋求国家统一的过程中,双方虽均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但对于一个中国的涵义,认知各有不同。”很显然,当年国民党是依据《中华民国宪法》做出的“一个中国”的表态,因为这部法律对国家疆土的表述,是“一个中国”原则。如此,回到这个出发点,则大陆与民进党之间有望找到指导两岸关系共同的纲领性共识,因为民进党不是通过武力推翻国民党政权上台执政的,而也是通过选举获胜并在这部法律下宣誓效忠而执政的。

不仅如此,笔者过去接触过的多位前民进党主席,包括许信良、谢长廷、陈忠信等人,也均主张在“中华民国宪法”下,寻找两岸可以接受的共同点,这说明即便在民进党内,这一主张也是有基本受众的。因此,大陆与民进党可在这一框架下处理“一个中国”的原则。

其次,鉴于台湾政治上已经形成两党制,且各有基本支持者,在确立指导两岸关系共同的纲领性共识时,可以允许在“中华民国宪法”和“一个中国”原则的框架内有不同的表述方式,可以是“九二共识”,也可以是其它“共识”,只要是“一个中国”原则即可。

因此,当前两岸间不需要台湾陆委会主委邱太三上周提出的“建设性模糊”,因为即便对民进党来说,“中华民国宪法”关于两岸定位的描述也并不“模糊”,而是非常清晰。如果民进党连这部法律都不承认,则由其在岛内、两岸和国际上承担全部政治责任。

在上述前提下,两岸可以共同发展,探索实施中国领导人上周提出的“两岸经济社会融合发展之路”。

最后,笔者认为如果未来时宜得当,中国大陆与台湾未必不可以探讨两岸联邦制模式。

总之,上周两岸局势都出现了新变化,这显然与美国不愿意因台湾问题在台海与中国发生冲突、反对台湾独立、也反对两岸武力冲突有关,现在中国领导人已经通过视察福建的讲话对台湾表达了善意,客观地讲,当前主要责任在台湾蔡英文一边,如果等到政敌把“宪法一中”的话抛出来,被动的就是是她自己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台湾民进党当局当下正处于相对有利情形,如何处理与大陆的关系,特别是大陆如何与台湾互动,将成为影响两岸乃至中美关系的重大问题。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除了中国围绕新疆问题和欧美之间进行的制裁与反制裁外,一个没有为国际舆论所充分关注的问题就是台湾问题:一是中国领导人上周一在考察福建时,阐述了对台政策的新提法,即“要突出以通促融、以惠促融及以情促融,勇于探索海峡两岸融合发展道路”,这在当前紧张的台海局势下,是大陆对台政策的一次柔性调整。二是上周五美国和台湾签署了美台海巡合作备忘录。这是美台双方签署的正式官方文件,而且是规范双方准军事力量之间合作的,这实际上是美台联手遏制大陆在台海、南海行动的一步,具有高度象征性意义。

鉴于先有中国领导人22日宣布对台湾的柔性政策调整在先,即刻便有26日拜登政府和台湾签署海巡合作备忘录在后,以及之前一天(25日)拜登在记者会上明确表示会让中国大陆在南海和台湾问题上负起责任,并让中国遵守国际规范,这应该理解为拜登政府无意放弃台湾,并将与中国大陆争夺对台湾的影响力,但又不同意台湾独立;于是当前的态势就是:台湾民进党当局当下正处于相对有利的情形,如何处理与大陆的关系,特别是大陆如何与台湾互动,就将成为影响两岸乃至中美关系的重大问题。

谁更占优势?

在大陆和美国都在争取台湾的背景下,谁更占有优势呢?这里的一个根本问题是在于:台湾在中美之间更需要谁?

对台湾来说,美国对台湾的巨大意义主要在于:为台湾的安全提供保护;台湾对外经贸的巨大市场,尤其是台湾在国际市场上占有相当地位的半导体产业,美国非常愿意与之合作,而且在中美经济事实上濒临脱钩、美国在核心高科技方面对中国实行封锁的背景下,意义相当重大;第三是少数台湾政客向台湾民众彰显台湾独立形象、捞取选票的抓手,例如上周美台签署的海巡合作备忘录。虽然这些台湾政客非常清楚美国反对台湾独立,也不支持两岸政治对抗,更反感台湾挑起中美台海冲突,但台湾选票政治下的炒作效应和意义,对台湾的少数政客们依然十分重要、不会放弃。

而中国大陆对台湾的意义与美国对台湾的意义在性质上是一样的,它们都是台湾安全和经贸市场的主要依托。在安全方面,台湾需要的是大陆不武力收回台湾,尤其是因为两岸社会制度和发展道路的不同、多年以来隔阂很深,在这一现实背景下,岛内对与中国大陆统一有疑虑,也正是因为如此,岛内尤其惧怕大陆武力,因此台湾才是真正非常需要大陆为之提供安全保护的。至于两岸经贸方面,经过中国大陆改革开放40年的历史发展,两岸经济的联系早已非常密切,中国大陆市场对台湾经济具有压倒性的意义。同样,台湾少数政客也充分利用大陆对台湾的表态,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因此和美国一样,台湾同样是不能离开中国大陆的。

而当前两岸的一个根本问题是,正如笔者当年采访民进党主席谢长廷时他所预测的:台湾政治实际上已经形成了国民党和民进党的两党制,而在两岸关系上,大陆与台湾两党没有达成指导两岸关系共同的纲领性共识。目前只有国共两党有“九二共识”,而且国民党的正式表述是“一中各表”;大陆和民进党则没有共识。而当前岛内的政治现实是:民进党在岛内的民意基础和政治操作能力明显超过国民党。这才是两岸关系一直难以稳定的根本原因,也是美国在两岸间游刃有余的根本所在。

台海两岸如何互动?

一切都应该回到事情的源头,如此则豁然开朗。当年两岸“九二共识”的正式表述是:“在海峡两岸共同努力谋求国家统一的过程中,双方虽均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但对于一个中国的涵义,认知各有不同。”很显然,当年国民党是依据《中华民国宪法》做出的“一个中国”的表态,因为这部法律对国家疆土的表述,是“一个中国”原则。如此,回到这个出发点,则大陆与民进党之间有望找到指导两岸关系共同的纲领性共识,因为民进党不是通过武力推翻国民党政权上台执政的,而也是通过选举获胜并在这部法律下宣誓效忠而执政的。

不仅如此,笔者过去接触过的多位前民进党主席,包括许信良、谢长廷、陈忠信等人,也均主张在“中华民国宪法”下,寻找两岸可以接受的共同点,这说明即便在民进党内,这一主张也是有基本受众的。因此,大陆与民进党可在这一框架下处理“一个中国”的原则。

其次,鉴于台湾政治上已经形成两党制,且各有基本支持者,在确立指导两岸关系共同的纲领性共识时,可以允许在“中华民国宪法”和“一个中国”原则的框架内有不同的表述方式,可以是“九二共识”,也可以是其它“共识”,只要是“一个中国”原则即可。

因此,当前两岸间不需要台湾陆委会主委邱太三上周提出的“建设性模糊”,因为即便对民进党来说,“中华民国宪法”关于两岸定位的描述也并不“模糊”,而是非常清晰。如果民进党连这部法律都不承认,则由其在岛内、两岸和国际上承担全部政治责任。

在上述前提下,两岸可以共同发展,探索实施中国领导人上周提出的“两岸经济社会融合发展之路”。

最后,笔者认为如果未来时宜得当,中国大陆与台湾未必不可以探讨两岸联邦制模式。

总之,上周两岸局势都出现了新变化,这显然与美国不愿意因台湾问题在台海与中国发生冲突、反对台湾独立、也反对两岸武力冲突有关,现在中国领导人已经通过视察福建的讲话对台湾表达了善意,客观地讲,当前主要责任在台湾蔡英文一边,如果等到政敌把“宪法一中”的话抛出来,被动的就是是她自己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OR热门排行榜
横向滑动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